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轩º
Lv.2 264/340 独角兽

已至高三,码字缓慢,更新不定,请多包容。

《艾奎斯陲亚传奇》卷一修改版

第十章

本作评价
2()
()0

黄昏时分,唯一条可以从吠城直接通往南岸镇的铺石路上。

五辆车身上漆有“福特悍马租车行运货马车”字样的运货马车经过一个下午的狂奔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坐在打头的马车顶上看《无畏天马》的里斯通放下书,俯下身对拉车的“悍马”问到:

“怎么了?师傅。为什么速度慢下来了?”

“太阳马上就要把天空让给月亮了。”拉车的“悍马”头领头也不回的回答,“在夜晚里快速拉车,无论是否有月光,都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会在黄昏时减慢速度,等彻底天黑后我们就会在原地扎营休息,第二天清晨就继续上路。”

“哦,我明白了。”里斯通抬起头看看西边的天空,太阳已经有一半消失在地平线以下,现在离天黑已经不远了,

于是,里斯通转身钻入马车里,蹑蹄蹑脚地来到一个摆放在马车角落的大木箱面前。里斯通轻轻地敲敲木箱,对里面说到:

“贝蒂,叶玲小姐。我们等会就会扎营休息了。等他们都睡着了之后,你们就可以出来透透气了。耐心等待一下。”

说完,里斯通怕拉车的陆马头领发现自己不在而起疑心,便迅速退出了马车。

入夜,拉车的“悍马”们纷纷停下,转而把运货马车拉到大路外边的一片浅草地上。“悍马”的头领指挥着“悍马”们,把五辆运货马车围成一个圆圈。

然后,领头在圈的外围点上六个小篝火,再在圈的中心燃上一堆大篝火。最后,在每个给篝火堆上泼洒一些松油以维持篝火的燃烧时间。

再然后,这些“悍马”们就直接爬上马车车顶后倒头就睡,不一会就传来一声声“悍马”们的呼噜。而他们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安排值夜班的。

不过这也倒帮了里斯通的忙。

里斯通悄悄摸摸地以爬行的姿势钻进马车,一点一点爬到大木箱。轻轻敲动木箱,对里面小声的说到:

“贝蒂!你们可以出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带着红锈色双瞳的脑袋顶开木箱盖子。贝蒂透过缝隙向外面观察了一会后,才用魔法轻轻地把木箱盖子放到放到一旁。随后再用魔法把自己浮起来,送到木箱外面。

AK则直接从木箱里翻出来了,当然了,轻轻地。

“好了,‘悍马’现在已经呼呼大睡了。”里斯通停顿了一下,侧耳听马车外的声音。

直到确定外面只有“悍马”的呼噜声和篝火燃烧的噼啪声后,里斯通从继续说下去:

“总之,贝蒂,叶玲小姐。你在外面呆一晚上都没有问题,只不过必须在清晨以前回来,我们清晨就会出发。”

“知道了,里斯通。你不用担心我们的。走,AK 我们去透透气。”

说罢,贝蒂拉着AK悄悄摸摸地离开马车,离开篝火圈,渐渐得离马车圈有一点距离了。

“呼~!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离马车有了一些距离后,贝蒂就恢复了正常的说话音量。

“的确,我们都闷了一下午了一下午了。”说着,AK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呼~!终于没有吠城那里的那股烟味了。这里的空气清新多了,是吧?贝蒂?”

“啊~~”贝蒂没有回她的话,而是一个大字躺躺在了草地上。

“好舒服啊~~”

“嘿咻!”见贝蒂躺的那么舒服,AK也躺在了贝蒂旁边,望着皎洁的夜空。

“贝蒂?”

“什么事?AK。”

“实际上也没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起以前,你还没有跑到炎黄那里的时候。”

“啊?”贝蒂侧过头,“你想那个时候干什么?”

