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touching--stars
  独角兽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本作评价
7()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is7u-1432429265-21647-full.png

 

      ...But the Kitchen Sink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21647/but-the-kitchen-sink

作者:Dubs Rewatcher

译者:touching--stars

附注:联动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b432900102vlfx.html搭配起来更好哦

 

云宝黛茜翻了个白眼。“萍琪,要我说多少遍,你这脑洞大开的想法根本实现不了!”“才不呐!它当然能实现!”萍琪派犟着嘴和云宝走进方糖小屋。“用棉花糖造房子的主意多棒!那样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能住在里头把棉花糖当饭吃!而且…我也能住在里面!咱们能整天大吃特吃棉花糖!”

“你倒很有想法…有考虑过花费吗?”

萍琪摸摸下巴。“我想想:劳力费,材料费,运输费…哦,我的天!只要一千万马民币就能造出来!简直太划算了!”

云宝摇摇脑袋笑了起来。“那,说好的纸杯蛋糕呢?”

“哦,就在厨房里!”萍琪回答。“我专门给你做的特别款!有你最喜欢的香草味!”

一听这话天蓝色小马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赶忙从朋友身边飞奔向厨房。但还没跑多远,就被萍琪一声“等等”制止住了。

她皱着眉头慢慢转向萍琪。“抱歉啦,黛茜,不过你必须要小心些!”

“呃,为什么?”

“蛋糕一家花巨额把厨房重新清理装修了一遍!里面的一切都换成又新又漂亮又好玩的玩意儿!要是给弄乱了他们会把我辞了的!”萍琪朝她朋友几步跳过去。“尤其是水池!就水池花的钱最多!那玩意儿又新又漂亮又实用又——”

“行行行我知道了,”云宝打断萍琪的话。“原来的厨房怎么了?我觉得还不错啊。”

萍琪的脸黑了下来。“你还记得上个星期的大爆炸吗?”

“哦,当然,我们把用来下暴风雨的云都用完了才灭了火!”

萍琪的头垂了下去。“牛油和南瓜俩熊孩子又捅娄子了。”

“额,只是一个厨房而已啦。”云宝说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就算我们不小心搞脏了,也没有什么是我的彩虹吹风摆不平的,对吧?”没等萍琪开口,她就从对方身边杀进厨房,身后的大门显然承受不住这冲击力,吱呀作响了好一阵子。然而黛茜并不关心,视线直直锁定在纸杯蛋糕上。

那美味放在银色的托盘上,甜美的芳香挑拨着云宝的味蕾,表面满是代表着浓浓卡路里的糖霜。实在是等不及了,她抓起一个就开始狼吞虎咽,这味道就和看上去一样好吃。他一边吃着一边环视起装修好的厨房。

从天花板到地板,所有墙壁都涂上了至少六种不同的粉色。墙上也换了个更清晰漂亮的画。右边墙上的架子一路延伸,上面满是调味料、炊具和食材。柜台亮的简直都能当灯泡使了。

“装修得可真不错,不过修的再好也只是个厨房,”云宝心想。“稍微脏了些又能怎样,这不就有条毛巾放在这水池边么?”

好漂亮的水池。

---不对,他---在这房间的角落独自静坐着。耀眼的日光照耀在他闪闪发亮的铬涂层上,让阳光充盈着整个房间,云宝都能感到其中一缕阳光正照映在她的脸上。他流线型的身材正如飞马一样,水龙头上还有滴水晶莹欲滴。

她的脸瞬间羞成了桃红色,转过身来,正好跟萍琪面面而视。“云宝黛西!”她喊道。

黛西着实吓了一大跳。“萍琪,这样会吓死我的!”

萍琪笑了起来。“你流口水了!我就知道我的纸杯蛋糕味道绝对一级棒!”

云宝回头瞥了眼水池,连忙擦擦嘴。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翅膀和鬃毛有多乱。我真是一团糟!她想着,开始打扮起自己来。

萍琪好奇地盯着她。“黛西,你弄啥呢?”

“哦,额……”一经点醒她才发现:她做这些是给一个水池看的。我这是怎么了?萍琪在纸杯蛋糕里下药了?“没啥啊,我什么都没干啊。”她应答,话刚说完,又情不自禁地理起了头发。“呵,头发有些痒。”云宝在萍琪的注视下坐立不安,尴尬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空气中愈发浓郁。“嘿,萍琪,你之前说水池新奇,是怎么个新奇法?”

“你可问对马了!”萍琪说着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本杂志。“我这儿有它的说明介绍!”

“你是从哪……”

“嗯……哦,找见了,‘宽敞的水槽什么都能放的下!’”

云宝做惊讶状。“真的?”

“当然!上面还写了‘有着坚固耐用的镀铬外层!’酷!”

