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魔法的本质是科学。(由于考试周临近,为保证不挂科,考试周结束前暂不开新坑,但会保证EWU的第二轮校对和原创小说的周更,感谢支持!)
家已非家(Give Me Shelter)

————第四部分:真相、和解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6 天前 • 0人收藏 • 79人看过
6,668字 • 2评论 • 0 HighPraise

敲门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追空者、夏潮还有她的丈夫湍流都吓了一跳。湍流走了过去。他打开了门,迎接他的却是一对穿制服的,一脸严肃的警察小马。他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对不起,先生,”一个独角兽警官开口了,“我是小马利亚警察局的山巅(Hilltop)警官。追空者先生在您家吗?”一旁的追空者知道他们为什么来了。他知道他们是否来找他只是时间问题。他极不情愿地叹了口气,低着头走出厨房。

“追空者先生,我们收到逮捕令,要因袭击罪逮捕你。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乖乖地,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一了百了吧。”当追空者的前蹄被拷上蹄拷时,他叹了口气。夏潮不敢相信居然会发展成这样。在昨天,她才和她哥哥就她哥哥被虐待的事与父母对质,现在他如果被逮捕,肯定还会在他的心里留下更深的阴影。她一下子就知道是谁要求这么做的了。

“嘿,放开我弟!”夏潮冲了出来,走到了警官跟前,“不要逮捕他!”

“女士,如果您继续这样做的话,我会以妨碍司法公正将您记录在案。如果他被保释了,你就可以到市中心派出所来接走他。”她想要继续发些出自己的怒火,但湍流用他的一只蹄子挡住了她。他和她一样痛恨这个,但让这种愤怒把他们送进大牢不值得。

“亲爱的,”他小声说道,“他会没事的。”

“但——”

“听着,我们暂时没办法帮他。但我们可以稍后去帮他。”

两匹警马将追空者押送到了一辆拖车上,然后带着他向警察局飞奔而去。夏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哥哥被带走。湍流极力地安慰着他哭泣的妻子。即使认识他才一天,他对他的妹夫也很尊敬。在得知了昨晚发生的事和随之暴露的真相之后,他对闪尘的想法恶化了不止一点。


三小时后


传来了第二次敲门声,节奏比第一个慢了许多。承受了煎熬之后,两匹马都不愿去开门。但夏潮还是叹息了一下,一脸忧伤地跳下了沙发。夏潮打开了门,惊讶地看到她的父亲哑铃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夏潮从未料到他会来,尤其是在昨天之后。

“呃……宝贝。”哑铃喑哑地说道,情绪十分低落。

“嗨,爸爸。”夏潮叹了口气。“你怎么来了?”

“我只是想谈谈昨天的事……不光是那些,几乎所有的事都要谈。”

尽管她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有点鄙视,但夏潮并没心情去想这些。她挥了挥蹄子让他进来,和她丈夫坐在沙发上。湍流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但从夏潮那得知了一切后,他并不对他感到生气。

“在昨天发生的事之后,你可能不想见我了,我懂。”哑铃坐在女儿对面,叹了口气。“如果你还恨我的话,我理解。你可以恨我。但我来这里主要是为了看追空者的。

“他不在这儿。”夏潮小声说了句。哑铃知道她正在痛苦之中。他不想看着她那样。

“发生了什么事?”他喊道,“他怎么了?”湍流清了清嗓子准备回答。

“昨晚他和夏潮跟你谈过之后,”湍流开始说道,“他们去了气象工厂附近她妈妈住的地方看望她。据我所知,夏潮在闪尘对他说了一些特别不堪入耳的话后和闪尘发生了争执,闪尘打了她。然后夏潮看到,追空者把闪尘怼到了墙里来保护她。”

“那他怎么了?”

