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永恒之泪

  独角兽

I am a Brony!

一个“卫兵”的故事

五:国之始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噢?终于肯说了?”塞拉斯提亚公主似乎是被勾起了兴趣,“以前问你的时候总是被你搪塞掉,这一次你居然直接告诉我了吗?”说完,她换了一个姿势,好像有谁在她面前,而她准备洗耳恭听。

另外一边,贾斯汀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呃,抱歉,公主殿下,忘记问了。那个,你想先听建国历史还是……”

但是,贾斯汀不知道的是,塞拉斯提亚公主这时候起身,准备离开了:“不必了,贾斯汀,将这个魔法切断吧。我已经准备返回皇宫了,毕竟今天我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可以听你讲故事。对了,要不,我把妹妹也一起叫上?”

贾斯汀听了之后,有些震惊,但还是听公主的,回了一声“好的”之后,将魔法链接给切断了。

“唉,对不起。有些事,我还是不能说。”他说完,看向无尽森林的方向,皱了皱眉。

刚才为了找到公主的位置,贾斯汀也算是花了些功夫,所以他也大致的知道现在公主在做什么事,但这种事可不好说出口,只好再一次隐瞒。

******

在塞拉斯提亚公主的房间内,两位公主在围着一匹用魔法举着水晶球的、有些紧张的天角兽,可能是要听他说什么事,而且塞拉斯提亚公主还为此准备了一些餐点。

“谢谢。那么,我就开始说了。这颗水晶球会放映我脑海里闪过的画面,基本上是我当年所查阅到的资料和图片。”

******

在小马利亚西部的境外,有一块非常大,而且异常荒芜的平原,被联合城邦的居民称为“寂静平原”。这么叫的原因是:整块平原一望无际,虽然没有沙漠那样的高温,但是却没有一丝的生机,安静到就连风声都很微弱。而在两千多年前,这里是一片生机盎然的大草原,甚至还有一些小山坡,但是自从有七匹独角兽在此大战一场之后,这里就彻底变样了。他们的魔法,将这里摧残成了现在这样的不毛之地。

这七匹拥有恐怖破坏力的独角兽,来自于平原西方的暗黑山脉山脚下的一个名叫“泰坦”的部落。那是一个以独角兽至上的部落,而这里每一代的酋长都是经过残酷的生死对决,而且是乱战之后,活着的,会被冠以“泰坦”的名号,并成为酋长。不过,最后一任泰坦太过残暴。作为天角兽的他目中无马,总是以虐待其他类型的小马为乐。在他统治的二十年里,他用各种手段虐杀的小马超过了四位数。最可怕的是,他将那些小马杀死之后,还将他们炼成了各种各样的邪恶法器。只要这些法器在,他就是天下无敌,甚至几乎是不死不灭。在那些法器的帮助下,他血腥镇压的三次反抗,而反抗者是无一幸存。

在第二十年,在他蹄下做事的一匹独角兽终于找到了他那些法器的缺陷——只有当所有的法器同时启用,它们的效果才能最大化,但是对使用者的负担也非常重。但是由于反抗者的力量越来越大,泰坦不得不寻找协助,最后而决定相信这匹独角兽,并将三成的法器交给他来使用。而一旦在同时使用的过程中,有一个法器被摧毁,或者失效了,整套法器都会失去魔力三个小时——当然,只有三个小时。

作为心腹的他立刻将这方面的资料暗中传到了部落的各个角落。各个反叛军的首领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召开地下会议,而那匹独角兽——冥火也到场了,但是他并没有公开自己就是那位心腹。在讨论了三个小时之后,他们决定相信那则消息,并开始拟定计划。

确定完计划之后,他们召集了最大的一批反叛军,联合各种小马一起与其大战了整整十天。最后在关键时刻,冥火在所有法器同时作用的时候,直接摧毁了自己所控制的所有法器,大家才将其彻底击杀,并成功推翻了他的统治,并将他剩余的法器能销毁的销毁,无法销毁的放在了一个墓穴里,那里埋葬着反抗时牺牲的小马的尸体(在能找到的情况下)。

不过,原本被称作“泰坦墓穴”的它,却因为那里机关重重,不只是盗墓者,甚至就连专业的考古学家都为了探索那里而死了不少。而活下来的,都说过同一句话:“那里,就是固若金汤的超级堡垒。”渐渐地,“泰坦墓穴”的称呼逐渐被大家淡忘,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名字——泰坦堡垒。

