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金甲生涯

第二章:起步

本章发表于 4 天前 • 0人收藏 • 89人看过 • 4,415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银甲闪闪坐在办公桌后,抱着一大堆他根本不想读的文件。这些东西都是关于皇家卫队方面的报告,让他知道需要让卫兵站岗的地方,募兵情况,以及训练计划没涵盖到的内容。

  长叹一声,银甲把脸埋进了他的蹄子里,只觉得心力憔悴。他已经和韵律度完了蜜月,现在得回来打理这个烂摊子,按照他向赛蕾丝蒂娅提议的那样重新组建皇家卫队。之前发生的一切让他战栗不已,幻形灵女王邪茧假扮成了他的妻子,甚至说服了他不去信任自己的亲妹妹,然后又在银甲闪闪的协助下击败了赛蕾丝蒂娅。总的来说,这是银甲闪闪职业生涯中最耻辱的时刻,也是皇家卫队的崩溃点。

  敲门声让银甲闪闪直起了身体。他清清嗓子,用最权威的声音说道:“请进。”

  门轻轻地开了,露出一只留着鬃毛紫黄相间的粉红色天角兽。她朝着银甲闪闪露出了甜蜜的笑容,这使得他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光是看到韵律,就足以让银甲闪闪的心情平静下来了,就算他紧张到了如此地步也好。他回之以微笑,看着她快步走到了自己身边。

  “开心吗,亲爱的?”她温柔地问道,带着一丝俏皮的笑容。

  银甲闪闪又叹了口气,低头看着那一大堆文件。

  “是啊,开心得很呢。”他轻声说道,“如果我能把这件事搞定,那将会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成就,但这成就只不过是为了抹去我有生以来最耻辱的失败而已。”

  韵律轻轻地偎依着他的脖颈,“别太在意,我们都被邪茧给骗了。”

  “可问题就在于此!”银甲大声说道,吓了韵律一跳,“我被骗了,赛蕾丝蒂娅被骗了,整个皇家卫队都被骗了!我们决不能让这种情况再发生了!能有谐律精华和我妹妹她们出力,我们该谢天谢地了。”

  韵律轻轻地把蹄子搭在丈夫的背上。“可我们依然挫败了她。这就意味着我们依然胜利了,哪怕皇家卫兵没能预防到。”

  银甲不由得低下了头,韵律又露出了微笑。“另外,我们还有一位最好的队长。”

  * * *

  直到走进了坎特拉皇家城堡的大门时,彗星才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意识到自己这一路上一直都大气儿也不敢喘。十分奇怪,安琪的情况完全是相反的,她开始喋喋不休,没完没了。

  “哦我的天,赛蕾丝蒂娅啊!这实在是——太——酷——啦——!那是皇宫!还有花园!还有护城河还有……”她激动不已,一连串地列着清单。

  他们的护送者,那个募兵站的卫兵始终保持着沉默,脸上的表情也很坚毅。他领着两只小马拐向左边,路过两个天马卫兵。他们俩怀疑地打量了安琪一番,不过还是没说话放他们过去了。白天能看到夜骐,的确不太寻常。加上皇家婚礼以来,对幻形灵的防范已经达到了最高峰。可他们的检测魔法并没有阻止她。而且更没法阻止她无法控制地流着哈喇子。看来城堡真是个不错的好地方。当他们三个走到皇家卫兵训练场的时候,护送的卫兵发现安琪再这么无休无止地罗里吧嗦下去的话,他的扑克脸是越来越难维持了。幸好,彗星救了他。

  “你真的要给每一根草都起名字么?”他抱怨道。

  “哦,拜托,彗星!你不觉得这很酷吗?”安琪发着牢骚,她的热情被突然浇了一盆凉水。

  彗星翻了个白眼,“我们可不是观光旅行团,我们是未来的皇家卫兵,所以现在就像个样吧。”

  安琪冲着地面吐舌头,小声嘟囔着。“真是乐子杀手。”

  彗星只当没听见,继续沉默地跟在护送者身后。安琪稍稍落后一点,也静了下来,不过依然圆睁着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四处扫视着一切。三只小马走过了一系列大型广场建筑,以及一条很长的土路,穿过整个城堡,通往边缘的森林。各种各样的卫兵都在场地中进行着各种各样的锻炼。天马正在绷紧浑身肌肉用翅膀推拉巨大的石头,独角兽卫兵们则正在向着毫无规律弹出的靶子上发射各种不同颜色的光束,还有很多颜色各不相同的天马和独角兽正在做俯卧撑,旁边有个身穿华丽铠甲的大块头天马正扯着嗓子冲他们大声发号施令。

