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黑域det
黑域detLv.2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童子军的归途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10343/the-last-crusade

第十四章:芝麻开门

chrome_reader_mode 11,318 event 2019 年 5 月 23 日 thumb_up 39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89 forum 1

学校一副破败的样子。

 

等等,我收回刚才的话,说它破败真是抬举了,应该说年久失修、肮脏丑陋、荒无人烟、一片狼藉、宛如废墟。

 

嗯,这样就接近事实了。

 

你会觉得我在夸大其词,可我真没有。窗户和门不是破了就是封了,墙要么大片剥落要么布满裂缝,荒废的球场长满野草,其他地面也好不到哪里去。枯枝败叶散落在支离破碎的草地上,角落处堆积着腐烂的垃圾。建筑的油漆要么剥落,要么褪色,只有几个马蹄形的标志挂在生锈的铁钉上。

 

这么说吧,坎特洛特高中曾经辉煌过。

 

我们将车停进满是坑洞的停车场,目瞪口呆地打量这一切。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甚至挺伟大的,你看,这地方才被荒废几十年,看起来却像经历了数千年岁月的洗礼。这里可不是你通常碰到的危楼废宅,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史诗般的遗迹,是被岁月彻底腐蚀的人类遗作,比起现在,更应出现在后世界末日时代。

 

还是玛姬说出的所有人的心声。

 

“哇哦,这什么鬼地方。”

 

飞板璐放声大笑:“就是嘛!就连拆迁工地都比这完好。”

 

“这地方为什么还没拆除?”小萍花贴在窗户上,“这可是居民区!会有小孩四处跑动的地方!每个城市规划师见到这一幕都会吓出心脏病的!”

 

“别告诉我我们还要进去”,巴布嗫嚅,“我有预感——这玩意会一股脑砸在我们头上的。”

 

我一言不发,打开车门。估计建筑内部也没什么好看的,但我不准备在亲眼证实之前下任何定论。毕竟,我们千辛万苦到了这里,不仔细探索一番简直说不过去。

 

月明星稀,茂盛草丛点缀着被月光染成银色的露珠,一股寒风向在地面奔跑的我袭来。我嗅嗅弥漫着源自密西西比河水汽的空气,对瑞瑞她们会从哪个方向出现略微迟疑。大概会从河最靠近这里的地方过来吧,毕竟此处的河岸并不陡峭,船在哪里都能停靠。

 

“哇哦……”是小萍花的声音。

 

她语气中的某种东西使我一僵,我转身,发现她在咬牙颤抖。

 

“神圣的塞蕾丝缇娅”,她道,“姑娘们,你们感觉到了吗?”

 

我皱眉:“感觉什么?”

 

然后它就袭来了。首先是角上的瘙痒,然后是洪流般席卷我全身的战栗。

 

“啊!”我惊叫着慌乱环顾四周,“我去!这是什么?”

 

紧接着是巴布西西和飞板璐,巴布的反应和我们俩类似,飞板璐则瞳孔扩散,大张着嘴巴,翅膀直抽。

 

“你们在讨论——”玛姬话到一半戛然而止,就像触碰到什么不喜欢的东西般颤抖起来,“哦哦哦哦哦。”

 

我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罪魁祸首是空气。不知怎地,空气变得厚重了——不,这样说也不对。现在我们犹如置身云雾中,氤氲水汽凝结在我们体表,刺激着我们的皮肤。离奇的是,我居然感觉有些熟悉,但为何熟悉依然云里雾里。

 

幸运的是,飞板璐对这种事情有着极好的记忆力。

 

“以太”,她说道。

 

我们惊奇地看向她。

 

“哈?”我道。

 

飞板璐微笑着扇动翅膀,稍稍离地:“刚刚我们感觉到的就是以太,它肯定是从附近某处从小马国泄露出来的,原来这里真存在传送门。”

 

没发觉这一点可真让我尴尬,毕竟,我身为小马的八年一直淫浸其中。我闭上眼,探出魔力感知,立即感受到身边呈带状环绕的奥能。

 

*上帝啊*”,我低语。

 

“嗯哼”,飞板璐踢踢蹄下一块破碎的沥青,“难怪学校会一片狼藉,小马国的魔力与地球空气相互侵蚀对抗,摇撼这里所有物质的基本结构。从学校的惨状看,我几乎无法想象这里的天气会多么恶劣。”

 

巴布吸气:“呃,既然以太在摧毁这里所有东西,我们继续待在这里真的合适吗?”

