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scream
Lv.18 5532/5940 夜骐站务小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本作评价
7()
()0

Undead? I had no idea!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作者:Banjo64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1328/undead-i-had-no-idea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后来的后来……结果没有那么末日。

 

序章&终章

  

  今天对于全体小马而言,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日子。坎特拉皇城的业务陷入了停顿,学校也关闭了,甚至连赛蕾丝蒂娅都把自己关回了房间里收拾心情。无比的绝望……席卷了整个艾奎斯陲亚……

  因为蓝血王子活过来了,而且他就是不肯闭嘴。

  “我的鬃毛着火了!我的鬃毛着火了!我的鬃毛着火了!”

  当然了,他那杀猪一样的嚎叫声一开始还是很有意思的,不过杀猪杀了好几天之后,每个听到这声音的小马都恨不得用胶带直接把他嘴给封起来,就连公主都有这心思。

  “我不在乎他到底还得受多少罪!要是你们找不到别的办法来停止这噪音,那就干脆把他给放了。”露娜命令道,无可奈何地哼了一声。

  看着非常不情愿的卫兵们磨磨蹭蹭地走出了王座厅去,露娜转向了她面前的另一群小马:皇家学者们。

  “好吧,据取得突破性进展已经有足足一周时间了。我记得……你们确定找到了一种扭转意识退化的办法,可以把我们变成僵尸的子民们完全恢复过来。这是否已经得到了证明?”她问道。

  “是的,殿下。当意识恢复之后,僵尸就会变得对愈合魔法和治疗药物更加敏感。虽然腐烂的肉体还得花点儿时间才能康复如初,但是完全恢复之后,祛除感染留下的最后痕迹也完全不成问题。”其中一位学者说道。

  “好,等最终确认之后,请把你们的信息传达给皇家卫队,我们将开始分派治疗队。这六个月可真是压力山大啊,你知道光是为了恢复僵尸子民们的公民权,我姐姐和我费了多少功夫,签了多少份文件吗?至于我们跟幻形灵还有他们的造爱僵尸做的那些事,甚至都别提了……”

  * * *

  “我的女王?”皇家仆从佛兰克毕恭毕敬地向幻形灵女王鞠躬。

  身材臃肿简直到了畸形地步的邪茧女王只是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我是来向您汇报最新进展情况的。”佛兰克说道,从身后飘起了一个剪贴簿。

  邪茧又呻吟了一声,这次听起来更加无奈。

  “呃……那我就直接念了。”佛兰克说着,盯着那些文件,清了清嗓子。

  “多亏了我们新的爱意供应,简直是源源不断。我们的经济危机终于结束了。实际上,我们甚至都有了足够的资源对外分享。因此为了腾出空间,我们必须得开始进行对外出口贸易活动了。因为我们和艾奎斯陲亚还有其他几个周边国家最新签订的贸易协定,我们的政治局势也大为改观。如果我们能够设法把这种新的和平形势维持下去,那么我们的母巢甚至可以在几年之内就在国际上被承认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

  “大幅度增长的粮食储备也让我们进入了幻形灵种族可能是有史以来头一次的黄金时代。生活水平提高了,我们公民的快乐程度也在上升。而几个世纪以来,我们的种群数量头一次出现了正增长……增长的方式还不止一种。当初谁能想得到让我们的身体保持苗条能解决我们大多数的问题呢?我是说,艾奎斯陲亚的使者现在还以为我们都是当初那样干巴巴的火柴棍呢。”佛兰克说着扭了扭身子,大肚腩随着动作晃来晃去。

  邪茧又呻吟了一声,这次听起来更激动了。

  “啊,对了,最重要的部分。嗯……好吧,在我们的专家努力还有通过对一些艾奎斯陲亚减肥节食书籍的研究,最新组建的卫生部门终于得出了结论:如果您能继续以当前的速度产卵的话,那么应该能燃烧足够的爱。这样的话,您大约两年左右就能重新站起来了。”佛兰克说道。

  邪茧发出一声轻轻的呜咽,满脑子关于复仇的美好梦想全都不翼而飞了。

  * * *

  苹果杰克眨着眼睛,她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她这一直是在干什么呢?为什么她正在厨房里?而且为什么她的脑袋感觉这么……干巴巴?

