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汉堡诱惑

就这么一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8,139 字

publish于 2019-06-06 发表

pageview共 665 人看过

chat共 5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2 人评价

4.7 star

5
83% 4
8% 3
0% 2
8%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暮光闪闪盯着钟。

  斯派克叹着气摇了摇头。她一直都在盯着那个钟,都盯了一整天了。他根本不知道她究竟在等什么,但不管是什么也好,都快把她给急疯了。他也问了她好几次,可是从来没得到过直接回答——有时候她会发表一通关于维生素、化学、还有……还有他基本上听都没听过的一堆乱七八糟的其他事情的讲座,还有的时候干脆会跟他谈心理学理论。他很明白她是在逃避问题,但如果这东西真的把她给逼成了这个样子,那他宁愿还是别问了。上一次她这么望眼欲穿地等着邮件的那时候,他可真的不想再来一遍了……

  光是回忆起那一晚,他都直哆嗦……

  ‘暮暮?暮暮,瑞瑞在门口,她需要-’

  嘣楞!(请自行想象暮光闪闪的一头乱毛又多弹出来一撮的情景)

  ‘斯派克?!’

  ‘我的眼睛啊!对不起饶命啊!我、我我我有事,先走了!’

  “估计我后半辈子,那模样都要牢牢烙印在我脑子里了……”他自言自语道,同时再次努力把那惊悚的一幕忘掉。之后,暮暮让他坐下来,做了个关于详细阐述他到底看到了些什么的长篇演讲……比他自己想的还详细,实际上都求她别再继续追究细节了。那时候他知道了一些关于她的事,而他本来不该知道的。尽管如此,他还是努力继续活下去了。而她似乎也完全忘了这回事——是不是她用了什么魔法了?如果是的话,至少该先把他的记忆给抹了才对啊……

  就在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暮光闪闪立刻就蹦了起来。可是她没走路,而是角上一闪,直接传送出了房子……

  **** 

  ……正好出现在邮差小马身边。

  暮暮出现在她面前,两眼抽搐个没完,把小呆给吓了一大跳。“哦!小呆!你来啦!哎呀这可真是太惊喜啦!你给我带什么来啦?有什么好东西没有?说不定是装在盒子里的?”

  小呆眨了眨那双集中不起来的眼睛——暮暮能看到她懒洋洋的大眼睛每次眨眼的时候盯着的方向都不一样,不过随后她快乐地笑了,“哦,对!盒子!它上面有某种特别的魔法,因为它可真的好凉啊!”她把蹄子伸进邮包里,从里面掏出一个小盒子来,放在暮暮面前,独角兽急急忙忙地付给了她几块钱,然后飘起了盒子。“现在,我只需要你在这里签-”暮暮直截了当地从房间里飘来羽毛笔,飞快地签了个名,然后二话不说就又消失了。小呆眨眨眼睛,再一次露出了快乐的微笑。“祝你一天快乐!”说完,她拍着翅膀飞走,继续去工作了。

  **** 

  暮暮忽然又回到了房间里,身边还飘着一个盒子。她脸上的神情十分的……焦虑。那头鬃毛也一塌糊涂。当她转向斯派克的时候,似乎浑身都绷得紧紧的。慢慢地,她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平静了一些。然后她露出了亲切的微笑……只不过还是有点儿抽筋。“斯派克?我给你一天的休息时间。我要去实验室里做些实验……要是有什么谁来的话,你就告诉他们我很忙,再给我留个信儿,好吧?”

  斯派克点点头。“呃……好啊……暮暮……”他心里有点儿想知道那盒子里到底是什么-

  嘣楞!

