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永恒之泪
永恒之泪Lv.3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一个“卫兵”的故事

五:国之始

chrome_reader_mode 6,228 event 2019 年 4 月 21 日 thumb_up 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33 forum 0

“噢?终于肯说了?”塞拉斯提亚公主似乎是被勾起了兴趣,“以前问你的时候总是被你搪塞掉,这一次你居然直接告诉我了吗?”说完,塞拉斯提亚公主时候起身甩了甩尾巴,准备离开了:“好了,贾斯汀,将这个魔法切断吧。我已经准备返回皇宫了,毕竟今天我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可以听你讲故事。对了,要不,我把妹妹也一起叫上?”

贾斯汀听了之后,有些惊讶,但还是听公主的,回了一声“好的”之后,将魔法链接给切断了。

“唉,对不起。有些事,我还是不能说。”他说完,看着逐渐向西飘的太阳,担忧的叹了口气。

******

在塞拉斯提亚公主的房间内,两位公主在围着一匹用魔法举着水晶球的、有些紧张的天角兽,可能是要听他说什么事,而且塞拉斯提亚公主还为此准备了一些餐点。

“谢谢。那么,我就开始了。这颗水晶球会放映我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基本上是我当年所查阅到的资料和图片。”

******

在小马利亚西部的境外,有一块非常大,而且异常荒芜的平原,被联合城邦的居民称为“寂静平原”。这么叫的原因是:整块平原一望无际,虽然没有沙漠那样的高温,但是却没一丝的生机,安静到就连风声都很微弱。而在两千多年前,这里是一片生机盎然的大草原,甚至还有一些小山坡,但是自从有七匹独角兽在此大战一场之后,这里就彻底变样了。他们的魔法,将这里摧残成了现在这样的不毛之地。

这七匹拥有恐怖破坏力的独角兽,来自于平原西方的暗黑山脉山脚下的一个名叫“泰坦”的部落。那是一个以独角兽至上的部落,而这里每一代的酋长都是经过残酷的生死对决,而且是乱战之后,活着的,会被冠以“泰坦”的名号,并成为酋长。不过,最后一任泰坦太过残暴。作为天角兽的他总是以虐待其他类型的小马为乐。在他统治的二十年里,他用各种手段虐杀的小马超过了四位数。他将那些小马杀死之后,还将他们炼成了各种各样的邪恶法器。只要这些法器在,他就是天下无敌,甚至不死不灭。在那些法器的帮助下,他血腥镇压的三次反抗,而反抗者无一幸存。

在第二十年,在他蹄下做事的一匹独角兽终于找到了他那些法器的缺陷——当所有的法器同时启用,对使用者的负担非常重。而一旦在同时使用的过程中,有一个法器被摧毁,或者失效了,整套法器都会失去魔力三个小时——当然,只有三个小时。但是由于反抗者的力量越来越大,泰坦不得不寻找协助,最后而决定相信这匹独角兽,并将三成的法器交给他来使用。

作为心腹的他立刻将这方面的资料暗中传到各个反叛军的首领,他们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召开地下会议,而那匹独角兽——冥火也到场了,但是他并没有公开自己就是那位心腹。在讨论了三个小时之后,他们决开始拟定计划。

确定完计划之后,他们召集了最大的一批起义军队,联合各种小马一起与其大战了整整十天。最后在关键时刻,冥火趁着所有法器同时在发挥作用时,直接摧毁了自己所控制的那一部分。失去了法器加持的泰坦立刻遭到了反噬而变得虚弱不堪,大家才将其彻底击杀,成功推翻了他的残暴统治,并将他剩余的法器能销毁的销毁,无法销毁的放在了一个墓穴里,那里埋葬着所有能找到的反抗时牺牲的小马烈士。

不过,原本被称作“泰坦墓穴”的它,却因为那里机关重重,不只是盗墓者,甚至就连专业的考古学家都为了探索那里而死了不少。而活下来的,都说过同一句话:“那里,就是固若金汤的超级堡垒。”

根据联合城邦的史料记载,那七匹独角兽在带领大家推翻了泰坦的统治之后,却也渐渐地产生了分歧。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何处安邦。那匹名叫冥火的独角兽主张继续围绕着暗黑山脉建立,但是其他另外六匹马却不愿意,原因是:暗黑山脉里有不少恐怖的生物,而它们时不时就会给居民造成损失,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险。