  “你还好吗,女士?”旁边站的一位皇家卫兵问道。

  “呃……咱估摸着还行?刚才这咋回事啊?”苹果杰克一头雾水地东张西望。

  “嗯,我想不到什么委婉的表达方式,所以我就直说了吧:最近六个月时间,您一直都是死的。”卫兵说道。

  苹果杰克弓起了一边眉头。

  “好吧……那为啥咱现在……还活着?咱知道咱不太了解那些魔法什么的,但咱可以发誓,那啥死灵……什么的,绝对是非法的吧?”她说道。

  “的确是,而这也不是什么死灵魔法。这是僵尸瘟疫。而经过调查,这只是一场意外的结果而已,并不是什么企图征服世界的大阴谋或者诸如此类的事件。”卫兵回答道。

  “真的?咱是个僵尸?”苹果杰克弓起来的眉头还没放下。

  “恐怕是的。这就是为啥您上半拉脑子还露在外面的原因。”卫兵说着递过来一面镜子。

  果然,苹果杰克的脑袋,脑门以上的部位全都不翼而飞了,里面灰乎乎的东西一目了然。

  “唔,咱也时常琢磨着脑袋里面到底啥模样。跟咱想的差不多,真是挺恶心的……”她嘀咕道。

  “无论如何,最近已经有治疗方法了。而治疗的第一步就是恢复您的自主意识。如果你经常接触治疗魔法的话,那你的身体一两个礼拜就应该完全复原了。”卫兵继续说道。

  “咱知道了,谢啦伙计。现在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咱得干活儿去了。”苹果杰克说道。

  然后,她抓起牛仔帽,小心翼翼地扣在脑袋上(她的脑子有点敏感),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您……不打算等治疗完成了之后再干活吗?且不管是不是僵尸,缺了半拉脑袋都不太健康。”这次轮到卫兵弓眉头了。

  “咱要干的活儿可多着呢,咱可不会站这儿等着。”苹果杰克说着就出门去了。

  卫兵只能在后面干瞪眼。“这个镇里的小马都怎么回事?难道就没一个对变成僵尸这回事有半点儿担心的吗?”

  * * *

  百合哼着歌,和她那俩绝对不是僵尸的朋友为店里的花浇着水。这世界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她和她朋友们没有缺鼻子少腿,也没缺眼睛,更没丢下巴,什么重要器官都没丢。不,一切都很好。一切都非常好。