  不过他马上就一点儿也不好奇了。“祝你实验快乐……”

  暮暮点点头,朝门口走去,却突然又停住了,转过身来瞪他了一眼。“而且,绝对别进来!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至少先敲敲门!”说到这里,她继续大步流星走进实验室深处,砰地一声把门在身后摔上。震得斯派克浑身猛一哆嗦。

  “不会有问题…………”

  **** 

  快步走下楼梯,暮暮进了她的实验室,把盒子放在了附近的工作台上。她先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四处张望了足足一分钟,好确保这地方安全——毕竟,云宝黛茜偶尔跑进来侵犯暮光闪闪的隐私空间的次数比她想的还多,而萍琪派似乎是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过在她搞明白该怎么为自己的房子提供萍琪许可证之前,纠结这个也无济于事。一旦确定现在这里就只剩下了她自己之后,暮暮咽了口唾沫,用她的魔法轻轻地撕开了那个盒子的包装,并且打开了它。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纸包,还有一个魔法结界——冷冻结界。这样的话,不管这盒子被送到哪里,里面的东西都能处于保鲜状态。不过她知道,它顶多只能持续到这个时候,而且里面的脆弱货物很快就得放进适当的冷冻保存装置里去。

  把她的魔力集中在那个包裹上,当她一层层把它剥开的时候,几滴汗水顺着额头滚了下来。她的嘴唇在抽动,当她终于拆开了最后一层包装纸,让里面的东西重见天日之际,只觉得肚子都在转筋了。

  一磅肉。

  暮暮知道一些普通小马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说,小马们其实可以不光吃素食。当然了,他们的牙齿是为了食用植物而生的,这对他们的营养更好。但是,他们吃肉、或者消化肉食,也没有问题。真的,就算是最坏的情况,也仅仅只是不能完全消化吸收而已。

  她的科学探索心就到此为止了。其他的想法很简单:

  我要吃肉。

  还有件普通小马不知道的事,是暮光闪闪在人类世界大冒险的时候干过些什么……

  **** 

  “嗯……”浅紫色的女孩子品尝着古怪的异国美食。“我在我们那儿可从来没吃过这样的……这……这实在是太好吃啦!”

  小蝶的表情似乎有些阴郁。“哦……我……嗯……我、我不知道你会喜欢那种食物……”

  暮暮弓起了一边眉头,“它有什么不对吗?不太健康?或者是……某种珍惜植物制作的?”

  小蝶睁大眼睛瞪着她,好像她疯了。“……你以前……从来没吃过汉堡……?”

  暮暮急忙摇头,“不!我……我是说,我当然吃过啦!可、可我……嗯……只是从没仔细考虑过……它是哪儿来的?”她脸不对心地咧着嘴,暮暮宁可显得无知,也不愿意在这个新世界里格格不入——她在融入这个新世界的时候可是麻烦多多。不过,小蝶看起来可不相信。

  “嗯……你……你确实该知道,你正在吃肉……对吧?”

  “……肉……?”

  暮暮盯着小蝶,然后低头朝汉堡包望去。她慢慢的用手把汉堡掰开,虽然两片圆面包中间的大部分东西都被微微融化的奶酪和切碎的生菜盖住了,但她还是能看见一块深褐色的食料。她俯下身子去闻了闻,想起了小蝶的话,不由得面目扭曲。现在她真不知如何是好了。是该直接把它扔出去呢……还是给它办个葬礼好呢……

  “为了做那个汉堡,他们杀害了一头牛……”善良的女孩子低声呢喃,声音听起来近乎嫌恶。暮暮咽着唾沫,站起了身。

  “我……嗯……我……我得走了……”她拿着汉堡包径直出了自助餐厅的门。

  小蝶微微笑了起来。暮暮不知道汉堡是什么做的,好像有点儿怪啊……她是不是把这个迷途的灵魂引向了光明呢?她明白吃动物的肉是错的了吗?小蝶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想到这种可能性她就开心地笑了。稍后她会再和暮暮好好谈谈……

  与此同时,暮暮和自助餐厅已经拉开了足够的距离,然后,当她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就一把将汉堡剩下的部分通通塞进了嘴里。使劲把它咽下去之后,她感动得热泪盈眶。“这……这太好吃了……太美味了……这……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啊……!”

