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太阳公主讨厌茶

第 Two 章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7,739 字

publish于 2018-10-21 发表

pageview共 533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味觉障碍。”我的皇家御医,医杖大夫说道。我们正努力穿过一群乱糟糟的低级幕僚,每个臣子都冲我挥舞着一大叠纸片。

  “祝您身体健康。”我说着,试着活跃一下气氛。今天对于低级幕僚们而言真是个好日子,因为我发现我在这荒唐的困境中越陷越深而且越来越不耐烦了。我一直都在一边走一边朝四处肆无忌惮地胡乱盖着我的许可蹄印,就好像在给谷物脱粒似的。这个时候只要看起来像是个奏折和文件之类的东西我都会批准,也有一些不是。比如说,我记得好像给在我身后几百码开外的一个观赏用花瓶赐予了等级非常高的多重商务行政权力。但愿这不算是欺负他们。

  “不,殿下,”医杖大夫说道,“味觉障碍,意思是……”

  “味觉功能方面的感官性障碍和干扰,对,医生,”我说道,“我明白得很。”

  栗色独角兽努力挤过一个满脸无助的官员时哼哼着,“那您也就应该知道,”他继续说,“会导致味觉障碍的疾病非常非常多,而且大部分都是重病。殿下。”

  “医杖大夫,”我说道,顺便签署了一份临时许可,为奶酪给世界磁场造成影响的研究调拨了数千研究员。“我很感激你的关心,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对茶叶方面的味觉感知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我今天觉得它的味道就和昨天一样恶心,而且和前天,以及更早的时间内一样恶心。”

  医杖在嘴里咂着舌头,用他的魔力漂起一块写字板和铅笔。“记忆损坏。”他一边嘀咕一边写着。

  “我是说真的,大夫。”我一边说一边随便把五月标为国家青鱼月份。

  “当然了,殿下!”他叫道,“味觉障碍和记忆损坏?!这已经将可能性范围大大缩小了,而且结果相当可怕,最大的可能是癌肿引起的综合症!”

  “什么情况你都往癌肿综合症上推,大夫。”我说道,“我上次让我一个蹄子上起了个肿包的女佣去你那里看病,你都给她确诊成癌肿综合症。”我的话不时被对一场完整极地考察,包括准备很多雪橇犬的资助议案给打断。

  “这是潜伏的杀手,”他声音里满是险恶,“也有症状强烈的,基本上所有的死亡率都介于这两者之间。”

  “我敢肯定是这样,”我为一根大烛台提供最惠贸易地位并且出乎意料地宣布我的一位助理为一个独立自主民族的唯一成员。还有几码就到朝会厅了,振作,赛蕾丝蒂娅,你能做到的……

  “我在跟您说,殿下,”医杖大夫说道,“您贵体有恙,作为您的皇家御医,我强烈建议您推迟一天上朝,直到您的思维方式更加……呃……理智。”

  “理智?”我问道,对他竖起了眉头,在我毫不费力地占据了一小块领地,然后又在向前迈了一步的时候为斑马大陆上一个闹饥荒的国家送了几千吨山药蛋。“你知道有什么能让我增加一些理智吗,医杖大夫?挤出这一大堆下级幕僚,到我的朝会厅去享受一些平静和安宁!”我眨了眨眼睛,“而且,没错,我刚刚就是这么说的!”

  “很好,公主殿下,”医杖大夫戏剧性地叹了口气。“毕竟您可是女神娘娘。”

  “谢谢。”我说道,快步冲过这战火纷飞的通道所剩下的最后几码,推开了通往朝会厅的大门。

  我的朝会厅现在挤得很满。

  说起满这个字,我们现在所说的不是“元首阅兵”级别的那种满,甚至都不是在说“最大安全限度”的那种满,我们现在所指的是“从理论上来讲一粒灰甚至一个灵魂都塞不进来”的那种满。来上朝的群众之中的天马们甚至完全确保了房间里的剩余空间连小数点后两到三位都可以省略了。