云宝额头上冒出几滴汗珠,使劲遏制住自己的翅膀。“确实蛮酷的。”她回答。

“不止这些…上面还说这水池有‘先进的自动抽水功能!’简直酷到没朋友!”

云宝黛西费了好大劲才没叫出声。“是啊”她应答着。“额,萍琪,我差不多明白了,读完了吗?”她真希望能把脑子里进的水倒一倒。

萍琪像是注意到她有些不对劲,但即刻就抛在了脑后。“好滴好滴没问题!”她拿起另一个纸杯蛋糕递给云宝。“是时候停下阅读,大饱口福啦!”她抬高声调喊道。

耐不住萍琪热情款待的云宝接过杯糕,咬了一小口,才发觉肚子和心强烈抗议塞进来的东西,胃里好像有小鹿乱撞似的什么都吃不下了,她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但就在无意间瞥了他一眼后,心跳立马就漏了一拍。

他真是!云宝内心尖叫着。他简直是!

云宝勉强塞下纸杯蛋糕,对萍琪回以一个微笑。“哇哦,萍琪,味道可真不错!”

萍琪眨着星星眼。“真的吗?”

“那当然!”她揉揉肚子。“但我现在已经饱到一口都吃不下了。”

“什么?”萍琪猛吸一口气“才吃了两个就吃不下!无法相信!”她闪现到云宝身后。“无法想象!”她又出现在云宝左边“无法理解!

“萍琪,停下来!”云宝大喊一声,脸红起来。“我这下真是把脸丢完了!”

萍琪猛地停在原地。“在谁面前丢脸?”

“在……”云宝在要说出“水槽”之前及时清醒了过来。“额,在你面前行了吧。”

“吃饱又不是吃撑!”萍琪叫道,拿过盛着蛋糕的托盘摆在云宝面前。“再尝尝吧!”

“我真饱了,萍琪!”

“再尝尝嘛,就当开胃了!”

“萍琪,我都说了,我---

就在这时,云宝看到一滴晶莹的水珠从水龙头上滴了下来,啪嗒打在水槽上。天蓝色小马的翅膀微微一硬,正好打到萍琪的托盘,让里面的蛋糕试了下滑翔的感觉。

“我的杯糕,不!”萍琪哭喊着“我还没尝!”

托盘无视了萍琪的命令,在房间四处反弹,用盛着的糖衣炸弹无情轰炸着地面,两只小马只能目瞪口呆看着糖霜四溅。还有躲开飞过来的蛋糕,当然了。

几秒之后,托盘就砸在了墙上第一层架子上,让木质架子多了条细若蚊足的裂纹。云宝默默咒骂着天马奇特的生理反应,而看着满地奶油的萍琪则是愈发惊恐。

几秒种后,裂纹突然扩大,整个架子都垮了下来,撞到下一层的架子,然后再次重复,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层层下榻

又是几秒种后,两匹雌马脸色惨白眼睁睁看着整面墙上的架子轰然倒塌,砖块、泥土和食材飞向空中,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厨房用品、货架上的面粉、糖霜、食用色素和其他所有厨房里的东西混成的浆糊布满了整个地板,创造出一幅只有熊孩子才有能力完成的抽象派艺术。

 

云宝的翅膀垂落了下去。

 

萍琪的下巴砸到了地上。

“呜呜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匹雌马猛地看向通往二楼蛋糕夫妇卧室的楼梯,两种特点鲜明的哭声在大厅中回荡着,让她们畏缩了下。

“楼下是发生什么事了?!”

萍琪原地踏着步。“哦不哦不哦不不不!黛西,我们闯下大祸了!”

云宝黛西依然僵在原地。‘忘掉彩虹吹风吧,这下连彩虹音爆都摆不平这事了’

满眼血丝的蛋糕太太走进了房间。“萍琪,这次又-”蓝色陆马看到灾祸现场,剩下的半句老老实实呆在了喉咙里。她又回头看向两匹雌马,又回头看向灾祸现场,又回头看向两匹雌马。

 

她发现墙角还有一袋被打开的咖啡豆幸存下来。

 

“萍琪,”蛋糕太太的脸色里夹杂着愤怒、沮丧和疲惫。“说吧,厨房怎么了?”

“额————做好的杯糕没了?”萍琪紧张地微笑着喃喃道。

蛋糕太太前额上青筋暴起。“萍琪,说过多少次要保持厨房的整洁?我们总不能隔一周装修一次蛋糕店吧!”

“我知道,蛋糕太太”

“我可不觉得!”蛋糕太太走向她们俩。“我们给你提供了住所,提供了食物!我们一半的收入都花在你的饮食上了!我们只想让这地方尽可能干净整洁些,而你干了什么?让这地方干净到连装修都没了!”

蛋糕太太的一番话语让萍琪地下脑袋。“我真抱歉——”

“更别提我的两个孩子了!我们才刚让他们睡下,你知道在他们出牙时哄他们有多难吗?”

