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BrotherXiet

favorite关注

 麒麟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2:午夜王国

第三十七章:召回塔迪斯 Retrieve the Tardis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14,088 字

publish 于 2019-06-12 发表

pageview 共 179 人看过

chat 共 0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不……

暮光摇着头,还没有直起身子便挣扎着跑上前去,发现自己的其中一只蹄子被一根草卡住了以后,干脆直接瞬移了过去。

她一下子便扑到了那团鬃毛面前,手忙脚乱地把它用自己的蹄子托起来。

一缕缕毛发却从她的蹄子之间的缝隙中落了下去,更多的则因为暮光沉重、急促且毫无规则的呼吸声而被吹散开来,一根接着一根地落到了地面上。

紫色的天角兽惊讶地看着那些毛发掉了下去,于是向后退一步,用自己的魔法拨开地面上因为之前收割者的怒吼而变得散乱无比的绿草,在其中寻找着那些鬃毛的痕迹,尝试再从中找出那些丢失的金色与红色的毛发。可是事与愿违,她反倒将峡谷顶端的草地弄得越来越乱。

“不……不……余晖……余晖……”暮光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剧烈地颤抖着,她强忍着泪水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面前不远处那正在大块朵颐的收割者。

现在的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圆球,一个贪食之鬼——这个该死的家伙看起来倒是很享受这一切。

“你……”暮光死死地咬着牙关,终于忍不住让两行清澈的泪水从自己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形成了两道泪痕,她的独角上渐渐闪烁出愈发强烈的紫色光芒,甚至还带着一些闪电。

不过暮光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与它的实力悬殊,所以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省下了自己身体中的魔法力量。

她的独角不再闪光,等魔法亮度暗下来之后它反倒显得十分无力。紫色的小马无可奈何地捂住了脸,痛哭流涕着伏了下去,趴倒在了草地之上颤抖着。

在她的身后,午夜公主看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出。

完全一反之前骄傲且时刻充满愤怒的神态,她睁大着自己的眼睛,将自己的无神的双眼从那可怕的怪物那里转移到了暮光的身上。她看到了这只紫色天角兽乱糟糟的发型、伤痕累累的翅膀和背部。

午夜公主惊恐地意识到,自己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不清楚是应该为自己的幸存而欢呼、还是为自己其中一位敌人的死亡而狂笑、还是为一只小马救下自己的行为而感动。她只得移开自己的目光,望向了洞穴口处的小马们。

他们看起来也彻底惊呆了。

博士默默地站在那连接着谐律之树的奇怪盒子之上,叼着嘴里的音速起子,用他冷静却复杂的眼神看着峡谷之上的景象。

瑞瑞坐在地上,用一只蹄子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的眼神已经被巨大且强烈的恐惧所淹没,这只白色独角兽转身将自己埋在了坐在身边的苹果杰克的怀里。后者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拿着放在了自己的胸前,盖住了瑞瑞的脑袋,另外一只前蹄则伸了出来,并搂住了自己怀里的这只恐惧不已的独角兽。

小蝶的耳朵耷拉着,赶忙展开一只翅膀,捂住了旁边小萍琪派的双眼,但是显然后者早已看到了刚才在悬崖上所发生的一切,于是将自己的蹄子追加按在了捂住自己眼睛的小蝶翅膀之上。

泽科拉默默地低下了头,悲伤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缓缓地摇着头。

而两只来自未来的可爱军团小马则率先做出了行动。甜贝儿立刻用魔法抬起了自己和小萍花的身体,将两只马迅速抬到了洞穴之外,悬崖上的草地之中,同时飞板璐也疾飞着赶来了。

她们好像没有看见旁边自己曾认为极度危险的午夜公主一样,赶忙奔跑到了暮光的身边,并将不停啜泣的紫色天角兽扶了起来。

“余晖……余晖她……她刚才……”飞板璐睁大了眼睛,看着草坪上的双色鬃毛,面色恐惧地试探道,“刚才……刚才……”

小萍花转过头去注视着飞板璐,解释道:“她为了从收割者口中救下暮暮,瞬移到了她所在的位置将暮暮她们两只马挤走了。而她自己……”

甜贝儿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并用自己浅绿色的魔法举起了地面上较为完整的一缕余晖的鬃毛,悲痛万分地说道:“余晖……余晖也牺牲了自己……就像之前的崔克西那样,她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你他娘的!”小马们忽然听到旁边传来飞板璐暴怒的吼声,转过头去,看到那只橙色的壮实天马扑扇着自己的翅膀从地面上一跃而起,举起了自己的一只前蹄并同时加速向前朝着仍然蜷成一团在大口吞食的收割者冲去,然后将那举起的蹄子重重地砸向那怪物钢铁般的身体。

小马们所期望听到的是一阵肉体碰撞的“砰砰”声。不过,一阵清脆的金属般的敲击声却随着两个个体的接触而出现了——这是小马们所没有预料到的。

飞板璐的蹄子击中了收割者的翅膀。那收割者立刻停止了自己咀嚼的行为,一转方向,正面对着飞板璐的身体,并同时张开了自己的翅膀与肢体,露出了它的巨口——那令小马们恶心的嘴巴之中已经没有任何生物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了。