不过,根据联合城邦的史料记载,那七匹独角兽在带领大家推翻了泰坦的统治之后,却也渐渐地产生了分歧。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何处安置各位。那匹名叫冥火的独角兽主张继续围绕着暗黑山脉建立,但是其他另外六匹马却不愿意,原因是:暗黑山脉里有不少恐怖的生物,而它们时不时就会给居民造成损失,他们不愿意冒这个险。

可是,冥火却不这么认为。

他感应到,暗黑山脉里,有一股非常庞大,甚至可以说是恐怖的黑暗魔法能量,而根据一些探子的报告来看,暗黑山脉的正中心,是一个巨大的空洞,而里面居然有一棵通体漆黑,大到不可思议的树——高度六千米左右,而主干最粗的地方,直径超过两千米。

而那股强大的魔法能量,就是这棵树发出来的,而它是在暗黑山脉出现之前就存在了的,对暗黑山脉周遭的生命都有影响,而冥火就是看上了这一点,所以才一直坚持将国家建立在这附近。

而且,虽然是冥火召集大家一起反抗并且胜利的,但是在大部分小马的眼中,他与追随他的小马一样,他们的魔法散发着“黑暗”和“毁灭”的气息,即使在反抗中他们功不可没,但是这方面的舆论却依旧把他们推到了风口浪尖。

冥火一再地支持在暗黑山脉附近立国,终于导致了七马的决裂——冥火自成一派,主张支持在暗黑山脉附近立国。其他的则与其对立。虽然双方都有“和事佬”,但是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

最后,冥火被其他六匹独角兽下了战书,在那个大平原展开决战,只有胜者才能说话。不过,尽管这一次的战斗其实一点也不公平——冥火要同时对战六匹强大的独角兽,但是他依旧同意了。

“我会证明,我,是对的!”

那一次的大战,整整进行了三天三夜。但让大家意外的是,冥火居然赢了,让不少马直呼不服,要求再战。但是,冥火的一番解释,却让所有小马都闭了嘴:“他们已经全部受了致命伤,不可能活很久了,所以也根本没有机会再战一次了。除非,你们之中有想和我战的,不然按我说的做吧。”

最后他们带领着自己的信徒,在这块平原的更西面的暗黑山脉附近,建立了光之城邦和暗之城邦。但是,在建立好这两大城邦之后,重伤的六匹独角兽全部身亡,至于冥火——他神秘消失了。因此,这两个城邦立刻互相指责,并且直接开战。这一战就是一千多年。

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暗之城邦的地盘逐渐缩小,而光之城邦却也逐渐分裂,然后领地渐渐地也明确了:暗黑山脉在最北,然后在暗黑山脉脚下的西南区域是暗之城邦,暗之城邦东面是土之城邦,东南面是木之城邦,木之城邦的东南面是水之城邦,土之城邦的东面是火之城邦,火之城邦的南面、水之城邦的北面是金之城邦,而金之城邦、水之城邦、火之城邦的东面是光之城邦。

按照城邦面积来看,暗之城邦>土之城邦>金之城邦=火之城邦=水之城邦>木之城邦>光之城邦。

其中,土之城邦以采矿业和重工业为主,木之城邦以种植业和轻工业为主,火之城邦和金之城邦合作以工业为主,水之城邦以物流、贸易为主,而光之城邦以教育业和物流贸易为主。

在打了一千多年之后,两个城邦像是约好了一样,几乎同时提出了停战,原因是:两大城邦都陷入了矛盾和分裂的危机。

而就这种时候,光之城邦出现了一位领袖——曙光女王,也就是她,将光之城邦分裂成这样的,原因是:“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基本上是分为六大类,不如我们直接分成六个小一点的城邦,然后各选一位管理者,这样还能方便管理。”

相反的,在暗之城邦,则有一匹马做了相反的事,但也成功地将暗之城邦带出了阴霾。他创立了一个教派——光影教,主张“魔法不分正邪,只看使用者”的思想,但同时也配合当局,对城内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并与光之城邦进行交涉。

在坚持了几年之后,这块地方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和平,而在此之后,“光影教”成为了暗之城邦的主要教派,而其教主——永夜,也成了暗之城邦的统治者,被马群称为“永夜大帝”。

在和平之后,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签署了一系列的条约,如货币统一化、资源共享化、地图透明化等等,并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永夜大帝还顶着舆论压力提出,与光之城邦联合探索暗黑山脉,要求只有一个:所有参与者都得注意安全,并且互相帮助。

