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Pony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身体不适

本章发表于 3 天前 • 0人收藏 • 22人看过 • 5,803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身体不适(Under the weather)

索尔(Saul)把车停在了路的尽头,他尽可能地靠近车窗,寻找着可能存在的危险。只有当他既看不见小马也看不见“捕食者”有任何行动的迹象时,他才从树林里爬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让车开下斜坡。 

 

即使经过几个月的练习,索尔仍然发现用现在的身体来驾驶汽车需要极度集中注意力在他按压制动器或调节加速器的连接杆时,没有手指的帮助,以及在没有任何真正的道路说话的情况下驾车前行,索尔对他的工作感到有点自豪。

 

索尔很少做他不引以为豪的事,大部分都是有关机械的。他的吉普车就是一个证明,后座被金属板和一系列弹簧取代,还有一堆燃料和一把与小马用的斧头。在他身后飞扬的烟雾,跟一堆小营火可能产生的烟雾差不多,不幸的是,它阻碍了吉普车完美的隐蔽。

 

尽管如此,当他有足够的燃料和平坦的地方可以驾驶的时候,即使是会飞的小马也不能像他那样快。

 

在下山的路上,他不得不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路况上,准备好刹车,用蹄子踩在方向盘上,以防发生事故。如果那样的话,他就死定了。即使他的新身体足够强壮,可以空蹄弯曲钢铁,能砸开石头,撞倒树木,但也救不了他。

 

索尔在山脚下停下来查看地图,确定门都锁上了,他才把地图从手套箱里拿出来。地图本身是写在一块褪色的布上的,上面用一支涂了油脂的铅笔潦草地画着粗粗的线条。“亚历山大,”他边看地图边说“我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当然,索尔不能肯定这里所写的路线是否准确。虽然许多较大的地貌(如山脉)被正确地标示出来,但他不知道城镇是否也被正确地标示了出来。

 

“即使是这样,亚历山大也可能和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也许瘟疫也侵袭了亚历山大。”索尔想到。

 

根据他的地图,索尔离伊利诺斯州北部的一个城市只有不到一天的车程。如果他不在乎别人注意到他,他今天就能开到。但他确实在乎,这意味着在晚上他会找到一个地方歇下来,就像每个夜晚一样。小马几乎从不在夜间活动,即使它们正在死于可怕的疾病也一样。这意味着,使用可能是整个国家最后一辆能正常运行的机动车在乡间疾驰将是一个糟糕的主意。

 

天黑之前,扫罗从别的城市经过。他把窗户摇起来,放慢速度,希望看的清楚一些。这里有很多木头和水泥建筑,很多建筑之间都挂着电灯。

 

索尔看见远处建筑物的形状和微弱的灯光,就放慢了脚步。光意味着文明。幸存者?他摇起车窗,从仪表盘下面抽出手枪,放在地图旁边,以防万一。许多小马都知道枪是什么,尽管似乎大家都没有见过枪。

 

他拐进了一条很明显是通往小镇的道路——虽然没有铺砌的,但也平整,而且和边上的荒野泾渭分明,就像经常维护的道路。

 

路上没有其他车辆,也没有行人在路上走过,去干农活。一辆大型拖拉机停在路边,后面挂着一辆平板木卡车。没有货物,没有生锈,但没有破坏的迹象。就像拖拉机刚刚停在这里,就连都钥匙还在锁眼里。

 

幸好没有尸体。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索尔看到了那么多的尸体,比他想象的还要多。那是黑死病,但比任何一本历史书所能描述的都要严重得多。整个村庄的小马都被瘟疫杀死,成千上万的苍蝇和成群的秃鹰在村庄中盘旋。

 

索尔把他的车停在一座用大字写着“百货商店”的大楼前。他用把方向盘锁上,然后又跳回来给火添了几根木头。足够让鼓风机(由他自己用空调系统回收的部件制成)给发动机提供充足的气体。

 

