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李华笑

  独角兽

生命本来就是一片空白,本就需要许许多多有价值的事去充实它,其中若是缺少了友谊,剩下的还有多少?

《马国战纪》

第一章 东方浪子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6,534 字

event 于 2019-06-10 发表

visibility 共 211 人看过

forum 共 3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朝阳终于出来了!

 

一切都仿佛已苏醒,都欣欣然张开了眼:鸟儿放声歌唱,歌颂着生命的美好;风,轻轻地吹着,吹来一丝生气;大山的脸儿也被朝阳所染红,如同少女脸上的那一抹红晕,可爱而又有活力。

 

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就伫立在这朝阳之下,静静的、静静的眺望着远方。

 

他也如同这朝阳一样,拥有着无限的朝气和希望!

 

所以他的名字就叫做明日东方。

 

早晨的小马谷,就如同一个刚睡醒的小娃娃一样,虽然有些困倦,却可爱而又充满了生气。

 

小马谷的居民,总是喜欢微笑着,去迎接那黎明前的黑暗。

 

——因为他们知道,太阳终将升起。

 

所以他们也会对他马微笑,互相祝福对方,黑暗已经成为过去,光明已经到来。

 

所以东方也笑了!

 

——他喜欢微笑,也希望其他的马也能够微笑。

 

——一匹马若是还会微笑,那么他的生命总不会缺少阳光的。

 

这是他所相信的真理,这也是他所努力去完成的梦想!

 

你若能令他人笑笑,纵然做些傻事,却又有何妨?

 

于是他笑着,哼着一首轻快的歌曲,缓步走向一家酒店。

 

有时候,酒店里不一定只有酒,还会有许许多多的杂物。

 

所以,这家酒店规模虽小,但总会卖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所以这里自然比较噪杂:大汉的粗骂声、女生的娇笑声、孩童们的嬉闹声,以及厨房里的切菜声、炒菜声……

 

可是东方喜欢这种声音。

 

——只有酒馆里还有这种声音,马在这总不会感到寂寞。

 

东方讨厌寂寞,但是他却不得不与寂寞为伴。

 

——他不就如同浮萍一样,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

 

酒店的规模很小,所以东方走进来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他!

 

——一匹很奇怪很奇怪的马。

 

他就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的阴暗处,他的脸尖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就好像一只狐狸,冷漠、狡黠的环视周围的马。

 

他看到了东方,就笑了起来,他的五官仿佛全挤在了一起,他咧开嘴,露出了牙齿,他的牙齿黄黄的,稀稀拉拉的,就仿佛是被马所打落的。

 

他挥了挥蹄子,示意东方坐过来。

 

东方有些奇怪,但更多的是觉得有趣,于是他便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那马环视了四周,确认没有马在监听他们后,才缓缓道:“你好,东方先生。”

 

“你知道我的名字?”

 

“是的。”

 

东方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你对我有什么要求,我听听,但我可不一定会帮你做。”

 

那马愣了愣,道:“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你难道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

 

东方笑道:“这种事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早已习惯了。”

 

那马忽然间沉默了,然后他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像你这种有趣的马,这世上已经不多了。”

 

东方笑了笑,道:“尊姓大名?”

 

那马道:“狐狸,你就叫我狐狸好了。”

 

东方笑道:“这名字取得好,生动形象。”

 

——因为他的确像只狡猾的老狐狸。

 

狐狸笑道:“多谢夸奖。”

 

“那么,狐狸先生。”东方道,“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呢?”

 

“我不是来和你说要求的。”他的神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我是来告诉你一件大事。”

 

他顿了顿,然后补充道:“一件有关于你生死的大事。”

 

“什么事?”东方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狐狸突然狡黠的笑了笑,道:“不过……我告诉你这事,总不可能没有报酬吧?”

 

东方怔了怔:“什么?”

 

“这规矩你难道不懂吗?”狐狸似乎有些不满,“难道还需要我来教你?”

 

他所说的报酬自然是钱——一大笔钱,东方不可能不懂。

 

但这报酬简直要要了东方的命!

 

东方苦笑道:“你所说的报酬……我是不可能会有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的口袋摸索出几枚硬币,放在桌上:“你看,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了。”

 

狐狸冷笑道:“就这几个破钱,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这个穷小子?”

 

东方将那几枚硬币收回口袋,苦笑道:“我也没指望你能将那事告诉我……”

 

他站了起来,对着狐狸鞠了一下躬,道:“所以,狐狸兄,算我对不住你,我……我先走了。”

 

语毕,东方又向狐狸鞠了一躬,转身欲走。

 

狐狸愣了愣,突然哈哈笑道:“好小子,想骗老子不成?”

