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匹作者还没有写简介

昙特巴斯二号

第三章 需要深度测试

本章发表于 24 天前 • 0人收藏 • 163人看过 • 5,463字 • 4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当暮暮和露娜回到梦境的公共区域时,昙特巴斯已经在看一扇门了。它把前蹄伸向门,但刚一碰到门把手就停下了。它把脸转向露娜说道,“你不是说想要我从一个噩梦开始吗?那样你就可以看到我把它从噩梦变成好梦的过程了?因为这个梦感觉起来还不够坏。”

“对的,要噩梦才比较理想。”露娜说,“把好梦变得更好当然很不错,但是把一个噩梦变成好梦要好得多。你是想要我帮你找一个噩梦吗?还是……”

“不用,现在还不用。”昙特巴斯呼啸着掠过一扇扇门,最终把蹄子按在一扇相貌平平的棕色两截门[1]上,暮暮看着觉得有些眼熟。昙特巴斯眼睛一亮,说道,“呜~这个梦好。我是说不好。我是说作为不好的梦很好。我是说你们俩不想先进去看看是什么样子的然后我再进来改吗?”

 “那也不坏,”暮暮说。“在这里等大概……二十秒?”

昙特巴斯点头。“二十秒就二十秒。”

暮暮示意露娜,露娜点了点头,她俩一起飞入门中。

什么东西吼了一声,吼声低沉而毛骨悚然、嘶哑而凶猛、回声反复回荡。这是属于捕食者的吼声。尽管很远,却仍然很大声。吼声非常大,非常非常大。

嘭。所有东西都晃了一下。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

另一声巨吼。越来越近了。

嘭。

她们在小蝶的棚屋里。她正在跑上跑下,把小动物都塞进地板下的暗门里。每隔几秒,就有隆隆的响声撼动着房屋,而且还越来越响。暮暮奔到窗前向外张望。一条巨龙正在缓缓逼近小屋,嘴里的唾液淌下来,看上去十分愤怒。

露娜凝视着身后的窗户,平淡地说,“是啊,我想这个梦应该是个适合的噩梦。”

暮暮咽了一口。“对,可能吧。”

“跟你说过了嘛。”昙特巴斯说。

昙特巴斯突然出现让暮暮抽了一下。然而露娜的唯一反应是悄声说道,“我希望你能尽快结束这个噩梦。如果你不快些的话可能会给我们的朋友带来负面影响。虽然当一个梦境崩塌的时候身处其中对内或对外都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也很不好受。”

昙特巴斯先看了看外面的龙,又看看小蝶,点了点头。“其实吧,对的,我觉得我可以。”昙特巴斯化作烟雾,从门缝下迅速透了出去。

小蝶正把最后一只小动物也放进暗门下的隔间,但是位置已经不够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待在那里,”她说着,放下最后一只兔子,“但是你在那里才会安全,好不好?没有龙会来吃你们的,一等到安全了我就来接你们。”

几只小动物不安地吱吱叫着,想要爬出来。但小蝶轻轻地把它们推了回去。“不要担心。”她说,“不要担心,我会没事的。”她关上了暗门,盖住了下面的空间。“不,我不会没事的。”她小声说道。

尽管是在梦里,看到小蝶这样还是让暮暮为她担心。她慢慢地把重心从一只蹄子移到另一只上去,尾巴不时摇动。就连露娜也焦虑地咬着嘴唇。暮暮很想到小蝶面前,告诉她什么事都不会有的。但是那样就是干预了,而干预实验的进行总是不好的。这是昙特巴斯的工作,而现在暮暮只能期盼昙特巴斯能做好。

小蝶深呼吸了几次。“好的,想想,小蝶。”她尖声自言自语。“你要怎么阻止一条龙呢?你阻止不了。他们太强壮了,太大了,太可怕了。”她咽了一口。

突然,昙特巴斯从门缝里溜了回来,从小蝶的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然后在暮暮和露娜身旁重新成形。

你刚才对她做了什么?暮暮低声道。

“没有大动作,只是栽下了一个主意。”昙特巴斯低声回道。“瞧着。”