“妈妈……叫警察把他抓走了。”

听完女儿所说的之后,哑铃像花瓶一样一动不动。恐惧、愤怒、后悔、悲伤连同着无数的感情涌入他的大脑。他知道,闪尘还不满足把他儿子当成垃圾。现在,她因为他保护夏潮而想要把他抓起来。那一刻,他想起了他第一次把儿子搂在怀里的情景。想到了那天他天真的脸,他的心止不住颤痛。他曾经辜负过他的儿子,但以后不会了。血漫着他的视线,他希望纠正这个错误。

“去tm的——狗东西!!”哑铃吼道,“我已经受够她了。来吧,你们两个!”

“爸爸,去哪儿?”

“去把你弟从监狱里救出来;这就够了!”

“但——”

“我一辈子都没有对他做过正确的事。但我不能让他在铁窗中度过余生。来吧。让我们走吧!”

尽管她现在对他还是有点不爽,夏潮仍旧看到了她父亲眼中的决心。她记起来了他昨天说的话。他能通过这让与儿子的关系变得正常吗?在夏潮看来,他和一个信守诺言的父亲没什么不同。他在她眼中变了个样,那是他本应有的作为父亲的样子。


不久,他们来到了警察局,心脏全都跳得飞快。哑铃甚至没有退缩,眼睛一眨都没眨。他连同他的女儿和女婿,清晰地喊出了追空者的名字,并希望闪尘能够忏悔。他们一进门,前台的职员就注意到了。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们三个的?”店员问。

“有,”哑铃开始说道,“我想谈谈是否可以释放你们最近逮捕的一个叫追空者的小马。”

“好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他是我的儿子,和我在一起的是他的妹妹和妹夫。”

“好吧,让我去和我的主管先谈谈,之后我们可以谈一谈。”

等了几分钟,山巅警官(Officer Hilltop)和他的搭档雷巷(Thunderlane)走进大厅,示意他们跟着。他们进了一个有一张桌子和六个座位的小房间,这里刚刚好容纳所有小马。他们一坐下,山巅就开始说道:

“好吧,哑铃先生。”山巅说,“我相信你已经知道我们逮捕你儿子的原因了。”

“是的,他袭击了我的前妻,他的母亲。我女儿刚告诉我,闪尘袭击了她,追空者把她推开了。”

“夏潮女士,是真的吗?”

“是的,警官。”夏潮回答,露出脸上的瘀伤,“不过,真相远不止这些。”

“请……解释一下吧。”夏潮向她的父亲点了点头,哑铃叹了口气,坐立不安。他觉得如果他告诉警察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会被关进监狱的。然而,如果这可以救他儿子,他在所不辞。他应该有尊严地接受他的命运。

“这一切都是从我们儿子大到可以飞的时候开始的。闪尘想让他成为她成为不了的闪电天马。她日复一日地训练他,但我看见他随着时间流逝对这个越来越反感。在她知道之后,她开始忽视他而关心夏潮,甚至用言语虐待他。我……也试图阻止过她。”

“但你为什么失败了呢?你是孩子的父亲。你有义务去管这件事。”

“我也想啊!麻但,我做过的!当我和她对质的时候,她威胁说要离开我,带着孩子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追空者的下场会比她把他赶出去更糟!也正是因此,离婚后,我一直活在什么都没对他做过的羞耻之中!除此之外,我每天都祈祷他能够平安。然而,这并不能消除我对他所犯下的罪。很抱歉我辜负了他。尽管处罚我吧,我会接受这一切。”

“好吧,哑铃先生,鉴于你无视他的这一切,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理由把你关进监狱。在我们——”

“够了!”夏潮喊了出来,十分沮丧,眼睛湿润,每匹马都看向了她,“我父亲并没有虐待我哥,他对他真正的伤害只有被迫袖手旁观!他仍然非常爱我哥。是闪尘打的我,像对木偶一样伤害着我哥和我!因为她,也就是因为她,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长达15年之久!那些日子对我来说再也回不来了!我要我的哥哥和父亲!”

这两名警官很久都没有说话。他们从她的话中感受到了坚定和真实。但他们是法律的维护者,他们不能仅仅凭情感行事。他们仍然需要一个有效的证据来证明夏潮的说法。

“好吧,夏潮女士,”山巅拉直了领带,说道,“仅凭一家之言还不行。”

“那怎样才能行?”

