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回归自然

本章发表于 16 天前 • 4人收藏 • 276人看过 • 8,316字 • 4评论 • 0 HighPraise

关于本书

publish于 16 天前 创建

pageview被阅读过 276 次

assessment共 8,316 字

chat有 4 条评论

thumb_up有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7 人评价

34 star

5
86% 4
14%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Going Native

回 归 自 然

 

作者:little big pony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0070/going-native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自从小马镇公民们开始面对名为“人类”的异界恐怖直立猿的威胁以来,他们就在猜测为什么人类非得那么费事儿地穿衣服,今天,他们领教了。

 

震惊!高品位美艳棉花糖小马竟然被当地雄性人类…

 

  “哦,早安啊,亚伯,还是和往常一样?”

  又是方糖小屋一个繁忙的清晨,毫无疑问。这可是商店的黄金时间,蛋糕一家将会在上门的客户和收银机之间忙得团团转。夏日已经临近尾声,这意味着黑莓季节来临了。

  当然了,如果是坎特拉皇城或者马哈顿这样的大城市,小马们可以很简单地买到全世界各地进口的美食,所以这个黑莓季节没什么意义。不过对于像是道奇路口或者是小马镇这样的小城镇就不一样了。在这里,小马们可没法见到那些外地运来的新鲜玩意儿。而且苹果家族霸占了整个水果市场,这就表示外地水果想运进来也没那么容易。除非你想跑断腿,否则你还是别指望了。

  整个艾奎斯陲亚所有小城镇的众多小马都翘首期盼着时机的来临。他们已经吃腻了苹果,厌倦了樱桃,连偶然能幸运地出现的梨子和橙子也不想再吃了。他们想要新鲜货色,甜美多汁的美味。他们想要来自无尽之森灌木丛中的黑莓,漫长的一年之中,只有在这短短的几天内才会有黑莓。而且他们不光是想要这些又美味又少见的浆果,他们更想要品尝用它们做出来的点心。

  住在无尽之森边缘小镇的蛋糕一家每年都过得非常奢侈。他们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男女老少们都会蜂拥而至钻进森林里去采摘浆果。而且身为两位老练的点心师傅,他们早就对各种用黑莓做出来的甜点练得炉火纯青。实际上简直是太出色了,以至于来自全国各小城镇的小马们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慕名前来,专门来祭奠他们的五脏庙。

  此刻,方糖小屋前已经排起了长队,小马们从店里一直排到了街上。有些小马甚至是从苹果鲁萨那么远的地方专门赶来的。大家都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轮到他们。

  空气中充满了紧张,仿佛大战一触即发,店中的每一双眼睛都充满了决意和斗志,除了蛋糕先生正笑面相迎的那个高个子生物之外。

  这个生物两眼困倦,好像没睡醒。虽然他身材如此高大,但是面包店里任何小马都对他习以为常。很多小马,甚至是旅行到此的小马都知道他的名声。他乃是亚伯,地球人,恐怖直立猿,后巷的贤者,愤世嫉俗教派的虔诚信徒。

  “早安,蛋糕先生。”年轻人说着就打了个大哈欠,嘴张的老大,下巴都咯嘣一声。“对,和往常一样。”

  蛋糕先生还想为了增加更多收入而努力一把。“你确定吗?我可是刚刚出炉了一批新鲜的黑莓马芬哦,我敢肯定你绝对会喜欢的。”

  他用前蹄撑着桌面支起了身体,以便可以更好地面对他的顾客。虽然他现在是完全用后腿直立起来的状态,但还是不得不高高昂起了头。

  “一般啊,一个马芬得七块钱呢。不过我就给你降到四块钱,谁让你是我这儿的好客户呢。”雄驹朝他挤了挤眼睛。“不过千万别跟我那宝贝老婆说啊,要是她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亚伯只是把最新的八卦小报《饶舌帮》夹在了胳膊下面,看来并没对打折马芬有什么兴奋之意。实际上,他看起来都快睡着了。

  “不用啦,谢谢。”他礼貌地说道,“只要咖啡就行。”

  蛋糕先生的笑容有点黯淡了,“你真得学会怎么好好享受生活中的刺激,小伙子。”他夸张地叹了口气。

  “我还是享受平常的生活就好。”亚伯回答道,“刺激这东西听起来可有点危险,而且不怎么实际。我宁可多活几天,谢谢你了。”

  蛋糕先生哑然失笑,摇摇头走到了咖啡壶旁边。“那就一大杯黑咖啡。”他说道,“想加什么吗?糖?奶油?牛奶?”