云宝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她从没见过蛋糕太太气成这个样子,也没见过萍琪有这样伤心。当然,她也没见过方糖小屋一面墙倒下来。她咒骂起让她一反常态的水池,又想起来水池可没有耳朵。

一方面,她想离开,再待下去她肯定会卷入这乱子里。而另一方面,她的忠诚又命令她待在这帮萍琪,毕竟这一切是她的错,她才是一翅膀打飞盘子的那一个。

“该怎么办呢?

“嘿,蛋糕太太?”云宝打断了她。

陆马停下训斥看向云宝。“怎么了…小姐?”

“不能怪萍琪,是我的错。我才是打翻了架子的那个,如果说要怪谁,就怪我吧。”

蛋糕太太叹了口气,转向云宝,然后又开始发起脾气了。“云宝黛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到我家来练习拆迁?”

云宝退后几步。“喂喂喂,我能证明这一切不是萍琪的错,但我也不会就这样坐在这挨骂!这事,呃,确切来说也不怪我!”她看向一边回答。

“真的?”蛋糕太太翻了个白眼。“那我该怪谁?”

想想,云宝,好好想想该怪谁……

云宝的蹄子不由自主指向一边。“是他,他迷惑了我!”

“他?”蛋糕太太看向云宝指的地方问。“你是指那只鸟?”

云宝黛西扭头向水槽的方向看去,发现有只鸟落在窗台外。“不不不,我是指-

“等等。我刚都说了些什么玩意?”

“额,好吧,就是我!都是我的错!控告我逮捕我都行!别怪萍琪!”

蛋糕太太怒目而视。“云宝黛西,我想你最好离开。”

云宝叹了口气,看向萍琪。粉色雌马失落地看着她。她扭过头看向水池。“我恨你”,话毕,便从厨房里飞了出去。

--------------------------------------------------------------------------------------------------

在云宝飞回家时,她梳理其在方糖小屋里发生的事,她做了:

1、参与一场关于棉花糖小屋的争吵

2、吃了一些味道超棒的纸杯蛋糕

3、变得一反常态,貌似是…因为一个水池。

4、因为上述的水池而翅勃(wingboner)了

5、造成难以估计的财产损失

6、很有可能被全镇最好的蛋糕店拉进黑名单

……唉

这才不是她做错事了什么的,都是那个水池!那水池绝对给她施了什么法术!她一看到那水池就心跳加快,开始出汗……这对她的健康可没什么好处。她记得上一次有这情况还是在飞行夏令营呢。

然而,尽管那水池给她带来一堆麻烦,却还是在云宝脑中挥之不去。每当她想忘掉他的样子时,总有什么让她再一次记起来。

“啊,塞拉斯蒂亚啊,我是被诅咒了吗?不知道泽科拉那儿有没有解药什么的。”

想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等等”她自言自语着。“我这是怎么了?我可是打败过梦魇之月和混沌之神的!是我证实了彩虹音爆的存在!而现在我却要因为一个水池逃跑?没门!我才不会被那东西 打倒!”她冲向云层,留下一道彩虹尾迹。

“我可是云宝黛西!”

她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小马们的欢呼声。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整条街道就她一个在嚷嚷,她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向前飞去。

“我把这事看的太重了”她降落在自家阳台上说。“只要花笔钱修好架子,再向蛋糕太太道个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夕阳西下将一幅落日美景献到她面前,但她可没法欣赏,一个哈欠已经从嘴里跑出来了。一整天和萍琪呆一块总得付出些代价。

云宝扇动翅膀飞进卧室,坦克还睡在为它特制的魔法床中。她的上下眼皮又打起了架,索性直接趴在床上休息起来。

 

-------------------------------------------------------------------------------------

 

一片漆黑,这是她最先注意到的事。她的眼睛花了几分钟才适应眼前的黑暗,刚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她就意识到腿上有种湿淋淋的感觉。深蓝色的水已经把地板淹没了,她像是在某种迷宫里。她奋力向前游着,全然不顾冰冷的水带来的刺痛感。

她不知道出口在哪,每个拐角后总有更多的拐角,或是死胡同。她发誓有谁——或者说有什么——在跟着她。几分钟过去了,眼前的景象和一开始别无二致,她渐渐惊慌起来。她这是在哪?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克制住尖叫的冲动游过下一个拐角,然后,他出现了。

积水中央正是水池,他听到响声,向她深情地一瞥。她知道他是关键,他能让自己摆脱这一切,让一切重回正轨。她拼尽全力向他游去,心脏也跳动的越来越猛烈。他在水池中烨烨生辉,像太阳一般用温暖取代了水的寒冷。

她搂过他宽大的水盆。“哦,我的水池先生……”

他的池口也弯成了月牙状。“哦,我的黛西小姐……”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云宝瞪大眼睛从床上跳起来。“哦,全知全能的塞拉斯蒂亚和露娜保佑我……刚才是怎么了?我刚梦的都些什么玩意?”