“如果我们能把闪尘带到这里,让她认罪的话,那就能够证明追空者的清白。”

“那我爸呢?”

“追空者被释放之后,你父亲的命运将取决于他是否会原谅他。”

“那就把她带到这里来吧。当她打我的时候,我哥哥就在那儿。”虽然她知道她母亲很固执骄纵,但夏潮总觉得闪尘肯定会栽倒。这都得靠谨慎的谈话和运气才行。如果要让他哥哥平安,几乎不能有出错的余地。


将近三十分钟过去了,三匹小马焦急地等着警官回来。他们都想知道闪尘是否还在。夏潮脑子里则在想她哥哥是否能被免去所有指控。她可不想让他在接下来一段很长的时间内都要在监狱里度过。

然后,诅咒声和呼喊声越来越近,门突然打了开来,闪尘从门中走了进来。说她不高兴都是轻的。她的眼睛一看到她的前夫,愤怒就淹没了她的头脑。他的脸可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居然是你!”闪尘痛苦地喊道,“我以为我再也不用看到你那丑陋的狗脸了!还有,你为什么把我们的女儿带到这来?”

“呵,你心里很明白为什么,混账玩意。”哑铃回答道。

“对,妈妈。”夏潮叹了口气,“这次你太过分了。你攻击我,而追空者只是把你推开。”

“亲爱的,你甚至没有看到整个过程。那个死孩子想要……”

“女士!”山巅说:“请坐下。”她按照警官的命令,两只前蹄抱胸坐着,“现在,这三匹小马指责你虐待、攻击他马等等。这是真的吗?”

“肯定不是!我从来没有虐待过我的孩子!”

“好吧。然而,在你来这里之前,他们说你不仅昨晚打了你的女儿,而且你还在言语上虐待过你的儿子,在他17岁时把他赶了出去。”

“都是谎言!所有这些都是谎言!”

“你现在还在撒谎。”哑铃已经来不及悲伤,“你阻断了我制止你的步伐。如果我阻止你,你就会把他带走,他和你在一起会更糟!”

“行吧,很好。”山巅翻了翻笔记本,“湍流先生,你妻子是怎么受伤的?”

“她和她哥回来的时候,大约是晚上九点。当我看到他们进来时,我注意到她眼睛上有瘀伤。就在那时,追空者告诉我这一切,我妻子也这么说。我向你发誓这是事实,先生。”

“哦,我受够了,宝贝!你为什么会嫁给这匹雄驹?”

“因为我爱他!这是你一生都体会不到的!”

“你怎么敢这样跟我说话,大小姐!你应该知道我是你的母亲,我可是你无上的权威!”

“但母亲不会像扔垃圾一样把儿子扔出去!你只认为我是实现你破灭梦想的途径!”

“你看看那个混——”

门开了,雷巷走了进来,房间里一片寂静。他走向山巅,扫了一眼闪尘,在他耳边低语着。他们谁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但闪尘很快紧张了起来。这会是她害怕的事吗?在与雷巷互相点了点头之后,山巅转了回来。

“那么,闪尘女士,雷巷警官刚刚和追空者谈完,他说的那些和他们所说的相符。”

“什——什么?“闪尘明显恐惧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为什么要相信他?”

“并不是那样的,女士。我们和所有参与此案的当事马进行了交谈,结果是你儿子所说的和其他小马所说的一致,“此时,闪尘感觉自己被逼到了墙角。她什么都没准备好,也没有律师。”按照现在看来,这里错了的小马就是你。你最好坦白,只要你坦白了,我们会从宽处理的。”

闪尘太过自负了。即使她做错了,或者出了大的差池,她也总是被自负支配着。失败不能阻止她,前面的三匹小马也不能。然而,正如大多数自负的小马一样,事情往往会一败涂地的。

