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凛冬国度的崛起》

第五章:恐惧

本章发表于 4 天前 • 0人收藏 • 14人看过 • 4,266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冷风渐渐刮了起来,吹散了云雾,在树林里没有树叶的枝丫间擦出呜呜的呼啸声。雪影低头奋力飞奔着,踏过冷谷河,蹄子在水面上溅起了水花,全然不顾自己已经踏入了森林最幽暗的地方。

他发疯似的穿过树丛,树枝荆棘的倒刺划进皮肤的剧痛没让他清醒半分,脑海中已经没有什么清晰的想法。只想着也许点亮那个灯塔就是这一切就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他感觉每踏入一步都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前方才是他的家,而甩在身后的只不过是个噩梦。好像只要穿过这片森林,他就会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没有灾难发生过的世界里,一个家人可以生活在一起的地方。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和幻觉里,他奇迹的奔跑了很久很久,直到终于被什么东西绊倒,滚下了一段斜坡,重重的撞在了一棵大树上,而在这他抱着那本书居然就这样抱着书抽泣着睡着了。

雪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做,说出那些话根本不是他所期望的,伤害母亲?不,这与他想做的相反,说实在的父亲在他的印象里除了妈妈的描述,在他来看也只是传说里的一个英雄,一个妈妈口中他不能触及到的榜样。爱?他并不认得父亲,他们甚至从没见过面,在十几年里母亲才是那个一直陪着他长大的马,这一生的追逐中他没遇到过多少其他的朋友,亲人,他或许见过星璇几次面,在他所想那也只是个怪老头子而已,他了不起的妈妈才是真正的亲人,在他心里没有比她更特别的马了。从他记事起妈妈就一直在照顾他和忙着那些难懂的工作中周旋,而她处理的很好,她从来没让他觉得自己少了父亲,他就比其他孩子少得到任何一分的爱。而说道他自己,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只希望给妈妈最好的一切,他还记得,那年的迎春日,他脏兮兮的从树林花丛中回来,送给母亲最接近故国的一簇花朵,妈妈非常高兴,还为他做了一个花环,他发誓从来没见妈妈这样开心的笑过,她说雪影这样像极了他的爸爸,而他也记得就那天深夜里醒来,发现母亲抱着那本书,看着睡着的雪影,她哭的那么可怜,他都不知道母亲可曾这样伤心过。年幼的他知道的是,也许爸爸不回来,妈妈永远也不会开心下去……,也许从那时起,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能回来,或者说……“我只是希望你开心”……母亲这句话在雪影脑海里出现,如同在迎春日林间回响的歌一样亲切,在他送给妈妈花朵时,在他第一用出闪闪魔法时,得到爸爸的马鞍袋高兴的跳着转圈时,妈妈的笑容,原来一直伴着他成长着,“我只是”“希望”“你” 开心”,回忆里的只言片语凑成了答案,我们原来一直非常开心吗?雪影在梦中问自己,也许爸爸真的回不来了。  

也许,我也一样能让妈妈开心起来啊,我已经变成了像爸爸一样坚强的马了,妈妈说的对,不管在哪里,我们都会在彼此身边啊!雪影心里想,也许坎特拉没有那么坏,也许我和妈妈可以把那些花栽进城堡花园,也许我们可以交到更多朋友,而不是像这里,我该回去,跟妈妈道歉,我不该说那些话的,我……只是想她开心。

