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完结于2017年1月15日)马哈顿陆马3

第二个暖心节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737 字

publish于 2019-06-14 发表

pageview共 46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闪闪走上了讲台。她原本以为面前会有更多的马的,不过显然她的心理准备有点过度了。
  
  活动所在的礼堂观众席朝西,东部讲台的背后有一面巨大的玻璃幕墙,可以远眺苹果坞。
  
  面对着无数的面孔,她讲了起来:“在正式演讲之前,我要对活动的策划说一句:MDZZ。”
  
  “你不能通过这里。”守门的小马举着一面防暴盾牌说。
  
  “为什么?她……”闪光莉莉的同学争辩了起来。
  
  “她不能通过这里。”
  
  “你有病啊,员工休息室本来就是空的,平时游客走进来都没有马管的……”
  
  “你不能通过这里。”守门的小马选择了无视那个举着员工证对自己大吵大闹的小马,看向闪光莉莉。
  
  “在地面上看也挺好的,不要让这种事情伤害了情绪。”她说。
  
  闪光莉莉没有看到守门的小马盔甲里若隐若现的“重生”印记。
  
  到了地面上,果然是马山马海。她的同学已经飞上去,负责驱鸟以及维持静风区。
  
  但是在马群中,闪光莉莉看到了一个马头。其实以她当时的角度,只能看到后脑勺。但是那匹小马戴着一个镶嵌着鳞片状青金石的头盔。
  
  小马国还有谁会有这种禁魔头盔?
  
  闪光莉莉尝试在马群中挤出一条路来,但是除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抱怨声之外她什么收获也没有。
  
  云层之上,闪闪讲道:“天马维加斯永远欢迎你们!”话音未落,烟花表演便开始了。
  
  闪光莉莉看见那匹小马抬起了头看烟花,这让他露出了他灰色的鼻子。闪光莉莉更加确定了,但是拥挤混乱的马群让她寸步难行,而烟花的爆炸声也足以盖过她可以发出的任何声响。但是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为什么斯凯森会出现在苹果坞?莫非真的是韵律公主在冥冥之中安排的?
  
  高空中,天马们维持着静风区。其实高空哪怕刮起了台风,对烟花表演的影响也不大。不过气象天马在小马国建国之后从来都是廉价劳动力,能够创造一些就业岗位,何乐而不为呢。
  
  演讲结束了,后面的表演之类的都是在烟花表演之后了。闪闪坐到观众席上,与观众一起隔着玻璃看烟花。
  
  “厉害了,闪闪。”黑玫瑰说。
  
  “谢谢。”
  
  “斯凯森!”闪光莉莉顾不上其他小马的抱怨以及震耳欲聋的烟花了,她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她怀疑斯凯森其实已经听到了,因为他的耳朵动了动。但是他仍然在抬头看天。
  
  闪闪看到其中一个烟花的飞行轨迹与其他几个发生了偏差。这轮烟花是垂直往上放出一枚大型礼花弹,然后周围会有小型的礼花弹。但是这一枚在上升过程中产生的火光有点大,看样子是被提前点燃了。
  
  “那个苹果坞的策划也是ZZ。”闪闪心想。
  
  那枚礼花弹果然被提前点火了,但是它没有炸开,而是出现了更大的火光,而火光只往一个方向喷射……就像是一枚烟花火箭。
  
  闪光莉莉听到马群开始惊呼了起来,她也抬头向上看去。
  
  那枚礼花弹击中了天马维加斯的大礼堂。
  
  闪闪顿时只是感觉眼前被火光充满了,一股热浪很快扑面而来。但是那不仅仅是热浪而已,火焰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观众席冲了过来。她感到黑玫瑰把她的蹄子挡在了自己的前面,这也是她在反应时间内所能做的所有事了。
  
  强烈的瞬间压力让她完全无法呼吸,热浪开始灼烧她的每一寸皮肤。随之而来的是高速的弹片,迅速地深入了她的肌肉组织。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弹片没有穿过头部和心脏。大约半秒钟后,她的脊髓反应了过来,并且要求已经严重破损的肾脏开始分泌肾上腺素。这让她在死前最后的清醒了一下。
  
  强烈的风吹在她已经焦黑的皮肤上,把血液吹成雾状飘向空中。虽然天气维持队的成员也被吓傻了,但是他们仍然记得救援优先级原则。而闪闪属于“即使进行救援也无法挽救生命”的那一类,因此天马们赶着去救其他下落的小马。
  
  兴许是劳伦的仁慈,她的脑组织在她能够反应过来之前就在地上摔碎了。
  
  另一边,苹果坞的马群已经乱做一团。闪光莉莉很快被推倒了,她花了半秒钟意识到在惊慌的马群中被推倒意味着什么。
  
  一匹小马踩到了她的脸上,来不及感受疼痛,第二蹄就又落下了。这次是腹部,再往后,她也记不得被踩到哪里了。失去意识的边缘,她暗自祈祷着,斯凯森不会有事……苹果坞南部的空地上出现了亮光,很快医护人员便出现了。从事件发生到被赛拉斯提娅传送过去,他们只有几秒的时间了解情况。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