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漂白剂

洗衣机

本章发表于 12 天前 • 0人收藏 • 252人看过 • 2,376字 • 7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小雌驹?我气消了,只打算喂你三天菜叶。”

没有回复。

“小雌驹?你别胡闹。”

仍然没有回复。

“小雌驹?!出来!”

半点声音也没有。

Nano走向厨房。

他推开门,准备急救一肚子漂白剂的小雌驹,但他万万没想到却发现——

小雌驹爬到厨房台子上,正在把他手机放进微波炉。

Nano大吃一惊伸手去抢手机,小雌驹猛地关上微波炉按下开关。被Nano抓住蹄子,小雌驹连忙在微波炉开关键上胡按一通。万幸的是,Nano有不用电器时拔电源的好习惯,而小雌驹没注意电源的事。

小雌驹被抓着蹄子提起来,小坏家伙能感觉到Nano的怒火以一个不怎么快的速度上涨着,这不同于平常发火的表现让她觉得不妙。

把小雌驹拎在空中两分钟后,小雌驹已经有点发抖了。Nano的表情渐渐扭曲,连手机都忘了拿出来,他开始大口喘气,大张着嘴,两排牙齿都露出来,然后手上开始疯狂用力,整个胳膊都抖起来。

小雌驹蹄子被捏得生疼。

“我的耐心没了,死东西。”

Nano腰半弯下来,简直像是失去理智一样。小雌驹难得的——后悔了。

Nano突然大吼一声,抡起胳膊把小雌驹摔到地上。然后他又抓着小雌驹鬃毛把她拽起来,小雌驹吃痛,尖叫出声。

Nano思考了两秒,走到洗衣机前,掀开盖子把小雌驹扔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巨响扣上盖子。然后Nano愤怒地按下“半小时”键,却发现没反应。他弯下腰一把插上电源,然后再按下“半小时”的按键,开启。他停了一秒,把全自动模式改成单独洗少量衣服的模式。

洗衣机开始注水。小雌驹用后蹄站起来头,蹄子可以掀开盖子。Nano对着顶起的盖子使劲一锤,然后把微波炉搬起来放上去。然后用力甩上门走了。

小雌驹在竖桶里坐着,水注到她下巴的位置就停下了。随后洗衣机开始顺逆交替旋转。小雌驹撑着桶壁勉强站起,因为浑身摔得好像碎了一样,好几次都被转倒。她用蹄子去顶,完全顶不开,上面可是个微波炉。

洗衣机的功率似乎逐渐加大,洗衣粉从不知哪里灌了进来。水花溅到嘴里,鼻子里,小雌驹紧闭着眼睛想站起来,但一次次被晃倒。

五分钟后,小雌驹听见门打开的声音,这会她正因为呛到洗衣粉水剧烈的咳嗽,她以为那个人会把盖子打开把她抱出去,但只听到Nano打开微波炉门的声音,随后他又出去了。

————————————————————————

十分钟时,洗衣粉水排走,但清水又灌了进来。小雌驹竭力不让自己呛水,已经筋疲力尽。

她在洗衣机里大喊,求那个人停下洗衣机,喊了许久也没有回应,甚至又呛了几大口水。

又过五分钟,她喊的声音开始带哭腔。

又五分钟,小雌驹彻底耗尽力气,勉强靠在桶壁上。

Nano刚回去之后爆锤小雌驹的枕头,然后打开格斗游戏分散精力并且出气。小雌驹从聚会回来途中就开始无理取闹,回来又是搞破坏发脾气,最后甚至尝试烹饪他的手机,他还是越想越气。本来打的挺顺的也开始被虐,他更气。

他打了二十分钟以后站起身,往床上一躺,发这么大的火,累的不行,很快睡过去了。

睡醒以后,他觉得不解气,没有管小雌驹,接着打游戏。打累以后,他又躺在床上,开始看手机。

期间手机砸了一次脸。

而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两小时了。

等Nano又醒,天快亮了,而他把小雌驹扔进洗衣机则是晚上九点半。

他迷迷糊糊走向厨房,感觉小雌驹肯定很难受,但是他更多是感觉解气。

他尝试搬开微波炉,发现自己刚睡醒搬不动。

于是他回去接着睡了,再醒则已经是八点了。

真有意思,因为发火,居然早睡早起了一次。Nano这么想。

不过他马上开始担心起来,小雌驹会不会给淹死?