 

飞板璐笑了:“没事,暴露在以太乱流中数小时对我们不会有影响,以太的卡金斯集聚效应只有以年为单位才会有所体现……”

 

我轻笑着捣她:“看啊,满口专业术语,浑身专家风范,不去当教授可真是屈才。”

 

她翻白眼:“‘我去过大学’小姐,这是初级暂能入门课,每匹飞马在识字前就会被教授这东西。”

 

“这附近当然不可能有以太监控机构”,小萍花斜视废墟,“哇哦,我真对它到现在依然屹立不倒感到惊讶与敬佩。”

 

飞板璐遵循她的视线:“照这种速度,坍塌也不远了。这栋建筑暴露在来回冲刷的以太中有多久了,二三十年?非生命体根本不可能承受如此狂暴的魔力变化,不过生命体可以。他们可以将多余的以太挥霍一空或暂时储存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套也适用于人类吗?”玛姬问道。

 

飞板璐耸肩:“或许吧,不过人类无法使用魔法,我不知道你们会如何对付超额的能量。”

 

玛姬哼哼:“希望不会像卡路里一样往赘肉上跑。”

 

“啊!”巴布支起耳朵,转向河岸的方向,“你们听到了吗?”

 

我们停下来静静倾听。在最初的寂静后,我隐约听到杂乱的马蹄声叩击泥土从河那边传来……夹杂着几个熟悉的声音。

 

“是她们,是她们!”飞板璐的翅膀在兴奋中张开,“我们走!”

 

“等等!”我在她能跑开前拽住她的尾巴,“她们叫我们别跟来的,还记得吗?”

 

“对,然而我们没有听!”飞板璐在我的魔法立场中挣扎,“走吧,没事的,只要发起一阵星星眼攻势,由不得她们不允许我们同行!”

 

“还好我对此免疫”,玛姬低声道。

 

“我不知道”,小萍花在我身后说道,“现在还是不要暴露的好,在插一脚之前,先旁听她们的计划不是更好么?”

 

巴布用头朝河岸示意:“她们快要过来了,我们得尽快决定。”

 

飞板璐征求地环视我们,很快发现自己是少数派。她叹口气,放弃抗争。

 

“你们怎么突然畏首畏尾起来了?呃啊,好吧,我们暂且跟踪黛西她们,但不是永远!我要让黛西感受我的怒火,不管她乐不乐意。”

 

“好,好”,我搪塞道。我环视四周,试图找个藏身之处。附近没什么障碍物,但有几株笼罩在如墨阴影中疯长的灌木。

 

“到这里来!”我跑向最近的一株。这是棵有着浓密深绿色针叶的紫衫,我挤进其中,发现里面有足够容纳四匹雌驹的空间。

 

“玛姬!”我从灌木中叫道,“待在车里!”

 

我听到她笑着作答:“遵命,毕竟,我可不想钻草丛。”

 

飞板璐她们加入灌木中,玛姬则回到货车,熄灭车灯。时机刚刚好,因为仅仅几秒后,黛西、萍琪、暮光、杰克、小蝶和瑞瑞就出现在视野中。她们鬃毛微湿,鞍包发潮,黛西还在前蹄上绑了部智能手机。我们注视着她们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呃,暮暮?”在路过灌木时黛西突然开口,“这地方让我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我们努力憋笑。女士们先生们,向我们迎面走来的是观察力极其敏锐的云宝黛西,大大咧咧什么的,根本沾不上边。对吧?

 

瑞瑞点了点头:“对,我也感觉到了些什么。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

 

“传送门现在已经开启了”,一旁的暮暮插嘴,“这就是这个城市的骚乱开始的时刻。我想在这儿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只不过人类不知道他们感觉到了什么罢了。”

 

“可你也不知道啊”,我苦涩地低语,“真讽刺啊,魔法元素自己竟无法辨识以——”

 

小萍花锤了下我:“嘘!”

