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完结于2017年1月15日)马哈顿陆马3

憧憬未来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2,285 字

publish于 2019-06-14 发表

pageview共 40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五颜六色的滑滑梯,幼驹最喜欢玩耍的地方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激发了他们的原始本能——数千年前,在比大小马国大迁徙早数千年的史前时代,种马们通过控制水源地来统领马群。在漫长的生物进化中,小马国发展的几千年并不足以产生多大的改变。
  
  “泽格族又来送死了。”
  
  说话的是滑梯上的一匹米黄色的陆马,斯凯森还注意到躲在滑滑梯下方,拿着玩具枪的杰斯。
  
  米黄色陆马接着说:“我是太空战士绿菜小袅,我的战队队员们可都是素食主义者——”他说着指了指拿着玩具枪躲在滑梯下面的小天马,“你们要是来进攻,那么你们肯定就是泽格族了,消灭他们!”绿菜小袅说着爬到滑滑梯上,杰斯也开始“射击”。
  
  “我*你*了个*的!跟个傻*一样逮到马就说是泽格族,马哈顿精神疾病医院欢迎你。”星火顿时就怒了,斯凯森暗自庆幸周围没有老师在场。
  
  米黄色的绿菜小袅笑着喊道,“‘前方’级高能炮发射!那边两个死了!”这话的声音很大,以致于引来了许多其它一、二年级小马的围观。
  
  “好像我们是死了。”斯凯森说。他最喜欢看《太空战士安德洛》了,他知道,当“前方”被祭出来,泽格族就没有可能活下去了。
  
  “我希望各方能冷静权衡事态,趁着现在还有和平解决的余地……”阿布开始背他在电视上看到的东西。
  
  可想而知,同样的话,同样是喊话,赛拉斯提娅和狮鹫国国王说出来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顽固的小杂种!”绿菜小袅骂道,“我还没见过支持泽格族的!”
  
  马群中,翼箭,一匹灰色的天马带头开始喊起来:“死!”
  
  其他很多小马也开始附和起来:“死!泽格族必死!”
  
  “要不……先装死?毕竟没有哪个泽格族挨了一发前方高能还存活的。”斯凯森小声说道,相比于代入泽格族的身份去害怕高能炮,他更害怕的是周身同学们的叫喊声。他突然想加入那些同学们,起码这样不会有大错——可惜他不能如愿了。
  
  “绝不!”阿布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去,对绿菜小袅喊道,“你这是几个意思?大家都是第一天上学,就在同学们心中留下一个指鹿为马的弱智形象?”
  
  绿菜小袅从滑梯上走了下来,然后一蹄对着阿布砸了上去。
  
  “我不允许你这么做!”星火一边说一边冲上去,想要攻击绿菜。但是幼驹能使用多么强大的魔法?反正他是直接把暗言术:灭用成了暗言术:痒。围着滑滑梯的一圈马中“倒下”的呼声仍在继续,但是隐隐约约地能听见欢呼。绿菜以一记坚定的回旋踢还击了他。
  
  斯凯森原本也想冲上去帮忙,但是绿菜小袅对着他吼了一句:“你胆敢对安德洛队长做什么?”
  
  安德洛是正义的化身,他是为了维护宇宙的和平才这么做的。就算安德洛做错了,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下一秒,绿菜小袅的后蹄迅速覆盖了他的半边视线。那是又一记漂亮的回旋踢。幼驹们渐渐模糊的叫喊声萦绕于耳,斯凯森只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口腔中也有了一些血腥味。
  
  那个令他愤怒而又恐惧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想提醒各位,‘前方’是由谐律精华驱动的,而谐律精华的力量来源是我们内心的爱与包容。革命尚未成功,让我们一起努力,把泽格族从宇宙中抹去!”
  
  这是斯凯森上小学以来记住的第四匹马。那时他很难确定自己应该怎么面对绿菜:她打了自己,侮辱自己是泽格族,斯凯森应该告诉老师……但是她是安德洛啊!怎么可以做出干扰她的事情呢?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一个结论令斯凯森不寒而栗:我应该是挨打的那个。
  
  “飞向月球,宇宙无限!翼箭,由于你在抗击泽格侵略时的突出表现,现在你也是我们的成员了。各位再接再厉!”
  
  在场的小马欢呼雀跃,看着中间的“泽格族尸体”。
  
  除非哪天赛拉斯提娅公主死了,太阳才会停止转动。斯凯森生活的那个年代距离赛拉斯提娅的死还比较早,所以至少斯凯森这辈子是不用考虑太阳的问题了。现在,放学的路上,那个数千年来波澜不惊的太阳仍然释放着自己的魔法能量,余晖在大气层内侧偏折、闪烁。而斯凯森发现其他的小马就像躲梦魇之月一样躲着他们三个。
  
  “我们一定要尽快拿到可爱标记!”阿布说。
  
  “这种东西不能急的吧……”斯凯森说这话时,仍然能感觉到难忍的疼痛。
  
  “要是我们比她先拿到可爱标记,就只有我们这么对待她的份了!”星火说。
  
  “我说,我们应该乐观一点嘛,不是吗?不能让绿菜小袅一匹马就毁了我们的校园生活啊。”斯凯森说着,他又回忆起了幼儿园老师的话,“协律精华是小马国最强大的魔法。”
  
  就算真的拿到了可爱标记,也不能这么对待她啊。
  
  “你想接着被绿菜欺负吗?”星火问。
  
  为什么……那两匹马的争吵声在斯凯森的耳中渐渐安静了下来,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小马国是由协律精华建立起来的,但是……为什么他们丝毫没有乐观?
  
  这就是协律精华的力量吗?
  
  “每匹小马都是协律元素的体现。”
  
  绿菜小袅……她使出了协律精华?
  
  自己和阿布、星火,是站在协律精华的对立面的、像梦魇之月一样的小马……那个不安分的念头又冒了出来,自己是应该被打败的那个吗?
  
  “我今天就去学吉他!”阿布说。
  
  那天晚上。
  
  “奶奶,我要学吉他。”阿布跟奶奶说。
  
  “学什么?”
  
  “吉他!”
  
  “混账东西,把你送进马哈顿小学容易吗?一天到晚就跟那些不良少马鬼混,你对得起你的爸爸妈妈吗?”
  
  “我就是要学吉他!”
  
  “我们家怎么会出你这样的狗东西!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
  
  阿布心想,以后还是把作业带到家里做吧。
  
  “你不同意?”
  
  “同意?给我滚去好好学习去!我们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抑郁?焦虑?需要找人说说话? 天蓝丝带,中国马圈自己的心理咨询品牌 群号:78455783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