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htscream

favorite关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磨难校园

终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5,689 字

publish 于 2018-10-21 发表

pageview 共 640 人看过

chat 共 7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我说道。

  温语(Soothing Voice)从他握在蹄子里的笔记本上抬起眼睛,认真地凝视着我。他把蹄子合到一起,沉默不语地打量了我好一阵子,才把羽毛笔飘到一边。

  “这是个了不起的故事,香香。”他最后说道。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我哼了一声回答道。

  “还有你妈妈……杏仁,对吧?她还在心理辅导吗?”

  “到现在差不多都一年了。”我点点头。

  “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好多了,”我说道,然后我的脸又沉了下来,“好吧,通常是这样。她心中藏着太多的痛苦了。有时候心情好,也有时候心情不好。”

  温语点点头,在他的笔记本上又记了几笔。

  “所以,一般来说,情况还是越来越好了,这挺不错。”治疗师对我又是一阵凝视,好一阵子,然后他重新开了口。“坦率来说吧,转儿先生,这故事里很大一部分,我实在是很难相信。”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淡淡地回答道。

  “是的,我是说,某种古怪的植物把你变成了一只小雌驹?我知道确实存在一些很怪异的魔法,可……”

  “稍等。”我抬起一只蹄子说道。

  我哼哼着从我刚刚躺了四十分钟的沙发上站起身,走到我挂在墙上的鞍包旁边。稍稍花了点点时间,把我那坑坑洼洼的热水瓶拿了出来。放在旁边的地上。然后我又掏出一个小喷雾器,放在热水瓶旁边。

  “那是什么?”望着我拿起了热水瓶,温语问道。

  “泽蔻拉,我跟你说过的那只斑马,她给我做了一份特别的汤药。很显然,她最近发明了一种药水,可以让曾经被毒笑花恶搞过的小马立刻就重新返回那个状态。”

  “你是说,那药水可以把你变成一只小雌驹。”治疗师声音很呆板,很明显难以置信。

  “既然我以前是被变成了小雌驹,所以没错。”我一边说一边拧开了热水瓶的盖子,一脸怪笑地举到他面前,“要不要试试看?”

  “不了,谢谢。”治疗师飞快地回答。

  “正确选择,因为我可不知道它会把你变成啥样。”我说道。“反正我回头还能再治好,最近这已经不算什么问题了。”

  这可是大实话。在我接管了家里的园艺工作之后,治疗药所需要的所有草药植物在我们的花坛里越来越多了,这情况可决不是什么巧合。

  温语在他办公室的门后面贴了一面镜子,也许是那是装饰,或者需要用于一些古怪的心理治疗。我在喝下药水之前往镜子里瞅了一眼,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当我头一次变回男子汉的时候,那个新的警盾和放大镜可爱标记居然留了下来,这真的让我相当惊喜。那面蓝灰色警盾在我身上看起来有点怪,和我铁锈色的毛皮,以及黑色的尾巴对比挺鲜明的。

  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个丑得很的老爷们儿。当我从小萝莉之身的短暂旅途中归来之后,却对这个问题不那么在乎了。确实,比起杂志帅哥而言,我的耳朵有点大,我的牙齿有点歪,我的鼻子有点扁。但是我身强体壮,膀大腰圆,肌肉发达。不仅如此,只要我再把鬃毛剃个男子汉的发型,那效果简直不可思议。

  朝着我的形象笑了笑,再一次对我的男儿时光说了声再见,我把热水瓶端起来,喝了一小口,顿时一脸痛苦的表情,因为那草药汤子的味道可真不怎么样。它的味道很……乡土气息,说白了就是尝起来跟泥巴汤子没啥差别。一股熟悉的温热感在我肚子升起,开始扩散到我的全身。我急忙把热水瓶的盖子拧好。这药水可没多少,我一滴也不打算浪费。

  “想不想看点儿很酷的东西啊,博士?”我咧嘴笑着,“瞧好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只是个心理治疗师,可不是博……哦我可爱的星星啊!”

