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凛冬国度的崛起》

第七章:北极星与雪

本章发表于 2 天前 • 0人收藏 • 12人看过 • 2,840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那天刚刚开始,星璇得到消息之前,他也觉得这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一天的坎特拉看起来还是那么普通。为了避免恐慌,露娜公主并没有让消息散播出去,只是加强了各地卫兵的警戒。而星璇看着这平和宁静的坎特拉,突然觉得一阵眩晕。也许并不需要亲身经历灾难,也足以让任何小马开始怀疑这里的和平也许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真实。

雪影的胸口随着平稳的呼吸起伏着,露娜用她的魔力给了他一小段平稳的梦,而星璇正守在他身边,蹄中托着那本《明亮之路》。因为有些害怕这孩子醒来会看到他的眼泪,所以只好背对着他。此时星璇正看着书上的那颗石子,“带来爱与希望的路。”星璇念着封面上的一段脚注,“你父亲曾是我最得意的门生,在那个好年头。他有很多不可多得的好品质,机敏、聪慧,正直,而最重要的,勇敢,而你的母亲似乎正是他这股子勇气的源泉。年轻时候他就喜欢在你母亲面前逞强。”星璇苦笑着“也许从那时候起他便注定是那个冲进雪地里的王子,谁知道呢?也许他的决定并不是只因一时冲动,也许那里真的存在着非同一般的力量……但是它能拯救晨星吗?它能让带回我们失去的一切吗?我不知道……或许真的可以……只是我想我们谁也没有机会等到那一天了……”他把那本书放在床边的桌子上,在光线下那颗石子正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这时,房间的门轻轻打开了一点缝隙,星璇回头看到露娜正在站在那。星璇起身看了看那孩子,似乎刚刚的一切对他来说并没有发生过。星璇把灯熄灭,便转身随露娜出去了。留下床上的雪影,这时一点月辉正闪烁在他忧伤的漂亮大眼睛里。

过了许久,雪影轻轻的起身,来到黑暗与月光交接的地方。他停下抬起头从窗口向外望去,月亮正被遮挡着,而月光正在他的蹄前闪闪发亮,一阵风吹过,卷过了几簇花丛,花瓣的影子在地板上缓缓飞舞着,雪影静静的看了一会便转身离开了屋子,将那月光留在身后。即使在这里,坎特拉城堡的夜晚也能让马感受到寒意,他听到一处门口传谈话的声音。

我们没有权利强迫他们,这是他们自己的意愿!”这是塞拉斯蒂娅的声音

这不是理由!你只是为了自己!”露娜反驳“你被赞美冲昏了头脑!你为了获得更多的拥戴不惜置他们于危险的境地!”

没有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哪里会有怪物!”塞拉斯蒂娅激动的喊着。

你知道!我们都知道!你把他们留在上一次灾祸的温床旁!而你为了自己的荣耀以至于被它蒙蔽自己的眼睛!,塞拉斯蒂娅!你没有保护好他们!你做出了你无法兑现的承诺!是你害死了他们!不是怪物!”

屋内传来塞拉斯蒂娅的抽泣声和星璇的剧烈咳嗽声,而最后这句话让雪影感到了一阵恍惚,他有种想冲进屋子里的冲动,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摇了摇头离开了那门口。雪影在长廊里缓缓的游荡者,在他身边,彩色玻璃拼出的奇异图画正随着月光折射出不同的颜色如同夜空中的七彩虹光一样在这长廊里不断反射着,每走一步似乎都可以从这其中看到不同的故事,但是雪影似乎并没有发觉这些,他只是缓缓来到了一处宽敞的殿堂,从门的上方的金牌上,他知道这里叫做命运大厅,雪影缓缓的踱步到来到它的中心,一切似乎都在闪烁着,用魔法印在穹顶的日月星象图正慢慢变化着。雪影想,如果一切都有它的轨迹的话,那么他的位置又在哪呢,他低头看着蹄上那颗石子,将它收了起来,“至少不在这里,不属于命运!”留下这句话他便踏出正门。

