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多灾多难

chrome_reader_mode 6,541 event 2019 年 6 月 14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19 forum 0

多灾多难(Catastrophic)本章应接在第5章后

 

作者附言:

今天(523日),是这篇小说的四周年纪念日。经历了这么久,它也只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篇无人知晓的故事。我基本上完结了所有的支线故事,现在只有少数几个还在继续。我时不时会有灵感闪现,只想写点什么。

 

我一直想把《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印刷成书,同时降低价格,使更多的地方的人更容易接受这个价格。我的计划今天宣布正式开始。

 

不幸的是,封面没有及时准备好。我不希望像处理消息那样把整本书分解成小块一小块的,而是从一开始就把它们放在一起。这意味着我们必须等到全部完成后,我才能拿到书的样稿。

 

但由于这不太容易完成,所以我想再做点什么。这是一个关于猫的可爱的故事和上次兔子的故事(见第五章)。和以前一样,我的灵感在于Zutcha做的一个可爱的素描,而不是写这个故事的任何具体需要。但我觉得我可以用这个想法做点有趣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理解。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的许多故事可能已经结束了,但对我来说,我希望它们在未来许多年里仍然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顺便说一句,问题仍然存在。如果你发现了,进来打个招呼。这个活动不是今年才开始的,但是……总会成功的。

 

-Starscribe

 

亚历克斯在阴天后面蹦蹦跳跳地走着,满脸郁闷。她并不是想像动物一样在地板上蹦蹦跳跳。但是亚历山大的法师,可能是世界上最熟练的法师,也不能治愈她。

 

“我本来打算做的,”他们走着的时候,约瑟夫说。他的口气表明,在他们走到门口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我在做别的事情。没有……时间。”

 

“我们给了你一整天的时间!”“亚历克斯发出“吱吱”的响声。她甚至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否传到了独角兽的耳朵里。约瑟夫甚至一次也没有回答她。“怎么还不够长?

 

他们又下了一段台阶,经过了一层地下室。很久以前,他们刚刚占领这所高中的时候,地下室就在这里。这里的建筑更加粗糙,有镐留下的痕迹,还有独角兽传送过的地方岩石被奇怪的融化了。粗糙的工字钢梁沿墙有规律地放置着,固定在混凝土桩上,亚历克斯无法理解。她只知道让她变回来有多重要。

 

“魔药课在老体育馆,是吗?”阴天问道,她的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我们为什么要去地下室?”她走得离约瑟夫更近了一点,独角兽发现了这一点。

 

“我们不上魔药课,我们要去做一些研究,”他回答。“就像我说的,我没有时间给你调制解药。但这是一个测试更好东西的好机会。药剂的速度很慢,而且调节躯体组件需要一个可伸缩性魔法。理想情况下,我们会对每件事都使用魔法——即使是愚蠢的独角兽也会赋予它力量,而且每次都能得到不同的结果。”

 

“我来这里不是来做研究的。我只是想让你用我们知道有效的治疗方法让我再变成一匹小马!”她想跳到阴天的背上,但她没能成功。她落在附近的一张桌子上,头朝下着地,撞翻了几大摞纸。

 

乔这次确实停下来了,恼怒地低头看着她。“我们应该把她关在笼子里吗?”她感到有什么东西把她举起来了,一种来自四面八方的可怕的压力。魔法总是让人害怕,但大多数独角兽都没有自制力控制自己不去抬起其他小马。乔把她举到空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她快被吓尿了……不对,是已经吓尿了……

 

亚历克斯又踢又叫。“停下,乔!马上住手,让我下来!

 

“她不喜欢那样,”阴天说着,伸出一只翅膀拍了拍她的头。“嘘,孤日,深呼吸。你在恐慌,兔子不应该恐慌。你可能会因此而死。”

 

“我才不是该死的兔子。”

 

乔耸了耸肩,角一闪,把她放开了。她掉了下去,如果不是阴天接着她,她会一直掉到地上。

 

他们到达了一个锁着的门前——实心钢结构,复杂的圆柱体把它和外面厚厚的混凝土连接起来,里面蚀刻着模糊的符文。亚历克斯从阴天的头上往外看,上上下下打量着符文。

 

这是一个复杂的安全咒语。亚历克斯一时想不出那是什么,它还能屏蔽传送魔法。这里有涌动着的能量,足以炸焦一匹试图绕过保护的小马。即使在她那愚蠢的动物身体里,她也能感觉到符文的力量。

 

门打开了,他们进入了亚历克斯从未见过的实验室。这里有十来张桌子和神奇的工作台,上面没有电灯,只有发光的水晶。他们忽略了他的每一件工具,其中许多工具与她只在艾奎斯蒂亚书籍中看到的东西相似。乔一直忙着在这里重新创造艾奎斯蒂亚的科学仪器,非常逼真。她问到“这就是大学拨款支票的去向吗?

