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Don't touch me ... I'm evil !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黑暗中的答案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0,832 字

publish于 2019-06-14 发表

pageview共 99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来自黑暗的答案(Answers Form the Dark 

妮可那天晚上没倒头就睡在床上,尽管她很想好好睡一觉。当她仔细查看房间时,她发现她简直是在一家昂贵的五星级豪华酒店里,而不是一个简陋的防空洞里。整个房间大概有二十英尺长,八英尺高,每一个角落都被充分利用了。小办公桌上方有一张床,还有一间带淋浴喷头的浴室,这些东西可以填满整个房间。

 

不仅仅是外表看起来很漂亮。这些东西可能是用水晶和奇怪的符文做成的,但它们确实有效。当她在坚硬的红色岩石地板上淋浴时,确实有热水从她头顶上倾泻而下。

 

妮可已经习惯了探险的艰辛;她一生都在做这件事。考虑到自从他们的小房子里的丙烷用完之后,她再也没有洗过热水澡,尽管……

 

事实上,她现在的房间看起来和她和丈夫合住的房子很像。以前有两张床,足够的空间让一个小家庭可以舒适地使用吊床。这可能是斯巴达式的建筑——大部分是混凝土结构,只有一点木头或水晶的细节——但如果灯亮了,有干净的水喝,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尽管头顶就是坟墓,尽管卡尔警告她说关于她是人类的真相不能被揭露,妮可还是睡得很好。她的疲倦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她甚至懒得脱下一直挂在浴室外面的那件朴素的(还有小马形状的!)浴袍。尽管外面没有动物的叫声,她睡觉时仍把猎刀放在身边的床垫上。卡尔也许把她从冻死的边缘救了出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信任他。

 

当早晨来临的时候,妮可醒来时发现她的房间外面有一扇金属门在砰砰作响。“吃早餐啦!你醒了吗,时间(Time 译注Advantage Time 的昵称)?

 

她呻吟着回应着,爬下楼梯,走到门口。她用一只蹄子理了理鬃毛,然后破门而入。“现在几点了?

 

外面有一匹小马,这是我见过的第三匹。她又高又苗条,一头亮粉色的鬃毛上有几道淡淡的条纹,身上的毛皮是橘黄色的。她也有一个记号,那是一个木勺,看上去像是在搅拌什么东西。最奇怪的是她身体两侧折叠着的翅膀是,羽毛和她的毛皮很相配,看起来很自然。

 

“我不知道。卡尔把你带回来已经18个小时了。我想你应该起床了。”她和妮可昨天遇到的那匹雄马只有一个共同点:她看起来很疲惫。她的一只眼睛看上去呆滞而不健康,在她的一侧脸上有几道深深的伤疤。它们似乎一直沿着她的脖子往下延伸,尽管很难看清。

 

“我真的睡了那么久吗?”她用蹄子使劲推门,但门没怎么往外荡。这些东西真的和它们看起来一样重。“不是吧……

 

“这比你想象的要简单。”小马把托盘举得离她更近了,妮可发现她在流口水。她甚至猜不出这匹小马怎么能像那样用一只蹄子让盘子和碗平衡而不洒出来。她似乎没有角,也没有任何发光或魔法的迹象。“你一生都受太阳的支配。太阳会把你叫醒……”她耸耸肩。“顺便说一句,我叫清晨微风(Breezy Morning)。你可以就叫我清晨。”

 

“很高兴见到你,早上好。”妮可想握手,但是……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于是她走开了。“如果你不介意我看起来像刚睡醒一样。”当她看到另一匹小马,真的看到她时,她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她什么也没穿。

 

“怎么了?”她挑了挑眉毛,走了进去,把放在储藏室靠墙的桌子拉开,把托盘放在上面。“燕麦片有异味吗?

