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凛冬国度的崛起》

第二章:春之国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4,704 字

publish于 2019-06-11 发表

pageview共 72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曾何几时,在那对姐妹还没有建立埃奎拉斯垂亚的时候,就曾有这样一个王国,谁也不记得她的历史有多久远,似乎她一直就在那。她毗邻东部大森林,而北部就紧紧依靠着雪境,却是一个四季如春的国家,而她的子民非常依赖这一点,至少在那一年之前是这样。

    白羽城观星台的一处窗口,老独角兽皱着眉头看着天上快速移动着的云彩,身后传来了开门声但这并没有打断他的沉默,“老师”说话的是位年轻雌独角兽,她走到老独角兽身边为他递过一杯热茶,老独角兽微微点头说了声谢谢又回头盯继续着外面。

  似乎变得更冷了!”少女似乎自言自语的说着

而且风更劲了”老马用颤悠悠的声音接过她的话头,映在他的眼睛里的日光正被一片云彩遮住渐渐暗淡。

不论发生了什么,你觉得这会停下来吗?”女孩在一旁坐下摊开一本书然后飞快的把注意力放在了上面,好似刚刚的那段交谈并不存在。

  稍稍沉寂了一下“不……”老马回答“不,我不知道”他转过身靠在窗前拿过手帕低头擦拭着眼镜。

以前一定出现过这种情况!”女孩抬起头看着老师。

没,据我所知,我并没有记得有任何甚至与这靠边的事情!”老马带上眼镜来到了书桌边把茶放下。

  那一定有什么记载,在书面上的!”女孩把目光放回了面前的书上。

好吧,至少不在那本书里。”老马起身回到了窗边。“每一本存于那个图书馆的书我都读过,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我写的!记得吗?”

  怎么可能,我是说书里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吧!”女孩有些着急。

好吧,在这事儿上我得祝你好运。”老马露出一点笑意。这时他注意到外面的动静,似乎一辆马车在停在外门的路边,“快去应门,我的孩子!我们有客人了”说罢回到书桌前准备着什么。先进门的是一名大咧咧大胡子骑士“月影闪闪王子驾到”他喘着粗气似乎对压低声音不太自在,随后便走进来一位通体灰色身姿挺拔又帅气的独角兽,“星璇闪闪大师”他微微欠身打招呼。

   哈,都是一家马不用这么拘谨,你父亲身体还好吗?”老马起身给了他一个拥抱,示意他就坐,“啊您知道他的身体不如您这么硬朗,我们给他添置了新炉子,老马们似乎都不太喜欢冷天气,尤其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雌驹走过来接王子的斗篷,王子笑着打招呼“还是没空放下你的书是吗小叶?”女孩并没有搭话而是红着脸揪过那斗篷转身去衣架了。

呃钉盾,你不是说你想要来借什么书吗”王子回头问骑士,“哦对,对!我要找那本《怎样做一个勺子》那些勺子真的很容易吸引我的注意力,你得知道火候很重要否则它们就会映不出你的脸……”骑士先生似乎有点语无伦次但又不知道怎么停下来,

来吧,我去准备更多的茶,也许我能给你指出正确书架的路”女孩冷着脸打开门随他一起离开了。

     王子目送他们离开回头对星璇说:“这姑娘还是这么严肃嗯?”。

我相信你来这不是专程来看四叶的吧,你已经骗到了盾家的掌上明珠,现在怎么?难不成又要打你堂妹的主意?看在晨星的份上她还是个孩子,而且你们可是亲戚我得提醒你。”,    

啊您怎么能这样说,我可是有一个已经怀孕了夫人的马,我现在可怎么也算是半个爸爸呢!”王子笑着回答。

哼,我并不是对王族不敬,我知道星光家马的样子,见了漂亮女孩就迈不开腿了!而你虽然随我们闪闪家的姓,但你从你妈妈那里得到多少“王室”遗传我可看得清楚,你现在出落的就好像你舅舅的二重身一样。那么你到底打不打算告诉我你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了。”

  月影王子尴尬的笑着清了清嗓子“也许我跟其他王子们不一样的一点就是我是那个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为了这外面发生的事情,说实在的,我觉得这可能没这么简单了。”

