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HappyDream

 陆马

鸽子?❌ 实力配不上脑洞✔

一日书·7 A.M.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assessment 共 5,482 字

event 于 2019-05-18 发表

visibility 共 219 人看过

collections_bookmark0 人收藏

forum 共 1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作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一日书·争执

        “其实你大可不必给自己定这些条条框框。”我说,“好歹你已经用了十几年这种文字了,就算再怎么随便写,至少不会有读不通的句子出现吧。”

        “但这些该死的东西是写给读者看的!要是没有谁来看的话那这和垃圾又有什么区别?我写的东西都是是垃圾,垃圾,垃圾!”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鬃毛跳到我的转椅上,又用力踩上了我的书桌,使劲拍了一下桌面以反驳我的观点。好吧,如此看来她还是不肯改变她的想法。

        乘着她继续发泄着她的不满(对着桌上那些可怜的破纸片),我转头继续对付自己的早饭――两块干草饼,这可真是够寒碜的。好吧,这是因为我的厨师正在大发脾气……而我没空去安慰她。

        其实干草饼吃起来也挺有味的,要是加上一点沙拉酱,再配上一个鲜美的番茄和一瓶牛奶,就是完美的营养早餐了(有糖类、膳食纤维、平静的品尝者以及我最爱的晨间音乐)。于是我的蹄子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垃圾,都是垃圾!”那边的愤怒还在继续。但所有的垃圾话都丝毫不能打断我的动作,尤其是当收音机的广播正在播放一首舒缓轻松的小曲时。我一直在橱柜里翻找着(在这么阴暗的地方找东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她站在我的桌子边上,也就是餐室里唯一的窗户口,还挡住了房间里的窗帘,于是我就不想管她了……至于为什么我的书桌在餐室里,我也觉得奇怪),但在我拿出一瓶牛奶的同时她愤怒地撕了一张纸,于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些重要的事。“你可别一时想不开把咱家给烧了啊,”

        于是她停了下来:“你当我傻啊。要是我真想烧,这房子早就成灰两百八十三次了!”她视线一转,望向我搜索完毕还没来得及关上的橱柜,“在找什么?”

        “番茄。”

        “你是指我的读者们给我的作品扔的烂番茄,对吧?”她咧开嘴,嘲讽地一笑,瞳孔骤地缩小了,还把鼻子皱得很难看,“我怎么可能浪费到了嘴边的食物,何况你还把我的早饭吃了。”

        我伸出的准备关上橱柜的蹄子僵在了空中:“你的早饭?可它们放在一个盘子里!”

        “还有一个盘子碎了,记得吗?”她挑衅地看着我,“某匹小马当时还觉得早上少洗一个盘子没什么不好来着。”

        “……你干嘛要这么在意其他小马对你的评论?”我四处看了一圈,终于放弃了对番茄的搜索,于是快走几步回到了我的座位上,顺便转移那个有些令马难堪的话题。

        “啊哈,你写东西不就是为了给他们看吗?就像做作业那样。”她笑起来,笑声令马毛骨悚然,这又是一句信息重复的废话。我无聊地看着她,随后就是我的书桌,还好,她只是撕了她自己的东西,我的那几本书虽然在位置的摆放上有些凌乱,但丝毫没有被损坏的迹象。于是我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忽然发现她的语句中有明显不对头的反动迹象。

        “等等,你写作业显然是为了――”

        “别跟我提那些古板愚蠢的观点!”她刚刚略有平复的情绪忽地又激动起来,“连我们数学老师都知道我们在他喵……呸的学校里学习就是为了给家长们一个好盼头和那些所谓的成熟理性的思维方式,根本不是我们到底想干什么……”

        “行了,不就是一个可爱标志吗,你用不着一定要得到一个写作的可爱标志啊。照我看,你的魔法学完全比文学好一百倍。”我一针见血地指出她真正想抱怨的事,一边又啃了一口干草饼。这种临时焦虑症毫无疑问就是这年纪还没有可爱标志的孩子总会犯的毛病,一般只要等待她把火泄完就行了,也只有星期六我有空跟她聊这么多。