可是,冥火却不这么认为。

他感应到,暗黑山脉里,有一股非常庞大的黑暗魔法能量,而根据一些探子的报告来看,暗黑山脉的正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空洞,而里面居然有一棵通体漆黑的树——高度六千米左右,而主干最粗的地方,直径超过了两千米。

而那股强大的魔法能量,就是这棵树发出来的,而它是在暗黑山脉出现之前就存在了的,对暗黑山脉周遭的生命都有影响,而冥火就是看上了这一点,所以才一直坚持将国家建立在这附近。

而且,虽然是冥火召集大家一起反抗并且胜利的,但是在大部分小马的眼中,他与追随他的小马一样,他们的魔法散发着“黑暗”和“毁灭”的气息,即使在反抗中他们功不可没,但是这方面的怀疑却依旧把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

冥火始终地支持在暗黑山脉附近立国,终于导致了七马的决裂——冥火自成一派,主张支持在暗黑山脉附近立国。其他的则与其对立。虽然双方都有“和事佬”,但是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

最后,冥火被其他六匹独角兽下了战书,在那个大平原展开决战,只有胜者才能说话——冥火要同时对战六匹强大的独角兽,但是他依旧同意了。

“我会证明,我,是对的!”

那一次的大战,整整进行了三天三夜。但让大家意外的是,冥火居然赢了,只是他最后也伤得不轻。不少马对这种结果表示无法接受,甚至有的准备在冥火养伤期间将其杀死,但都被那六匹独角兽拦了下来:“胜负已定,败者为寇。如果无法面对失败,我们就无法变得强大。”

最后他们带领着自己的信徒,在这块平原的更西面的暗黑山脉附近,建立了光之城邦和暗之城邦。但是,在建立好这两大城邦之后,重伤的六匹独角兽全部身亡,至于冥火神秘消失了。由于那六匹独角兽的死与冥火有直接关系,所以光之城邦的小马一直都要涛哥说法,但对方却一直以“当时犯下的错要让他们自己负责”为由不断推脱。后来他们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直到有一天终于爆发,并且直接开战。这一战就是一千多年。

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暗之城邦的地盘逐渐缩小,而光之城邦却也逐渐分裂,然后领地渐渐地也明确了:暗黑山脉在最北,然后在暗黑山脉脚下的西南区域是暗之城邦,暗之城邦东面是土之城邦,东南面是木之城邦,木之城邦的东南面是水之城邦,土之城邦的东面是火之城邦,火之城邦的南面、水之城邦的北面是金之城邦,而金之城邦、水之城邦、火之城邦的东面是光之城邦。

按照城邦面积来看,暗之城邦>土之城邦>金之城邦=火之城邦=水之城邦>木之城邦>光之城邦。

其中,土之城邦以采矿业和重工业为主,木之城邦以种植业和轻工业为主,火之城邦和金之城邦合作以工业为主,水之城邦以物流、贸易为主,而光之城邦以教育业和物流贸易为主。

在打了一千多年之后,两个城邦像是约好了一样,几乎同时提出了停战,原因是:两大城邦都陷入了矛盾和分裂的危机。

而就这种时候,光之城邦出现了一位领袖——曙光女王,也就是她,将光之城邦“分裂”成这样的原因是:“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基本上是分为六大类,不如我们直接分成六个小一点的城邦,然后各选一位管理者,如果要有对这个国家的重大决策,我们可以进行公平的投票,只有超过半数才可通过,这样能方便管理这个国家

在暗之城邦,则有一匹马做了相反的事,但也成功地将暗之城邦带出了阴霾。他创立了一个教派——光影教,主张“魔法不分正邪,只看使用者”配合当局,对城内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并与光之城邦进行交涉。

在坚持了几年之后,这块地方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和平,而在此之后,“光影教”成为了暗之城邦的主要教派,而其教主——永夜,也成了暗之城邦的统治者,被马群称为“永夜大帝”。

在和平之后,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相互进行了多次的会谈,还签署了一系列的条约,如货币统一化、资源共享化、共享国家地图等等,并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永夜大帝还顶着舆论压力提出,与光之城邦联合探索暗黑山脉,要求很简单:所有参与者都必须互相尊重,互帮互助,不可故意伤害,违者以光影教的教法处置。

