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我从未长大,我从未停止成长。

人性之微

意外访客

本章发表于 2 天前 • 0人收藏 • 147人看过 • 9,513字 • 5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意外访客

黛茜飞驰而过,将坦克掀到了沙发底下。她狂乱地从餐柜里拿出碗碟,摆在餐桌上,一旁的柜台正中间燃着一根蜡烛。黛茜急停在镜子前,整理着她的鬃毛。

 

她已经为准备和流星的约会而周折了大半个小时了。方才,一场途径小马镇的暴风雨差点毁了她的计划,黛茜和她的天气小队险些没控制好它。她小跑到窗边,向暴风雨的方向望去,目力所及之处,无尽之森上空的雷云不断释放出万钧雷电,低沉的轰鸣声已难以听闻。

 

当她回想起自己给失控的暴风雨调转航线的场景时,不免感到头疼。黛茜飞到了暴风眼中,确认这场风暴是否已经改道,几只天马受强风影响而坠机了,还有一只被闪电击中,好在只受了轻伤。她庆幸暴风雨没有毁掉她的约会,这场约会她已经准备了整整一周时间,而现在,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头上传来的隐隐阵痛了。

 

当她的约会对象敲响了一楼的门时,她暗自笑笑,将暴风雨抛之脑后。无论是暴雨还是闪电,要想打扰黛茜和流星的约会,还差得远呢。

 

——————————

 

蔬菜简直不是给人吃的,还不如拿来喂猪。我心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同时插起了一片绿油油的菜叶,把它们穿到叉子最底部。我慢慢地咀嚼着,拼尽全力克制住自己呕吐的欲望,并将它们吞下。

 

这味还得再调调。

 

我倾斜瓶身,向盘子里倒入更多酱料。自从我看了医生之后,我就一直在这种兔粮般的糟糠间挣扎,全然就是为了降低胆固醇摄入量。不给我喝苏打水已经够缺德的了,只给吃素也太过分了。蔬菜都是些无比难吃的绿色梦魇,还不如把它们的营养掺在酱料里卖。

 

我不满地喝了口水,然后把叉子插回沙拉中。也许看看电视能分散一下我吃菜的注意力。电视屏幕闪烁着切到了科幻频道。因暴风雨的缘故,屏幕上覆满了静电,不过至少我的卫星天线没有被击中。

 

停电了,房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命途多舛啊,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去麦当劳的——至少我可以和肉类们一起被困在黑暗中。我摸索出一柄蜡烛,这时来电了。

 

根据我的烂运气来看,等一下肯定还会再停电的。我点燃蜡烛,把它立在那盘让我失望透顶的沙拉旁边。沙沙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看向电视,发现它重启了。屏幕上呈现黑白交错的画面,于是我抓起遥控器,按下主菜单按钮。

 

什么也没有发生,即使我在桌子上用力敲打着遥控器也无济于事。一定是电池没电了,我把遥控器丢到一边,走到电视前,寻找着菜单键。

 

屏幕一闪,我感到后颈上寒毛直竖。电光亮起,紧接着雷声震得窗户摇摇欲坠。这周五将会无比漫长。我狂按着屏幕菜单键,试图修好电视。

 

我的手臂产生了一阵刺痛,我低头一看,身上的毛全竖了起来。电弧在我的毛发间游走,不断变亮,并向我的头部靠近。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我碰到屏幕的那一刻便不听使唤了。

 

停电再次袭来,眩晕感吞噬了我。整间公寓的灯都熄灭了,但电视屏幕还亮着。我跌倒在地,眼前的一切逐渐淡出视野,陷入了黑暗。

 

——————————

 

长时间的昏迷之后,我终于睁开了眼睛。一张蓝色的马嘴近在咫尺,几乎就要触到我的嘴唇了。我本能地举起右拳挥在他的下巴上,把他击飞了出去。他向后摔倒的同时,我注意到他有着方形的嘴吻,以及一双大得出奇的眼睛。

