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We've gone too far, from pride to shame. We're trying so hard, we're dying in vain.

塞拉斯蒂娅公主:幻形灵女王

第一章 演员生活

本章发表于 14 天前 • 0人收藏 • 221人看过 • 5,564字 • 3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演戏涉及非常微妙的情绪。这并不是简简单单地戴上面具。演员每一次演戏并不是在隐藏自己;而是在暴露出真正的自己。

  ——罗德尼·丹泽菲尔德

 


 

  我的麻烦很早以前就有苗头了,但所有暗流突然爆发的那一天,要从我被告知了一个我平常非常喜欢出席的活动说起。

 

  我被告知了一场婚礼。

 

  婚礼对我意义非常。它们不像初吻,不像婴儿的降生,也不像夫妻间的初夜。当然这并不是说前面这些事我都经历过。它们不会诞生新的爱情,也没有燃烧的欲望与激情。不过,这会有一份契约,一份坚贞。是的,婚礼就是爱情矢志不渝的见证。它是一个约婚夫妇发誓白头偕老直至生命尽头的仪式。

 

  我热爱出席婚礼。作为艾奎斯陲亚的公主,我往往作为主持而很少作为宾客。无论婚礼重要与否,角色是轻是重,关系亲疏远近,只要是婚礼,我对它们的爱一视同仁。

 


 

  在一个夏日的早晨,我坐在自己金色的王座上签署着文件,在传令官通报后护卫们打开大门放进了两位小马:皇家卫队队长,银甲闪闪,以及我的侄女,韵律公主。

 

  我放下了文件,微笑着看着这一对进入王座大厅,多亏了他们我才能从职责中暂时解脱。对我来说,韵律更像是女儿而不是侄女。我曾主持过她父母的婚礼,见证过她的出生。当她的父母不幸在一场可怕的事故中丧生后,我收养了她,将她护在了我的翼下。片刻后,我就看到了她那美丽的身形和那双明亮聪慧的眼睛,我强压下摇头的冲动——她多久没像一只小幼驹一样在我的王宫里跳舞了?那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我转头看向了银甲闪闪。他是我那亲爱的学生的哥哥,也是我所知最可靠的小马之一。虽然这只雄驹的体格比不上站在我身边的那些肌肉发达的守卫,但他的忠诚的弥补了体格上的差距。在魔法造诣上,他没有我忠实的学生那样强大,但他仍然算得上艾奎斯陲亚魔法最高强的独角兽之一。

 

  寒暄过后,我发现了两只小马似乎心事重重。他们好像不敢与我对视,尾巴扫来扫去。他们的确在担心着什么,但我决定让他们先开口。在等待的同时,我也开始在心里过起了那些最糟糕的情况。我挺欣赏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我也对那些因年纪轻轻陷入热恋而造成的各种鲁莽行为一清二楚。

 

  我之后知道了我的侄女已经被求婚了,不是别马,正是她旁边的那位雄驹,她也已经接受了。

 

  “银甲闪闪队长,你为什么会以为我会让韵律嫁与你?”我问道,用令马生畏的目光注视着这只雄驹。韵律紧咬着嘴唇,翅膀紧夹在身体两侧。值得称赞的是,银甲闪闪在我的注视下依然岿然不动,毕竟是我亲蹄将他提拔为了皇家卫队的队长。

 

  “姑妈……”韵律抗议到。这一瞬,我选择无视我的侄女,尽管这样做让我很痛心。

 

  “嗯,队长?”我步步紧逼。尽管银甲闪闪在我的审视下站得稳如泰山,不过当我感觉到他身上流露出的恐惧之后收回了原本想要哼鼻子的主意。

 

  “殿下,我不遗余力地爱着韵律,我愿意为她踏遍天涯海角,供她任意驱使。”雄驹的头垂了下来,在他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些许愧疚“我明白我配不上像她那样美丽的雌驹,但我已无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在他说完之后,我打了个响鼻,让这一对儿瞪大了眼睛注视着我。我赶紧用蹄子掩住了嘴,但已经太迟了,笑声已经掩不住了。在我的笑声响彻王座大厅的时候,卫兵们不禁脸色一变。我比谁都清楚他对我的侄女那深沉的爱。

