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2:午夜王国

第三十二章:救赎之下 Under her Redemption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16,025 字

publish于 2019-05-13 发表

pageview共 219 人看过

chat共 6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中心广场上,包括独角兽、陆马、天马在内的所有小马都停止了工作……准确的说,他们现在没有任何手头上的工作可以做。他们唯一的行为,便是僵硬地站立在广场之上,用自己那一双又一双眼睛注视着一只绿色的独角兽——天琴。

这只小马正缓缓从广场的边缘处向着高塔的方向走去,受控制的她用自己的魔法稳稳地举着一根细长的连接线。

这根看似不起眼的线条大概有五只小马的长度,它被工作小马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还算比较好看的结。在连接线的两端,分别接着一个黄色金属制成的连通器。

广场上的风很大,带有刺激性气味的空气吹进了天琴的鼻子里,让她忍不住自己的冲动而停下来咳嗽一阵子,然后才能接着向高塔的方向走去。

灵魂的深处,天琴正使着自己吃奶的力气向后用力着,顽强地抵抗着午夜公主让自己的身体向前走的命令。但是很显然,这个行为并没有对她的外在动作产生什么影响,自己的意识就好像与肉体分离,但是却被禁锢在无法冲破的身躯牢笼里一样——而她,与其他小马一样,已经被困在这里九年了。

由于午夜公主和自己子体的意识是共享的,所以她现在所看到的部分画面如同潮水一样涌入到自己的脑海里。天琴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从外围来看,感觉像是坎特洛特的地牢,而在那轮廓的正中央,坐着几只小马,隐约带有着一丝色彩——黄色的、棕色的、蓝色的……

这是反控联盟的小马们,还有博士!天琴兴奋地想着,被控制的小马们通过午夜公主的意识碎片,或多或少已经知道了博士的到来和他所出现的意义,同样的,他们也都清楚现在的反控联盟已经成功到达了存放塔迪斯的房间门口。

只不过有一个该死的混蛋在他们面前挡住通道罢了。

天琴没法控制自己的眼珠子往哪里转,她的头无法控制地下垂着,只能让自己看到地面和一小部分的前方道路。通过影子,她发现自己越来越靠近那座高塔,但是被控制的身体只是以平常的速度机械地向前走罢了。“午夜公主完全可以在这个时候控制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高塔,以全程不超过三分钟的速度将这连接线与高塔系统接通,并终结掉一切。”天琴默默地想着,“但这个时候,她大概把自己的所有主动意识都返回到了自己体内了吧?那么这又是为了什么?午夜公主想要和他们再玩一会儿?想要再折磨折磨他们?绝对不行。”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天琴任由自己的身体缓步向前走着,自己的灵魂则在身体的牢笼中祈祷着反控联盟的平安。或许她没有意识到,但是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她自己,甚至不仅仅是小马镇中的居民正在自己的内心中祈祷,而是整个小马国举国上下的所有小马,男女老少,天马、独角兽和陆马,甚至不止于小马,还有相继被控制的斑马、一小部分的龙族、狮鹫、牦牛……所有生灵都在凝聚着自己内心的力量。它们在午夜公主已经建立完全的意识树的最末梢处一起震动着,一下、接着一下,好像是自然界最为隐蔽的奏鸣曲,它们逐渐形成了意识上的共振……

 

---------------------------------------------

 

“我承认我们低估你了,”余晖咬着牙看着前面如同一个从天而降的神灵一样的午夜公主,说道,“我就知道一切都没有这么简单……”

在她的旁边,博士和崔克西也站了起来,在爆炸之前跳到不远处的可爱军团也缓缓走了过来。六只马站成一团,死死地盯着午夜公主那闪耀着王者般光辉的身躯。

“哈?这还用说?你们的确低估我了。”完全不知廉耻地,这只粉色的小马摇了摇头,用略微粗沉了的萍琪派声音说道,她的鬃毛随着她脑袋的摇摆而跟着在空中飘动着,“我在那五只和谐之元小马的体内的演技堪称完美,难道不是吗……呵呵~不要这么看我啦,你知道的,这几年来几乎没有任何一队生物能够一起注视我。”

“别他娘的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余晖一摆头,射出了一束光线——但那光线的力量由于之前的战斗已经十分虚弱了。尽管如此,当小马们看到午夜公主仅仅是举起自己其中一只发光的翅膀,并且轻松一挡,那射线就被轻松地拦截下时,还是感到大吃一惊。

“让我回忆回忆,啊!最近的一次大概是在四年前,我只身前往狮鹫国的时候。成千上万的狮鹫难得一遇地联手想要反抗我!想象一下,这一个混乱而又无秩序的国家,竟然可以做到这一点!啊!狮鹫一起用那种典型的无助却充满愤怒的眼神盯着我……当时那个场面着实可以说是很壮观了,难道不是么?”粉色的天角兽继续自己说着自己的话,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实话讲,他们那样子看着我,让我感觉很不错~虽然说他们的这种眼神没能持续多久——你知道的,对我说了话的狮鹫统统纳入我的意识之下,成为我的力量源泉,而那些顽固不化的沉默者,我就……”

她张开了自己的翅膀,接着做出了一个将什么不起眼的垃圾从自己的前方扫到旁边的动作:“……我就随性把他们给除掉了。”

“除掉了……?”绽放忽然从其它马身后走了出来,死死地看着面前的“公主”,就像看着什么魑魅魍魉一样。疾驰看到了她的动作之后,走到她旁边伸出了一只翅膀挡住了她的脸,示意她不要向前走,也不要对午夜公主说话。

显然,绽放没有在意那翅膀,而是举起了一只前蹄,把挡住自己视野的橙色翅膀给扒拉了下来,张开嘴:“你的意思是……你把他们给杀了?”