 

在我把那丑东西打飞时,我失去了平衡,背部着地,只见四条蓝色的腿在空中胡乱挥动。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我的大脑被这几只毛茸茸的腿给折腾得凌乱不堪。我的心跳不断加速,想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鬼。我试探性地动了动我的腿,便发现的这毛茸茸的蓝色……物体……竟在移动着作为回应。我还看见一条亮丽的彩虹色尾巴摊在地上,还有我的蓝色的胸脯正在剧烈地起伏。恐惧淹没了我的内心。

 

而那只马比我的颜色要略暗一些,他迅速爬起身,向我走来,这时我注意到他长着翅膀。我整理着思绪,不知所措。

 

“黛茜,你没事吧?”那马开口说道。

 

“搞毛!它会说话!”我以一种沙哑的、极其女性化的声音大声尖叫。我想爬起身来逃跑,却将这四条毛毛腿搅作了一团。我在棉花糖一般的地面上挣扎前进,向门口冲去。

 

我翻滚着穿过门框,后背撞到东西停了下来。我往回望着大门和门内的景象,只见那只马正向我靠近,于是我决定马上逃离这里。我屁股着地,滑下门阶,四腿胡乱扭动。

 

“小心啊,黛茜!”

 

在我来得及反应之前,我身下的大地便不知所踪,整个世界都开始猛烈地旋转。我放声尖叫,四蹄不断踢蹬。有什么东西触到我背后,抓住我的肩膀,稍稍减慢了我的下坠速度。

 

我向下望去,在心中默默发誓,如果我能逃过此劫,我一定永远也不要吃沙拉了。

 

我看着地面不停上升,向我靠拢,这时抓住我那个的东西把我往上一提,在我摔成蓝色煎饼之前将我拉到了空中。我像个老虎钳一样紧紧抱在那东西身上,耳朵随着它疼痛的呻吟而抽动了几下。

 

我意识到自己正紧闭着双眼,于是就慢慢地睁开,看清周围。那只蓝马被我勒住了脖子,呼吸不畅。我松开了他,后背着地,如释重负。

 

“黛茜,你没事吧?听得到我说话吗?”他问。

 

“听得到!你在说话耶!”我叫得很大声。

 

为什么我不是人类?他怎么可以说话?

 

[怎么回事哦?]一个新的声音出现在我脑子里,[我为什么动不了?]

 

那只马歪着脑袋,弓起眉毛。“额……我都搞不懂你了。你以前没和其他雄驹相处过?”

 

[啊?我当然试过啦!我还想啪你呢,流星!噢不不不——我不能动了,肯定是伤到脊椎了。]

 

“我去!”我自言自语,“我一定要离开这个——”我伸出蹄子指了指四周,“管它是什么地方。”

 

[等一下,有马在我的脑子里?小家伙,冷静点!你要吓跑他了!你是谁啊?怎么跑到我身体里?叫他帮个忙!]

 

“我最好送你去医院看看,黛茜。”他说。

 

[好,他们可以治好我的,除非我疯了。我疯了吗?你到底是谁?]

 

“不要!”我紧张地喊。我现在最不想去的就是医院了,他们会给我穿上束身衣,然后把我锁起来,整个过程不超过——

 

[——十秒是吧?小家伙,你在我身体里想的都是些啥?那你告诉他,约会取消,叫他下次再来找我,行不行?我们去找一下我朋友暮暮。]

 

我咽了一口,也没别的办法,便决定按脑子里那个声音说的做。“约会取消。”我微笑着,看着他那熟悉的困惑眼神。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嘿,谢谢你救了我,我们下次再约,嗯,下次我不会跳楼的。”

 

[好委婉啊你,天哪,要是他这么对我说,我就不忍了。]

 

我站起来,踉踉跄跄地稳住平衡。这具身体让我感到很诡异——更别说身上还有酸痛感了。

 

