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却还在互相羡慕

童子军的归途

第十八章:尾声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563 字

publish于 2019-05-23 发表

pageview共 124 人看过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4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两年半之后——

 

小马镇,一个美丽的秋日,空气清澈凌冽,慵懒的太阳挂在碧蓝如洗、万里无云的空中。众多鸟儿婉转鸣叫,从无尽之森飘来落叶新鲜、刺鼻的气味。临近的小马们或独自或三五成群地漫步,交谈、嬉笑、工作、打闹,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我正坐在与女孩们合住的屋外草坪的坐垫上,蹄捧一杯蒸汽氤氲的热果汁。我专心盯着盘旋多姿拍打在脸上带来阵阵温暖的水汽。

 

“这就是事情的详细经过了”,我头也不抬地说道,“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我帮助所有受波及的小马恢复记忆,并干些力所能及的清理工作。安吉在传送门关闭前一直帮忙,之后就回到地球向你们解释情况了。随后,对于那边发生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的。”

 

坐在我对面公用一只坐垫的是一对年长些的独角兽,雄马拥有白色皮毛、棕灰两色鬃毛,面容严肃,正用能够刺穿钢铁的目光盯我;雌马也拥有白色皮毛,只不过鬃毛为渐变的淡紫色,眼睛是靛蓝色。

 

他们的眼型、吻部、颧骨都与我的极为相似,他们沉吟着我刚刚的话,眼神机敏地闪烁着。

 

趁他们还未回答,我啜一口果汁,继续说下去:“自那之后我们就投入了重建中,每样事物都有所损坏,要么外表、要么机理,所以我们不愁没活可干。这还没算上损坏的——”

 

“你该回来看看的”,雌马插话。

 

她的语气轻柔平稳,但还是让我汗毛倒竖,打起十二分精神。“*妈妈*,我不能,根本没有时间的。”

 

我的人类母亲环起胳膊,别开视线,嘴唇抿成一条窄缝:“麦哲伦,你消失了两年半!整整两年半!你本该至少回来一天好让我们说声再见的!”

 

我瑟缩:“我知道,我很抱——”

 

“我们可没这么教过你吧!你二十五岁生日左右打来个电话,问了点不着边际的问题,然后就那么和朋友凭空消失了?!”妈妈嘲弄地打个响鼻,“这就是你孝敬父母的方式?”

 

“罗塞……”我的人类父亲从嘴角挤出声音。

 

妈妈闭上眼睛,咬牙:“我们可以帮助你的,这么多艰苦经历添上我们就会简单许多。可恰恰相反,你把我们瞒得严严实实,对一切浑然不知!”

 

我尴尬地挪动:“我们那时吓坏了!不知道该干什么!”

 

“你应该向家人求助的!”妈妈厉声道,“你应该来找我们的!”

 

“我不觉得你们会理解!”我辩驳,“玛姬对小马很熟悉,我感觉她是最好的选择!当时,反感小马的你们看到现在的我会作何反应?”

 

妈妈怒视我,但没有回答。相反,她转向爸爸,他立刻会意,开口道:

 

“你没抓住重点,*儿子*”,他舔舔嘴唇,凑近我,以简练清晰的声音道,“你故意将我和你妈置身事外,而安吉几星期后回家带来的是天马行空的故事!直到她展示那条项链我们才勉强相信!然后,你姐姐说我们将两年半无法见到你?!你真是让我们揪心透了!”

 

我感到腹部打结。几个月来就预见这件事并未让过程变得好受。“事情都发生得太快了”,我弱弱地道。

 

妈妈威严的瞪视使我缩小一圈:“你在安吉公寓里住了几个星期,几个星期!你有充裕的时间。”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抗辩,这可能是每个孩子对父母的固有行为。我惧怕被责难,于是想也不想地运用一切手段保护自己。

 

幸运的是,我及时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耷拉耳朵,垂头:“你们……你们是对的,你们都是对的,我有意将你们蒙在鼓里,我不该这么做的。”

 

妈妈抬起下巴,俯视我:“你认为我们不会理解。”