“我觉得,那时候多好啊。”AK扭扭脖子,“那时候我名不见经传,上街不用怕突然被包围,不需要跟水猿他们斗来斗去,用不着天天赶稿……”

“而且你无聊时还可以写些小烂文……”

“贝蒂!”AK急得一下子冲起来,一把把自己戴的小帽子丢到贝蒂脸上。

“好好,我不提那些了。”贝蒂笑着用魔法接住帽子,“不过,叶玲。我问你,你对莱德伦还会有什么感觉吗?”

“什么感觉?”

“叶玲,别装傻。”贝蒂把帽子还给AK,继续说到:

“你明白是什么。”

“哦~~你说那个呀。”AK重新戴上帽子,再次躺下后对贝蒂说到:

“我可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有什么感觉。贝蒂,八年了,你一点都没有变。可是我过了八年就变了这么多,我怎么知道莱德伦变化了多少。真想回到以前的那段日子。”

“的确,变了很多。”贝蒂点点头,“用炎黄那里的话该怎么说来着?哦对,叫物是马非。”

———————————————————

贝蒂和AK正在谈马生理想时,南岸镇。

里斯通的老父亲,这匹在南岸镇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独角兽现在正在自家后院里,望着南岸镇里各家各户渐渐消失的灯光。想到自己在过几天就会离开这里,不免叹出一口气来。

随后,他转过头望向沙滩,他曾经的船就搁在那里。他知道,那匹天马此时应该正借着月光在看那本古怪蹄抄本。

至于那条木船,它早早的就被改造了。那匹天马在船尾后面安装了一个可以活动的,类似舵的装置。而那个装置上,一颗“红宝石”闪耀着火红色的光芒。

———————————————————

时间转回午夜,水晶帝国。

卓尔悄无声息地飞到一间房屋屋顶边缘,用立瞳双眼盯着从下面经过的马。她粗略数过去,发现足足有二十多匹小马有余。

见自己一下子无法拿下他们,卓尔慢慢地退到屋顶中央,右蹄按着右耳上的通讯器极小声对麦克风说到:

“艾芙丝!康!他们数量有点多,你们得赶快过来帮忙。”

“知道了,康已经在路上了。等我把屏障都激活后就来。”正说着,艾芙丝点亮独角激活了小规模音频屏蔽魔法。

然后这一片地区,除房屋以外的其他地方瞬间被微薄的蓝色光给笼罩着。而就在这时,红光光束非常不合时宜的冒了出来,照亮整个水晶帝国。

然后卓尔就暴露了。

“呼!呼!”

几声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传进卓尔的耳中,她下意识地往右一滚。

“嘭!嘭!”

卓尔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趴着的地方现在插着两根短标枪,而标枪的尾坠还在抖不断地动着。

看到这些,卓尔冷汗直冒。她按着右耳上的通讯器,对着麦克风叫到:

“艾芙丝!康!你们要小心,他们非常危险!”

———————————————————

康那边。

康紧贴着墙壁,树直站立着。她的前蹄上套着一对金属套蹄,身着着与卓尔的轻制护甲和艾芙丝的标准护甲截然不同的“水柜”重制护甲。虽然她并不知道护甲为什么要叫“水柜”,但护甲上写着“tank”,所以就这么叫了。

虽然康穿着重甲,但是她根本就不敢出去。因为外面那群披着斗篷的马嘴里叼着“神器”。

比如厚刃战斧,再比如大铁锤,又比如链枷锤。

这康哪敢出去和他们怼啊,分分钟会被锤扁啊。

所以,保存实力,等待时机。

———————————————————

艾芙丝那边……

“嗖~!嗖~!”

几支铁弩矢钉到了艾芙丝头顶的水晶墙壁上,使得艾芙丝不得不趴下来,一个战术翻滚躲到一个墙角后面。

而外面那些披着斗篷的独角兽则不慌不忙地用魔法拉开铁铆弩的弩弦,重新给铁铆弩装上铁弩矢。然后把铁铆弩对着艾芙丝躲着的地方,然后也悄悄地躲在隐秘处。

小巷里安静了一会和,躲在墙角后面的艾芙丝悄悄探出头,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然后……

“嗖~!嗖~'!”

