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Pony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初恋滋味

本章发表于 3 天前 • 0人收藏 • 35人看过 • 4,782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翻译:活水不流

注意:此处译者为活水不流,我因为翻译的到一半发现以前看过所以就转了一下。

 

2. 初恋滋味

 

 

译者注:本篇是《番外:睡前故事》中第二篇The dare和第三篇First Date两章的合并,故事的发生时间应该在纪元二十几年。阅读前请注意节操余额。

 

 

 

“所以,你该意识到这是个坏主意了吧,”亚历克斯相当气恼。“简直,简直就是有史以来最蠢的主意。”

 

 

理查德一生中都能听到小马们谈论亚历克斯,说什么她作为市长时是如何如何一个重要人物。结果他现在却看到她就站在药店柜台后,体型比他还小,看起来也比他还年轻。他对此实在有点难以置信,但不管怎么说,在医院药房里当差的就是她,因此如果不取得她的同意,他绝无可能买到他想要的东西。

 

理查德再次把这叠塑料点券推到她面前——这些钱对他这个年纪来说已经是相当大的一笔财富了。他为此费尽千辛万苦,但如果这样就能让科迪那张得意的臭脸换个表情……他愿意付这笔代价。“我要毒玩笑的解药。我知道你这里种着那种植物,因此你的冰箱里也一直保存着它的解药。我要买一份。”

 

“我都不知道你是从哪弄来那玩意的……”亚历克斯嘟嘟囔囔。“但它真不是你该闹着玩的东西。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谁因此丧命,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会成为例外。”

 

“你就说你卖不卖吧?”理查德不耐烦地问道。“我们都知道要是真出了问题,镇子会直接把解药给我,但我有责任心,可不会等着他们来擦屁股。”他指了指桌上的钱。“我会安全使用它的,总之现在把解药给我。”亚历克斯哼了一声,甩甩尾巴转过身去,而理查德就光明正大地盯着她的身后,欣赏着这样一只早已加入天体浪潮的陆马的风姿。

 

不过他感兴趣的那只小马今晚绝对会穿衣服。艾米总是要遵守那些蠢人类过时的风俗,烦死了。

 

亚历克斯用瓶子从一个半透明塑料容器里取了几盎司棕色的液体,然后把它摆到柜台对面。她随后从柜台下叼出扫描仪,用它逐一检查他的点券,把其中一半丢进盒子,剩下一半还给了他。“混沌魔法可不是开玩笑的,”她最后说。“就算是,那它拿来开玩笑的也会是你的安全,绝不会如你所愿。无论你手头有什么东西,你都应该把它们烧干净。”

 

“多谢,”理查德一边说着,一边把药剂瓶和找回的点券飘回鞍包。“再见。”

 

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可比和亚历克斯闲聊重要多了。

 

他回到家,科迪——他最好的朋友已经在他家中等候了。这只年轻雄驹得意洋洋地看着他走进门,仿佛这在他预料之中一样开口说道:“她把你说得哑口无言了,对吧?看这架势,听到你的计划她不光没帮忙,还嘲笑了你一顿是吧?”

 

理查德快步从他身旁走过,闯进他大门敞开的卧室,艾米早年为他挑选的衣服就在这间屋子里。不过虽说当初是她选的,她恐怕也没想过他真的会穿上它们。他书桌上摆放着一台外观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它的塑料外壳已经因多年日晒而微微泛黄。他出门时忘了关机,因此它现在还在闪个不停,屏幕各处还因为像素点失效有几处不规则的黑斑,不过对一台青年小马所能拥有的电脑来说,它的机况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电脑旁摆着另一个同样老旧的玻璃瓶子,里面盛满了深蓝色的药水。

 

科迪跟在理查德身后走进房间。他没有作声,而是直接从包里飘出解药,把它摆在这瓶药水旁。

 

科迪目瞪口呆:“不可能。她真的……你到底对她说了什么花言巧语才让她把这给你的啊?”

 

“我是直接买来的,”理查德实话实说。他摆出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表情,稳稳飘起那瓶蓝色的药水,但虽然脸上毫无惧色,他的内心却已经被恐惧淹没了:他是读过很多关于这种药水的书籍,但它具体会对他产生什么效果,他也不能保证。它让他发生的改变很可能不是他想要的那种。不,不是我,是艾米想要的。只是因为他对那种想法极度恐惧,他才如此肯定它一定会如他所想。

 

“你真要这么做?”科迪在门口一屁股坐下,愤愤不平地瞪着他。“我觉得你根本没认真考虑过整件事。万一它真有效呢?”