她的心脏像是刚跑完马拉松似的砰砰直跳。突然,她想起来了:她曾在很多年前做过类似的梦,就在飞行夏令营的时候。不过,主角是只她当时暗恋的雄马罢了。

随即而来的思绪想失控的列车一样撞向了她。

她的胃像是痉挛了起来,心跳的比之前还要猛烈,咚咚咚敲击着胸膛。

这就像飞行夏令营那时一样。

她恋爱了

她和一个水池子恋爱了。

 

-----------------------------------------------------------------------------------

 

回到小马镇,这小镇才刚刚苏醒,缕缕阳光穿过房屋,让整个镇子覆盖在温暖的日光之下。

就在这时,另一件事的爆发了:一声从空中传来的神秘、尖锐、充斥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绝望的尖叫打破了这平静。镇民纷纷困惑的走出室外想一探究竟,狗狗和小鸟的声音此起彼伏。鲜花三姐妹不约而同昏倒在地上。

 

-----------------------------------------------------------------------------------

 

“不,不,不不不!这事决、不、能、发、生!我可不能恋爱!更别提恋爱对象还是个水池子!”云宝在天花板下转着圈,抑制住再嗷一嗓子的冲动。“我-我之-我可从没过这种经历!这到底是个什么原理?!”

她回忆起一生中有关这种关系的记忆。通常他们先是约会,然后接吻,接着他们会……干些什么,最后结婚。

她实在想不出哪个饭店允许带着个水池约会。“额,也许能让云中城的服务员通融通融。”

那又该怎么亲个水池子呢?难不成亲在水龙头上?

她不准备去想第三阶段该怎么做。

但这样一来就要面临一个更可怕的阶段:婚姻。

“我不能结婚!我不想被谁束缚!我还有好多想做的事!像是,加入闪电飞马队和……”

随着一阵沮丧,她发现加入闪电飞马队似乎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愿望。

再说了!闪电飞马们没有一个结婚的!婚姻意味着孩子,孩子意味着各种压力和责任,这些根本不适合她。

“那么,就这样吧”云宝宣布完结果后回到卧室。她的鬃毛看起来比平时更杂乱了,嗓子疼的要命,眼睛也满是血丝。“我才没恋爱,我不能恋爱,不可能恋爱,也不想恋爱。”

她躺回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做完那个梦后她是睡不着了,但她还是要试一下。她一闭上眼睛,下一秒水池的形象就浮现在眼前。

“额啊!脑子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只想睡个觉。”

闪闪发光的水池再一次出现在脑海中,还身披着粉红色的花瓣。

云宝惊坐起来,心跳又加速了,翅膀像是马上要炸了似的伸展着。

已经没法掩盖了,真相只有一个,就清清楚楚摆在她面前,和白天那时一样清晰。她不想接受,又不得不接受。这就是她的生活,就是她的命运,这事只能发生。她瘫倒在床上。

“我……我爱他!”

在房间另一角,坦克咕咕叫着。

“用不着你来说我,你个乌龟!”

 

--------------------------------------------------------------------------------------------

 

“欢迎下次光临!”

小呆冲萍琪笑了笑拿过包裹。“谢谢,玛芬小马!”她走出门。

“下一位!”

“萍琪!”云宝大喊着冲进蛋糕店, “我得跟你谈谈!”

“黛西!”萍琪咯咯笑着打招呼“好久不见!噢,至少我感觉像是好久不见!毕竟我们昨天才见过,这时间又——”

“行了行了!”黛西降落在柜台前。“听着,萍琪,我需要——”

“咳咳。”

云宝转过身,正好和萝卜尖Carrot Top大眼瞪小眼。“我还等着呢!别插队!”在萝卜尖身后还有一群小马大排长龙。还有几只小马坐在店外边观赏着情景边享受着早餐。

萍琪点点头。“没错!就算是狂拽酷炫的你,云宝,也要遵守规则,第一个就是:不准插队!”

“听着,几秒就完事!萍琪,我,额,想进厨房。”

“嗯?”萍琪的笑容渐渐消失。“为什么?”

“这个,呃,我得做些—我是说,额,在厨房里有…反正我就进一下,马上就离开。”

萍琪皱起眉头“抱歉,黛西,但我不能让你进去。”

“哈?为什么?”

粉色雌马揉揉鬃毛。“蛋糕太太有令,非厨房工作者不得进入…抱歉啦。”

“啊,拜托!”云宝申辩着。“还是因为架子的事儿吗?那只是场意外!我不会再犯了!”