怒吼了一声,收割者朝着这只天马的方向移动了过去,而且速度迅捷无比。

“小心!!”甜贝儿说着,使用魔法将飞板璐控制住,并一把将其拉了回来。

飞板璐的金属翅膀恰好擦过了收割者向前奔进的身体,发出了尖锐的金属摩擦声。

失去重心的飞板璐“彭”地摔到了草地上,并滚了几圈来到了午夜公主的身边。

“呃……”看着翻滚过来的天马,午夜公主后退了几步,并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旁边的小马们。

不过暮光、甜贝儿和小萍花回看自己的眼神却十分干脆,跟看着收割者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充斥着责备与愤恨。

飞板璐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并摆了摆翅膀,一下子让自己稳稳地站到了草地上,用翅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在这只天马斜眼瞥见了她身后的粉色天角兽时,她猛地转过头来,用自己因为狂怒而不停颤抖的瞳孔死死地瞪着午夜公主。

“而这一切,归根究底都是你那控制宇宙的‘终极计划’所造成的!”她喊了一句,眼中饱含着泪光。接着,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并摇着头展开自己的翅膀,用眼神与甜贝儿交流了一小会儿,便展翅飞开了。

同时,甜贝儿再次用魔法托住了自己和小萍花的身体,并将两只小马一同带回到了洞穴旁边。收割者在半空中看到了飞板璐疾速飞行的身躯,于是尖吼着再次朝着她俯冲过去。

现在,悬崖之上那几乎已被剥除的草地中,又只剩下了暮光和她身后的粉色天角兽了。

原本一直看着地面的午夜公主将脑袋抬了起来,将视线聚焦在了自己身前那只弯着腰坐在地面上背对着自己,用两只前蹄撑住地面,但仍然泪如泉涌的暮光。

不过没有等午夜公主说出自己的第一句话,自己面前的紫色天角兽便忽然转过头来。

暮光的双眼通红,脸上布满了刚才趴在地上时沾上的灰尘和泥土,那些尘土也已经被泪水染湿,形成了一种有些泥泞的浅黄色液体。当暮光公主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午夜公主也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接着无言地看了回去。

“你说的没有错,”暮光咬着牙说道,从她的神态里看不出来她除了悲伤以外还有什么心情,但是午夜公主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她掖着很强的怒火,正控制着自己不去朝着她释放出来,“都到这个时候了,事态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我即使是小马国代表友谊的公主,但是来到这里和你做无用的谈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说完之后,暮光便用前臂擦了擦自己的脸,尽管没有彻底弄干净,但是她似乎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于是她转过身去展开自己的翅膀,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摇摇晃晃地从悬崖边缘俯冲了下去,飞往了洞穴的方向。

午夜公主默默地看着紫色天角兽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但是没有多久,她的大脑中便忽然开始搜索所有被自己控制的小马的回忆和意识,似乎想要找些什么出来。

谐律之树旁边,博士从宝石箱子之上走了下来,并甩着自己的脑袋,让音速起子将整棵树扫描一遍之后,转过身来面对着旁边的小马们。

“没有时间悲伤了,小马们。”他看了看起子上显示的信息,对着她们解释道,“我已经用起子成功破解了谐律之树的一些表象信息,我已经尽量将消耗的时间降低到最少,但是这也足够让起子将和谐之元取出来了。现在我只需要一些能量!”

“这个需要多少能量?”甜贝儿看了看博士口中的起子,好奇地问道,“我们需要尽快……毕竟我们也清楚了收割者的力量。”

“不多。甜贝儿,我想我只需要你一只马用你的魔力持续供给音速起子一段时间的魔力就足够了。”

“好的,博士。”

博士说着,转了转头,找到了苹果杰克身旁的瑞瑞,“瑞瑞女士,不知你想不想帮我用魔法举一下我的起子,我想我们都不想被独角兽的高能光束给误伤到。”

说完,博士从嘴里拿出了自己的起子,并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找出了一张薄薄的白纸擦了擦其上所沾染的口水,然后将它放到了自己的一只前蹄上。

瑞瑞看到博士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使用魔法将那起子用浅蓝色的能量团给包裹住,并将其托举到了天空上。

“起子的功能已经设置完毕。瑞瑞,你只需要将起子带有蓝色水晶球的那端朝着谐律之树的正中心,也就是六角星所在的位置。”博士用蹄子指了指,看到白色独角兽按照自己的指令做了以后,博士又对甜贝儿说,“按照计划锁定,朝着音速起子的末端发射纯魔法束,不要加上什么花里胡哨的功能效果。”

