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金甲生涯

第一章:入伍

本章发表于 14 天前 • 0人收藏 • 204人看过 • 5,199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太阳高高挂在坎特拉皇城万里无云的晴空上,照耀着下面像往常一样安居乐业的小马们。店铺的门都大敞着,窗户上挂着最显眼的广告牌,只求能引来一两个顾客,走运的话说不定能来三个。各种各样的小马们,有大有小,有老有少,在鹅卵石铺就的街道上往来奔走。有些停下来凝望着店铺的窗户,有些则正在跟食品摊主就黄瓜的价格争执不休,有些还带着购物袋。这个世界,小马们很容易就会迷失在其中。有一位商贩叹了口气,望着又一只不知名的小马绕开了他的摊位。

  这只小马的后腰上背着鼓鼓囊囊的马鞍包,那对强劲有力的翅膀紧紧收拢在身体两侧。他抬头望着高高耸立的建筑,只希望能找到什么路标或者提示,好能引导他前往自己要去的地方。他有着淡赭色的毛皮,还有一双火红的眼睛,在深褐色的鬃毛下炯炯有神。那头鬃毛翘起了一个奇怪的角度,让他的造型看起来几乎很狂野。不过,他依然非常耐心地在城市里漫步穿行。

  “唉,征兵站到底在哪儿?”他粗声粗气地说道,听起来很沮丧。

  坎特拉皇城可是一座巨大的都市,比他的家乡旧金山要大得多,拥挤程度是三倍。这里的每栋建筑看起来都一个样子,而且路就从来没一条直线的。疲惫不堪,晕头转向,橙色的雄驹试着从家具店与鬃毛沙龙之间的小巷子里穿过去。

  街头的喧嚣声安静了一些,于是他坐了下来。天马转向自己的马鞍包,从里面抽出一张折好的羊皮纸,展开之后,那是坎特拉皇城的地图。他在地图上仔细研究了片刻,这时候,小巷子深处传来一阵沙沙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好奇地抬起头,可是什么也没看见。

  把视线转回地图上,又专心研究了几秒钟之后,那动静又来了。第二次提起了精神,天马仔细环视着周围,注意到了几扇门,两个垃圾箱,还有四扇居高临下的窗户。他再次耸耸肩,就在他的视线重新回到地图上的那一瞬间,突然被扑倒了。

  雄驹惊叫一声,整个身体向右歪了过去,他努力调整姿势,尽力不摔在自己的翅膀上。随着重重的“噗通”一声,他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一秒钟之后才回过神来。在他身体的左侧刚刚被撞的位置上,响起了一连串歇斯底里的咯咯笑声。有一个影子从他身上滑了下来,向后翻了个四脚朝天,还哈哈大笑个没完。橙色的雄驹调整了一下身体,冲着正在没心没肺大笑的家伙怒目而视。这是一只暗色调的天马……

  等等……

  “蝙蝠翅膀?”他自言自语道,又留意到了那牙齿和鬃毛。

  那尖尖的小犬牙也不像是普通的小马,那头鬃毛很短,泛着午夜蓝。那只小马在地上打了两个滚,依然还在抽风一样大笑,直到天马忍不住发话了。

  “咳咳,你什么意思?”他向那只小马抱怨道。

  那只小马终于开始平静了下来,可是刚睁开半只眼睛,就又继续笑个没完了。“你、你的脸!简直太精彩啦!”她大叫道。

  天马凝眉怒目,然后把自己的地图捡了起来。“好吧,你要是没啥事,我可不奉陪了。”

  眼看着天马开始离去,大笑不止的小马终于安稳了。“哦,拜托!不就是找了点儿乐子吗。”她说道。

  雄驹甚至都没回头,冷冰冰地说道:“可能你觉得挺有乐子吧。我可没。”

  他听到那只小马啧了一声,开始抱怨了。“嗷!这儿的小马怎么都这么没意思!好吧,我说,真是对不起啦。可这也是你自找的嘛。万一我是个劫匪呢?那你还有机会吗?所以把这当个教训吧。”

  直到现在,天马听了她的嗓音,已经确定这是个女生了。不过依然转过身来面对着她。

  “哦,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相信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他用最讽刺辛辣的腔调说道。

  那只深色小马大步走过来,鼻子都跟他顶到了一块儿,很明显不高兴了。她金色的眼睛之中不是圆圆的瞳孔,而是杏核状的立瞳。她冲着他吼了起来。“喂,我说!你最起码也该真心冲我道声谢吧?!”

  天马雄驹眯起眼睛打量着她,“现在你还反倒要我谢谢你?光凭这个我就能报警让你被逮起来。”

  她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但依然凶巴巴地瞪着他。“你不会,也没法子!这儿谁看见我撞你啦?”说着,她又冲他咧着嘴乐。“另外,你也不会跟可爱的妹子计较这点儿小事,是不是呀?”

