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Pony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爱情魔药

本章发表于 3 天前 • 0人收藏 • 26人看过 • 5,958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三章

爱情魔药

 

除了一口饮下药剂以外,理查德没考虑很长远的事情。她只知道她希望今晚如何结束,但过程的某些细节她还不是很清楚,另外她还知道她希望到明天早上就能交到个女朋友,这样她就可以向科迪炫耀了。只要能达到这些目的,其他事情对理查德来说都无关紧要。

 

有那么美好的几个小时,似乎她们今晚就要在此度过了。饭后,她和艾米打了几轮激光枪,艾米不像科迪和她打电游时一样对她的操作方式抱怨个没完,但她们没喝酒——艾米貌似知道个更好的地点。“你会爱上它的,”她一边这样说,一边领着理查德离开亚历山大的主路,钻进了一条小巷。理查德越走越紧张——不是说亚历山大的小马经常会在这种地方遇到危险。其实这座城市几乎都没有犯罪。但要是她真赶在这个最孤立无援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那就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

 

“别跟个小孩子似的!”看到她在目的地前踌躇不前,艾米嘲笑道。她们面前的这座谷仓就位于镇子边缘,外表看来已经荒废许久。这附近没有小马居住,所以不会有谁听到从中传出的喧哗声,也不会看到从房屋各处破洞中射出的炫目光芒。“这可不查年龄,而且这里的酒保我也认识。”

 

“我还以为只有商业街周末才营业呢,”理查德弱弱地说。“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她们绕到谷仓后,这里感觉不到内部的喧嚣,但确实有扇小门。走这扇门可比强闯破败的大门感觉正常多了。

 

“因为这是不合群的家伙们聚集的场所,”艾米垂着脑袋答道。“比如非小马种族居民,或者……和大家取向不同的家伙。”她从一侧轻轻蹭了蹭理查德,动作温柔又深情。之前她对艾米这类动作的感觉可没有如此强烈。“你原先恐怕不会喜欢这个地方,不过你现在也是个怪人了,所以这里也欢迎你。”她一把推开大门。

 

屋里看着可一点不像一个破旧的谷仓,当初建这个地方的家伙肯定为此费了不少力气。这里灯火辉煌,崭新的地板映着光彩,各处都一尘不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长时间没洗澡的雄驹的麝香味,各种物质燃烧所产生的烟雾笼罩着整栋建筑,震耳欲聋的音乐让理查德浑身震颤。那种事件前的迷幻鼓点她绝对不会自己主动欣赏,但在这样一个光影闪烁、人潮涌动的场所,也许这种音乐还不算太差。

 

艾米说的没错:有很多不是小马的物种就在此狂舞,其中有褪去了伪装的幻形灵,也有狮鹫。就是这里的小马也比普通小马古怪,比如艾米这样心思敏锐又理智、还有着不一样的性取向的小马。我可不是其中一员。在这个魔法之下我还是一只雄驹。我可一点都不怪。

 

她们挤到高大的吧台前。看到吧台后忙碌的身影,理查德震惊得张大了嘴——正是今天早些时候给她卖药的那只小马。不过亚历克斯现在只扎了半边辫子,另外半边鬃毛夸张地根根竖直——天知道用的是什么丧心病狂的发胶。她的服饰也和这里的所有小马一样夸张,衣服由杂乱而又绚丽的各色布料拼接而成,身体各处还破着几个大洞。

 

艾米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那你可就没这么漂亮了,而且也会变傻?牛都很傻。”

 

“算是吧。”理查德继续说道。“总之,我真的没考虑过当它……结束时,我该怎么办。”她坐起身,低头看向自己。她依然为她看到的景象而一阵反胃——但反应似乎不像昨晚那样强烈了。那毕竟是来自另一个人的恐惧,并不真的属于她。看来毒玩笑不会中途变卦,这算是件好事。

 

艾米缩回沙发上,靠在她身旁休息。昨晚钻进她怀里时,理查德还有点醉醺醺的,其实感触并不深……但她现在意识到被其他人搂在怀中有多么美妙了。艾米比她高大,也比她强壮,也许与她共处一夜并不够。“我有个建议。”

 