 

但是乔没有回答她。他们没有走到远处的墙上,那里有一个高耸的水晶架子。每一个都是一个完美的圆柱体,上面覆盖着密密的符文标记,她看不懂。她能读懂架子上的标签,上面写着诸如“净水”、“空间压缩”之类的话。

 

乔没有理会这个书架,也没有理会其他许多名字合理的架子,而是从一个名为“让精灵宝可梦成真”(Make Pokemon Real)的书架后面拿起一个圆筒,上面只有两个药瓶。亚历克斯紧张起来,身子稍稍靠近阴天。“你骗我。”

 

“我不明白,”阴天说,温和了一点。“这会治好亚历克斯吗?

 

“是的,”约瑟夫回答,转身离开他们,药瓶在他身边飘浮着。他似乎在向房间的中央走去,那里有一台复杂的水晶机器,它把一整排昂贵的服务器和更多的艾奎斯蒂亚装备融合在一起。当我用几个值乘以- 1时,它会成功。不幸的是,这项研究基本上不可能成功……但或许我们可以改变一下。”

 

他走到机器前,把气缸推到合适的位置,然后走上控制器。“去站在她旁边的基座上,”他说着,漫不经心地朝机器的中心挥了挥蹄子。

 

阴天毫无疑问地服从了,她带着亚历克斯一起走过去。“你确定我也需要在这里吗?我又没有变成兔子。”

 

亚历克斯扫视了一下机器,试图弄明白它是如何工作的,以及它能做些什么,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即使是阅读每一本关于魔法研究的艾奎斯蒂亚书籍,也没有对理解这个超级计算机和咒语的奇怪结合物有帮助。当约瑟夫操作电脑时,服务器机架上开始升起一层薄雾,伴随着泵的机械声和头顶上液体的哗哗声。

 

“没错”,约瑟夫表示同意。“我们只是……重新利用我创造的咒语……通过复制物种来创造更多的东西。这很简单的,真的。如果我们直接把她变成一匹小马,就不需要愚蠢的魔药了。施个咒语,我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孤日低声说。“但我是一匹陆马,不是天马。这可能行不通。”

 

多阴天抬起头来。“确实,乔。她和我不一样。我们至少应该从楼上弄一匹陆马来吧?

 

外面的晶体已经开始发光,圆筒开始旋转。当它这样做的时候,探头沿着它的边缘记录着使用者的身体特征,把它的信息转化成一匹完整的小马。

 

“太晚了,”乔说,不得不提高声音对着机器大喊。“我不知道怎么停下来。总之,呆着别动。你不会受到伤害。我的上一个志愿者只是失去了知觉。”

 

“等等,什么?”亚历克斯问道——在魔法击中她之前。

 

魔法把她从阴天的背上提了起来,把她冻在空中。一束光从机器的另一端射出,穿过几颗大晶体,然后再对准她。它发出如此明亮的光芒,穿透了她的身体,把她们两人连在了一起,产生了一股强大的能量。

 

然后她变了回来。这次,亚历克斯没有笨拙地颠簸和翻滚来着陆,而是优雅地用爪子着地,感受着神奇的魔法冲刷着它。这不像毒玩笑——独角兽的魔法和中毒是两回事,魔法并不让人感到痛苦。她感到自己的背部得到了伸展和弯曲,腿也恢复了正常长度。

 

最终,这场噩梦结束了。亚历克斯闭上眼睛,让其余的转变顺其自然。她的尾巴变长了,她的脸拉长了,她的耳朵缩了回去。她不该为乔的懒惰而担心,也许他没有正确地调制治疗魔药。但他毕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秘纹……”阴天在她身边尖叫着。她的声音不再那么大,那么遥远,而是从她身下传来。它听起来也更高了,不知怎么就拉长了。“我认为有些不对劲……

 

“哦,上帝。他把我们换了,是吗?她现在也是一只兔子。”亚历克斯想到。

 

亚历克斯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切,她几乎吓得尖叫起来。她面前有一只猫,有尖牙和掠食者的气味。不过,这只猫不是她所知道的任何颜色,而是柔和的粉红色,下腹部呈奶油色,头发是浅蓝色……亚历克斯不确定她最后一次看到一只带着云可爱印记的粉红色猫是什么时候。

