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金甲生涯

第五章:倒霉休息日

本章发表于 3 天前 • 0人收藏 • 63人看过 • 3,072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两个月之中,彗星和安琪都迎来了巨大的变化。从空蹄近身战斗,到全面接受武器训练,这两只小马就在伤痛之中逐渐进步,成长。在这中途,彗星还在他不肯说的地方受了好多莫名其妙的淤伤。

  不过,当安琪在战斗中赢过彗星的时候,彗星却磨练出了面不改色平稳应对的能力。虽然谁都猜不到,不过这些能耐是从躲开或者忽略安琪的生活之中练出来的。而安琪,她学会了敏锐地观察小马们的表情细微变化从而发掘信息,包括每一次眨眼、或者面部肌肉的细微抽搐。总而言之,他们都在训练中取得了良好的进步。羽鬃下士对他们俩也感到非常自豪,每一次发给银甲闪闪的报告中,他都会详细道来。

  而银甲闪闪,他正在忙着应付凤凰菲罗米娜。原本所说的“稍微借用”变成了长达数周的训练,实在是让赛蕾丝蒂娅、菲罗米娜、还有银甲闪闪都很郁闷。关于教老狗新把戏的那句老话,在菲罗米娜身上有了全新的含义,这只凤凰顽固地拒绝合作,任何想要训练她的皇家卫兵都会被她搞得崩溃掉。不过,谁也不能否认,银甲闪闪一直在坚持训练菲罗米娜。事实证明,当他有足够的食物的时候,这艰难的训练还是能取得一些小小进展的。

  至于亲爱的露娜公主,她正在自我训练以普通小马的一般音量进行交谈。不过,照赛蕾丝蒂娅自己来看,露娜对着镜子跟自己吵架对于她的音量并没有多少帮助,依然要比正常音量高了至少二十分贝以上。

  坎特拉皇家城堡的生活就是这么精彩纷呈啊。

  彗星立正站好,像雕像一样纹丝不动,安琪也是如此。彗星觉得这三分多钟的时间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直到她大声地叹了口气,使劲拍了拍自己的翅膀。

  “嗷!夜骐可不是当桩子的。”她用恼火的语气抱怨着。

  彗星依然保持着坚毅的表情。安琪朝他瞅了一眼。自从她在小巷子里撞上他之后,已经过了整整两个月时间。她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只了不起的雄驹,居然能忍得住不冲她发脾气。尤其是在基础训练的头一天,甚至在极度压力之下依然保持着冷静。比如羽鬃下士把他蒙上眼睛再用弹射器弹出去。安琪都不知道为啥要眼罩,训练只不过是练习在空中的高速机动而已。不过,彗星就是彗星,安琪喜欢他。他不但是一同训练的伙伴,而且还是一位好朋友。

  不过这并不表示安琪就此不再烦他了。她用尽了能想到的一切办法来给他捣乱,而且每次都大获成功,就像在募兵站让他面红耳赤那次一样。直到现在,羽鬃下士还以为彗星在他床铺的某个位置藏了一本很糟糕的杂志呢。安琪就是喜欢捉弄彗星,不过她自己也明白,要是玩的太过分的话,那么她和彗星之间这种脆弱的关系会很快破裂的。她知道彗星不擅长交朋友,可是谁也不知道,其实安琪也有一样的麻烦。她发现当她这性格暴露出来以后,不管交了什么朋友都很难留得住他们,而且彗星现在还没要求换个拍档,这都让她暗地里吃惊不已。她觉得他实在是太温柔了。

  至于彗星,因为他要求换搭档的信都堆满教官的桌子,都被回信警告了。

  于是,他们现在站在一起,等着羽鬃下士出现。今天他不知怎么回事晚得不太对劲。彗星只觉得肚子好像转筋了,通常这总是意味着有坏事。他们又立正了半个钟头,直到另一个皇家卫兵朝他们走来。准尉军衔在他的金色铠甲上闪着骄傲的光辉,和他黑色的毛皮和白金色的鬃毛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在两个站得笔直而且面无表情的新兵面前停了下来,告诉他们:“羽鬃下士今天来不了了。他正忙着处理其他问题,而且已经给你们批了一天假,稍息吧,新兵。”

  然后紫光一闪,独角兽准尉不见了。只留下一只乐疯了的夜骐一个劲儿地冲天马叽叽喳喳,吵得他耳朵都要掉了。这时候羽鬃下士正坐在他的床上,使劲给铠甲上哈气,把它擦得尽可能光亮,又尽力把他女朋友的照片藏起来,以便应付银甲闪闪的检查。尽管如此,对于训练场上的这两只小马而言,这一天还早得很。