对变形的恐惧立刻如一根尖钉般钉入她的胸膛,但艾米已经拴住了她的全身。

 

“如果我一直这样……”理查德慢慢开口。“大家就会知道的。他们一定会以为我是个怪胎!要么就是我疯了……

 

艾米满不在乎地耸耸肩:“为了爱情,人们都会做出疯狂的事情来的。”

 

“那你能不能这样呢?”她钻出艾米的怀抱站起身,开始在沙发前焦躁地来回踱步——那杯咖啡貌似比平常还强劲。“阴天可不管你干些什么。你现在其实都不住在家里了,她肯定不在乎你变没变成个……”她僵在原地,声音越来越小,低头盯着自己的蹄子。“噢。”

 

艾米笑着望向她:“是啊,那对我们可没什么好处,对吧?除非你突然对雄驹感兴趣了。如果它……有用,我也会这样做,但我可不能保证毒玩笑一定会产生我们想要的效果。”

 

她连忙摇头,结结巴巴地说:“不不不不不,算了算了。我只是……不知道那会是种什么感觉,就像我妈那样的。”

 

艾米又轻声笑道:“别问我。我也问过亚历克斯同样的问题,而她却说她解释不清。我觉得她们这些家伙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在自欺欺人,具体是在自欺,还是在欺人,那我可就不知道了。”她听着像是在开玩笑,但声音中却饱含苦涩。

 

“但要是我真打算一直这样……父亲大概只会觉得我疯了,但我妈……她会杀了我,会亲蹄把我撕成碎片,再把我的眼珠子挖出来……之类之类的。”

 

“她不会的,”她反驳道。“莫里亚本性没那么坏。她只是……经历了比大多数小马都更痛苦的过去。再说了……毒玩笑对你都起效了不是吗?那直接给她也弄点不就好了!她的丈夫也许会有点愤慨,但说不定他根本就注意不到,他的怒火兴许都出不了学校。”

 

“她试过了,”理查德说。“没用。而且就算她不会杀了我吧……她也很可能会把我赶出家门。”

 

“那你可以搬到我这里来啊!”艾米指了指她们所处的这间公寓,提议道。“我是说,我知道这地方不大,但这里的租金也不多啊,我们负责维护这一层的其他空房间就能把租金挣来。要是你能来帮我,干这些活就只需要一半的时间了!你如此擅长魔法,说不定用时还会更短些呢。”

 

理查德红着脸扭过头去:“也许我真会……这样如何:我们假装这只是一场意外,但……不向他们寻求解药。说不定这办法有用。”

 

“好啊!”艾米惊喜若狂。她随后缩了缩脖子,低下了头。“可怜的科迪,他的心恐怕都要碎了。”

 

“那是你朋友圈里的问题,”理查德窃笑道。她可是相当期待把昨晚的故事告诉科迪,绝对会慢条斯理、眉飞色舞、一五一十地讲述每一个细节。这一次,可是我赢了。

 

“别这么说。”艾米用半边翅膀猛推了她一把。“别又变回原来的那个理查德了,你可得对他友善些。”

 

“嗯……”她抬起头佯装思索。“好吧,好吧,我会对他好些的。不过作为交换,你得和我一起去冲个澡。”

 

这次陷入长考的换成了艾米。她随后耸耸肩:“为什么不——”理查德就趁机吻上了她的唇。她大概已经意识到之后要干些什么了。

 

 

 

* * *

 

 

 

和平时一样,她们在科迪从电厂下班后与他共进午餐。科迪是他们中唯一有“正式”职业的小马,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活动费用通常都是他来付——好吧,平时他只负责给艾米买饭,但这次他在他们平时常吃的奶昔和汉堡之外还带来了一大盒干草条,一次性解决了他们三个的吃饭问题。

 

理查德刚睡醒的时候并不饿,但她现在可是饿坏了,于是她毫不客气地把餐盘飘到嘴边,低下头,像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头牛一样大嚼特嚼起来。

 

“看来你们两个晚上玩得挺累啊,”科迪独自坐在桌对面说道。“艾米,你把她怎么了?”