这家杂货店里有电灯,尽管这种电灯与他在事件之前所认识的电灯的样子相去甚远。灯泡很大,形状略长,光线本身也会有规律地变亮,然后变暗。这让他想起了事件前的一次旅行,他曾经去过亚利桑那州的一个老矿井,那里有一台真正的老式燃煤发电机。那是电,但却是最原始的一种。

 

他穿过两扇破碎的门,小心翼翼地绕过玻璃。蹄子很结实,但他不喜欢把玻璃碎片塞进球节。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储存着货物,它可能是一个加油站。其中许多是家庭用品——灯笼、油、基本工具。它们看起来都像是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工厂里做的,不太完美,不过至少它们的尺寸适合小马。

 

虽然索尔现在已经习惯了,但不穿衣服......当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很容易不去担心那种事情。他搜索了足够多的商店,他不需要太多。他已经有了很好的工具,大量的绳子和露营用品。他会找到

 

在商店的后面,索尔可以看到整个架子上都塞满了罐头食品。每一个都有纸质标签,内容都是方块字。索尔拉开他的鞍包,把能装下的罐子都扔了进去。他重复这个过程,直到鞍包开始变形。尽管这鞍包非常重,他也几乎没有感觉到压力。他不会的,除非他试着离开地面时鞍包还在。有一次他在爬上车时(不小心)试了一下,差点把背摔断了。

 

索尔在这个商店里进进出出了好几次,眼睛时刻警惕着有人可能在这次盗窃中抓住他。像往常一样,没有人出来阻止他。“也许我可以用这些物质进入亚历山大”,他想。“如果我的汽车和机械技术还不够让他们满意。”

 

他还带来了其他东西——螺丝、紧固件、橡胶垫圈。如果他不得不对他的吉普车进行一些维修,他可能还需要一些其他的废旧五金。和他所来自的那个世界相比,小马的社会算不了什么。如果不是每个人都死了的话,世界末日可能没那么糟糕。不幸的是,这正是这样。

 

索尔终于把他所能拿的都拿了过来,他的吉普车的后部用了几根绳子把装不下的东西绑在车身上。他把发动器的油箱加满油,然后爬回驾驶座。

 

副驾驶座上已经有人了。索尔喘着气,从坐在他旁边的小马身边挣脱出来。“对了!”他急忙去拿他带到店里的枪,其实枪就在后座的鞍包里。他没想过把它拿出来,因为他正要回到车里,准备开车溜了。

 

坐在他旁边的小马是一只蓝色的夜骐,翅膀是裸露的皮肤,鬃毛又短又乱。她全身赤裸,只有她前腿上的一个皮套里夹着一把匕首。

 

“是啊,继续盯着我看。”她咧嘴一笑,鬃毛落在一只眼睛上。“这样你就能够明白你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了。”

 

“她一点都不性感,不性感,不性感!!”索尔这样对自己说,就像他每次遇见一匹雌驹时对自己说的那样。有时会起作用,但现在它不管用了。

 

至少他还有足够的判断力去检查一下她的伤口。她的蹄子附近没有粘液,脸上也没有。也没有像瘟疫幸存者经常出现的那样留下疤痕。她从来没有被感染过。“你在这儿干什么?”索尔锁上门问道。

 

他又回到了驾驶座,把杆子都放在自己的后腿所能勾到的位置上,把泡沫枕头垫在自己的背后,帮助自己保持直立。不过,他并没有开始开车。

 

“我能救你的命。”夜骐指着前面的路说。“去亚历山大的路在那。”

 

“哦?”他指着手提箱说。“我买了一张地图。用了我最好的手电筒作交换。”

 

夜骐没有像他那样,笨拙的摸手提箱的小门闩。她熟练地移动着她的蹄子,好像有看不见的手指附在上面,她举起蹄子,把地图摊开。她摇着头,“什么?你大老远跑来就靠这个?”