 

“对。”

 

“你让恐惧控制了自己的行为。”

 

“对。”

 

“你让爸妈产生不必要的担忧,置你姐姐于危险之中,将事情变得更加棘手。”爸爸插话。

我紧闭双眼:“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寂静。十足的寂静。他们没说一句话,似乎对我被歉疚啃食的状态非常满意。我听到的只有他们缓慢轻柔的呼吸,以及邻居家风铃悦耳的脆响。

 

“告诉我,甜心”,妈妈轻轻道,“要是你爸爸和我有一天醒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变为小马,你会期望第一时间得知吗?”

 

我咬唇:“我……不知道。”

 

“对啊,唉……欢迎加入我们”,爸爸眼神飘忽,看着来往行马,“我们也不知道。”

 

我抬头看他。

 

“说真的,我们不知道这种事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会作何反应”,爸爸不带偏向地道,“所以我们也不知该对你的行为如何评价。我们的愤怒不是对此,而是对当你陷入麻烦时连让我们帮忙的机会都不给,马赫,这是最让人痛心的。”

 

哦,只有亲爹亲妈才能如此熟练地在你伤口上撒盐。

 

“安吉已经将发生的事情尽数告诉我们了”,妈妈放柔声音,“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消化。现在,我们不想就此穷追不舍,毕竟,从各方面讲你做得都不错。我们只是希望你可以更信任我们。”

 

我瑟缩:“我不是故意这样的,它就是那么……发生了。”

 

“很显然,你和朋友们拯救了世界”,爸爸摆动眉毛,“发挥自己的特长,在奇幻世界中勇斗恶魔?有出息了嘛,*小子*。”

 

我精神稍稍振奋:“真的?”

 

“你现在具体在做什么?”我妈妈看向新建的小马镇,“身为一个小女孩你根本没法帮助盖房子,很明显,对于你和你的朋友们来说光是建好你自己的房子就够忙活的了。”

 

“我做的事和人类时的工作差不多”,我向后靠靠,“组织他们、保证施工队协调一致、评估工程进度,诸如此类的活计。”

 

“嗯”,妈妈眯着眼四处打量,仿佛是在确认眼前景致是否是幻象,“这一切还是很难相信,就算在我最狂乱的梦中也不会……想出这种地方。”

 

我静静地看她,揣摩她的心思。她的表情很古怪,几乎带着离奇地感受此地的宁静。我不敢肯定她在想什么,但硬要说的话,我猜反正不是厌恶。

 

爸爸清清嗓子:“所以,呃……让我们回归正题。我猜你姐姐已经告诉了你她准备搬来的事情?”

 

我点头:“我已经和一些小马谈过了,在她的房子建造完成前会暂时和我住在一起。”

 

爸爸摆弄蹄子:“这样啊……我知道这么说有点突然,可是……你就觉得你的房子也足够接纳我们俩吗?”

 

我挑眉,仔细回味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

 

“我们仔细想了想”,他指指自己和妈妈,“而且,呃……说实话,要是你们俩都搬过来,地球上也没什么好让我们留恋的了。你祖父母都已去世,舅舅婶婶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以前结交的朋友都已搬去别处。”

 

“而且我不要每隔两年半才能见自己的孩子们一面”,妈妈平静地道。她不确定地用蹄子轻触小马身体,然后坚定地看我:“如果你们要过来,那么……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也会跟来。”

 

我在坐垫上挺直身体:“你们的意思是要移民小马国?真的?”