  “都不加,谢谢。”

  这只是让蛋糕先生继续笑着摇头。他这辈子还从没见过哪只雄驹早上只喝杯简单咖啡就算完的,直到他后来遇到了这个人类为止。蛋糕先生挺喜欢这个人类,他除了这点儿小怪癖就没别的毛病了。不过他还是觉得这人真怪。

  因为亚伯的要求如此简单,所以雄驹分分钟就搞定了,把咖啡递给了他。一如既往,亚伯懒洋洋地眨了眨眼睛,静静地把该付的钱放在柜台上推给了雄驹。要是往常,蛋糕先生该跟这个人类拉拉家常了,看看他是不是知道城里那些八卦什么的。不过因为今天太忙,所以他只好就这样了。

  “好吧,祝你一天顺利,亚伯。”蛋糕先生开心地说道,向那个人类露出了最爽朗的笑容。

  亚伯的嘴唇微微往上扯了扯,可能是在微笑。“你也一样,蛋糕先生。”说着,他端起了咖啡,把他的报纸放到了柜台上。“别太过劳了啊,我可绝对不建议。”

  店里的小马们纷纷为人类让开了路,目送他扬长而去直出正门。

  门外的早晨简直就是“完美”这个词儿的典型范例。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温暖地照耀着,只是温暖,并不火辣。温柔的微风吹散了太阳投下的炎热,为大地带来了凉爽。街上的小马们都在聊天,欢笑,和亲朋好友们享受着工作或休闲的一天。

  亚伯半睁着眼睛欣赏着这赏心悦目的情景,又打了个哈欠,然后走入了甜点屋外的庭院。方糖小屋的顾客们正在那里吃饭,享受着天气。大部分桌子旁都挤满了小马,只有一张桌子除外。

  这张桌子很特别,比其他桌子要大得多。和其他桌子不一样,这桌子还有一把五颜六色遮阳伞,挡住了头顶直射的阳光。在桌旁还放着一张烫金的铭牌,上面用黑色字体写着“预定”。

  带着一脸的困倦,亚伯拖着脚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桌旁,放下他的报纸和咖啡之后,他抓住桌旁两把椅子之一,把它拖了出来,然后他坐到了上面,满足地哼哼着,伸了个大懒腰,把脚跟踩在地上,又调整了一下椅子的位置。当和桌子距离差不多的时候,年轻人叹了口气,端起了咖啡,非常文雅地抿了一口。随着无比满足的叹息声,他拿起报纸,轻轻一抖,把它展开,坐在椅子上开始阅读。

  刚刚看完第一篇报道——内容是关于臭钱先生和一群狮鹫黑帮暗地里从事不法活动,挺有启发的——方糖小屋的门又开了,友谊公主本尊——暮光闪闪正从门里走出来,三个盒子用魔法漂浮着跟在她的脑袋后面。

  “谢谢,蛋糕先生!谢谢啦,萍琪!”天角兽朝甜点屋里叫道,友好地挥着蹄子。

  “随时欢迎!”有个声音回答道,“感谢惠顾,殿下!”