艾芙丝一冒出头,躲着暗处的独角兽弩手击发弩机,几支铁弩矢如冲向海面以下鱼群的鹈鹕,朝艾芙丝方向发射过来。

“哇!”

艾芙丝急忙收回头,其中一支铁弩矢几乎是贴着艾芙丝的脸颊飞过去的。

“该死。”艾芙丝看着水晶墙壁上被铁弩矢击中而产生的一道道裂纹,恨恨的说到:

“又不是我把‘微风’留在了基地里,你们的早就完蛋了,还能让你们在这里耍威风!”

———————————————————

就在艾芙丝她们有麻烦的几个小时前。入夜还不久的小马镇,暮光闪闪的城堡里。

经历了一整天的忙碌,小马镇的居民们或独行,或和自己的家庭成员一起 总之,他们纷纷回到自己的家里。

比如,嘴里叼着一整篮子的马芬,刚从外面叫回了自己的女儿小乖的小呆。

当然了,还有一些小马,则不是这样。比如,现在正背着低音炮,向小马镇唯一的酒吧走去的维尼尔。

而有几个身影并没有立刻回家,也没有往酒吧走去。她们聚在一起,正往城堡的方向走去。

走在中间的,是轮到今天帮暮光闪闪打理城堡的小蝶。围着她的是小苹花、甜贝尔、飞板璐她们三个。

 

“那个,小苹花,甜贝尔,飞板璐。”小蝶看着小苹果她们三个,说到:

 

“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你们快回家吧。”

 

“我没事的,小蝶。”走在前面的飞板璐说到:

 

“你知道的,我爸爸是甜酒酒吧(小马镇唯一的酒吧)的酒保,现在正在上班,我妈妈在骅盛顿做柠檬生意。我回去又睡不着,所以我可以这么晚在外面玩。”

 

“好吧……那小苹花你们呢?”

 

“我们是要陪飞板璐的。”甜贝尔回答到:

 

“我们都跟我们的姐姐打了招呼了。”

 

“好吧,等我打理好了城堡后,你们也别乱跑了,到我家去玩吧,”

 

而在城堡的图书室内,那面摆放在这里面魔镜的镜面在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丝涟漪,然后由一丝涟漪逐渐变成一片片涟漪。再然后,一只“手”从镜子的另一边伸出,一把抓住了魔镜的边缘。

 

“呼~!呼~!该死!怎么回事。”

一道女性的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后,一个独角兽的脑袋艰难地冒了出来,而她身体的其他部分却没有过来。

“啊~!105!加大能量输出!不然我就要被卡里了!”

几秒钟后,魔镜表面的涟漪变成了一个漩涡,然后魔镜装置在没有魔法书的情况下自行启动了。

但这种强制性的能量传输看上去并不稳定,当她的另一只“手”伸出来抓住魔镜边缘时……

“嘭!”

魔镜的表面发生一场了小爆炸,那匹独角兽雌驹就直接从镜子那里横飞而过,重重地砸在了魔镜对面的那一堆堆放好的书上。

“我去你的,105!”雌独角兽爬起来后,非常熟练地用四蹄跑到魔镜前,把头伸到魔镜另一边吼到:

“我让你加大输出,而不是让你一下子一下子加到顶!哼!等我回来了有你好看的!”