 

“没有。”她打了个寒颤,轻快地走过她身边,跳上加了软垫的座位。尽管她有运动天赋,但完成这一步要比几个月前困难得多。谢天谢地,我找到了这个地方。如果我再往前走,我们可能会饿死的。“我只是不习惯……不穿衣服。”

 

“噢!”她笑了,但妮可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好久没有……大多数小马都不再这么早了。尤其是在这里——这里不冷,所以穿衣服没有任何意义。”

 

“哦。”她瞥了一眼自己的长袍,然后耸了耸肩,让它从背上滑下来。“呃。”她的碗旁边的托盘上有一把勺子。她不得不克制住把头伸进碗里的冲动,像狗一样舔着冒着热气的燕麦片。妮可已经好多年没吃得这么好了,这么长时间她甚至不记得燕麦片的味道是什么样的了。

 

如果是Breezy给她做的饭,她非常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当她咽下第一口食物时,妮可几乎能感觉到她的眼睛开始流泪。粥不太稀,放了恰到好处的红糖和肉桂。

 

另一匹小马似乎在她说话之前就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因为当她注视着妮可的时候,她骄傲地微笑着。“我妈妈的老食谱。我已经吃过了,你喜欢就好。”她耸了耸肩。“卡尔让我告诉你,他很抱歉要到晚上才回来,但他派我带你去参观博物馆,我会替他回答你所有的问题。”

 

妮可点了点头,甚至都懒得把嘴从勺子上移开。这是她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来保持足够的注意力让勺子漂浮。昨天,她从不相信奇迹。今天,可能要破例……

 

“你知道的东西足够回答我的问题吗?”她最终问道,上下打量着那匹长着翅膀的雌驹。“比如,如果我问你是什么,为什么有翅膀……

 

清晨笑了起来。“我会告诉你我是飞马,我们都有翅膀。”她用一只蹄子指着妮可的前额。“小马有三种基本类型。有角的叫独角兽,有翅膀的叫飞马,有力量的叫陆马。”

 

“这就说的通了。”她用勺子从碗底只能捞出一点点粥来,但她连几滴都不愿意放弃。“那么,老人到底去哪儿了?

 

“老马,”清晨纠正道。“我猜,可能是在城里捡垃圾。我们的补给品又不会自己增加。”她指了指碗,然后又从凳子上跳下来,坐她的后蹄上。“即使少数人也能很快吃完我们的储存。”

 

“那是多久?”妮可站了起来,她走到镜子前,把长袍留在了身后。她对自己穿的任何一件自制衣服都不感兴趣——除了脏得可怕之外,这些衣服又厚又笨重,是为了让她熬过冬天而做的。

 

清晨移开目光,摆弄着蹄子。“不是很多。”她没有详细说明,可怜的小马看起来很不高兴,妮可没有催她。

 

“好吧,好吧……”梳妆台前面有一把小木刷。她把鬃毛梳理了一下。“也许你能解释一下这里的一切是如何运作的。我看得出这里面有魔法,但是……

 

随着话题的改变,清晨的态度都变了。她又咧嘴一笑,走到梳妆台旁边。离得太近,妮可不小心用梳子碰到了她。“这里是很好的。跟这里的其他地方比起来简直是天堂。它存在了五十年,可能吗?水是从井里出来的,魔法是……”她耸耸肩。“这里面有块水晶,但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

 

“没有什么神秘的咒语,”妮可吟诵着,从地板上浮起她的鞍包,拉开拉链。她把书放在水池旁边的柜子上,清晨可以看到这本书上的奇怪符号。“我的意思是,呃……这并不重要,但……所有的魔法定律都在这里查到。我想它们是真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读到的咒语似乎起作用了……

 

“哦,好吧。”清晨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这本书。“自从事件之后,它们就没有变过。从那以后,大学里的小马一直在测试我们从艾奎斯蒂亚得到的东西,但到目前为止,很多都是真的。”

 

妮可把梳子放下。“你解释的……对我来说有点快。事件,Equestria……我能猜到那所大学是什么。”她皱起了眉头。“魔法对飞马的作用和对独角兽的作用一样吗?

 

“没有。”她脸红了,突然把目光移开。“不太一样吧。除了第一条定律,没有多少其他种族的小马曾试图用魔法打破它。”

 

没有多少。但是总是有例外。“第一个,那是……”她想了一会儿。没过多久,这本书就成了妮可几个月来唯一的小马相关知识来源。她把每一个字都研究了一遍,想把每一个字都弄懂。甚至暗示,所有东西都值得考虑。“所有的小马都得死,”她背诵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本书要印这样的东西?

