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The Maretian - 小马国火星救援

Sol 64 - 太阳日64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151 字

publish于 2019-06-10 发表

pageview共 327 人看过

chat共 7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7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AMICITAS飞行任务三 – 任务日62

ARES Ⅲ 太阳日64

 

“我都有些嫉妒你了。”蜓蜓说道,“你马上就要跟马克开始为期二十天的二人(马)世界了。”

她与星光正背着装满了马克食物包的鞍包走向漫游车。这些都是马克亲自挑选的,而根据他的说法,剩下那些为数不多的小马食物包应当留给那些负责打理作物的马。此时马克自己手中正满满当当提着满满一大塑料桶的水。

“这位置本来应该是由你来坐的。”星光回应道,“我们大家现在应该都知道,你理解马克语言的水平是我们当中最高的,没有之一。”

“这可不行。”蜓蜓说道,“别忘了我得时刻与最好的爱意来源待在一起。就算马克的情绪的确那么有营养,他也只不过是单单一个人罢了。”过了一会,她又轻轻嘶叫着补了一句,“除此之外,别忘了车上还有那个死亡箱子。”

“是不是又要提那件事了?你怎么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星光等着马克开启漫游车的气闸,抱怨道,“刚开始你总是在说这颗星球对我们如何如何不友好。”

“这可是实话!”

“算是吧。结果现在你又说那个叫‘RTG’什么的玩意是个‘死亡之箱’。”

“星光,我跟死神马斗智斗勇的经历不计其数。”蜓蜓说道,“过程的确煞是有趣。不过这次我看到那个箱子的时候,我就看到死神马正盯着我,说着,这次我要动真格了。”说道这里,那只穿着太空服的幻形灵不禁打了个寒颤,“重点不是那只箱子要夺我命。或者让大家一起死翘翘什么的。或者全体团灭。不是的。它根本就不考虑这点。它就是死亡的本体——包裹在薄薄的一层封套里。”

“您要不再好好想想?”星光怼了回去,“从各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过去两个月难道不是也一直和死亡只有薄薄一壁之隔吗?”

蜓蜓只是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嘿,马克,等等,让我来帮忙!”

“他没戴那块通讯水晶,”星光没好气地说道,“他听不见我们的。”

“但那桶水太重了!”蜓蜓仍然固执己见,“我能搬得动……马克,过来,让我来……”幻形灵试图钻到那只勉强放在马克膝上保持着平衡的水缸底下,而此刻马克正忙着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操作漫游车气闸的面板。这一钻让水缸突然失了平衡,马克赶忙用两只手扶住才避免了它掉落下来摔开密封盖的悲惨结局。

“哎呦!”蜓蜓赶忙往后退了几步,双腿站立起来扶稳马克,之后就坐到漫游车台阶上,看起来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马克花了些时间才缓过神来,小心地把水缸放在旁边,接着拍了拍蜓蜓的头盔,示意她往后退下。

“你又得什么毛病了?”这次轮到星光对她摇头了,“你怎么会认为这么做能帮上忙呢?”

“那可难说,我背部还蛮壮的。”蜓蜓坚持说道,“我当然不像老大那么厉害,但是我还是足够结实的!也许我刚才能比划一下让他更明白些……”

“好了,我受够了。我知道你明明没那么蠢的。我们能好好聊一聊吗?”星光指着居住区的方向说道,“就在气闸里面?”

大事不妙。蜓蜓并不怎么喜欢星光现在说话的语调。“为什么不就在外面这里聊呢?”

“因为我不想让马克看到我们两个再一次吵起来。”星光低声咆哮着,“尤其考虑到他就算没法正常发音,也已经能听懂许多小马语的单词了。”

“但是你刚才还说他隔着太空服听不到我们讲话的。”蜓蜓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

“虫子。现在就走。”星光严寒彻骨的语调几乎能让火星室外的环境温度(今天是深冬时节,天朗气清,气温零下二十五度)感到自惭形秽了。

“遵命,长官。”蜓蜓最终放弃了抵抗。她再次检查了太空服无线电的设置,确保她们两个仍然连在私有频道而不是全组公用的频道上。确认无误,的确是私有通话。她拍了拍马克的膝盖,举起一只蹄子示意她和星光要回去一趟,等着马克挥手表示了解,再跟着那只独角兽走回了居住舱气闸。

星光甚至连让气闸开始重新加压都懒得操作。外舱门刚刚关上,她就朝着蜓蜓开始咆哮。“够了,你给我听好。我整个成长期一直都在忙着了解如何进行哄骗,谄媚,操纵形势,以及恐吓威胁小马,以此达成我的目的。我当然现在一直在试着改过自新做只好马,不过那些小伎俩我暂时还都记得;而你自我们到这里来就开始耍花招,一直都没停过。”

“我一直都认为你是个当虫巢女王的料。”蜓蜓说道。

“看到没?就是这样!”星光一只蹄子指着蜓蜓,控告道,“你又开始了!无故恭维!对上级阿谀奉承!一有机会就热脸贴冷屁股!还一直装得像个可爱的白痴!你每次一抓住跟我们其中之一单独相处的机会就开始搭讪进行各种吹捧!甚至连对马克也是如此,只不过在他身边你大多数时间里都表现得像只无事献殷勤的宠物狗!”独角兽的眼神变得越发尖利起来,“说!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蜓蜓长叹一声。“如果我告诉你的话,这办法就没用了。”她说道,“但是这个方法能管用真的至关重要。”

“还是爱的问题吗?”星光问道,“我们都每天轮流给你两次拥抱了!有的时候甚至有三次!我把自己所有的关爱都投入到每天的拥抱里了!这样还不够吗?!”