 

约瑟夫似乎没有靠近她,仍然在他的控制台上,看起来很高。亚历克斯低下头,立刻明白了原因。他还是没有把她的蹄子找回来,而是把浅绿色的爪子和她平时深绿色的皮毛结合在了一起。她的背拱了起来,有什么东西在她身后高高举起。一条尾巴,比她有过的任何尾巴都长。

 

“乔,你把事情搞砸了。我是

变成了一只猫,阴天也成了一只猫……你现在要把这事处理好。”

 

他终于抬起头来,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该死,这不该发生的。你们变成了猫,呃……我很确定我控制了所有的变量。”

 

“我只是说,”亚历克斯小心翼翼地走了几步,来到基座的边缘。她发现控制它们比控制兔子的动作要容易得多——她的走路可能更流畅、更优雅,但它仍在走路,而不是她过去几天一直坚持的那种奇怪的蹦跳。“阴天,他为什么这么对我?

 

“因为大多数小马不懂保护动物?”她突然畏缩了一下,抬起头来。她跳到台座边上,对着乔举起一只爪子。“嘿,秘纹!你能把我们变回去吗?

 

他没有眼神交流,脸上也没有理解的迹象。只有紧张恐惧。“这很糟糕,这是,嗯……她们的行为不像动物。她们还有个大脑。嗯你们两个!如果你们还能思考,听我说。我要从你们俩身上取些样本,然后在你们被杀之前把你们从我的实验室弄出去。只要……在我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别死了太久?

 

他把角依次对准她们每个人。亚历克斯感到有人轻轻捏了一下她,她的几缕鬃毛——不管是什么东西——被连根拔起,隐隐发出嘶嘶声。阴天听到他的话立马泄了气,就像有人把一壶水倒在她头上一样。

 

“你现在不打算把我们变回去吗?”阴天呜咽着,坐在基座边缘上。“乔,我家有几匹小马。我的孩子们可以撑个一两天,但我不能就这么消失。小马驹需要我照顾。”

 

和以前一样,乔似乎没有很仔细地观察她,也没有听清她说的话。“好吧,那应该很好。我得对这些做些测试。等我准备好了再来接你?

 

“等等,停!”亚历克斯提高了嗓门,跳到他旁边的控制台上,露出了牙齿。“想都别想!我们就呆在这里,直到你把它解决了!

 

他的角一闪,世界就从她身下撕裂了。

 

亚历克斯大叫一声落在地上,不过她还是像刚才那样轻松地用爪子稳住了自己。她环顾四周,看到自己并不孤单,她松了一口气。小猫阴天也站在那里,她的背拱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最重要的是,她的体型和猫差不多,这对她们的年龄也有一定的影响,所以亚历克斯和她比起来并不是一只小猫。

 

“好像他根本就没有志愿者。”阴天嘟囔着,怒视着她们面前的草地。亚历克斯跟着她的目光,看到乔把她们扔到一个完全愚蠢的地方,她一点也不惊讶。

 

她们站在市政厅外,在大楼一侧长满青草的花园里,普通市民有时会在办公时间来这里吃午饭,而穷人也会来。

 

现在这里没有小马,只有草地和春天的野花。但在不到100米远的地方,有几十匹小马在亚历山大市中心的商店和建筑物之间穿行。

 

“哦,不,你的意思是说,当你处于危险中时,有一匹小马不把它当回事是令人沮丧的吗?”亚历克斯开始围着她转,随着她越来越自信,她的尾巴在身后来回摆动。大部分草都有她的腿那么高,而那些地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小马来吃草了。不过没关系,这只是意味着从街上发现她们会更难。此外,如果她仔细听,她还能听到草丛中有一些小东西在动。“至少他没有让我们先藏巧克力蛋之类的东西。”

 

“这是复活节!”阴天尖叫着表示抗议,尽管她的耳朵紧贴着头。“你想让我做些什么?

 

亚历克斯想了想什么能让她满意,但是她意识到她已经在阴天后面了,阴天没有看着她,阴天不会料到她会做什么的。

 

亚历克斯跳了起来,猛扑过去,把阴天推到地上,她们滚过了春天的灌木丛。亚历克斯把她的嘴凑近阴天的脖子有一秒钟,刚好够把阴天按住不让她扭动。阴天不再有翅膀,或者不再是天马,但不知怎的,她还是觉得阴天更轻了。

 

“你赢了!”她说“快下来,孤日!

 

她松开爪子,用鼻子轻轻地把阴天顶了起来。“下次,你来帮我,好吗?