 

爸爸突然严肃:“马赫,这对我们而言并不容易。我们已经办理好必要手续,可这并不代表我们对此欢欣鼓舞。我们需要艰难适应,所以,我们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我暂时无言以对,恍惚地看着他们,嘴巴上下开合,但发不出一丝声音。

 

“我可以感觉到这地方对你有着特殊的意义”,妈妈道,“在这里你看起来比过去数年都要快乐。我相信你对与我们分隔有过挣扎,我们也一样,最终是安吉的决定推动我们做出的选择。我们决定宁愿与你们在一起也不孤独地住在地球。”

 

“即使这意味着我们都会变成会说话的彩色独角兽”,爸爸笑着补充。

 

我视线被泪水模糊,呼吸急促,喉咙哽咽,完完全全说不出话来。这就是梦想成真,我奢求一片树叶,却得到了一整座森林。不再会有难以见到父母的忧虑,只要发个简单的信息,我们就能聚在一起。

 

我抽泣着起身,扑到他们怀里,任欢欣的泪水肆意挥洒。

 

“我爱你们”,我轻轻耳语,“我爱你们,我爱你们,我爱你们……”

 

爸妈微笑着抱紧我。他们对新肢体的运用还是有些笨拙,但此处的举动对我已经完全足够。

 

妈妈贴近,亲吻我的脸颊:“我们知道,甜心,我们知道。”

 

 


 

 

 

“你爸妈把他们的决定告诉你了?”那天晚些时候,飞板璐问道。

 

我打个哈欠,悠闲地伸展四肢。上个月来我一直在蹿个,现在居然有点不习惯:“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正沿着小马镇的主干道穿过集市,今天的小镇熙熙攘攘,其中不少是刚从传送门过来的人类,见到这么多新面孔着实新奇。辨别谁原是人类倒很简单,他们行动不便迈腿时小心翼翼。

 

飞板璐腾空而起,跳到我背上。她的翅膀略微宽大了点,现在已经可以一次飞上几分钟:“因为我爸妈是和他们一同搬来的!我已经和黛西商量过了,我们准备把他们的房子建在医院旁,因为我爸爸讨厌长途通勤!”

 

我瞪大眼睛:“什么?真的?!”

 

“难以置信,不是吗?”她上下起伏,朝天空伸蹄,“这就像在做梦!”

 

“那你哭了吗?”我狭促地笑,“我敢打赌你哭了。”

 

飞板璐红着脸别开视线:“闭-闭嘴!我是哭了,可那又怎样?!我根本始料未及!”

 

“嘿,没必要为此害羞的”,我漫不经心,“我嚎啕大哭,就像个小女孩。”

 

她盯我:“你就是个小女孩。”

 

“对,我们都是”,我调笑地捣捣她,“这就给了我们多愁善感的借口,优势就是用来利用的嘛。”

 

“啊哈”,她揉脸,“雌驹的身体和桀骜不驯的……泪腺。呃!我恨这些哭啼啼的琐碎事。”

 

我咯咯笑:“你听说关于小萍花和巴布家人的事情了吗?我还没找过她们。”

 

她脸垮下来:“妈妈说他们……他们不会搬来,甚至都不会过来看看。”

 

我止住脚步。“什么?!”我闭着眼猛跺地面,“哦,露娜在上!”

 

“这也使小萍花和巴布西西今天一早就离开的原因”,飞板璐从我身上下来,收起翅膀,“她们想最后跟家人谈一次。”

 

我打个响鼻,凝视前方:“我知道他们很固执,可这简直就是木头疙瘩!”

 

“嘿,说不准呢”,飞板璐弱弱地耸肩,“他们或许会短暂地过来看看,就当是旅游了?”

 

“嗯哼”,我翻个白眼,碾碎一撮尘土,“好吧……至少他们还拥有关心她们的小马家庭。”

 

飞板璐深表赞同;“而且要我说,苹果家族比她们的人类家庭更好。”

 

“啊。”

 

“马赫!狄伦!”

 

我们转身,发现背着鞍包的玛姬正从住宅的方向小跑过来。她的毛发整洁光泽,化着淡妆眼影,鬃毛与尾巴也经过了精心打理。

 

“喔,喔”,我略微振奋,“你看起来好漂亮,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么?”

 

玛姬在靠近我们的同时减缓速度:“我刚刚得到消息,暮暮和我将赶往坎特洛特。”

 

“坎特洛特?”我重复,“这么大费周章?为了什么?”

 

“塞蕾丝缇娅公主和露娜公主想要见我”,她道,“她们想要了解我们与无序战斗的详细情况。”

 

我皱眉:“你不是早就跟暮暮说过了吗?为什么不能让她转告这些信息?”