 

说到暮光,这是我在地球上第一次见到她。这既是为了避免我泄露记忆的信息,又有其他意思在里面。在我还是人类时,暮光闪闪是我最喜爱的角色,我可以从成百上千个角度形容她,从极度渴求知识到轻微社交恐惧;我对她有着具体而微的印象,从她该是怎样的性格到该有怎样的行为都有明确的期待。我害怕现在的她与我的印象并不相符,如果这是真的……

 

我们静静地看着黛西一行闲聊着路过我们,走向校舍前门。不过一到那里,她们似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那么……暮暮”,小蝶缓缓道,“学校的正面在哪儿?”

 

暮光左顾右盼,说着我没太听清的话:“……雕像应该就在我们左边学校正门的前面。我想那雕像应该有一个白色的基座,是大理石做的。”

 

是萍琪首先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嗯,领队?”,她对着前门挥挥蹄子,“这里没有雕像。”

一阵寒意顺着我脊柱游走:“啊-哦……”

 

“等下,什么?”黛西说着,走向大门正下方,“应该就在这儿啊!”

 

暮暮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它……不见了?”

 

萍琪骂骂咧咧,“哦,得了吧!谁把雕像偷了!?说真的喂。”

 

她们原地愣几秒,暮暮沿着门转圈,慌张地大叫。

 

“不,不,它就应该在这儿!骚乱,这座城市,这个传送门……这座雕像必须在这儿!怎么能丢了呢!它……它必须在这里!这是我们回去唯一的路啊!!!”

 

“甜贝尔”,巴布对我耳语,“你说过韵律看到的雕像是在一座建筑物里,对吧?”

 

我点头。这是很关键的信息,她们或许需要旁马告知——

 

“我们唯一的路被移进了运动场的储藏室,因为它曾多次被别人蓄意毁坏。”阿杰冷静的说。

 

——又或许自己就能找出来。

 

暮暮僵住了,“等下,啥?你怎么知道的?”

 

“亲爱的,我猜这话是写在她正读着的那块牌子上的。”瑞瑞指了指阿杰正读着的那块铜制的牌子,这牌子就放在曾经是雕像的那个地方。

 

杰克点了点头,“它1993年时被移到了室内,我想那个应该就是储藏室了吧。”

 

她指着路对面一栋巨大结实的建筑物说道,那建筑物的顶端还有这所学校的名字。

 

“咻~”,暮暮擦了擦眉上的汗水,“虚惊一场。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听到他们因为某些人的蓄意毁坏把雕像移到室内去的事实。因为这样就与我提出的‘人们会被吸引到这个地方’的理论相吻合了。”

 

“呵呵”,飞板璐抱怨,“人们会对让自己感官异样的东西感兴趣,这不很自然么?毕竟,你喝酒可不是单纯为了尝味道。”

 

“你能不能闭上嘴?!”小萍花嘶声道。

 

“其实,还好它被移走了”,黛西看看周围的环境,做个鬼脸,“这个地方太暴露了。”

 

暮暮平静下来:“是的,你是的对的。幸运女神再次站在了我们这边,一个户外的传送门用起来肯定不安全。”

 

黛西开始走向那座建筑:“好吧,那么我们……”

 

小萍花打了个喷嚏。猝不及防的我一个踉跄扑出灌木,带起响亮的沙沙声。

 

黛西一停,回头看向声源。

 

“靠!”我在她回头看到我之前冲到灌木后,在心脏的狂跳中一动不动地横躺着。天杀的纯白色皮毛。

 

“黛茜?”我听见杰克道,“那么我们干嘛?”

 

一个世纪过去了。我大气不敢喘一下,死死闭紧双眼。

 

终于……

 

“没什么”,她说道,“什么也没有。我刚才以为有谁在跟着我们而已。”

 

我松一口气,大口呼吸着以稀释飙升的肾上腺素。其实现在想想,让她发现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我就是不愿我们暴露得这么早。

 

“她们走了”,巴布走出灌木,扶我起身,“你还好吗?”

