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Lv.17
独角兽
长篇翻译
E
已完结

再择前路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96021/little-choices

第四十六章 离群叛道

chrome_reader_mode 4,713 event 2019 年 5 月 16 日 thumb_up 43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720 forum 3

离群叛道    The Drone Who Ran

 

 

尖叫。他站在露娜公主的寝宫露台上,只听见成千上万无辜生灵被袭击,被拘禁,被冒充。索拉克斯听到的是幻形灵们的罪恶。还有魔法四射的声音,但塞雷丝缇雅被击倒后,皇家卫兵们已经全然乱了分寸,节节败退,不到二十分钟便几乎全被击败;平民们更是帮不上任何忙。小马国的两位公主都被关押在城堡的王座大厅中,邪茧女王亲自看守。于是,对剩下的小马们来说,希望已经荡然无存,他们别无选择...只有尖叫。

 

 

这是索拉克斯听到过最可怕的声音,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他的甲壳下爬行,他的翅膀慌乱无助地震颤着。索拉克斯紧闭双眼,低声吼叫着,将一只前蹄砸在蹄下的石板上。这不对。这不对!他真希望所有这一切暴力行径能赶紧结束!

 

 

但他什么也做不了。他不过是一只工兵,地位低下,智力也低,除了冒充一无所长;他没有力量,孤立无援,别的幻形灵都不能理解他的想法。索拉克斯缓缓睁开眼,耳朵紧贴头顶,深深叹了口气。只有两条路:接受命运,当一个铁石心肠的怪物;或者背叛巢穴,等着死亡降临。

 

 

他看向下方,坎特洛的街道,悲哀地看着他的同类们猎获城市里的居民,看着他们把小马们摁在地上,用那令他作呕的绿色茧把他们关在里面。他们追散了一个又一个家庭...抓住了一只又一只幼驹...索拉克斯沉重的咽了一咽,退回露娜的房间里。绿色的火焰亮起,索拉克斯消失在火光中,变成了疾风梦语。他停下蹄步,看着床边的落地镜。

 

 

耳边是千万个尖叫的声音,以及一只小雌驹的哭喊。

 

 

“不。”索拉克斯咬牙道。他转身走回阳台上。“我做不到...”他展开那一对虚假的蝙蝠翅膀,从阳台上跳下,滑过城市上空。往一栋房子飞去。

 

 

----

 

 

坎特洛许多街道上的居民已经全被捕获。就在这样一条街道上,一队三只幻形灵走过房子之间,眯着眼睛打量四周的建筑,寻找漏网之鱼。“看看这家!”经过一间小小的房子是,一只幻形灵对两个队友说,“好像谁都没进去过。”

 

 

另两只幻形灵点点头,其中个子比较小的那只走上前去。门果然上了锁。“淦!锁着!”他咬牙道。另一只幻形灵——明显高得多,也壮得多——走到门前,将他推开。

 

 

“我来。”他说着低下头,向门撞去。木门上立即有了裂痕,门后传来一声尖利的尖叫。“又抓到一只!”大个子咧嘴笑道,向后退开,再向门撞去。这次,门被撞了个粉碎,飞了出去。

 

 

“别过来!!”房子里只有一只绿色的小雌驹,是只夜骐。她躲在房间角落的一张桌子下,眼里满是泪花,全身觳觫。“走开!!”

 

 

大个子笑了笑,走进房子里:“想得美,给我出来!”

 

 

“救命!!”小雌驹叫着,闭上眼睛,用蹄子捂住脸。幻形灵向她扑来。她藏身的桌子被一把掀开,一只硬邦邦的、长着甲壳的蹄子一把把她抓了起来。

 

 

“别动,小东西!”那只工兵低吼道,点亮独角。小雌驹挣扎着,放声尖叫。

 

 

“哥哥!!救救我!!”

 

 

那只幻形灵吃力地低哼一声,随即惊叫起来。那只小雌驹咬了他的腿。他一缩,小雌驹落在地上,跑了。他怒吼起来。“你这个——”

 

 

一团灰色的残影从门中窜入,将他撞倒在地。他惊呼出声,想要点亮独角反抗,但没能来得及。那只小马一蹄子打在他腹部,他缩作一团。那小马低吼一声,向他后脑打去,一蹄将他击昏。静滞,死寂。

 

 

“哥哥!”小雌驹叫着,向哥哥扑上去,紧紧搂住他,“太好了!你来救我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疾风的耳朵微微下垂,但他还是点点头,感激地抱住她。“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轻语(Whisper)。你没事吧?”他焦急地看了看妹妹。

 

 

“没事啦。那个虫子怪物还没做坏事呢,我咬了他。你教我的,要是有坏蛋想带走我,我就咬他!”和风轻语看上去挺自豪的。

 

 

疾风惊讶地眨眨眼,轻声笑笑。“嗯,做得好。快,我们快走吧。”他说着将轻语背到身上,往门外走去。

 

 

“可公主她们怎么办?”轻语担忧地问,“你不保护她们吗?”