“你确定你没事?”他问。他站在那里看着我,搞得好像我长角了一样。

 

“没……没事……”我的嘴一张一闭,试着叫出他的名字。

 

[流星。]

 

“刘醒?好蠢的名字哦。”我说道。

 

[别说出来啊你个白痴!草,我花了两个星期才准备好和他约会的。]

 

“抱歉。”我向脑子里的那个声音说。

 

“接受道歉。我,呃——你要我送你回家吗?”他问道。

 

“不用了,我本来就要走这条路的。”我跌跌撞撞地踏上一旁的道路,向一个路标走去。

 

“但你家在——啊,不管了。约会很棒——大部分是吧。等你好点了记得告诉我。“

 

才不棒呢!你全都搞砸了。叫他回来,我改变主意了!让他带我去医院!【注:原文此处没有加中括号,目测是遗漏了。】

 

我听见身后传来振翅的声音,回过头去,流星已经飞出了一段距离。我叹了口气,那个声音还在我脑子里大喊大叫,但只有我能听到。我一蹄深一蹄浅地走向一棵树,跌坐在树下倚着树干,急促的呼吸终于逐渐平复了下来。

 

[好吧好吧,你在我身体里做些什么?你是怎么把我困在这里的?还有,我怎么才能恢复正常?]

 

“这是——你的身体?”我低头看着我那覆盖着蓝色被毛的胸脯和四腿。“好咯,我还给你就是了,这的确不该是我的身体。”

 

[他居然意识到了!给他来点掌声!小马们!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偷我身体?你是间谍吗?]

 

我用非常小女孩的声音大笑了起来。“太傻了!哪个间谍会偷别人的身体啊?”

 

[幻形灵啊,你个笨蛋!]

 

“哦,妈的!”我忽然回想起自己是只会说话的马,惊叫起来,“这不可能的!这不存在的!”

 

[哇啊!别激动,对不起,小家伙。听着,可能只是场意外什么的,我们可以处理好的!]

 

“不行的,你这个会说话的彩虹马!我成马了!还会说话!放我出去!”

 

[我说了,给我冷静!]

 

我低声暗骂着上天的不公,而那个声音在我脑子里不断嚷嚷。我那安逸的生活——大部分时间都拿来工作而没时间打游戏的生活——就这么作古了。我被永远困在这里了……除非我在做梦。

 

我大笑了起来,四蹄震得发抖。

 

[什么东西这么好笑?]

 

“我在做梦。”我告诉她,“太蠢了,做梦而已嘛!”我望向面前的一棵树,将头高仰向空中。

 

[别!不!不要!]

 

我把头狠狠地砸在树上,想着可以醒过来,但我马上后悔了。沉重的撞击声在四周回响,而我倒在了地上。树在我眼前旋转,我的脑袋剧痛无比。

 

[塞拉斯蒂娅啊——你干嘛啊?好——好痛!]

 

“呃,是很痛。”我想伸蹄去揉一揉我酸痛的脑袋,却一蹄重重地砸在脑门上。

 

[啊啊啊啊啊!别打了!我不行了!]

 

“不行什么?”我忍受着自己搞出来的剧痛,不再去思考自己的处境。

 

[听着,不要再动了!别动!好不好?像成年马一样说话……别动就对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躺倒在树下,等待疼痛慢慢消失。“我到底怎么了?”

 

[我是只小马,你是……你是……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人类。”我说道。笑声立刻充斥了我的大脑,我耐心地等她笑完——虽然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别搞笑,说真的。]

 

“哈?我就是人类。我在家吃饭,外面还在下雨,我一打开电视,就跑到这里来了。”

 

[嗯……]

 

沉默维持了几分钟,我躺在那里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我脑子里的那个声音一定在和我想同一个问题。“所以?”

 

[嗯,暮光可能可以搞定,但是我们要小心一点,你已经糟蹋了我和流星的约会,而且……我们怎么办啊?如果你不滚出我的大脑,我就要被困在这里,我的整个马生都完蛋了!我永远也成不了闪电天马了!]