“我不在乎,我并不在乎!我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可悲的浪费地方的东——”她瞥见了其他小马脸上的表情,事情在她的话语下变得越发不利了。就在那一刻,闪尘知道了……她搞砸了。唯一的路就是再试一次。“行吧!是我做的。我打了我不成器的女儿,虐待了我那个混账儿子,还把他一蹄子踹上街头,把他们当作我实现我失败梦想的手段!现在高兴了吧?我知道你们都很高兴,因为我终于可以高兴地说……你们他妈的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所有在场的小马大气都不敢喘。只有那些警官们的下巴没有张得老大。他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看到了什么能让他们震惊的东西。惊喜终于来临了,他们能够理顺思路,重新拿出他们专业的架势来。

“好吧,我们会把这当作坦白的,”山巅说道,雷巷将蹄拷拷在了闪尘的蹄子上。她没有反抗,“闪尘,你现在因袭击,殴打、虐待和忽视未成年小马,家庭虐待和敲诈而被捕。”山巅点了点头,雷巷将一败涂地的闪尘押出了房间。她一离开,夏潮,湍流和哑铃全都松了一口气,他们又喊出了追空者的名字。除了哑铃,对他来说最糟糕的还在后面。

“非常感谢你,警官。”夏潮摇着山巅的蹄子感谢着他。

“没什么,女士,”山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回答道,“我们只是要维护公正。既然你哥哥已经清白了,他现在就可以走了。”

“我也去。”哑铃站起来小声说道,“我应该亲自去让他看见。”

“爸爸,为什么?”夏潮担心地问道。

“我说过,我会尽全力纠正这一切的。如果我必须代他去坐牢的话,那也行。”

“但……爸爸?”

“如果他不原谅我的话,我也理解。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在最后一次拥抱他的女儿时,他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不管发生什么,请照顾好他。”他点了点头,跟着山巅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几近崩溃的夏潮和她的丈夫。他不知道他儿子是否会原谅他。他只想要他自由。


追空者独自坐在他的牢房里,孤独,精疲力竭。他一开始就知道是他的母亲让警察抓的他。他的希望一点点消逝,他害怕之后还要远离他所爱的小马很久。直到昨天他才和妹妹团聚,但这一切都毁于一旦。

没有希望了……没有希望的……没有——

他听到牢房门开了起来,山巅警官走进了他的牢房。他过来干什么?

“追空者先生,好消息。你自由了。”

“什么?”追空者困惑地小声说道:“谁?为什么?”他朝他的右边望了过去,山巅点了点头,他走了出来。追空者接下来看到的景象使他目瞪口呆。他父亲哑铃一脸严肃地走进了他的牢房。”父亲?你在这儿干什么?”

“记得我昨天说的话吗?”他垂着头叹了口气,“我答应过我会补偿你的;我肯定可以的。当你妹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时,我——我只是不能容忍它肆意妄为。”

“但你为什么会在乎这个?”

“我确实在乎,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啊。”哑铃的眼睛开始充满泪水。他就这样最后一次试图乞求宽恕,“我不能让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在你保护你妹妹之后,我就知道你做的是对的。闪尘从来没有关心过我们中的任何一个,而我就是个没有帮助过你的懦夫。如果你仍然生我的气,我理解,你完全可以。如果你不原谅我,我也会无怨无悔代你蹲在这。但你要知道……我爱你,我的儿子。”

追空者不敢相信他从父亲那听到的那些。尽管他们关系不好,但哑铃还是如履行了他的诺言。除了他父亲真的很关心他,追空者不知道还能怎么解释这一切。他很想原谅他,他再也不想要这种仇恨了。他想要他的父亲。他爱他的父亲。

追空者走到了蜷缩着的哑铃前,把他一把抱在怀里,这让他很惊讶。哑铃试图控制自己,父子之间的感情喷涌激荡着。他以为他的儿子会拒绝他,但他却选择拥抱他。

“儿子?”哑铃颤抖。

“唉,没事了,爸爸。”追空者低声说,“我原谅你了。”

“但为什么?我让你受苦了。”

“我虽然希望你也受苦,但我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过来了。你信守诺言了。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和我父亲从头开始。我也爱你,爸爸。”

