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机翻党,语文渣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本章发表于 4 天前 • 3人收藏 • 317人看过 • 9,327字 • 5评论 • 0 HighPraise

关于本书

publish于 4 天前 创建

pageview被阅读过 317 次

assessment共 9,327 字

chat有 5 条评论

thumb_up有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10 人评价

50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原译者:GreenOnionNutritious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77318/things-better-left-unseen

原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b5edd4a00102vn8g.html(已炸)

原贴:http://tieba.baidu.com/p/3972797172(已雪藏)

封面使用的是FimFiction原版的封面

 

        一阵强烈而炫目的光闪过,淡紫色天角兽带着那只紧抓着她尾巴的小龙走进了实验室。

       “斯派克,把我的清单拿来,再多拿点羊皮纸!我要把我们需要的东西列一个表。”暮光闪闪命令道。她把小黑板拖了出来,用她闪闪发光的魔法紧紧的抓住一根粉笔,开始写一些令马费解的文字。

       在这漫长的一天,斯派克跑遍了整个中心城,为了完成所谓的“皇家任务”,他现在已经精疲力尽了。他想开口抱怨一句,但他一看暮暮的样子便闭上了嘴并照暮暮的吩咐开始做事。第一,因为暮暮只要脑洞一开就根本停不下来。第二,暮暮已经没有一段时间开始疯狂科学家模式了,斯派克还真有点想念呢。

       他叹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做暮暮吩咐的事。暮暮既没有听见斯派克的叹息声,也没听见自己身体试图传达倦意的声音。尽管会有马说她疯了,但他们相信,只要暮暮愿意停,谁也无法阻止她。

 

 ……

 

       四天以后,她的五个朋友被斯派克含糊不清的信召到城堡里。

 

     “不好意思,小甜心,我们到这来有什么事?”阿杰问着,大伙一起走下水晶走廊。       
 
      “暮暮她——”斯派克停下打了一个个的哈欠“——想给你们个惊喜。”睡眼惺忪的他揉了揉眼睛,试图集中精神领大家穿过城堡复杂的布局。       
 
      “呃,你没事吧,斯派克?”小蝶关心地问道。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没事”。斯派克的鳞片垂下,眼睛布满了血丝,他迈着疲惫的步伐,时而摇摆,时而踩空。      
 
       “好得很,”他抬起爪子擦了擦眼睛,“干完这事儿我就去睡个囫囵觉。”      
 
       “说到睡觉,你把我叫来,我正好错过了一个盹儿,”云宝黛西抱怨道,“最好这事儿足够给力。”       
 
       “哦,拜托,云宝,我们整整一周都没见到过她了。想想我们说的是可是暮暮,我敢肯定无论她想给我们看什么,都会不折不扣地令马着迷。”瑞瑞说道。
 
       “哦!哦!我们来猜猜会是什么呢!”萍琪一蹦一跳道。       
 
       “我们到了。”斯派克走到实验室的两道门时宣布道。       
 
       “纸杯蛋糕!我猜是杯糕!”萍琪欢呼道。       
 
       “管它是什么,逊爆了。”云宝嘟囔道。       
 
      “云宝急着投胎啊。”阿杰对瑞瑞窃窃私语道,瑞瑞摇了摇头。当大门打开时,大家不再喧嚣,纷纷走进实验室。       
 
       相比于原来的那个,这个新实验室显然宽敞了不少。那个桌子上还是老样子:无数烧杯烧瓶里盛着各种各样、千奇百怪、五颜六色的液体,正在冒着泡泡,发出嘶嘶声,似乎它们充满了无数未知的谜团,化学性质正等待着被马发觉。还有那个大黑板,暮暮喜欢在黑板上擦出她神奇的思想的火花。还有那沉重的大机器,不止一个,足足有三个,暮暮曾试图用它们来理解“萍琪预感”到来时,萍琪身体里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尽管你可能说实验室里有那么多神奇的玩意儿,大家的目光却聚集在房间正中央,那个连了无数乱七八糟的电线和控制板,接在传送镜的显示屏上的东西。
 
