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威廉在此!

【长篇】辐射小马国—废土进行曲

第三十三章:进退两难(中)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4,525 字

publish于 2019-05-12 发表

pageview共 171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你可真擅长给自己找麻烦,”克丽丝加班加点的给我处理伤口,灰烬则在一旁观察医疗器械的数值用来准备更多的药品。

除此之外旧荣邦还派来了一个独角兽医官,她也身着黑色重甲,不过臂铠是白色的,上面印着红十字,她用治疗魔法给我稳定了伤势,只不过她的枪带上别着一把大口径马格南蹄抢,而且她的表情告诉我,她绝不好惹。

“曾经也有一批小马这么评价过我,”

我从未这么想念自己的小团队,曙光的关怀,蔚空的可靠,戈利亚的致命,哪怕是福奈莉娅的毒舌。

我需要他们

但冷冰冰的现实,就是我在病床上深受重伤,身边却是素昧平生的小马。

————————————————

***

每一个拥抱都是一个陷阱,母亲闭上双眼,喉咙上的割伤之深,流出的血让她的胸口像是蒙上一块红餐布。

我哭喊着,近乎疯狂的追赶着她的尸体,一路上不断的跌倒,站起来,再跌倒,每一步跑的像是在棉花上跳舞。

但她却越来越远。

月亮,星星,彩虹,气球和蝴蝶偷走了它,我挥舞着不知从哪里拔出的剑,切开一个气球,从那里面爆发出恐怖荒诞的尖笑声,我泄愤似的把气球剁成碎片。

随后,腐化褪色的彩虹环绕着我,把我捆得严严实实,仿佛木乃伊一样,蝴蝶的尾端长出了根刺,把我钉在了墙上,我向四周看去,墙上被钉满了骸骨,有的穿着破旧的蓑衣,有的穿着华贵的丝绸,但死前的表情都是统一的恐惧,无措的绝望的。

我向月亮哭诉,请求它,不,是恳求它,把母亲还给我,但星星环绕着月亮,它什么也听不见,紧随其后的是漫天的黑云。黑如墨水瓶中浓稠的墨水。

将月亮遮盖住,我的世界只剩下了黑暗,无边的黑暗。

我发疯一样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然后……

醒了过来。

这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做噩梦,但却是最让我不寒而栗的意思,两百年的光阴没有消磨我的记忆,反而翻新了它,我抱着被汗水浸湿的脑袋,将它擦干,我意识到我应该有所行动,主动出击,最有可能先占据上风。

所以话说回来……

为什么门外有蹄步声?

起初我以为是在外巡逻的卫兵,毕竟不久前还有集体暴动事件发生,增加警戒用的岗哨是很必要的措施,但是蹄子在门前就停下来,而且开始转动门锁,鉴于我之前令马啼笑皆非的脱逃过程,门当然是上了锁的。

外面的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我听到了开锁的“咔嚓”声,门渐渐打开,我透过黑暗发现是灰烬蹑蹄蹑脚的潜入进来,和她平时的样子大相径庭。

模样机敏又警惕,不像之前害羞怕生的实习救护助手,她来到我的床前,用独角在床的四周开起了一个泡泡一样的防护罩,我假装熟睡,等到她把蹄子伸向我时,我从床上跳起来,法力抓着枕头下的手术刀向她的额头刺去,她吃惊的叫了一下,但随即反应快速的格挡住我的攻击,她的动作十分老练。一定是经过反复的训练。

“友军,是友军!”她身体按住我的肩膀把我按回床上,然后匆忙的解释。

“威廉上尉,我是来救你的!”,

疑问充斥着大脑。

“啥?”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达比尔·撞针大人的部下!”

她把鬃毛重新理了一下,黑旗会的耳目遍布废土各地,我算是长见识了。

“你是末世斥候的一员?”

“是,上尉,”她从衣服的内衬口袋,掏出黑蹄会的黑色马蹄铁徽章。

“你怎么认出我呢?”我狐疑的问。

“福奈莉娅会长让撞针大人通知末世斥候在废土之上搜索您的踪迹,”

她飞快的看了一下四周,“您现在就动身吗?”

“不,”我回答之干脆连自己也有点惊讶,她也同样。

“为何,大人?”

“现在不是最佳时机,灰烬,告诉我外面的守备有多森严?”