这两位君主的做法,让不少民众感到疑惑和不满,但是大家都有所担心,所以就仅仅是放在心中。只是,有一部分的马会给他们写信以发泄自己的不满,甚至有的胆子大的,又是写恐吓信,又是举行各种示威游行。这种现象在光之城邦特别明显,但在暗之城邦却几乎没有,毕竟永夜大帝在治理国家的时候,用的手段有点狠,从而立了不小的威信。

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稍微敏感一点的小马发现,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的一些举动,似乎有一点“相互配合”的感觉,引起了他们的猜测,甚至都登上了报纸,然后铺天盖地的所谓的小道消息一发不可收,各种天马行空的猜测都一下子冲出来了。

比较多的猜测是,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有“奸情”。而更加奇葩的猜测是,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是父女关系或母子关系。对于这样那样的猜测,他们都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就在大家瞎猜了几年后,永夜大帝宣布,要在近期举行一次婚礼。虽然官方没有说明新娘是谁,甚至一点提示都没有,但是群众不是傻子,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铺天盖地,基本上都指向了曙光女王。弄得最后永夜大帝不得不承认,她就是新娘。

虽然大家都猜到了,但还是在大部分区域引起了轩然大波。·而在此之后,官方却再一次没有了消息。

直到他们婚礼当天,所有小马才明白:在永夜大帝亲自承认了之后的短短一周内,就已经遭受了十余次暗杀,而曙光女王至少有四次了。最后,是在邪法(永夜大帝的侍从)和瑞坦(当时曙光女王的侍从)的强烈建议下,他们只好暂时隐藏一段时间。而皇宫内则相应的封闭一切的消息,让他们暂时失踪。

那一次,婚礼足足持续了一天,而反恐的措施也做到了极限:在游行路线上的四个城市里,布置了所有城邦百分之八十的士兵和警卫。从上午八点开始,一直到了晚上十点,参加婚礼的民众的数量达上百万。

在这次大婚之后,所有势力都有了微妙的关系:光之城邦和暗之城邦一直保持沉默,对于结盟之事既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土之城邦和木之城邦嘴上说着反对,但是他们给暗之城邦的出口量依旧大于水、火、金的总和;水之城邦和金之城邦没有直接反对,应该是碍于光之城邦施加的压力,但是如果有马提起,那里的马还是有一点不高兴的;金之城邦和光影教则是互相干涉,有几次还差点引发流血事件,但是被一匹老马中间插了一蹄,说了几句话就让双方言和了。

二十年后,曙光女王有了身孕,永夜大帝将自己的位置暂时交给邪法,让他来代替永夜大帝管理光影教和暗之城邦,而自己则去照顾曙光女王。邪法也不负众望,在他管理期间,暗之城邦发生的几次暴乱全被镇压,而且他几乎每一次都是亲自到了现场指挥,使得没有平民受伤。

而就在这个时间段,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的孩子降生了——一匹独角兽,取名为“星河”。他出生之后,就受到了各方的高度关注,但也就关注到了他十岁——他被刺杀身亡,而负责看他的四名保安在暗之城邦的一个公园内全部当场殉职。

根据现场勘查发现,他们身上有明显的打斗和反抗的痕迹,但是星河却不知所踪。

在全国的努力下,在找齐星河尸体的当天深夜,案子有了突破:确定这是一支由六匹马组成的团队的所作所为。并且他们还有较强的反侦察和组织性,让追查的难度加了不少,只能确定有一匹天马、两匹独角兽、三匹陆马。

根据找到的目击者的说法,他们是先假装是普通的游客靠近,然后突然发难。陆马和飞马先偷袭那四匹天角兽保安,趁他们回头的时候,两匹独角兽配合那匹天马洒下的一些药粉释放法术,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罩子:从外面看上去什么也没有,但里面的声音却传不出来。

三分钟之后,那个罩子消失了,只留下了那几匹保镖的尸体,而星河王子却不见了。之前有一匹独角兽试图进去,却发现这个罩子可以反弹一切形式的冲击。

在线索有进展的同时,有一批搜索队发现了孩子的尸体。地点是位于暗之城邦靠近土之城邦边境的一处废弃的名宅,但是他的头部则是在第二天才被发现,在一个蚂蚁窝旁,已经只剩下骨头了。之所以确定是星河的头,是因为凶手是斜着将其切下,所以有一个相对应的切口。