 

 

疾风在门里停下,重重叹了口气:“...我失败了,没能保护露娜。轻语(Wind),露娜和塞雷丝缇雅公主都被打败了。但至少,我还有机会保护你。”他说着,向外探出头去。门外是另外两只幻形灵,他们都倒在地上,头上带着伤。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别...别哭了。别出声,很危险,听话。”

 

 

“好吧...”轻语点点头,紧紧抱住哥哥的脖子。疾风深吸一口气,全力向前跑去。大约跑过一两个路口,拐角有了幻形灵的影子。疾风低哼一声,急转进一条狭窄的巷子。

 

 

“我们会不会也被抓走?”轻语问,稍稍在疾风背上动了动。

 

 

“不会的,我会保护你。”他说着放慢蹄步,仔细听着四周的声音,“好了...嗯...我们应该能沿着巷子一路走到城墙去。竖起耳朵,好吗?要是有怪物跟踪我们,就不好了。”

 

 

“嗯。”轻语点点头,竖起耳朵,小心地听着四周的声音,疾风带着她往巷子更深处走去。在巷子里,城市中无处不在的尖叫声变得模糊而渺远,但声音本身也越来越少了。

 

 

过了好几分钟,有了动静。墙脚下一堆废纸箱里钻出几只老鼠。疾风从旁边跑过时,吓得停了下来,差点惊叫出声。老鼠钻进一个角落不见了,疾风这才忍不住轻声笑了笑,又向前跑去。

 

 

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又是小心前进,又是仔细听取,兄妹两个终于来到城墙边。城墙很高,就连附近的房顶都比墙头低得多。疾风迟疑地看看这面墙,抬头看向城市上方的天空,到处都是幻形灵,他们还在找漏网之鱼。

 

 

“...如果飞上去,可能被发现...”他小声说,回头看了一眼背上背着的小雌驹,“但没有别的办法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好害怕,梦梦...”轻语颤抖地嗫嚅道,将脸埋在他的颈窝中。疾风僵在原地,艰难地向后伸出一只前蹄,抚摸她的鬃毛,尽力给她一些安慰。

 

 

“我知道,轻语,我知道。我也很害怕...好了,抓紧,千万不要松。我们得飞过去。”他轻声说着,张开翅膀,试着拍了一拍,“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轻语点点头,将他的脖子抓紧了几分,弱弱地‘嗯’一声。

 

 

疾风为自己点点头,俯下身,一拍翅膀,全力向空中飞去。没有建筑的阻挡,只要有幻形灵看过来,他们就会被抓个现行。疾风在空中缓缓转动,看向四周,幸运的是,他和妹妹暂时没有被发现。疾风不再浪费时间,用力一扇翅膀,飞过城墙顶端;他立即向城墙外的地面看去,想要找到能掩护自己和妹妹的地方。沿着山峰向下一段,斜坡间杂着几处平缓的坡地,都被厚实的树林遮盖着。

 

 

疾风收起翅膀,向树林坠去,只在最后一刻重新展翅减速。他和妹妹撞进树冠中,枝条与树叶从他脸上擦过。背后,和风轻语的惊恐的哭喊声被他的鬃毛遮住,变得模糊,她将哥哥抓得更紧了,几乎到了令他窒息的程度。谢天谢地,疾风终于在树木掩映下的草地上着陆,他大口喘息许久,让血液里成倍增长的肾上腺素自行消散,这才感到全身无力。他瘫坐在地。

 

 

“哥哥?”轻语还挂在他背上,“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真的。”他喘着气回答,“只是...飞断气了。等我一下...我们马上就走...好吗?”

 

 

“好吧。”轻语嘀咕着,从疾风背上滑下来。她蹄子一挨着地,便向旁走了一步,四下打量她和哥哥藏身的小丛林。“那些怪物是什么啊?”

 

 

“我们——”疾风开口,随即咬住舌头,紧闭双眼,好一会儿才睁开,又说道,“...我们都不知道。我只看到街上、城堡里的好多小马,突然就...变成了怪物...我们来不及反击。”

 

 

“我们怎么办?”轻语看着疾风,眼里是恐慌与无助。

 

 

“现在吗?我们得先找到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疾风缓缓起身,“等躲好了,我们再想办法。”

 

 

轻语张开嘴,想再说些什么,但话却断在了喉咙里。不远处,有树枝折断的声音。疾风和轻语僵住。疾风不安地扭过脖子,往声音来的方向看去。

 

 

“轻语,快跑,找地方躲起来。”

 

 

“可是——”

 

 

“你一定要安全!”疾风打断她的话,展开翅膀,“快跑!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躲起来,等着我!”