 

  韵律对我怒目而视“姑妈,你真的非得这么干吗?”她叹了一口气,同时也强忍着嘴角的上翘。我点了点头,几乎抑制不住笑得发颤的身体。

 

  “他拘谨得跟小暮光一个样,这我可遭不住!”我窃笑着。

 

  “等等,这什么情况?”银甲闪闪疑问道。我深呼吸了一次,极力维持着仪态,抑制住最后一声傻笑,然后盯着银甲闪闪和韵律的眼睛。我这次笑得一定比出席国际甜点大会的那次还要灿烂……当然,是在萍琪派吃掉那儿所有蛋糕之前。

 

  “银甲闪闪队长,我特此准许你与我的被监护马,米娅摩·凯登萨公主结婚。我祝愿你们尽享世间欢乐。”我说着的同时感到了好几天没有体会到的兴奋感。

 

  “太感谢了,塞拉斯蒂娅姑妈!你会主持我的婚礼吗?”热泪盈眶的韵律轻声说道。我抱紧了我的侄女,紧贴着她的身体。“乐意之至。”

 


 

  我感觉自己正迈着轻快的步伐踱过坎特洛特的长廊。似乎城堡员工看上去也要比往常更加欢喜。也许只是皇家婚礼即将到来的传言口口相传的比我预期的还要快一些,可能两者皆是。

 

  “姐姐,你看起来比往常开心许多,能让吾了解下缘因吗?”一个正式的皇家嗓音传来。我转过头,看见露娜公主向我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我微笑着,尽管有点措不及防,但依然十分开心。

 

  “我的侄女和银甲闪闪就要结婚了而我要去主持他们的婚礼!”我欢快地回答道。露娜的眼睛好像快要从眼眶里跳了出来,耳朵也像旗杆一样挺了起来。我往后退了一步,困惑于她的反应。

 

  “你有个侄女?当吾不在的时候汝娶了孰?”夜之公主追问道。我眨眨眼,长舒一口气并摇了摇头。我知道露娜总是会只理解话的字面意思。

 

  “你还记得韵律对吧,她是我的监护马。他父母去世后我收养了她。”我解释道。

 

  露娜呻吟着,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哦对,吾记得她。她曾拽着吾去过‘商场’。就是我们买‘妆饰’和‘衣物’的地方,还一起玩了那些可以让你得到软软的玩具但阴险非常的机器。我准备给那些“娱乐”的制造公司重写些法规。那些玩意就是个骗小马钱的陷阱。”

 

  我伸出蹄子掩盖住了我脸上的笑容,但咯咯的笑声却是没处可藏。露娜瞪着我,但我也注意到了她那嘴角的抽动。她也快憋不住笑了。

 

  “是没错。我现在要在跟媒体打交道之前,先去庆祝一下了。”我正准备离开,但没听到露娜的蹄声。我停下了步伐。不解地转过了头。露娜看起来有点失落孤独,耷拉着翅膀,头低垂得像柳枝一般。我抿起了嘴,轻轻咳了一声。“愿意陪我一起来吗?”

 


 

  我们到了卧室后,钻进了里面放有的成山的垫子之中。我飞速地打开我床旁一个小小的柜子,飘起了一瓶我最棒的红酒,还有我为特殊情况准备的什锦饼干和奶油芝士。

 

  “好啦露露,夜庭近日如何?”我边问,边慢慢地将身子倒在枕头上。露娜仅是钻进了垫子堆里左右不停地扭动。但自始至终,她举着的红酒稳如泰山。

 

  “吾庭近来较往常繁忙。吾猜是吾前去小马镇厚待马民之举着实改善了吾之于其他小马心中的形象。”露娜微微一笑,说道。我刚想加入话题,但她的神色又失落了起来。“但在坎特洛特,贵族阶级依然在我面前畏缩。谁都能从他们的眼里看出来这一点。”我唉声叹息,牙齿陷进了嘴唇里。露娜已经熟悉了现代的文化,但贵族们却并不熟悉她。一千年的传统风俗。再加上特别吓马的枕边故事,让她根深蒂固的形象难以改变。我轻皱起眉头,考虑着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

 