 

他点点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下来。不管她是谁,她的口音都不像他见过的大多数小马那么重。他没有挣扎着去理解她相反,她的英语很好。“不管你是谁……请把那个放回去,然后从我的车里出去。”

 

“我叫杰基,”她回答,朝他眨眨眼。“还有,你必须带我去。”

 

“我为什——

 

“你是我要找的人。”她用一只翅膀指着发动机。“顺便说一句,干得好。我最后一次看到小马使用气化炉是至少500年前。你真聪明。否则我就不会费心来救你了。”

 

“你怎么——”蝙蝠又一次打断了他。她这样做的次数越多,他就越想掐死她。

 

“该死,也许你该开车了。出了城,马上向右转。我们去北方。亚历山大……”她颤抖着。“不是很好。亚历山大的情况不妙。如果你继续呆在这里,难民就会向我们冲过来,你会被饥饿的难民撕成碎片。就算没有,你也肯定会被感染。我可以飞走,但你没有翅膀,就算你有,你也不知道如何飞起来。继续待在这里你才是有损失的人。”

 

“如果我带你去,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杰基点点头。“是的。你上路了我就告诉你。”

 

索尔叹了口气,然后开始开车。他穿过镇子,果然在右边不到一英里有一条小路。“天太黑,看不清路”索尔想,但他能看见从远处升起一团烟。非常大,非常远,就像一场巨大的森林大火。“好,现在告诉我吧”索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几个星期以来,我一直在东奔西走。每个和我谈过话的人都说亚历山大很安全。那里有大学什么的。他们有治疗这种病的方法。大家都这么说。”

 

“真的吗?”杰基翻了翻眼睛。尽管她在座位上的姿势很放松,舒服地靠在椅背上休息,但她的眼睛却像激光一样聚焦,警觉地盯着窗外,不停地扫视着汽车周围的一切。就像猎人在搜索猎物。“嗯,那是胡说八道。”听到这个谣言,她暗自发笑。“所有的伟人都死了,亲爱的。奥利弗早就死了。就连该死的天角兽也搞不清楚,她在努力。如果余晖都做不到,那这种瘟疫就不可能被治好。我们都他妈的完蛋了。”她把目光移开,望向黑暗的窗外。她的脸映在窗子里,看上去比索尔见过的任何一张脸都更可怕。“这么多小马死了。”

 

“我叫索尔,”他说,尽管他无法伸出蹄子去安慰她。他用它们来操纵方向盘,给方向盘两边都施加压力。他在开车时移开它们。“我叫索尔·库克。”

 

“好吧,索尔,我是那个带来坏消息的小马,”杰西说。“你选择了一个糟糕的时间回到地球。你应该留在原来的地方。没有办法治愈瘟疫。再过几个月就是冬天了,连食物也没有了。感觉全世界有一半的人都想去亚历山大,好像这样会有帮助。HPI没有帮助任何小马,他们只是在照顾自己。瘟疫在吞噬着我们,对此我们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索尔承认道。“但是我……相信你。我们为什么要往北走?

 

“小马镇(Ponytown),”杰基说。“我妻子现在也在那里——瘟疫已经过去了,他们大多数人都活了下来。也许和气候有关。但每个人都知道一旦你感染了它,你就免疫了。感觉……这也许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从来没听说过。”听起来像个垃圾场。对地图来说太蠢了。他的话里有一点不应该有的辛酸。听到“妻子”这个词时,他感到很沮丧。

 

杰基笑了。“这就是我们要去的原因。回到亚历山大……”她压低了声音。“瘟疫直到最近才流行起来。你说的对。我们有一个神奇的盾牌,它可以抵御疾病并不意味着它可以抵御成千上万饥饿的小马。当你用石头砸向魔法水晶的时候,它们往往会出问题。”

 

“是的,这很自私”杰基瘫倒在车的一侧。“不管怎么说,当他们狼吞虎咽地吃着我们剩下的食物,为残羹剩饭自相残杀的时候……我们就要被迫离开那里。”小马镇离北方很远,从来没有发展成大城市。“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地方。种植季节很短,不适合做生意……在这一切都过去的时候,那里是可以让你度过几百年时光的完美居住地。”

 

“几百年?