 
        暮暮停下工作抬起头,迎着马蹄得得的声音,脸上挂上微笑。
 
      “朋友们啊!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我真高兴!”她兴高采烈地大喊。
 
伙伴们关心地打量着暮暮,她看上去……惊马地正常。看到斯派克累成那个样子,大家都以为暮暮会比他更神智迷乱。但她却没有,她看上去挺好,甚至更好。
 
      “我只是在第三遍检查我的待办事项清单,”暮暮解释道,“请聚集在显示器旁,我马上来解释今天我要给你们看什么。”
 
       暮暮快速地在清单的最后一项上打勾,然后兴奋地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准备开始她那令马震惊的长篇大论。
 
      “暮暮做了个东西能看到类似我们去的那种平行世界。”斯派克拿着一条毯子走过,打断了她的话。
 
      “斯派克!”暮暮恼火道,她好不容易想好了要给大家演讲的词语,她解释——
 
      “好棒!”云宝欢呼,她的翅膀兴奋地摆动着,“快开开,我要看!”
 
       尽管再一次被打断让她气得直咬牙,但暮暮仍克制着怒火保持平和的心开始运行这台机器。
 
      “首先至少我要解释一下这个仪器能干什么,”她说着,摆弄着那些控制面板,“根据我和塞勒斯蒂娅公主在中心城的谈话,我发现了我们的世界不止有一个平行世界,可能数量无限。这个消息使我想到一个办法,用镜子来观察这些世界真实的样子。我只需要校正一些设定连上这个磁通计,再拧下……”
 
      “暮暮,”云宝抱怨道,“你行不行啊?”
 
      “泥垢了,云宝。”阿杰责备道,“就让暮暮讲吧。”
 
      “十分感谢,阿杰,”暮暮笑着,“正如我所说,我们基本上能看到平行世界里的自己正在做什么。我只需要你们的几根毛提取DNA来追踪其他世界的你!”       实验室里充斥着“哦”的声音。
 
      “太赞了,暮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萍琪尖叫着,似乎要把肺里所有空气挤出来。
 
      “霸气!来,拿着!”云宝拔下一小撮毛递给暮暮,“找一个我成为闪电天马的世界吧!”
 
      “呃哼,我敢肯定绝对有世界里发生了这事,找到么……”暮暮环顾朋友们,“没有其他马想第一个试试了?”
 
      “我鬃毛刚打理过……”瑞瑞抱歉地说道。
 
      “云宝愿意就她先吧。”小蝶平和地说。
 
      阿杰耸耸肩,萍琪使劲点点头。       “好吧。”暮暮说着,将那一撮毛放到机器里。
 
     “如果你看看这儿的数字,”暮暮指着一个电子管上的数字0.2239。“这是那个世界和我们这个的差异指数。数字越大,差别越大。姑娘们,准备好了吗?”
 
      大家点点头,幕幕开启了机器。
 
      “暮暮!我爱你!”屏幕上的云宝大声地喊道,眼泪从她红色的眼睛中溢出。
 
      暮暮立刻关闭了机器。
 
      在一阵令马难受的寂静之后,五个脑袋慢慢转向云宝黛西。那匹成为万众焦点的马瞪着苍白的屏幕,疑惑和惊骇袭来,她嘴张得大大的,但只是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
 
      “什么鬼?”她终于尖叫道,“我压根不会那样!”
 
       “也许那个云宝说的只是纯洁的友谊,”善解马意的小蝶说道。这句话莫名戳中了阿杰笑点,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倒在地上大笑着难以自拔。
 
      “这个……”暮暮开始怀疑她的举措会不会真的真的很糟糕。“刚才只是某个世界。让我们换一个……”她准备开始增大电子管上的数字时,瑞瑞抓住她的蹄子。
 
      “等等嘛!我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开机吧,”瑞瑞要求道,这回她内心的浪漫情调被激发了出来,眼睛闪闪发光。
 
      “瑞瑞,我想我和云宝看到接下来的一幕都不会好受。”暮暮摇摇头。
 
      “不会的!只是好玩嘛!来吧,暮暮,你不会告诉我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云宝是否成功了?”瑞瑞继续道。
 