  不知怎的,我有了一个可能至少能让露娜振奋起来的想法。我不禁嘴巴咧到了耳朵根,眼睛闪露出喜悦的光芒。“露娜,你总是擅长指引爱侣们,确保着他们的……”我窃笑着,感觉脸颊开始有点发热。“完美的洞房。”露娜脸红了起来,打了个响鼻,但她的耳朵警觉地立了起来。“你愿意负责组织皇城婚礼的蜜月吗?”我问道。蓝色的天角兽瞪视着我,仿佛我突然变成无序本尊了一样。她犹豫不决地回复我的问题。

 

  “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在这么多马选之中,汝真的要把如此重要的任务委派给吾?吾可才刚回归不……”

 

  我向前拱过了垫将我的蹄子紧紧放在了露娜的肩上,尽管她还在闪躲着我的视线,但我还是对上了她的眼睛。

 

  “我相信你能够做到,妹妹。从你的回归到现在,你对艾奎斯陲亚的现代知识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你清楚‘蜜月’这个词含义的这个事实就已经表现出这一点了。我确定你能够做到。”尽管有点赌博的意味,但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我清楚露娜会竭尽所能地让银甲闪闪和韵律公主的蜜月成为一对夫妇所能拥有的最浪漫的一次旅行。

 

  露娜露娜高声尖叫着,伸出蹄子环搂住我的脖子,摩蹭着我的脸颊。我回蹭了过去,多年的练习使我表现自然。尽管我的内心因我的欺骗而抽痛。露娜是多么可亲啊,有时我希望她就是我真正的姐妹。我将这些想法逐出脑海,抿了最后一口酒,将它放回了托盘上。

 

  “好了,我最好别再喝了,再喝就醉了。”我吃吃笑着。露娜好奇地瞥了我一眼。

 

  “姐姐,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喝醉过?”夜之公主询问着。我眨了眨眼,从我昏昏沉沉的脑袋里搜寻着模糊的记忆,尝试记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放松了我的面部肌肉,并让我的措辞尽可能地准确。

 

  “自从……从……”我皱起了眉头。在过到一个特殊的记忆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翻车了。天角兽不会喝醉。我迅速反应过来,脸上绽出大大的笑容,急切地抹除着我犯下的错误的痕迹。

 

  “对头!让我再来一瓶!我已经好久没放肆地喝过了!”我在内心深处呻吟着,而且感觉身体又向枕头堆里下沉了一点。我清楚过会儿我会为此后悔的,但过会儿后悔总比让伪装显露要好。露娜愉快地笑着,给我又倒了一杯,我们举起来碰了碰杯,准备喝掉。

 

  接着,我注意到了一种很久没有感受到的奇妙感觉。它在我脑后回响,轻触着我的意识,变得越来越响。我本以为是酒精的效果,我本以为是酒精在搞事,但就在那一刻,我有了一些小马饮酒时绝对不会出现的情况。

 

  我突然醒悟过来,对那种莫名心烦的感觉有了更确切的感受。

 

  一瞬之间,我的心又被恐惧占据了,自无序逃脱后再未感受到过的恐惧。带着果香味的红酒梗塞了我的喉咙,其味道变得如胆汁般酸涩。我突然喘不上气了。我咳嗽着,咳出了梗塞的液体,感到了空气再次充盈了肺部。

 

  “姐姐,你没事吧?”露娜问道。

 

  “喝太急了。”我喘着气,用餐巾擦着嘴,尽最大的意志力止住我的颤抖。还好,露娜只是担心着我的咳嗽。

 

  露娜理解地点了点头。在最后互蹭过一次脸颊后,我们互相道了再见。

 

  当我确认露娜离开我的房间后,我迅速写了两封急讯,用魔法将它们送了出去。

 


 

  几个小时之后……

 

  两只白色的独角兽雄驹全神贯注地站着,等待着我的命令。其中一只,除去他格外帅气的外表,经常被认作一个自恋的毛小子。事实上,他是我最信任的小马之一,而且他表现出来的外在如实地反映了他的内心,这对大多数小马来说更加稀罕。

 

  另一只是银甲闪闪,正在意料之内地困惑着。

 