 

“你说的'搞定'是指把我送回地球,对吧?”

 

[我们会尽力把你送回你该去的地方,但首先,我们要把你从我身体里弄出来!]

 

我的脑海里构想出了《驱魔人》中的场景。

 

[什么鬼啊?你想的都是些什么垃圾玩意?]

 

“你可以读取我的思想?”

 

[额,你想东西的时候它们就会清晰地呈现给我,所以是的。]

 

“我刚刚想的是地球上神父把恶魔赶出人类身体的场景,神父会把恶魔——”我咽了咽口水,想象着我被赶出她的身体会意味着什么,“我还不想死。”

 

[哦,谁都不想死啦,我们不会弄死你的。暮光只会把你从我的脑袋里吸出来。]

 

“听起来不怎么舒服。听着,我现在不想想这么多,只想睡一觉,行吗?”

 

[啥?就这么睡在路中间?没门!飞回我家去睡。]

 

我牵动着身上的肌肉,试着扇动翅膀。“看吧,不行的。在没有你的马朋友准备接住我的情况下,我还是别作死了。”

 

[我们是小马,不是马!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你是不是还打算叫我们骡子或者驴?]

 

“知道啦,你是会说话的小马,我是人类,而且不会有谁觉得我们傻然后把我们关到精神病院去的。”沉默片刻后,我回答道。

 

[你说的对。就算是暮光也可能会觉得我疯了,我也用不着想着自己还能不能加入闪电天马了,我会被关起来的!所有小马都会认识我云宝黛茜——全马国最疯的小马!啊,不要!完了完了!不要啊!]

 

“嘿,现在轮到你要冷静了。你好大声啊,我都睡不着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我说了,闭嘴!”我用蹄子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一阵剧痛贯穿了我的全身。我立刻后悔了,但起效了。

 

[……好吧。不说这个了,我只是不想被扔进疯马院里。我们可以去小蝶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发觉我说不出自己的名字了。我的大脑——或者说这只小马的大脑——一想到那些记忆中缺失的部分,就开始懵了。

 

[你、的、名、字?]

 

“哎,我不知道,行了吧?我当时就在那里捣鼓那台电视,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好咯,那我就叫你小家伙吧。小家伙,现在左转,走上那条路,直达小蝶家,她会让我们在那住一晚的,到时我再想想该怎么办。]

 

“我不叫小家伙,我叫——该死,我叫——”

 

[我说你是小家伙你就是小家伙,这可是我的身体!现在,给我起来!]

 

“东!我叫东!别搞那些智障般的外号了,烦死了——”

 

[小家伙,小家伙,小家伙,小家伙——]

 

“别吵了!我走就是了!”我站起身来,摇了摇头,把彩虹头发甩到一边。“好的,我们去找小蝶,然后我要好好睡一觉。”

 

我低下头,专注地走路,把握着节奏。这小东西有着四条难以控制的腿,但只要你能稳住其中三条,就没那么麻烦了。

 

一座小木桥出现在前方,一间小屋落在桥对面,几只动物窜出巢穴,盯着我看,但都没有靠近我。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走路上,就差把脸扎到地面上了。我回头看了看,身后已经没有了树荫的庇护,与此同时,我听见一只猫头鹰的叫声,我的耳朵旋转着朝向声源处。

 

“你知道吗,我已经有点适应这几条腿了,但这对耳朵真的很魔性。”我等了一会儿,但等来的只有沉默。“嘿,你还在吗?”

 

[哼。]

 

“当真?你在撅嘴?”