      “好吧……”暮暮承认道,萍琪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开启了机器。屏幕再一次打开,云宝正和暮暮地拥抱在一起,她们的翅膀紧紧包裹彼此。
 
      “哦,抱抱是个好兆头。”小蝶点头。
 
      “是啊,我真为她们感到高兴。”瑞瑞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梦幻般的笑容。
 
      “对不起,云宝。”那个暮暮耳语道,她的声音轻轻地从扬声器里传出来。
 
      “哦,不好。”瑞瑞小声说,拿出一方蹄帕,迎接即将涌来的眼泪。
 
      “实在是不行。我们的生活太不一样了,我是公主,而你是闪电天马。我们的身份差异太大。我知道你多在意你的工作,我不能眼看着你因为跟我在一起而遇上麻烦。”
 
      “我是闪电天马?”云宝立刻从窘迫的氛围中挣脱出来,她越向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哦耶!我是闪电天马!!!”她又停了下来,“等等,我是闪电天马,而你拒绝了我?”她难以置信地问暮暮。
 
      暮暮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屏幕,无法解释那个时空的她的举止。
 
      “小点声!”瑞瑞嘘道,“我还要听呢!”
 
      阿杰终于忍住不笑了,一边起身一边擦着笑出的泪水。
 
      “呼~云宝,我从上次发现麦大哥搂着暮暮的玩具睡觉以来从没这样笑过!”
 
      “小短裤在麦大哥那儿?”暮暮问。
 
      “我不在乎!”云宝的声音从屏幕中传来,大家又转过头。“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胜过成为闪电天马。如果……如果我不能和你在一起,那当闪电天马还有什么意思呢!”
 
      “恩——”萍琪柔声道,“小黛西,我不知道你原来这么甜呀~”
 
      “这—”云宝的舌头都快搅到一块去了,“这是假的!我怎么可能因为暮暮放弃做闪电天马!”她瞟了一眼那只天角兽,“呃,别见怪。”
 
      暮暮叹了一口气:“没事,云宝。我知道闪电天马是你的梦想。”
 
      “恩,谢了。”云宝尴尬地摸了摸脖子后面,落到地上。
 
      “云宝,如果这让你放弃梦想,我是不会原谅我自己的!”那只暮暮说道,那只云宝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我已经实现了成为闪电天马的梦想,小暮。我现在有一个新的梦想,那就是你。”她笑了。
 
      瑞瑞喘着气,紧紧抓着身边小蝶的蹄子,她们一起兴奋地尖叫着,眼睛紧紧盯着屏幕。
 
      “哦,云宝,你原来这么浪漫!”瑞瑞哭了出来,泪水冲了她刚涂的睫毛膏。
 
      与此同时,阿杰尽力闭住嘴巴,可最终笑声仍从她嘴巴里爆发了出来,她又一次倒在地上,边滚边笑着。
 
      “不!这不是我!”云宝吼着用蹄子遮住了脸,身体一阵抽搐,“这,太,俗,了!”
 
      暮暮看着这团难以缓和的混乱,而躺在墙角的斯派克不知怎么竟然睡着了。
 
      “这小龙还真会避免麻烦。“她嘀咕着,话里透着羡慕。
 
      “云宝……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只要答应我……”
 
      “一定要答应啊暮暮,”瑞瑞恳求着,小蝶点头支持。萍琪也加入她们的行列,一起看着这段剧情的神展开。
 
      “我—”       暮暮当机立断提高了电子管上的数字,镜头立刻切换到了另一个场景,云宝正在小马镇上空飞翔。“你们真是够了。”
 
      “暮暮!!!!!!”瑞瑞抱怨道。
 
      “太好了!谢谢啊,暮暮,”云宝嘟囔道,“再让我看那玩意我就……”
 