死路一条。不行,看样子我逃不掉了,不是吗?这些小马怎么就一定要让我的事情这么难办呢?“你年纪轻轻就离家出去闯荡了,不是吗?”这只幻形灵问道,“之后你建立起了自己的小村子,从自己孤身一马仓皇草创开始,一只接一只招募着小马。你认为你工作得很辛苦,没错吧?”

“废话,这种工作当然辛苦了!”星光语调坚决,“可这又跟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

“那你有没有过连续几天吃不上东西的经历?”蜓蜓问道,“甚至连续几周呢?”

“呃……从来没有?”星光看上去有些迷惑,“我向来都很努力,所以就算有的时候成果不算很好,总归还一直都能吃得上饭。”

“我有。”此刻蜓蜓收起了自己全部的逢迎与伪装,裸露出内心那个纯粹的虫巢战士。“每一只幻形灵都有。靠着侵入者偷窃来的爱意要跨越几百里距离,保证中途不被抓捕或者转移才能安全带回虫巢。我们终日生活于贫困潦倒之中,以致于唯一能了解到世界上还存在那么一种与贫穷相对的生活方式的线索就是那些渗透者所带回的生活用品,小饰品,诸如此类。请你想象一种日复一日兢兢业业辛劳工作,到头来还有可能颗粒无收的生活。前提是你能想象得出来。对于我来说则无须想象,因为我身在其中!”

“所以到头来还是关于爱的事情咯。”星光暂时还是一脸不以为意。

“不。”蜓蜓说道,“这关乎憎恨。这关乎愤怒。没错,我的确是有点饿。所有的幻形灵不管什么时候总会至少感到有一些饥饿。但要不是你们一直让彼此神经紧张,害得我还要时刻耗费自己的爱来避免沾染你们的负面情绪,你们给予我的那些拥抱早就足足够了!”

星光有些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你没……”

“火球不喜欢我们自然是因为我们都不是龙。”她继续用大量信息狂轰滥炸,“他尊敬莓莓是因为,莓莓毕竟是莓莓。他也尊敬我,是因为我救过他的命。但是他从根本上厌恶我们所有马,抗拒与我们一同工作。然而所有马里头他最憎恨的是他自己,因为他认定自己并不属于这个团队。”

“呃,”星光试图辩解,“那只是……”

“飞火总是由于你的健康原因对你横加管束是因为,那基本上是她唯一的职责所在了。”蜓蜓继续倾倒着自己的语言,“她一直感到自己毫无价值,因为她受的训练是如何担任飞行者与指挥员;而她在这里的唯一角色却变成了一名医生——对此她只接受过总计寥寥六周的训练。”

“你怎么……”

“而莓莓则认为她只不过是个冒牌货。”幻形灵继续摧枯拉朽,“她日思夜想盼着哪位公主大救星能过来从她肩头接下这个责任重担,因为她不信任自己处理事务的能力。这也正是为什么她大多数时候都会把事情推迟给你来下决定——你说话听起来总给她一种你懂得比她多的感觉。”

“但是……呃……我……”

“还有你。”蜓蜓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恶狠狠地说道,“你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解决眼下的问题或个马事务上;没有注意到,或者说根本不关心其他马的言语或感受。当然我是例外,因为你总是在担心我哪天暴走起来会把大家统统榨干。”

“这根本不是事实!”星光猛地一跺蹄,原本应当悄无声息的这个动作却激发了震动,沿着蜓蜓的蹄子向上传去一阵悸动。

蜓蜓深吸一口气,把其他原本想一吐为快的恶言恶语咽了回去。对于幻形灵来说,击垮一只小马的心智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过她现在并不想伤害到眼前的这只马。“也许不是。”她轻声说着,做出了让步,“不过如果按照我这里感受到的你们心中的情绪发展下去,离那种情况也不远了。尤其是莓莓,极度神经质,毕竟我已经跟她共事好多年了。我对她不要太了解。”

“但莓莓可是那个目光坚毅的导弹操作员啊!”星光仍然不愿相信。

“她现在在火箭上吗?”蜓蜓问道。

“从理论上讲……”

(一片沉寂)

“你明白我什么意思的。”

“呃……她不在。”星光败下阵来。

“那她看样子可能会在最近一段时间驾驶另一枚火箭吗?”蜓蜓继续追问。

“不会,不可能的。”

“就是这么简单。她只有在涉及到飞行的问题上才对自己有信心。给她一个与飞行有关的问题,你就能跟着她来一趟地狱一日游,最后还能安然无恙全身而退。但是从其他任何方面来看,”蜓蜓顿了顿以示强调,“她绝对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马而已。她可不是什么谐律精华的第七元素。”