 

[你偷了我的身体,我想干嘛就干嘛。]

 

“好吧,做个笔记:摆脱别人身体的最好办法是撅嘴。”

 

[你可闭嘴吧,不然我叫暮光用烟把你熏出来,额,或者用火什么的。]

 

“好啊,我相信你会'感同身受'的。得了吧,你现在该帮我想想怎么和你的朋友解释清楚这回事。”

 

[别提就是了,什么邪恶的外星人寄生小马、带来灭顶之灾这些事,统统别提。我继续想想怎么和暮光说会显得不那么……疯。]

 

“我才不邪恶。”

 

我走向门口,脑子里响起一连串的咕哝声。我举起一只手——或者说是蹄子,管它呢——去敲门。一阵敲门声过后,我听到有马正向门口走来。

 

“是谁?”里面的声音问。

 

“是我。”我回答。

 

[你搞事啊?是黛茜,别'是我'。]

 

“哪个我?”

 

“额,黛茜。”

 

[打个招呼也这么难吗?]

 

门开了,我看见一只黄色的天马在向我微笑,一股回忆与情感的暖流流过我寄生的这只小马的大脑。“黛茜!近来可好?”

 

[好!快说好。]

 

“噗,这个问题不用你说我也会回答。”我说,抬起头却看到了一脸茫然的小蝶。“好啊,当然好啦。我……”

 

[唉,你来的路上就没有顺便想想蹭住的借口吗?]

 

“我都顾着走路去了。你不也没想?刚刚干嘛去了?睡觉吗?”我问。

 

“天哪。”小蝶说,“你在自言自语?”

 

“我在……”我环顾四周,却只看到了无尽的黑夜,什么借口都想不到,“……睡过头了,出来透透气……”

 

[凉了,我完蛋了,这智障开始在我最好的朋友面前抽风了。]

 

“约会!我和流星约会约掰了。”我说。我竭尽全力挤出一副凄楚的表情,我想我肯定成功了,因为她把我抱入怀中,还在我耳边低语。

 

“噢,太可惜了,黛茜。”

 

[噫,好吧,这借口还行,小家伙。]

 

“我能不能……今晚睡你这儿?”

 

“当然可以,进来吧!我去给你倒杯茶,拿条毯子,弄好后我们再慢慢说。”

 

[亲爱的小蝶:今晚,一个外星怪胎一拳结果了我的约会,他还想杀我,把我扔下门廊——]

 

“闭嘴。”我说。

 

小蝶听罢惊叫一声,躲到自己的鬃毛后。

 

[你这个猪猡!]

 

“不是说你!小蝶!”我赶紧解释,“啊,头要疼死了。”

 

她抬起头,看到了我脑袋上的红色印记,轻轻地用蹄戳了一下。“哦,你可能脑震荡了。”

 

[而且还塞了个外星人。]

 

黛茜,要是你想帮忙的话,安静点!我歪着头愣了一会儿,发现我不用把话说出来也能和她交流。我只要把想表达的东西想出来就可以了,不用像个疯子一样自言自语。

 

[但你依然摆脱不了你是个疯子的事实,你连小马都不是。]

 

别再读我的想法了!

 

[可以,但你要是敢伤害她的感情,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别光站在那里,你看起来有点奇怪,我得帮你检查一下伤口。”她示意我进屋,我照做了,干草和动物的味道扑鼻而来,除此之外,我还闻到一股清香,像是香料的味道。

 

我目送着小蝶走进厨房,停了下来。她的臀部有规律地运动着,十分令人陶醉。她柔软的皮毛宛如黄油一般顺滑,她的气味使我心跳莫名加速,思绪万千。

 

[死家伙!别想着上她了!塞拉斯蒂娅在上!她是我朋友啊!]

 

“你难道从来没想过这回事?”我说,“等等,我为什么要想这个?我都不是小马。”

 

[至少在这点上我们达成共识了,你不该看上小马。]

 

我向沙发望去,走到它面前。沙发高度及肩,我开始往上爬。我想把一只后蹄搭上去,这时整块垫子向我滑来,我和它一起摔在地上。

 

我滚了一圈,发现翅膀落地简直疼到飞起。而我脑子里的笑声似乎嫌我摔得不够屈辱,我都可以想象出一只自负无比的小马笑得在地上打滚的场面了。

 

[你连上个沙发都上不好!]