“没问题。”说完之后,甜贝儿便进行了短暂蓄力,随后她的独角渐渐开始发出浅绿色的光芒,随后一束白色的激光从那光芒中发射了出来,正中了瑞瑞所托举着的音速起子尾部。

随即,音速起子的内部之中闪烁出了浅蓝色的光芒。就像河水从高至低流经干涸的河道一样,那光芒很快填满了起子结构中的所有缝隙,让它看起来就像是很快就要裂开一样有些触目惊心。

不过很显然音速起子并没有落得那样的后果。它顶端的蓝色水晶开始发光,待到那光芒亮到一定程度之后,一束看起来同样雪白的激光从音速起子的尖端射了出去。不过敏锐的小马们发现那所谓白色的激光中,其实是叠加着各种不同颜色的光束:有紫色、红色、黄色、橙色、蓝色,分别对应了谐律之树枝干上的五颗宝石的颜色。

光束击中树心那颗六角星之后,那五种颜色便分别散了开来,沿着枝干的中心处朝着那五颗不同颜色的宝石对应着扩散了过去。

远处的半空中,云宝和飞板璐交错着在空中翱翔,诱引并躲避着收割者的袭击。两只小马都因为剧烈的飞行而微微喘着气。

蓝色的天马在飞行的时候不时地转过头去,看着身后那只从容地摆动翅膀,匀速追击着她们两只马的怪物。

“我觉得……至少它现在看起来……看起来,是真的不会感到疲劳!”云宝在最后一次看向收割者之后,转头对着旁边的飞板璐喊道,“你呢,飞板璐?你现在体力怎么样?”

“我想我暂时还没有问题!”橙色的天马听到云宝的话之后,同样转头看了看身后追击着自己的生物,接着问向云宝,“怎么了,你现在累了吗?”

云宝感到有一股气正在从自己的胸口中缓缓上升起来,但是她却在把那口气喘出来之前故意咳嗽了一声,让飞板璐以为自己仅仅是被自己的唾液呛到了,而不是感到了疲乏:“实际上,我也没有。但是我在想,如果我们轮流诱引收割者,这样的效果会不会更好,我的意思是,会不会帮助我们节省一些体力,为底下的小马们争取更长的一段时间?”

“嗯……这是个好主意,云宝。”飞板璐思考了一阵子,转了转自己的眼球,接着肯定道,“不如让我先来?”

“这……”飞翔在自告奋勇的天马旁边,云宝展现出一副犹豫不决的神态,接着佯装有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既然你已经提出来了……那么……好吧啊,我觉得还行,就这样子了。辛苦你了,飞板璐!”

说完之后,云宝便一个转向,朝着峡谷上部的地面飞了过去,过程中还不忘转过身来,举起自己的一只前蹄,对着朝着天空方向勾引收割者的飞板璐敬了一个礼,高空中的橙色天马看到云宝的行为,同样也对着她回敬了一下。

谐律之树的旁边,博士看着音速起子中发出的彩色光芒向着树枝末端的宝石延伸过去。

首先是最左侧那颗橙色的宝石——它所对应的小马是苹果杰克,橙色的光芒沿着最左侧的树枝向着那宝石进发了过去,并最终与它结合。在一刹那间,那颗橙色的六角宝石被点亮了,发出了荧光一般的橙色光芒。

接着,是其旁边的蓝色宝石,代表着欢笑的元素。刺眼的蓝色光芒缓缓与之接触之后,它发出了蓝色的闪光。

谐律之树最顶端的红色宝石看起来也在等待着能量的到来,但是树枝上火红色的光芒却看起来十分吃力,它好似一个常年没有运动的懒汉一样,已经筋疲力尽,但还是在以极慢的速度上升着。

“加把劲啊……伙计……”博士两只前蹄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坐在谐律之树旁边默念道,他的脸上流着不少汗水,“整条时间线的命运就在此一举了。”

如同筋疲力尽的长跑者一样,那鲜红色的光芒在最终还是点亮了代表忠诚的红色宝石。可是当所有小马都唰地将自己的视线聚焦到中间偏右侧那颗紫色的宝石上时,却发现树枝上那两道分别为紫色和黄色的光束却在那里停住了,丝毫无法再次向枝丫的末端前进。

谐律之树的正前方,甜贝儿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她有些惊恐地喊道,“它们为什么不动了,博士?是我的魔力给予得不够吗?”

“不,是音速起子的力量达到极限了。”博士严肃地盯着浮在空中的音速起子上的指示,有些泄气地摇着头说道,“能量的输出从来不是它所擅长的领域,毕竟音速起子不是一个天生的武器。况且谐律之树也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系统。点亮三颗宝石已经让它满负荷运转了。这一点我之前没有意识到!”