说完,她就把头收了回来。而魔镜上漩涡也在她收回头后消失了,独角兽雌驹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借着已经恢复从普通镜子模样的魔镜,看看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嗯……还不赖嘛。”

她摸了摸自己长长的披肩黑发,然后看到了戴在她独角上的戒指。

“哎?为什么戒指跑这来了?”说着,独角兽雌驹用并不太熟练的魔法摘下了戒指。借着从窗外撒进来的月光,可以清楚看见的戒指上那个有些粗糙的黑色的圣殿十字。

把戒指摘下来后,她就直接收回进了口袋里。嗯,这是她的一个习惯。毕竟她可不是那些自大嚣张的蠢货,天天把戒指戴着。这不明摆着告诉那些刺客:我是圣殿骑士,快来干掉我,我有重要情报。

这种圣殿骑士,绝对就是那种最先死得早的愚蠢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她收回戒指后,用自己的右“手”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到:

“105,好像没有告诉我怎么去找,去哪找阿塞尔啊。”

说着,她转身就直接推开了图书室的大门,迎面撞上了今天帮暮光闪闪打理城堡的小蝶和来帮忙的可爱标志童子军。

她:……

小蝶:………

可爱标志童子军:……

然后她慢慢地,把门合上了。

随后她立刻就靠着门上,把门给顶住了。

而门外……

“嘭!嘭!嘭!嘭!”

“嗨!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图书室里?如实招来!”

“嗯~~~”

“哦,小苹花,甜贝尔。你们快停下,不要用力踢或是用魔法推了,你们会吓到她的。飞板璐,你先停一下,让我跟她谈谈。”

制止了小苹花她们和,小蝶清清嗓子,柔声的说到:

“嗯,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出来和我谈谈吗?”

门里面没有回应。

“哦,看来你有些害羞,或者说是,害怕。不过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所以小姐,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对方依然没有如何反应。

“小姐?”

没有回应。

“我想她正在考虑……”

小蝶还没有说完,小苹花就上前轻轻地推了一下门。伴随着“吱呀”的声响,门开了。而图书室内空无一马。

久久沉默不语后……

“小苹花,她跑了!”飞板璐大声叫到。

“我知道!”小苹花大声回应着飞板璐,然后指着图书室打开的窗户,“她肯定是从那里跑掉,可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现在冲出去,把她绳之以法!”飞板璐跃跃欲试。

“不行,飞板璐。”对于飞板璐的提议,甜贝尔反对到:

“我们不是云宝黛西,速度太慢了,追不上她的。不过我们可以叫其他小马来帮忙抓她。”

“好主意,我这就去!”说完,小苹花转身就往城堡的阳台跑去了。

“小苹花,你不会是要……”见小苹果要去阳台,小蝶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小苹花来到城堡阳台后,扯着嗓子,用帮她姐姐叫卖苹果时的声调大声叫喊到:

“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随着“抓小偷啊!”顺着小苹花小小的嗓子传遍了整个小马镇后,刚刚睡下的小马们纷纷走出自己的家门。

随之而来的,将会是一场紧张刺激且酣畅淋漓的追捕大赛。

逃跑者:莱可森。追捕者:全体小马镇居民。

嗯……一定会非常精彩的。

———————————————————

在“抓小偷啊!”回荡在小马镇的上空时,马哈顿,西南方向的海面以下。一艘来自《红色警戒3》的阿库拉潜艇正向马哈顿与大陆之间的海峡驶去。

“我说,阿塞尔。”阿库拉潜艇的驾驶舱里,克苏卡列夫坐在智能平台前,对着话筒向呆着阿库拉潜艇鱼雷舱的阿塞尔问到:

“我们真的要去那里,就因为莱温的一句话。”

“这不是关键,克苏卡列夫。”鱼雷舱里的阿塞尔把视线从自己眼前的平板移开,用“银护手”捏起话筒回答到:

“关键是,那里真的有幻魔的能量感应,所以我们就得去看看。毕竟,找到并且完全的消灭幻魔,这不就是我们来这个世界的主要目的吗?”