 

“那我就有个女朋友了,而你就没有了。”

 

“好吧好吧,”科迪咕哝一声,理查德都能察觉到他声音中的沮丧与恐惧。他的这位朋友可没勇气做理查德要做的事情,是他和艾米青梅竹马、一往情深,结果他现在却不敢为此付点代价,那今晚把那只雌驹搞到手的就只能是理查德而不是科迪了。他是时候赢一次了。“但要是她真喜欢上你了呢?”

 

“那我就更会有个女朋友了,”理查德面露得意之色,再度开口答道。“怎么?”

 

“你个蠢货,你还真打算以后都变成那样吗?”他讥讽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拒绝啊?那是因为如果我们必须改变自己才能赢得一段感情,那就说明我们对彼此都不合适!你想要的是真正喜欢你的人,而不是仅仅喜欢你变成的什么东西。除非你打算永远变成那个样子。”

 

理查德为之一顿。他为这个他计划中没考虑到的漏洞思索片刻,随后耸耸肩,将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它的味道就和花一样古怪,不过这也正常:通常只有陆马才更喜欢吃花,而且虽然它为增强药效进行过煮制和萃取,毒玩笑本也只是一种花。不过除了古怪的味道以外,他起初并没有别的什么感觉。“你就看看我究竟会作何决定吧。”他放下空空如也的瓶子。“我们的父母原先还都是两条腿的怪物。他们都能适应变成小马的生活,那变成雌驹我大概也能适应。”话虽这么说,但这的确不是他的真实感受——他其实都在因这个想法而作呕。他这一生中做出的无数决定没有哪个比这更恐怖、比这更让他丢脸了。

 

理查德这一辈子都能听到他的母亲不停抱怨,说变成雌驹有多么恐怖(不过只有她以为他不在附近时,她才会这样说)。她的这些恐惧不断灌入他的双耳,最终也内化为了他自己的恐惧,而他现在就要借这种恐惧让魔法起效,这样他就能得到科迪得不到的东西了。今晚赢的必定是他。

 

“随你便吧。”科迪扭头就走,动作简直和一小时前他的母亲一模一样。“今晚我会到商业街去见艾米,顺便一起等你。要是你到九点钟还不来,我们就会放下所有事情,来看看你是不是变成条鱼渴死在屋里了,或者……”他瞟了一眼药剂瓶。“管它对你做了些什么。”

 

“几小时后见!”理查德在他身后高声喊道。“你的梦中情马今晚就要和我约会了!”

 

 

 

* * *

 

 

 

灯红酒绿的街道中,理查德总觉得有谁在注视着她。这应该只是她的幻觉——她有着和以前一样普普通通的蓝鬃毛和黄皮毛,每一步都战战兢兢,身上的短裙也只能算勉强合身,不应该有谁会多看她两眼。但就算大家都没对她抱有过多关注,理查德还是敢发誓这里过会儿绝对会有至少两双眼睛看到她,这让她几乎无法集中精神。好吧,也许这并不是她难以集中精神的唯一原因。

 

无可否认、无处可逃,一切都在提醒她她现在与过去有着天壤之别。就算无视她两腿间古怪的空虚感,就算无视她身上从未接触过的布料,就算无视她与之前不同的步伐,她眼中的一切现在也变大了许多,整个世界似乎都变高了一尺。理查德不仅变矮了,她还变得柔弱,举止也比以往文雅了许多。这一切正是她内心中最深的恐惧,正是她为得科迪所不能得而必须付出的代价。

 

这条商业街从来都是亚历山大的年轻小马夜里最喜欢的去处——主要是因为大家都会来这里。它不仅在街后有个游戏厅,里面有事件之前的那种激光枪战仿真枪,虽然设备都有些老旧却仍然能让人玩得畅快——它还有酒吧、餐馆和舞台。无论她妈妈怎么想,她来这通常都会喝点酒。要是我妈知道我干出了这种事情,她会怎么想?莫里亚很容易大发雷霆,而她对这种魔法的嗅觉尤为敏锐。要是她了解到实情,她会干出什么来她连想都不敢想。但她不会知道的,我明天早上就变回去。

 

她的朋友就在酒吧的老位置等着她。他们面前的桌子上堆满了集换式卡牌,上面画着曾经那个世界的人们想象出的各种花花绿绿的怪物。这种人类的游戏相当无聊,理查德从来没学过,而她现在也不可能想玩这种东西。