“飞板璐——或者说是……疾驰?”午夜公主首先没有回复绽放的话,而是看着她旁边的天马,劝说语气似的说道,“嘿嘿,你说说你,干嘛把翅膀抬起来啊?欸,你知道你没有必要表现得那么紧张……你放心,我发誓,我是不会控制你们的,我发……萍琪毒誓……我的意思是,至少现在不会~”

说完这一通话后,疾驰看起来被午夜公主的语气激怒了,她有点颤抖,但是却无话可说。她只得跺跺脚,不过最后还是把翅膀放了下来。

“乖孩子。然后,小萍花……绽放,是时候让我回答你的问题了。”午夜公主点了点头,微笑着转头看向了那只陆马,“没错,反正那群家伙顽固地无可救药。即使他们被我控制,也还不如永远解脱。我这是在牺牲我自己的好处而去帮助他们。”

“你?牺牲你的好处?!帮助他们?!就你?!!我……”绽放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引燃的苹果炸弹,暴怒地吼道,接着她一步跨开步子向前冲了过去。

但是这一次是甜穗在她面前放了一个盾,阻止她继续向前跑去。绽放一边悲愤地叫喊着,一边使出了浑身解数用自己的蹄子锤着甜穗的护盾。她喊着喊着,声音便逐渐颤抖了起来,接着她双蹄死死地按着护盾的壁,顺着护盾内壁滑了下来,蜷缩在地上抽泣着。

“嚯……”午夜公主看起来有一些惊讶——这个神态被博士捕捉到了——她说道,“我以为狮鹫这个和小马八竿子打不着的种族与你们是互相敌对的关系。我的意思是,有一只狮鹫甚至来小马镇找过你们的麻烦,她叫什么……吉尔达?”

午夜公主的眼神忽然有一些涣散,自己眼眶周围的火焰好像消失了一瞬间,但又接着燃烧了起来:“你们为什么,会对这种失败的种族……这种生物……产生感情?”

但是没有马回答她。甜穗和疾驰跑到绽放旁边扶起了她,而崔克西则默默地注视着可爱军团,不过余晖和博士还在继续盯着午夜公主。博士对午夜公主在那一瞬间产生的涣散的情感十分感兴趣,而余晖注视午夜公主的目的则和博士有些差异……

“好机会!”看到午夜公主的神态有些迷离,余晖如同踩在紧紧压住的弹簧上一样跳了起来,接着从自己的独角内发出了一颗蓄力已久的巨大金色光球,径直朝着午夜公主的脑袋冲了过去。出人意料的是,午夜公主却基本没有反应过来这颗光球的出现,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思想意识之中,从而直接被余晖烁烁的光球击中自己的头部。

光球在击中午夜公主的脑袋后瞬间炸裂了开,震耳欲聋的响声充斥了整个地牢,金色的光芒四处飞溅,迸发出火花如同烟火一样绽放开来。

随着午夜公主的一声尖叫,那粉色的身躯直接被击飞到了不远处连接这个房间与关放塔迪斯的房间的墙壁上,强烈的冲击力激活了量子非流体屏障。随着蜂窝状光芒的出现,那天角兽如同被黏住了一样挂在了屏障上,受着持续的猛烈的热浪——甚至有电击,因为她就如同触电了一样在屏障上抖动不止。

由于高负荷的运转,在屏障上频频出现了金黄色的闪电和烟雾,让地牢里的景色就像是一个不停地落着闪电的夜晚。这刺眼的光芒闪得她前方不远处的六只小马用手臂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余晖更是如此,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做到将那强大的天角兽直接击到墙壁上的。

午夜公主痛苦地吼叫着,但是很快便反应过来并使出浑身解数开启了自己独有的魔法,关闭了量子非流体屏障。地牢中的一切忽然都安静了下来,小马周围的环境也变回一片灰暗。

午夜公主僵硬的身躯从半空中落了下来,接着掉到了小马面前门口的地板上,黑色的烟雾从她的身体上缓缓上升,好像她全身都已经被烧焦了一样。

余晖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这只天角兽,其他反控联盟的小马——包括博士——都用着同样的眼神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只黄色的独角兽。

“你是怎么……做到的?”崔克西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盟长,似乎在确保自己眼前的家伙不是假的,自己也不是在做梦。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余晖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仍然死死地盯着前面的午夜公主,说道,“好像……在午夜公主没有专注于战斗的时候,她的力量就下降了……下降了不少……”

“她动了!”

随着可爱军团三只小马的同时叫喊,剩下的小马齐刷刷地把头转向午夜公主所在的位置,那天角兽在地面上颤抖了一阵子,接着甩了甩自己的鬃毛,并缓缓举出了自己的两只前蹄,颤抖着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她的鬃毛混乱不堪,已经不再飘荡了,很大一部分都悬挂在自己的面前,遮挡住了自己的脸。她的脑袋、独角和鬃毛的前半部分都被刚才余晖魔法的爆炸崩得发黑,这种颜色让小马们想到了烤肉的色泽。

小马们只言不语,整个地牢里只有来自午夜公主身体缓缓移动的嘎吱声,和一点液体蒸发的嘶嘶声,这些可怕的声音让反控联盟的成员们感到一阵胆寒。他们默默地注视着前面披头散发的午夜公主。

他们就这么保持在了这个状态,保持了大约十几秒钟。

忽然,午夜公主咳嗽了几声,那清脆的嗓音在地牢里缭绕着,久久没有淡去。她的身体在咳嗽的时候上下剧烈起伏,从她的身体上抖落下了不少灰尘。

紧接着,从遮盖住她大半部分脸庞的鬃毛空隙中,一对奇怪的、什么闪亮的东西倏然出现,如同一把火焰一样点亮了午夜公主的脸——那是她的双眼。

睁开了眼睛,午夜公主的双瞳已经消失,整个眼球发着强烈的白色的光芒,如同一对手电筒一样照亮了地牢里的一大片区域。

看起来……你们几只马很喜欢搞偷袭?”看起来极度镇定的午夜公主突然说话了,她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许多,并且听起来像是两个不同的声部在唱着和音。

小马们看到在她张开嘴巴的时候,她的嘴内也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她现在的声音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富有磁性,而这种奇异的磁性,让小马们感到十分恐惧,“你们……这么做,自己感觉很爽……是吧?