  你以为我会没有注意到这些,我还没老到变成瞎子,什么样的鬼天气能影响到魔法流动?”星璇说道:“我能感觉到,月影,世界正在剧变,或者正在迎接什么。外面发生的事情可能仅仅只是一场寒冬,我们也许并不在中心,但是我们已经被这旋涡波及到了,我猜迎春日要推迟了”

我认为远不止要推迟了。”王子接着说道:“您知道自我成年以来一直在旅行,在晨星疆域外,埃奎拉斯垂亚大陆的其他地方探索。即使我们的国度有魔法加持,此刻窗外的光景还是变得很糟糕,而国土之外的景色,大师,他们已经经历了一个月的大雪了。”

好吧,我想你指的他们是那些农民陆马们,现在对他们来说是冬天,我想一场大雪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星璇靠在了垫子上”我们还是关心下我们手上的事情吧,关于“远不止要推迟”,这个说法是什么意思。”

  这些事情都是联系在一起的,就如您所说,这事情没那么简单。雪我是见过的,但是这次,星河在上,埋没山丘的大雪,所有的河流都冻结到河底。许多房子都被压垮了,可怜的农民们甚至来得及抢救出行李,只能挤在谷仓勉强生活。”王子顿了下继续说道“当我来到了西部的海港,大海也已经冻得结结实实,渔民无法出海,商船队也被困在了港口,与其说是船队,他们是步行来到这里的!他们的船早就被冻在了深海某处……而就在在那里我听到了些说法……”说到这王子又沉默了。他回头看了看门口,它是虚掩着的,似乎最后离开的马忘记把它关实,王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对星璇讲下去:

 一队随着商船来到我们这的外乡狮鹫告诉我们,这里的很多商队本来也都没打算离开这里。他们自称来自世界之心的附近,由于什么东西影响了他们的记忆,那里发生了些什么他们已经记不清了。据他们模糊的描述,那似乎是一场战争,他们是幸运存活下来的一部分生物,而他们刚刚离开的地方已经充斥了死亡。但是没人知道世界之心在什么地方,而且他们一离开家乡记忆也开始混乱,只记得他们一路走来最后停留在这片大陆上。”王子皱着眉头说着却被星璇打断

  好吧这又没多大帮助,所以你从一群得了海癔症的大鸟那里问到了这些?我开始不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一切跟一场不知名的争斗有什么联系?”

   王子回答““不,那场战争已经结束了有一段时间了,我要说的是他们在海上漂流时遇到的事情。他们在逃离家乡不久,看到了一个灾厄般的生物,一条巨龙,我猜!”

  巨龙?”星璇更困惑了。

 没错!而且不是我们印象中的那种,据他们形容,它是向北方飞行的,最后可能落在了雪境,起先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进入了突如其来的无星的黑夜,太阳瞬失去了光芒,在“它”的下面没人看的清全貌,直到它离开了才能看清楚那邪神般的翅膀轮廓,而不久之后天上竟然下起了血雨和腐败的骨殖!随着它经过不久海面就开始冻结,大雪也开始肆虐,而不少生物就在此变得疯癫了!”

  简直无稽之谈!”星璇不屑一顾的说道"巨龙受不了寒冷,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都在南方!如果有这种巨龙从南方飞到雪境我们不可能看不到!”

  不,这东西是从东方飞来的,它可能避开了我们直接进入了雪境并且消失了”王子解释道。“而且,光之路的消失恰巧与它的抵达时间吻合。”

  你确定?”星璇还在消化他刚刚听到的一切 

  这都是我亲自询问的,外乡人不可能知道光之路消失的事情,感谢这鬼天气,连我们这里的大部分居民都没有办法看清光之路是否还在!”王子非常肯定

  哎……我猜你有主意了对吧”星璇走到窗前叹了口气不回头的问道。

  我们得抓紧探索雪域了,这就是我的点子”王子似乎很轻松的说道

这就是你……你都在想些什么!”星璇斥,”你难道无视了我们刚刚送出了第三队精锐士兵和学者?他们应该在三天内就折返的。星河保佑他们!”

  也许这也是问题所在!”王子站了起来“我并不是有意冒犯谁,但是您要知道即使我们的边界士兵也很少迈出国土一步,也许他们是国家最好的守护者,但却离探索者差的很远,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变化适应能力并不是很强!而且即使他们经过了多年磨炼,但是你知道他们的能力也是有界限的!我们需要更强大的力量,魔力来支持这种任务!”