 

“还好”,我剐小萍花一眼,“Gesundheit(德语,意为长命百岁,德国人习惯在别人打喷嚏时说)

 

她脸一红:“对不起。”

 

飞板璐开始朝储藏室进发:“快跟上她们。”

 

“对”,我走向货车通知玛姬,却在接近后发现她正与什么人通话。她对上我的眼睛,摇摇头。

 

我一阵不忿,但也无计可施,只得离开她,跟上其他小马。

 

 


 

 

 

储藏室实际上就是个超大、带水泥地板的棚屋。室内没有灯光,但归功于暮光和瑞瑞头上闪亮的角,她们的身影清晰可辨。她们找到了雕像——一尊描绘前蹄腾空骏马的巨大破旧装饰物。

 

“嘿!”小萍花在我走进储藏室时低声喊道,“甜贝尔!”

 

我看向左侧,发现她们仨正蜷伏在一车老旧的体育器材下。我蹑蹄奔过去,与她们挤在一起。

 

“我错过什么了吗?”我问道。

 

飞板璐摇头:“她们正试图搞清如何激活它。”

 

说时迟那时快,暮光的角光芒大放,她抽身后退,开始用前蹄击打雕像。

 

“快点啊!开门啊!”她的声音传来,“开门啊!快打开,我知道你能做到的!快开,该死的玩意!快点!”

 

黛西和杰克向她靠近,但在暮光开始胡乱朝雕像发射咒语时再度后退。

 

“快开啊!”她尖叫,“你不是传送门吗?快证明给我看!”

 

黛西她们四散奔逃,寻找掩体。我对此非常理解,因为居然有一道光束直冲门口,险险地打在我们身旁咫尺之处。

 

飞板璐畏缩:“或许我们应该——”

 

嘣!!!

 

加农炮开火声音在墙壁间来回反射咆哮,房子突然充斥着蓝色光芒。我们捂住耳朵,闭上眼睛,过了足足几秒,才等到剧烈的光声减退。

 

我睁眼,眨巴几下才摆脱视野边缘的白点。不过,当我搭眼看传送门时,还是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闪坏了。

 

“我滴个乖乖……”

 

出现在雕像前的是个全息影像——好吧,从技术上讲这是个叫做场景再现的魔法,但这不重要,为了便于理解,你把它当做全息投影就好。投影本身不稀奇,我震撼的是影像描绘出的轮廓。

 

“余晖烁烁?”

 

“谁?”巴布问道。

 

我发觉巴布她们还不知道这号马物,于是尽可能快地像她们普及信息:“马国女孩中的反派,偷了魔力元素,逃到地球,变为恶魔,被彩虹击中,被洗白,完美结局。”

 

“知道了”,巴布道。

 

不幸的是,我们离得太远,没法听清余晖说的话。我们可以清楚地发觉她急的像热锅里的蚂蚁,但也就这些了。她的影像存在了大概一分钟,然后突然迸散为光点,一切重归黑暗。

 

“这就有意思了”,小萍花在暮光和瑞瑞重新点亮角时道,“你们觉得余晖说了什么?”

 

“不知道”,我承认,“实际上,可以是任何事,我们甚至都很难说她是何时何地制作的这条信息。”

 

“你们有谁听到什么了吗?”巴布发问。

 

我们一齐摇头。

 

“或许……”巴布略一踌躇,“或许我们应该再靠近些?我是说,在这里,我们甚至都没法听到杰克她们的交谈,要是对现状一头雾水的话,我们是没法帮上忙的。”

 

她说的对。小萍花和飞板璐低声赞同,于是我审视四周,搜寻更近些的可以挤进去的地方。

 

就在此时,黛西转过身,扯着嗓子大叫:

 

“甜贝尔!飞板璐!”

 

天杀的,天杀的,天杀的纯白色皮毛。

 

“什么?”小萍花嘶声道,“她怎么知道的?”