这时星光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之后反应过来牢牢闭上了自己的嘴。蜓蜓不禁点头赞许。可以,这只小马总算明白什么时候不适合卖弄自己的学问了。

“所以她需要帮助才能让这个团队团结在一起。”蜓蜓继续说道,“我们先前不过是作为小组共同训练了……多少时间来着?三个星期?不过这没关系,因为按计划这次任务本来应该只有短短五天的,对吧?只是飞到吙星附近转一圈,在环绕轨道上给未来的着陆地点拍几张照,再飞回来就完事了。而我们团队里这几个可都是高级飞行员,设计天才,经验丰富的领导者什么的。就干五天的活总不可能出什么大问题。”

“好,结果任务半途碰上了这种意外。现在莓莓不知道该如何带领我们前进了;火球压根就不关心;飞火则一直注意避免越轨行事;而你却沉浸在数字和魔法组成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注意到。”幻形灵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所以剩下的还有谁呢?”

“那,我猜就剩你了?”星光说道。

“对。当然了,我做这件事是出于自身利益考量的——这样一来我获得的食物会更多,而有毒物会更少——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将机组成员维系在一起。所以我就成了那个疯疯癫癫的傻虫子,也是可爱的外星宠物。我成了助马为乐小姐,热心肠小姐,甚至还是救场的气氛调解员。而我一直以来做了那么多不只是为了让你们更喜欢我,也是为了让你们每一位对自己与彼此的感受好一些。”

蜓蜓一屁股坐到冷冰冰的舱板上,开始了她的总结:“但这么做能行得通的前提是,目标对我这样的行为并不知情。一旦受害者开始产生怀疑,那就没戏了。”她用一只前蹄抚摸着地面,继续说道,“顺便一提,这些全都是渗透学的基础课内容。这就是幻形灵的生存之道——在团队里的每一位都各司其职,为集体做出自己的贡献。”

星光几乎是完全泄了气,往后退了几步,撞上了气闸的内门。“我……我很抱歉。”她说道,“但是,呃……”

“但是我是幻形灵,是的,这点我明白。”蜓蜓一脸不屑,说道,“那就跟你直说好了,这句话千真万确,你可以录下来:我从来没有在事实上对你们其中任何一位撒过谎。”

星光熠熠耷拉着脑袋,让太空服都有些吃不消,问道:“真有那么糟么?”

“已经够糟了。”蜓蜓答道,“顺便跟你说一句,你这次离开居住区大概能让这里的负面情绪冲淡很多。你不会再烦到飞火了,反过来说也是一样;只不过没了你,她估计会比以前感觉自己更加没用。要是没有马克天天在这里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的话,我甚至不愿意想象情况会有多糟糕。”

“然而再过一两天之后他就不在这儿了。”星光嘟囔着。

蜓蜓点了点头。“希望他会把他的那些电视剧收藏留下。我觉得我应该能继续教英语课,至少能算个除了干农活之外的集体活动。”

星光也隔着头盔点了点头。“这件事我会去问问马克……”这时她突然顿住了,“我刚刚有了个点子。你应该知道莓莓总是想用这里的部件试着造艘新飞船吧?”

蜓蜓吃了一惊缩了回去。现在到底是谁在装傻了?“那根本就不可能!”她坚持道,“马克的下降级载具有一半都完全损毁了,而上升级载具的基座上唯一剩下的东西就只有我们要用来处理额外的二氧化碳的燃料发生器了!再说了,这两个载具的部件从任何方面来看都和Amicitas剩余的组件不兼容!我们之前可是花了超过一个星期来说服莓莓这么做不可行的!”

“你知我知,大家都明白不可能办得到。”星光说道,“但是这作为一个消磨时间的活动来说还是不错的。只要小马们面前还有事情要做,他们一般就不会再有什么疑问了。让他们一直都有活干,就不会搞出什么麻烦来。”

“我再考虑一下吧。”蜓蜓最终还是接受了建议。

“现在,”星光说道,“该给你来个道歉拥抱了。”

蜓蜓很高兴这次的点心相比以前来说明显没有了猜疑的异味;然而里面却还带了点坚定的决心,有种类似浸湿了的葡萄干谷物的味道。

回复 Sol 64 - 太阳日64

要 来 了?(指来首歌解决矛盾)

回复 Sol 64 - 太阳日64

回复#1 @乐观向上的ZRF :

白    等    了

GloomRadiancy  斑马 #3
回复 Sol 64 - 太阳日64

大业未起已举步维艰

幻形灵并非挑拨离间

若非蜓蜓充当润滑剂

六位朋友将分崩离析?

 

越来越期待了(斑马状态解除~

Fytus  天马 #4
回复 Sol 64 - 太阳日64

幻形灵…厉害啊

回复 Sol 64 - 太阳日64

回复#4 @Futys :

(・∀・)

回复 Sol 64 - 太阳日64

厲害了蜓蜓 就知道幻形靈沒那麼簡單

回复 Sol 64 - 太阳日64

回复#6 @小葉欖仁 :

重头戏还没到呢( •̀ ω •́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One step beyond.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