      “哦,拜托暮暮!你连两秒都等不了吗?”萍琪打断道。
 
      “不!我们看看云宝在相似指数0.5325的世界里在干什么。
 
     也没什么特别的。在空中,她只是在悠闲而惬意地自由翱翔,华丽而优雅地翻转,以飓风的速度在树林中穿梭。但对于之前那一幕,这不算什么刺激。
 
      “下一个!”萍琪喊了一声,将数字提升至0.5326。
 
      “嘿,我还在看呢!我可不常看见我自己霸气的身影。”云宝抱怨着。
 
      “不好意思黛西,下次再看吧!”萍琪毫无诚意地道歉。
 
      云宝无奈地看着屏幕。她还能感受到她脸上的余热,似乎阿杰的大笑声还在刺激着她的神经。
 
      现在的云宝正懒洋洋地躺在云朵上,打着盹儿。这个场景似乎平淡无奇,直到下方传来一阵熟悉的口音。云宝的眼睛慢慢睁开,向下看去。
 
      “阿杰?你在干嘛?”云宝问道。大家看不见阿杰,因为镜头只聚焦在云宝这儿,她正躺在她的云上,头往下看着她的陆马朋友。突然一根套索将云宝和云朵一把拽过,她立刻以惊马的速度摔倒了地上。
 
      云宝“啊呀”一声,面朝下倒在潮湿的草地上,她的午睡云承担了大部分冲击力,散成了一团雾。
 
      “嘿,搞毛啊!”她生气地朝陆马喊道。但她眨眨眼看了看阿杰的样子。“呃,你看上去不好啊,你怎么啦?”
 
      今天天气并不热,但阿杰却满脸通红。她的鬃毛上还扎着……那是丝带吗?
 
      “云宝,”阿杰脱去帽子,用蹄子拿着,看了看周围没马后再次面对她的天马朋友,“我不能再隐藏我内心的感情了。我爱你。不是朋友间的那种,而是雌驹爱雄驹的那种……虽然你不是雄驹,但你懂的……”
 
      “我勒个……”阿杰骂了一句。先前她脸上表现出来的所有愉悦感现在全部转移到了云宝的脸上,云宝拍着橙色小马的背笑出了眼泪。
 
      “这一对真有爱。”小蝶小声说。
 
      “是啊,尽管我喜欢暮暮和云宝个性和立场鲜明的对比,但毫无疑问,这两只志同道合的小马在一起更有魅力。”瑞瑞将她的理论说了出来。
 
      “我才不喜欢她!”
 
      “我才不像她!”
 
      两只马停了下来,狠狠地瞪着彼此。
 
      “我才是最酷!”
 
      “我才不是猪!”       “哦,你讨打吗?”云宝咆哮道。       “我看你才是找打—”阿杰反击道。       “我知道我们经常打架,看上去每次我都会很生气,但其实,我心里总是暖暖的。”       “阿杰……原来你……”云宝惊呆了。       “压根没有!”阿杰大声道,“她说谎!”       “切,她不是诚实元素吗,啊?”云宝笑道。       “我是诚实元素,所以我说她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姑娘们,别吵了!”暮暮瞬移到她们之间分开她们。“她们又不是你们,你们没必要喋喋不休的争吵!”
 
     云宝和阿杰都觉得有失风度,她们窘迫地低下头盯着地板。
 
    “我心里那扇大门向你敞开着,”阿杰在云宝耳边悄悄说着,声音小得所有马都听见了。
 
      云宝和阿杰赶到不寒而栗,似乎被一道冰冷、尖锐的刺戳穿了一样,她们转向暮暮,眼里充满了乞求。
 
      “虹林檎!”萍琪尖叫着,完全破坏者房间里的气氛。
 
      “好了,赶紧过,”暮暮再一次快速地改变着数字,“一定有世界里完全没有云宝黛西的幸福生活。”
 
      “你真是后宫王,黛西。”萍琪俏皮地说着,用前蹄搂住云宝。“哦!你认为能不能找到一个世界我和小黛西最后在一起了?”
 
      “不!我们从现在起必须跳过所有浪漫情节。”暮暮说道。
 
      屏幕闪烁出,黛西和小蝶正紧紧相拥。小蝶的脸刷地变成了粉色。
 
      “下一个!”暮暮耐着性子,屏幕切换成云宝和萍琪正在接吻。
 
      “啊!”云宝震惊地大叫,防卫性地用蹄子挡住脸。
 
      “嘿!我们正在一起了!”萍琪尖叫道,“恶作剧组!”
 