“难以准确判断,”她诚实的回答,“不过根据我的观察与计算,城堡里里外外多设置了整整五条巡逻线路,卫兵的数量加倍,且巡逻的速度加快一倍,但我有信心将您带出城去,”

“光有信心还不够,孩子。”我不知不觉换了口气,忽然想起可能我们俩同岁,“你的伪装是我们目前最大的优势,但不够,区区医疗助手的位置就很难办事。”

我冷静分析,灰烬或许是一位出色的时候,但她的规划能力稍稍欠点火候。

“不妨让我们转换一下思路,”我接着说,“我们的当务之急应是尽快提升我的地位,”

她若有所思的表情,“应该怎么办?”她仔细询问,

“你能联系到我的队伍吗?”我反问。

“可以,我能直接通过组织便携电台联通福奈莉娅会长的通讯线路。”

“很好,你能将他们伪装入城吗?”

她沉默了一下,“我还有其他隐匿起来的朋友,在城市中或许可以派上用场,”

她笃定的回答,

我露出微笑,带着些许阴险狡诈的意味。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魔法与药剂双管齐下,我昨夜的伤口连疤痕都没有留下,只觉神清气爽。

克丽丝在她的桌前安睡,尽管她是夜猫子,但最近的工作压力之大让我怀疑她已经精疲力尽,这一天下来,她都在忙着和生病的市民还有出外巡逻受伤回来急救的卫兵打交道。

我从柜子中取出一条花色毛毯,披在她身上,然后拉开大门扬长而去。

不久我遇到了一位正在带领卫兵巡逻的士官,他拉开黑色的面甲,露出端正的面容。

“酸齿小姐,女王召见您前往议事大殿,请问是否需要护送?”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所以我点点头,

“长牙,百足,出列。”士官命令道,一个重装护卫和一个先锋军士走出队列,“护送酸齿小姐前往目的地,”他简洁明了的说。

“谢谢长官。”我微笑道。

“不必客气,小姐,”士官点头致意,“感谢您,选择了旧荣邦。”

————————————

长牙一路寡言少语,厚重的装甲披挂在身,我也不会把精力浪费在交谈上,但他在观察我,我心想,他被全盔遮住的双眼一直透过缝隙盯着我。

而百足是个敏捷又话多的雌母马,她在面前蹦蹦跳跳的给我们带路。

“陛下今天要召见很多封臣呢,”她兴奋的说,轻型装甲太适合他来回跳跃躲避障碍了。

“有来自冰湖城的埃斯·杰隆诺达人,旗子上画着围绕冰山的三个路马,还有刚从黑泪煤矿那里回来的史东·布莱克大人,还有一些别的小领主与有产骑士,”她灵巧的躲过两个扛着面粉袋的仆从,长牙则差点把他们撞翻,他们都不是贵族,我忧心忡忡的想,真正的贵族早在两百年前就被烽火烧了个精光。

我们穿过马来马往的宽阔走廊,今天出乎意料的热闹,然后旧荣邦短暂脱离了废土的荒凉,回归到了一种虚假的战前繁荣景象,我经历过贵族的庆典,记忆不怎么美好,现在全国上下都开始苏醒过来,在某种喜悦气氛感染下,我看着主要由各路贵族及其随从组成的队伍,在旧荣邦主干道上来往,从远到近一路上几乎被各种彩色的旗帜家徽覆盖中,全副武装的士兵身边伴随着后勤马员,街道两旁的酒吧和杂货店的生意比之前火爆了很多,酒馆的木板推拉门被大大的拉开,以便源源不断的酒客进入。

而在门外,佣兵们靠着木桩或墙壁,牛饮着木杯中的麦酒,有的破口大骂里面定是参了马尿和象鼻虫,我和百足都识趣的与他们擦肩而过,长牙差点和他们打起来,因为其中一个醉鬼满口胡言的辱骂女王,在冲突即将爆发时,那个酒鬼的同伙认出了长牙的装束是旧荣邦卫兵,于是合力把那个骂骂咧咧的佣兵扔进了双头牛饮水用的水槽,然后向长牙道歉。

“刚才好险哦。”百足在我们等待商队通过面前的窄道时说。

“刚刚那个傻瓜没碰到你吧,”长牙低沉的嗓音透过头盔。

“我又不是花瓶,”百足切了一声漫不经心的拨弄着腰间皮革枪带上的匕首。

“那些小马是谁呀?”我指向广场上用木头和绳索搭起了一个平台,那周围有一批穿着白色或金色长袍的小马,其中的一个挺立在平台上对着台下不少小马平民演讲,像是在布道。

“耀日教会的修士。”百足阴阳怪气的评述着,“一群宗教狂,试图在这个乱世中用他们的教义拯救废土上迷茫的灵魂,”她啐了口唾沫,“一开始他们只是一小群穷得叮咣响的臭隐士,爬到旧荣邦城门口乞求一席之地,仁慈的陛下把他们救进了城中,还给予他们钱财,”

商队过去了,我们开始向前走,布道的声音越来越远,我只听见最后传来的齐声诵唱。

“赞美塞拉斯蒂娅!!!”

