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完结于2017年1月15日)马哈顿陆马3

时来运转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2,833 字

publish于 2019-06-14 发表

pageview共 28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总之,我们要尽快拿到可爱标记。”
  
  ——阿布阿布去报名参加了魔法大赛。结果是,他与魔法天才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拿到魔法大赛第一名的冥梦是这么说获奖感言的:“星象一直是法师们关注的重点。上次化学比赛,马镇的毒心把我们虐了之后,他立刻就得到了一个专门的化学实验室;而在精英辈出的马哈顿学院,却连一个天文台都没有。我在此号召马哈顿学院所有的有识之士,无论你是否有魔法经验,欢迎加入天文社,让我们自己建立我们的天文台!”
  
  天文社的位置是小学里一个破旧的阁楼,斯凯森为了寻找可爱标记来到那里时,冥梦正在指挥大家进行施工。
  
  “低年级的学弟吗?欢迎……”当冥梦察觉到对方是一匹陆马时,那股热情瞬间减少了一大半,但还是说,“我们现在缺少装修工马,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试试看。”斯凯森说。一个建筑学可爱标记?总比没有好。
  
  干了一会,斯凯森就累的满头大汗。这期间,冥梦一直在尝试说服其他独角兽。斯凯森听出来他们面临的问题无非就两个:屋顶上的洞太大了,望远镜的放大倍数太小了。
  
  “冥梦姐姐,”斯凯森决定打听一下,“望远镜是怎么看到那么远的东西的啊?”
  
  “哦?”冥梦意识到这是个装*的好机会,她说道,“望远镜前端的物镜将光线偏折到目镜的后端,这样平行于主光轴的光线将聚集在焦点上。小弟弟,听得懂吗?”
  
  “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增加那个倍数吗?刚刚你好像说那个倍数不够。”
  
  “可以用符文,或者增加物镜的屈光率。我们是用不起那么高档的符文了。”
  
  “怎么增加那个绿呢?”
  
  一旁的飘雪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老板娘,你跟一个连光学和神秘学都没有碰过的……小朋友讲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她原本是想说“陆马”的,但是一想,这样似乎不太好。
  
  冥梦心想:“当然是为了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娘的威风了”不过她嘴上还是说:“也许他能帮到我们呢?”
  
  见飘雪没再有怨言,她接着说起来:“如果物镜离目镜足够远,就能够使用更加大比例的镜片,获得足够的屈光率。”
  
  虽然斯凯森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个念头突然从他的头脑中蹦了出来。既然望远镜是通过镜片偏折光线的仪器,要那个筒有什么用?
  
  “如果离眼睛远的那块镜片在屋顶上,距离是不是就够了?”
  
  飘雪反驳道:“怎么可能,那样望远镜的视野会很窄,因为没法转动。”
  
  “我们可以只转动目镜。”斯凯森说,“物镜就固定在屋顶上。刚刚冥梦说了,望远镜是用镜片屈光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搞有筒的?”
  
  “那样的话……我怎么跟你解释呢,你把一束光垂直打在镜片上跟斜着打上去能一样吗?当你转动目镜的时候……”冥梦说着,她想了起来。
  
  “离眼睛远的那块,可以是球形的。”飘雪说出了冥梦的心声,“魔法研究并不一定意味着要用魔法的方式。顺便,小伙子,祝贺你得到了可爱标记。”
  
  斯凯森看向了自己的臀部,那里现在真的有可爱标记了。
  
  那是一根扫帚和一些灰。
  
  “要不要给他拿个扫帚?”一旁的一个天文社的小马问。
  
  发扬自己的长处,尽管有时候它和你的兴趣背道而驰。
  
  ——天使vs恶魔04“哇塞,斯凯森,你真的拿到可爱标记了!”杰斯拿布在斯凯森的可爱标记那里用力抹了好几下,但是丝毫没有掉色的痕迹。
  
  “是啊。”斯凯森无精打采地答道。一个扫地的可爱标记?他想起自己许过愿的,什么可爱标记都好。这算是付出代价了么?
  