  “嘿,为什么那些小马不是黑的也不是白的?”安琪忽然问道,指着那些正在做俯卧撑的小马。

  这个无厘头的问题让彗星有点咬牙切齿。但无论如何,护送他们的卫兵回答了。

  “他们是新兵,就像你们俩一样。等他们获得皇家卫兵的制式铠甲的时候,铠甲上的附魔会让他们的毛皮颜色强制变成黑色或者白色。”

  彗星弓起了眉头,不过安琪点了点头。

  没一会儿,他们已经到了军营里。这地方真是让安琪大开眼界……当然了。眼下她正四处乱窜,到处看着一切没关起来的东西。而彗星坚定不移地站在护送的卫兵身边,和她形成了鲜明对比。卫兵终于露出了笑容,把他的头盔摘了下来。

  “你知道吗,我可是把募兵站里的事儿看得一清二楚。”他促狭地笑着。

  彗星觉得好像肚子里多了一块大石头,卫兵笑眯眯地看着安琪。

  “那丫头可真是够活泼的,我也不意外你会喜欢上她。”这话一说,彗星只觉得背后寒气直冒。

  “我绝对不会对她有兴趣的。”彗星急忙回答。这却让卫兵又轻声笑了起来。

  “说归说,做归做。你不能否认自己的本心。她挺可爱,而且很明显还是单身。所以趁着还没别的约她,你最好赶紧的。”

  彗星没有回答,只是用最坚定的目光凝视着卫兵。卫兵叹了口气,重新把头盔戴好,又把正四处跑的安琪叫了回来。她一回来就兴奋地向彗星解释着她的大发现,比如单调的灰绿色、硬邦邦的木板床、还有窗户外面看起来是啥样子等等。

  清了清嗓子,卫兵提高了声音。“好吧,新兵,这里将是你们今后四个月的新家。基础训练并不容易,但如果能适应,你们就能脱颖而出,成长为合格的卫兵了。希望下次再见到你们之中哪一位的时候,我会向你们敬礼。”

  安琪扑上去抱了抱他,并且对他表达了谢意,让他不由得笑了。

  大喊一声“上铺归我,彗星!”之后,她一溜烟跑掉了。卫兵冲着小伙子眨了眨眼睛。

  “记得我跟你说的,士兵。不追她,就来不及了。”

  说完,卫兵向彗星敬了一礼。等他回礼之后,就转身离去了,把两只小马留在了这里。

  彗星依然停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所措。那个卫兵很明显对彗星一无所知,居然以为他对那个傻乎乎的夜骐丫头有兴趣。她身上简直是包含了一切让彗星反感的特点,而且还不知如此。她又吵又闹,性格幼稚,而且还很惹他心烦。

  当然了,这并不表示他对女生没兴趣。天火可能是他所知道的最可爱的雌驹了,不过他也见过谐律精华掌管者的照片。那只紫色独角兽应该是赛蕾丝蒂娅公主的私家弟子,所以她肯定非常聪明,是彗星喜欢的那种性格。她还留着漂亮紫色鬃毛,带着粉红色条纹,也是彗星很钟爱的现代风格。总而言之,他觉得那只紫色独角兽是他最喜欢的理想妹子,要是还有天火的身体就更好了。这时候他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他看。

  他飞快地转过头,发现自己正好和安琪来了个面对面。眼看着她那狡猾的笑容,他觉得自己的脸红了起来。

  “我能帮你什么忙吗?”他用最恼火的声音问道。

  安琪皱起了眉头,目光直接盯进他的瞳孔里去。

  “你在想啥呐?”她问道,声音纯真无邪得有点儿过头。

  彗星也皱起了眉头,不过那表情更像是闻到了什么难闻的气味儿。

  “不关你的事。”他硬声硬气地回答。

  “我想我知道。”安琪得意洋洋地说道。

  “对此我表示高度怀疑。”彗星回答。

  “我敢打赌。”安琪说道。

  “我敢打赌你不知道。”彗星反驳道。

  “我敢打赌……你在想女孩子。”安琪声音温柔得要命。

  彗星只觉得自己的瞳孔在急剧收缩,脸上的热度则是急剧上升。于是不得不转身离开她。

  而安琪这边,则是兴奋地尖叫了起来。“哦,我说是吧!就是吧!是谁呀?是谁呀?赛蕾丝蒂娅公主?露娜公主?哦拜托,告诉我,告诉我!说嘛,说嘛,说嘛说嘛说嘛说嘛!”