      “下一个!”暮暮低吼着,完完全全地愤怒了。
 
     云宝和瑞瑞正在……
 
     “下,一,个!”暮暮在众马亮瞎眼前切换了镜头。她生气地看着云宝,翅膀张开发出正义之怒火。
 
      “云宝!还有哪匹马没跟你在一起?”
 
      “怪我咯?”云宝气愤着,她的翅膀展开,“一切都是你那个蠢机器放出来的!你以为那玩意就说明我把你们全泡了一遍?”
 
     “科学是不可置疑的!到目前为止,看上去就是那么回事!”  
 
     “你们看!”萍琪大叫着指向屏幕。一个相当无辜的场景被放了出来。云宝和萍琪在方糖小屋碰面,萍琪挥蹄向黛西告别,将她留在厨房里。   
 
      “别放松警惕,伙计们!”阿杰警告道,“还有可能发生什么。”
 
       瑞瑞清了清嗓子,打断了自己刚刚看到那一幕后的心绪不宁。
 
      “可能吧,”她的声音十分虚弱。“我觉得实验次数够多了……”她看着小蝶,小蝶的脸还是通红的,她将自己藏在鬃毛后面。
 
       “不!”暮暮激动地说,“我们一定能找到一个完美的正常的世界,云宝只是在追寻她正常的理想而不是在我们中的任何一只约会!”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没有旁马……”云宝咧嘴一笑,眼睫毛眨眨着。
 
       “哦,真好,云宝你现在又在勾引谁?蛋糕先生还是蛋糕太太?”暮暮咆哮道。
 
       “太扯了,暮暮。他们和我都隔代了。而且,他们结过婚了。这里没马,这个黛西只是自言自语。”云宝哼了一声,翘起了前蹄。
 
        的确。厨房里没其他马。然而,看了前面那么多幕以后,六个伙伴仔细地寻找着究竟发生了什么的线索,她们耳朵竖了起来,眼睛瞪得格外的大——她们确信一定有什么糟糕的事会发生。
 
        “我知道我昨天才见到你,但是……萍琪已经祝我们幸福了,我也从未感受过这么……我想……我爱上你了。
 
        ”云宝将她的蹄子放进厨房洗碗池里,抚摸着它闪亮的镀铬表面,“嫁给我吧,水池。”
        瑞瑞像一个戏剧演员一样,将蹄子抬到额头边,昏了过去。   “哦……天……”小蝶小声地在房子另一边说着。
 
       连阿杰这次对这种荒谬的结局也笑不出来了。相反,她将蹄子温和地放在云宝背上。
     “云宝……你如果感到孤独什么的,你可以跟我们任何一马说呀,对吧?”
 
      云宝没有回答。她无法回答。她好不容易历经多年才在大伙面前形成出无比酷炫的形象,全部都碎成了渣渣,只剩下了她和水池相爱的荒唐结局。
 
      “哦,你要小水池娶了你吗,黛西?太棒了!他将以一生来守护你!”萍琪是唯一一只不受奇怪场面影响的马,“但我更喜欢Rainpie CP组!还是叫 PinkieDash CP组?”
 
      “我—我不行了,”云宝像瑞瑞一样一蹶不振地倒在地上。“我受不了了。越来越扯了。我不行了暮暮。”
 
      “云宝……”内疚渐渐取代了暮暮脸上的怒气和烦恼。她的发明这台机器可不是为了将这自尊心极强的云宝伤害成这样。“等一下,云宝!”
 
       她快速将设置的数字恢复到0.5325,那个世界里的黛西刚才在展现她的飞行绝技呢。当然,她那霸气的身影和绝技绝对能使她朋友振奋起来。   
 
       屏幕里充满了看上去很美味的纸杯蛋糕,上面还点缀着亮蓝色的糖霜。他们耐心地看着屏幕,可视野里云宝没有出现。
 
      “杯糕!”萍琪看了这一幕,突然大叫道“我勒个——”
 
     “奇怪了,”暮暮皱起眉头,“这机器应该追踪你,为什么它只显示这些杯糕?”
 