“抱歉,云宝,但我真不想再惹蛋糕太太生气了,牛油和南瓜最近很不安宁,搞得蛋糕一家都不得安宁!你也看到蛋糕太太都急成什么样了!”

云宝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不过——”

“咳咳!”

“有点耐心行不行?”云宝冲身后的雌马喊完后飞出了蛋糕店。

“有耐心也被你耗完了!”

“拜拜,黛西!”萍琪挥着蹄子。“记得找时间把我做的纸杯蛋糕吃完!”

她刚飞出去,就立马来到方糖小屋上方的云上坐了下来。“倒霉。”她喃喃着。“我没法进去。让我想想……换作是天马无畏会怎么做?嗯……”她闭上眼睛思索起来。“第十二章里,保安以为她想偷窃名贵珠宝而没让她进入小马国历史博物馆,然后她就用了伪装!就是这个!我也得伪装起来!”

“但该怎么……”

 

“额,你说你是谁来着?”

云宝黛西捋着她的胡子。“我是水池检察员!”她用浑厚的嗓音回答。“我是来检查水槽的!

蛋糕太太满不相信盯着这检查员。她发誓她绝对见过这只天马!但她知道她的确没见过这只有彩色鬃毛,黑色络腮胡,头戴棕色贝雷帽,胸前佩有印着“检查员”的金色徽章的小马。

“那,你为什么来检查我家的水池?”

检察官笑了起来。“这是我的工作!我可是服务于镇长---不对,服务于塞拉斯迪亚公主的!我奉塞拉斯迪亚公主之令检查小马镇居民家中的水池划分等级。

“我…明白了。跟着我吧,我带你到厨房。”蛋糕太太转过身领着路,她并没发现检查员脸上那抹红晕。蓝色陆马带领检查员走进厨房。“我们到了。我就在大厅里,有事叫我就行。”

检查员目送她离开,刚一关上门,便一脸痴汉笑朝水池走去。她发现自己正不由自主卖弄着身姿,只好慢跑向这位结交不到两天的朋友。

“嗨”她问候着。“我见你都在这呆了好一会了,你叫什么?”

水龙头上落下一滴水。

“姓水名池?我猜也差不多。我知道这样问有些不妥,不过请问一下:你是单身吗?”

水池沉默不语。

云宝暗自欢呼起来。“哦,这可真棒。我,呃…我之前见你在盯着我看,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水池的排水槽发出咯咯的响声。

云宝心中燃起一团火焰。“嗯-嗯嗯!哇哦!这真是…哇哦。”她把脸贴得更近了些。“那个”她小声说道。“我还没谈过恋爱,我一直以为那是浪费时间。哦,我的天,抱歉抱歉!”云宝以蹄掩面,挪远了些。“我们才刚见面我就问这么私密的问题。我不知道,你可真能俘获雌马的心……”

又是一滴水落进了水池。

“改天再见?反正我没意见。”她从水池一路摸到水龙头。“不过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别无他马。”

她贴近水龙头撅起嘴唇-----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身后好像有牛油蛋糕和南瓜蛋糕的声音传来,云宝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她慢慢转过头去,发现一个在咯咯笑着,另一个正饶有兴趣啃着自己的蹄子。

“你-你们都听到了多少?”云宝问。“我发誓,这事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然后连忙扭过头对水池说了句对不起。

“巴巴!”牛油蛋糕用尖锐的声音叫着,砸了下地板。“看呆西!”

云宝把蹄子举到依然带着络腮胡的嘴前让她小点声。“嘘!你没看出来我是在潜入吗?”

两只幼驹坐在地上,不懂为什么这个有着奇怪胡子,胸前戴着会发光的东西的小马让他们别出声。而且牙龈处传来的疼痛感还没消失。他们的小脑瓜实在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于是采取一种万全之策。

他们开始号啕大哭。

云宝吓得跳了起来。“哦不不不,别哭了!呃,看着!”她做了个鬼脸。但这对安抚婴儿一点用都没有,正相反,两个小家伙的哭声更大了。“我的妈呀。”

“牛油蛋糕?南瓜蛋糕?怎么了?”

“哦,没什么!什么事都没发生!”云宝用她原本的嗓音大喊。“呃,我是说,什么事都没发生!”她连忙换回低沉的声调。

“我这就来!”

云宝连忙环顾四周寻找出路。幼驹的哭声越来越响,蛋糕太太的蹄声越来越近,水池反射进她眼中的阳光也越来越刺眼……

等等,就是这个!阳光是从打开的窗户里射进来的!她用和飞火相媲美的速度从厨房窗户里冲出去,一头撞向窗外大树树干。晃晃脑袋调整方向向天空飞去,飞到云层之上才减下速小声欢呼起来,这一下可能把她撞出了轻微脑震荡,但为了维护她和水池的感情这已经值了。

在蛋糕店里,蛋糕太太冲进厨房,发现坐在房间正中间的两个孩子正哭泣着。“噢,我的小宝贝!”她惊叫着跑了过去。“怎么搞的?那匹马对你们怎么了?”两只幼驹见妈妈一来,情绪稍微平静了些,但哭声依然未减。蛋糕太太抱起他们放在背上。“嘘,妈妈在这儿……”

她来到水池边,检察官的胡子还挂在旁边的窗台上。“我可不会再信水池检查员什么的了!”