“但是他的鳞片总得有韧性,是吗?”小蝶继续说。“不然他就动不了了。所以也许我可以用什么东西打他。直击咽喉,这样能击昏他。”她焦虑地笑了一声。“噢,听听你自己说的,击昏一条龙?这可不像我说的。”

暮暮瞥了昙特巴斯一眼。昙特巴斯只是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嘿,”它嘟哝着说,“我也是初学乍练,好吧?我只能利用现有的条件。”

巨龙又吼了一声,窗户剧烈地抖动,几乎要碎了。小蝶看上去只想马上飞走,但她还是把前蹄支在暗门上。“好的。”她小声说,“抬头挺胸,你的朋友们可全靠你了。”

一只巨大的,像剃刀一样锋利的爪子撕裂了墙壁,在墙上扯出一个大洞。龙头从洞里撞进来,眼睛里充满了愤怒,鼻孔里冒出滚滚浓烟。他的呼吸灼热、厚重、腥气扑鼻。每一根龙牙都和小马的一条腿一样长,发黄,上面还有着红色的污渍。尽管这不是真的,暮暮还是想逃跑。她不停地活动翅膀,准备夺路而逃。

小蝶筛糠般地抖着,紧紧缩成一团,但还是没有后退半步。她尝试着微笑。“嗯,你好,龙先生。你……你觉得你能放过那些小动吗?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巨龙冲着她的脸吼叫作为回答。

小蝶咽了一大口。“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对此感到非常抱歉。“她猛冲上前,从龙下巴下翻滚过,然后对着他的喉咙中部好好踢了一脚。考虑到这是小蝶,这一踢的力度相当于暮暮直接把她的城堡踢飞到视线之外的力度。

龙啸戛然而止,逐渐变成了干哕声。过了一会儿,龙咳出了一块巨大的钉状的深紫色金属。然后,巨龙以龙能做到的最上流最上流的口吻说道,“我说,谢谢你嘞,小鸟。”他把头缩回屋外,把几朵烟云清到一边。可能只是暮暮的错觉,但是从她朝龙瞥的几眼来看,他的牙齿忽然就变白了,也没那么脏了。“我得说,我真是对不住你了。但是有这么块天杀的东西卡在我嗓子里,不仅疼得很,而且说话也不利索了,就没法寻求帮助了。”

暮暮和露娜转向昙特巴斯,它露出了自豪的笑容。而暮暮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嗯……抱歉?”小蝶说。她仍然蜷缩着,但是没有发抖了。“我之前以为你要把我的动物朋友们吃了呢。”

巨龙轻柔地笑了,但对于龙来说还是像一场小型地震一样。“天哪,怎么会呢。我才不会做这么过分的事的。”他把那块金属轻轻推向小蝶,好让她看清楚些。“就几个小时以前,我正吃着我朋友给我的一顿宝石大餐呐,他是从他自己的收藏里分给我的,但是我倒了大霉了,他没有把不是宝石的东西全清出去。这就意味着这倒霉玩意儿……”他点了点那块金属。“……也在里面。结果嘛,在我吃午饭的时候,我就遭了大罪了。这块东西紧紧地卡在我喉咙里,还出不来。”

他打了个寒战,“真疼啊,你也能想到。而且刚好就让我不能说话了。我知道你在医治动物方面是行家里手,所以我就来找你帮忙来了。你的确很拿手,我感激不尽。”巨龙深鞠一躬。

小蝶忽然就来了精神。“你知道我了解动物?”

“噢,那当然啦,可不是嘛。”巨龙点着头说道。“你啊,这么说吧,在整个动物界都有着鼎鼎大名。小马国几乎所有的生物都听说过你精湛的技艺。”

“只是我的本分嘛。”小蝶笑了,看向一边来掩藏自己的脸红。“我以前不觉得我很有名。”

“哎,你可不能妄自菲薄。”龙说。“你做的一切真是了不起。”他环顾四周。“我真得说,我一定要报答你的帮助。你家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不能一走了之啊。”

“这样的话,你就从清理地上的碎片开始吧。我得把动物们从藏的地方放出来。”

昙特巴斯踮着蹄尖跳来跳去。“所以,你们觉得怎么样?”“我们来之前你什么都没动过?”