 

巴布呻吟:“自然是甜贝尔滚出灌木的一幕被发现了呗。可爱标记童子军潜伏行动壮烈失败。”

 

我还是忍不住笑:“可无论如何,那种可爱标记肯定很难看。”

 

“走吧,既然已被识破”,飞板璐从车子下爬出,“我们最好乖乖自首。”

 

我们鱼贯而出,一起走向黛西。

 

 


 

 

 

“我们真的那么显眼吗?”一到光下,小萍花就开口发问。

 

黛西翻白眼:“就算没有半路上听见我们身后传来的声音,我猜也能猜到你们肯定会跟过来的。我是说,可爱标记童子军竟然没有跟踪我们然后惹上什么麻烦?得了吧。”

 

一针见血,我们哑口无言。我瞟瞟瑞瑞,发现她挂着一幅不可捉摸的表情。我紧张地笑笑,将注意力转向黛西:

 

“所以,你不生气?”

 

黛西挥蹄:“有一点,不过忘了它吧,你或许使我们手中唯一的钥匙。”

 

所以这就是韵律眼中的景象了。我正想告诉她们银甲的话,云宝却展示了她云婊的一面。

 

“你之前告诉过我,你不知为何有以前在小马国时的记忆,你不会恰好记得小马镇上的某一面镜子吧?”

 

“她有啥?!”暮光闪闪尖声叫喊。

 

啊,要是视线能杀马就好了。我发誓,要是我会任何法术,一定会拼了老命往她脸上轰。就是她提出千万不能向暮光透漏我记忆的事情,却又是她当着我们俩的面漫不经心地透漏出来?神特么忠诚元素!

 

暮光瞪大双眼跑向我:“怎么弄的?何时弄的?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杰克紧张地舔了舔嘴唇,“听着,暮暮,事情有点复杂。我们现在能不能先不谈这个事?传送门的开启时间正在倒计时呢。”

 

我不知道暮光的表情是什么,混合着的震惊与狂喜?正竭尽全力想靠目光让黛西自燃无暇注意。

 

“好吧好吧”,暮暮晃晃头,“抱歉,我只是有点……哇哦,这就意味着……好吧,苹果杰克是对的,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我们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吧。甜贝尔,你能不能清楚记得某一面镜子的样子?”

 

她的声音慌乱到近乎痛苦,我不想对她如此,可个中内情实在复杂,我没法快速解释。我最终收回对黛西的镇魂瞪眼,将注意力集中到瑞瑞身上。

 

“我姐姐的精品屋里有很多镜子……呃,不管怎么说,要是它还没被摧毁的话。地下室里那面浮华无比的镜子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它就位于一些就梳妆台和衣柜旁边。”

 

瑞瑞她们互相交换眼神,无言中交流着什么信息。局面僵持着,直到小萍花开口。

 

“我们也有自己的记忆,要是精品屋不行,我还记得香甜苹果园有一两面镜子。我相信巴布和小璐也记得几面。”

 

她俩点点头。

 

所有目光集中于暮光,她叹口气活动一边翅膀:“嘿,别问我。这次我了解的和你们一样多,毕竟刚刚余辉说时我们都在场。”

 

我的个塞蕾丝缇娅,我现在真想扔什么东西。就是刚刚还说此时不宜迟疑的同一拨马,现在又为是否该任用我优柔寡断起来了!

 

“就跟我说怎么做吧”,我恼怒道。

 

“哦,呃……好吧”,暮光指向雕像,“另一边的镜子碎了,所以传送门未与任何东西连接。我们现在需要谁想着小马国的一面镜子,然后用角触碰雕像,传送门会完成其余事情的。”

 

事不宜迟,她话音刚落,我就朝雕像走去。

 

“我要试试。”

 

没谁来阻止我。哼,在担心我么?还不是看不起我,一群伪君子。我不予置评地走过她们,只在绕过瑞瑞时用尾巴略微扫她的腿。

 

嘿,我对她没生气。

 

凑近看,雕像显得更破了。令我惊奇的是,大理石基座光滑如镜,完好无损,毕竟,它可是以太的扩散源。大概上面施了什么防止其腐坏的魔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的角痒得要命,最好速战速决。我抬眼看这匹马腾空的前蹄,勾起嘴角。

 

“我一直都不喜欢那部电影。”

 

我闭上眼睛,想象着那面镜子的每个细节,伸蹄触碰雕像。角上的瘙痒立刻翻倍,我抿紧嘴唇加大蹄上力道,模糊间听到飞板璐她们在为我加油。有什么小而致密的东西在拉扯我的灵魂,吸力就像吞噬一切的黑洞。这幅图景预示着不详,但我还是顺其自然,不加反抗。

 

体内奥能自动激活,但我没去管它。拉扯感还是强烈,于是我俯身,将角贴上雕塑。空气中的魔力随之而动,就像一团静电。汹涌澎湃的能量开始如波浪般扩散,狂暴的以太束变得肉眼可见。

 

“就……要……好了!”