  不管安琪如何喋喋不休,彗星都坚决拒绝做出任何反应。而安琪就更加来劲了,她那张嘴像喷泉一般滔滔不绝,只希望能刺探出一星半点儿的反应。

  最后,她忽然停住了,以一种恍然大悟的口气说道:“哦等一下!难道……是我吗?”

  彗星僵住了,他慢慢转过了身。现在他的脸简直和他的眼睛一样红,主要是因为刚刚安琪一个劲儿猜测的时候的确说到了天火,不过他也很烦。她之前早些时候就说过这话,当时甚至连卫兵都认可了。他,对安琪,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别再问我了!”他尽最大努力,才没把这话冲着安琪大吼大叫出来。

  然后他直截了当地一转身,大步流星走向他和安琪的上下铺,只留下她呆呆站在原地。理所当然地,安琪完全误解了他的这种反应,脸也开始飞快地红了起来。

  “他……真的喜欢上我啦?”她小声自言自语。

  极度兴奋之中,她爆发出了无穷的力量,飞扑过去想拥抱他。结果她成功了,两只小马再一次在地上滚成了一堆,最后她趴在了他背上。听着安琪那标志性的疯狂爆笑声,脸朝下趴在地上的彗星脸色简直黑的不能再黑。很明显,接下来的四个月将是他这辈子最难熬的时光了。

  艰难的几分钟之后,彗星打开了他的马鞍包,开始把一系列杂物放入他床旁边的置物柜里。安琪则是趴在上铺偷偷盯着他看。

  “那是啥啊?”她问道。

  彗星正叼着一本书,轻轻放进柜子里。

  “战斗技巧指南。”他干巴巴地回答,知道安琪绝不会对此有什么兴趣。

  实际上,这是他给自己母亲留的日记。她妈妈觉得这会帮助他敞开心扉,交更多的朋友。

  “真——没——劲——!”安琪大发牢骚,“你读过天马无畏大冒险系列吗?那书太棒啦!有动作、有冒险、有危险、有古代遗物、还有浪漫元素。”

  她开心地叹着气,翻过去仰面朝天盯着天花板。天马无畏酷毙了!她总是能逃出危险的古老陷阱和机关,并且打败邪恶反派的阴谋,并且把神奇的古代遗物放进博物馆。而在彗星看来,这故事书根本就是给小孩子看的。不然还有谁整天期待着每周一次的大冒险,都不跟赛蕾丝蒂娅申请点儿经费外加个神奇博士什么的?彗星喜欢阅读历史和传记类的书籍,好让自己能安安稳稳呆在现实世界里。

  正当安琪迷失在天马无畏大冒险的幻想中的时候,彗星抓紧时机,把几张照片放进了置物柜里。最上面的一张,是一只美丽的绿色雌驹。她有着最闪亮的鲜红色眼睛,陪伴在一只高高的黄色天马身边,一同对着镜头微笑。这是他的父母,红林和太阳风,他们是在儿子离开旧金山的时候把这照片送给他的。看到上面熟悉的笑容,他不由得有点哽咽。他真想念自己的妈妈,那只温柔的雌驹,可他必须开始自己的生活。他父亲对于他去当兵这件事持保留意见,但他尊重儿子自己的选择。

  “他们是谁啊?”后面忽然传来了安琪那熟悉的声音。

  受惊之下,彗星急忙把置物柜的门摔上,可是却没留意他的翅膀挡了路。结果他把自己的翅膀结结实实地夹在了门缝里。他痛得大叫一声,拽开门把翅膀松开,往后退的时候却又绊到了鬼鬼祟祟蹲在他背后的安琪身上,摔了个四脚朝天。他的脑袋撞在了营房另一边双层床的床腿上,疼得就像脑门上被扎了一枪。当他抱着脑袋翻来覆去地呻吟的时候,只听到有谁很大声地清了清嗓子,不由得浑身一激灵。彗星一睁眼,只见有个面色铁青的皇家卫兵正严厉地低头瞪着他。

  多么良好的第一印象啊。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