“那我们该怎么办?”小萍琪派站在小马们的背后,紧张地喊道,她的四肢看起来有些颤抖,眼睛里的泪水还没有彻底干涸,“如果我们没能成功,那么这条时间线……都会……”

“就都会被吞噬。”博士咽了一口口水,低下了头并狠狠用蹄子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接着咒骂道,“博士你这个无可救药的傻子,瞧瞧你干了些什么?我真希望我现在有两个音速起子。塔迪斯其实拥有制造音速起子的功能,可是她现在也无法供我们使用了。”

听到这里,小马群一侧的暮光忽然有了反应,她的脑袋就像被一股强大的电流贯穿了一样被点亮了,她的神态也瞬间开朗了起来。

“博士!我想我有一样东西可以帮助到你。”暮光喊着,吸引了博士的注意,后者从自责中脱离了出来,有些不抱希望地看着暮光,颇为困惑地歪了歪脑袋。

在小马们的注视下,暮光用翅膀缓缓打开了自己缠在身体侧面的背包,同时自己的独角和背包内部的一些物件开始发光,看起来她是想要从背包里找到并且拿出什么东西。博士和小马们的神态从疑惑渐渐转变为期待。

只见从她的背包中,拿出了一根银白色的圆柱形小棒,那小棒的一段覆盖着黑色的塑料,而另一端则镶嵌着一颗蓝色的水晶——音速起子。

博士的眼球似乎都要从他的脑袋中挤出来了,他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音速起子?可是……”他转头看了一眼被瑞瑞举着的、正在发射光束的起子,接着又转了回去,然后又旋转过去看了看空中的起子,最后又转了回来,将目光固定在紫色天角兽托着的起子上,“可是你们是怎么拿到的?”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亲爱的。”瑞瑞代替了举着音速起子的暮光说出了事情的缘由,“不过长话短说就是:萍琪派在小的时候莫名拿到了一个盒子,而在钻石星球出现的时候萍琪派将其打开。在宝盒里的物品就是暮暮手里现在拿的这根音速起子。”

博士的下巴看起来几乎都要击穿星球了。

站在边缘处的云宝点了点头:“这是真的,博士。我们都见证了萍琪派打开盒子的那一时刻。”

“不可思议……”博士走了上去,并用前蹄拿住了暮光魔法能量中漂浮着的起子,并试探性地按了按其上的几个按钮,起子的尖端发出了蓝色的光芒,并发出了小马们熟悉的尖锐声,“它的一切功能都正常,这更有意思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莫名其妙地拿到了第二根音速起子。”在博士身后,苹果杰克转过了头看了看仍然在空中与收割者盘旋的飞板璐,接着催促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将六颗和谐之元全部拿下来了!”

“说的没错,不过我们现在可不能浪费时间了。”瑞瑞同意道,接着一把将第二根音速起子从博士的蹄子上几乎是抢了过来,放在了甜贝儿的面前,“现在该轮到你了,我亲爱的妹妹!”

“明白,姐姐!”

“等……等等……不!”博士似乎没有意识到第二根起子就在一秒之前被瑞瑞给拿走了,等到他意识到之后,转过身大喊大叫着,尝试阻止她们。

但是太晚了,甜贝儿的独角中额外发射出了第二束白色的激光,那光芒正中第二根音速起子,接着那起子中同样充斥上了蓝色的闪光,第二束白色光束从起子顶部的蓝宝石中发射了出去,在眨眼之间命中了谐律之树的树心,而紫色的光芒也很快开始继续在枝干上伸展。

“啊……啊?为什么不?”瑞瑞这个时候才转过头来,正好与脸上写满了惊恐的博士四目对视,她看起来有点被博士的表情吓到了,“塞拉斯缇娅啊,这是什么表情?”

“我的表情的意思是:瑞瑞一只马控制了来自两个相同的、却来自不同时间点的音速起子、甜贝儿一只马提供给了两个相同的、却来自不同时间点的音速起子能量、两个相同的、却来自不同时间点的音速起子同时给予谐律之树力量……”博士对着瑞瑞严肃地讲述道,他的声音很小,但同时很低沉,也很严肃,所有小马都能清楚地听见他所说的话,“这是三个很为典型、极为典型的悖论。”

“啊!”甜贝儿听到博士的话之后惊叫道,同时停止发射自己的能量光线,转头焦急地看着博士,“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呢?如果我们让其他小马举着它呢?”

“已经晚了,甜贝儿。时间创伤就像我们身体上的创口一样,你用小刀将自己的皮肤割破之后,总不能用小刀将皮肤愈合吧?悖论出现了,时间创伤加重,通过这种方法让其自行修复是不可能的了。”

“加重?!”苹果杰克惊得跳了一下,她头顶上的牛仔帽差点没掉下去,“你的意思是……”

收割者的声音忽然出现,小马们纷纷转过头去,只见洞穴口处的收割者仍然在与飞板璐互相盘旋,但是在那只橙色天马的背后,另一个黑色发棕的身影缓缓显现了出来——因为时间创伤的加重,所以这里凭空出现了第二只收割者。

而飞板璐似乎没有注意到她身后第二只收割者的出现,而在她注意到它的时候,很可能就已经晚了!