  再次挥蹄道别,暮暮走出了甜点屋,朝周围张望着。她的视线扫过挤满了小马的桌位,最后落在了亚伯身上,顿时脸色一亮,笑得阳光灿烂。伴随着欢快的步伐,她一路朝着人类的方向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点心飘在身后。

  “早上好,亚伯!”她开心地打着招呼,停在他的桌子前。

  亚伯连眼皮都没翻,始终盯着报纸,把新闻翻过去开始读背面。“这可真是矛盾,暮暮。”他哼哼着,“早上就从来没什么好事。”

  暮暮咯咯直笑。“每天早上都挺好的,你这傻小子。”她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这简直错的离谱,早上从来都没好过,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亚伯打着哈欠,“早晨乃是一个愤怒狂神创造出来的作品,唯一的内涵就是带来痛苦与折磨。”

  继续咯咯笑着,暮暮走到了桌子的另一张椅子旁,她放下盒子,用魔法把椅子拉了出来,轻快地跳了上去。“你不介意我坐这里吧?里面实在是有点挤,我想在回家之前先吃点东西垫肚子。”

  亚伯从眼前的报纸上抬眼,朝天角兽前面的盒子瞅了一眼。“那是三盒子马芬?”他问道。

  “嗯哼。”暮暮点着头,拆开第一个盒子。“我只要一盒,不过蛋糕先生给我打了折。”

  “是吗?”

  公主又点了点头。一鼻子拱进了盒子里,叼出一个马芬。“是啊!”她满嘴嚼着马芬说道,“本来一个马芬二十块钱的,他只收了我十块钱。”

  看来她心里高兴极了,暮暮一边狼吞虎咽着马芬,舒服得都像小猪一样哼哼起来了。她大口咀嚼着,耳朵竖在头顶,满脸幸福的表情,好一会儿才把马芬的包装纸吐了出来。

  “这不算偷,对吧?”她一边问着一边把包装纸放在桌子上——叠得整整齐齐,简直像是没用过一样——然后继续扎进盒子里开始大快朵颐另一个马芬。

  亚伯盯着公主看了好一阵子,然后把报纸翻到趣闻版。“小马之中可真是圣贤辈出。”

  “不过不要告诉其他小马哦,我可不想让到蛋糕太太对他老公不高兴。”

  “你的秘密我会守口如瓶,我的紫色淑女。”

  暮暮在尺寸有点大过头的椅子上开心地扭来扭去,感激地朝亚伯笑了笑,又飘起一个马芬塞进嘴里。

  “你也来点儿?”她问道,满口喷着马芬渣子。

  “不用了,谢谢。”人类回答。“我可没傻到在老虎嘴边抢食儿。”

  原本,一切都应该到此为止了。暮暮会继续和亚伯聊大天,同时把每个马芬都用最野蛮的方式生吞活剥。之后,他们俩应该会在友好的道别之后分离,可能还有谁会找天角兽问问她想不想去做诸如大冒险或者上友谊课之类的傻事。小马镇也还会继续是一个懒洋洋的美丽小镇,就和以往一样。

  但是,此刻又有一场新的风波要席卷这个小镇了。某种东西即将来临,某种会永远改变小马镇的东西,而且还不是往好的那个方向改变。

  “早啊,亚伯!早啊,暮暮!”

  一如既往,亚伯仍然盯着报纸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然而,暮暮,身为一位被问好时总是会热情回应的淑女,自然而然地抬起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这将是她年轻的生命中犯下的最大错误之一。

  “早啊-啊啊啊啊我的个赛蕾丝蒂娅亲哦!”

  眨眼工夫公主脸色大变,之前那快乐和俏皮的模样瞬间无影无踪,现在她脸色苍白,飘着的马芬不自觉的砸到了桌子上,眼睛瞪得史无前例地大。

  “该、该隐?!”

  该隐,地球人,亚伯的弟弟,职业懒汉和家里蹲,他面对着天角兽笑得阳光灿烂,双手撑在自己的屁股上,耀武扬威地挺着胸大喘气。

  “一点儿都没错!从头到脚!”年轻人说道,摆了个POSE。暮暮瞪着他,脸上的表情活像是刚刚看到了活地狱。

  于是此刻,亚伯终于随随便便地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面前而且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亲弟弟。他平静地注视着他,上下打量着,有些恐慌地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气氛紧张的三十秒钟之后,他继续低头看报纸去了,只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是惨不忍睹,似乎是对他弟弟完全丧失了信心和希望。

  “该隐,看在神奇绿巨人的份上,你为啥站在那里,穿的还像是刚生下来似的?”