  看到他脸上那副表情,我笑得更厉害了。我的脑袋一阵晕眩,周围的墙壁在我看来忽然开始猛往上长,而地板也突然靠得离我更近了。

  “那,你觉得如何?”当变形完成之后,我开口问道。

  “哦……呃……嗯。”温语摇摇头,“你……你的声音没有变。”他声音很弱。

  “是啊。”我吐了吐舌头,“我猜这也是‘笑话’的一部分。我的声音现在还没变。不过两三天之后,我的声音也会变成小女孩的声音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者我也可以用泽蔻拉给我的这玩意儿。”

  我拿起喷雾器对准我张开的嘴,一股带着苦味儿的喷雾喷进了我的喉咙里。恶心地干呕了一下,我拍了拍我的嘴唇,清了清嗓子。

  “开始试音,”我说道,声音已经开始变尖了。“试音,一,二,……啊,差不多了。完美的萝莉音。多亏了斑马炼金术。”

  我们互相对视了大概一两分钟之后,我皱起了眉头。

  “嘿,我可是付了一个钟头的钱,所以还是别浪费时间了,好吗?”

  “什么?哦,对了。”他摇了摇头。“那,根据我看到的,我现在相信你的故事了。那么你又打算从我们的治疗谈话中得到什么呢?如果你只是打算证明一下就愿意变成一个小萝莉的话,那很明显,你根本没什么男子汉身份的烦恼和困惑。”

  我露出了苦笑。“这么变来变去确实能让你深刻理解,决定身份的是你的内心,而不是外表。”

  我这话肯定触动了某些东西,因为治疗师坐直了身体。“但是外表也可以影响内心的。”温语说道,当他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时,声音增加了一些信心,“我们的外表也能帮助我们进行自我定义。”

  “确实。但是内心是不会因为身体的变化而变化的。”我对他狐疑的表情翻了翻白眼,“相信我好了,博士。”

  “我不是博士,我没有博士学位。”他再一次指出。“我只是心理学和社会学方面的专家,仅此而已。”

  “我知道,不过叫你博士挺有意思的,博士。”我笑嘻嘻地说。

  他瞪了我几秒钟,“我说,我看你这样子可真是很不习惯的。你就不能变回来吗?”

  “要是不洗草药浴的话就没戏。”我说道,“这次对话剩下的时间里我都得这个样子了。如果烦到了你,那我很抱歉。”

  “我猜我还能受得了。”温语抬起一只蹄子,哆嗦着揉了揉太阳穴。“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打算从我们的治疗谈话中得到什么呢?”

  我的脸拉了下来。“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我妈妈对我感到非常非常内疚。”我说道,“大概三个礼拜之前,她终于告诉我,她不再希望我困在这个小萝莉的模样里了,可她要我也去做个心理辅导。”

  “那为什么她会提这种建议?”

  “很明显,我有些‘愤怒失控问题’,”我嗤之以鼻,用蹄子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反正她让我保证至少去试试看,所以我就来了。”

  “好吧,我可以帮忙,但前提是你得心甘情愿。”温语稍稍皱着眉头,“要是你根本连一半都不配合我的话,那我也没辙。”

  听了这话,我摇了摇头。“你并不了解我,博士。”我说道,看到他对这个头衔稍稍哆嗦了一下的时候有点好笑。“当我作保证的时候,我为了信守诺言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这就是我。我来这里是认真的,至少五次吧。要是看起来管用的话,那我就继续来。”

  “说得对。”他皱着眉头清了清嗓子。“抱歉,我只是……我想我得承认,你对我说的都是实话。只是比较难以置信,就是这样。”

  “我明白。而我甚至还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我说道,“有很多细节都被我省略了。”

  “哦,真的吗?”

  比如我是怎么牵扯进阳光先生的事情里的。未经熊霸警长许可,我不会把这故事透露给任何小马。为了把我的名字从报纸上抹掉,他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我可不会对刚遇到的小马说漏嘴,不管他尊不尊重患者的隐私,是否为他们保密也好。

  “对,毕竟得简短到一个小时以内啊。另外,我都还没说过去年的事呢。”我笑得有点自嘲。“今天我告诉你的这些,你就难以置信了,那你永远也不会相信去年夏天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什么意思?”心理医生问道,“去年夏天出了什么事?”