  “这实在是太酷啦!”天使兴奋地大喊道,她和彗星一路小跑回到他们的营房,“整整一天,我们可以想干啥就干啥!我们可以一块儿去城里!或者去喝一杯!或者去SPA!或者……”

  他们边走边聊……好吧,只有安琪在喋喋不休,看着她那激动不已的样子,彗星只是翻了个白眼。他都不知道她怎么会以为自己打算陪她玩一天的。他自己心里也制定好了计划,比如进城里,找个漂亮的图书馆,安安稳稳地看看书,放松个一整天。虽然事儿不多,不过都是彗星喜欢的。回到床铺前,当安琪兴奋地飞起来砸到自己上铺上的时候,彗星只是在翻自己的置物柜,依然在为要做的事列单子。

  彗星以前就练就了完全无视安琪的技能,现在这技能正全力全开。他从置物柜里掏出了他的钱包。把钱留在置物柜里似乎不是什么聪明行为,但是他老早就申请了一把特大号的锁,好让自己的东西免遭安琪或者其他小马的觊觎。尤其是很久之前曾经试过跟彗星这里借钱去酒吧逍遥的羽鬃下士。把钱包叼在嘴里,制定好了一天的消费计划,彗星默默地朝门口走去。

  还没等他到门口,一声非常清晰的“嘿!”就从背后发了出来,然后是熟悉的蝙蝠翅膀拍打声。安琪落在了他身后。

  “你要去哪儿呀?”她甜蜜地问道。

  彗星转过来面对她,嘴里还叼着钱包。“安静的地方。”

  “哦!所以我们要一块儿去SPA?!”安琪尖叫着蹦到了空中,一个劲儿地上下弹。

  “不,我要去图书馆。休息一天的意义就在于彻底放松。”彗星叼着钱包努力把话说清楚。

  “我知道!可图书馆太没劲啦,让你一声不吭的。SPA更好玩!”安琪叫着,还在一个劲儿地蹦。

  “我可没说你得跟我来。”彗星回答道。

  安琪的蹦跳突然顿住了,眼睛也睁大了。

  “啥米?”她用震惊的声音问道。

  彗星真的打算去什么她不去的地方吗?她早想到他会这么做,不过她也早有准备了。

  “你说‘没说我得跟你去’是啥意思啊?”她问道,声音充满了悲伤。

  “我的意思是,我打算自己过这一天。”彗星用实话实说的语气回答。

  安琪低下了头,尽她最大的努力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小声嘟囔着。“哦……那、那好吧。我、我就让你去好了。不想毁了你的一天。”

  她大声地抽了抽鼻子,然后转身走开了。

  她是装的,彗星心里明白得很。她最终会以某些诡异的追踪能力找到他,最终逼得他不得不跟她一块儿共度时光。他实在太清楚了,也知道自己应该抬腿就走,头都不回。可他的身体就是拒绝服从命令。然而,在他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却萌生出了一种新的情感:遗憾。

  他从没见过她和其他小马交往过,除了羽鬃下士,而且他知道,她经常说彗星是她最好的朋友,当然每次她这么说的时候都伴随着非常不舒服的拥抱。然而当他努力克服这种心情并且试着无视它的时候,另一种情绪又出现了:同情。他也一样,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朋友,虽然他从没大声说过,但安琪对他而言,是和朋友这个词儿最接近的小马了。

  所以他的嘴就失控了,擅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我知道坎特拉皇城有个不错的SPA,今天咱们就去吧。”

  这话刚一出口,彗星在心里就给了自己一蹄子。看在艾奎斯陲亚份上他这是怎么回事?为啥要说这话?!不过安琪立刻就精神起来了。猛地转过来盯着他,嘴都咧到了耳根。

  “我去拿我的钱包!”她大叫道,一溜烟跑回床边去了。

  当她四处乱翻的时候,彗星就一直在痛骂自己,为啥要说这么可怕的话啊?!他只知道SPA,因为他之前不小心撞上城墙的时候,广告正好贴在脸上。现在他要去那里?!还带着安琪?!还没等他找个什么借口,安琪就电光火石般冲到了他面前,直接抓着他的蹄子把他拖出了门。

  “我们出发啦彗星!这是有史以来最棒最美好的一天!”随着这通叫嚣,她展开翅膀就起飞了,连自己不小心用翅膀抽了彗星一个大耳刮子都没发现。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