  “看……看那些毛……”暮暮喃喃着,入迷而又战栗地盯着,“到处……都是……”

  她的视线最后定在了他的腹股沟上,脸色变得绿意盎然。“哦……谐律精华在上啊……”

  该隐依然面带微笑,活像个看透了世间一切的圣人。他迈开光秃秃的毛腿,朝他们俩迈了一步。离他最近的暮暮顿时吓破了胆,一声尖叫,把自己传送到了亚伯身边,缩到了他身后。不过如该隐这般神经大条的人显然对此毫不在意,甚至都没留意到这回事。

  “我敢打赌你肯定想知道为什么我光着身子,嗯?”他问道,听起来不知怎么的很得意。

  亚伯依然平静地看着报纸,只是翻了一页。“我记得这是我不到十秒钟之前问的问题。”

  “看那肚子……”暮暮嘟囔着,把下巴架在亚伯的腿上,准备随时传送逃跑。“看那……哦我的老天爷啊那里有那么多的……”

  “感觉就像是看着个塞满了屎的麻袋,而且塞得快爆炸了。”亚伯说道,抬起眼睛来越过报纸瞅着他弟弟。“该隐,还不快去穿点儿衣服,凡是长了眼睛和脑子的东西都会被你给吓死的。”

  该隐那傲慢的样子有点萎缩了,他转过身来看着他哥哥,然后马上在自己屁股上拍了一记。那声音清脆而恶心,挂着湿乎乎的粘响。暮暮的脸色现在从翠绿变成了暗绿,她就快要呕出来了。

  “没门,兄弟!”该隐欢叫着,大踏步走到暮暮留在桌上的盒子旁边,给自己来了个马芬。“我现在终于回归自然了!”

  亚伯的一边眉头微微扬了起来。“自然?”他问道。

  该隐点着头。“对!总是得花钱买衣服,我已经腻味了-”

  “你这辈子就没买过一分钱衣服。”

  “-我要自由!我要开放!我要像小马一样活着!”该隐朝街上走了一步,满街的男女老幼无不瞠目结舌,而且满脸惊恐。“我是说,我们都已经和他们同居,和他们共餐,和他们共同工作了,为什么不干脆彻底一点儿呢?”

  他说完话的时候还刻意翘起了屁股以示强调。正在送儿子上学的小马父亲不得不奋力捂住了孩子的脸,虽然他已经受了致命的心灵创伤,但依然绝望地保护着儿子的纯真。

  “我们之所以穿衣服是有原因的,该隐。”亚伯耐心地指出,说话的口气就像是大人在教训熊孩子。

  该隐展开胳膊翩然旋转,惹得暮暮慌忙用前蹄紧紧捂住了眼睛,连他哥哥都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不,才没有!衣服就是人类天性的束缚!它只会让我们在真实面前遮掩自己,多么羞耻啊!”

  他继续缓慢地旋转着自己,大部分方糖小屋的顾客都对此又惊恐又嫌恶。不过当他转过身来弯腰撅屁股的时候,情况更加恶化了。

  “但现在我再也不需要为我的身体而羞耻了!我自由了!我完全开放了!我回归了我的本原,从那些可怕的衣服之中解脱,我终于可以向这世界展示真正的我了!”

  他的腰又弯得更低了一些,还朝着围观小马群众们抛了个媚眼儿。

  “赛蕾丝蒂娅在上啊!”

  “我的眼睛啊!我的眼睛!”

  “快杀了它!用火烧死它!”

  面对着眼前那无以名状的恐怖存在,亚伯依然面不改色,他叹了口气。“我可真不想头一次主动开口叫你把你这堆混蛋玩意儿从我眼前拿走,感觉就好像失去了很多美好的东西似的。”

  该隐使劲蹦了蹦,对这些反应十分沮丧。“哦,那太糟糕了,你以后就得整天看着我这堆混蛋玩意儿了,从今天起,直到永远!”他高声宣布,使劲戳了戳他的大肚腩。“现在我完全回归了天性,谁也别想阻止我!”