  除了……

  “姐妹们你们闻到什么怪味儿了吗?”百合朝雏菊和蔷薇问道。

  “估计是我昨天新买的肥料吧。”雏菊解释道。

  “啊,对哦。”百合点了点头。

  那绝对不是烂肉的气味儿。绝对不是。

  几分钟之后,一只雄驹走到了她们身边,身体一侧有个惊悚的大洞。

  “嘿,呃……我知道你们还没开张呢,但是……我可不可以拿一朵百合花,谢谢?我真的得朝我老婆道歉才行,因为我这几个月都是个僵尸。”他红着脸解释道。

  鲜花三姐妹盯着他看,足足盯了一分多钟。

  “嗯,好啊。”蔷薇说道,快速地摘了一朵百合递给他。

  “谢谢你。”雄驹感激地点了点头。

  “祝你好运!”蔷薇目送那只雄马离开,在他身后叫道。

  谁也没有尖叫,谁也没有逃跑,谁也没有晕倒。

  因为那是个完全正常的僵尸雄驹,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一点问题也没有。

  这一整天剩下的时间里,她们仨都没遇上什么不正常的事。

  至少是直到百合发现她的帽子上落了一只蝴蝶之前……

  * * *

  云宝能感觉到自己的脑细胞正在一批一批地自杀。不,她没有变成僵尸什么的,她只是正试着从萍琪派那里得到一个解释而已。

  “呃……你能再跟我说一遍吗,萍琪?你的脑袋是怎么回来的?”云宝试探性地问道,心里知道自己一定会为此后悔莫及。

  “哦,好啊好啊好啊!僵尸开始出现的那天晚上呀,我从派对回家的路上一不留神就撞上酸梅酒啦。她看起来正常得很,普通得很,一点问题也没有!所以她咬我的时候我也就什么都没做。大约一个钟头之后呀,我的脑袋就掉下来啦。感觉怪怪的,挺好玩的,不过也挺糟糕的。我可不想变成没头脑哦,所以我就把它拿起来带着回方糖小屋去啦,然后我把它塞进了烤箱里。不过后来我就意识到我这么做其实挺蠢的对吧?所以我就又把它塞到冰箱里去啦!接下来……我就有点把这回事给忘了,回房间上床睡觉去了。然后第二天早上啊,蛋糕太太一开冰箱门……”

  * * *

  露比酒叹着气,看着她的妈妈酸梅酒。妈妈正趴在厨房的餐桌上哭得泣不成声,蹄子里还握着一瓶子超级烈的酒。

  “好啦,妈妈。僵尸入侵这回事又不是您故意搞出来的。另外,公主们不是都原谅您了吗?您也没被逮起来,甚至就连治疗研究的费用都用不着您出。因为这全都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嘛。”露比安慰道。

  “才、才不是……嗝!……僵尸什么的,露比!谁……谁他喵……在乎那个?!”酸梅酒抽泣着,话音刚落就一仰脖,举起瓶子就咚咚咚往下灌了一大口。她在身上那个洞的位置拦腰胡乱地绑了一条雨衣,勉强把大部分的酒精饮料都给留在了她的身体里。至于是不是留在胃里,她才不在乎。

  露比酒叹了口气。

  “那又是为啥?”她问道,不过她差不多也猜到答案了。

  “我成功了……嗝!……我创造出了……有史以来最……嗝!……最棒的饮料!整个小马历史上独一无二!可……我成功之后都过了几个月了……我……我……创造出的饮料……嗝!……足以起死回生!……这是我……最伟大的杰作……可我却忘了把配方给记下来!而、而且……嗝!……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我都记不起那酒喝起来是啥味儿了!!!”

  酸梅酒以头撞桌,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

  摇了摇头,露比酒背起了鞍包,出门去了。

  “反正她最后能挺过来的,早晚吧。”她嘟囔着。

  * * *

  “……然后呀,我就去找暮暮,但结果去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她也是个僵尸!而且好像根本就没有谁在乎这回事!我是说呀,难道我的脑袋都没了这还不足以引起其他小马的关注吗?好吧,除非大家都以为我又在玩什么特别的恶作剧了。但那也太傻了吧!无头马这种梗只有在噩梦夜庆典的时候玩才好玩嘛!而且……等等,我说到哪儿啦?哦对了!所以呢,我在找过了暮暮之后就决定去……”

  * * *

  “嗷哦呃(糟透了)……”小苹花嘟囔着。半烂的下巴让她话都说不清。

  “哦得了吧,小苹花。这也没那么糟吧。”甜贝儿安慰她。

  “哦呵啊嗯嗷(就是那么糟)!安哈哦活唔嘤(咱话都说不清)!安呃诶喝蛤安啊(咱这下可咋办啊)?”小苹花抱怨道。

  “好吧,至少你还能说话呢。我听说白银勺勺现在还在呻吟,估计得好几个礼拜。”甜贝儿告诉她。

  小苹花叹了口气。

  “好呃(好吧),嗯好安黑嗯还嗯航(至少咱蹄子还正常)……”她喃喃道。

  “云……宝……”飞板璐呻吟着。

  “小璐!你又在哼唧云宝了。”甜贝儿责备道。

  “抱……歉……”飞板璐呻吟着。

  “看见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小苹花?起码你的脑子现在还正常呢。医生说飞板璐想要正常说话,先得等她脑袋上那个大窟窿长好了才行,估计还得好一阵子呢。”甜贝儿说道。