 

“哦,”杰基耸了耸肩。“嗯,是的。除非你染上瘟疫,否则你也能活那么久。陆马都是些顽固的小东西。”

 

“没有任何人……告诉过我……”现在天几乎全黑了,但在这种情况下,索尔还在继续开车。如果他能熬夜的话,很可能会一直开到深夜。“真希望我没有(译注:抛下那些难民)”

 

“是的,他们可能在想别的事情。也可能是在痛苦中死去。”

 

“不,”他颤抖。“当人们看起来不对劲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停下过。我会继续开车。大多数小马都非常害怕我的车,所以他们都躲开了。”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杰西说。“汽车太难保养了。只有HPI有这样的东西,他们根本不可能把这些东西送给小马们使用。”

 

发动机开始出现故障。他听出了声音,把车停在路边。“我要装一些木头,马上回来。”

 

索尔跳下车,急忙跑到后门,走向树林。有什么东西从车前发出沙沙声,但他在工作时没有理会,他用他陆马的力气踢断了几棵大树。

 

当他完成工作,他急忙回来,发现前门在他身后关上了。杰西正坐在座位上,用翅膀指着车的副驾驶座。“至少她没有试图在没有我的情况下把车开走。”他太累了,不想和她争论,也不想和她打架。他只是在前面走了一圈,然后爬上副驾驶座位。那里有许多毯子和枕头,是他它们放在那里。毕竟,这是他大多数晚上睡觉的地方。

 

“我想你会开车,”他说着,看了看她。“你至少说你叫‘杰西’而不是叫‘黑翅膀’之类的傻名字,所以我猜你是……

 

“是的,”杰基看上去有点紧张,她把一条腿放在金属杆上。汽车猛地向前一冲,发动机对突然的负载表示抗议。“就像骑自行车,对吧?你永远不会忘记怎么骑自行车。”

 

“只要你不害死我们。”索尔的一只蹄子放在他们座位之间的紧急制动器附近,随时准备猛拉。但杰西的第二次驾驶更成功,他们很快又上路了。“你到底活了多久了?

 

“七百年,”她毫无表情地回答。“大概活了那么久吧,如果你活那么久,事情到最后就会变得一团糟。作为一个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太记得具体的细节。不过,我过去常常骑自行车。”

 

“你在骗我,”他使劲摇头。“你看起来真年轻!你不可能超过三十岁。”

 

“我25岁了,”她回答,她的心情恢复了一些“我25岁已经很长时间了。我永远都是25岁,总比16岁强。”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又变得阴沉起来。“变成小马让你看起来像个小孩子,索尔。而且还不是夜猫子。你休息一下,我来开车。发动机出故障时,我就把木头放进桶里。你睡吧,明早我们就可以到了。”

 

“你能应付越野吗?很多时候我只在平地上开车。”索尔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实话,他累坏了。不仅因为天很黑,而且他一直在训练自己和太阳同步。他的努力就这样被粉碎了,真让人伤心。他希望自己能继续下去,即使只有死亡在亚历山大等着他。他已经走了这么远,改变方向似乎是一种耻辱。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是的。”杰西点点头,又把注意力集中在路上。“我慢慢来。没事的,孩子。”

 

索尔按下他座位旁边的按钮,座位就几乎放平了。他拉起一条毯子,盖住了身体。他怀疑自己睡不了多少觉,因为他们在这些凹凸不平的小路上颠簸摇晃得那么厉害。无论如何,他也得睡觉。“你认为我们会成功吗?这个……Ponytown ?

 

“是的,”杰基点点头。“肯定没问题。它将不再是你熟悉的那个世界。这可能是一个艰难的冬天。但你会成功活下去的。我们都会。”

 

“好。”索尔闭上眼睛。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相信这匹小马,但……他还能做什么呢?如果她能坚持几百年,他就能熬过这个夜晚。也许明天早上这匹小马会解释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I am the night !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