        “也许吧。”她嘟囔着。

        “嘿,你该不会是失恋了吧?”一个有趣的想法冒了出来,于是我乘机打了个趣。

        她奇怪地盯着我,慢慢地把眼睛眯缝起来,好像我是一个傻子。嗯……于是我决定再一次换个话题。

        “好吧……但如果你不在意作业,为什么要在意你的可爱标志?”刚开口的时候我就后悔了,但泼出去的水已经来不及收回,我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完这句话。

        正如我所料,她喷出一股鼻息,脸上志在必得的微笑让我感觉非常不好。

        “真是典型的守旧学习思想啊~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者都是统治者巩固政权的方法。可爱标志告诉我们应该从事什么工作而不需要东想西想我们到底应该干什么然后发现她们在政治和法律上故意留出的漏洞,家庭作业让我们拼命学习而没有时间关心可爱标志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毕竟它不管怎样总会按时‘出现’在那里。这东西几乎没有什么存在的道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要开始相信那不过是家长在某个我们不注意的晚上在我们屁股上画的一幅画了(就像圣诞老马的传说一样)。如果我们都真的只在为自己学习,为自己生活,为什么需要一个垃圾图案来告诉你我们应该干什么?”

        “也许你应该当一个辩论家。”我干巴巴地说,“你应该知道,可爱标志不能决定你的命运,它最终还是掌握在你的蹄中的。”

        “也许吧……不过这顶多算个个解释,不能称得上辩论(如果你记得的话,有一节选修课我可是选了戏剧赏析而不是辩论,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进行真正的“辩论”)。”她耸了耸肩膀 ,“在大众之前讲话对我来说可不是件容易事,而且前提还要加上其他愚蠢的小马不在意我对统治者的反动言论。”

        “别把塞拉斯蒂亚想得那么糟糕。”我皱了皱眉头,“她被净化之后可比以前好多了。”

        “是啊,至少她和她的妹妹不再像以前那样整天吓唬小马玩了,这可是一个值得庆幸的好消息,而且她的可爱标志也从一轮影日变成了一个正常漂亮的太阳。在她的带领下,小马国将重回巅峰时期,就像一千年前桑伯国王做到的那样,但这次是以我们最好的国王为代价换来的和平和发展机遇。说真的,她在上位之前虽然承诺了这么多,我倒是觉得崔克西公主都比她更加可信一些(毕竟她是谦虚公主),要知道她在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还想方设法毁灭我们拥有的一切呢。而魔法,魔法在这种情况下可什么也没法做(除非你说:看,神奇的魔法力量把我们所有小马之前的死对头变成了美丽的女神,真是太棒棒啦),有关道德修养的阴阳并生魔法理论体系的皮毛一角已经够让班上四分之三的小马头疼了,有关物质和精神的魔法实质还会更加复杂。而这种情况下只有那些浅显易懂的文字才能派上用场,可如果没有小马想看,你说我为啥要干这些事(或许科技也能,毕竟那可不是独角兽的专属力量,可桑伯失踪之后没有哪个大臣站出来管理这些科技部门,它们现在严重缺乏资金,差不多都要解散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想推翻公主的统治?”我发现有时候真是很难搞懂这些莫名其妙的青少年。

        屋子里陷入了沉默,连收音机都不再响了,只有半掩的窗帘外面撒进来一些阳光让我看到面前的牛奶还剩一半。我瞥了一眼收音机,发现它的开关已经被某匹独角兽按掉了,于是我也没想再打开它,反正平静的心境已经毁了,也许我应该多和她谈谈。

        对了,重申一下我的观点:青少年确实很莫名其妙。刚才还耀武扬威来着的,现在她却一下子成了泄了气的皮球:“这不可能!我所能做到的不过是写一些平行世界的小故事来隐晦地指出这一点,而现在我发现我不擅长做这些。”

        “嘿,你怎么知道你不擅长做这些?你才刚开始做这件事两个月不到。别忘了你的魔法,就算是最基础的护盾和悬浮魔法也是练了几年才到这水准的,你……得相信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只要再加上一些努力,一定能够吸引到小马们。”

        “……不应该是漂浮术吗?”青少年简直是奇怪死了,她怎么能一下从这里跳到那里去?