有点条件反射地,余晖和小马们后退了一步,观察着面前的午夜公主。

这只粉色的天角兽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容中夹杂着痛苦和愤怒。

你们想爽一爽,那我就就只能满足你们了!!

“什么……”

崔克西的话刚说到一半,午夜公主便通过一个闪电瞬移到了小马们的面前。同时,她双眼中的光芒忽然化为了金色、蓝色、黄色、白色、橙色和卡其色——这是反控联盟和博士的身体颜色。

“不好!!”余晖烁烁惊呼了一声,接着警告道。

可惜已经晚了,当她看到了午夜公主眼睛上的金色光芒时,自己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暗了下去,化为了一片漆黑……

………

………

余晖烁烁睁开了眼睛。

自己身边还是反控联盟的成员,朋友们面前还是午夜公主,那可怕的发光双眼仍然在盯着他们……

她动了动自己的蹄子。

……但是他们并没有被控制。

“什么?”

余晖听到了午夜公主的自言自语。

“什么?!”

现在所有小马都动了起来——他们被午夜公主的嗓音吓到,接着接连后退了好几步。

什么?!!

“什么什么?!”疾驰没有耐心地问道。

为什么我没法控制你们了?!

小马们互相看了一眼,神态中尽显震惊。

不过博士发现了什么不对劲。他走上前来,指了指午夜公主的双眼:“看!”

只见午夜公主不停地重新尝试,反控联盟小马们的体色光芒连续不断地出现着。但是每当这些光芒消失后,一道粉色的、嫩嫩的光芒在午夜公主双眼中闪现了一遍。

“粉色的光芒?”小萍花注视着午夜公主,看起来疑惑不解,“这不是午夜公主的颜色吗?”

而余晖否认了她:“不……”

“啊咧?”

“这是萍琪派的颜色。”这只金色独角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午夜公主体内的萍琪派阻止了她控制我们。”

但是这不可能啊!”午夜公主恼羞成怒地跺了跺脚,接着再一次尝试控制他们,可惜事实还是如此。

“我也觉得这不太可能……”绽放转头看了看余晖和崔克西,难以置信地说,“她怎么可……”

“午夜公主刚才发过了不控制我们的萍琪毒誓!”恍然大悟地,崔克西突然开口喊道,“萍琪派永远、永远不会打破萍琪毒誓!我想这一点激发了萍琪派的本能,阻止了午夜公主控制我们!”

“虽然自己被控制了九年,但是萍琪仍然没有放弃希望。”甜穗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轻轻地说,“自始至终,萍琪其实一直都在这里啊……”

啊!真的该死!”可是好景不长,午夜公主立刻打断了甜穗的话,并且后退了几步,愤怒地吼道,“早知如此,我不如……

在说到自己的话语的一半时,午夜公主忽然从自己的位置消失了,好像自己从这个世界中被抹去了一样。小马们感到上方发出了粉色的亮光,抬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毫无预兆地瞬移到了地牢的半空中,并张开了自己的嘴巴,用一种如同能够穿透小马心灵的长枪一般的声音嘶叫着。然后,她的独角发出了刺眼的光芒,接着从其顶端发射出了一股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巨大光波。

那股光波混合着各种不同的颜色,有红、有黄、有蓝、有绿、有紫,它就像一道直直的彩虹,只不过颜色的分布十分混乱,交织在一起,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美感——这光波让反控联盟的小马们联想到了许多事物——有陆马的强力、有天马的迅捷、也有独角兽和天角兽的魔力、有龙族的火焰、也有幻形灵的虚空。这明明就是一束融合了这颗星球上许多已经被控制的不同生物的力量的攻击,朝着地牢正前方的余晖烁烁射了过去。

甜穗和崔克西迅速跑到了余晖旁边,三只小马共同生成了一个由蓝色、绿色和金色组合而成的坚固的护盾,艰难地抵挡住了光线。但是两者力量还是过于悬殊,裂缝立刻出现在了她们的护盾之上,三只小马也被冲击力往后推了好几米。

我的意识已经与高塔建立了连接,一旦建造完成,就可以从我的独角中发射出控制这颗星球所有的光线!尽管如此,现在我已经不在意是否能够控制你们了!”用与刚才吼叫时一样刺耳的声音,午夜公主用震耳欲聋的声音喊道,“我现在的唯一任务,就是彻底地干掉你们这群我不想再看见第二次的混账!!