克苏卡列夫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阿塞尔则耸耸肩,把注意力转回自己面前的数据平板上,继续翻阅着被克苏卡列夫打断的比对数据。

对这个平行世界产生怀疑后,阿塞尔就立刻从要塞那边拿到了特殊外部访问授权。而数据平板上的平行世界艾奎斯陲亚宇宙整体数据,就是用这个授权从宇宙编辑机器的核心数据库里搜索出来的。

把这个数据放在数据平板上,然后平板就会将其与主时间线艾奎斯陲亚宇宙整体数据进行全面的对比,以此来找出阿塞尔认为的东西。

不过到现在,艾奎斯陲亚星(小马国所在的星球,要塞方面称呼)的地理地形地势数据对比已经完成了。而更庞大更浩瀚,同时也是最麻烦空间宇宙数据在这个平行世界里进展神速,完成了……9%。

“真麻烦。”阿塞尔摇摇头,拔动平板的屏幕,将其调到了已经完成的数据对比之一,地理地形地势数据对比。

这个平行世界的小马国地理地形地势,与主世界小马国的地理地形地势大体相同。只有一些影响不大的能量相差点和相差处①。

在数据对比上,相差处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而有几个相差点倒是引起阿塞尔注意。

这几个相差点的分布并不均匀,它们分别分布在小马国的中部地区中央,小马国东北角海岸附近,小马国南部西南角,艾奎斯陲亚大陆(要塞方面称呼)的最北端和小马国南部海域的某个位置。

小马国东北角海岸附近的相差点阿塞尔知道是哪,因为他和克苏卡列夫正在往那里去呢。

而至于剩下几个的相差点,阿塞尔则拿着这个平行世界小马国的地图和主时间线世界小马国的地图,按照数据在两张地图上标记的位置。

小马国中部中央的相差点,实际上阿塞尔不久前刚刚拜访过,山腰处坐落着中心城的坎特拉峰。

而那个南部西南角的相差点居然位于两个世界地理不同的地方。在平行世界小马国的地图上,它位于一座西南部小镇附近雨林的深处。但是在主时间线世界小马国的地图上,它却位于沙漠里。

南部海域的相差点嘛……由于这个点在数据上没有一个固定的位置,行踪飘忽不定。阿塞尔只能在这两张地图的南部海域画个圆圈圈起来,然后在圆圈里面写下“未知”和一个“?”。

唯一没有标记的,是艾奎斯陲亚大陆最北端的那个相差点。

原因是这两张地图都只画到了耗耗斯坦和山。由于这张地图就只到了这里,艾奎斯陲亚大陆更北边的情况阿塞尔就不得所知了。

和南部海域的相差点一样,阿塞尔只在山的旁边画了个箭头指着山后面。

为这些相差点标记位置后,阿塞尔滑动数据平板,转到他最关心的数据,这些相差点的能量数据相差上。

数据对比出相差点非常多,但只有这几个的能量与众不同。

就坎特拉峰的相差点来说,它的混沌能量和秩序能量的总量超出其他地方的常规量。但是,虽然这个相差点的能量超出了常规量,却没有超太多。所以无伤大雅,不需要过多的管。

南部西南角的相差点在能量历史上,曾经有幻魔出现的痕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没了。东北海岸附近的马哈顿海峡底部的相差点,就不需要说了。南部海域的相差点因为其特性而无法。

但最让阿塞尔困惑不解的,还是艾奎斯陲亚大陆最北端的相差点。

为什么呢?

因为在能量数据显示,那里的有秩序常规量的秩序能量,还有远超混沌常规量的混沌能量。这还没完,阿塞尔还发现这个相差点的边缘貌似还有一个被打散的现象级②幻魔!

哦买噶的!

这是个什么鬼啊!

阿塞尔觉得自己前不久答应101,来这个世界搜杀幻魔的决定恐怕是自己目前做最愚蠢的事!

闹呢!玩呢!

这他咩怎么打?

阿塞尔跟克苏卡列夫都是普普通通的血肉之躯,怎么跟能量体打?

阿塞尔默默地收回数据平板,盯着摆在鱼雷舱里的一颗被装在手提箱里的迷你真空内爆弹,思考着一些只有他才知道的事。

“不对呀。”沉思良久的阿塞尔开口自言自语的说到:

“这个现象级幻魔就算是被打散了,它也可以离开那个相差点啊。混沌秩序和秩序能量离它那么远,根本就没有拘束住它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阿塞尔在自言自语时,克苏卡列夫的声音从位于上面的驾驶舱里传下来:

“阿塞尔!我们到了!”