  露娜在瞭望台独自上坐着,脸上冰冷的表情渐渐的舒缓下来,藏着的伤感慢慢浮现在她的脸上。她叹了口气,与姐姐的争吵让她一时无法进入冥想,只好靠着栏杆望着四周的景色,突然,月光下的一丝动静让她感觉到了什么。随着一阵魔法青尘飘过,露娜的身影出现在雪影的身后,“为何在此游荡?”露娜的声音好似从远处传来一样由飘忽变得稳定,她来到雪影的身边,发现他似乎正企图在夜空中寻找着什么什么。

你们会放弃我的妈妈对么”雪影轻声说,

不,我们会尽力寻找所有落难的独角兽们……”

你能带她回来?”雪影打断露娜的话。

“……抱歉我没有办法向你承诺任何事情”露娜回答。

你们两个非常不一样,你和塞拉斯蒂娅……你看起来非常理智。”雪影回头苦笑着看着公主“你能一直保持理性吗?即使灾难降临在自己身上那一天?”

“……”露娜没有回答他

我听到了你们的争吵。”雪影继续回头看着星空“我不恨她。我也不恨自己,即使我也在灾难中离开了她,我只是不忍心再去尝试去思考我曾经拥有的一切,我只是……无法认同发生的这一切。”

这让我想起来些什么,也许我该告诉你”雪影似乎在微笑着”在你还拥有它的时候请意识到它的珍重,如果与挚爱最后的回忆只是一场无意义的争执这无疑是最痛苦的。”

露娜还是沉默不语

我妈妈曾教给我用星星辨别方向。”雪影突然指着天上的星空“那是北极星,是否意味着它一直在我们的北方?”

是的”露娜回答他

无论我走到哪里?”雪影又问

无论哪里。”露娜附道

那么也许它是想引导我们去什么地方,在世界尽头的某个地方。”雪影静静的看着它而在不远处门廊窗口的阴影里塞拉斯蒂娅退回屋内。

次日清晨,星璇正坐在那空出来的房间里一言不发。

哪里都找遍了,没看到他的踪迹”侍从和卫兵急匆匆四处搜索着,“这里跟迷宫一样,他才刚来到这里,怎么可能有办法从这到处都是卫兵把守的地方毫无声息的离开!”曲奇派有点急躁。

说不定他躲在了什么地方,你知道,他应该很害怕。”三色堇顺了顺自己打了结的鬃毛,她早上被飓风毫不留情的叫醒,甚至都没时间喝口水。“没马会像你一样被自己影子吓到!”飓风落了下来,却吓了三色堇一大跳,但是她显然是来找四叶的“四叶!天马们什么也没找到,你那边怎么样了?”。

四叶郁闷的来到大家身边“独角兽那边报失了一套盔甲,盔甲的主人正好在今早的行动中睡过了头。而天马战车队里的同伴并没有叫醒他就出发了!”。

你们都在想的我想的那种情况吗?”飓风看了一眼伙伴们懊恼的骂了一句“啊,该死!”。

你知道,你要是正经训练过你的士兵们的话,在他们发现身边多了个煤球一样的同伴的时候至少会起疑心的!”布丁头一边吃着纸杯蛋糕一边含混不清的嘟囔着,全然不顾对方愤怒的眼神。不远处塔楼瞭望台上的露娜正看着这一切,她缓缓抬头,发现那北极星正努力闪烁着。

雪境的边缘,几块冰冷的钢甲当啷摔落在冰冻的泥土上。雪影立在那里,面向着那雪白的世界,感受着风里的冰冷。

也许所谓的爱与希望已经抛弃了我们,躲在了世界尽头的某个地方。而我们留在这里,只有悲惨与绝望作伴……但我不能承认这一切就这样发生了,我丢失了我没有能力丢失的东西,,我没有选择,如果非要逼我做出选择的话,我只能选择将它们拿回来!”而就在雪影最后一只蹄印也印在雪境的那一刻,雪与风便毫无道理的交汇在一起。

……冰雪好似从所有方向击打在黑驹身上,势要将他埋葬于此,这没有让他的身影动摇分毫,但使他从这些回忆中猛然醒来,暴风将雪与冰卷起,竟组成了一堵海啸一样的巨浪,无边无际。在这之下,黑驹的身影在其中显得渺小的连一粒沙子都算不上,但他昂首注视着那向他扑来的冰墙,毫无悔意的向前走去。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D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