我该回去!”雪影猛地坐了起来,兴致高昂的他马上被四周黑的恐怖的景色吓得心都差点冻上,如果不是面前的那本书上的石头不断发着光(这也从来没发生过)他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睁开眼睛了,“糟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走了多远,而这里又是哪。他记得,自己是滚下来的,所以他照亮四周,寻找更高的地方。“怎么?”他惊讶的发现,不远处居然有一处挺长的阶梯,“这里怎么会有……”他沿着被藤蔓遮盖的阶梯爬上去却看到了更让他吃惊的景象,这四周都是破旧的建筑,如果没猜错,这些残垣断壁就是当年被舍弃的“故国”!他小心翼翼搜索着,企图找到出口。终于他来到一处稍微空旷点的地方,每走一步,书上的石头都愈加闪耀,而且奇怪的是在这个季节这个时间(他推测自己应该至少在这呆了几个小时)天色应该早已经暗下来了,即使已经到了春天夜晚气温还是可以变得很冰冷,而这里似乎非常温暖。可能是因为树冠的遮盖,他抬起头企图看清头上的景象,光线向上照亮的一瞬间他便后悔了,整个穹顶充斥着绿色的怪卵,被光线照射之后它们居然自己发出了绿色的光芒。随着这光芒逐渐蔓延至四周,在他背后一阵毛骨悚然的动静让他慢慢转过了头,那是一颗半透明的巨大的怪东西,周围纠缠着绿色藤蔓,而中心,居然随着他胸前书上的石子的闪动,也渐渐的发出了更亮绿色的光芒,一个阴影从这其中显露出来,那似乎是一只马的骨架,又或者是某种纤细的形似马的生物,他甚至能看到那些透明的血管,它看起来比起普通马来说要大的很,而随着光芒变亮,他开始能看清那些尖牙,那犄角,和最后那突然睁开的发着惨淡绿光的眼睛!

   雪影已经叫不出来了,巨大的恐慌让他浑身发软每一根毛发都树立了起来,本能驱使下他还是拔腿没命的跑了起来,不管是什么方向。沿路他用魔法砸开了任何挡住他的东西并且企图用闪烁传送魔法让自己在更远的地方出现,他已经快要崩溃了,不管那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他陷入了今天第二次更疯狂的奔跑中,然而这一路却没有第一次那么顺利,慌乱中的跌撞让他痛苦不已,直到他一头栽进水流里,冷谷的冰水让他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原来他又鬼使神差的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在月光下,他安心了许多,他看着身后的那无尽之森,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场幻觉,没有任何一丝活动的气息。除了他的喘息声,周围平静的就好像流水一般,冷谷河上正映着月亮的碎影,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而他胸前的书也没有发出任何光芒,唯一能证明他去过什么可怕地方的就是他满身的划伤。雪影有些奇怪但是又不敢哪怕那林子接近半步查看,等他冷静下来,这才突然想起还有家里的妈妈,他在河边洗了把脸并稍微喘了几口气,猛地甩了甩身上的水渍,水点离开身体之后冷风直吹在他身上,这让他开始有些发抖了,而伤口也因为泡了冷水开始刺痛”天呐全湿透了!我得在被冻死之前回家”他这样想着“而且我还有很多话要跟妈妈说!”

  他沿着河流走着,虽然周围景象有些陌生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在河谷的下游。果然,没走多久,便发现了林间的小路,也就是村子所在的地方。沿着小路小跑着,稀疏的树木不再能干扰他,很快他就来到村口。终于到家了,一切还是那样,家家户户都已经亮起了灯,他看了看月亮的位置,可能已经很晚了,妈妈现在估计要担心坏了。想到这他就向家门口飞奔而去,一路上他听到别人窗口传来的笑声,歌声,他似乎从没注意到……大家好像都非常幸福。终于,他站在了属于自己的家门前,他深呼一口气,敲了敲门。而那开门的正是他的妈妈,”妈妈我……”他正要说什么却止住了,他惊讶的发现,烛光中,妈妈的脸上挂着笑容,这笑容正是他梦里看到的!“啊,快看我们的乖儿子回来了!”妈妈非常高兴的将他迎进门,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雪影狼狈的样子。

我们的?”雪影嘀咕道

在妈妈关上门之后一瞬间他发现屋子里烛光突然变得暗淡,好像外面的月光都比这里要亮的多,妈妈拉着他走到餐桌前,“你快看这是谁!”妈妈的样子非常开心,雪影努力的辨别着,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坐着一个影子,在他看清楚之后,惊悚的表情慢慢爬到了脸上……不论那是什么,绝对不是一只小马,此刻它浑身如同腐烂一样绿色的汁液慢慢向下淌着,勉强能看出那枯槁的身体,和苍白的褶皱的外壳……最可怕的还是那双发着绿光的眼睛。

妈妈!这是什么鬼东西!”雪影尖叫道!