当时,各大城邦正在召开联合会议,以“家族是否应该继承王位”为主题进行投票。但是,在这种时候出了这样的大事,所有的马都会觉得不安。永夜大帝得知星河失踪之后就一时间回到了暗之城邦,并下令全城通缉并搜捕,活要见马,死要见尸,并让邪法代替他继续这次的会议,并在告诉他“无论如何,我投的是否决票。”之后就离开了;曙光女王则是在得知失踪的时候还只是担心,直到被告知发现尸体的时候当场就昏了过去,然后由瑞坦长老代替她持赞成票。

不过,那一次的会议最后却是不了了之,原因是意见分歧。虽然光之城邦和暗之城邦都已经表态了,但是其他的城邦全部都是弃权。清一色的理由:先把这个大案结了,再继续这个会议。

在发现星河全尸的一周后,高层接到了一个民众举报,说是有一匹通缉令上的陆马在金之城邦的一所快捷酒店里出现。得到批准之后,负责在金之城邦的搜捕队潜入了那家酒店。在蹲守了三天之后,制定完计划的他们进行了抓捕。但是,在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敲了十几次门却都没有回应,他们只好强行破门冲了进去。

在把门强行破开的一瞬间,在场的马立刻都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而房间内似乎经历过了一场非常惨烈的打斗:从外面看上去门是完好无损的,但是直到将其破开才知道,整扇门已经被完全嵌在了门框里,根本无法正常打开;门口的装饰柜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具从内部炸开的尸体,看体型应该就是那匹陆马,不知名的东西将他的前半身炸的粉碎,各种身体组织和血溅得门口到处都是,门和墙壁也被冲击波炸出了一些裂缝。

侦查员完全进入房间之后,发现在床边上,还有一具飞马的尸体。经过辨认是其中一匹嫌疑马,死因是头部遭到钝器的攻击导致颅骨粉碎,使颅内大出血,凶器是倒在一旁的台灯;床头的墙上,有用血写着一些字,但是让在场的小马匪夷所思:

为了统一!

他们封锁了现场,并将尸体带回去,想从上面找出一些有用的线索。但就在之后的一周内,他们找到了所有其余嫌疑马的踪迹,但是已经全部都是尸体了。尤其是最后找到的那匹独角兽,让发现者全都觉得诡异:他是自杀的,而且他的表情却是好像看见了什么让他惊恐的东西。而且,每一个案发现场都留下了那句话。

经过调查,第一被发现的那匹陆马是来自土之城邦,与他死在同一现场的飞马是来自水之城邦,另外两匹陆马来自光之城邦,最后被发现的独角兽来自金之城邦,另一只来自暗之城邦。其中,所有的独角兽和飞马和一匹陆马是光影教的成员,其他的则是与光之城邦的政要有些关系的。但是之后,调查却因不明原因而不了了之,史料里也没有记载。

当时,这样结案,自然会让民众不满,同时派的右翼分子也开始活跃。最终,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因为舆论压力而纷纷下台,分别由福尔曼·邪法和吉斯亚·贾斯汀继位。

但是,因为那件事,出现了更大的问题:由于当时依旧是以“独角兽至上”的,所以那两匹光影教的独角兽被认为是幕后主谋。这样的舆论,导致了光影教的成员不断遭到排斥,甚至一些地方的商店和旅馆明确标注“光影教成员禁止入内”。

邪法为了这类事,将嘴唇说得厚了一圈,依旧没有有效的抑制住这样的势头,只好将光影教成员全部召回,并集中于暗之城邦。而在其他城邦所修建的教堂,也在最后一批成员撤离之后,在民众的怒火下全部变成了废墟。

随后,又过了两年,导火索最终被点燃:仅仅是有“小道消息”说是“光影教的小马是那次事件的幕后黑手”,但是暗之城邦方面根本不承认,然后在一次联合大会上上演了“全武行”,结果三匹重伤,十一匹轻伤,开会地点几乎完全被破坏。

据传言,在暗之城邦的代表回去之后,被邪法重罚,理由是“迎着对方的话题”以及“在重要场合故意使用范围伤害性魔法”,险些被处死。奇怪的是,哪怕是这种时候,永夜大帝和曙光女王却都没有出面调解。

在所有代表回去之后,金、木、水、火、土、光之城邦全部向暗之城邦宣战,同时成立同盟联邦:光之联合城邦。

从那一天开始,这个联合城邦都在战争中度过,一直到现在。

******

“等一下!”在贾斯汀说道这里的时候,回了一口气,准备接着往下说的时候,露娜公主突然将其打断了,而且表情非常惊讶,“如果是你说的那个时间段,那么也就是说,小马利亚建立的时间居然和联合城邦的几乎一致,而重新开战的时候居然就是我变成梦魇之月的时候?”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