 

“好的,孤日,我保证。”

 

“很好。”她指了指草地,那里藏着一些温暖多汁的东西。“留在这里。我要从后面偷偷走到这边来。如果你抓住了它,我们就可以吃了它,懂吗?

 

阴天张着嘴。“你……你在说什么?

 

“闻一闻。”亚历克斯慢慢地从草丛中爬起来,把声音压得很低。“听,你饿不饿?

 

结果,阴天确实饿了。但后来有两只老鼠,一只金丝雀和一只松鼠,情况就不那么糟了。不止一次,一群小马会在附近散步,或是欣赏花园,或是穿过花园来到广场另一边的街道上。亚历克斯和阴天在灌木丛下躲避着,在每个箱子里都找到了掩体。她们又瘦又快,任何瞥到她们一眼的小马都太慢了,无法追上她们。

 

直到另一个捕食者出现。亚历克斯甚至在她看到它之前就能闻到它,即使她的鼻子不知道如何解释它的味道。她的完美记忆和本能交织在一起,当一个黑暗的身影从夜晚的街灯的琥珀色光芒中走近时,她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一张旧水泥长凳上。

 

他全身都是黑色的,腿上有很多洞,大衣上有很多小划痕。亚历克斯立刻认出了他,暂时忘记了在市政厅花园里建立领地的复杂工作,以免猫的气味飘得更远。

 

这种食肉动物并不是来和她们竞争的,但他的体型使他需要尊重。“这很有趣,我要找的小马不在家,但我在这里找到了一只猫,它的可爱的标记和她的一模一样。”

 

“这没有意义,”阴天在长凳旁边的地上喵喵叫着。“幻形灵永远不会和动物说话。”

 

的确,琐屑(Chip)低头看了一眼阴天,眼睛微微睁大。“那也不是猫的颜色,好奇怪。”

 

“琐屑!”亚历克斯站起身来,在他面前来回踱步。“我们需要帮助!校长把我们扔在这里了……我到处都闻到了难闻的东西!你能帮我们到……安全的地方吗?没有小马会庇护我们,我到处都能闻到猫的味道。”

 

“不行。”阴天从地上说,这次声音大了一点。“别烦,孤日。他只是觉得我们看起来很滑稽。”

 

琐屑回头瞥了一眼空荡荡的街道。没有小马,尽管还有其他东西。流浪狗,猫,夜骐。但似乎没有小马在花园附近。

 

她们前面出现一道短暂的闪光,几乎闪瞎了亚历克斯敏感的猫眼,幻形灵走了。

 

等等,不,没走。有什么东西在她旁边的长凳上跳了起来,是一只灰黑色的猫,嘴上有几块白色斑点。一只公猫,两倍于她的体型,散发着强烈而自信的气味。“不要害怕。他是瑞利的老公,他不会对你做任何事。”亚历克斯想。

 

“我以前从来没养过猫,”他说着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我不确定我是否喜欢它。”

 

阴天从地上跳起来,落在亚历克斯的另一边,露出了牙齿。“你想要什么?

 

琐屑皱了皱眉,耳朵放平了。他后退了一步,靠近长凳的边缘。

 

“等等!”亚历克斯朝他跳过来,用一只前爪抱住他,这样他就跑不掉了。“你知道她的意思!别跑,我们需要帮助!

 

他停下来,放松了一下。“为了你,亚历克斯。但我不认为我能帮上忙,你可以变成任何东西。你有比幻形灵更强大的魔法。”

 

“我知道,”她笑着放开了他。“你觉得你能带我们去大学吗?如果我们不靠近乔,他就会忘记我们,也治不好我们。我们需要不断地纠缠他。”

 

“我想是吧。”琐屑又瞥了阴天一眼,眯起了眼睛。“她会让幻形灵帮你吗?

 

“是的,”阴天畏缩着,抱歉地低下头。“对不起,呃……琐屑,你说的是?我只是……今天心情不好,好吗?

 

“当然,”他说。“很好。我想已经够好了。现在来吧。他从长凳边上跳下来,尾巴高高翘起。“我想大学就在这条路上吧?

 

亚历克斯跟在他后面,不得不加快脚步跟上那只猫的长腿。“你不打算变回去吗?幻形灵会让我们更安全。”

 

“也许吧。”他热切地咧嘴一笑。“但是我认为用几分钟来判断一下也不要紧,你知道吗?做一只猫可能会有用。”

 

“太好了,”阴天从另一边说。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她们都在他后面,这向其他可能正在观看的动物发出了一个信号:他已经被抓住了。

 

至少这次她不是一个人。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