这是你爸爸啊!”妈妈笑容还是挂在脸上只是显得有些僵硬了。

 雪影回头看向那个东西,猛然间发现,屋子里根本没有灯光一切只是被月光惨惨的勉强照亮,而那个东西就在最黑暗的角落坐着一动不动!四周墙壁都沾满了那些绿色的东西隐隐发着荧光。 

这不是谁也不是,你最好离那东西远点!!”雪影失声喊道。

哈哈哈快看我们的乖儿子回来了!”妈妈不知为什么又重复了一次,甚至语气都没有什么变化

什么”雪影回头看到了更让他惊恐的一幕,他的妈妈噙着泪水的眼睛里渐渐发出淡绿色的光芒,他发誓,而那个笑容也从来没有让他觉得这么可怕过。

你难道不想爸爸吗,你不希望你爸爸回来了吗?”  妈妈”一边这样问着一边向雪影靠近“这是你爸爸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雪影后退着试图躲开她 “不,别过来!”他反应了一下,猛地一个魔法球打向了那团东西,妈妈突然尖叫起来,脸孔变得扭曲狰狞,张开的嘴巴露出獠牙,眼睛的绿光剧烈闪烁着向他扑来。雪影吓得连忙窜出门,并拼了命顶住它。木门剧烈的震了起来,门后的动静让雪影几乎颤抖着哭出来,就在他以为自己要顶不住的时候,门后的动作消失了。这时,他抬起头发现村子里哪有什么灯光,每一家的窗口里都透着惨绿色的光芒,他身后自己的家里也不例外,而最恐怖的是,他还是能听到那些窗户里的笑声,歌声,谈话声音。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几乎这个村子里的每一家马都有着曾经失去的家人,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留在这里的原因,而某种直觉告诉他这一切有着什么联系。

突然,这一切都像他身后的木门一样安静了下来,不安的黑暗里,他听到很多开门的声音,他好像看到在每一扇门的阴影里都站着什么,内心深处他大概猜的到。他想要打开身后那扇门,回到家里去寻找他的妈妈,但是他心底里的恐惧告诉他,他的母亲已经不在这了,而他必须要离开这里!于是他开始了今天最后一次疯狂的奔跑,他竭尽全力试图甩开这些怪物,却发现每个路口都挤满了这些摇摇晃晃的影子,而现在的他已经筋疲力尽,再也没有力气使用闪烁魔法离开这里了。就在他要被抓住的时候,一声闷响,那些怪物被撞飞了出去。他看到了唯一一张可信的面孔,拿着盾牌的铁匠!而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见到他。“快走!跑起来!”铁匠带着雪影飞快向南方村口冲去,沿路撞开了不知道多少怪物。可是它们似乎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情急之下铁匠不得不停下来拿着盾牌疯狂砸向那些可憎的东西,竭力把它们挡在面前,“去找公主们!快去找她们!她们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她们会保护这个村子”远处的雪影并没有回头看一眼只顾向远处拼命冲去。

来吧!就剩我们了!老子要今天毁了你们!”钉盾拿起了一跟点燃的木块奋力挥舞着,那些影子们似乎一时没办法靠近,他接近癫狂的大叫着,试图将它们化为灰烬。终于,在一阵混乱之后他也发现四周安静下来了……他很迷惑但是警惕的看着周围,没有怪物,没有绿光,没有尖叫。似乎刚刚只是场荒唐的闹剧只有他自己在那发疯,到处都是被他点燃的火焰,看不到一个怪物的痕迹。

爸爸”稚嫩的小雌驹声在他身后响起,而这声音如世界长最锋利的长矛一般穿过了他胸前的那面盾牌,一瞬间他的舌头犹如卡在了嗓子口让他几乎不能呼吸,泪水涌满了眼眶,他慢慢回头看到了泪水与火光中的那个小女孩…至此,最后一位骑士在故国悠悠的歌谣声中跪在了火光里并从此再无踪迹。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D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