 

玛姬耸肩:“我猜她们是想要第一手资料吧。嘿,这又不是说我不情愿,我一直想去那里看看的!”

 

我咂嘴。我猜坎特洛特已经不全是残骸废墟,可还是搞不懂她在期盼什么。重建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嗯,不知道新宫殿是不是已经建造完成了?”飞板璐大声哼哼。

 

我打响鼻:“没有这么快的,我认为至少还得等上好几年。”

 

玛姬的兴致丝毫不减:“哎呀,不管怎么说,这还是会很有趣的!我真是迫不及待要看看那里了!”

 

“那么,等你回来时一定要跟我们说说皇城的见闻”,我道,“我们都好一阵没去过了,更新一下见识也不错。”

 

“包在我身上”,玛姬突然在大街上蹄舞足蹈,“哦哦哦,这真是太令人激动了!我就要见到公主们了!耶!”

 

我窃笑:“你会喜欢上她们的,塞蕾丝缇娅公主很搞笑,露娜公主很睿智,你们会相处得很愉快。”

 

玛姬克制自己,深吸一口再缓缓吐出:“希望如此。好了,我得走啦!我会在暮暮的城堡与她汇合,然后她会把我们传送至坎特洛特!今晚见!”

 

“拜!”我们异口同声道别,看着她一路蹦跳着走向前方。

 

“简直就像她从未离开过”,飞板璐目送她远去,“她已经完全接受小马身份了,不是吗?”

 

“接受程度简直可怕”,我回答,“不过,我倒不是在抱怨。”

 

飞板璐笑了:“一样。我对她的回归感到很高兴。”

 

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你想念自己的人类身份吗?我是指你在地球上的人类生涯,你是否对人类记忆有所留恋?”

 

飞板璐没有立即回答。我看着翅膀微抽、视线四处打量的她细细咀嚼这个问题。飒爽秋风飘然而至,拂动鬃毛,吹起零星落叶,如蝶般起舞。

 

“也有一点吧”,飞板璐最终道,“先进的科技啦、几个知心朋友啦、灵活的手指啦……不过加起来也比不上我现在拥有的生活,若要抉择,此生不换。我们属于这里,甜贝尔,这里就是我们灵魂的归宿。我再也不想将之失去。”

 

她说得有道理。我不知自己为何突然要问出这个问题,但得到其他马的答复令我欣慰,更让我欣慰的是,飞板璐严肃考虑了这个问题,这是我没有奢望的。

 

“那你呢?”她反问。

 

我看向天空:“我也一样。确实,这里有所不同,不是所有相对地球的改变都是优化,可尘埃落定时,在这里的生活令我安心。爸妈不在身边让我有些孤独,可既然他们也要搬来……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回去的原因了。”

 

她咧嘴:“对啊,我们受够愚蠢的人类了,小马才是最棒的!这辈子就做马了!”

 

我大声呻吟着拍脸:“比起做马,我更像让你去当牛。”

 

“嘿!”她跳上半空,“我们去剿灭破坏地球的人类吧!消灭人类暴政,地球属于小马!”

 

我点亮角:“我看你是不是肚子又痒了?”

 

“……我闭嘴。”

 

 

一切在慢慢回归正途,起初我还对父母的到来捏把汗,但事情非常顺利。家庭破镜重圆,住所恢复重建,土地自我愈合,与人类世界的接触也进展顺利。路上是有荆棘,我也渡过了恨不得将鬃毛揪光的阶段,但此时此刻,一切十全十美。

 

是啊,此生不换。

 

“哟!甜贝尔!”飞板璐在前方叫喊,“你还要不要跟来了?我们还得买东西呢!”

 

“马上来!”我跑步跟上,极力消除那种微妙的违和感,“我们走吧!”

 

我们沿街而行,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The End——

回复 第十八章:尾声

撒花*★,°*:.☆( ̄▽ ̄)/$:*.°★*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黑域det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却还在互相羡慕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