  **** 

  “嗯……你懂的……我……我只是得多研究研究人类世界的奥秘,”她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们这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似乎不太一致……我们的年龄还是一样,可童子军,她们的年龄似乎和我们更近了一些……”她用蹄子在下巴上敲着,“也许人类的年龄和小马不一样?”使劲摇摇头,她重新集中了精神。“不,暮暮!现在认真干你该干的事!要是你不把这肉给料理了或者收好了,那它很快就要变质了!”她把肉飘了起来,放到了冰箱里一个附有特殊保鲜魔法的盒子里,又用她的魔法从上面切了一小块下来,然后把盒子盖好,塞进冰箱最里面又关上了冰箱的门——这里说的冰箱最里面,指的是斯派克永远想不到去碰的最里面(倒不是说他有什么必要去翻冰箱,整个冰箱里就只有一堆化学原料——这也是她为什么必须确保那个盒子不会有什么‘流失’的可能性)

  暮暮朝着火炉走去,这东西通常是用来加热化学药剂的,可她已经进行了修改,好确保它能为她的下一步操作准备好。她从一个隐蔽的地方掏出一口煎锅,把它架在了炉子上。打开了炉子,她得确保热量足够之后,才能准备开始烹饪她切下来的那一小块肉。几分钟的等待时间过去了(在暮暮看来像是等了几个钟头),暮暮确定锅子的热力已经达到了标准,于是毫不犹豫地把牛肉重重扔到了锅里。“啪叽”一声之后,是一阵响亮的嘶嘶声。

  在她耳中,这声音如歌如泣。

  她使用魔法,从另一个秘密的地方飘来了一本书。这本书又脏又旧,因为古老而有些破烂。它来自狮鹫王国:一本肉食烹饪书。和国民几乎全是素食主义者的小马王国不一样,狮鹫依然喜欢肉食。实际上,她现在正在烹饪的这块牛肉就是从狮鹫王国订购的。真的,要不是有可以给它保鲜的魔法,这东西绝对运不到她这里。要是那样的话,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只为了享受汉堡包的美味就一路长途跋涉去狮鹫王国了。暮暮迅速照着书上的指示开始操作,在牛肉上撒上适量的香料。最后,她不得不把牛肉在锅里翻了个面,好让两面受热均匀。让她惊喜不已的是,之前加热的那一面现在已经变成了愉快而喷香的深褐色,飘散着满怀诱惑的肉香味儿,还发出了更多悦耳动听的嘶嘶声来奖励她的努力。

  香气扑鼻的牛肉味儿已经开始弥漫在整个实验室里了,她都觉得自己说不定会还没等做完就直接扑上去。“不行!”她不得不提醒自己,“等到全部完工了,味道会更好的……”所以,满怀着耐心,满怀着焦躁,暮暮继续为了汉堡包准备着所有的材料,煎牛肉的同时又准备着其他几样零碎材料……一个盘子,一片奶酪,还有一些生菜……没错,这绝对会是一顿无上的美味佳肴。

  最后,漫长得仿佛永恒的等待之后……汉堡肉终于做熟了。她用魔法把它从锅里捞了出来,又从附近的容器里飘出了两片面包(就连她都觉得自己在实验室里藏的东西太多了些,而且为了保证不会被自己的‘实验品’给毒死,她可费了老劲给它们消毒了),并且把它们一一叠放在盘子上。首先是肉,然后在上面盖上奶酪,接着是生菜。她随手带着刀和叉子——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用上它们。把另一片汉堡胚在上面叠好之后,她的嘴都咧到耳根了。

  这时候,她的肚子却开始翻腾起来了。

  这可不是因为食物,她现在都还没开始吃呢。她耸耸肩,然后张嘴就是一大口。顿时,她的眼睛睁大了。她轻轻地抬起蹄子抚摸着自己鼓鼓的脸颊,品味着那天堂般的美味,几乎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仿佛赛蕾丝蒂娅正在她的味蕾上升起了朝阳,给它们带来了新生。暮暮只觉得眼中再一次溢满了泪……那是幸福的泪,快乐的泪……只因为她正在吃的食物实在是太好吃了。