        不过涉及到这些严肃的话题,无论如何我一定会认真对待的;“你们的教科书可不标准,这种魔法的作用方式严格地来说应该是形成一个力场,而不是用介质填充形成类似水中的浮力的方法产生使物体飘浮的力量的。就算用‘浮’来说,也不是漂浮,是飘浮,不是在水里的漂浮是在天上的飘浮!”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她竟然,对我,翻了一个白眼?!刚才那些脏话就我就忍了,下次我一定让她去上上礼仪课),说到底这有什么区别吗?魔法是粒子束流还是能量实体,亦或干脆是一种物质?魔法学家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这个问题,或者他们根本没有兴趣花时间探寻‘魔法的本质’上,毕竟我们之前做的主要就是探寻出一个足够强大的可以阻挡住我们现在公主的侵略的法师。嘿,不过也许你会想开创一条魔法界的先河?”她把一条蹄子搭在我的书堆上,一挥另一条前蹄,把书桌边上的窗帘“唰”一下打开了,突然照进来的耀眼阳光快把我的眼睛闪瞎了,我觉得眼前一片暗彩的光晕,什么也看不清,还有一种想往后倒的冲动。真是――我就应该早点打开它的,每次在黑暗中待久之后突见阳光总会让我头晕目眩。

        “嗨!”我尖叫着,胡乱挥舞着蹄子。

        “又是大晴天。她是不是想把这几年来我们头上积的阴云都蒸发掉?”小雌驹的眼睛倒是不像我的那么差劲,她只是眨了眨眼睛就适应了这光线,这让我有些牙痒痒。

        “哗啦~”我的蹄子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糟糕,我的牛奶!

        “看来你确实需要一个假期,停了你的那个什么‘一日书’计划吧。”她娴熟地用漂浮……啊不,悬浮魔法把所有牛奶缓缓飘了起来,“对了,如果我能够让牛奶中的细菌和原来的牛奶分开,那你就不用把它们倒掉了。想想看,每周你都要浪费掉好几百毫升充满蛋白质和脂质的美味……”

        我感觉我的脸火辣辣的,而且糟糕的是现在没有窗帘遮挡我的丑态了。幸好她似乎在专注地让牛奶在她周围悬浮着(或者说,用这种奇怪的方式来帮助自己复习生物学),转动地越来越快,就像一个白色呼啦圈一样。“如果我用一条彩虹布来转,会不会转出来也是一个白圈?”她又在说奇怪话了。不过我的思维现在乱七八糟的,这倒是让我想到了一年前的那道彩虹――净化塞拉斯蒂亚和露娜的那种力量,在它到达之前,我甚至以为彩虹是传说中的魔法神迹。而现在,待那股神奇的魔力爆发之后,彩虹重新带回了秩序,我们的飞马城市重建了,阳光带回了花草,天气也重新开始正常运作。说实话,那位公主给予我们的东西确实让整个中心城焕然一新,尤其是在她们最终说服了无序爵士和茧茧女爵,统一了整个艾奎斯陲亚之后。我们再也不用在家里小心翼翼,担心明天就会有什么天灾或者战争发生了。而我们为此付出了什么呢,一位已经呆在王位上一千多年的国王?我发现现在我已经完全记不起他做了什么对我们有益的事了,尤其当我们所见到的只是他把一面金色大盾立在都城上空,好让我们免受一只或两只天角兽的骚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个国王还真是一个悲剧人物。

        压制住脸上的羞红之后,我继续无聊地看着她,忽地发现还有几口草饼没有吃完,于是我两三口解决了它。

        当我用餐巾擦嘴的时候,她又抬起了眼睛,刚好落到我身上,不知怎么让我有些紧张。

        这紧张马上就成了不可描述的惊讶,她原来没法捉摸的表情又变成了一开始那种愤怒中带着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的描写!环境描写外貌描写心里活动描写对话描写什么稀奇古怪的描写我的描写就是一团糟!那些都是小学老师教的东西而我到现在还只会用那些低级用法和垃圾词语!”