 

科迪率先认出了她,她因此看到了她最期待的场景:他的下巴几乎砸到了地上,两颗眼珠子以一种她从没见过的方式瞪出眼眶。他迅速把嘴埋进了饮料杯,再没抬起头来。他的怪异举动让艾米转过头,拨去挡在眼前的鬃毛,抬头看向站在几步之外的理查德。她的反应和刚刚的科迪一模一样,只是表情更加夸张。

 

“所以,呃……我是对的,”无需自我介绍,理查德直接拖过一个坐垫坐下。“效果就和我说过的一样。”她满怀期待,微笑着看向艾米。“这就意味着你该答应和我约会了,对吧?”

 

艾米瞪大了眼睛拉过理查德的一只前蹄,把它翻过来反复检查,沉默了好几秒钟才激动地噙着眼泪答道:“对……对,查德,当然可以,我答应。”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漂亮!”理查德高呼一声,引得附近几桌的小马都转过头来看向他们。和之前一样,他们的目光似乎也更多落在她的身上。变成雌驹不应该有这么怪的,半数人口生下来就是这样啊。为什么他们总盯着我?

 

“抱歉,科迪,”艾米同情地望向桌对面。“他做到了。有言道‘一诺千金’,对吧?我们可以……明天早上再和你说说我们都做了什么,怎么样?”

 

科迪站起身,用一只蹄子把他的卡牌都拢到鞍包里,然后把包半挎在背上:“我决不食言,艾米。只是……只是要想想我和你说过的话,好吗?”他停下口,向理查德怒目以对。“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这主意烂透了。”他走开了。

 

理查德不自在地扭扭身子,尽力在科迪留下的空座位上坐好:“那,呃……你吃了吗?我知道约会通常都是以吃饭开始——小马们都会先找一家好餐馆大吃一顿,要不然就是在约会结束的时候。”

 

“听着不错,”艾米还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眼神简直和其他盯着她的小马一样,但更为专注。“现在还有几家店没关门。你打算去哪?”

 

“你想去哪我就去哪,”她觉得这就是最合适的回答。大多数雄驹对女朋友都会这样说,这她很确定。

 

“那就在这吧。”艾米终于移开视线,开始用一只翅膀把她的卡牌扫到一旁。“走路浪费时间……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真的做到了。”她甩甩头,指着她说:“你的声音变了、气味变了、给人的感觉也变了……仅仅因为这样我会让你带我出门约会,你就愿意做出这些牺牲?这可真是……别人为我做过的最甜蜜的事情了。”

 

理查德轻声微笑,举起一只蹄子招呼服务员。此次约会的开场正如她想象中一样美好。“是啊,大概我就是这么贴心吧,”她说,“额……你也很贴心,但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和雄驹约会。你可不想要男朋友。”她缩了缩脖子,突然很希望她能把她刚才说的话收回去。独自一人坐在离艾米只有咫尺之遥的地方,她是真的有点紧张。要是她以为变形之后她对雌驹的感觉也会有所改变,那她可是大错特错了:她的朋友还是和她记忆中一样迷人,既高大又苗条,翅膀整洁而柔软,让她情不自禁地想埋入其中。

 

艾米好像根本没注意到她失神的表情:“对一个诅咒来说,它的结果可真是相当不错,你这身衣服也……很得体。真高兴有谁矮得能挤到它里面。”

 

这家店其实没有服务员,只有店长自己在厨房和餐厅间来回奔波。她最后终于注意到了理查德的存在,连忙带着菜单赶了过来,点餐时她的视线就没离开过理查德,这让她也紧张地与之对视。她都怀疑她是不是认出了她,但她最后只是带着点好的菜单离开,把她们两个留在原地。

 

“我不算矮,”理查德最后把两条前腿盘在桌子上说道。“这只是因为独角兽不是傻大个。我们都有着高贵的血统。”

 

艾米大笑:“这词可不是你从你妈妈那学来的。”

 

“当然不是。每只小马都知道她说起人类和小马之类的事情时就该捂住耳朵——这我也能理解:要是我也顶着一根断角回来,那我可能也会发疯,至少我知道我爸肯定会。”

 

就这样,她们继续闲聊。不出几分钟,艾米就彻底放松了下来,全程愈发出神地凝视着理查德的面庞。这可真让理查德惊喜异常。

 

晚餐很快结束,是时候干点别的事情了。理查德知道她的这场约会绝对会非同凡响。

 

 

 

* *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I am the night !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