 

-----------------------------------------------------------------------------------------------

 

云宝黛西深吸口气。你能做到的。她想:你曾经和巨龙面对面,连眼睛都没眨!这跟当时比起来简直小菜一碟!她轻轻敲了敲面前蓝色的门。不一会儿门就开了,门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欢迎来到旋转木马精品店,每套服装都美丽独特,别具一格!请问您喜欢——哦,云宝黛西!见到你可真高兴!”

“你好啊,瑞瑞。”她走进店里。“听着,我,呃,需要你的帮助。”

瑞瑞一听这话眼睛亮了起来。“哇哦!你终于问我要建议了!你要补的课可多着呢!”她用魔法浮起天马。“来吧,先从餐桌礼仪学起。经我观察你这方面的知识最……匮乏。”

“等一下瑞瑞,停下来!我就问个问题!”

瑞瑞皱起眉头停下来。“噢,好吧,如你所愿…”她松开朋友,拿过两张丝绒坐垫。“说吧,什么问题”

云宝搓着蹄子。“好吧,不过在我说之前,你要保证你不会笑我,发誓!”

瑞瑞朝她瞥了一眼。“笑你?为何?我才不会嘲笑我的朋友!”她把蹄子放在胸前。“我保证会尊重你的每一句话,云宝。”

“很好。”云宝不安地笑了笑。“我想问:该怎么让某匹马注意到你?”

瑞瑞震惊了。“某只马?”

“好吧,就是…”她脸红起来。“就是你喜欢的马,非常非常喜欢的那种。”

瑞瑞拼尽全力想憋住笑。

她失败了

“嘿!说好不准笑的!”

“我很抱歉,云宝,真的!但你得承认这事相当,呃,怎么形容呢。出乎意料。我可没想到你会这样曝光你的恋情,还是在我面前。”

云宝睁大双眼。“我-我才没有!你拿我当什么了?一个傻瓜?”

瑞瑞大笑起来。“哦,亲爱的。如果爱情能让你变‘傻’,那你可能是全小马国最傻的傻瓜了,噢,无意冒犯。”

“但,但我只是-唉,你到底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知道话题会被她带偏

“我当然能,云宝。这事你可问对马了。”她站起来走到一排长裙旁。“我可读了不少爱-咳咳,我是说,读了不少资料,上面都说风格是吸引雄驹的唯一途径……你喜欢的是雄驹,对吧?”

云宝眨眨眼。“是啊,不然呢?”

“很好!我是说,就算你喜欢雌驹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更难办些罢了。他对你有意思没?”

“呃。”云宝仔细思索着。他可没说过喜欢她,不过嘛,他也没明确拒绝,再说了,他至少同意去约会了。“有啊,我觉得他也对我有意思。”

“好极了!”瑞瑞说着翻出一个镶粉红色褶边的深红礼服。“找出来了!和你眼睛的颜色很配呦!”

“去去去!我死都不穿那玩意儿!我才不想打扮!”

“哦,来嘛,云宝黛西!我想你保证这一套绝对能把不少雄驹迷得神魂颠倒,大排长龙来当你男朋友的!”

云宝天蓝色的脸蛋变成了暖色调。小马X水池会是个什么结果?生下来的孩子会不会有她的彩色鬃毛,父亲的银色外表…或者尾巴就是个水管子?

“瑞瑞你确定再没其他办法了?你平时不是说‘做你自己’什么的吗?”

瑞瑞笑起来,同情地摇摇头。“真是业余的错误,谁都知道那行不通的!”

云宝无奈的叹了口气,揉揉后脑勺。“好吧,裙子多少钱?”

“免费!”

“哇哦,当真?”

瑞瑞把蹄子搭在云宝肩膀上。“云宝黛西,你可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才关心你。要是我不尽我所能让你快乐,那我们跟陌生马又有什么两样呢?”她浮起打包好的衣服交给朋友。“祝你好运。成功了跟我好好讲讲!”

云宝把衣服夹在翅膀下。“谢谢你,瑞瑞!我从没想过我会说这句,但这事儿绝对会超酷的!”她轻笑一声,转眼间又换上惊恐的表情。“塞拉斯蒂亚啊,我这是怎么了?”