  我也派出了学士法师与他们同行,我最好的学生们!”星璇抬高了声音。

  也许这还不够!”王子反驳。

  你这不够是什么意思”星璇有些不高兴。

  也许您忘了,在这个充满魔力的国度里,真正强大的魔法实际上都在王室家族的血液里流淌着。”王子平静的说。

  荒唐,你想送王室成员去那种无主之地?”星璇别过头去。“你以为国王会答应吗?”

  就是我来这里找你而不是直接去跟国王交谈的原因!我的老师,您也是所有皇室的老师,您甚至教过老皇帝!只有您才有资格去向我舅舅-去向我们的国王提议这件事,我相信你的意见,殿下他会考虑的!”王子诚恳的说道。

  你叫我为你的荒唐主意去惊动国王殿下?这太可笑了,王上自己只有一个未成年的女儿,小王子还在襁褓之中,而剩下的那些个金枝玉叶,哪个不是含着银勺出生,在家族的宠溺之中长大的,你指望他们能好好自己用腿走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即使王上同意,他们又有谁会同意去那种……”星璇说到这突然梗住了,他回头看着身后这位拨弄着炉火的王子。

“嗯,您确实提到过最好的学生”王子盯着眼前的火苗微笑着说。

 你……不,绝对不可行!”星璇疯狂摇着脑袋”不止让一个王子去送死,还送出去一个“闪闪”你叫我怎么面对我的整个家族?”

  家族都以您为傲,老师!大家一直都很尊敬您,您也是我们闪闪家族的魔法甚至强过皇室的证明。”王子站了起来回身诚恳的对星璇说 “您教会了我很多,当初也是您帮我拿到了出国游历的允许,也许这一次也没什么特别的。我外面经历许多过挫折,我知道如何面对它们,它们也教会了我去理解“家”的意义,我爱这里,不论是皇室还是闪闪家族,我爱我的子民,爱我的妻子与未出世的孩子。如果无法留住这些,我就没有继续呆在这里的意义!我在这里请求您星璇-古树法师,不论是为了皇室还是闪闪家族,还是晨星的所有独角兽。”皇子躬身敬礼

  傻孩子,你叫我怎么去跟你父母交代,他们不会放过我这把老骨头的。”星璇非常心疼的扶住了月影王子。

  实际上,来这里之前我就已经说服了他们,他们都知道了我此行的意义。也都愿意支持我的选择”王子微笑着“至于金盏公主,她会无条件的支持我的,要知道她现在也是我的小迷妹呢!”

  哎……愿星河保佑晨星,保佑你”星璇有些悲伤。

  四叶端着快要凉透的茶正站在门口,似乎正企图从缝隙里向里面张望。这时骑士钉盾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这布丁可真不错,你们这些书呆子都是用炼金术下厨吗?这一定有什么稀奇魔法在里面。”

四叶被吓得差点掉了茶盘,“你给我小点声,蠢货!”。

哎呀这小女孩还真冲哈哈”钉盾非但没有压低声调反倒大声笑了起来,却被一道紫光打在嘴巴上,下一刻他就一点声音也没办法发出了!

也许这能让你消停点!”四叶气呼呼的回头。却发现门突然打开了!屋内的灯光显得有些刺眼,大概是因为外面的天色已暗了下来,而她也适应了过道里的光线。

王子正站在灯光之中“哦?我猜茶水送来了呢!”王子笑着说“可惜得下次了,现在喝下午茶有点晚了不是吗?”说着走出来招呼他慌张的骑士“钉盾我们该走了!哦,怎么?嘴巴不舒服?大概布丁里的魔法不太合口吧?哈哈哈!”说着王子把蹄子放在四叶的头上揉了揉,直到她本来整齐的鬃毛被搞的乱糟糟的,然后这才转身走到门外,留下四叶在那,她的脸色在黑漆漆的影子里看不清楚是什么心情。

那么就此别过了老师!四叶,替我向你哥哥问好!我猜他再过不久就会是个好骑士了,告诉他我身边缺一个随行骑士的位置!”王子回头道了别便启程离开了,留下星璇和四叶在门口目送马车消失在风里。

   把我披风拿来四叶,我们要进宫见白羽国王!”星璇目送着王子的身影吩咐女孩,“现在?这个时候?您都还没有发约见信呢!”四叶有点不知所措的问道。”路上再做,我们现在就要动身!”说罢星璇回头走进了屋子。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D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