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完结于2017年1月15日)马哈顿陆马3

复仇之火

本章发表于 2 天前 • 0人收藏 • 15人看过 • 2,192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斯凯森感觉自己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但是他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论长跑,自己不可能是父亲的对手。甚至连短跑也不是。
  
  斯凯森拟定好了计划,一旦他真的开始打自己,先用独裁绿的那招回旋踢,然后跑到大街上喊马。
  
  等等,这里是贫民区,这个时候街上应该不会有马了。
  
  “我跟你讲讲发生了什么。你妈选了高利率的理财产品,结果被骗了,结果就是……现在我们家彻底支撑不起马哈顿生活的开销了。我不是要让你恨她,她也是为了这个家……但是你得记得,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俩都是受害者。”
  
  “那你为什么要打她。”斯凯森说。既然现在无论怎么样都逃离不了挨打的命运了……不如放蹄一搏。
  
  “你知道她做看什么?她……她去加入了‘重生’!而且莫比乌斯那帮贱马已经在她的身上打上印记了,你懂吗?就是你们的老师三番五次要求你们远离的那个邪教!”
  
  “雪魔迁徙之前,协律教也是邪教。”
  
  “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思想!”他把蹄子举起来,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我不敢相信一个马哈顿的市民居然会认同爱与包容。”
  
  “这也就是天角兽降临的目的,去把爱与包容传播……”
  
  那一蹄直接把斯凯森打倒在地。
  
  “打我。”斯凯森听见他的爸爸说,“你不是讨厌我吗?你不是要让协律精华朵蜜我吗?”
  
  斯凯森站了起来,说:“审判终将到来。”
  
  “如果哪一天幻形灵冲到你面前,你就用所谓的爱与包容去对付它们?”
  
  “为什么不呢?”
  
  那天晚上,他睡的很不好。
  
  第二天上学。
  
  “阿布,你说星火走了之后,我们还算是地球小马组织吗?”
  
  “算啊,怎么不算了。无论发生了什么,就算你现在得到了可爱标记,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虚数,扫地。”独裁绿吼道。
  
  斯凯森不情愿地走上前去,拿起扫帚。
  
  有时候,斯凯森也会问自己: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扫地吗。他感觉不甘心,但是……连可爱标记都决定了。他只能这么做。
  
  他没有权利反抗。
  
  “我说虚数,你一个扫地的来这边念什么书?你要上学干嘛?跟我们抢录取名额吗?”独裁绿抱怨道,引起了一阵哄笑。
  
  “知识改变命运。”
  
  斯凯森突然感觉自己很傻。绿菜很快就笑了起来。
  
  “那个虚数,霍曼转移知道吗?”
  
  “蛤?”
  
  “杰斯,跟虚数讲讲什么是霍曼转移。”
  
  “霍曼转移……就是使用高级法术时产生的能量辐射效应,此时一部分多余的能量会转移给周围使用同样法术的独角兽……因此越多独角兽参与同一个大魔法的施放,就能节省更多的法力。”杰斯说道。她满脑子都在想的是怎么编出一个像样的理论。
  
  独裁绿走上前去:“所以现在你知道你为什么叫虚数了吗?很快你就要搬家了不是吗?记住,你的智商就是虚数!”
  
  斯凯森没有再说话。
  
  “Sky,你过来一下。”他的妈妈喊道。
  
  “怎么了,妈?”
  
  “你们学校有教政治吗?”
  
  “教啊。”斯凯森想起看父亲所说的话。他开始警惕起来。
  
  “所以,你们的老师有没有教过你们为什么要信仰协律教?”
  
  “因为它是哲学上的最佳选择。”
  
  “没错,但是不是每匹马都能思考哲学。”
  
  “但是大家都知道小马大法好。”
  
  “你去想想,马镇的那些农民,道奇路口的拓荒者,对于他们而言赛拉斯提娅只是一个遥远的名号而已,他们崇拜赛拉斯提娅与远古时期崇拜自己部落里的猴子神是一个道理。他们有思考过什么哲学吗?”
  
  “他们不需要……因为思考与不思考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斯凯森意识到,妈妈已经站在了理论上的制高点。
  
  “退一万步说,你思考过吗?”
  
  斯凯森发现他的确没有思考过。政治课对于马哈顿学院的孩子们来说更像是写作业课。斯凯森偶尔听了几次,当时感觉毫无营养。
  
  他信仰协律教仅仅是因为没有第二个选择。他从小被无缘无故地被视为异类,所以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合群——包括信仰上。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无神论。说老实话,他也无法确定自己还算不算协律教徒。
  
  “现在我告诉你,绝大多数的马都没有思考过,包括你的父亲。”
  
  他至少不会被理财产品骗。斯凯森心想。
  
  她说:“而我思考了一下。生意上的失利给我带来了一段失业的时间,我用它发现了真理。”
  
  “什么?”
  
  “第一,赛拉斯提娅身为协律教仅此于劳伦的主神,按理来说应该可以吊打小马国一切魔物。结果她从头到尾甚至都没有打中过无序哪怕一次!第二,我研究了一些古籍中的内容。你有没有发现,在集换式卡牌游戏中,圣骑士就是通过信仰来获取力量的?”
  
  “你把卡牌游戏当做‘古籍’?”
  
  “古籍中的原文是,信仰能够带来力量;很多小马认为它的现实意义就是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但是根本不是这样!信仰就是能够带来力量的!只不过你们崇拜了国家统治者罢了。”
  
  “那是无神论的观点:赛拉斯提娅只是一个永生的统治者。”
  
  “对啊,但是那么多小马都崇拜一个统治者!这就像是小马国建成之前,独角兽王国的统治者也被叫做公主一样。但是现在有一种信仰,它真的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力量。”
  
  斯凯森感觉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父亲警告过他,自己现在也许已经入教了。
  
  所以,尽管父亲已经开始有些失去理智的倾向,他说的还是真的?
  
  “我宁可不思考。”斯凯森说,“我去马镇要把我原来的书本带上吗?”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