“你恋爱了,亲爱的,你坠入爱河了。”

 

        --------------------------------------------------------------------------------------

 

微弱的月色为静静走着的黛西勉强照明了前方的道路。她的新衣服盖住了翅膀,所以飞行是不可能的了。天生的技能没法用的感觉有些奇怪,但要能引起水池的注意就值得。

用这名字称呼他挺别扭的,就在一天前他还只是个厨房用具。而现在,在她看来可远不止于此。

‘打起精神来,云宝,感情用事是过会儿的事。’

云宝靠近方糖小屋,窗户的吱吱声都好像是在耳边回响。没有丝毫光线透过窗户,整座店铺都有了一丝诡异感。云宝望着黑漆漆的大门,果断选择来到屋后的花园。她还能看到先前逃走时穿过的窗户。

云宝黛西用后蹄站起想打开窗户。“该死”她小声说着。“锁上了。”她透过窗户看向屋内,只觉得心跳又加速了。水龙头正迅速滴着水,水池都快滴满了。她觉得心中又燃起了熟悉的感觉。云宝在窗户上哈哈气,用蹄子画出一个大大的爱心。

她跳到后门几步外开始用力拉着门,发现后门也被锁住了。这下她要怎么进去?总不能再等一天吧!约定的时间就在今晚!再说了,蛋糕一家又不可能放她进去!

楼上传来尖锐的嗓音。“有-有马吗?”黛西见情况不对立马躲进一旁的灌木丛里,一阵布料撕裂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谁在外面?我这儿有条鳄鱼!它咬起马来可是不见血不罢休的!”

云宝伸出脑袋。“萍琪派?是你吗?”

屏器打开窗户看向室外。尽管已经凌晨,萍琪的活泼程度依然丝毫不减。“云宝黛西?是你吗?”

“对,是我!”她跳出灌木丛。裙子右侧被划了一道口子,正好让她露出翅膀。“啊,这下瑞瑞非打死我不可。”

“黛西你穿了条裙子?”萍琪惊叫道,紧接着发出一阵笑声。“黛西穿了条裙子!哈哈哈!”

云宝皱起眉头。“嘿!小点声!你是想把全镇的小马都叫起来吗?!”

萍琪考虑起这个问题。“不不不,我怎么可能那么神。你来这里干什么,黛西?你四个半小时前就该睡觉了!”

“嗯嗯我知道,你能让我进去吗?我上去就跟你解释。”

“好吧”萍琪消失了,下一秒便站在打开的后门旁。“进来吧!”

“好诶!”欢呼道,云宝跟着萍琪走进屋子,刚看到她心仪的对象,笑容就渐渐消失了。“听着,萍琪,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我想我爱上水池了。”

“我知道啊!”

“嗯,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疯---等等,什么?你知道?”

萍琪咧嘴一笑。“这个嘛,我当然知道啊,小傻瓜!我从他前任洗碗机小姐那儿得知的!而且水池先生还经常谈起你咧!”

“他-他谈起我?”云宝紧张地瞥了眼她的男朋友。“他都说了些什么?”

萍琪回忆起来。“说了一堆子!甜蜜的事!有趣的事!不怎么有趣的事!还有一些不适合在幼驹面前讲的那些事!”她用肩膀撞了下云宝,淘气地瞥了她一眼。“他很喜欢你呦!”

“他-他喜欢我?”

“当然!”

云宝的脸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变红了。“太棒了!我看起来怎么样?我该说些什么?!”

“做你自己就行,小傻瓜!”

“等等,瑞瑞说那样根本没用!她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吗?”

萍琪摇摇头。“相信我,黛西。我读了不少同人小说,你和谁都能交上朋友!即使是我!”云宝想说些什么,但视线最终只凝聚于向水池的深情一瞥之中。“哦,我就不当电灯泡啦。”她笑了笑走上楼梯。

云宝深吸一口气转过身,迈着步子直直向前。每一步都让她和她的心上池走得更近。她的心砰砰跳着,鼓起勇气将蹄子放上水龙头,含情脉脉看着面前的水池。

“嗨,我来了,我说到做到。”她回头看了眼被毁掉的礼服。“好吧,这裂口挺碍眼的,我只是想在约会上看起来漂亮些。”

水龙头滴下的水滴落在水池中发出啪嗒一声。

云宝遏制住内心的激动。“你喜欢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我就知道瑞瑞的眼光不会错!我也喜欢你,我一看到你就蹄足无措,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知道别的小马可能会觉得我疯了,我也知道这问题问起来太突然了,不过…我想我爱上你了。”她皱起眉头,像是说出这句话会要了她的命似的。

有东西卡在他的管道里,发出一阵微弱的咯吱声。

“你-你也爱我?”