这两位君主的做法,让不少民众感到疑惑和不满有一部分的马写恐吓信举行各种示威游行。这种现象在光之城邦特别明显,但在暗之城邦却几乎没有,毕竟永夜大帝在治理国家的时候,用了相当一部分的血性手段,从而立了不小的威信。

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稍微敏感一点的小马发现,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的一些举动,似乎有一点“相互配合”的感觉,引起了他们的猜测,甚至都登上了报纸,然后铺天盖地的所谓的小道消息一发不可收,各种天马行空的猜测都一下子冲出来了。

比较多的猜测是,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有“奸情”。而更加奇葩的猜测是,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是父女关系或母子关系。对于这样那样的猜测,他们都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就在大家瞎猜了几年后,永夜大帝宣布,要在近期举行一次婚礼。虽然官方没有说明新娘是谁,甚至一点提示都没有,但是群众不是傻子,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铺天盖地,基本上都指向了曙光女王。弄得最后永夜大帝不得不承认,她就是新娘。

虽然大家都猜到了,但还是在大部分区域引起了轩然大波。·而在此之后,官方却再一次没有了消息。

直到他们婚礼当天在永夜大帝亲自承认了之后的短短一周内,就已经遭受了十余次暗杀,而曙光女王至少有四次了。最后,是在邪法(永夜大帝的侍从)和瑞坦(当时曙光女王的侍从)的强烈建议下,他们只好暂时隐藏一段时间。而皇宫内则相应的封闭一切的消息,让他们暂时失踪。

那一次,婚礼足足持续了一天,而反恐的措施也做到了极限:在游行路线上的四个城市里,布置了所有城邦百分之八十的士兵和警卫。

从上午八点开始,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参加婚礼的民众的数量达上百万。

在这次大婚之后,所有势力都有了微妙的关系:光之城邦和暗之城邦一直保持沉默,对于结盟之事既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土之城邦和木之城邦嘴上说着反对,但是他们给暗之城邦的出口量依旧大于水、火、金的总和;水之城邦和金之城邦没有直接反对,应该是碍于光之城邦施加的压力,但是如果有马提起,那里的马还是有一点不高兴的;金之城邦和光影教则是互相干涉,有几次还差点引发流血事件,但是被一匹老马中间插了一蹄,说了几句话就让双方言和了。

二十年后,曙光女王有了身孕,永夜大帝将自己的位置暂时交给邪法,让他来代替永夜大帝管理光影教和暗之城邦,而自己则去照顾曙光女王。邪法也不负众望,在他管理期间,暗之城邦发生的几次暴乱全被镇压,而且他几乎每一次都是亲自到了现场指挥,使得没有平民受伤。

而就在这个时间段,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的孩子降生了——一匹独角兽,取名为“星河”。他十岁时——被马掳走,而负责看他的四名保安在暗之城邦的一个公园内全部当场殉职。

根据现场勘查发现,他们身上有明显的打斗和反抗的痕迹,但是星河却不知所踪。

在全国的努力下,在找齐星河的当天深夜,案子有了突破:确定这是一支由六匹马组成的团队的所作所为。并且他们还有较强的反侦察和组织性,让追查的难度加了不少,只能确定有一匹天马、两匹独角兽、三匹陆马。

根据找到的目击者的说法,他们是先假装是普通的游客靠近,然后突然袭击。陆马和飞马先偷袭那四匹天角兽保安,趁他们回头的时候,两匹独角兽配合那匹天马洒下的一些药粉释放法术,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罩子:从外面看上去什么也没有,但里面的声音却传不出来。

三分钟之后,那个罩子消失了,只留下了那几匹保镖的尸体,而星河王子却不见了。

在线索有进展的同时,有一批搜索队发现了孩子的尸体。地点是位于暗之城邦靠近土之城邦边境的一处废弃的名宅,但是他的头部则是在第二天才被发现,在一个蚂蚁窝旁,已经只剩下骨头了。那些鉴定专家花了比较长的时间才确定那是王子的脑袋。

当时,各大城邦正在召开联合会议,“家族是否应该继承王位”为主题进行投票。但是,在这种时候出了这样的大事,所有的马都会觉得不安。永夜大帝得知星河失踪之后就一时间回到了暗之城邦,并下令全城通缉并搜捕,活要见马,死要见尸,并让邪法代替他继续这次的会议,并在告诉他“无论如何,我投的是否决票。”之后就离开了;曙光女王则是被告知发现尸体的时候当场就昏了过去,然后由瑞坦长老代替她持赞成票。