 

现在请允许我暂停故事,为您插播一条甜贝尔独家趣味小知识!你可知道重新开启一道次元传送门可以产生足以将三十五磅重的物体击飞二十四码的冲击力?

 

对,我当时也不知道。

 

--呼~

 

我犹如足球般划着优美弧线飞出,在半空遨游,飞过所有马头顶,一直到大门口。我咣的一声撞在水泥地上,眨巴着眼看天花板。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被击飞了。

 

“甜贝尔!!”

 

童子军们一起奔向我,充满关切地高声叫喊。我咳嗽着朝上举出颤抖的蹄,视线开始模糊。

 

“我做到了……门打开了。”

 

然后我就昏了过去。

 

 


 

 

 

我没昏迷多久。当我醒来时,发觉自己被挪到了一边,身上覆盖着毯子。我定睛一看,发现毯子是黄色羽毛做的,再抬头,原来是一只用翅膀环绕着我、一脸关切的小蝶。

 

“孩子,你真是把我们给吓坏了”,她说道,“我们害怕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呃”,我皱着眉略微扭动,立刻感到浑身酸疼,连呼吸都痛苦,“全垒打,不是么?”

 

小蝶没有笑,也没有移动翅膀:“你很幸运,没有摔断肋骨。现在,我希望你好好休息。”

 

我正想辩驳,不料她瞪大双眼,放射出直抵灵魂深处的力量。她的镇魂瞪眼如此突然,我猝不及防,照单全收,在畏缩中瘪起嘴。我温顺地点头,决定做个乖宝宝。

 

然后我注意到有谁在大喊大叫。

 

“呵,你想讨论什么叫担惊受怕?!还记得你们今天要独自去对抗无序的事情么?你难道不觉得我们会担心?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还是说,你现在想告诉我们你的感受比我们的更重要?”

 

是玛姬的声音。我扭动脖子,发现她和暮光、瑞瑞就站在较远的地方。她手抄在衣兜里,阴翳的脸庞时隐时现。

 

“根本就没那回事!”瑞瑞驳斥,她背对着我,所以我没法看到她的表情,“我们只是不想让你们受伤害!”

 

“所以我们就应该顺从地坐在一旁看谐率持有者们大战无序?”玛姬嗤之以鼻,“要是你们还带着花里胡哨的项链的话,那还好,可恕我直言,你们没有。”

 

我心下沉:“哦,哦吼,我就怕这种事会发生。”

 

“其实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糕”,小蝶柔声道,“发生了很多事,她们只是在交换不同的见解。”

 

“先等一等!”暮光道,“谐律精华不可能是对抗无序的唯一途径!要是甜贝尔恢复我记忆的话我甚至可能会想起一两种——”

 

玛姬朝她俯下身以增加压迫力:“我只对你解释一次,所以给我听好了:在马赫打破他身上——她和童子军身上的咒语时,无序有所察觉,据他的说辞,从那时开始任何解禁记忆的小马都会被探测出准确位置。这样一来,我们会额头画着靶子被扔进色彩混乱的笼子里玩弄,你真的希望把我们的命运都寄托在豪赌上吗?”

 

暮光闪闪面色惨白:“他……他能觉察到?哦……我的天,这真是……哦,我很抱歉,我不知道……”

 

玛姬伸手:“不,你不必道歉,错误首先在我们,是我们向你隐瞒的消息。既然你已了解情况,就能明白为什么这条路不可行了吧?”

 

“无序还威胁说要是甜贝尔再解禁任何人,我和安吉会被流放至不同位面”,瑞瑞轻声道,“这着实很挫败,但甜贝尔是指望不上了。”

 

暮光蔫下去,先是环视她俩,随后紧闭双眼:“这……这不公平!这是能打开一切的钥匙,能战胜无序的希望,它就在眼前,你们却告诉我无法使用?”