哗啦啦啦啦(流水声)

天马的脸又双叒叕变红了。他算是明白萍琪说的‘不适合给幼驹说的事’是什么了。云宝搂着她的男朋友,冰冷的金属让她微微颤栗了下。她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她想脱掉他的外壳,和她心爱的水槽试一些以前从未尝试过的事。

不过,感觉像是有什么不对劲。

云宝松开他,观察起空荡荡的厨房。冰冷的空气像是比他还要低几度。房间里万籁俱寂,只剩下她的呼吸声。她回头看向她的男朋友。“你的房子挺凉快的,但换个地方怎么样?在第一次约会时去个特别的地方。”

萍琪毫无预警出现在云宝身后,把蹄子搭在她肩膀上。“这个我能安排!”

云宝吓得跳上了天花板,只有她的衣服波澜不惊待在原地表演金蝉脱壳。

 

-----------------------------------------------------------------------

 

云宝坐在方糖小屋外,身旁是已经卷好的破损礼服。萍琪几分钟前让她在外面等着,到现在也没有消息。蛋糕店和她来时一样安静。这是个恶作剧什么的吗?这匹淡蓝色天马对恶作剧持支持态度,但让她的约会中断可一点都不好玩。

正当云宝准备回去继续约会时,萍琪从角落跳了出来。“黛西,我给你准备了个惊喜哦!”

“真的?是什么?水池在哪?”

萍琪蹦蹦跳跳从后门进去,几秒种后带着个新东西出来了。

“我的水池!”云宝惊叫起来奔向她的对象。他从拘束他的地方解脱了。水池下垂着一根粗粗的水管,云宝喜爱的镀铬外层在从那个“监狱”中出来后似乎更闪亮了。云宝一把抱住他,没有丝毫犹豫便亲了他一下。“萍琪,你是怎么——”

萍琪没等她说完就堵住她的嘴。“玩的开心,明天见。怎样?我是说,要是你明天不累的话。”

云宝的脸烧了起来。“萍琪派!这还有水池在呢!”

“啊哦!抱歉咯水池先生!好好享受你们的二马世界吧。”她说完便转身离开。但还没等云宝说什么,就又转过身小声说“不用谢我了。”蹦蹦跳跳离开了。

云宝看向她的男朋友狡黠地笑了起来。“不如先到我家转转吧……”

 

 

“恐怕你得了破伤风。”斯特布尔医生(Doctor Stable)*1说。他正看着长长的医疗单。“上面说你是和水池发生‘不正当关系’时被刮伤的。”他愣了一会儿又重新读了一遍。“等等,什么?”

云宝正穿着病服躺在病床上咬牙切齿。“他个混蛋!他给我说他洗过澡了!”

黄色独角兽医生眨眨眼睛。“云宝黛西,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和水池在一起了。这怎么可能?”

天马的脸色突然暗淡下来。“等等,宝宝还好吗?!”

“我,你-”斯特布尔结巴着,过了一会儿才说出话来。“你是什么时候怀孕的?!在我的职业生涯里还没听说过这档子事!照你这话…孩子的父亲是那个水池子?”

云宝紧闭双眼,几滴眼泪缓缓从眼眶流出。“没错!”她大叫着回答。“而且那个混蛋连孩子的抚养费都没出!!!”



注:1、出现在第二季第十六集(但貌似没出现名字,不确定此名是否在其他剧集中出现)。stable原意为牛棚、马厮/坚固、稳定、我是想不出译名只能音译了。

 

#1
MagentaSS  天马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我记得《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啦》里面也有RD爱上水池的情节

2018-10-22
#2
touching--stars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回复#1 @MagentaSS :

所以才说联动http://blog.sina.com.cn/s/blog_b5edd4a00102vn8g.html更好啊

2018-10-22
#3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博客连接炸了

2018-10-22
#4
touching--stars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回复#3 @名字不炫的GH :

明白

2018-10-22
#5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联动地址被渣浪炸了,啸大的转载还能看: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b432900102vlfx.html

2018-10-22
#6
touching--stars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回复#5 @ashtree :已改,稍安勿躁


2018-10-22
#7
MagentaSS  天马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嫁给我吧,水池。”

2018-10-22
#8
touching--stars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回复#7 @MagentaSS :水池:算了吧,我的心已被洗碗机小姐伤的支离破碎,实在不想再经历一遍从高峰跌至谷底的刺激了。


2018-10-22
#9
VKorpela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Rainbowsink可是个有趣的配对。


但是既然是cargo ship,击沉的时候就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啦!

2018-10-22
#10
飞机派Pi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原来《有些事还是不知道为好》里面玩的梗出自这里啊

2018-11-04
#11
hdldm  海马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恋物癖?

2019-01-31
#12
卡龙  独角兽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That's my fetish!

2019-02-02
#13
CelestAI  FakeAI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回复#9 @VKorpela :

开炮!

10 天前
#14
回复 【短篇翻译】——事不宜池(...But the kitchen Sink)

哈哈哈哈,非常精彩的文章,甚至很适合放进动画。(就是没什么教育意义)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