  ……直到她的肚子继续恶化,开始在咕噜声中抽搐。

  暮暮近乎虔诚地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才用蹄子捂住了正在咆哮不已的肚子。虽然这肯定跟当前正在吃的牛肉没关系,但她也知道这绝对是跟吃了什么东西有关。没什么奇怪的,这只不过是身体对食物的正常反应之一罢了。而现在她必须采取行动才行,越快越好。

  不甘心地咬着嘴唇,暮暮扭头冲上了楼梯,急急忙忙地跑出了地下室。斯派克眼看着她飞奔而过,“哟,暮暮。你还好吗?”

  “卫生间!卫生间!!!”

  听到楼上的门砰地一声撞上。斯派克无奈地咧着嘴。“呃……她可真是……好吧,没错。你也看到了,不管她在干嘛,看来已经是完事了,小蝶。”

  小蝶正站在小龙宝宝身边,一边品着茶一边微笑。“哦,谢谢你。等她出了卫生间我再跟她……”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越过斯派克,投向了地下室的门口。“嗯……话说回来,她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斯派克摇了摇头。“问倒我了……而且我也不想去知道。我打算去看看瑞瑞在干什么,要一块儿来吗?”

  小蝶点点头,“我会跟上的,可我得先和暮暮谈谈才行……”

  耸耸肩之后,斯派克就转身走向了门口,离开了图书馆,并且把门在身后关好。小蝶转过身来,再次盯着暮暮刚才飞奔而出的楼梯口。她眨了眨眼睛,嗅着地下室里传来的……一股奇怪的气味儿。这气味儿非常好闻,但是却很陌生。她抬头朝着楼梯上面暮暮消失的方向瞥了一眼,好奇心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我……我不该……’她轻声告诫自己。

  可是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而且那气味儿的诱惑太强大了。

  她快步走下楼梯,进了暮暮的实验室。看起来……有点儿怪啊。炉子上摆着一口煎锅,把实验室搞得好像个厨房。工作台上摆着一个盘子,一副刀叉……盘子上面是个三明治,还落了个大牙印子,很明显有谁在上面啃了一大口。当她走近的时候,只觉得那香浓的气味儿在呼唤着她,仿佛在叫她过去。她面前的这个三明治……还很热,样子也很奇怪。可是……闻起来简直能香掉她的鼻子。

  ‘我……我真的不该……’她继续劝阻自己。

  可是它闻起来实在是太香了。

  眼睛飞快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她拿起餐刀在三明治上切了一小块——她暗自祈祷暮暮不会生气……最好都别注意到……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别生气。拿起她切下来的那一小块,她轻轻地,充满好奇心地把它放进了嘴里,然后慢慢地咀嚼起来……

  ……一瞬间,仿佛美味的天堂就在她面前降临了。

  她睁大了眼睛,近乎慌乱地把蹄子放在了脸颊上。当她继续咀嚼那神秘的食物时,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暮暮发明了一种新的食物吗?她没觉得暮暮会钻研料理,可她绝对不会对结果提出任何质疑。

  “哦,天啊……这……这真是太好吃了……!”

  “小蝶?!”

  小蝶急忙转过身来,正好迎上了瞠目结舌瞪着她的暮暮。天马眨了眨眼睛,脸红了起来。“哦,我、我很抱歉,暮暮,我闻到了一股好香的味道,就去找它是哪儿来的,我只吃了一小口,很小很小的一小口。拜托,请不要生我的气……”

  暮暮摇了摇头,瞪着那三明治,还有小蝶。“你……你知不知道……那是个汉堡包……?”

  小蝶又眨了眨眼睛,“……那是个……什么……?”

  “汉堡包!……里面有肉……牛肉……”暮暮说道,不过刚说出最后一个词,她立刻就后悔了。小蝶的眼睛睁得滚圆。她飞快地扭头盯着那个三明治。三明治里……夹的是肉,牛肉,曾经活生生而现在已经魂归九天的牛……身上的肉。

  而她刚刚在那个三明治上咬了一口!