 

我决定此时插嘴,高声道:“你理解我的感受了吧?”

 

她们一同转身。

 

“甜贝尔!”瑞瑞奔过来,“你没事吧?现在感觉怎样?”

 

我咕哝:“就像脸上挨了苹果杰克一蹄子。”

 

背后传来低沉的笑声。

 

玛姬蹲下来抓住我的脸好让我无法别开视线:“五分钟,我只离开了五分钟,然后你就把自己搞成了这样?”

 

我弱弱地微笑:“至少我成功了,不是吗?”

 

玛姬眯眼。

 

瞬间,我感觉自己在直视猎食者:“呃,我-我是说,我很抱歉!对,真的、真的、真的很抱歉!我-我就是个傻瓜,我不该做风险如此之大的事情!”

 

“说得非常对”,玛姬语气尖锐,“要是你不是受伤,我现在就把你的脸扇肿!”

 

我吸气。

 

“请别对她如此严厉”,小蝶道,“一开始是我们要她去做的,错在我们。”

 

“但到底做不做还是她自己的决定”,玛姬不看小蝶,“她的罪责和你们同等严重。”

 

情况看起来不太妙,我开始担心她会坚持要回农场。我理解她的愤怒,可她对我的过度保护已使我紧张。刚刚发生的事我们谁都没预料到,而且和进入小马国后将会发生的事相比,这才是个开始,很平淡的开始。

 

幸好,看起来玛姬也意识到了。

 

“不过……这倒不是说我在场的话事情会有区别”,玛姬放开手,皱眉叹息,“我只希望自己没去接那愚蠢的电话,我恨错过重要事件的感觉。”

 

我垂头:“姐姐,我很抱歉。”

 

玛姬深呼吸,扭开头:“今晚你还准备再干些疯狂的傻事吗?”

 

我看向精心打理过我鬃毛、正取来一只枕头的瑞瑞,完全进入慈母模式的小蝶和不知从哪取来冰块正敷在我额头的暮光闪闪。

 

在雌马们的关怀中,我舒服地叹口气:“应-应该不会了,不,我不会的。”

 

“很好”,玛姬起身,“从现在到早晨,我命令你躺在这里什么也不干。迈克她们正从货车上卸东西,当她们搬完东西后我们就睡觉。你也不例外,听明白了吗?”

 

我点头:“遵命,大人。”

 

听到这个称呼,玛姬眼神闪动,张开嘴巴想说什么,又立刻闭上。她没再言语,转身离开储藏室。

 

“这姐姐简直了”,暮光闪闪干巴巴道,“我很久没被怼得这么没脾气过了。”

 

我勉强笑起来:“处理争端就是她的工作,她可是个人力资源部主管。”

 

暮光也笑出一声:“看出来了。”

 

“你要知道,我们没想抛弃你们”,瑞瑞轻轻用鼻子蹭我,“我们只是不知此处有什么东西在等着。”

 

我突然身心俱疲,为了无休无止的争吵,为了交流的错位,为了错误的假设,为了将每匹小马推至边缘的冒进决定。因为悲观,我们总是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马,我们的被害妄想正把其他马都描绘成迪士尼式的恶魔。

 

我伸蹄与她相触:“只是……别再对我有所隐瞒了,好吗?我想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瑞瑞点头:“好。”

 

小蝶挪了挪:“哦,既然这样,那你就该知道在你昏迷时黛西已穿越了传送门。”

 

我惊呼:“她已经过去了?真的?”

 

“我们需要谁去测试一下”,暮光解释,“她已经去了大概十分钟了。”

 

我不确定此刻该想些什么。一方面,不做任何准备就一头扎进传送门里很危险,另一方面……我们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所以,有谁联系过大麦和银甲了吗?”我问道,“他们想到这里可得费些功夫。”

 

“还没”,瑞瑞道,“不过黛西一回来我们就联系。”

 

恰好在这时,雕像开始嗡嗡响,魔力如波纹般向四周荡开,在一道闪光中,一个裸体女人冲出传送门,以脸着地。

 

鸦雀无声。那个女人一动不动,我们也一动不动。我前后扫视她,想辨识她的身份,最后确认我从未见过这个人。

 

不过,她的身份只能有一个,于是我决定尝试一下。

 

“呃……黛西?”