“飞板璐,小心!!”正当所有小马都惊得没有办法动弹时,云宝却突然喊了出来。同时,她伏在了地上,为一个猛烈的腾飞做准备。接着,她就像开伞一样迅速展开了自己的翅膀,在一个瞬间据将自己用四只蹄子弹到了空中,用着自己最大的力量,做着小马们所见过的最为强烈的加速,这一过程甚至产生了一股冲击波,将她周围的小马们都向后逼退了几步。

她蓝色的身躯用了不到一秒就掠过了洞口悬崖上午夜公主的身旁,后者用惊异的眼神无言地盯着她,从自己身下的地面一瞬间便飞到她的上方。

飞板璐听到了云宝的声音,刚刚转过头去便看到了云宝拖着鲜艳的彩虹拖尾以自己从未见过的惊人速度朝自己飞来,注意力被她所吸引,却仍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收割者已经几乎显露出了自己的全部身体。

在下一秒之内,云宝的速度又进行了一次大幅度的提升,她在空中甚至被缓缓拉长压扁,形成了一个闪着白光的锥形冲击波。“躲——开!!!”她咬着牙,用自己在猛冲之余身体里所含有的全部力气将这两个字吼了出去。

飞板璐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她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飞到了离自己很近的距离,然后抬起头来转身,却忽然发现了自己身后已经完全出现并露出实体的,张开着自己身体并露出血盆大口朝着自己飞来的收割者。她惊声叫了出来,并迅捷地选择了另一个方向,展开翅膀开始冲刺。

可是没有足够的加速度,光靠飞板璐一只马,完全没法逃离这两只收割者。

在飞板璐离开自己的位置后的一瞬间,云宝的身影便冲了过来,并在达到与两只收割者几乎相同的高度时突破了音障。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一个带有彩虹色渐变的光圈从散发着惊人的色彩,以云宝突破音障的点为中心迅速向着水平方向扩散了出去,并同时发出了猛烈的冲击波,那冲击波强大到让其两侧的收割者都被震着向后缓缓退去。

飞板璐同样被冲击波影响,她橙色的身体几乎是瞬间翻滚着落到了远处悬崖之上的地面中,从而成功躲开了收割者。云宝的尾迹由原先转瞬即逝的彩虹光芒变成了一道货真价实的彩虹,沿着她飞行的轨迹向空中不断延伸着。

地面上,小马们同样感受到了强大的冲击波和绚丽的色彩。

在马群之中,小萍琪派的身体却意想不到地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的鬃毛被冲击波向后吹去,看起来就像是使用了核能驱动的强大吹风机一样将那一片竖直着生长的毛发吹成了一团爆炸的蓬松形状,同时她的全身的颜色也从暗粉色唰地被染成了彻彻底底的粉色。她的眼睛似乎被云宝飞行时所产生的巨大彩虹所占领了,瞳孔反射着彩虹音爆产生的光芒。她不住地颤抖着,嘴巴从原先的震惊缓缓改变成了微笑,然后变成了大笑,最后,她咧着的嘴巴似乎都要将整张脸占满了。

“萍琪?”苹果杰克注意到了小萍琪派的变化,转过头去看了看,接着十分惊讶地捂住了嘴,并支支吾吾地说道,“你莫非是……莫非是……”

“苹果杰克……”咧着嘴笑着,小萍琪派缓缓将头转了过来,面对着那只橙色的陆马,“我有点不确定……但是……真正的快乐之感,真正的欢笑,真正的幸福,难道就是这样的吗?”

苹果杰克被震惊地说不出话,但还是能够做出一些肢体动作的,所以她机械性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不过其他的小马仍然都沉浸于震撼的海洋之中。

“云宝刚才尝试去救飞板璐,却产生了自己的彩虹音爆。”暮光的表情也能很清晰地看起来她同样也十分出乎意料,她缓步走到了小萍琪派的身边,看着如同换了一只马一样的粉色陆马,欣慰地解释道,“尽管处在完全不同的时间线,完全不同的环境之中,但音爆同样影响到了萍琪,让她阴差阳错地又回到了历史的正轨之上。真有意思,到头来,尽管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但仍然还是云宝最大程度上改变了她,就像她当初改变我们一样。”

“当看到这传说中美丽的彩虹音爆之后,我想我明白了一切!”激动地跳了起来,小萍琪派亢奋地用自己尖锐的嗓门喊道,“欢笑……欢笑……我看到了真正的欢笑。天哪……它就像有一只马在这个时候为我泼了一通冰水,让我从我的噩梦中醒了过来……当然我不是在说我之前的生活都是噩梦但是现在我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咿~~~哈哈哈哈哈!”