 

天马转身向门口走去。她站在门口,盯着地面。“因为有些小马认为他们能打破定律。通常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死去。”

 

妮可打了个寒颤,但这并不是她首先想到的。她对这匹小马使用的奇怪词汇(她意识到,她自己的书也提到了这些词汇)非常好奇,但还有其他一些问题的答案更重要。

 

妮可几个月来一直想象着这一刻。不过,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地下的一个秘密洞穴里。她想象过大学的校长,或者市长的接见。和她说话的总是一个重要人物,尽管她身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现在那一刻到了,她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她再也忍受不了了。“大家都怎么了?”她指着屋顶问道。“我是说人类。城市,人民……我们输掉了与马类外星人的战争吗?是不是某个奇怪的上帝终于回来了,还是……

 

清晨摇了摇头,看了妮可一眼,沉默了下来。“我有一本书可以给你,里面有这些东西。既然我们站在人类成就博物馆里,我想我们不妨先参观一下,也许可以省下你的阅读时间。”

 

“当然,”她的声音停住了。“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的生活被毁了。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丈夫必须生病和死亡。我想……”她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在她一个月的艰难跋涉里,她并不是真的把它们完全忘记了。卡尔不在这里,没有人来安慰她。

 

清晨用翅膀抱住了她,勉强能让她感觉到。妮可不假思索地紧紧抓住她,感受着那柔软的羽毛。在独自生活了近6个月之后,一个拥抱甚至比食物还要有效的治愈伤痛。“当然,”。她用一只蹄子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让我们来给你答案。”

 

她看到了。卡尔和清晨的话证明人类是真的——他们参观了博物馆的另一半。大多数展品都是金属模型、马赛克和用正楷字母解释人类曾经是什么样子以及他们取得了什么成就妮可对这些并不十分感兴趣。没有照片,也没有其他可用的技术,尽管有一些用厚玻璃包着的手工艺品放在够不到的地方,而且它们看起来都很像人类曾经使用的东西。

 

妮可在第一个展览上就知道了她想要的答案,那是一个“献给未来一万年难民”的展览。她了解到她的种族即将面临死亡,以及一种将他们及时抛向未来的咒语。她了解了另一个世界,以及她产生的变化。

 

六个月前,当她在高速公路上开着车回到她的小房子里时,她不会相信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不幸的是,证据似乎与展品告诉她的故事相符。不可否认,她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时间逐渐抹去了她所熟悉的文明。每一个展品不能回答的问题,她的导游都能回答,就像解释一些早已广为人知的东西一样。

 

用这样压倒性的证据争辩是没有意义的。妮可把展览的每一部分都看了一遍,然后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尽管她很饿,但她没有吃晚饭,她一直在地板上发呆,这太过分了。

                              *      *       *

“很糟糕,不是吗?

 

妮可不知道说话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她的声音很近。使这个世界充满了灰色和糟糕的回忆。她看着德里克在她眼前慢慢腐烂,他的四肢肿胀着,变成了黑色。她把他埋在冻土里,尽可能地挖得深。直到足够深来阻止狼群挖出他。

 

“呃”。她在自言自语吗?这很难说。

 

“你不是唯一一个受苦的人。”她周围的灰色变成了棕色。她看到的不是雪,而是西部的一个小镇,矿工们被煤尘窒息而死,或者被锁在地下。记忆消逝得如此之快,她几乎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小马被困在隧道里,或者从空中失事的飞机上坠落。亲人被困在过去或未来,遥不可及。

 

“你经历了地狱,但至少你可以离开。”有什么东西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肚子。“你有这个。我们大多数人只是在闲逛。”

 

“其他人的情况更糟,对我来说并不容易。”

 

“没有。”她感到有翅膀围绕着她,尽管它们不是她先前看到的那种。翅膀是温暖的,似乎有皮肤而不是羽毛。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最近她周围发生了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她几乎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你并不孤单。整个人类都经历过像你这样的噩梦。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

 

“他们用火烧我们。”她回想起那个堆满烧焦骨头的坟墓。在梦中,这个令人作呕的场景似乎在她面前的空间里形成了,白色的骨头从棕色的土壤中露出来。“卡尔说他们在杀害像我这样的难民。为什么上帝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另一方显然不是一个人,这匹小马没有她那么高。“我们不能指望什么神奇的东西来救我们,妮可。”她把什么东西扔在她面前的地上。妮可认出那是清晨在博物馆里参观完送给她的书,封面上用鲜红色的字母写着“Read Me ”。