  “安呃哼嗷(咱不知道)。安还哼哎鹅(咱还是觉得),哈呃呵呃昂呵(她不是个僵尸)。”小苹花说道。

  几秒钟之后,飞板璐又是一声呻吟,慢慢地伸出蹄子指着自己只剩骨头没有肉的两只小翅膀。

  “安还哼哎鹅哈呃呵(咱还是觉得她不是)。”小苹花坏笑着。

  飞板璐没有再呻吟,而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两者可是有区别的。

  * * *

  “……后来呀,我听说他们搞出了治疗方案!可我觉得要是我没有脑袋的话这方案可能不会管用的,所以我一定得把脑袋找回来才行。可是蛋糕先生不知把它给扔什么地方去了!我找也找不到呀!这得上哪儿去找才行啊!于是我就开始想办法。我一开始猜的是会不会是小蝶的哪个动物找到了它,可我去问她,她说是有条好大好大的蛇找到它之后就把它给吞了!然后却又把它不知吐什么地方去了。因为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甜了所以他受不了!哼!他可真是一条超级挑食的蛇对吧!因为我吃起来才不是那么甜呢!我的味道其实更像是一种甜咸相间的点心,而且还有一点点味道像是……”

  * * *

  皇家卫兵对着站在他面前的小马弓起了眉头。

  “呃……您确定?您真需要治疗吗?”他问道。

  “哦,对!要是大家都得到治疗了的话,那我也不能成为邮局里唯一的僵尸啊。”小呆解释道。

  “女士,您还没明白过来吗?您这都已经好了啊。”皇家卫兵说道。

  小呆脸上浮现出了无比的决意。

  “我知道我可能不是一个好僵尸,但我依然也是个僵尸啊。我能证明!您看着,我都练了好久了。咳咳,嗯,马……芬……”她呻吟着。

  卫兵勉强遏制着用蹄子捂脸的冲动。

  “女士,治疗方案的关键在于恢复僵尸的神志。您看来是早就恢复了,所以您需要的就只是一些普通的治疗而已。顶多是把您前腿上缺的一点皮毛长回来就行了。”卫兵认真地解释道。

  小呆停住了那半像半不像的呻吟,低头打量着自己。现在她全身上下,除了她之前以为自己丢了的那条腿还留着个小小伤口之外,她已经完全愈合了。

  “哦……我想这确实解释了为什么我的腿明明没了却还是很痒痒。我都没注意它啥时候又长回来了。嗯,好吧。不好意思打扰您啦。”小呆笑着说道,然后就飞走了。

  皇家卫兵放弃了,一蹄子捂在脸上。

  “一个都没有,这个镇里的小马连一个都没有……”他喃喃着。

  * * *

  “……然后呀,我最后终于找到啦!只不过,现在它是正在一个深渊恶魔孵化者的手里,他们想用它打开一个传送门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他具体要用我的脑袋来干嘛,不过很明显他曾经用兔子脑袋来做过一样的操作,结果打开门之后出来一个没毛猴子之类的东西,还把所有的一切都给炸飞啦。好啦好啦,我懂,我懂,我们不该跟恶魔去交朋友,但是他真的真的真的很想要我的脑袋……”

  * * *

  奥塔薇娅难以置信地瞪着她的室友。她本来都以为自己已经习惯维尼尔那些无厘头了……

  “维尼尔。”她面无表情。

  “是?”维尼尔•斯酷奇答应道,很明显正遏制着对奥塔薇娅脸上的表情笑喷出来的冲动。

  “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子的?还有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的?”奥塔薇娅问道。