  雄驹的眼睛眯得更细了。“给我个不这么做的理由。”

  雌驹把脸歪了过来,凑到了他右耳朵旁边,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因为你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随着雌驹发疯一样的大笑声重新响起,雄驹的脸先是红,后是青,最后停留在恼火的表情上。他扭头就走,却听到清脆的蹄声跟了上来。

  “哦~别这么顽固不化好不好!”妹子紧跟在他身后碎碎念,真是让他火大。

  她紧走几步,赶到了和他并肩,“嘿,别生气了好吗,撞到你真是对不起啦。”

  天马哼了一声,步子都没慢,任凭她继续。

  “至少告诉我你叫啥名字行不行啊?我叫安琪,安琪脉动(Angel Beats)。”

  她快步抢到了前面,挡住了小巷的出口,大大方方地朝橙色天马伸出了一只蹄子。她的面孔上挂着最诚挚的微笑,只希望他至少能友善一点。天马小伙子稍微想了想,谨慎地把自己的蹄子伸了过去。“彗星,彗星爆裂(Comet Burst)”他用实话实话的口气回答。

  正当他谨慎地握着她蹄子摇了摇的时候,忽然整个身体都被她抱住了。“耶!新朋友!”她欢呼雀跃,差点儿没把他勒得上不来气儿。

  拼了老命,彗星疯狂地从她的铁腕之中逃出生天,脸黑得像锅底。“我们才不是朋友。”他直截了当地说。

  “哦~被漂亮妹子给抱抱,是不是挺害羞的啊?”她咯咯笑着。

  彗星用蹄子揉着脑门。“不,你才没像那样抱我呢。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得去找征兵处了。”他展开了翅膀正要起飞,却被安琪尖声一嗓子吓得差点儿没蹦起来。

  “你也要加入皇家卫兵?!”她激动万分,彗星僵住了。

  “你说‘也’是什么意思?”他问道,得到的回应是史上最灿烂的微笑。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也是要去加入皇家卫兵的!”她开心得直转圈子。

  彗星歪着头打量着她。“对不起,不过我觉得,他们想要的是真正的卫兵。”

  说完,他就振翅起飞了,把她怒气冲冲的尖叫声抛在脑后。“这话是什么意思?!”

  展开蝙蝠翅膀,安琪跳到空中,直追那只橙色的天马。灿烂的阳光刺得她眼睛很痛,因为她是一只夜骐,习惯夜间飞行。不过通常小马对夜骐有个误解,以为他们是纯粹的夜行生物。虽然夜骐们的确更擅长在夜间行动,但是他们也可以像普通小马一样在白天出门。

  安琪稍微落后了彗星一点,好让他把她领到征兵站去,因为她也不知道那地方在哪里。他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最终,彗星站到了一栋灰色的石头建筑外面,冲着街道的那一面墙上还有块牌子,上面写着“皇家卫兵征兵处四号”。彗星深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了进去。

  这房子里面没什么特别之处,只不过远处墙上挂了赛蕾丝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的巨幅海报画,正面还有张桌子。有个卫兵正坐在后面……或者说,睡在后面。他把脑袋枕在桌子上,呼噜打得山响,在整个房间里都起了回音。彗星走到了桌子前面,有点疑虑地注视着那个卫兵。

  还没等他把卫兵叫醒,后面就有个声音嚷嚷起来了。“就是这地方啦!”

  猛地一转身,彗星一眼就看到那只闹腾的夜骐正站在门口,一脸惊奇地环视着整个房间。桌子后面的卫兵立刻就醒了,他直挺挺地坐起来,都没管桌子上他流的那好大一滩口水。

  “这里是皇家卫兵的征兵站!”他高声宣布,好像都没看见面前那两只小马。“这里一不卖吃的,二不养宠物,而且这里的卫生间不对外开放!”他以最端正的坐姿,直直地坐了三秒钟,让一只天马和一只夜骐盯着他。最后,卫兵终于眨了眨眼睛,注意到了他们俩。

  “哦,你们是来当兵的?”他随口问道。

  彗星赶紧答应了。“呃……对?”

  安琪又是一通爆笑,卫兵有点尴尬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头盔。

  “那好吧,非常好!你们即将开始生命之中最精彩最重要的一段旅程,你们将会投身于服务赛蕾丝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的生涯。”卫兵说着,然后稍微付下身来,打量着那只笑个不停的夜骐。

  “唔……她跟你一块儿的?”他问道。

  彗星脸涨得通红。

  “才不是。”他斩钉截铁地说道,只不过这时候她凑到了他身边。

  “哦~别这样嘛,亲爱的。我们一同共度的那些良宵都忘光了吗?那可都是你主动的哦~”她娇滴滴的这番话把彗星的下巴都吓掉了。

  卫兵眯起了眼睛盯着他们俩,“新兵在入伍之前还保持着浪漫关系,这可是高度禁止的。”

  彗星一脸苦相,介于皱眉和苦笑之间。“我们俩,根本,就不是一对儿!”