他搬开微波炉,打开盖子,发现洗衣机里并没有水,应该是洗完就排掉了。小雌驹倒在洗衣机桶底一动不动。他伸手去摸,发现小雌驹浑身冰凉。

他吓了一跳,连忙把小雌驹抱出来。在洗衣机里被转半小时,又被在黑暗潮湿的洗衣机内部关了几乎一个对时,小雌驹似乎昏迷了过去。

整个洗衣机里都是小雌驹的体香,浓重的介于青草橘子猕猴桃以及巧克力之间的味道,洗衣粉都盖不住,这一个月再用洗衣机洗衣服都得是这香气了。

Nano把小雌驹擦干,包进被子里,但感觉可能完全没有效果。于是他把小雌驹抱在自己怀里。现在他也感觉十分后悔了,可他还是想,再来一次烤手机的事,他还会开洗衣机的。

 

小雌驹这一个星期都在高烧,连床都下不了。Nano十分后悔,没敢向组织通知这件事,但是叫宇宙耀过来帮忙。宇宙耀心疼都快哭了,使劲骂了一顿Nano,威胁他要把这件事告诉管理,剥夺他的监护资格。但是Nano知道,耀姐心软,应该不会这样。

期间小雌驹有几次对Nano道歉,高烧的小雌驹在床上,用几乎哑掉的嗓音向Nano道歉,而Nano也不断向小雌驹道歉。小雌驹有时候还会掉眼泪,Nano十分不理解这是为什么,他觉得小雌驹应该开口骂他才对。宇宙耀差点以为他虐待小雌驹,要和他绝交。

之前是打架,这次几乎真的算虐待了吧。

一个星期,小雌驹终于下床了。但也是完全站不稳一直在晃一副马上就要倒的样子。宇宙耀不辞辛苦每天跑来照顾小雌驹,这样Nano十分惭愧,觉得完全过意不去。

一件让Nano十分担心的事情是,小雌驹在这之后就像换了一直小雌驹似的。他觉得很不安,不知道是他的事还是高烧的事还是宇宙耀的作用还是药的作用。小雌驹一改之前欠揍的样子,变得胆小安稳。偶尔看起来好像变回去了,但很快又变回来,让Nano心放下又悬起来。

小雌驹基本好了的那天,宇宙耀临走时一边抹着泪一边责怪Nano,Nano在这一刻觉得自己是全宇宙的罪人......气哭了大家尊敬的耀姐,他自己也觉得罪恶深重。

回到小雌驹旁边,小雌驹还是一副经常受欺负的小女孩的样子,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前蹄总是靠在一起。

他给宇宙耀发消息:“我真的是对不起小雌驹对不起你,可是小雌驹现在这样子让我更害怕啊...”

“你完蛋了!”

自行脑补小蝶发火的样子吧,虽然宇宙耀的嗓音和小蝶差很多。

回复 洗衣机

....写的很好啊,平淡却又温馨的小故事。一人一马之间的羁绊让感情不断升温,我相信作者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在结尾的时候升华一下感情,之前一点点凝聚的感情一处爆发,肯定会赚足一大票人的眼泪,真的很期待呢

回复 洗衣机

不对啊,封面上的洗衣机种类跟文章里的不一样啊(关注点不对)

 

Como  陆马 #3
回复 洗衣机

回复#2 @Один товарищ :

哈哈哈哈,这不是配图常有的事嘛~

Futys  天马 #4
回复 洗衣机

之前不停地说要洗衣机洗衣机的,终于“如愿以偿”了

Como  陆马 #5
回复 洗衣机

回复#4 @Futys :

哈哈哈哈欠揍的小家伙必须得好好洗洗!

回复 洗衣机

回复#3 @Como :

不过滚筒式看着更带感倒是真的23333

 

话说小雌驹好可怜。。。

回复 洗衣机

为什么这图我每看一次都想笑。是我笑点低么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Como  陆马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