        “毫无疑问,你应该多看书,啃书本是帮助充实和提升我们灵魂的最佳途径。”这句话我跟她说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五十遍了,不过老生重谈这些东西在最初的几分钟还是有点用的。

        “那么……”她把蹄子移向我的那几本书,“你这次有什么有趣的书能借我看看?”

        “除了我那‘一日书’里的计划都行,比如这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怎么样啊,或者你想学会如何在濒死时刻‘复活’?”

        我高兴地看到她抽搐了一下。“这几本我都……已经看过了。”

        “只看一遍是不够的,你得用心理解书本的内涵和意蕴,这样才能把它们转化成你自己的思想。”

        “可这些北方的长毛马写的东西真是太烦了!他们的西伯利亚语言翻译之后跟黏糊糊的麦芽糖似的,你想让我再看一次?那还不如让露娜公主给我安排一整个晚上的噩梦。”

        我无言以对。

        “我的语言,可爱标志,独角和魔法。看在公主的份上,我之后到底要怎么办嘛――我以后到底要去干什么!”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让我打了一个激灵。

        “等等,你在把你的命运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联系起来,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的可爱标志、魔法学作业、公主的历史和你的小说,这可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小驹应该考虑的东西,你……就应该好好学习。”

        她沉默了,没有对我说的东西表示一点反对(这可真是奇了个怪了)。

        我于是抿了抿嘴,终于一字一顿地把那句我真的非常不想说出来的话讲出来:“说实在的,你其实……已经做的够好了,你的标志总会出现的。”

        “哦。”她的耳朵伏了下来,终于从我的椅子上跳了下来,走到桌子旁边。我觉得我的蹄子正在发烫。 她直立起来,用力抱住了我:“嘿,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老哥。”

        “一开始我只不过是想让你看看我写的东西,再给它一个不错的评价罢了。”

        “而且我还是很生气,你把我的早餐吃了。”

        “你得对此负责,这周的番茄你包了。”

        噢不!

――一日书计划:7 A.M.

#1
回复 一日书·7 A.M.

噢,写得太妙了!

不过故事背景我没太读懂,感觉颠覆了我的观念(大公主居然黑化了)

2019-07-14
#2
Haiter_Sothoth  独角兽
回复 一日书·7 A.M.

这背景是官漫那个反转世界?写的妙啊!

2019-07-14
#3
HappyDream  陆马
回复 一日书·7 A.M.

回复#1 @x-s-y- :

⊙∀⊙!你终于上线了~

一直以为这篇文章已经沉了……

背景确实是官漫的镜像世界(官漫好多剧情可以挖啊)。

2019-07-14
#4
HappyDream  陆马
回复 一日书·7 A.M.

回复#2 @海特-索托斯 :

很高兴你能喜欢!

这篇小说本来是打算发展成一个中篇的,然而一直咕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发展。——作者的尴尬吐槽

2019-07-14
#5
Haiter_Sothoth  独角兽
回复 一日书·7 A.M.

回复#4 @HappyDream :

羡慕你们这些敢写出来的,我好多脑洞因为怕烂尾写都没敢写。

2019-07-14
#6
回复 一日书·7 A.M.

回复#5 @海特-索托斯 :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写得烂不发出来不就行了。我写了一个故事都是各种刚刚开头的脑洞,挖了一堆坑基本上都没有填上,连剧情都没编完,还是结了,就当是残篇。。。

2019-07-15
#7
回复 一日书·7 A.M.

回复#3 @HappyDream :

不过一日书计划到底是什么呢?(还有那个“我”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2019-07-15
#8
HappyDream  陆马
回复 一日书·7 A.M.

回复#5 @海特-索托斯 :

写出来发表后自会有大佬给你建议^O^,这样才能进步嘛~~

必须感谢fimtale给了我这一个机会让我意识到这些。

2019-07-15
#9
HappyDream  陆马
回复 一日书·7 A.M.

回复#7 @x-s-y- :

就是“我”希望能够独自与书作伴的计划。

就是“一个看书的日子”。

感觉这个标题把我的想法复杂化了

(´ . .̫ . `)

2019-07-15
#10
回复 一日书·7 A.M.

所以……???有点懵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