昙特巴斯翻了翻白眼。“妈妈,我已经和你说了,如果没有进入一个梦中的话我什么事都做不了,而你们比我先进来。所以那条横冲直撞的龙本来就在,而且一开始就是准备要吃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得对你即兴发挥的能力表示称赞,因为你开始改造之前的时间太少了。用驼丁汉[2]口音来缓和局势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你可能有点过头了。你没有加上一些‘老天、哪里哪里、明儿个见’之类的,我还很惊讶呢。”

 “我想让他尽可能的不吓马。你难道能把这种口音和邪恶势力联系到一起吗?”

“能。”

昙特巴斯眨了眨眼睛,看向一边,耳朵也有些耷拉下来。“反正,她不能。”它咕哝着。

露娜转向暮暮。“你比我更了解小蝶。你觉得她觉得这个梦怎么样?”

暮暮有些不耐烦了。“无意冒犯,殿下。但是为什么你老是问我这些问题?你应该和小蝶聊啊。”

“和我聊什么?”

所有小马吓得一激灵。小蝶不知什么时候就到他们中间了。她睁着大大的、好奇的眼睛望着他们,正在摸一只鹿角兔[3]的头,好让他平静下来。她刚刚从暗门里放出来的小动物们正聚集在她腿边,有些还抓着她的鬃毛和尾巴。

大家还没来得及回答,小蝶就说,“噢,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断你们了?”她退后了一点,扭过头去。“我听到我的名字,又看到了你们,所以我就以为……”

“没有,没关系的,”暮暮说着,她清了清嗓子。“小蝶,你还记得昙特巴斯对吧?”昙特巴斯笑了,朝她挥了挥蹄子。

小蝶打了个寒战。“是啊,记得。制造噩梦的那个东西?那真是太可怕了。”她上下打量着昙特巴斯。“但是它看起来不一样。”

“我造它出来是为了消除噩梦而不是产生噩梦,”露娜说,“我们现在在测试它的能力和行为。而我们现在想知道你对这个梦有什么想法。”

小蝶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比平时还紧张),用蹄子抚弄着自己的鬃毛。“其……其实,嗯,”她小声说,“我……我觉得也……也没那么h……”

“那条生气的龙又不是我干的!”昙特巴斯说,“在我来之前就已经有了。是我让他吐出了那块金属,这样他才没那么好斗,多谢理解。只说那之后的事好吧。”

“噢!”小蝶愉快地说。“如果是这样,那我觉得你做得很好。当龙没有打算吃了我的时候,我对他们的好感就强多了。”

“我们不都是吗?”暮暮说。

“而且他是这么的有礼貌,”小蝶继续说,“除了斯派克,我见过的绝大多数龙脾气都很暴躁,又好斗,又不善良……一点也不像他。”

“打扰一下,老伙计,”龙在外面说,“但是你想让我把这东西放在哪儿好呢?就是,呃,你可爱的小家的整面前墙啊。”它有些心虚的把这面墙举起来。虽然是用爪子狠狠地撕下来的,这面墙看上去却相当完整。“要是就这样把这面墙扔了那可就可惜了了啊。”

“那就把它放在房子旁边吧,方便吗?”小蝶问道,“我应该,嗯……”她瞥了暮暮、露娜和昙特巴斯一眼。暮暮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只是个梦而已,没什么所谓的。“……应该等一会就能修好。噢,还有就是能请你帮我把地扫一扫吗?你是条大龙,刚才把灰尘弄的到处都是。我只是一匹小马,我觉得我自己扫不完。”

巨龙把墙轻轻地放在一旁,然后扶了扶他的单片眼镜。(他什么时候有的单片眼镜?)“对的,没错,千真万确。我刚好也准备这么做呢。俗话说得好,‘英雄所见略同’。我们是想到一块儿去啦。”

巨龙开始扫地了,小蝶说,“我知道他几乎不是条像龙的龙,但是像龙的龙往往不是好龙。而他,”她指向窗外,“就是条非常好的龙。所以,嗯,没错,我觉得你把我的噩梦变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梦。谢谢你。”

昙特巴斯朝着露娜高兴地笑了,笑容中又带着几分得意。“瞧瞧瞧瞧!我说了我能处理好噩梦的?为什么你怀疑我呢?”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露娜说,“我只是想要完全肯定你的能力。而现在我肯定了。”

“谢谢你,妈妈你知道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担……”

“我,呃,不想打断你们的。”小蝶打断道,“但是,嗯,你们还需要我吗?”