 

“还笑我?你怎么不长高点?”

 

“黛茜,你没事吧?”小蝶问,“怎么还在自言自语?”

 

笑声平息了些。“嗯,有点头疼,而且……是酒,我喝了点酒。”

 

我说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安静一点?你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的事会被发现的。

 

[好呀,那样的话我就能尽快摆脱你了。]

 

“来,我来帮你。”

 

我站起来,让她走到我身后。她用头顶着我的臀部,就像我想象中的朋友间会做的动作那样,把我撑到沙发上。她和我的身体接触给我带来了一种超乎友谊的感受,我的脊背一阵颤抖。

 

[我说了,不要污!死家伙!]

 

“嘿!是你的身体在起反应,又不是我在想!”

 

“嗯?”小蝶问。我向她笑笑,希望自己刚才没有脱口而出。

 

你是认真的吗?对朋友都感兴趣?

 

[……]

 

“哦,没什么,小蝶。我只是有点惊讶,你的毛好光滑啊。”我说道。

 

我感到一阵愤怒的情绪直冲大脑,便轻轻一笑。她可不是唯一会搞事的那一个。

 

[我会让你原价偿还的,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找暮光。]

 

“黛茜,想喝茶吗?”小蝶问我。

 

我看着茶杯,意识到我还不知道怎么握住它。小蝶双蹄夹着杯子,细细地品着。我低头看了看我自己的蹄子,开始质疑它们有没有那么灵活。“不用了,谢谢。我去睡觉了。”

 

我一躺下来合上双眼,她就捅了我一下。“不可以,黛茜,你可能脑震荡了,二十四小时内不准睡觉。”

 

[看来某马无法如愿以偿了。]

 

我呻吟了几声,盯着她。“你说真的?”

 

“真的,小黛茜,你可能伤得很重。”她说,“我会连夜守着你的。”

 

笑声又开始在我脑子里回荡了,我知道我得被迫熬夜了。

 

“那么……你和流星发生了什么?”她问。

 

[我不想提这个。]

 

我笑了,我想到一个好玩的主意了。我已经不想再听她笑我了,不管怎样,我们现在被困在一起,而黛茜正在把我引入歧途。“糟……糟糕透了。我们有点分歧,正准备接吻的时候,他不乐意了。”

 

[给我等一下,你在说什么鬼?]

 

我吸了吸鼻子,抹了抹眼睛,显得我好像哭了一样。“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就走了!”我抓住身边的一个枕头,把脸埋在里面啜泣。

 

[我是认真的!给我闭嘴!流星才没有这样!]

 

“我能帮你什么吗?”小蝶问。

 

“嗯。”我说,“我能不能——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给我来个背部按摩?”

 

“当然可以!”

 

[哇啊,你骗了我的朋友,把我的男朋友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就是想做个按摩?我要让暮光把你从我的大脑里抹除掉。]

 

哦,得了吧,背部按摩而已。况且,我们要熬一晚上,已经够惨了。

 

[这不是你能被宽恕的理——]

 

我们两个的思绪被两只按在我翅膀根部的蹄子给打断了,我呻吟了起来。这不是我的身体,因此她按摩的每一块肌肉都给我带来了奇妙的感觉,有些肌肉被按得酸酸的,起先我甚至都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她把体重压在我身上,在我下背部坐下。我能感觉到她柔软的皮毛划过我的臀部,两只有力而灵巧的蹄子在我的身体上摸索着,轻揉着那些紧绷的肌肉。我的两只翅膀缓缓伸开,完全不受控制。

 

“嗯,不错,这样子我按你翅膀下的肌肉就容易多了。”

 

我的翅膀有点难以移动,仿佛它们有自己的思想。等下,你的翅膀……是在觉醒吗?

 

[很好,现在我开始对我最好的朋友动翅了。]

 

你说的是……勃翅?