 

东方笑了笑,道:“狐狸先生,我怎么会骗你呢?”

 

狐狸哈哈笑道:“小子,敢在老江湖面前耍花招?我知道你其实有钱!你只不过是故意装装样子,好一分钱不花的知道我所说的大事。”

 

东方笑道:“阁下不愧是条老狐狸,果然精明!”

 

狐狸笑了笑,但神色忽然变得很严肃:“但无论你给不给钱,我也会把这事告诉你的。”

 

东方道:“为什么?”

 

狐狸深吸了一口气,一字字道:“因为这事不仅关系这你的生死,更关系整个小马国的兴亡!”

 

东方神情也凝重起来,道:“这究竟是什么事?”

 

狐狸忽然间低下了头,仿佛是在沉思,然后他才缓缓抬起头来,缓缓道:“你知道‘幽灵’吗?”

 

他不等东方回答,就接着道:“‘幽灵’其实是个杀手组织,早在劳伦统一全国之前,就活跃在大陆各地。这个组织专门从事暗杀,只要你被他们盯上了,就绝无生还机会。”

 

——幽灵没有呼吸声,没有脚步声,往往都会在黑暗中潜伏,悄无声息的杀死你。

 

“但是,自从塞拉斯蒂亚公主继承王位之后,他们就逐渐淡出了马们视线。很多马都认为他们已经消失了,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但是他们错了!”

 

“他们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在不断地壮大!”

 

“现在他们已经归来,他们的目标是整个小马国。”

 

狐狸顿了顿,忽然狡黠地笑了笑:“可惜的是,他们正要实行计划时,就有一只虱子跳了过来。”

 

——虱子虽小,很不起眼,但它却可以慢慢的吸你的血,能慢慢的把你的血给吸干。

 

东方笑道:“恐怕我就是这只虱子了。”

 

狐狸点了点头,道:“不错,现在他们打算先干掉你,再来实行他们的计划。”

 

东方笑了笑,道:“他们打算怎么对付我?”

 

狐狸的眼神忽然露出一股恐惧之色,良久,他才冷静下来,他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缓缓道:“他们一共派了四名杀手来对付你。”

 

狐狸顿了顿,又接着道:“可是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他们不会在同一时间来对付你。”

 

东方绝对是一匹不容易对付的马。

 

四个杀手同时出手,力量无疑要比一名杀手大得多,成功的机会也大得多。

 

可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东方沉默了。

 

他已经明白这四名杀手有多么的强大了。

 

狐狸缓缓道:“你要记住,这四名杀手的名字分别是‘十五号’、‘十七号’、‘二十二号’和‘二十六号’。”

 

当然,他们真的名字并不叫这个。

 

但是,他们一但加入了这个组织,就必须将自己的一切都给忘记,甚至自己的至亲。

 

他们现在活着,就只为了杀戮。

 

或者说,他们现在还能活着,就是因为他们还能够杀戮。

 

狐狸再一次环视四周,确定没有马在偷听他们讲话后,忽然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三张纸来,放在桌子上,低声道:“这是其中三名杀手的资料,你可以看看。”

 

这三张纸上,分别写着这三种资料——

 

 

十五号

性别:男

年龄:三十五

出生地:马哈顿

家世:父,不知名的裁缝员;母,不知其名,难产而死。

兄弟姐妹:无

妻子儿女:尚有一名妻子,后因患病而死。

 

 

十五号的资料就是这么多,但也足够多了。

 

因为对东方来说,这份资料已经能让他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杀手了。

 

这个杀手无疑是个冲动、偏激、叛逆和厌恶社会的马。

 

这样的马,往往是最为危险的。

 

而十七号就和十五号完全不同了。

 

 

十七号

性别:男

年龄:四十四

出生地:小玛利亚

家世:父,前任财政大臣;母,前任骑士长之女。

兄弟姐妹:有一个哥哥,前任副骑士长。

妻子子女:无。

 

 

这样的一名杀手,绝对是一匹很有教养,地位的马。

 

但是像这样的马,为什么会愿意去做名杀手呢?