在那一刻,哑铃接受了,他的儿子终于原谅了他。当他回抱时,他感到肩上卸下了一个极其沉重的负担。这是他几年来第一次试过这么做,他享受着此时此刻。他的儿子回到了他身边,他再高兴不过了。

“儿子……谢谢你。”哑铃小声说着,停止了拥抱,温暖地微笑着,“让我们离开这里吧。”

哑铃和追空者走出牢房,走进大厅,夏潮和她的丈夫正在那里等着。她一看到他们并排走了过来,就情不自禁地向他们扑过去,抱住了他们。无尽的幸福围绕着她,真的很很幸福。她的家马无论如何又聚到了一起。

“我为你感到骄傲,哥哥。”夏潮低声说道。

“这总比保持仇恨强多了,”追空者回答道,“我很高兴我父亲回来了。”

“现在我的梦魇终于离我而去了。”哑铃笑了笑,松了一口气,他的记忆再也不会伤害到他了。现在,他期待着崭新的生活。这十五年来他一直在思念他,而现在有一个问题他很好奇。“那个,儿子,介意我问你一些东西吗?”

“随便问。”

“好吧,你妹妹结婚了,还有一匹幼驹。你生命中的她出现了吗?”追空者听到了他父亲的问题,停顿了一会儿。他不知道如果他说了实话,他是否还会接受他。然而,在经过了这些之后,他觉得哑铃会理解。

“不,没有女朋友。”追空者回答道,“不过我确实有一匹心上马,而且我非常爱他。”

哑铃得知他儿子的关系之后很惊讶。他没有料到,但他完全能理解。如果他儿子高兴,管他是谁呢?

“嗯,我很高兴你找到了你的心上马,”他回答道,“不管他是谁或是干什么的,我很高兴你能够开心。”

他接受了他,追空者再次拥抱了他的父亲。他父亲不仅把他从监狱里释放了出来,而且得知他的真心之后能够接受他。对他来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谢谢你,父亲。”追空者点了点头,这几匹小马高兴地昂头离开了警察局。他们的家庭纽带已经重新连接了起来,再没有什么能打散他们了。长达十五年的冲突现在已经平息了下来,“爸爸,我认为今晚我们应该出去一起吃顿晚饭。你想让我邀请他加入我们吗?”

“可以呀,我的儿子。我等不及要见他了。”

 

作者注:

好吧,故事的结尾就是这样了。我不得不说,我很喜欢投入到这部小说里面,要知道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真正开始写这个故事。对于那些喜欢这个的人,我要感谢你们随着阅读走完这篇故事。

特别感谢我的朋友Miamaha,她创造了如此令人惊叹的人物和故事,而且激励我去写了这个。没有她的洞察力,没有她的帮助我写不出这些。谢谢您。:)

魔法师T_T  站务 #1
回复 第四部分:真相、和解

剧情足够简单粗暴,反抗家暴以及父子互相谅解的主题,感觉和《都挺好》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惜作者文笔算差强人意吧,剧情实在太直来直去了,角色形象都特别简单。最后当妈的在众马面前爆发的剧情也有点傻。

不过看到家暴者受到惩罚还是过瘾。

另外就是立冬你的翻译水平进步明显啊。对比第一章和最后一章,可以放心两章质量差异非常大的,老实说第一章更像个翻译草稿。立冬继续加把劲!

立冬  独角兽 #2
回复 第四部分:真相、和解

回复#1 @魔法师T_T :

谢谢法师!

这篇文章的原作者是在Miamaha设立的世界观基础上进行创作的二次同人,在写文中多多少少有着原文的影子;由于篇幅比较短,所以(我感觉)作者对人物的形象有刻意地夸大和脸谱化(现实中真的基本不会有闪尘这样的母亲啦,作者在后面确实把闪尘黑到彻底)

不过我想翻译这部作品主要是因为它的题材真的很好(有关于当今父母与子女应当如何建立关系的题材),我从作者写出第一部分的时候就开始追,最后一部分没出来时就提出了翻译申请,因为我觉得可能现在有关父母和家庭教育的问题还是值得深省的。

(看来我要回过头去查查前面的章节了_(:з」∠)_)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