 

[什么?!不是,这是——啊,不要想入非非,兄台。]

 

“要我帮你理羽吗?”小蝶问。

 

[不了,谢谢。]

 

“好啊。”我笑着说。我在沙发上卧得更深了些,感受着她用嘴衔住我的翅膀、挑拣损坏的羽毛并理顺剩余羽毛的过程。“哇哦,要是我得了脑震荡就必须接受这种按摩的话,我干脆直接拿头撞树好了。”

 

压在我身上的重量轻了些。“你拿头撞树?”

 

“说来话长了。”我解释道。

 

[你骚扰完我朋友了吗?]

 

听着,黛茜,我们现在在共享身体,你不能不承认这按摩很舒服。

 

[……]

 

还有,她帮你理羽有什么不正常的吗?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说你不是那种骚扰我朋友的混蛋吗?]

 

当然不是啊,我没有骚扰她。

 

“小蝶,我肚子上的肌肉拉伤了,能帮我揉揉吗?”我说。

 

才是在骚扰她。

 

[塞拉斯蒂娅哦,看这东西!告诉你,死家伙,我记着呢。等我找到机会,非搞死你不可。]

 

我翻了个身,让小蝶坐在我后腿上,我越想隐藏自己的大胆想法,那只雌驹柔顺的皮肤和光洁亮丽的黄色皮毛就愈发迷马。她给了我一种其他小马从未带过给我的感受,透过她的眼睛,我仿佛看到了天使。现在这副身体由我来控制,我大可赖在这里,直到她们找到办法处理完这件事。这里有免费的背部按摩,还有一只温柔的黄色雌驹在等着我……

 

小蝶开始揉我的腹部了,黛茜在我体内气到冒烟。几分钟后,她似乎冷静下来了,我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了。我打了个哈欠,就快要睡着了。这时一阵痛楚使我惊醒过来,是小蝶在我肚子上捶了一下。

 

“抱歉,黛茜,我说了,不准睡。”她冲我微笑,爬起身坐在我旁边,“那么现在我们聊聊?”

 

我该聊什么?

 

[……]

 

哦,你就能睡,我就不行。

 

我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呆滞的目光游荡在木质天花板上。“呀,我现在只想感受宁静。”我说,“要是我今天不吃那盘该死的沙拉的话,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作者注(有删改):

 

有些读者可能会弄不明白是谁在控制黛茜的身体,我也是第一次写这类文章。以下几条注释也许可以解决你们的疑惑。

 

1.被动观察一方,即无法控制身体的一方,只能通过思想与另一方进行交流。这一方的话会用[斜体和中括号]标注。

 

2.当东在控制身体时,他会用第一人称叙述自己的行为,即正常字体下的第一人称代表东控制身体而黛茜躲在[ ]中。

 

例:

我跟着暮光走进图书馆。

她臀型不错。 ——东

[给我闭嘴!] ——黛茜

 

3.当黛茜控制身体时,东会用第三人称叙述黛茜的行为,而用第一人称叙述大脑内的交流,即[ ]中的第一人称代表黛茜控制身体而东躲在[ ]中。

 

例:

黛茜跟着暮光走进图书馆,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臀型不错。] ——东

给我闭嘴!——黛茜

 

译者补:

 

1.斜体字中的正常字、正常字中的斜体字均表示强调或说话时的重音。

 

2.斜体表示心理活动,即控制者对观察者所说的话。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1
回复 意外访客

哦,这个可是高分喜剧,终于有人翻译了。赞一下!

LRlicious  麒麟 #2
回复 意外访客

不得不说有点污(斜眼笑)

Pegasus灬断离  天马 #3
回复 意外访客

黛西总是各种同人中遭罪的那个2333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4
回复 意外访客

共享黛西(不)

CelestAI  FakeAI #5
回复 意外访客

吔屎啦!梁非凡!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iRiDov  天马

我从未长大,我从未停止成长。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