听到克苏卡列夫的话后,阿塞尔摇摇头,把装着迷你真空内爆弹手提箱关上。站起身来后顺着身旁的旋梯往驾驶舱爬去。

阿塞尔来到驾驶舱后,阿库拉潜艇已经停止前进,悬浮在原处。而阿库拉潜艇前方不远处就是阿塞尔他们的目的地,克苏卡列夫打开了阿库拉潜艇前面的探照灯来照亮前方的“道路”。

阿塞尔则贴近驾驶舱最前面的观测窗往外面看去,希望可以看清楚目的地的样貌。

但是,马哈顿海峡底部的有暗流。急流而过的暗流搅混了海峡底部的海水,就算阿塞尔使用了鹰眼,也能看清探照灯灯光照得到的范围之内,其他地方根本无法看清。

“好吧。”阿塞尔关上鹰眼,转过头对克苏卡列夫说到:

“克苏卡列夫,放出扫描球③吧,让它们去探探路。”

话音刚落,克苏卡列夫伸出戴在右蹄上的“银护手”,在智能平台上按下了一个亮银色的五角星形按钮。

随后,阿库拉潜艇螺旋桨的左侧向前二十米处,一个非常迷你的小舱门打开了。不一会,五颗外观酷似道迪斯科球的小型球形物体快速从小舱门里面冲出来。而后,它们以极快速度游向海峡底部。

“扫描球已出舱。”说着,克苏卡列夫又在智能平台上按下一个按钮。一个看上去非常苏维埃的显示屏不知从哪个地方冒了出来,挡住了驾驶舱的观测窗。

“数据连接中……完成!”

很苏维埃的显示屏“呲呲呲呲……”的显示了一片雪花后,扫描球上的摄像镜头拍下的影像传输到了显示屏上。当然了,还是什么都看不清。

“让扫描球就地扫描海峡底部的地形,然后传输到全息投影仪里。”

没过几分钟,扫描球的扫描数据就传输到了全息投影仪里。随后,阿塞尔来到了旋梯口后方,驾驶舱最里面。那里安着一张非常苏维埃的金属桌,而全息就被放置在投影仪就金属桌上。

阿塞尔走到金属桌前,“手”打开了投影仪。随后,全息投影仪镜头的保护盖自中间分开,已经闪着点点光芒的镜头的投射出由扫描球的扫描数据合成的实时3D简略立体图像。

“这个随手做出来的东西挺有用的嘛。”阿塞尔绕着非常苏维埃的金属桌走,观察着由一个个蓝色光点一条条蓝色光线组成的实时立体图像。

这些立体图像可不是死板的立体图像,实时这个词就表明了一切。在阿塞尔眼前,全息投影仪投射出来的立体图像实时展现了扫描球可扫描范围之内的,所有事物的活动规律。

如一群群从扫描球身边游过的沙丁鱼群(不用问为什么海峡里有沙丁鱼),悠闲的从扫描球上面路过的海龟。当然,还有现在正在悬停在海峡里的阿库拉潜艇。阿塞尔可以非常清楚的看见,马哈顿海峡底部的暗流从阿库拉潜艇尾部螺旋桨经过时,带动螺旋桨转动着。

“等一下!”阿塞尔突然扑向金属桌,死死地盯着实时立体图像的最下面。

“怎么了?阿塞尔。”

“没什么。”阿塞尔有看了看实时立体图像的最下面,然后说到:

“克苏卡列夫,再把潜艇往下开一些吧。”说完,阿塞尔就往驾驶舱前面走去。路过旋梯口时,他有看了一眼金属桌上的实时立体图像。

“这次的目的地可能会出乎我们的意料。”

金属桌上,实时立体图像的最下面,有一个非常完美圆形凹穴。而凹穴的最下面,则有一个类金字塔形的建筑……

(ps:

①:要塞方面在对比某个世界的主世界和平行世界的个别区域的能量差别时,对有差异的位置的称呼。

②:在本文世界观中,混沌、秩序、幻魔这三种本源能量是可以凝化为实体的。现象级是刚刚凝成初步实体的能量体,但还不是本质上的实体。只有能量体再进一步凝化,才能成为实体,该等级在后文会被称之为现实体级。

③:这是要塞里的武器装备研究研发部,简称武装双研部的某个成员在无聊之际,为了打发时间而顺手制作出来。

扫描球外观酷似迪斯科球,但只有网球大小。功能有:地理地形地势扫描,声波超频探测,扫描物内部结构分析,影像传输,超远程数据传输,磁悬浮,坐标定位。

距武装双研部的内部成员透露,扫描球的研发者正在闲余之际研发新型的迷你扫描陀螺仪,但现在正处于无限期的跳票中)

———————————————————

午夜,水晶帝国。

“喝啊~!喝啊~!”

持续飞行了二十分钟后,卓尔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她晃晃悠悠地降落到一间房屋的屋顶上,希望可以休息一下。

然而……

“呼~!呼~!”

几根尖坠头标枪呼啸而过,“咔嚓!咔擦!”,落在卓尔所在的屋顶,就扎在卓尔的面前。

“该死!”卓尔紧紧地蜷伏着,慢慢慢慢地往后退了一些。

因为那该死红光光束在刚刚不合时宜的出现,整个水晶帝国现在几乎就相当于白昼。所以,那群天马可以不用其他照明工具就可以看见卓尔的飞行轨迹。

没错,在下面那群向卓尔抛标枪的是一群天马。刚开始的时候卓尔还以为袭击她的马是一群独角兽,不然的话这些标枪怎么抛得这么顺畅的。

然而,当卓尔看清楚那群向她抛标枪的实际上并是不是独角兽,而是天马时,她整匹马就是懵的。

曾经一直生活在林荫镇,一直跟夜骐生活在一起的卓尔并不知道,天马双翼的作用,并不仅仅只是用作飞行。比如说,现在那群天马正从他们身边的大麻袋里取出一根根标枪。而他们用得正是,他们的翅膀。

只见其中一匹雄天马伸展开他的双翼,把其中一只翅膀从一根标枪下面穿过。随后,他的翅膀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向上卷,连带着标枪一起卷了起来!

而他们抛标枪的方式也很诡异。只见其中一匹天马用上述方式卷起一根标枪,然后将卷着标枪的翅膀抬高,再然后向前跃起一步。之后猛然向前甩动翅膀,甩动翅膀同时伸展卷着标枪的翅膀。最后,一根根标枪就以这种方式,被这群天马抛向卓尔。

而卓尔刚刚在空中,一边看着他们把一根根标枪卷起来并抛向她,一边在躲避时想:你们是怎么办到的?这不科学啊!这完全不符合天马的身体结构啊!

艰难的躲了二十分钟后。在躲过一根来势汹汹的标枪后,卓尔因经过长时间的快速飞行和做了各种大幅度动作,她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了。

在卓尔不得不再次降落到那间房子的屋顶休息的时候,那群天马也没有闲着。他们当中除了三匹天马紧盯者在大口喘气的卓尔,其他天马纷纷冲向离他们最近的标枪。或用翅膀卷,或掀开头盔用嘴叼着标枪,然后转身往回跑。

蜷伏在屋顶的卓尔眼睁睁的看着那群天马捡回标枪,却什么也做不了。没办法在飞起来是其一,对他们造成不了伤害是其二。

卓尔现在虽然装备着蹄腕刀,但那群天马可是真的武装到了牙齿。那群天马可不仅仅只带了一大麻袋的标枪,他们身上还穿着重甲!