 

东方也许知道。

 

三十四年前的皇宫剧变,无数权贵被推下台,曾经的富贵与权势,都如一场梦般,随风逝去。

 

从高峰瞬间跌落到低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东方无法得知。

 

一匹大有前途的马,竟然会沦落为一名杀手

 

也许这就是命运。

 

命运总是喜欢开玩笑,明明一件不可能的事,它却偏偏要给你变成可能的事,狠狠地嘲笑你一把。

 

而二十二号又是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马。

 

 

二十二号

性别:男

年龄:五十六

出生地:不详。

家世:不详。

 

 

二十二号是最为年长的,但他的资料也是最为简短的。

 

但东方知道他无疑是这三名杀手中最为危险的杀手。

 

他也许没有十七号那么好的教养,也没有十五号那么不怕死,但是他有经验。

 

——丰富的经验。

 

他的经验要比他们多得多,他身上的伤疤也要比他们多得多。

 

他知道如何去对付对手,也知道如何巧妙的运用他所学的魔法。

 

如果你被他盯上了,基本上是必死无疑。

 

十五号、十七号、二十二号无疑是高手。

 

三名杀手象征着三种不同的性格,他们的魔法套路也各不相同。

 

那么二十六号呢?

 

“很遗憾。”狐狸叹息道,“我没有偷到任何有关于他的资料,我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样的马。”

 

东方点点头,闭上眼睛,思考良久,才缓缓道:“那么,狐狸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但我不一定答得上来。”

 

“好,狐狸先生,我的问题是,”东方冷冷地盯着狐狸,“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秘密的?”

 

狐狸怔了怔,苦笑道:“你真的想知道?”

 

东方点点头,道:“是的”

 

狐狸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曾经是这个组织里的杀手!”

 

 

东方只是笑了笑,仿佛并不惊讶:“你有什么企图,尽管说出来,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狐狸怔怔的看着他,仿佛从未见过东方一样:“你难道认为我是卧底?你认为我是来骗你的?”

 

东方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有时候,沉默的意思就是默认。

 

狐狸沉默片刻,突然猛拍桌子,站了起来,低吼道:“你真的认为我是这种无情无义的杀手?你错了!是的,我曾经是名杀手,但并不意味着我现在也是名杀手!我也有感情,我是有生命的,不是傀儡!”

 

东方将头低下,沉默良久。

 

狐狸缓缓坐下,苦笑道:“其实,这件事我也有带有点感情在里面。”

 

他顿了顿,接着道:“我的父母现在就住在小马谷,我不希望他们因为这个计划而死去。”

 

东方道:“我明白。”

 

“他们只要一除掉你,就会立刻实施他们的计划。”

 

“我明白。”

 

“所以,这场战斗,你只准赢,不准输。”

 

东方微微笑道:“我明白。”

 

狐狸也笑了笑,然后道:“祝你好运,我该走了。”

 

东方皱眉道:“走?你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你独自一马走岂不是很危险?”

 

狐狸苦笑道:“恐怕我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会更危险。”

 

他不等东方说话,就解释道:“因为我和你在一起的话,他们的主要攻击不是你,而是我了。因为我背叛了他们。”

 

“到时候你会更危险,因为你不仅要对付他们,还要来照顾我的安危。所以,我不能留下。”

 

东方缓缓站了起来,道:“既然如此……保重!狐狸兄,我希望下次还能再见到你。”

 

狐狸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东方静静地看着他远去,喃喃道:“奇怪奇怪,为什么麻烦总喜欢找我?”

 

夜幕已至,酒馆里灯火通明,照得酒店四处亮如白昼。

 

酒馆里的每间房的设备都很好,除了器用精美外,床也十分的柔软,睡在上面,就仿佛是睡在一朵云上。

 

东方躺在床上,将身旁的窗帘给拉开,又将它合拢。

 

他实在是太无聊,太寂寞了,所以他不得不干这种古怪的事来打发自己的心情。

 

他突然停下。

 

因为他听到了一阵钟声。钟声是从教堂里传来的。

 

这种钟声往往宣告着悲痛的今天已经过去,充满希望的明天已经到来。

 

东方猛地坐了起来,看向一旁的日历,日历上赫然写着个黑粗的数字——“14”。

 

今天已经是十五号了。

 

东方跳下床,全身都已紧绷起来。

 

然后东方就闻到一股香味。

 

一股淡淡的香味。

 

夜已深,月亮已被浓雾所遮掩,只有几丝微弱的月光洒向地面。

 

当酒馆里最后一匹马也倒了下去后,香雾渐渐散去,他才从酒馆的黑暗处走出来。

 

他这一次行动表现得很冷静,冷静得可怕。

 

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他很冲动,很偏激,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又怎会在乎别马的生命?

 

他杀戮,只是为了见到血,猎物的血。

 

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喜爱血,他只知道他一见到血就会很兴奋!