随后声音在风中消失。

“这之后他们在城内站稳了脚跟,大规模扩产信徒,给他们灌输一些诡异的思想,现在他们的规模已经无法准确评估了。”

这是个麻烦,我心想,宗教上的狂热比剑更锐利,比钢盾更坚硬,如果一个君主制的国家对宗教没有约束力,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就快到了,”百足带着我们穿行到一个有着高耸钟楼的中等城堡,看上去确实是行政专署的地方。

“酸齿小姐,我们只能护送到您这里。”

百足耸肩说道,“议事大殿除了将军大人谁也不准携带武器。”

“谢谢,”我对这个性格外向的斥候颇有好感,“我会向你们的长官通报。”

他们俩转过身,我忽然听到长牙一句嘀咕,“我们在工作时间不能这样…………”

于是我向后偷瞄了一眼,只见百足拉开了长牙的面甲,长牙竟是雌驹,因她身材高大而且声音低沉,我居然搞错了。

百足坏笑了两下,在重装卫兵的脸上和唇上各吻一口,然后飞快的跑开了,一路上都能听见她欢快的笑声,长牙摇头叹息,迈着坚实有力的步子去追她的女伴,我发觉自己的脸红,真的很红。

我到场比较早,满是木质长椅座位一排排陈列在东西两侧的台阶上,一直排到第一级石阶,现在空无一马。

中间一条宽阔的走道铺设在厅堂的中央,将座位隔开,上面铺着日月群星与鲜花图案的地毯上面还绘有数不胜数的橄榄枝,交错穿插于图案之中。

我的正前方是大殿的中心,女王的软椅,椅子的顶端嵌着红绿蓝三色宝石,而将军的座位上落满了灰尘,我刚一进入,女王与将军的低声便交谈戛然而止,他们俩齐刷刷的看向我,年轻的女王脸上多了一丝宽慰,而将军表情仍然坚硬。

走着瞧,尼古拉,我心中冷笑,莱切尔家族和布莱恩家族还没有死光哦,看看究竟是你的剑锐利还是我的盾更坚固。

“陛下,您找我所为何事,”

我在女王面前行礼,跪在地上,“酸齿小姐,昨天的事我已经听说过了,而你的英勇令我吃惊,”

她可能真的用火为内核,用冰块筑为外壳,语气不起不伏。

“陛下,”我半认真的回答,“分内之事何足挂齿,莉莎·凡戈殿下为我之主,我岂能容许宵小侵扰她呢?”莱切尔的话半真半假,他们的表情半真半假,我们明白,说谎的最佳方式就是将真话穿插于谎言之中。

这番话应该打动了女王的芳心,她与午夜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谨慎的说,“这段时期的旧荣邦并不安全,我承认是我统治无方,内有食马族作乱,搅的平民不得安宁,惶恐终日,而教会更是以此大做文章,将恐惧植入我的子民的脑海中,促使他们脱离掌控,转投于他们的保护之下,教会的目的再明显不过。”

我瞄见她咬紧牙关,俊俏容颜压抑着怒火,“在城墙外,由有叛乱的洛希姆公爵领导的自由公国,拿着解放的旗号屡次进犯边境,我们之间早晚会有一战,但战争会波及到我的子民,让我这么多年来的和平统治前功尽弃,”

她对局势分析的很透彻,我心想,年纪虽小,但智慧却已先显露出来了,果然能当上女王的小马不是泛泛之辈。

“这个时候猜忌与阴谋不能存在,我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稳定我的国家,”她已经表明了她的意图,“没有神圣庄严的誓词,没有洗礼与荣誉加身,这是一次秘密的效忠,酸齿,你会答应吗?你会效忠于我吗?”

我多么希望我是做为莱切尔向你效忠,陛下。

我内心纠结的想,是莱切尔啊,古老,荣耀,忠诚与凶悍。

我会向您承上我的家族誓言。”剑如神光,心'似城墙,面若冰霜,忠如群狼。”

用吾血来强化纽带,但我现在只得缩身于酸齿这个名字后。

 

“我愿意,陛下,请让我为您尽心尽力。”

AntiesDashie  天马 #1
回复 第三十三章:进退两难(中)

威廉大大加油啊 故事很棒

回复 第三十三章:进退两难(中)

更啦!呜呼!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威廉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威廉在此!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