  一瞬间,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脸上的表情从迷惑变成了彻底的恐惧。

  慢慢地,小蝶转向了暮暮,一脸惨白地面对着她。“我……我吃……吃了……肉……”暮暮注视着小蝶,心顿时悬了起来。小蝶的身体开始颤抖不已,她脸色惨白,只觉得一股无比的恶心感觉涌上了心头。忽然间她冲向前方,哇地一口就呕吐了,吐得一地都是。吓得暮暮往后一跳。

  抬头望着暮暮,小蝶的大眼睛泪光粼粼,而且,似乎还有一丝被背叛的哀伤。再无二话,她撒开蹄子,一路嚎啕大哭着跑出了地下室。暮暮紧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了图书馆门口。她眼看着小蝶哭着飞走了,风中尽是洒落的泪花。

  周围的小马们看着这一切都满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大家注视着她,小声交谈着,猜测着答案。而暮暮只能满脸惨然,她又能说什么呢。她悲伤地摇了摇头,转身走回图书馆里关上门,朝着地下室走去。

  足足几分钟时间,她就只是瞪着那个三明治。之前对它满腔的热爱和崇拜通通都不翼而飞了。她想要它,她想感觉到自己的口水……可现在,当她盯着这东西的时候,满眼看到的只有小蝶伤心欲绝的哭泣声……她深深地伤了朋友的心……这伤痕说不定会留一辈子……甚至,可能会彻底毁了她们的友情。

  暮暮脸色铁青,把那片肉从汉堡包里飘了出来。上面的奶酪已经融化了,把它变成了一堆无可名状的黏糊东西。长叹一声,她把自己的魔力集中在牛肉和奶酪上,把它彻底烧掉了。

  她觉得自己恐怕再也不会吃肉了。现在,她必须得去跟小蝶谈谈……可是她不会说谎。她会把一切都告诉她,包括她在另一个世界的经历,还有汉堡是如何诱惑她,以及她害得朋友不知不觉吞噬了生灵的血肉,心中是多么抱歉……

  这是她亏欠朋友最起码的事。

  *** 

  足足过了一整天,暮暮才壮着胆子站到了小蝶的家门前。她实在是太紧张了,根本没法早点儿出门。光是现在站在这里,她都觉得满腹的焦虑在不断夺走她的力气。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是为了小蝶……”她认真地自言自语,然后抬起蹄子在门上轻轻敲了敲。

  “谁、谁呀……?”她听见里面有应门声。

  “小蝶?是我,暮暮……我们能聊聊吗?”

  沉默重新笼罩了她周围。暮暮眉头紧皱。

  “小蝶……拜托?我想向你道歉……可……我不想隔着门在外面……”

  一开始,回答她的只有更多的沉默。慢慢地,那扇门在轻轻地吱呀声中敞开了一条缝。透过门缝,小蝶在里面瞅着暮暮,那目光犹豫不定,而且似乎还很紧张。这跟她想得也差不多。暮暮望着她,眼中充满了恳切。“请让我进去……好吗?”

  慢慢地,小蝶把门打开了,但是当天角兽走进她的小屋,轻轻把门在身后关上的时候,她似乎根本不愿意去直视她的眼睛。“小蝶,我……我就直接说正事好了。对,那汉堡是我做的,夹肉的汉堡。牛肉……是……从一头牛来的。而且……对,我打算吃它来着……”

  小蝶一言不发,甚至都没有抬头去看暮暮。这让她担心不已,可是她硬撑着继续坦白。

  “……我、我……我去了人类世界的那时候……我吃了一些……一开始我不知道,直到快吃光了才……可、可是……真的好香……”她如鲠在喉。“我……我实在是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是说,当我回家之后,一开始,感觉还没什么。可是后来,我就……越来越想吃……再后来,我就开始痴迷……然后……我……我就……这个……”她用蹄子挠着后脑勺。“我就……向狮鹫王国发了订单……订了……牛肉……”

  小蝶依然沉默无语。现在暮暮都快哭出来了。“小蝶,我、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我、我知道这是错的,我知道我们应该是素食主义者。可……可我实在是忍不住……”她抽泣着。“我……这……这不是我故意的……拜托……请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吧……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声音很轻,但满怀希望。暮暮破涕而笑。“是、是的!什么都可以!”