      萍琪突然出现在屏幕里,乐呵呵地拿起一个杯糕,咬了一口。
 
       “恩——”萍琪高兴地叫着,虽然声音有一些奇怪地扭曲,“小黛西,我不知道你原来这么甜呀~”她转身看了一眼屏幕——哦不,她可能只是再看某个特定的方向——她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虽然暮暮感到有点诡异,但……萍琪刚才不也说了同样的话吗?   还是没看到云宝,只有纸杯蛋糕。
 
       不……不……也许程序出了点小BUG,萍琪肯定在和没在屏幕上出现的云宝说话。   她关掉了机器,看了看她的每个朋友。瑞瑞还是倒在地板上,小蝶正悲伤地看着她,脸上还是通红的。阿杰看上去像打了败仗一样疲惫。不是那种工作一天的疲劳,而是看到你不想看到的东西后那种疲倦,那能使小马的眼里无神。
       连萍琪都下线了。即使她之前高兴地喊来喊去,但现在她看上去泄了气,不在状态。她的眼睛从未离开那空白的屏幕,嘴里念叨着什么却又没发出声音。最令她关心的,暮暮正想叫云宝,她看着她的眼睛。
 
       可怜的小东西肚子贴在地板上,看上去就像她再一次失去了宠物坦克。   本来不该是这样的。大家看了平行世界的自己应该很好玩,可能接下来还要对文件进行深远的研究调查。可现在,所有小马看上去都这么怪异!
 
       根本就没有道理啊!几乎所有场景都和恋爱有关。只是云宝这样吗?她是不是天生和这种东西有磁性?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弄清。   她的角闪了一下,感到脑袋一疼,她的鬃毛就塞进了伟大而恐怖的发明里。深吸一口气,她随便输了个数字在电子管里,并开启了机器。
 
        屏幕闪了一下,亮了。
 
        萍琪派从茫然中解脱了。   “嘿!是塞勒斯蒂娅公主!“她尖叫道,使得所有小马都期待地看着屏幕,甚至瑞瑞都睁开了眼。
 
      “还有我爸妈?“暮暮有点奇怪,“那是我家?”
 
        大公主看上去正和她坐在饭桌前。暮暮紧张地坐在一边,坐立不安,眼睛不断看着忐忑地父母和平静的老师。
 
       “暮暮,我代表大家说你得确定你那机器不会出错,你得做好心里准备。”阿杰警告道,“我想最好关了它,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在暮暮来得及反应之前,一个熟悉的声音引起她的注意。
 
      “我—我很抱歉,”夜光闪闪说,看上去他极度恐惧同时也极度困惑,“您能……您能再说一遍吗?”
 
       他的妻子,丝绒坐在一旁完全僵住了,她的眼睛瞪得要多大有多大。   “我想要和你们女儿约会的许可,”塞勒斯蒂娅说道。
 
      “轰隆——”   一道猛烈地紫光闪过,一切都骤然崩塌爆炸。显示器、扬声器、传送镜、甚至暮暮最信赖的的小黑板也不能幸免。所有设备以天体运动的速度被压缩在一起,然后一道火柱闪过,一个屏障将其罩住。
 
       无马说话。
 
       现场寂静的只能听见火焰的爆裂声,低沉的爆炸声和斯派克打鼾的声音。
 
      “今天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何?”暮暮说着,面带诡异的笑容转向大伙,她的背后一片火光。朋友们的脑袋快速上下摆动着,暮暮回过头,继续欣赏慢慢毁灭的纯粹邪恶。
 
        在一片遥远而不可及的大陆上,余晖烁烁正在写信报告她对友谊的最新理解。突然日记莫名其妙的起火燃烧,火花溅道她的衣服和头发上,造成了三级烧伤。    
 
                                                              (完)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1
回复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杯糕可还行...dax。

SurprisePony  天马 #2
回复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后宫王RD好评~

另外,居然还有杯糕的彩蛋...

 

轮回  陆马 #3
回复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色公主。。。。我疯了

空灵止水  独角兽 #4
回复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全都是同人吗?

谁能都列出来……

知道杯糕&事不宜池

Como  陆马 #5
回复 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大海  天马

机翻党,语文渣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