这群天马身上穿着的,可不是像普通卫兵那样露着肚子的身甲。天马穿戴的,是可以比拟白昼卫兵穿戴的耀阳金甲的暗灰色薄全身板甲!从颈部一直保护到了尾巴!没错,就连尾巴被细链甲包裹着的。

除了身体上的防护,这群天马在腿上也下了一番功夫。因为这些天马不像普通卫兵那样只穿了战靴,他们居然准备着卓尔只在书上见到过的零件型板甲护腿。

相交于老式板甲护腿,这种护腿不仅重量更轻更加灵活,防护能力也远强于老式板甲护腿,因为零件型板甲护腿不只是用普通钢铁制造的。

在铸造零件型板甲护腿的过程中,还得添加一些难得一见的稀有金属。这些稀有金属进一步加强了零件型板甲护腿的防护能力,同时还没有增加其重量。

据说,曾经塞蕾丝蒂娅公主也想过让皇家禁卫军装配上这种护腿。但仔细算下来,板甲制造费用,零件制造费用,组装配给费用,板甲维护费用,零件维护费用,损坏维修费用……

总之,到目前为止只有白昼卫兵和月夜之刃装配有该护腿,其他卫兵部队的卫兵见都没有见过。

最后,是天马戴的头盔。如果此时正在秘密前往吠城马茨看见了这些天马戴的头盔,肯定会叫出声来。因为这些天马们戴着的就是全封闭式的科林斯式头盔,样式与“小规模械斗”现场保留下来那几个保存比较完好的科林斯式头盔一模一样。

对方防护那么强大,那卓尔反观她自己呢?浑身上下除了蹄腕刀,什么装备都没有。怎么打?她根本就挨不住一标枪。

卓尔真正的装备放在艾芙丝那里,她本来准备就是要回去拿的,可是那一根根呼啸而过的标枪,硬生生把卓尔困在这片区域里。

“不行。”眼见被抛出去的标枪有被他们给捡回去了,卓尔心想:

“必须得回去拿到武器!”注意打定后,卓尔不顾还没有恢复的身体,展翅斜飞着冲天而上。

见卓尔又飞了起来,那群天马纷纷抬起翅膀,再次将一根根标枪抛向卓尔。但卓尔爬升地非常快,抛出去的标枪无法飞到卓尔爬升的高度。

这时,一匹貌似是队长的天马推开了其他准备再抛标枪的天马。只见他抬起头看着卓尔,过了几秒钟后,他的后腿突然发力,进行助跑。

他在顷刻之间助跑跑出将近五十米,然后他再纵身一跃,同时向前甩动伸展开自己卷着标枪的翅膀。

经过助力的标枪远比那些先抛出去的标枪要飞得远,飞得快。远得真的击中了已经飞得很高的卓尔,快得瞬间就击中了卓尔。(ps:没错,很扯很不科学,而且也很不魔法。但不要在意一些无伤大雅的细节。)

这根标枪直直地扎穿了卓尔左翼。左翼中标枪后,原本准备往前飞的卓尔身躯一震,她

机械地回过头,呆呆地看着扎穿了自己翅膀的标枪。

卓尔的大脑在那一刻停止了运行,她张着嘴,任凭自己的身体被引力拉向地面。但幸运的是,卓尔最终坠落到艾芙丝之前呆着的仓库里。

那位队长看了看卓尔坠落的地点,随后用极度沙哑的声音对属下吩咐到:

“走吧,我们去跟他们汇合。”

说罢,便带头背起装着标枪的大麻袋,往仓库方向走去。然后他的属下纷纷背起大麻袋,往他们同伴可能所在的仓库附近走。

而队长在路上一边走一边思索着,他明明瞄准的是卓尔的头,以当时标枪的情况绝对可以一击爆头。但是,为什么会偏了?

而他和他的属下没有发现,在卓尔休息的那间房子的前面,有一个若隐若现,身穿带有血红条纹的黑色斗篷的独角兽。正用钢铁护面具下,纯黑色的双眼默默注视着。

———————————————————

“呵呵,它这么快就要等不及了?也对,那个地方来马……哦不,来人了。它很慌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让我来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未知语言)

thumb_up2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