  当我想起学校放假几个礼拜之后发生的事情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信的。”我回答道,“另外,我想我们也没时间仔细讲了。”

  朝旁边的钟扫了一眼,他点了点头。“确实,看来我们的时间已经差不多结束了。香香。你要安排下一次交谈吗?我下周也是这个钟点开门。”

  首先在心里快速回顾了一遍我在休嘶顿警局的排班,然后我点了点头。“没问题,我在那天晚上有晚班。”

  “要是你还是个小孩子,再成为一名警官不是很艰难吗?”温语问道。

  “那我再变回来不就得了。”我翻了翻白眼。“嘿,你能帮我拿一下我的鞍包吗?现在我有点够不着了。”

  “什么?哦!好,当然了。”温语的角亮了,把鞍包从衣帽钩上飘了下来,落到我背上,然后又系紧带子。现在那带子比我的腰围足足长了五倍。“嗯……你的可爱标记消失了。”他留意到。

  “治好之后就会回来了。”我说道,“那个毒笑花药水把我变成了我第一次变形的样子。当初那时候,我可是被变成了一个空白屁屁。”

  我注意到他没提起莫名其妙出现在我鬃毛上的丝带,而且我的鬃毛又变得又长又厚,又重新扎成辫子了。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来的,不过我已经把这当成那该死的植物怪里怪气的另外一个例子了。

  “哦,那我们下周见啦。”当鞍包系好之后,我向他道别。

  “好吧,”温语说道,“保重啦,转儿先生。”

  我朝他回头笑笑,朝接待区里那个一脸困惑的接待员挥挥蹄子道别,快步走出门外,吹拂着凉爽的秋风。

  真难以相信,自从我被硬拖回镇子之后,已经过了一年多了。不仅仅是我自己,很多东西都变了。

  当我的房子映入眼帘之际,我不由得笑了。栅栏已经修理好了,阳光照耀下,清新的白油漆仿佛在闪闪发光。房子装饰着深绿色,和其余浅棕色的部分组合在一起,让房子的外表显得各位漂亮。外面的花园里种满了郁郁苍苍的青草,还有精心护理的鲜花。

  轻轻推开栅栏新装的大门,我一路默默地走向房子的正门。走进门廊的时候,我的笑容稍微有点挂不住。目前还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彻底改变了,房间里依然到处都堆着箱子和杂物,不过只剩下了原来的一半。不得不舍弃自从爸爸和草莓过世之后她收集的那些家当,这对于妈妈而言还是很痛苦的。不过她还是在不断进步,至少现在这房子里没多少灰土和霉味儿了。

  我在工艺室找到了妈妈,她正在绷着脸,集中精力修补她面前的一件衣服,那是她心理辅导班支援团的一位太太的。我轻轻咳了一声,吸引她的注意。她稍稍吓了一跳,扭过头来看着我。

  “哟呵。”我说道。

  妈妈睁大眼睛瞪了我好一阵子,才翻了翻白眼。

  “我看你又变回来了。”她狡黠地说,“我都开始怀疑你当初该不会就是这个样子了。”

  “嘿,这什么话。”我瞪着眼睛,“我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因为我的心理医生需要证据而已。”

  “哦,原来如此。我猜这也说得通。那你打算晚饭之前变回来?”

  “不啦。”我挥挥蹄子说道,“我想去给葡萄一个惊喜。她就喜欢她个头比我高得多。”

  这是毒笑花药水的另一个副作用。整个去年,葡萄的身体都在茁壮成长,我的小姑娘身体也是一样。但是当我终于治好了自己,变回雄马之后,我再把自己变回小雌驹的时候,却把那一年的成长都给丢了,完全恢复了我当初第一次变形的样子。

  “好吧,再过两个钟头,晚饭就做好了。”妈妈说着,把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她面前的衣服上。“我可是烤了馅饼,所以最好别迟到哦。”

  “好啊。”我说道,“那回头见啦。”

  妈妈也朝我挥了挥蹄子,我回到了我已经完全没了花边的卧室里,好把鞍包脱掉。我没必要背着它们四处跑,另外我现在背着成年小马尺寸的鞍包也挺滑稽的。

  我到了布丁家,桑葚在门口迎接了我。她看到我身为一只小雌驹,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葡萄没把我拉进门去,这倒还是头一次。

  “葡萄在楼上做作业呢。”还没等我开口,桑葚就告诉我了。

  “谢谢。”我朝楼梯走去。

  “哦,香香?这周末你和软柿子还会和我们一起吃晚餐吗?”