 

“埃奎斯蒂亚的计划以人们与家人分离告终,因为小马们认为我们无法同时回来。但小马最终会死,因为它们试图改变整个世界。”

 

妮可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不再昏昏欲睡。她前面那匹模糊的小马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她有着蓝色皮毛,披着冰蓝色的鬃毛,眼睛呈橙色。她有着蝙蝠的翅膀。小马居然也有这些。

 

书就在她面前的地上,就在小马扔书给她的地方。“什....什么?”她眨了眨眼睛,坐了起来。她全身僵硬,揉了揉眼睛,她真的睡着了。她抬头一看,门还是像她离开时一样关着。

 

“难道我在梦游。”她漫不经心地甩了甩尾巴。“自从我发现埃兹,我就一直在等着能轻松地回到这里。你昨晚太累了,根本没做什么梦。”她从她身边走过,向门口走去。她用嘴去开门,准备离开。

 

她不够快。妮可用魔法抓住了门把手,阻止她逃跑。“对不起。”她站起来,气得浑身发抖。她跺着蹄子,铁门嘎吱嘎吱地响着以示抗议。“世界是有规则的,该死!你们这些人不能管它叫魔法,以为这样就可以为所欲为!

 

长着蝙蝠翅膀的小马表情变得温和了下来。“对不起。”她坐在地上,把刘海从眼睛里吹了出来。这只小马又高又壮,这是那天早上所没有表现出来的。她也有相当多的伤疤——一只耳朵的一半不见了,一只翅膀的底部看起来像是被撕成了碎片。

 

和她今天遇到的另一匹母马一样,她也赤身裸体,不过她可爱的标记上有重叠的“wifi”标记。“你是对的。没有人改变规则,但是……我应该等到埃兹有时间睡觉的时候再来看你。再过几天肯定会的。不应该吓着你的。”她深吸了一口气,坐得更直了。“我叫杰西。”她耸了耸肩,一只翅膀抖动了一下,妮可在翅膀下面抓住了一个附在她身上的东西。即使在微弱的灯光中,也看不见匕首的鞘,这显然是剑刃。

 

她凝视着我。“我——

 

“妮可”。杰基没有让她说完。“我带你来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上帝知道我从你的噩梦中看到了什么。”

 

“是你在指导我?

 

“是的。”她亮出她的牙齿,有几颗很锋利。“就像《盗梦空间》。我必须帮你找到穿越整个大陆的路。”她又站了起来,看上去很自豪。“夜骐的能力就是造梦。”

 

“什么鬼”。她瘫倒在地,松开了对门的紧握。“你知道吗,好吧。我不在乎了,出去。”她用一条腿一瘸一拐地做了个手势,跌倒在地。“我玩完了”。

---------

时间流逝

 

妮可无法说出她周围发生了什么事,也无法说出她在那里待了多久。最后,她躺在床上,虽然她没有想去睡觉。

 

地底下没有昼夜循环,她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有时她起身上厕所,或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有时他们试着和她说话,有时却没有。她开始减肥,尽管她真的不应该减肥。但仅仅因为她知道她应该关心些什么,并不意味着她真的想减肥。

 

偶尔有人会叫她的名字,或者她会做一个特别生动的梦,几乎从她的记忆中浮现出来。这一切都没有持续下去,她发现自己又被无情地拉了下去。

 

时间本身就是一个梦,一个Nicole快要淹死在里面的梦。她的生命正在枯萎,或者如果她死了,这会有什么后果,这些都无关紧要。不重要了。压力,破碎的世界,承受这一切太累了。

 

她可能已经死了,甚至她也不知道。如果她是一个人,她可能已经死了。但是有小马——两只,总是两只——照顾着她。她没有死,虽然在某些方面她觉得如果她死了也许会更好。

 

“你得起床了。”她甚至不确定这个声音是否会跟随她一辈子,真的。也许在只是幻觉。“你比我想的要倔强。”

 