  亚伯把视线从他嚣张的弟弟身上挪开,低头看着缩在他腿上发抖的雌驹。“暮暮,你是个公主对吧?那还不快去阻止他。”他说着,朝该隐那边挥了挥手。

  暮暮从他腿上抬起头来,朝该隐望去,盯了不到五秒钟,又一脑袋把脸埋进了他的腿间。“不。谢谢了。”

  “来嘛,加油,还不快去行使你的使命,保护你的子民们。”亚伯鼓励道,在她角上轻轻弹了一下。

  “保护?有什么可保护?”该隐质问道,“我到底做错什么了?艾奎斯陲亚有必须穿衣服这条法律吗?”

  紫色天角兽抬头望着亚伯。“他说的……没错。”她承认道,“艾奎斯陲亚没有必须穿衣服这条法律。”

  人类皱着眉头,“需要我提醒你,你站直了之后鼻子正好和他的那个地方那么高吗?”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个重大问题。

  暮暮不寒而栗,把眼睛闭得死紧。“就、就算如此,我们可是现代社会,亚伯。我们不能逼着男生穿我们想要他们穿的东西。”尽管如此,她的声音却非常勉强,似乎是硬挤出来的。“要是该隐想穿成这、这样……四处走的话,那他也是完全合法的……”

  “哈!早跟你说了!”该隐得意地叫道,傲慢地抄着胳膊。

  不过当地的小马镇民们对这个消息则产生了相当的抵触情绪。虽然没有雄驹或者雌驹公开对此大加斥责,但从他们的表情可看出,很多小马都对那个裸体人类非常反感和憎恶。

  至于亚伯,他阴阳顿挫地“嗯~”了一声,低头继续看报纸去了。“那我也没啥可说的了。”他宣布,“赞美污秽之神把如此不洁和亵渎之物降临到我们中间,混乱将被扫清,我们将会为此载歌载舞。”

  “不,不是这样,亚伯。也许我的确是无能为力,但是你可以的。”暮暮说道,冲着他微笑,满怀信心地鼓励着他。“既然你是他哥哥,那你说话他可能还是会听的。”

  长叹一声,亚伯从报纸上抬起头来,盯着他弟弟。“该隐,去穿衣服。你让大家都非常不舒服,你这一堆又肥又软的囊膪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会走路的丁丁。”

  “别听他胡说,该隐!”

  在场的五十双眼睛一下子齐刷刷地转向了街上。天琴心弦正站在那里,身边是她“朋友”糖糖。独角兽正在大声欢呼雀跃,笑得见牙不见眼,玩命地鼓励着该隐。然而她身边的糖糖却一言不发,满脸憔悴,那双眼睛了无生趣,仿佛已经死了。亚伯默默和她对视,心有灵犀一点通,不约而同地,他们都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

  “你的身体美极了!”独角兽继续大喊大叫。“别听任何小马的胡言乱语!”

  该隐笑得更加得意了。“瞧见没?她觉得我这样挺不错的。”

  稍稍想了想,亚伯点点头。“你知道吗,我也觉得天琴说得对。”他说着把手里的报纸折起来,扔在了桌上。“别听任何小马的胡言乱语,仔细听我的话,去把衣服穿上,你这黑暗邪神。”

  暮暮这时候才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亚伯,这能管用吗?你不是该好好劝他吗?”

  瞪着他哥哥,该隐的脸都气鼓了,他继续傲慢地挺着胸脯,光溜溜地屹立不动。亚伯不由得长叹一声,“恐怕我老弟的脑壳实在是太厚太迟钝,好话是进不去的,也许钉子除外。”他又补充道,“说不定球棍也行,不过这需要有谁来使劲挥舞它,直到把它打断为止。”

  “你只不过是在嫉妒!你嫉妒我自信到这般地步,可以不穿衣服四处游荡!”该隐嘲讽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事实并非如此。”

  “对,你就是嫉妒!我都从你脸上看出来了!”