  卫兵歪着头,可是安琪一看他的模样又开始哈哈大笑了。

  当她还在笑的时候,卫兵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这样啊,好吧。欢迎来到皇家卫队。我们期待着新兵尽自己所能,为皇家卫兵四字增光添彩。”

  他在桌子上翻找了一会儿,掏出了两沓子纸。“拿去,全都填好了再交给我。”他说道,递给了彗星一沓。这会儿安琪总算是笑完了,过来取了另一沓。

  表格挺简单的,第一页是自己的信息。不过第二页是个道德规范的问卷。彗星用他早就带在马鞍包里的羽毛笔在纸片上奋笔疾书,可安琪眼看着那测试就开始挠头了。她犯难的问题是“如果你看到一起正在进行的盗窃行为,你要等多久才去阻止?”答案有四个,从置之不理,到立刻阻止。

  她鬼鬼祟祟地朝彗星凑过去,想偷看他是怎么选的,可是彗星挪了一下,挡住了她的视线。那个卫兵依然低着头在办公桌里面东翻西找。安琪趁机推着彗星,想挪开他的蹄子。可彗星只是把她蹄子直接推开,在自己的单子上写得更卖力了。于是安琪继续尝试,惹得彗星重重地叹了口气,可是蹄子依然毫不动摇。

  安琪窃笑不已,她知道他生气了,又压低声音使劲冲他比划。“嘿,你第十二题是怎么选的?”

  彗星慢慢扭过头来瞪着她,得到的回应只是她恬不知耻的甜蜜笑容。于是他开了口。“你真想在道德规范的考试里作弊?”

  卫兵的脑袋猛地朝他们转了过来,他急忙低下头,结果用力过猛,一鼻子磕在了桌子上。当他揉着鼻梁的时候,众多丰富多彩的词汇就从他嘴里连绵不绝地吐了出来,害得安琪趴在桌子上捂着嘴笑得浑身直哆嗦。还好,卫兵只是哼哼了两声,于是彗星也就把这回事抛之脑后了。对他而言幸运的是,接下来的半个钟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两只小马都填完了自己的表格。卫兵把它们收了过去,让他们在自己检查结果的时候先坐在那里等一会儿。

  彗星坐的离安琪要多远有多远,和她隔了足足三张椅子。他尽最大努力直视前方,和在椅子上根本坐不住尽顾着用蹄子磕墙玩的安琪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一次骚扰彗星的阴险企图,但是在彗星顽固的态度之下,他那张石头脸上连一丝一毫的变化都没有。于是安琪觉得非常无聊,她跳下椅子,凑到了彗星身边。

  “你知道吗,你也不用非得这么坐着吧。”她发话道。

  对于她这番试图吸引注意的努力,彗星甚至连眼皮都不动。

  “喂喂——?艾奎斯陲亚呼叫彗星!”她嚷嚷着,在他面前挥舞着蹄子。

  因为他连视线都没动弹一下,所以安琪尝试了一些更狡猾的方法来骚扰他。她在他脸上吹气,揉乱他的鬃毛,展开他的翅膀假装让他飞起来,甚至冲着他扭屁股。可是彗星依然顽固不化,眼睛都不眨一下。气呼呼地嘟着嘴,安琪坐在彗星前面的地上,一时间被难倒了。正在检查他们问卷结果的卫兵被他们俩的互动给逗乐了,卷子都快看不下去了。

  冥思苦想了半天,安琪终于有了主意。她先揉乱了自己的鬃毛,拿出她最妩媚的眼神望着他,然后紧挨到了他身边。她轻轻抚摸着他的前腿,慢慢地在他脖子上磨蹭。可是彗星依然毫不动摇地目视前方,连哆嗦都没一下。

  “这话只说给你听哦~”她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我对穿着铠甲的兵哥哥可是有个特别的大招的~”

  她看到他的瞳孔猛然扩大,然后又缩成了小点。于是她知道,现在他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了。

  安琪决定让当前情况变得更加热辣一点,于是轻轻咕噜了几声。声音柔得像丝,软得像猫。她继续用鼻子磨蹭着他的脖颈,觉得那里的肌肉开始绷紧了。很明显,他正在强迫自己忽略她的存在。不过这反倒更坚定了她非得到他回应不可的心态。然后她把自己的蹄子从他前腿转移到了背后,轻轻按揉翅膀的所在之处,也是他背后最紧张最敏感的肌肉位置。

  她感觉到一丝轻微的颤抖顺着他的背后流淌下来,于是凑到他耳边,低声呢喃:“输了吧?”

  他非常沉重地叹了口气,把她的蹄子从身上抖了下去。一瞬间她看到了他的脸,不过那脸都跟他眼睛一样红了。安琪笑得前仰后合,一个筋斗朝后面翻了过去,倒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任凭彗星红着脸生闷气。本来他都下了决心不搭理她的,可谁知道她比他想的还厉害。而且,虽然他永远不会直接说出来,但他承认,她这按摩……他还挺喜欢的。

  最后,卫兵来叫他们俩了。等他们过来之后,卫兵告诉他们:“恭喜,你们俩都被皇家卫队录用了。现在跟我一起来,我们先完成一些文书工作,你们就可以去接受基础训练了。新兵。”

  他向两个新兵敬了个礼。彗星的回礼非常认真,安琪的回礼要多随意有多随意。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