小萍琪派笑得就像一只小苹果杰克一样。

“这虽然看起来很‘魔法’,但是我想,这是时间正在努力尝试修复自己的一种途径。”博士看了看现在变得万分激动并且在不断颤抖的小萍琪派,微微笑了一笑,感叹道,“哎~不过这终究还是好的,她变成了我们所熟悉的萍琪,也就对于戴上和谐之元这件事抱有更加乐观的看法了。”

“我想我们完成了,博士!”听到甜贝儿的声音之后,小马们都转过了头去望向洞穴内的谐律之树。

这棵神圣的树上,五颗子宝石全部被光芒连接上了。随着大树中心的六角星发出五颜六色的闪光,枝干终端的五颗宝石离开了禁锢住它们的石头,并悬浮到了空中,在其周围自动形成了金色的挂环,五颗宝石变成了五条项链护符一样的饰物。

紧接着,树心的六角星也像一个高端的机械门一样沿着六个角的方向自动展开了,其中,玫瑰色的六角星型宝石显露了出来——代表的就是谐律元素之中的“魔法”——并在其周围形成了一顶金色的皇冠。

“哇哦……”焕然一新的小萍琪派嘟着嘴,看着树上的一颗一颗的宝石,惊叹道,“它们真美啊,我感觉我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么有趣的东西!”

“它们确实很美。”拿回了自己的两根音速起子,博士有些不太确定该对它们这么做,于是将两根起子分别装进了自己左右的两个口袋之中,免得让它们互相接触产生新的悖论。

“好久不见,我们的宝贝。”苹果杰克摘下了自己的帽子,眼含泪水地看着象征着诚实的橙色宝石,说道,“很抱歉,刚刚让你们安定下来,又得劳烦你们出场一次了。但是诚实来说,这的确关乎整个世界的安危。”接着,她看着那镶嵌有橙色宝石的护符朝着自己的方向飞了过来,并安稳地落到了自己的胸前。随着“叮”的一声,苹果杰克的全身散发出了橙色的光芒。

镶有紫色宝石的护符则飘向了瑞瑞,并同样落到了她的胸前。“噢,和谐之元,把你们拿出来可费了我们不少精力……你看起来真奢华。”瑞瑞的身体发出了紫色的光芒。

仍然站在树旁的小蝶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护符冲向了自己,于是有些僵硬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脯,似乎想让它更轻松地落到自己身上。在那护符接触到自己的皮肤时,小蝶发出了金黄色的光芒。“嗯,我想我这里也完事了。”她微微尬笑着,看着其他的小马。

“我回来了,朋友们。那阵冲击波估计能够拖住收割者一段时间,希望我们之后可以搞定。诶话说,和谐之元怎么……嗷!”云宝拖着彩虹色的尾迹,从洞口处与飞板璐一起飞了回来,还没说出自己的问题便迎面撞到了带有自己的和谐之元的护符——就像是它提前回答了这只天马的问题一样。很巧,它正好撞到了云宝的正胸上。她的身上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暮光微微低下了头,富有仪式感地看着自己正前方那镶有玫瑰色六角宝石的皇冠缓缓飘落到自己的脑袋上,并同时闭上了双眼,没有说出任何话。与那宝石的颜色一样,她自己的身体发出了玫瑰色的光芒。

最后,小马们纷纷看向了小萍琪派。

镶有蓝色的气球形宝石的护符缓缓从谐律之树的树枝中飘了出来。它在空中稍微停了一会儿,上下漂浮着、有节奏地闪光着,似乎在急切地寻找自己的归属。

“加油……给点劲啊……”博士紧紧地咬住了自己的其中一只前蹄,好像要把它棕色的表皮给啃下来一样。

最终,正如小马们所期待的那样,那蓝色的护符在空中开始移动了,它朝着刚刚重获新生的小萍琪派飘了过去,并最终落到了她的胸前。“它过来了,它过来了!”小萍琪派激动地喊道,盯着她面前的护符,同时自己的身体发出了蓝色的光芒。

“好啊!!”马群如同炸开了锅一样庆祝了起来。

可是这场短暂无比的庆祝再一次被收割者的吼声给打断了。

不过小马们似乎都对自己目前的状态十分自信。

“哟,起劲了?哈?!”云宝歪着脑袋转过头去,看向洞口处的天空,并指向半空中扑扇着自己蝙蝠似的翅膀的两只收割者,“我们连和谐之元都拿到了,你们还有什么资本来朝我们瞎吼?!”

可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出乎所有小马的意料。

随着更加尖锐的吼叫声,两只收割者之间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芒,这道光芒将它们的身体连接了起来。

在下一秒,它们分别化为了一片巨大的闪光,并朝着各自的方向平移了过去,最终融合成了一体,变成了一只更为巨大的怪物——更大的收割者。它在小马国下午的阳光中呈现出褐色发红的色彩,摆动着自己那双变得更大的翅膀,挥舞着面前长得更尖锐的巨爪。

“它们还会合体?!”飞板璐转过头去对着博士喊道,她的语气就像是她见到了三只大熊星座一样,“很抱歉,不过这不就有点扯了吗?”

“但是不可能啊!”博士思考着,接着抬起头去看着收割者,回答着飞板璐,“它们只有在时间创伤加重或减弱的时候才会产生任何其他变化,而这很显然是加重了。莫非……”

博士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缓缓转过头去,盯着那只戴着和谐之元护符,同时看起来一脸懵的小萍琪派。

“我知道为什么了……”他恍然大悟地说道,“来自过去的小萍琪派——还没有获得可爱标记的小萍琪派——戴上了未来代表欢笑元素的和谐之元,这一点也是一个巨大的悖论!小马们小心,收割者再一次大幅增强了自己的能力!”