 

“你恐怕不想知道,”艾米的表情纹丝未变。

 

虽然尴尬立刻如洪水般向她涌来,看到科迪的表情,她还是感觉这几乎值回了票价。她有时候是挺粗枝大叶的,但她不是乔,她知道艾米在暗示些什么。

 

但难道我期待的还是别的什么事情吗?我根本不用为此尴尬啊。

 

“好吧,呃……”他大口吸了一口奶昔。“挺好的,对你们两个都是。我想这大概就是说你们……”他两只前蹄碰了碰。“是一对了?”

 

“没错。”理查德塞了一嘴食物,没办法赶在艾米之前回答。“是这样,我和查德是……在一起了。她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我觉得她应该也是?”

 

“是。”她终于嚼完了,在椅子上坐直身体。“我也是初恋。”

 

“亚历山大她绝逼不可能相信这种事,”漫长的沉默过后,他终于开口。“在所有人当中……我尤其不相信会是你,理查德。别理解错了,我也为你们两个感到高兴,但……

 

“提都别提。”理查德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不知道我还打算像这样保持多久,但艾米说服了我——我是应该尝试一段时间。在一切结束之前,我可不希望你做出哪怕一点和过去不一样的举动。”

 

“你确定?”科迪抬起眉头,伸出一只蹄子。“那你还欠我三块钱午餐钱。”

 

“这个除外,”她指正道。“我大度地允许你像一名绅士一样为我买单。但除此以外,你不要和以前有什么差别。”

 

科迪翻了个白眼,而艾米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理查德闻声扭过头来注视着她。她们四目相对的一刻,时间仿佛静止。她企图用逻辑解释这种感觉——但虽然似乎心有灵犀,但她们之间确实没藏着什么心灵感应魔法。

 

“那好吧,我还给你拿来了这个。”科迪转过身去,把鼻尖探进鞍包取出一小沓纸摆到桌子上。它大概有二十页,打印在事件之前生产的纸上,纸张已经泛黄。“是我从我妈妈那里弄来的。这是她早期的日记,这部分说的就是…………说的就是你正经历的事情。她觉得它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

 

“噢,谢了。”虽然理查德其实根本不想拆开它看,她还是把它飘了过来。飘到一半,她就僵住了,把这一沓纸悬在空中:“等等,你告诉亚历克斯了?”

 

艾米又用翅膀猛推了她一下:“小傻瓜,我们昨晚已经见过她了。她当然知道啊。”

 

科迪站起身,语气有些古怪——其中蕴藏的情绪理查德在他身上从没见过。她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无论科迪内心怎么想,至少他很明显是打算离开了:“你不用担心我的母亲,理查德。你该担心的是你的。”

 

他离开了。

 

理查德和艾米随后气氛尴尬地默默用餐,不过吃饭的基本上是理查德。艾米貌似没什么胃口。

 

“他说的对,”长久之后,艾米率先开口。“你回家之后……你对此有什么准备吗?”

 

“没有。”她先是摇摇头,随后笑道。“不用担心,我想通了:我不回家就好了。科迪可以帮我把笔记本电脑拿来……其他东西我都不怎么在乎,然后我就会像你说的那样和你住在一起。你这里有我所需要的一切……我还可以继续上学,帮你收拾屋子……

 

“真的?”艾米的表情简直就像圣诞节提前到来了一样。“你真打算这么干?”

 

“那当然。”

 

随后,一切顺理成章。理查德让科迪把她的一些物件拿了过来——不只有那台笔记本电脑,但也没比那多多少。艾米的廉价公寓就位于大学对面的街道处,所以她用不着走太远就能去上学。确实,这个公寓不像她父母的豪宅那样设备齐全,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浴室,但这在她看来绝对不是个缺点。

 

除了她们一起做的某事以外,与艾米同居的生活和过去住在家里没什么不同。艾米和莫里亚都对人类的各种事情非常痴迷,经常对此喋喋不休。她们两个最大的区别是艾米并不希望自己成为其中一员,而是只喜欢通过阅读来了解他们。

 

这是个至关重要的区别。

 

理查德随后与艾米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三天。然后,莫里亚发现了真相。

 

她并没有直接闯进艾米的公寓——要是这样,事情倒还简单了。说不定这样她就能逃脱,说不定这样结局就会有所不同。

 