她没有争辩,因为那里当然没有人。她还是不同意,她觉得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一百万年来,我们生活在这个充满敌意的星球上经历了比你们更糟糕的灾难。”妮可感到自己在动,腿在柔软的毯子上抽搐着。光充满了她面前的世界,光来自发光的水晶。“你必须活下来。”

 

她现在真的能听到一个声音了,虽然她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她的声音,就像一个糟糕的自动调谐录音。

 

“我不想回去。”她与黑暗作斗争,希望黑暗再次把她带走。它拒绝了。“我不能回去。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适应它没什么难的,”对方回答。“醒醒。”

 

“醒醒!”她不再想象了,那声音是真实的。它也不是那么遥远,只有几英尺远。那声音虽然她不熟悉,但她认得出来。夜骐杰西站在她床边,轻轻地摇着她的肩膀。

 

妮可感到浑身无力,四肢和肌肉都僵硬了。她抽搐了一下,试图把一点生命注入肢体。

 

杰基不再摇晃她,眼睛睁得有点大。“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妮可?

 

她点点头,把毯子拉得高一点。“我觉得——”她的声音沙哑了,她觉得说出每个字都很痛苦。她有多久没说话了?

 

有什么东西穿过毯子碰到了她的一条腿,离人的手可能在的地方不远。“你真的能听到我们说话吗?”那声音有一种奇怪的抑扬顿挫,尽管现在她的语感更连贯了,她觉得自己能听出一点弦外之音。听起来好像清晨的声音是自动调谐的,不是任何生物所能发出的。

 

她旁边有两只小马。当然是杰西,尽管她以前没有在明亮的灯光下看到过她。杰基比她见过的任何一匹小马都高,而且她真的有蝙蝠翅膀。她的毛皮是柔和的蓝色,正如她所想象的那样。

 

另一匹小马就不一样了,它有闪亮的黑色皮毛,奇怪的昆虫眼睛,背上长着透明的翅膀。如果她没有说话,她甚至都猜不出那家伙的性别。如果她不是已经这么累了,她可能会感到害怕。

 

“我真的能听到你,”她说,声音很平淡。“你是谁?

 

这个奇怪的家伙把目光移开,把两条前腿叠在一起。“很多人”。

 

“到目前为止你遇到的每一个人,”杰基实事求是地解释道。“这是我的妻子,埃兹。她的……方法有点演员的味道。”

 

有什么东西从这个生物闪亮的黑色皮毛周围闪过,她的角给她留下了一丝魔法的印象。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她几乎看不清楚——小虫子的身体上长出了一层毛,翅膀长出了羽毛,腿上的洞都被填满了。

 

几秒钟的魔法之后,她的屁股上又出现了那个印记,她又变成了清晨微风。“看到了吗?如果我在同一匹马上待太久,我会感到有点无聊。”又是一道魔法的闪光,年迈的卡尔出现了,虽然看上去虚弱得多,但几乎和杰基一样高。声音也跟着变了,公马朝她咧嘴一笑。“我很有说服力,不是吗?

 

“是的。”她点了点头,侧着身子躺在床上。“我……”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提到她自己的“心理崩溃”似乎很难让人满意,即使那是真的。

 

“嗯……”雄马的形体又溶入了这只奇怪的昆虫,它的翅膀嗡嗡作响。“一段时间”。

 

“快两个星期了。”杰基指着墙上的钟解释说。它的刻度盘太小了,从这个距离看不见。“没有太阳和月亮,时间在地下会变得难以计算,但我们用它们来算出时间。”

 

妮可想起了她一直担心的事。惊慌攫住了她,她扯开毯子,看着自己的肚子。她看到肿胀消失,所以出生的迹象都消失了。

 

还好他们没有。她看起来更瘦了,但仍然足够丰满,她不可能失去小马驹。“感谢上帝”。

 

“你差点就完了。”杰基从桌子上拿了个东西放在嘴里,放在她旁边的床上。那是一盘厚厚的干果,堆得高高的。即使从远处,她也能闻到这是多么美妙的味道,甜美的香味几乎把她自己都叫醒了。“希望它没有持续太久,久到对小马驹造成严重伤害。我知道的知识还不够判断这些。不过多吃点准没错。”

 