“现在就连和谐之元也没法阻止它了吗?”暮光转过头去,紧张地问了问博士,后者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的眼神中所透露的情感——“不要说‘是’,不要说‘是’,不要说‘是’!”

“我们并不是现在无法用和谐之元阻止它,”博士叹了一口气,接着对暮光说出了事实。

“啊,那还好……”

“我们一直以来都无法用和谐之元阻止它,不管它是升级了几次,还是刚刚出现。”

 “啥?!”

“听我说。”博士连忙打断了小马们的喊叫声,“因为和谐之元终究只是几颗带有强大魔力的宝石,而收割者则是时间漏洞的产物,能够吞噬时间的它们是不会受到和谐之元的一丝影响的。”

小马们纷纷捂住了自己的脸,异口同声地喊道。“那我们来到这里拿和谐之元还有什么意义?”云宝戴着自己的护符,几乎飞了起来撞到了洞穴顶部。

“你们忘了吗?和谐之元是用来对付午夜公主的,而收割者的存在能让她不敢去攻击或者控制我们。”博士则显得很冷静,他观察着洞穴口处的收割者,它看起来依然在适应着自己全新的身体,并且不断地在调整着自己的身姿,它看起来倒是不着急,似乎确定自己必定能够赢得这场战争一样。“我们一直以来都有着这么一个方案:使用塔迪斯的钥匙把塔迪斯的能量召回,并使用她的力量修补时间创伤,赶走整条时间线上的收割者,之后再用和谐之元的威慑和午夜公主谈判。”

“对哦……”苹果杰克回忆道,接着认同道,“我们之前的确商讨过这个方案。不过我们的脑子就好像秀逗了一样没有想起来这回事。”

“虽然我知道这有点重复,但是我想在从地牢后出来的那部分记忆暂时性缺失,也是因为时间正在修复自己的原因,朋友们。时间的修改是会影响到空间里的所有事物的。”博士解释道,“现在,伙计们,你们需要辛苦辛苦,再继续看一下咱们门口的那只怪物。记得必须要小心,我的意思是……万分小心。”

看到云宝、暮光和飞板璐都点了点头,接着飞走之后,博士转过身去,面对着其他站在自己旁边的小马们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想要找到那把自己熟悉的钥匙:“现在,朋友们,让我们找一下我的塔迪斯钥匙……”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发着金色光芒的钥匙,紧接着惊呼一声,将其立刻扔到了地面上。“哦真是该死,我忘记它这个时候会发烫了。呵,记性不好,或许也有可能是时间修复的原因,哈哈……”博士有些无奈地看了看洞穴地面上的钥匙,自嘲道。

他俯下身去,看起来想要拿起那钥匙——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愚蠢行为,于是再次抬头看向了瑞瑞,那只白色的独角兽明白了他这一瞥的意思,接着用魔法将那把钥匙举到了半空中。

博士看向了甜贝儿,挑了挑眉毛。

“啊咧?”那只白色的独角兽歪了歪脑袋,“我还要……”

“没错,你还要。”

“喔……”

同样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之后,甜贝儿从自己的独角中再次发出了白色的激光,它迅速命中了钥匙。

不过不一样的现象产生了,在光束击中钥匙的同时,以钥匙为中心,其四周出现了一道一道的金色光芒,那光芒缓缓形成了几根金色的发光线条。

小马们起初盯着这几根看似杂乱无章的直线,有些迷茫。但是很快,她们便发现这几个线条逐渐连成了一副隐隐约约的框架——塔迪斯的框架。

“有效果了呢,博士。”小蝶走到了甜贝儿旁边,看着逐渐形成的金色塔迪斯轮廓,期待地说,“它会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塔迪斯召回来呢?”

“也许需要花十几分钟……”博士回应着,观察着这越来越复杂的线条,塔迪斯的大致形态已经构成了——一个长方体的框架,“至少理论上是这样的,上一次我尝试这么做的时候,召回的过程被严重地打断了。”说完之后,棕色的陆马转过身去,看着洞穴外的场景。

博士看到了半空中那几只盘旋着的小马,和穿梭在她们之间的怪物。

“不是我说,但是我觉得你们也这么想:这个烦人的家伙还真是难缠到要死!”云宝尽力扑扇着翅膀,迅捷地穿梭在空中,而身后张开大嘴的收割者在经过刚才的融合以后,也似乎变得更加敏捷,反应小马转向的时间也变短了,并且时不时地发出比之前还要震耳的尖叫声。最后当暮光的攻击波击中了它时,它才善罢甘休,不再追击这只蓝色天马,而是转过身去朝着那只攻击自己的天角兽俯冲过去。

“塔迪斯还有十几分钟才会召唤出来,朋友们!”飞板璐瞥了一眼地面上小马的对话,接着对自己的战友们喊道,“胜利就在眼前,但这个过程会很艰难。这是一场长跑,赌注是我们的时间,千万不要掉以轻……”