  “呃……好啊。在几个晚上之前不是有一次特别特别长时间的演出吗?我就这么想了。‘要是我不用再睡觉的话,那可就太棒了对吧?’我可以开轰趴……我是说,昼夜连续工作,早上还能继续陪我的好室友好闺蜜嘛。”维尼尔解释道。

  “而且……?”奥塔薇娅加重了语气。

  “而……而且……好吧,因为我不想让房东太太发现我们对她撒了谎。她发起脾气可真是够可怕的。”维尼尔坦白了。

  奥塔薇娅叹了口气。

  “这倒也是。而且也是……可以接受的借口,但这改变不了你居然把自己给变成了僵尸的事实!而且你半拉脸都没有了!”奥塔薇娅指出。

  “对,那又咋样啊?有啥大不了的嘛。这附近好多僵尸比我这模样还糟糕呢。而且我相信他们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治疗,所以我不会失去理智。双赢啦,对吧?”维尼尔问道。

  “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这疾病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存在了!看在全艾奎斯陲亚份上,你到底是怎么染上的?而且要是你几个钟头之前才变成僵尸,你那半张脸又是怎么没的?!”奥塔薇娅质问道。

  “哦,这个简单。我跑去了坎特拉皇城,偷偷钻进了那些书呆子的研究所里,又做了一番我有多么讨厌自己的生活而且想去死的表演,然后我就把自己的脸炸飞了。接下来,他们为了科学研究什么的,就在我的尸体里注射了一些感染源体什么的。然后,砰!我就成了僵尸了。”维尼尔详细道来。

  奥塔薇娅只能瞠目结舌地瞪着她,下巴都掉了。

  “你……你是故意……”她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么几个词来。

  “哦,我可能还得提一下,皇家卫兵要求我今后的几周都得为了自杀这回事而去参加心理治疗。别担心,这个账单我自己付。”维尼尔保证道。

  奥塔薇娅的回答是一蹄子捂在脸上。

  我会用这件事当做理由来要她欠我的那瓶酒。她想道,赛蕾丝蒂娅作证,现在我超需要它……。

  * * * 

  “……然后我就把它重新缝到我的脖子上去了,然后就去治好啦!这下子你明白了吗,黛茜?”萍琪总算是说完了。

  云宝明白了,实际上,是真的明白了。现在她几乎快要吐出来了。

  “是啊……我想我是明白了……而且我真希望没明白就好了……”她喃喃着,勉强把自己的午饭留在胃里。

  “对,你看起来脸色有点发绿哦,黛茜。我说的可不只是你鬃毛里那部分绿色。嗯……现在我想起来了,那的确有点儿恶心,那时候还有只地老鼠嚼了我的-”

  黛茜冲进了最近的灌木丛,慷慨地把她的午餐通通贡献出去了。

  * * *

  疾电阿绅浑身发抖,勉强保持立正姿态,面对着皇室夫妻向他投来的怒视。

  “疾电阿绅,你是否明白,自己为什么被召唤到我们面前?”银甲闪闪质问道。

  “呃……因为……全水晶帝国唯一被感染的小马就是我,长官?”疾电阿绅猜测道。

  “不。灾难发生两天之后,你回去拜访你的兄弟,这理由很通情达理。而且说实话,你回来之后居然成功地没有感染到别的小马,这还让我真有点对你刮目相看呢。不,你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你在受到感染时的行为。”韵律公主阴着脸解释道。

  疾电阿绅哆嗦了。在他彻底变成僵尸之后,那些日子里做了些什么,他可真记不起来了。可是他也的确看到了宫殿里里外外那些原则上应该由他来负责的问题。

  “不,不是你在厕所里弄得一团糟那回事。厨师每天给你开伙的时候不管你吃多少也是应该管够的。也不是因为你把营房铺位上搞的到处都是血,我们有专门的魔法来清理。不,是因为,你,每隔几秒钟就哼唧出来的那些话!”银甲闪闪告诉他。