疾驰忽然从地面上弹了起来,疯狂摆动着自己的翅膀,摆动速度之快,她感到自己的铁翼都好像快要着火了。她加到自己的最快速度,瞬息之间飞到了午夜公主的脸前,但没有料到她在此之前就已经把头转向了自己,并从嘴中发出了一股白色的光芒,如同胶水一样迅速黏住了快速飞行的疾驰,并一甩头,像甩自己嘴里嚼完的口香糖一样把她扔到了地面上,博士和绽放赶忙跑了过去把疾驰扶了起来。

“她实在是太强大了!!”崔克西仍然硬着头皮保持着盾牌的稳定,而自己的蹄子则被压得被迫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到现在,我们已经不知道超出最坏情况多少分钟了,再僵持下去,恐怕……”甜穗的脑袋上已经流出了不少汗水,她对旁边的余晖喊道,生怕自己的声音被光线和护盾的摩擦声淹没。

“不要说话!”余晖咬牙切齿地说,她死死地闭着眼睛,看起来正在很努力地加固自己的护盾,“不论怎么说,我们都得先挺过这一波……”

崔克西抬起头来,瞟了一眼牢房上方的午夜公主,她看起来丝毫不慌张,身体在半空中悬浮着,丝毫没有颤抖或是飘动,她的力量好像永远不会取尽。显然,她拥有所有小马——还包括不少外族生物——的力量,不管其力量能否被用尽,但要午夜公主对付她面前的三只小马,简直可以说是绰绰有余。

但是我们挺不过去!”崔克西看完后,转过头对着余晖紧张地喊道,“午夜公主的意识分散在所有被她控制的生物体内,他们都会看到这一幕……如果我们没能成功,一切都将会结束,我们会让他们……会让他们失望的!!”

她继续喊道,她看到余晖没有作出什么反应,于是又重新抬头看向了午夜公主,她的眼睛浸着悔恨的泪水:“当初就是在这里,在这个地牢中,和谐元素的五只小马们成功救出了我。而如果我没能成功……一切都会因为我的失败而被终结……我将会成为这个世界永久落入午夜公主的掌控下的罪魁!”

“没有任何小马会指责你,崔克西!”余晖闭着眼睛,听到崔克西绝望的声音之后,同样感到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一丝撼动,“如果我们……不管怎么样,午夜公主的力量也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东西!!”

“我们已经从九年前坚持到了现在,来到了这一步,难道不是吗?!”甜穗尖声喊道,她转头看着崔克西,而自己的魔法仍然在使用着,“在所有小马看来,我们已经做到了他们曾经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崔克西摇着头,喊叫着加固了自己的魔法——冲击波导致的反作用力让她感到自己的脑袋快要裂开了。“……但是……”她磕磕巴巴地说道,眼泪又不争气地从这只看似很坚强,但事实则很敏感的小马脸上流了下来,在她那蓝色的皮肤上形成了两道深蓝色的直线,接着从她的下巴上落了下来。

…………

但是99%依旧不是100%,缺了一度角的扇形终究不会是圆。这也一样,我们在这里失败,依旧不是成功……如果我们没能达到胜利这个目标,那么九年前牺牲了自己朋友们的救援,还会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

崔克西忽然感到那从午夜公主独角上的光线强度减弱了一分……

……接着,那光芒又增强了

整个过程大约只持续了不到半秒,但是敏锐的独角兽察觉到了这一变化

她立刻停止了思考,随即抬起头来盯着那只一直发射着光束的天角兽

一切似乎在这一个瞬间安静了下来,三只小马使用魔法的声音在眨眼之间消失了、护盾和光线相撞的声音消失了、甚至连自己大脑内的耳鸣声也越来越小

崔克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切又在某一个瞬间忽然变得黯淡了下来,原本被午夜公主的光线点亮的地牢越来越暗、越来越暗。时间流逝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小马们鬃毛在冲击下飘动的频率越来越缓慢,光的移动速度似乎也慢了下来,崔克西几乎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光从不远处午夜公主的独角发出,并冲向自己的护盾的全过程

很快,这里就几乎变成了一片漆黑,在这之中,崔克西只能看到自己身旁的朋友和对面午夜公主的轮廓,和高能射线幽幽的光芒

突然,蓝色的独角兽看到了什么模糊而又明显的东西,是一团彩虹色的光球。那光球从午夜公主的独角中如同地鼠钻洞一样钻了出来,并缓缓向午夜公主的前上方飘去。它的光芒相对于地牢中的其他暗下来的物体要亮数十倍,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夜空中不断闪烁眨眼的明星

崔克西不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她对于它的忽然出现甚至有一些害怕

“崔克西!”

她听到了什么声音

那是一只小马的喊声,它在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那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进入了崔克西的双耳。她没能在那一瞬间确定这声音是谁的,但是她清楚,那喊声,自己十分熟悉

“崔克西!”

那声音又出现了,这一次,崔克西定位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确定了音色、并发现了各种细节

那声音正是从自己面前,午夜公主头顶上那颗耀眼光球上传来的

那声音确实令崔克西很熟悉,因为那正是暮光闪闪的声音

“暮暮?!”

她用尽自己的全力,朝着那光球的方向喊道——接着她看向旁边的两只小马,后两者仍然咬着牙闭着眼顶着头顶上的光线,她很确定旁边的两只小马没有看到或听到自己的行为和声音,她甚至不确定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不是客观的现实

“崔克西!”

那声音又传来了,暮光听起来只是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催促着自己、召唤着自己罢了

但是她是在召唤自己去哪里呢?

崔克西咬着牙,看了看自己两侧的朋友,接着又死死地盯着那光球

忽然,有另外的什么声音进入了自己的双耳

“崔克西!”

暮光的声音…

“反控联盟!”

小蝶的声音…

“余晖烁烁!”

萍琪派的声音…

“甜贝儿!”

瑞瑞的声音…

“小萍花!”

苹果杰克的声音…

“飞板璐!”

云宝的声音…

越来越多的声音传入了崔克西的脑袋,那不仅仅是暮暮的,还有她的五个好友的、小马镇其他小马的、甚至还有塞拉斯缇娅和露娜的皇家坎特洛特喊声、以及来自水晶帝国的韵律公主的声音……还有所有生长在这片土地的小马——不,不仅是小马,还有一些更加低沉的声音,可能是龙、牦牛,还有一些相对更加刺耳的声音,可能是幻形灵、狮鹫;甚至有一些她听不懂的喊叫声,可能是永恒自由森林的所有被控制的生物:熊蜂、蛇、老虎、豹子、甚至还有那只让自己在众马面前出丑的小星座熊!