  “殿下,您为何于此处召见我与蓝血王子?”我的队长问道。蓝血看起来就像平常一样冷淡,然而他那暴露了他好奇之心的轻扫的尾巴还是被我瞧见了。

 

  “侄子,队长,有情况。我刚刚察觉到一个可能会在皇城婚礼举办时发生的对艾奎斯陲亚的威胁。银甲闪闪,我需要皇家护卫提高警惕,但尽最大可能低调行事。此外,我需要你撑起你最强的护盾。在你的婚礼之前如此命令让我很内疚,但此事至关重要。”银甲闪闪的脸色变得惊讶又担忧,但他仅仅立正着,没有询问任何问题。

 

  “定不负愿,殿下。”队长干脆地答道。草草地点了点头,我打发走了他,转头看向了我那皱起了眉头的侄子。

 

  “侄子,你知道如果有什么疑惑,你都能尽管问的。”我微笑说到。

 

  蓝血点了点头,眉毛拧作一团,仔细地审视着我。“舅妈,你是”蓝血谨慎地问道。我轻笑了笑。

 

  “一如既往相信我就行了,蓝血。我获取消息的途径远多于你在贵族中担任的职责。”我解释道。我的侄子如往常一样敏锐地——尽管他日常表现得像一个花花公子——盯着我。

 

  “姑妈,你对这个威胁的恐慌比你表现出来的更严重。要不然你为什么干涉银甲闪闪的婚礼,去让他去撑起护盾呢?”蓝血询问道。在这只雄驹面前真是什么事都藏不住。我叹了一口气,转头望向我的那个巨大的,金叶装饰着的穿衣镜。我看到了一只拥有着波浪般的三色鬃毛的,仪态庄严的白色天角兽,她的嘴巴抿的平直,但两端却耷到了地上;她的翅膀威风凛凛,但却紧贴身侧,仿佛在隐藏着什么。她的眉毛皱着。我凝视着我颤抖着的品红色眼睛。

 

  “我总有一天会告诉你的……但现在我需要你一如既往地相信我。我需要你去建立一个委员会核实政府记录及文件。编制一份所有没有出生证明与入境登记记录的小马居民的名单。寻找任何像小马离奇消失又莫名返回,小马在某地出现却被证实在别处……”

 

  “等等,你是说我们的敌马在替换或是模仿小马?我们对抗的是谁?或者,是什么?”蓝血追问道。我迅速回过头审视着我的侄子。他前迈了一步接近我,目光聚焦在了我身上。

 

  “我有谁牵涉入此事的线索,但我不确定他们到底会不会构成威胁。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也许这只是纯粹的一个意外。”我解释道。我的侄子点了点头,为未来需要做的大量工作悲叹了口气,并准备向门口走去。

 

  “顺便问一下,洛玛娜怎么样了?”我问道。尽管蓝血尽力忍住,但脸还是红了。

 

  “我们私底下还在维持着关系。我希望能公开这段情感,而不再像日常那样‘表演’,但只要我还能为您效力,我就不愿停下来。”我翻了个白眼,揉搓着他背上柔顺的鬃毛,又蹭了蹭他的脸颊。

 

  “我有时会去当我想远离宫廷生活时,我偶尔会去一个山林小屋。在坎特山那风景壮丽的远端,有一个迷马的小窝。钥匙和地图明天送到你那儿。我强烈建议带着客人去哦。”我低语道。蓝血的低垂的嘴唇抽动了几次,当他踱步离开时,步伐也轻快了不少。

 

  当他离开后,我转头望向镜子,做了一件我已很久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撤下了我的伪装,撤下了那个我带着的面具,注视着真实的自己。如果我的生物本能可信的话,我很快就会跟一位统治者见面了,我必须得为此做好准备。

 

  我需要为面对一位升格完成的幻形灵女王而做准备。

 

  “别是某些被放逐的混账。”我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自言自语。

回复 第一章 演员生活

谢谢 Chela

LRlicious  麒麟 #2
回复 第一章 演员生活

所以大公主到底是啥来头?

永恒之泪  独角兽 #3
回复 第一章 演员生活

很神秘,翻译一定很辛苦。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Chela  幻形灵

We've gone too far, from pride to shame. We're trying so hard, we're dying in vain.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