  疾电阿绅开始出汗了。很不幸,这让他腿上和身体上的那几个窟窿开始奇痒难耐。汗水里的盐分和烂肉可不怎么兼容。

  “嗯,我是个思想开放的雄驹,通常情况下,不管你业余时间满脑子想的是什么,或者想的是谁,我都不会在乎的。然而,就算是我,都不由得被你哼哼唧唧的那些狗屁话给烦到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吗?!”银甲闪闪压低了声音,瞪着疾电阿绅的眼睛活像是一只饥饿的狮子。

  疾电阿绅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也完全知道,过去的六个月里他呻吟的就只有“暮光”而已。而且他知道,这下子自己完蛋了。

  “那好吧,疾电阿绅,我现在要问你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希望你能诚实地回答我。”韵律冷冷地说道,缓步朝阿绅走来,害得他不由自主地往后直缩。

  要来了。他军旅生涯的终点就要来了。

  “配爱德华,还是配雅各布?!”韵律逼问道。

  阿绅顿时嚎啕大哭起来。“配爱德华!我永远坚定拥护配爱德华!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特别喜欢他们那个狼人头领!就算那小说实在是太玛丽苏太肉麻也好……”

  韵律依然瞪着他,瞪了一小会儿,不过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答得好。你可以回去了,疾电阿绅。现在你的脑子已经回到了原位上,可别再把你内心更多的黑暗秘密给暴露出来了。”她奸笑着说道。

  于是疾电阿绅就抽抽搭搭地出去了,一边走还一边抽泣个不停。银甲闪闪有点懊恼地朝他妻子笑了笑。

  “好吧,算你狠。我可是真觉得他呻吟的是我妹妹呢。”他承认道。

  “哦拜托,疾电阿绅会迷上任何妹子。除非暮暮也反过来迷恋他,不然你真没必要什么时候都对妹妹这么过度保护主义。再说了,暮暮根本不可能反过来迷上他的。”韵律说道。

  “听到这些倒是不错。顺带一提,韵律,关于那些小说……”银甲闪闪欲言又止。

  “那些是我看过的最糟糕的爱情小说了,简直不值我买书的价钱。不过他居然喜欢那些东西,我只是让他能感觉稍微好那么一点点。至于他喜欢里面的什么CP,那我才不在乎呢,多垃圾都不归我管。”韵律满不在乎地回答。

  * * *

  云宝安心地喘了一口气,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尽量平复着肚子里那股翻江倒海的感觉。她只是不得不去问,她只是不得不去向萍琪求得一个解释,她只是不得不去知道那些可怕的、恐怖的细节。

  她祈祷露娜今晚能阻止她会做的那些噩梦。

  “对不起哦,黛茜。来,这个应该有用……”萍琪道着歉,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大包胃药和一杯水来。

  “谢啦,萍琪。”云宝嘟囔着,飞快地掏出两粒药扔进嘴里,用水送了下去。

  “哦,没问题的啦。为了预防肚子出现紧急情况,我总是随时带着好多好多的胃药。”萍琪热心地说道。

  往好的方面想,云宝现在已经不再恶心了。而另一方面,她现在脑袋好痛……

  * * *

  “现在都在天下无双的崔克茜无穷的力量前战栗吧!天下无双的崔克茜即将把她的助手切成两半!”崔克茜朝着台下观众大声疾呼。

  “这也没啥难的,因为我是个僵尸啊。”她的临时助手呻吟着。

  观众之中有几只小马笑场了,不过更多的观众开始怀疑这个演出值不值他们出的这个价钱。

  “如果崔克茜仅仅把你切成两半,那的确如此。那就变成又廉价又无聊的舞台魔术了。但是算你们走运,崔克茜无意去表演这样的垃圾技巧!不,崔克茜将会把你切成两半,而你不会流出半点血液,就连僵尸也得承认这是个多么神奇的魔法!现在,请钻进箱子里来,崔克茜忠实的助手啊。”