 

 

轻语眼里有了泪,她点点头,转身往小树林的深处跑去。她四只小蹄子的声音消失在树林里,疾风这才颤抖着,沉重地叹了口气,转身往声音的来处看去,一双紫色的眼睛在阴影中瞪着他。疾风露出哀伤的神色,绿火闪过,索拉克斯站在原地。

 

 

紫色眼睛的幻形灵从阴影中走出。“...索拉克斯,你在干什么?”他问。

 

 

“我...”索拉克斯向下看去,在哥哥的怒视下瑟缩,“我把...”

 

 

“我看出来了,你救了只小马,跑了。”法瑞克斯怒声喝道,向前踏了一步,“我说的没错吧?”

 

 

索拉克斯像是挨了一记耳光,点点头。“你说得对。”他微微眯起眼睛,站直身子,与哥哥对视,“我受不了了,法瑞克斯。我们在变成魔鬼,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你这是叛逃,蠢货!”法瑞克斯啐道,猛地张开翅膀。

 

 

“我就是叛逃怎么了!”索拉克斯也展开翅膀,“一定还有更好的办法的!这些小马什么都没有做,我们凭什么这样对待他们?”

 

 

“你没长耳朵的吗?!”法瑞克斯向前走来,与索拉克斯脸对着脸,“你要是叛逃了,得是我把你抓回女王那里去!她会宰了你的!你觉得自己送死就对啦?!你为什么背叛巢穴?你为什么背叛我?!”他一把将索拉克斯推倒在地。

 

 

索拉克斯跌在地上,只用轻蔑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你这样做,除了最后死掉,还能有什么结果?你给我想想清楚,赶紧跟我回去,索拉克斯!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陛下还不知道!”法瑞克斯接着说,他的声音里少了几分怒气,反而多了几分...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索拉克斯叹了口气。“...不,法瑞克斯,我不会主动回去的。”他说着起身,“我也不会把轻语丢在这里。”

 

 

“那小马?!”法瑞克斯嘶叫,往索拉克斯身后不可理喻地看了一眼,“那只小马到底做了什么,你要拿命保她?!”

 

 

“因为是我把她的哥哥抓走的!”索拉克斯厉声道,“整座城市里,只有一只小马会关心她,而我就把这只小马抓走了,还冒充他!我对不起他们。在真的疾风被放出来之前,我要代他保护轻语!”

 

 

“你脑子坏掉了!”法瑞克斯咬牙道,独角亮起紫色的魔法。

 

 

“你的心才是坏掉了!”索拉克斯还嘴,眼里有了泪。

 

 

沉默。一阵微风从树叶中穿过,沙沙作响。

 

 

法瑞克斯眯起双眼,威胁地前进一步;索拉克斯退后一步。法瑞克斯的独角亮了几分,准备击倒索拉克斯,把他带回坎特洛去。他看着索拉克斯,几秒时间被拉得无限漫长。他看向同巢幻形灵的眼睛...他弟弟的眼睛。他还是幼虫时,法瑞克斯就一直暗暗保护着他...法瑞克斯恼火地咬咬牙,熄灭独角,将翅膀收回身侧。“...赶紧滚,索拉克斯。”

 

 

索拉克斯闻声惊讶地睁大双眼,难以相信地看向哥哥:“你、你说什么?”

 

 

法瑞克斯低吼一声,用力推了他一把,逼他后退。“我叫你赶紧滚!转身往远处跑,趁我还没改主意!”他露出牙齿,喊道。

 

 

索拉克斯向后退了几步,点点头,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好、好的。谢谢你。”

 

 

“谢我个屁。你这是自寻死路,懂吗?下次要是我在见到你,我非亲蹄揍死你...”年长些的幻形灵啐了一口,眯起眼睛,“滚!”

 

 

索拉克斯立即转身,全速往轻语离开的方向跑去。绿火闪过后,索拉克斯就是疾风梦语。

 

 

法瑞克斯看着他离开,振动翅膀飞入空中,往一片死寂的坎特洛飞回去。

 

 

- - -注 释- - -

 

 

thumb_up 43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adetaw Lv.5 天马
评论 第四十六章 离群叛道

被little consequences甜翻了 等不及看你翻译了

2019 年 5 月 16 日
Chela Lv.3 幻形灵
评论 第四十六章 离群叛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章的分段格式问题有段严重……挺影响观感的

2019 年 5 月 16 日
Accurate_Balance Lv.17 独角兽
评论 第四十六章 离群叛道

回复11713 @徐家禄 :

已修正,多谢。

 

2019 年 5 月 17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图书组Twidash

    Ladetaw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