不过,那一次的会议最后却是不了了之,原因是意见分歧。虽然光之城邦和暗之城邦都已经表态了,但是其他的城邦全部都是弃权。清一色的理由:先把这个大案结了,再继续这个会议。

在发现星河全尸的一周后,高层接到了一个民众举报,说是有一匹通缉令上的陆马在金之城邦的一所快捷酒店里出现。得到批准之后,负责在金之城邦的搜捕队潜入了那家酒店。在蹲守了三天之后,制定完计划的他们进行了抓捕。但是,在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敲了十几次门却都没有回应,他们只好强行破门冲了进去。

在把门强行破开的一瞬间,在场的马立刻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而房间内似乎经历过了一场非常惨烈的打斗:从外面看上去门是完好无损的,但是直到将其破开才知道,整扇门已经被完全嵌在了门框里,门口的装饰柜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具从内部炸开的尸体,看体型应该就是那匹陆马,不知名的东西将他的前半身炸的粉碎,各种身体组织和血溅得门口到处都是,门和墙壁也被冲击波炸出了一些裂缝。

侦查员完全进入房间之后,发现在床边上,还有一具七窍流血的飞马尸体。经过辨认是其中一匹嫌疑马,死因是头部遭到钝器的攻击导致颅骨完全粉碎,甚至整个后脑勺都凹进去了一块。而在床头的墙上,有用血写着一些字,但是让在场的小马匪夷所思:

为了统一!

他们封锁了现场,并将尸体带回去,想从上面找出一些有用的线索。但就在之后的一周内,他们找到了所有其余嫌疑马的踪迹,但是已经全部都失去了生命。尤其是最后找到的那匹独角兽,让发现者全都觉得诡异:他是自杀的,而且他的表情却是好像看见了什么让他惊恐的东西。而且,每一个案发现场都留下了那句话。

经过调查,第一被发现的那匹陆马是来自土之城邦,与他死在同一现场的飞马是来自水之城邦,另外两匹陆马来自光之城邦,最后被发现的独角兽来自金之城邦,另一只来自暗之城邦。其中,所有的独角兽和飞马和一匹陆马是光影教的成员,其他的则是与光之城邦的政要有些关系的。但是之后,调查却因不明原因而不了了之。

当时,这样草草地结案,自然会让民众不满,同时派分子也借此机会开始活跃。最终,早已因为悲伤而无心治理朝政的永夜大帝与曙光女王因为舆论压力而纷纷下台,分别由福尔曼·邪法和吉斯亚·爱德华继位。

但是,因为那件事,出现了更大的问题:由于当时依旧是以“独角兽至上”的,所以那两匹光影教的独角兽被认为是幕后主谋。这样的舆论,导致了光影教的成员不断遭到排斥,甚至一些地方的商店和旅馆明确标注“光影教成员禁止入内”。

邪法为了这类事,将嘴唇说得厚了一圈,依旧没有有效的抑制住这样的势头,只好将光影教成员全部召回,并集中于暗之城邦。而在其他城邦所修建的教堂,也在最后一批成员撤离之后,在民众的怒火下全部变成了废墟。

两年后,在一次联合大会上,各大城邦的代表们上演了“全武行”,最后导致三匹重伤,十一匹轻伤,开会地点几乎完全被破坏。

据传言,在暗之城邦的代表回去之后,被邪法重罚,理由是“迎着对方的话题”以及“在重要场合故意使用范围伤害性魔法”,险些被处死。奇怪的是,哪怕是这种时候,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却都没有出面调解。

在所有代表回去之后,金、木、水、火、土、光之城邦全部向暗之城邦宣战,同时成立同盟联邦:光之联合城邦。

从那一天开始,这个联合城邦都在战争中度过,一直到现在。

******

“等一下!”在贾斯汀说道这里的时候,回了一口气,准备接着往下说的时候,露娜公主突然将其打断了,而且表情非常惊讶,“如果是你说的那个时间段,那么也就是说,小马利亚建立的时间居然和联合城邦的几乎一致,而重新开战的时候居然就是我变成梦魇之月的时候?”

thumb_up 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