  不过崔克茜可不会告诉观众,她在开演之前已经把僵尸助手身上的血液全都抽光了,所以再怎么表演也不会搞砸。不,这不是图省事或者懒得下功夫,这只不过是一项确保表演能顺利的保险措施罢了。

  她必须要让这场表演能顺利进行下去。因为找到这个僵尸说服他合作,可是花了她好多的钱。毕竟全马哈顿的每一位魔术师在节目里都有个僵尸嘛。

  很不幸,直到签完了合同之后她才知道,在治疗出来之前,雇佣僵尸都不需要付钱的。

  * * *

  盯着自己的镜中倒影,暮光闪闪长叹一声。她不得不又把单边眼罩给重新戴上了。

  “我在这个镇里简直没脸再活了。赛蕾丝蒂娅公主的私家弟子,居然连僵尸和早上没喝咖啡的小马有什么差别都分辨不出来。苹果杰克甚至都不喝咖啡。”她喃喃自语。

  “好啦振作点儿,暮暮。好多小马被感染的方式比你还尴尬呢。另外,僵尸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这个了。”斯派克安慰道。

  “我懂,我懂。我想,我只是……对自己很失望吧。我是说,找到治疗僵尸瘟疫的办法,这看来很明显是我最适合做的事啊!要是我没被感染的话,解决问题的时间应该会短得多吧。”暮暮承认道。

  “哦,那现在反正都已经结束了,所以就没必要为这个夜里睡不好觉啦。无论如何,你准备好去方糖小屋了吗?其他小马都应该到那儿准备参加僵尸默示录结束派对了。”斯派克说道。

  “好啊,只不过我本来希望萍琪先等几天的。在这个洞长好之前,我什么都不能吃……”暮暮叹着气,戳着裹在身体上的绷带。

  “呃……那我怀疑你肯定会饿着的。我听萍琪一直在跟其他小马讲她最近几周的感受,而且那真的非常非常……不舒服。”斯派克说着,和暮暮一同走出门去了。

  * * *

  于是,这次可怕的僵尸默示录就此迎来了结局,和它开始的时候没差别:谁都没在乎这回事。

 

 

 

 

 

 

 

 

 

 

 

 

 

 

 

 

 

 

 

 

 

 

 

 

 

 

 

 

 

 

 

 

 

 

 

 

 

 

 

 

 

 

 

 

 

 

 

 

 

 

 

 

 

  至少,大家本来都是这么以为的。其实最后还有一个僵尸,一直都没被治愈。实际上,谁都没发现他居然是个僵尸。后来,足足过了几个世纪,大家才在一个巨大的果酱罐子里发现了他。

  “果……酱……”

 

The End...?

thumb_up7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楼
CelestAI Lv.11 FakeAI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合...集...

2019-04-28
2楼
Nyx-RM-brony Lv.1 独角兽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夭......壽........

好.....多.......

續.....集.....

2019-04-28
3楼
冰茶IceT Lv.4 独角兽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又......一......篇......

好.......棒.......

2019-04-28
4楼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赞……啊……

2019-04-28
5楼
Dim Lv.7 陆马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肾。。。摸。。。鬼。。。

2019-04-30
6楼
和诣秩序 Lv.11 陆马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呃……啊……晤……好……

2019-06-27
7楼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果......酱........的........图........片.......呢.......

2019-06-27
8楼
小冥 Lv.1 独角兽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好……多……篇……啊 ……小……冥……觉……得……不……能……一……起……发……吗?(过长呻吟无法吐槽我自己了)

2019-10-20
9楼
黎明永恒 Lv.2 天马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喜……剧……

9 天前
10楼
Wimple Lv.1 独角兽
回复 僵尸日常·后日谈的后日谈

暮…光…之…城…😂

14 小时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转化/Transformation
  • 噩梦夜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