她照做了,虽然吃的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多。她的五脏六腑似乎还因为受到虐待而生疼,尽管她很有食欲,但她发现自己只能吃一点点。“我想我面对事实有点困难……

 

“你不是第一个。”杰基听起来不像是在评判别人,尽管她看起来确实有点弱不济事。“很多难民都难以应对。怀孕也无济于事。是你来这儿之前的,还是……

 

妮可点了点头。“我结婚才几个月,但德里克和我真的很想……

 

“我很抱歉。”杰西没有追问细节。妮可怀疑这是因为她已经从梦中了解了他们,但她仍然很感激能有一个人相处。“我希望你要不介意,但是……我想我们最好不要再让你一个人呆着了。像你这样的小马你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可能...出事。”

 

她耸耸肩。“为什么……你们俩为什么这么在乎?”妮可看着他们之间奇怪的混凝土和水晶舱房,这是这个地方数百个相同房间中的一个。“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显然,这只虫子小马的真名是埃兹——点点头。“我们发现的其他小马只有侦探(Raiders)。”

 

“你也许不会太喜欢它们,”杰基保证说。“我用《辐射》中坏人的名字给他们命名是有原因的。也许没那么疯狂,但是外面真是他妈的噩梦。如果他们在埃兹之前找到你像你这样的小母马……”她哆嗦了一下。

 

“我会杀了他们的。”埃兹的声音低沉而危险,露出了牙齿。

 

妮可对他们俩都不理不睬。“谁……你以为你在叫谁小?”她扬起一侧眉毛。“你看上去并不比我老多少。”

 

她们都笑了。对埃兹来说,这声音是真实的,尽管奇怪地拉长和回响着。杰基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可能比你的年纪大一点。”

 

“比档案还要老几百年。”埃兹里又一次听起来很实事求是,没有生气。

 

杰基把一只蹄子轻轻地搭在她的肩上。“现在让你先把水果吃了。”

 

   ************

 

几年后……

 

“是的,我相信他会没事的。”“我向你保证杰基以前照顾过小马。大约一百万次。你回来时德里克会热切地等你的。”

 

Ezri没有用她的“真正的”形态,她从来没有在地表上用过。她们不常看到其他小马,但有时会看到。即使在更安全的时期,也就是所谓的“掠袭者”中最具敌意的人在严冬挨饿的时候,即使是普通的小马,在涉及到有关幻型灵的时候,似乎也渴望暴力。

 

相反,她变成了老独角兽,肩上还挂着一把旧木步枪。妮可也有,连同用来装她们物资的空鞍包。如果她们真的找到了。

 

尼科尔叹了口气,急忙追上她前面的“雄马”。妮可也尽量不去想那件事。她只能想象,作为一个可以变成任何年龄、性别、甚至任何形态的物种,是多么令人困惑。

 

太阳低垂在天空中,天空中闪烁着黎明来临时的黄色和鲜艳的蓝色。“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试过看起来像人类吗?

 

埃兹几乎没有回头,把步枪从肩上拿了起来。“哦,当然。”她握着枪耸了耸肩。当我的一个朋友问我能否这样做的时候,我这样做了几次。她领着路走在街上,低头看着每扇敞开的门和每条街的入口。“然而这非常困难。比当一条龙还难,比长得像一只狮鹫还要迷人……

 

“你能变成一条龙吗?”尼科尔发现自己的枪有点下垂,因为她想象埃兹里是一只黑色鳞片的龙——她书中描述的那种凶猛的爬行动物,只不过她的翅膀和腿上会有洞,而且会以适当的方式有些改变。

 

“这比我变成人容易多了。埃兹点点头。“我小时候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但是……它们现在都模糊了。人类不能生活在充满魔法的世界里。否则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件了。”

 

妮可翻了翻眼珠,但她没有机会作出一些机智的反驳。没有,因为就在那时她听到有小马出现了。在过去的几年里,她的新朋友们把她训练得很好,足以让她知道观察天空,倾听翅膀的声音,就像观察地面一样。

 

就在那儿,她看见那个新来的小马从很高的地方直向他们飞过来。“埃兹,看。”她首先注意到他,感到有点自豪。

 

她旁边的“老独角兽”眯着眼睛,举起来复枪朝着声音走去。“这双眼睛不像你那么年轻——那匹小马穿着盔甲吗?