 

可是这次他不得不很小心。

 

因为这次他所狩猎的猎物是一只很狡猾的猎物。

 

他快步走上楼梯,踹开东方所在房间的门。

 

然后他就看到一张床,东方就睡在上面。

 

他将被子遮盖住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睡得很熟——但他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他狞笑,快步走过去,将他的蹄子举起来,狠狠劈下去。

 

没有谁能过躲得过他这一劈!

 

他已经忍不住想见到血了!

 

“轰隆”一声,就倒塌了,被子下的东西滚了出来,竟是一箱已被劈成两半的盒子!

 

他的脸色瞬间变了。

 

忽听传来一阵笑声:“阁下功夫了得,不愧是来杀我的杀手。”

 

他寻着笑声看去,他一眼看到的,是一弯角,闪着幽幽蓝光。

 

——弯如新月,明若星光。

 

东方正躺在木梁上,微笑着看着他,道:“阁下就是所谓的‘十五号’……”

 

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怒吼一声,抓起一张木椅,向东方丢去,东方从木梁上滑了下来,木椅击中房顶,将房顶给撞破。

 

他不等东方站稳,便冲上去,一把抓住东方,想要将他丢出窗外,他忽然惨叫一声,捂着脸跪了下来。

 

“放弃吧。”东方淡淡道,“你打不赢我的。”

 

“放你娘的狗屁!”大汉骂道,然后又扑向东方,挥蹄痛击东方的脸。

 

东方没有动。

 

那大汉却捂着蹄子,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东方轻轻叹息了一声,正想开口说话,他却有扑了上来!

 

他猛击着东方的脸、胸膛,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这完全是一种不要命的打法。

 

东方想使用魔法,但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使用魔法,所以他只能不停的防御、躲避。

 

他实在想不到一匹陆马会如此强悍!

 

十五号向着东方的左脸击出一蹄,东方向右闪躲。

 

现在看来,东方是不会有危险了。

 

可是他错了!

 

等东方看出这是一个虚招时,已经来不及了!

 

他一把抓住了东方,将他举了起来,现在东方已经被牢牢给控制住,动弹不得。

 

这一招并不玄妙,很老旧,却十分有用。

 

十五号脸上青筋条条暴绽出,低叱一声,将东方对着墙壁重重摔去!

 

他已将他全部力量都使了出来,他看着东方,不禁笑了笑。

 

他已经能想象到鲜血四溅的场面了。

 

眼见东方即将要撞在墙上时,他忽然凌空一转,就想一条鱼在水中轻轻一转。

 

——没有谁能够形容这一转是多么优美。

 

然后他就如同一只燕子,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十五号整个马都已呆住,虽然他的确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这一幕,可是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东方冲上去,猛击他一蹄,将他打倒在地。

 

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只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那么现在,”东方微笑着看着他,道,“你能不能把指使你的马给说出来?”

 

——所谓的不怕死,一般只是在凌弱怕强的时候才会有的。

 

十五号颤抖着,大声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

 

他的声音就如同一根线,突然被切断了。

 

东方吃了一惊,他已经感受到他的身体逐渐冷了下来。

 

东方蹲了下去,仔细察看着十五号的尸体。

 

他的背上,闪着微微银光,好像是根针,但却比针更细,更小。

 

这样的部位,还不足以令马死亡,除非是剧毒!

 

究竟是谁下的手?他在什么地方监视着我?

 

东方站起来,长长吐出口气。

 

——他已经知道是谁了。

 

杀马灭口,不能透露出他们组织的一点消息。

 

——这是何等的恶毒!

 

东方望向窗外的月亮,浓雾已退散,月亮又重新显露出来,是那么的明亮,那么的优美,又是那么的寂寞孤独。

 

东方的心头又莫名奇妙的感觉到一股寂寞感。

 

——为何寂寞,为何孤独?

 

东方不明白,他也不去想。

 

他现在所想的,就是今天。

 

一个未知而又充满希望的今天!

 

 

 

#1
李华笑  独角兽
回复 第一章 东方浪子

评论都是自己在评论。。。有点小尴尬呢……

2019-08-06
#2
李华笑  独角兽
回复 第一章 东方浪子

呼,第一章正式结束(虽然很辣鸡)

2019-08-07
#3
spark  天马
回复 第一章 东方浪子

4星……因为我看的不太懂,这种武侠风格的 东方浪子(让我想起了E的够快队友就追不上他的托儿索),总之加油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彼方剑语》这种类型的大背景。

2019-08-18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