  “如果你从我脸上除了恼火和不情愿之外还能看出其他我站出来的理由,那你就是百眼巨人再世了。”亚伯干巴巴地说道。

  该隐傲慢地笑着摇头,“你就承认吧,兄弟。你只不过是个胆小鬼,你根本就不敢让小马们看到你这身压迫天性的衣服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片刻间,亚伯一言不发,只是瞪着他自命不凡的弟弟,眼中满是疲惫。他靠在椅子上,目视远方。五秒钟,十秒钟,一分钟……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流逝,大家在这沉默之中苦苦等候着救世主把他们从比死亡还糟糕的命运之中拯救出来。

  安慰地拍了拍暮暮的脑袋,亚伯默默地站起身来,推开了椅子,从桌旁走开。他开始解开自己的衬衫,从上到下,一直解开最后一个纽扣,再把衬衫脱掉,整齐地叠好,放在桌子上。然后,他伸出手来,开始解开他的鞋带,脱下鞋子,袜子,然后是裤子,最后终于连内裤也脱掉了。他傲然屹立在他弟弟对面,还有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小马们面前,浑身上下光光溜溜,和他刚生下来那天一样光。

  一时间,万籁俱寂。整个街道上,不管是该隐也好,还是男女老少的小马们也好,全都睁大了眼睛注视着这个男人,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该隐那自命不凡的傻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愕然和羡慕。弟弟上下瞻仰着哥哥的肉体,脸慢慢地红了。

  店里挤满了小马的餐桌旁,不知是谁吹起了口哨。

  “去,把衣服穿上。”亚伯瞪着他弟弟。

  该隐,脑袋耷拉了下来,盯着地面点点头。“……好的。”他嗫嚅着,默不作声地转过身去,走向他们俩同住的房子。

  亚伯和其他所有小马一同目送他颓然而去,当他转过拐角消失的那一刻,亚伯转向暮暮,朝她挤了挤眼睛。

  “我赢了,世界又得救了。”他说着走回了自己的桌子旁边。

  “感、感谢你的鼎力相助,小-我是说,亚伯。”当年轻人潇洒归来,回到桌旁的时候,她的脸红得发烧。众多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他重新开始穿衣服,显得非常惆怅而惋惜。

  “我希望在坎特拉皇城庆祝我的英雄壮举,”亚伯慢条斯理地穿上袜子,拉起裤子。“不过我需要有谁来帮我拉车。”

  围观群众之中高高举起了一只蹄子。“我……我愿意!”一只雌驹大叫道。

  穿好了裤子之后,亚伯把椅子拉出来在桌边坐下,“好姑娘。这些事儿我就让公主跟你谈吧。”他说着,拿起了报纸继续翻开看。

  暮暮偷偷瞅着那个人类赤裸的胸膛,只觉得身边的翅膀在抽搐不已,她逼着自己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回到了之前藏身的地方。“……莫非这个也是什么友谊的课程?”她大声问道。

  亚伯哼了一声。“我相信你肯定能找到的。”他说道。

  紫色的公主沉吟着,眉头紧皱。她想了又想,使劲琢磨了好一阵子。然后灵光乍现,她脑袋里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来。

  “也许……这种情况只是因为太过于痴迷其他文化的原因?”她说道,“也许……不管怎么努力去适应像是该隐这样的团体,我们也该明白,无论如何努力尝试,分歧和差异是无法抹除的。”她转向周围的围观群众,脸上露出了微笑,“而我现在说的并不是我们与该隐和亚伯之间的分歧,我指的是所有小马,我们都是各不相同的:人类,狮鹫,牛头怪,小马……而且我们也该引以为豪。差异和分歧令我们显得与众不同,独一无二,令我们-”

  “把你的裤子脱回去!”桌旁传来了大声疾呼。

  “对!”另一个声音大力响应。“再跳个舞!”

  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暮暮,亚伯的脸上笑得无比爽朗,“真正的课程是:如果你想光着身子四处走动的话,那你的裸体最好值得一看。”他说道,把手里的报纸翻了一页。

  “……这个课可不怎么样,亚伯。”

  “很多课程都不怎么样,我的小朋友。”

 

Como  陆马 #1
回复 回归自然

哇这篇也来了23333333

问题来了,亚伯这得是多帅身材多好?

Como  陆马 #2
回复 回归自然

...小马可以不穿衣服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光着也还是太漂亮啦!

和诣秩序  陆马 #3
回复 回归自然

然也

Futys  天马 #4
回复 回归自然

自愧不如 233333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