“他们,所有小马,所有生物,不论我们曾为敌还是为友,难道不都是在这里默默地看着我们,为我们加油的吗?

他们,都在为我们默默地祈祷祝福……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失败?

哪怕……这代表着我必须要……”

……………………

忽然,崔克西的眼睛中如同被那颗光球所投射了一般散发出了彩虹色的光芒,她的目光看起来就像是矿石经过了一番纯炼后那样闪亮。

在她的旁边,余晖转头看到了这只蓝色小马微妙的变化:“崔克西?”

崔克西没有回话,出乎所有小马意料的事情就在此时发生了。

这只蓝色的独角兽忽然停止使用了自己的护盾魔法,这让她旁边的两只小马感到压力骤然增加。那原本就离她们不远的护盾立刻又被推近了一两米,就快要碰到小马们的头顶了。

“崔克西!你在干什……”没有等旁边的疾驰说完自己的话,崔克西便再次出马意料地从地面上猛地跳了起来,并毫不犹豫地使用了自己的魔法将自己悬浮在空中。

地牢里的所有小马——包括午夜公主——都匪夷所思地盯着这只小马自己托着自己,在粉色的光球之中,径直地朝着午夜公主正前方的天花板上冲了过去。

“你要去哪?!”余晖瞪大了眼睛,她的双眼看着崔克西,着急地吼道,“你往那里飞干什么!”她的视线转到了崔克西所飞往的方向。那里只是一处普通的天花板而已,而且距离午夜公主很近,十分危险,除了……那悬浮在空中的、好像还在微微颤动的……一颗……奇怪的彩虹色光球?

没有等她思考完,崔克西就已经伸出了自己的一只前蹄,触碰到了那颗光球。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小马们无法清楚地用简单的几句话描述出来。但是从大概来讲,就是当崔克西与那光球接触时,那光球就如同被崔克西吸收了一样钻入了她的体内。

众马——甚至崔克西在刚才的状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那光球的身后其实还有一道细长的发着光芒的拖尾,那拖尾直接连接了光球与午夜公主的独角。

也就是说,当那颗光球吸收进崔克西的体内时,就连带着那拖尾一起朝着崔克西的蹄子被拉了过去,那拖尾形成的光束就像一长串链条,从午夜公主的脑袋中抽了出来,一点、又一点、又一点,那光束越来越亮,已经能很清晰地看到其发着彩虹光芒的颜色,它被抽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崔克西两只眼睛瞪着那彩虹色的光束进入自己的体内,她的身体十分僵硬,但是却以光束进入自己身体的频率不住地颤动着,她粉色的双眼好像越来越亮——正如午夜公主此时的眼睛一样。这只粉色的天角兽似乎也发现了什么问题,她向上看去,发现了自己独角上被抽出的光束。

“什么?!我的魔法力量!!”大吼了一声,午夜公主收回了自己独角中发射出的被余晖和甜穗艰难顶住的光束——让她们立刻放松了下来,瘫在了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接着这只慌张的天角兽快速伸出了自己的前蹄,想要“抓住”那从自己独角中被抽出的光束,并把它当做一根真正的绳子一样拉回来。而事与愿违,自己的蹄子直接穿过了那光束,后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如同喷射出的水流一样从午夜公主的身体中流出。

不!你们给我回来!!”她声嘶力竭地吼道,声音震耳欲聋。

相反的,崔克西的全身已经逐渐开始发散出蓝色和粉色的光芒,她的魔术师帽和魔术师斗篷在空中飘动着,她的鬃毛也开始微微在空中摇动——看起来就像曾经的塞拉斯缇娅公主、露娜公主和现今的午夜公主那样。

“崔克西正在吸收午夜公主的力量!”甜穗从地上抬起头来,深呼吸着,然后大喊道,“她的力量正在以指数形式增强!”

“她是……她是……怎么做到的?”余晖烁烁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盯着空中的小马期期艾艾地说,“更重要的是,她……她是怎么知道那光球……”

啊,啊!!”恼羞成怒地,午夜公主大吼道,接着她将计就计,从自己的独角中全力射出了一束强大的光线。那光线与崔克西那用来悬浮自己的光球相撞,将崔克西向后推了数十米,连接崔克西身体和午夜公主独角的光芒就在这时如同过度伸长的橡皮筋一样断裂开来。

“午夜公主!”看着天空中摆动着翅膀,双蹄捂着自己脸庞的午夜公主,和她面前的空中悬浮着的崔克西,地面上的博士喊道,“你毫无预兆地从你的星球上下来,没有理由地控制了一个又一个无辜的生灵,并在多年的时间内毁坏了他们的家园、破坏了他们世界的和谐!”

这只地面上的棕色陆马指向了崔克西:“现在,他们又回来了。就在这只小马的身体里,融合着不同种族之间的友谊和团结的力量!你的审判时刻已经到了!”

“呵呵……”出人意料的,午夜公主却咯咯地笑了起来,她捂住自己脸的双蹄放开了,露出了自己仍然发射着彩虹色光芒和火焰般亮光的双眸,“实话讲,小马们真有趣,也挺聪明。被我控制的子体们,他们通过同时思考一件事情而在我的意识内产生共振,这让我的能量发生了小幅度的逸出,并且被崔克西抓住了机会。不过……你们以为我会没有什么后备方案,就和一个白痴一样和你们对挑吗?!