  我点了点头。老师和我已经正式交往了两个礼拜了。当我一变回男子汉之后,我就去约她。实际上,她居然答应了,这简直是我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包括毒笑花在内。

  “她说她也愿意来。我明天看到她的时候肯定会提醒她的。”我说道。

  “谢谢!”

  我点了点头,走上楼去,在葡萄的卧室前敲了敲门。

  “请进!”小姑娘在里面叫道。

  “嘿,葡萄。”我走了进去。

  “香香!”葡萄一下子从凳子上蹦了下来,跑过来拥抱我。“你又变回小雌驹了!”

  “我没办法啊。”我淡淡地回答,“那个心理医生理所当然地不相信我。”

  “哦,那是今天吗?”葡萄瞟了一眼墙上的日历,稍微哆嗦了一下,然后又回头看着我。“真对不起,我都给忘了。我们明天有个大考试,我这一周都在准备呢。”

  “也没什么,葡萄。我是不是打扰你学习了?”我稍微有些不好意思。“我一会儿再回来好了。”

  葡萄哼了一声,“才不要,我现在看书看得脑袋都大了,稍微休息休息也行。”

  “那好吧。”

  当葡萄把她的作业和课本忙着往书包里塞的时候,我不禁注意到了她的变化,至少是身体方面。她依然还是我去年遇到的那个天真快乐的孩子,但很明显,她已经长高了好几寸,也变得更加苗条纤细,我当初遇到她时那幼驹的婴儿肥已经消去了不少。现在她已经接近了青春期,快要走入那个被称为花季雨季的时节了。在她的侧腰上,新获得的可爱标记像是明灯一样闪耀着。

  我猜她的可爱标记和鸟类有关,结果证明我是正确的。那是两只金色的小鸟,互相面向彼此,展翼相连抱成了一个小圈子。她是在初春的时候得到这个标记的,当时她发现一只从南方归来的候鸟受了伤。葡萄花了足足两个礼拜来悉心呵护它,当小鸟终于重新展翅腾飞的时候,她一直都开心地目送它远去,连自己的标记已经出现了都没发现。而我很幸运地在场目睹了全过程。

  “那,你想做什么?”葡萄问道,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稍稍想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

  “葡萄,我就听你的好了。你想和我一起做啥都行。”

  葡萄一下子两眼放光,而我看到的尽是警报灯在乱闪。“什么都行?你保证?”

  “除了化妆之外!”回想起葡萄最近痴迷的东西,我斩钉截铁地说道。真有意思,一个可爱标记可以改变一个小姑娘。

  “唉……”

  我朝她笑了笑,“去公园玩怎么样?”

  “好啊,听起来不错。”她说道。

  几分钟之后,我们俩出了门。葡萄向妈妈保证她会回来吃晚饭。我们又朝木薯说了声再见,那位爸爸正在客厅里看报纸。

  葡萄关上了门,我环视着周围的街道,心中充满了满足。这里是休嘶顿,这里是我的小镇,我的家园。当我追着葡萄跑向公园,在童稚的快乐中尽情嬉闹玩耍的时候,我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更喜欢的地方了。


The End


#1
回复 终章

非常好

2018-12-05
#2
回复 终章

手机的那个app根本搜不到啸夜

2018-12-16
#3
回复 终章

真的很棒,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文章之一

2018-12-23
#4
回复 终章

然也!

2018-12-25
#5
回复 终章

好看,不过香香转儿是怎么认识萍琪派的?

2019-01-06
#6
Dim  陆马
回复 终章

回复#5 @午夜之子 :

请搜索另一篇搞笑穿越文《我怎么变成萍琪了?》

2019-05-13
#7
我的小OC  天马
回复 终章

回复#5 @午夜之子 :

去搜《我怎么变成萍琪派了》就知道啦!不用谢我

2019-06-12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