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唯物主义魔法

你怎么把球踢树顶上去的?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1,270 字

publish于 2019-05-15 发表

pageview共 75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周围一圈同学开始爆笑,我问了问旁边的小马刚刚发生了啥。

 

“毛线司令一蹄子把排球踢树顶上去了哈哈哈哈哈。”

 

“在哪呢?”刚刚过来的两个同学问道。

 

“来这边,从这儿看...对,这个角度,看见了没?”

 

“我去这怎么上去的?!”

 

“你问他咯。”

 

美丽大地让几个同学和他一起去摇树,俩陆马一独角兽咬着牙推了半天,树基本没动。周围几个小马不太清楚这树叫什么,浅色树干,表面很平滑,没有平常树那种沟壑。六七个小马围在树底下向上看。

 

其实被踹上去的是个排球,后腿踢排球哪个可怜的小排球受得了哇。这颗排球卡在接近树顶的一个三叉枝中央,可以想象它的稳固程度。

 

其实找个天马就可以把它拿下来,可是很不巧,这天下午出来打排球的没有天马。

 

“艳阳晴空,你把它飘下来。”

 

“你有点常识没有?!这树得有6米高,我根本就够不到那里!”

 

美丽大地一下子被说的很懵。“啊?独角兽飘四五米不是很正常的吗?”

 

“真的不正常...成年独角兽漂浮的平均距离是三米,而且到这个距离拧灯泡都费劲。真是看出咱学校,啊不,是咱镇子独角兽少来了。我只能飘到一米远。”

 

这时候有个小马带着澎湃泉水跑了过来,班里力气最大的小马,陆马,是那种掰起蹄子来一毫米都不动的。绕着树看了半圈以后决定搭小马梯爬树上去,但最后发现他只能爬到粗树干那里,往上都是因为每年修剪长成的细枝条,他就在这个高度使劲晃树,最后他蹄子抓得那个枝子断了,整个小马摔倒地上,不过没事。

 

“我们可以把这个东西丢上去,它明显不会卡住。”另一个小马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上的半米长二十公分宽的长方形塑料零件走了过来。“我这样从这个位置把它丢上去。”他两个蹄子抬起这个东西,两条后腿站起来,然后把这个东西一抛。这个东西碰到树冠底部,掉了下来。

 

周围几个小马开始笑,“我来试试。”美丽大地捡起这个东西,旋转着把它甩上去,这次飞得甚至更低,看来力气大也帮不上忙。

 

另一个班一个陆马端着篮球走了过来,看到这些小马围在树底下,问美丽大地什么情况。然后,他觉得可以用篮球把排球砸下来。结果,扔了两次,篮球也卡上面了。

 

周围的小马一阵大笑,笑的真是肚子都疼了。

 

澎湃泉水拎着一个长两米半的树枝走过来,这个比丢在一旁的大扫把确实靠谱多了,篮球卡的位置低,花了一分钟捅了下来。

 

“很好,但现在我们只解决了一半问题。”

 

中间的过程还是省略吧,拴绳子的固定太阳伞的塑料底座,还有又一个卡在上面的塑料底座,最后泉水带着几个小马推着足球门过来,放在树底下,然后站在上面用那个长树枝终于把排球从那个三叉树枝里推了出来。蹄子抓这种长树枝是不容易的,不过泉水不仅肌肉壮,蹄子抓物还很强,不然真是得等之后找天马过来飞上去拿了。

 

“忽视了蹄子魔力了。”大地想起这事,有点不服地看了看自己的蹄子。

 

“其实,魔力强弱,和遗传关系非常大,基本练不了的。”艳阳晴空拍了拍大地的背。

 

“对,还有,”大地向毛线司令走过去,“以后打排球,要么你走,要么树走。”周围几个小马听了忍不住笑起来。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Como  陆马

Sometimes I am just a pon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