“这话是什么意思?!”疾驰再次展开了翅膀,对着头顶上的公主喊道。

“我知道了……”博士捂住了疾驰的嘴,他的大脑中回忆着什么东西,他有些担心地说,“我们忘记了一个关键性的的要点。”

“是什么?”疾驰还没问完,午夜公主便开口再次打断了她。

“确实,你们口中所谓的‘不同种族团结一心’的力量不容我小觑,但是外族的出现永远都只会使一个群体变得更加懦弱!你们所说的一切套话,终究还是比不过让单单的一个生物——比如我——去操控一切力量!”再次回到了她曾经拐弯抹角的态度,午夜公主喊道,“在镇中心的高塔中,蕴含着我从这里夺来的三分之一的力量。我说过,我已经和它取得了连接。”

午夜公主转头看向了崔克西,那只通体发散着蓝色光芒的、体内蕴含这个世界里不少生物力量的独角兽:“在你……可悲的小马崔克西,夺走了我的将近一半的力量时,我及时阻断了你的行动,并立刻启用我自己与小马镇中心高塔的链接,吸收我在高塔中储存的能量!

“也就是说……”博士转头看向了旁边的疾驰和绽放,说道,“……现在午夜公主还拥有……”

还拥有三分之二的力量,比你这只蓝色独角兽的力量多了一倍!”午夜公主接下了博士的话,“博士,我的老朋友,我都差点忘记了你的存在了。”

粉色的天角兽用自己闪耀的双眼看着博士:“在许久以前,你是我垂涎的目标,你所拥有的知识、你的力量、你的回忆,我现在依旧记忆清晰……”她上下摆动着自己的翅膀,在她的两边产生了不小的气流。“可惜了,因为如今,你脑子里的那点力量对我不值一提!

说完,她便再次使用了自己的魔法,三颗金色的巨大光球出现在了她的背后,接着她控制那些光球冲向博士。

“你休想!”这时,一直以来都处于沉默状态的崔克西忽然喊道,她一个瞬移来到了博士的正前方,创造了一个蓝色的坚固护盾,抵挡住了午夜公主的第一颗球。接着,她消除了自己的护盾,一甩头从独角中发出了一束弯曲的如同皮鞭一般的光线,径直地切开了第二颗光球。毫不犹豫地,崔克西转过头去发射了另一束蓝白色的光线,那光线与第三颗光球相撞,在爆炸中抵消。

“呵,秀得不赖嘛。”午夜公主悬浮在空中,有些欣赏地看着崔克西在空中抵消所有光球的身姿,“耍酷耍够了?可惜,你们和我玩不了多久了。”

“什么意思?”余晖站在崔克西身后喊道。反控联盟的小马们和博士已经在这只蓝色独角兽后面的地面上聚集了起来。

“我可不是那种死于话多的反派,傻瓜。”再次启用了萍琪派的声线,午夜公主转头望向第四面墙,接着调侃道,“在我意识到崔克西开始吸收我的力量时,我便命令了你们的一个朋友加快了她的速度。我认为,大概……一分钟左右,他们就能建好这座高塔,届时,一切都会结束。”

“什么?!!”崔克西背后的小马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此时此刻,被命令加快速度的天琴快步走入了电梯,接着转身按下了顶层的按钮。

--“时间不多了,反控联盟。”她默默地想着,额头上流下了担忧的汗水。

 

“可是你知道吗?我亲爱的公主殿下。”一反往常地,崔克西这个时候显得异常平静,她笑了笑,接着抬头望向地牢顶部的天角兽,“你不是唯一一只拥有后备计划的小马。”

说着,还没有等午夜公主发问,崔克西便缓缓转过头去。她紧紧闭着嘴巴,默默地注视着身后的小马们——他们之中绝大部分都是同自己相处了九年的伙伴。

“什么?你在说啥?”她听见午夜公主在自己背后喊道,但是自己却对其毫不理睬。

她看着疑惑地盯着自己的朋友们,张开了嘴巴,无言地用口型说出了一个字。

“跑。”

没有等自己的朋友们反应过来,她便一个瞬移来到了地牢的一端,那通往存放塔迪斯的房间的门前的半空中。二话不说地,崔克西从自己的独角中射出了一束能与午夜公主之前攻击他们时所发出的光线相媲美的攻击波。那光波如同燃烧着蓝色火焰一般,从这只独角兽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午夜公主见况,立刻召唤出了一个彩虹色的护盾,挡住了崔克西的攻击。

地面上,仍然站在原处的五只小马没有任何反应,他们齐刷刷地盯着崔克西,后者在发出攻击波的同时转过头来,朝她们瞪了瞪眼睛。

“看到崔克西刚才说什么了吗?”余晖转头看向自己的朋友们,接着命令道,“跑!”

听到盟长的口令,小马们一同向着崔克西身后的大门方向跑去。

“什……什么?!”午夜公主看到了地面上小马们的行为,有些慌张地喊道,“停下来!”说完,她从自己的独角中发散出了另一束弯曲的彩虹色能量束,绕过了自己的护盾,冲着向大门跑去的小马们。但是眼疾手快的余晖发现了这能量束,一个转身便从自己的独角中射出了血红色的光束,与其在空中碰撞,产生了剧烈爆炸。在使用着自己魔法的同时,余晖缓缓向后退着,继续接近着大门。

我还有另一个后备计划!!”有些孤注一掷地,午夜公主用自己已经有些嘶哑的声音吼道,“我会用和谐之元的力量毁灭你们!!

“你想多了!!”余晖后退着,同时使用了扩音魔法才让自己的声音不被对波的轰鸣声所淹没,“我们就是来捍卫世界和谐的!你怎么可能会用和谐的力量来攻击我们呢?!”