  他突然好奇,绿菜小袅知道这事会怎么想。这令他对今天的上学不是那么的反感了。一抬头,杰斯已经飞出了视野。
  
  当斯凯森走到教室的时候,绿菜小袅正被她的“太空战士”们围着。那个令他厌恶的声音说道:“虚数,你竟然是我们班最早得到可爱标记的小马之一欸!”
  
  “谢谢。”绿菜小袅的态度令他惊讶。看来阿布说的是真的。只要有了可爱标记,任何马都会尊重你——尤其是还没有可爱标记的绿菜小袅。
  
  “你们看,虚数都得到可爱标记了,我们也要加紧努力才行啊!知错就改的反派都是可以洗白的,不是吗?以后我们也不要把斯凯森当做敌马了。”
  
  什么?
  
  这番话简直要让斯凯森感激涕零了。一方面,他越发的怀疑绿菜小袅会不会说出这种话;另一方面,他感觉自己比对方先得到可爱标记,这是自己应得的荣耀……“我们小马国的爱与包容是不分种族的,即使是对泽格族也应当如此。安德洛队长几乎杀光了所有的泽格族,但是在小马国,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因为我们的爱与包容!”
  
  在场的小马开始欢呼起来,斯凯森开始怀疑这是在为自己,为了谐律精神,还是为了独裁绿。
  
  直到对方递过来了一个扫帚:“今天放学后卫生由你一匹马打扫。”
  
  斯凯森突然感觉扫地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扫到第二天上课,不过补作业的阿布走了不久他就扫完了。尽管脑子中有一万个声音告诉他他不应该扫地,看着一尘不染的教室,他还是感到了成就感。也许,他们最后会看到自己的努力……或者说自己真的就是应该扫地的?
  
  斯凯森竭力想要忘掉这个想法,自己可是要给安德洛当军师的小马。
  
  回家的时候,天空已经被霓虹灯照的五彩斑斓。这是马哈顿特有的景象,云中城天气工厂在夜间会用云幕覆盖马哈顿的上空,以防止光污染。结果,云幕反射的光芒反而成为了一道景观。就是在这样的光芒下,斯凯森循着记忆找到了新家。
  
  他听到了哭声。
  
  那像是母亲的哭声,但是不管怎么说到了家就能搞清楚了。斯凯森三步并做两步地跑到家门口,推开了门。
  
  果然是妈妈在哭。
  
  “行了,妈,今天学校打扫卫生才回来晚了,我没事。”斯凯森盘算着,这时妈妈一定会欣慰地说“你没事就好”,这样应该就不会骂自己了……“你先回去做作业。”他的父亲说。
  
  什么鬼啊!
  
  抄完阿布的作业之后,斯凯森偷偷地把耳朵贴到门边,想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几天,母亲的神色一直不太好。
  
  “你要是去了那个集会,你就别想再踏进家门!”他的爸爸说。
  
  什么?
  
  斯凯森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这么生气,更别提说出这样的威胁了。
  
  他的妈妈已经停止了哭泣,对他的爸爸说:“这里不是我的家!我没有这个家!”
  
  接下来是一阵打斗的声音。斯凯森估计了一下,他的妈妈不可能对爸爸产生什么实质性的还击;他正打算推门而出,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住了。他听见妈妈一边挨打一边哭着咒骂爸爸。这一直持续到妈妈终于挣脱并且夺门而出。
  
  然后是一阵沉默,一直持续到斯凯森的爸爸把门锁打开。
  
  斯凯森不太确定此时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马哈顿是一座生活节奏颇快的城市,马民的精神压力也比较大,家庭暴力这种东西也时常上报纸。斯凯森飞速地回忆起那些报导,这种时候,貌似自己会成为那个受害者。
  
  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是要各种逃跑吗?小时候逃隔壁大叔扮的幽灵,然后逃独裁绿,现在……难道自己最终还要逃离自己的家庭,甚至是逃离马哈顿?
  
  “Sky,你过来一下。”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