 

“嗯哼?”不明女人用胳膊撑着身体,缓缓坐起。有着火红色长发、纤细健壮的体格以及一对奇尺大乳的她抚开眼前的头发,迷迷糊糊地打量四周。

 

“记得提醒我,我要在谷歌地图上给这个传送门一个差评”,她以熟悉的刺耳声音道,“感觉就像是你每一次用它,都在肚子上挨了一拳头一样。”

 

我笑起来。像在肚子上挨拳头,啊哈?报应啊,云婊。

 

暮暮走向她,她眼睛瞪得向餐盘:“我的天,你……”

 

黛西扬眉:“怎么了吗?我回来了。干啥,你之前觉得我不会回来还是怎么着?”我坐了起来,浑身都打着颤。靠,这地方真是冷得要命。”

 

瑞瑞也小跑向她:“黛茜,亲爱的,你现在是,呃……人类。”

 

黛西看看我们,再看看自己的手。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她发出一声惊叫:“哦……靠,我早该料到的。”

 

确切的说,我们都早该料到的。毕竟,从电影看来地球的小马都会变成人类,这一特性没理由突然改变啊,对吧?

 

暮光抬起眉毛:“啊哈,就目前拥有的样本来看对象具有使穿过者与目标宇宙相适应的特性。”

 

“够了,书呆子!”黛西瑟缩着揉搓胳膊,“啊!这真糟透了!我现在好冷!”

 

在黛西适应新身体时,我依偎在小蝶身边一言不发。我知道玛姬车里有多余的女士服装,但经历她婊的一面后,我实在没有开启金口的心情。最终,瑞瑞动了恻隐之心,为她飘来一只毯子。

 

“你知道,我们这几个星期以来,一直在看身为小马的你裸着时的样子”,瑞瑞说道,“我都没法理解为什么你现在变成人类以后会想遮掩你自己。”

 

“这不一样好吗!”黛西勉力将毯子系上以遮蔽那对凶器,“就是感觉光天化日把这俩玩意露出来实在是太奇怪了。”

 

“哦,拜托!我们都是女生”,萍琪站在远处一个充满体育器材的角落里叫道,“也许你只不过因为它们的尺寸感觉很没有自信?哦哦哦,我敢打赌如果我从传送门出来的话,我的那对绝对比你的大。”

 

黛西脸一红:“萍琪!”

 

我窃喜:“嗯,从技术上说,如果同人设定是正确的话,那么她的那对肯定会大一些,而阿杰的会是她们中最大的。不过也许是小蝶?”

 

小蝶一缩。

 

我咯咯笑着拍她肩膀:“嘿,别害羞嘛,网络上大家可是拿你当性感女神崇拜哦。”

 

小蝶以蹄掩面:“甜贝尔,谢谢你为我圆场。”

 

黛西也捂脸:“这场探讨真心棒。”

 

瑞瑞轻轻笑了几声:“可以理解,阿杰。把乳房放在胸前的生理结构观赏性好差,出主意主意把它们按在人类身上的家伙审美肯定不怎么样。”她对着云婊挥蹄子,“看看她现在看起来多傻!”

 

黛西再次呻吟:“我们能不能快一点去进行那个自杀式任务了?”

 

暮暮撇嘴笑道:“后援军赶到这里要花上差不多几个小时的时间,最好赶紧适应你的身体,呵,女人。”

 

黛西在地上蜷成球,将身体完全盖在毯子下:“啊,无序啊,现在就杀了我吧,拜托。”

 

我现在最好也遵循玛姬的命令,打个盹。确实,我们现在需要规划作战方案,可带着惺忪睡眼上战场并不是好主意。而且我们还等等银甲他们抵达。

 

其他马纷纷躺下,我则搂紧小蝶,尽力保持心绪宁静,任思绪翻飞。

 

毕竟,梦醒之际……便是战斗之时。

thumb_up 39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黄星 降序
degui Lv.1 陆马
评论 第十四章:芝麻开门

:ftemoji_soawesome:

5 月 17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