“不用了,”暮暮说,“谢谢你的帮助,小蝶。”

“……但是我好像什么都没做啊……”

暮暮还没来得及回答,梦境就像一堆肥皂泡一样破灭了。除了小蝶,他们都回到了梦境之外。

“我刚才说,妈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担心。”昙特巴斯说。“你造我就是为了这个,而你在我身上花了不少功夫来保证这个,但是我一对你开口说话你为什么就开始慌了?”

露娜耸肩,“我也不知道。不管怎样,我是应该对你的能力有信心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想肯定。”

“可是你现在已经肯定了,不是吗?我能让好梦更好也能把噩梦变好,那么你能放开我了吗?”

“还不行,还差最后一个测试。”

昙特巴斯抱怨道,“噢,妈妈,可以了吧,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吗?我可不想让你一辈子都守着我!”

“我也一点都不想那样。”露娜在昙特巴斯前卧下,抬起头看着它。“随着我看到你做的越来越多,我就越来越相信你。但是,有很小的几率是我错了,如果你除了传播好梦还有别的心思的话……”

“我没有!”

“……如果是我错了,”露娜继续说道,“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我不想让你信马由缰,制造自己认为合适的梦境,将痛苦施加在小马们身上,只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

昙特巴斯眨了眨眼睛,有些发愣。“但是我……我绝不会……妈妈,你……你真的觉得我……我会做出那种事来吗?”它小声问道。

“我百分之九十九确信你不会,我仅仅是企图加上剩下的百分之一。我很抱歉,如果说好像我完全不信任你一样,但这不止是你自己的事情;这是全小马国的事情。而关系到这么多小马的事情,我一点风险都不能有。即使是对你也是这样。”露娜的声音小了一些,“我真的很抱歉。”

昙特巴斯盯着地面,轻轻地踢着。终于,它喃喃着说,“好吧。”它抬起头,说,“那么这最后一个测试是什么?

”露娜站了起来。“从头开始制造一个梦境。假设你发现自己不能把这个梦变好,那么你就应该能够制造一个新的梦境,一个更好的梦境,和之前的梦境完全无关。”

昙特巴斯翻了翻白眼。“就这样?太简单了,我在梦里也能完成。”

“哇~~~~~”暮暮小声说。[4]

 “无意双关。现在,我的小马驹~,我的小马驹~,啊~~~啊……”它随便走到一扇门前,拉开门,“请进吧。”

暮暮和露娜穿过了门,消失了。

 

注:

[1]两截门:从中部水平分割成上下两扇的门,两扇门可独立开合,可参照方糖小屋的门。

[2]驼丁汉:即Trottingham。(官方承认的)小马国地名之一。居民具有英式口音。可参见S2E05的皮皮的口音。(译名均采用潮汐字幕组版本)

[3]鹿角兔(jackalope):北美传说中的神秘生物,外形为长有鹿角的兔子。又译加卡洛普。

[4]这是用来描写某人讲了不好笑的笑话引起的尴尬局面的管乐器声。具体的示例可以参考S1E10结尾处PP使用长号的部分。

jazspid  独角兽 #1
回复 第三章 需要深度测试

第三章最短了,可是为什么这么累。。。我还有动力更第四章吗?

NightmareNyx  独角兽 #2
回复 第三章 需要深度测试

我又猜对了

冰镇鲤鱼  天马 #3
回复 第三章 需要深度测试

还没看,不过我希望没过写作的都能写出一篇好文章(滑稽)

jazspid  独角兽 #4
回复 第三章 需要深度测试

有没有想过分级为什么是T?????

(新的一章在咕了在咕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jazspid  独角兽

这匹作者还没有写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