“无序之所以会被你用和谐之元打败,仅仅是因为他的本质是混沌,这是他没有办法的事情。”崔克西笑着,眨了眨自己发着白色光芒的双眼,说道,“而你拿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顶层已经到了。

--天琴小跑着从电梯里出来,在她面前不远处的楼梯上,那颗中心铁球毅然立在放置平台之上,自己托举的连接线只要用简易的魔法与其焊接上,然后再走下楼梯,打开电梯旁边控制高塔的开关,控制波就将会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传到远处的坎特洛特,反控联盟的任务也将被宣告正式失败。

--“现在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了,朋友们。”天琴死死地瞪着那颗铁球,好像自己的视线能将其震碎一样。“我们要相信奇迹,相信希望。”

--她默默地想着,就像自己的思想可以传到联盟小马们的耳朵里一样。

--实际上,不仅仅是她,所有被控制的小马的所思所想,都进入了崔克西的大脑之中……

 

博士赶到了铁门的门口,他感到自己的双耳已经要被崔克西和午夜公主的光束相遇产生的爆炸声震向失聪的边缘。“正如我刚才所说,我已经破解这铁门,那么……”博士迅速拿出了自己的音速起子,叼在嘴里习惯性地在铁门上扫着。

你们不要妄想……”午夜公主使用了自己的全力,再次从独角中发射出了数条能量光束,全部朝着余晖、甜穗、疾驰、绽放和博士的方向射了过去。余晖增加自己的魔法力度,挡住了不少能量光束,甜穗也站了出来,用宝石护盾抵挡着能量束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

午夜公主已经没有多余的魔法可以用来瞬移,而一旦自己收起护盾,那拥有可怕强度的光线就会瞬间击中她。于是她大声嘶吼着,疯狂摆动着自己的翅膀,将自己的身体向前拱着,想要更加靠近那些小马们。但是崔克西没有给她任何一个机会,蓝色的独角兽咬住了自己的牙齿,继续用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发射着她的激光,自己的力度让她的下颚都开始随之振动。不过午夜公主与崔克西、余晖和甜穗的力量还是拥有着差距,她们两只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博士扫描着铁门上的独角孔。开始起作用了!音速起子所扫过的地方,形成复杂图案的机械凹槽开始闪烁出彩虹色的光芒,大门正在解锁。

 

--天琴跑上了楼梯,走到了那铁球面前。

--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小马镇广场,下面站立着成百上千的小马们,他们都在盯着自己进行操作。

--她将那根连接线拿了下来,接着找到了连接线的其中一端——一个在光线下散发着金色光芒的金属连通器。

--绿色的独角兽在错综复杂的电网里找到了上一段连接线,并将其和自己拿着的铁制线段连接了起来。

--然后,她取下了旁边铁架台上的一个黏合器,使用魔法,尝试将两段连接线融合起来。

 

       “崔克西!!”余晖已经慢步后退到了大门的位置,她看着头顶上发射着光芒的蓝色独角兽,大声喊道,“大门马上就要解开了!你得想办法下来,进入这扇门!我们一起走!!”

“不了。”出乎寻常地,崔克西拒绝了余晖的要求,她转过了头来,看着自己。余晖惊奇地发现,这只蓝色独角兽的眼已经红了,眼眶中浸满了泪水。

“对不起,余晖。”崔克西道歉着说。

“什么?!”余晖转头瞥了一眼身后:博士正一点一点地将这大门解开,然后她把脑袋转了回来,死死地盯着崔克西,“你在说什么呢?!!

“我无法和你们一起离开这里。”崔克西注视着那只金色的独角兽,说道,“午夜公主太强大了,一旦我停止这光线,她是不会让我……或者我们……有足够时间来到下一个房间、并进入塔迪斯的。”

我们可以锁上这扇门!还有量子非流体屏障呢,对不对!”余晖现在简直是在大吼,“她解开门上的锁也需要一点时间的!!赶紧走啊!!

“门开了!”自己身后,博士、绽放和疾驰的声音传来了。但是当他们看到崔克西和余晖之后都呆住了。

“午夜公主可以随意控制屏障的开关,难道不是吗?”崔克西反问道,她忽然痛苦地低吼了一声,因为午夜公主解除了攻击其他小马的能量束,把更多力量放在了与崔克西对峙的护盾之上,“虽然我现在拥有了午夜公主三分之一的力量,也能够勉强控制这屏障,但是午夜公主还是有能力在解除屏障的空隙时间摧毁这堵墙,从而阻止我们的计划的。”

“我……”余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接着慌张地四处看了看,“不行……不行,我们的计划……我们的计划是所有小马都能离开这里,这不该是这样的!!错了,这一切都错了!!

“快点!我们没有时间了!!”绽放看着余晖和崔克西,她显然没有听到她们俩的对话。

“除非……”崔克西好像忽然灵机一动,她看着余晖的眼睛,说道,“还有一种办法……能让她无法摧毁这堵墙。”她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什么?”

 

--天琴焊接好了连接线的其中一端,毫不犹豫地开始焊接另一端——也就是连接铁球的这一段。

 

“暮暮她们,曾经在九年前救了我……”崔克西睁开了眼睛,她深呼吸着,气力看起来有些不足,但是这足以让她继续消耗自己的所有能量撑着午夜公主的反抗了,“但是她们却没有得以离开这里,这件事情让我责备了自己九年。”

我知道!我知道!!崔克西,让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余晖几乎已经哭出声来了,她使用魔法,红色的光芒围绕着崔克西,但是她却怎么也拽不动这只独角兽,反倒让自己跌倒在门口几只小马的身子之下。那几只小马似乎听出来了她们之间的对话,全都难以置信地盯着崔克西。相反地,崔克西十分温柔地注视着他们——虽然她正在使用自己的全力拖住午夜公主。

“而在如今,我拥有了一个救赎的机会,让这个世界永远摆脱午夜公主的控制,同时可以让我永远摆脱我的自责。”崔克西说着,瞥了一眼午夜公主,后者仍然努力地向着崔克西的方向移动着,两只马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五米。那只粉色天角兽的表情看起来好像她这辈子都没有使用过这么大的力气。

“什么机会?”余晖抬起了头,转过身去问道,她的声音小了下来,好像她绝望地明白了崔克西的动机。

没有回答,崔克西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朋友们,泪水流了下来。

“谢谢你们的陪伴。”她闭上了眼睛,身体有些颤抖,“余晖,永远、永远不要放弃。一定要坚持下去,拯救这个世界啊!”