又是收割者一声熟悉的吼叫,不过这一次还伴随着与刚才攻击暮光和午夜公主时一样猛烈的冲击波,将三只小马的阵型完全打散开来。

暮光距离吼叫的怪物最近,刚做好向侧面飞跃的准备的她没有反应过来那声带有冲击波的吼声,于是如同一条无力的海草被沿海的波浪冲到海滩上一样被震飞到了远处,并背靠着石头撞到了洞口外的悬崖表面上。在与墙壁相接触的一刹那,她忽然咬紧了牙,表情看起来变得很是痛苦,因为与悬崖上的石头相撞,她背上的伤口再次加剧了。并且她并没有向下落去,很显然是她的身体被悬崖上不规则凸起或是凹陷的石头所卡住了。

“暮暮!小心面前!”云宝看到那只嘶吼着的收割者,它正在以比之前快很多的速度靠近那只天角兽,于是她大声警告着悬崖上的暮光,“收割者来了!”

暮光微微张开了双眼,眯着它们看向自己的前方。当她发现那只迅速冲向自己的怪物时,咬着牙、眼含泪水地使用自己的魔法,想要使用传送的魔法。

她的独角开始发出紫色的光芒,却很快在自己又一波疼痛的袭击到来时熄灭了。

就在云宝和飞板璐尝试飞速赶去,却发现两只马的距离对此都无能为力。就在她们恐惧地捂住嘴巴,想象着即将发生的可怕的事情时,他们忽然看到从悬崖之上跳下来了一个粉色的身影,同时一股疾风吹过。那身影凭借速度和距离优势在眨眼之间便来到了暮光所在的位置,并几乎没有犹豫地将她用悬浮魔法从崖壁之上带了下来,紧接着扛着她落到了峭壁之下的地面上,将天角兽放在了洞穴入口处,让这只小马的后背朝着天空。

暮光无力地趴在地面上,恍惚中感受到自己背后产生了一丝奇异的温暖。她缓缓睁开了眼睛,转过脑袋去看向自己的身后,发现在自己旁边站着一只粉色的天角兽,她披着长长的直发,正用自己的魔法为自己的背部疗伤——是午夜公主。

“你想要干什么?”暮光差点没有跳起来,她一个翻滚远离了那只天角兽,打断了治疗魔法,并踉跄着站了起来,展开翅膀伏在地面上,用被仇恨和厌恶所彻底填满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午夜公主。

当她发现明明可以在这个时候控制住自己——或者是直接干掉自己——的午夜公主没有什么反应,反而只是默默地坐在地上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暮光紧紧绷着的身体却突然疲软了下来。她看着午夜公主的身体,她默默注视自己时那几乎发出光芒的蓝色双眼,突然想到了萍琪派,想到了那只傻得太过于可爱的陆马,那只不顾一切只为自己的同伴们开心的朋友……她感到自己的心莫名地软了下来。

暮光控制不住自己地剧烈咳嗽了几声,她喘气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自己发软的四肢最终还是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缓缓收起了自己的翅膀,然后疲乏地垮在了地面上。

而看到这只紫色的小马沦落成了这样的一个状态,午夜公主则缓缓走了上来——好像在担心暮光会不会突然蹦起来攻击她。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午夜公主蹲了下来,四条胳膊着地,并继续使用自己所夺来的魔法继续为暮光治疗伤口:“你的伤越来越严重了,不能再上去对付收割者了。”

“怎么,这样你不就挺开心了的吗?”暮光没有抬头,而是冷冷地笑了一声,接着讽刺道,“鬼知道你现在的脑子里又在盘算着什么……”

午夜公主听到这里,并没有像暮光的预测中一样因为恼羞成怒而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而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接着继续为暮光治疗伤口。

“暮光闪闪,当你们来到这里之后……我的意思是,你们这几只小马虽然没法代表什么,但是你们却让我学到了很多……真的很多。”她说着,没有给暮光足够的时间去回答,她便用一种十分隆重的口气说道,“我将不再与你们为敌。”

“啥?”暮光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却被午夜公主用魔法力量给按了回去,于是他便趴在地上,咬着牙说道,“我……如果你想编故事,那么请找一个更合适的理由。你这模棱两可的说法根本不能代表你现在的任何想法或者倾向。你告诉我,你究竟还想做什么?”

“暮光,我在刚才查看了几乎所有小马们的所有记忆。我知道你是代表友谊的公主。”午夜公主沉默了一阵子,接着缓缓吸了一口气,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认为我到现在还想做什么?”

说完之后,她见到暮光的伤口已经初步好转,于是便停止了治疗魔法。午夜公主随即张开了翅膀,腾到了半空中,朝着与云宝和飞板璐盘旋的收割者飞去了。

暮光挣扎了一段时间才爬起来——她很确定午夜公主还往自己的后背抹上魔法麻药了。她坐在了地面上,死死地皱着眉头,无言地看向自己上方的天空。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