但查德当时并不在公寓,而是在商店里替艾米购买晚餐的原材料(虽然她现在是一只雌驹,但这并不意味着查德对她的伴侣就没有各方面要求了)。此时镇子里几乎所有小马都听说了她的事情。她并没有改变生活习惯,还坐在学校的同一个座位上、和同一群小马相处,所以这只是时间问题。

 

莫里亚把她堵在了商店深处的冰柜区里,这里除了她们以外再没有一只小马——商店关门前几分钟很少会有谁来购物。理查德本来也打算放学后就立刻赶来的,但她当时太累了,脑子里也在想着别的事情,所以她没来得及。

 

灯光骤然熄灭——好吧,只是这片区域的灯光熄灭了——莫里亚沿着唯一可以用来逃脱的小路慢慢走来,她的断角在假角的遮掩下光芒大作。

 

“晚上好啊,理查德。”她的语气冰冷彻骨。“我们得谈谈。”

 

“叫查德就好,”她一边后退躲避她逐渐逼来的母亲,一边小声说道。“我……艾米建议我平时只叫查德就好。”

 

“有趣,”她说。“很有趣。”她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怒火,冰冷的神情查德前所未见,但除此之外她面无表情。“你真觉得我会允许你做这种事情吗?”

 

“我没……”她开始辩解。“我没打算干什么。我只是想和她试着过几周……

 

“是啊,没错。”她开口道。“儿子,你被控制了。小马魔法都是些骗人的把戏,而你也不是第一个被毒玩笑愚弄的家伙了:原先有个女人变成了一条鲨鱼……然后她逃跑了,在我们治疗她之前就逃进了海里。就大家所知,她现在还在那,作为一只怪物继续生活下去,就和你一样。”

 

查德的屁股已经贴到了冰冷的冰柜上。店主去哪了?难道仓储(Stockroom)没发现灯灭了吗?查德本想大声呼喊求助,但她最后还是忍住了。莫里亚非常强大,就和她的丈夫一样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独角兽。就算没有假角,她对魔法的了解也足以让她镇压一片街区。几只傻乎乎的陆马怎么可能阻止得了她?

 

莫里亚从鞍包里飘出一个瓶子。查德立刻认出了它:正是她买来让她恢复正常的解药,当时她还打算只像这样过上一晚呢。她用魔法拔下瓶塞。“儿子,我这是在救你。”她说。“那些马型怪物对我做的混账事无药可救。只有乔瑟夫知道该怎么做,而他绝不会教我。但你?我还能救下你。”她越走越近。

 

查德奋力想把瓶子推开,但她的魔力在她面前根本不堪一击。莫里亚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驱散了。

 

“我不喝!”她大声抗议,激烈反抗。这么大的声音肯定有谁能听见,必须能听见!“你逼不了我!”

 

“这种解药有个很有趣的特点。”自莫里亚走进商店以来,她的脸上首次出现了真正的表情:微笑——查德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恐怖的表情。“我用不着逼你喝。”她把瓶子往旁边一个货架上猛力一撞,力道大得整个瓶口都撞碎了。她随后把剩余部分甩了过来,直接把它泼到了查德身上。

 

她被棕色的黏浆浸透全身,立刻察觉到一种她不认识的魔力开始生效。

 

“我也怪不得你,”莫里亚最后说。“你至少还多想了一步,给自己买了这东西。”她把空瓶子在地上摔个粉碎。“所以你当时很显然并不打算犯下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我还是个少年时也抽过烟,所以我也不会因你以身试法而责备你,总之等它的影响彻底消退之后你就会感谢我了。另外,考虑到你的这些朋友居然会让你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来,恐怕你该考虑考虑交些真正的朋友了。”一阵闪光后,她消失了。

 

查德立刻起身飞奔,冲出商店大门,用最快速度跳进湖里。也许只要她能把它洗掉……但她没来得及。一小时后,魔法就被彻底逆转。我也不可能再靠这种药水了……我不再因此恐惧,它不会再有效了。

 

理查德独自一人在湖面上起起伏伏,痛声哭泣,一直哭到天色最终彻底黯淡下来。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I am the night !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