没有等自己的朋友们问自己任何问题,崔克西便回头看向午夜公主。

“反控联盟,替我向九年之前的崔克西问好。”崔克西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她还是坚持说出来了这一句话,“有机会的话……我们再见……”

忽然,她停止使用了自己的魔法,一切光束就在一瞬之间消失。仍然在使用着自己的力量向前努的午夜公主失去了依靠,猛地朝着崔克西的方向冲了过来。没有等午夜公主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崔克西便再次使用自己所能使用的最强大的魔法,一下子瞬移到了午夜公主的身后,用巨大的魔法罩罩住了自己和那只粉色的天角兽。随即,她从背后死死地抱住了午夜公主,接着借助午夜公主身上的惯性和自己的魔法,向着开启了量子非流体屏障的墙壁瞬移了过去。

这一番景象让一幕回忆突然出现在了小马们的脑海中:

“这是量子非流体屏障,”他们刚刚来到地牢中,当博士检测完这奇怪的墙壁时,说道,“如果独角兽想要瞬移过去,就相当于在零的时间让屏障内承受无限的冲击力,后果会不堪设想。”

抱住了午夜公主的崔克西在一瞬间消失在原来的位置,转而又在下一个瞬间出现在了小马们头顶上的量子非流体屏障之上。这一次,红色的蜂窝状光芒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耀眼,耀眼数倍、百倍、甚至千倍。强大到难以想象的超高压电流在一瞬间穿过了崔克西和午夜公主的身体。滋滋声和闪电的光芒让小马们捂住了眼睛和耳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午夜公主痛苦的嘶吼声震彻了整个地牢,而崔克西则死死地闭着眼睛,咬着牙齿,她的泪水似乎在滴下自己的下巴的一瞬间就被极度强大的能量蒸发掉了。

崔克西!!!”余晖没有捂眼睛遮耳朵,而是声嘶力竭地对着墙壁上受到可怕电击的两只小马喊道。

“屏障超负荷了!!”博士大吼道,他惊恐地看着这屏障上的六边形图案扭曲着、放电着、怒吼着。“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否则我们就得吃一发洲际导弹级别的爆炸!!”

说完,博士抓住了旁边的绽放和疾驰,而甜穗则一把用魔法托起了在地面上呆住的余晖,五只小马飞也似地跑进了下一个房间。


      --焊接好了连接线,天琴转身走下了楼梯,小跑向了电梯旁边的按钮。

 

塔迪斯正端立在房间内,就在小马们面前十余米开外的地方。

在亡命的奔跑中,博士叼着音速起子的嘴歪了一歪,将音速起子的尖端对准了塔迪斯的大门,接着使劲咬了下去。

刺耳的声音从起子上发了出来,塔迪斯的大门随之打开,里面传来了塔迪斯内部灯的黄色光芒。

 

--天琴走到了电梯面前,用自己颤抖的前蹄按下了那巨大的红色按钮。

--铁球的小孔发出了粉色的光芒,一种诡异的冲击波在同时穿过了天琴的身体,以光速朝着坎特洛特飞去。

 

量子非流体屏障无法继续承受过载的压力,在午夜公主的吼叫声中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奔跑的小马们一跃跳向了塔迪斯的大门,一股炙热的浪潮席卷了过来,几乎要将他们的皮肤和鬃毛烧着。

余晖被甜穗的魔法扔向塔迪斯的内部。与此同时,她感到一阵奇怪的冲击波进入了自己的大脑,自己的意识如同气体一般好像要在转瞬之间从自己的身体中脱离。

在她彻底昏迷过去之前,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落到了坚硬而又有些发热的地面上,背后有一种奇怪的机械大门关闭的声音。

在坎特洛特中心城产生的巨大的冒着闪电的蘑菇云中,奇妙而又空灵的嗡鸣声响了起来,接着渐渐消失在这颗星球之中。

冰茶IceT  独角兽 #1
回复 第三十二章:救赎之下 Under her Redemption

惊险刺激

回复 第三十二章:救赎之下 Under her Redemption

要是这个时代的午夜公主最后一刻瞬移了进入一起穿越会怎样?

BrotherXiet  麒麟 #3
回复 第三十二章:救赎之下 Under her Redemption

回复#2 @爱动漫大本营 :

那这也太不像话了(滑稽)

回复 第三十二章:救赎之下 Under her Redemption

你以为复联四是怎么拍上3个小时的,灭霸不过来哪来那么多事

BrotherXiet  麒麟 #5
回复 第三十二章:救赎之下 Under her Redemption

回复#4 @爱动漫大本营 :

啊这,虽然我没看过复联但是我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不过午夜公主即使回来的话,没有了控制其他小马的力量,没法用和谐之元,还被炸得够呛。估计也差不多是个超级兵了 233

回复 第三十二章:救赎之下 Under her Redemption

有智商的话可以慢慢发育,只不过两个时代的午夜聚在一起,难免发生什么。可以是穿越过来的午夜受重伤pp马格被激活然后与这个时代的午夜对抗,却因为受重伤而力不从心。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BrotherXiet  麒麟

这里是Wus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