 

她点了点头。“看起来是的。如果他还能飞,那一定很轻。”

 

“是的。埃兹匆忙地朝附近的一座建筑物做了个手势,她们一起走到一座摇摇欲坠的遮阳篷下。她解释时压低了她的声音。“我们不能在开阔的地方,在那里,一个熟练的飞马可以用闪电或强劲的风袭击我们。”

 

“好吧。尼科尔紧挨着那只年长的独角兽,又在脑海里回想着他们的故事。“簿记员”是她的父亲,他们一起捡垃圾。他们住在附近的森林里一个隐蔽的庇护所里,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左右了。“你会和他谈的,对吧?

 

“是的。埃兹里挺直身子,看着空中天马逼近,不再用枪瞄准他。尽管如此,她还是把它放得很近,离直接指向他只差一点。

 

当他走近时,妮可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这匹雄驹。他的身体是鲜红色的,身上有许多闪闪发光的银链(但没有翅膀)。他的一边有一个鞘,里面有一把薄薄的剑,剑柄看上去更适合嘴巴而不是手。他躯干两侧的盔甲上都刻着符号,但她认不出来。他的可爱标记是一种黑色的花,被一轮冉冉升起的月亮遮住了一半。也许是某种纹章?

 

他在大约50英尺高的空中停了下来,突然减速成一个盘旋的姿势,尼科尔感觉到空气的冲击,他向下俯冲,风沙沙作响地把周围的泥土和垃圾弄得沙沙作响。“那边的小马!”他用尼科尔在过去几年里向埃兹和杰奎琳学习的新语言向她们叫到。这有一点像英语但又不同,就像古英语和现代英语一样。

 

尼科尔一向擅长语言,所以她能毫不费力地听懂那匹雄驹在叫什么。“你们是会鞠躬的文明马儿,还是只接受自己权威的粗野小马?

 

当然,她知道这些话的意思并不意味着她知道如何回答。对她来说幸运的是,她和一位优秀的演员在一起。“簿记员”从大楼里走了几步,恭敬地低下头。他不仅使用了和雄驹相同的语言,而且不知何故,甚至他的口音也一样。“我女儿和我都是诚实的小马,我们和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都遇到了困难。你是谁?”

 

天马听到他的声音似乎放松了一点,又往下降了十英尺左右。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们的步枪,但他立刻把目光移开了。他一点也不害怕。这么近,很明显他穿着某种制服,链子上缠着错综复杂的布,下面垫着垫子。“很好,很好。”他低下头回应道。“我的名字是速飞(Quick Flight),伟大的西灵(Ætheling)军队的前锋。我和其他几个人被派到亚历山大的废墟中寻找可能幸存下来的小马。”

 

“好的,速飞。我的名字是簿记员(埃兹),这是冒险时间(妮可)。我不认为我们是亚历山大的公民,但是自从我们住在这里,这座城市就一直照顾着我们。”

 

“这是个好消息!”天马降落在他们对面,望着他们。他似乎没有看见簿记员,而是直直地盯着她看。“我的主人Ætheling请求并需要亚历山大的难民服从我们的法律。”

 

当她看到他时,她的感觉是不会错的。有多久没有人那样看着她了?她已埋葬丈夫多年。她发现自己也微微一笑。

 

“你为什么在这里?”埃兹问道,向尼科尔迈出了保护性的一步,尼科尔就在她前面一点儿。这给他的信号很清楚。“我很遗憾地告诉你,到现在为止,掠夺者已经洗劫了这座城市十几次了——亚历山大的珍宝都不见了。”

 

“不是所有的都没了。”他用一只翅膀指着他们的步枪,然后笑了。“我们不是来掠夺的。相反,我们是来自整个大陆的幸存者。我们当中有些人来自非洲大陆最遥远的地方。我们向西灵(Ætheling)献祭,他们也使我们远离瘟疫。所有旧的地方都有人来重建,Ætheling选择了这一个。”

 

他向四周指了指,指着慢慢倒塌的建筑物,布满瓦砾和杂草的街道。“是时候重建亚历山大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shittshy  夜骐

Don't touch me ... I'm evil !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