  小蝶似乎陷入了思考,然后,她转过头来仰望着暮暮。

  “把剩下的都交给我吧……这样我们才好……给她……给长了这块牛肉的那头牛……这样我们才能给她办个最好的葬礼……”

  暮暮使劲点头。反正她也不觉得自己还能吃光剩下那些肉了。倒不是说她觉得这有多错,毕竟这东西差不多把她的钱都花光了。看到她这样,小蝶伸开前腿轻轻抱住了她的朋友,低声在她耳边呢喃了几个字。

  “谢谢你,暮暮……”

  暮暮回应了她的拥抱,眼中含着泪。“不,小蝶……谢谢你……”

  **** 

  葬礼挺简朴的。自从小蝶不小心吃了暮暮的秘密汉堡包之后,已经过了整整一周。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小蝶在田地里放下了一块石头,就放在她为以前逝去的那些动物朋友们立起的众多石头墓碑旁边。然后,她和暮暮低头默哀。等一切都结束之后,两个好朋友分开了。小蝶回到了她的小屋,关上了身后的屋门。把一个生灵送往安宁之地长眠感觉总是那么舒心,哪怕葬礼十分寒酸也罢。

  她向天使兔微笑着,兔子抬头望着她,小脸上有点担心。通常,他总是很烦躁……可是每当小蝶不得不进行这样的仪式时,他总是很乖很懂事。小蝶微笑着,安慰地拍拍他的小脑袋。“没关系的,天使兔宝贝……妈妈没事的。”她抬起头来,叹了口气。“妈妈要在地下室里整理些东西……当个乖孩子,留在楼上好不好?”

  天使兔点点头。她可能正打算做点儿事来让自己从悲伤中振作起来,他很明白。他会给她留出足够的空间的。于是,小兔子蹦蹦跳跳地回自己楼上的小窝去了。小蝶轻轻一笑,走出她的小屋,朝着侧面的地窖门走去。开门之后,她快步走下楼梯,却又停住了。先朝里面张望了一圈,然后才关上了门,还上了锁。

  匆匆走到一堆箱子旁边,小蝶把它们打开。她从一个箱子里掏出一口煎锅,一个盘子,还有一些银餐具。以及一个小巧的便携式酒精炉。她从另一个箱子里取出一袋面包,然后又把箱子推到一边,露出了她的冰箱/冰柜。她基本上没怎么用过这东西,所以谁也不知道她还有这个。开了冰柜门,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些奶酪,一些生菜,以及……一个神秘的盒子。

  “暮暮她不用知道我们埋葬的是个空箱子,对吧?”她咬着嘴唇自言自语道。她几乎都希望天使兔能在这里陪她了……可是……不,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就、就这一块肉……就再几个汉堡……然后我就再也不吃肉了……”她一边对自己赌咒发誓,一边点着了炉子。

 

END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1
回复 就这么一章

(从EG世界回来后,暮暮变得怪怪的,M5很担心,去暮暮家做客)

暮暮:“我终于意识到,食草动物是有极限的……”

M5:“暮暮,你究竟想表达什么?!”

暮暮(拿出肉汉堡):“我不做食草动物辣!”

(TBC)

奇幻光影  麒麟 #2
回复 就这么一章

。。。传播开来了?她们好像不能消化。。。

回复 就这么一章

为什么我感觉不寒而栗呢

和诣秩序  陆马 #4
回复 就这么一章

细思极恐

夜陨  天马 #5
回复 就这么一章

肉真的超好吃哇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