  实际上,现在这房间里所有的小马,屁股上的可爱标记都跟茶有关。

  有可爱标记是茶壶的小马,有可爱标记是茶滤网的小马,有可爱标记是一整套法式时尚泡茶专用茶具的小马,有屁股上标着三片茶树叶、要么就是三包丝绸茶包的小马,一个粗犷而且胡子拉碴的小马屁股上是一套奇特的白银茶具。一个晚上,全小马国所有特别天赋跟茶有关的小马全都跑到坎特拉城来了。

  我的朝会厅里现在挤满了小马,挤得水泄不通,活像是一堵墙。

  而且,当我在门前一露脸,迎面而来的喧嚣就有如海啸似的朝我压了过来。在场的这些小马之中,有些是提心吊胆的茶品商家,对我的声明可能对他们下一个财政季度的账本底线造成的冲击而愤怒不已;还有些是茶饮的狂热爱好者,对我竟然如此中伤诽谤他们缺了就活不下去的命根子而义愤填膺;另外还有一部分则仅仅是非常好心的见义勇为者,他们担心他们的公主失去了对生活的激情,而且相信要是为她奉上一杯美味的热茶可以让她振作起来,那么他们将对此义无反顾。

  我微妙地闭上我的眼睛,然后在清晰可闻,足以打破喧嚣的清脆铃声之中步入了这房间。

  “注意了,我亲爱的小马子民们,”我高声宣布,整个房间一下子安静了。“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们,今天的白昼皇廷不接受任何与茶有关的事务!”

  抗议和哀怨的嘈杂声顿时在整个房间里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起来。我又大声宣告了一遍,把他们全都压了下去。“肃静!在这宝贵的一天当中公主希望处理的政务里,应该有更多比茶这种话题更适合的皇家事务!明天八点钟再回到坎特拉城皇宫来,到皇廷申诉专员的办公室那里去排队!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用更有组织的方法来处理当前的麻烦事!”

  当我板起脸来的时候,别的小马可是很难跟我争辩的。苦着脸,拖着蹄,上访的小马们开始慢慢朝朝会厅外面退去,这足足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展开我的翅膀,朝我王座附近的小马扫着,耐心地等待着今天还有什么具有实际意义的事务可以处理。

  等一切都完事之后,空荡荡的朝会厅里就只剩下了王位上的我以及唯一一只鲜黄色的小马,她的可爱标记是三颗麦穗。

  我笑得无比安详,有如圣光罩顶。“到王座这边来,”我说道,“报上你的姓名。”

  年轻的雌马从命了,她在王座前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叫琥珀,”她低声说道,“从亚拉斯加来。”

  “说吧,琥珀,”我问道,“你有什么愿望?”

  “这个……请您原谅,殿下。我本来是因为我的庄稼感染了严重的枯萎病而来求援的,但是……”

  “此事很简单,马上就能解决,”因为实在对和茶无关的皇家事务迫不及待,我几乎把所有热情都倾注到了我的声音里。“我这里有很多特别天赋是治疗枯萎病的陆马可以随叫随到,我将把指挥他们的一切权力都借与你。”

  “是的,但是……”琥珀十分不安地在地上磨着一只蹄子。“您……您真的……真的像其他那些小马所言,再也不喜欢茶了吗?”

  “哦,没错。”我斩钉截铁的声音中包含的快乐和喜悦差不多都足以飞升到遥远的宇宙里去了。“千真万确。”

  琥珀摇了摇头,然后转身低着头走向门口。“这下子,一切都变了。”她低声喃喃着,快步离开了。

  我在现在完全空无一马的朝会厅里瞪着眼睛扫了一遍。

  “好吧!”我嘀咕着,“我猜这场朝会得延期了。”

  “稍等一下,公主。”门口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抬起头来,在那里,一路沿着天鹅绒地毯走向我王座的是我最忠实的学生,不过样子看上去有点黯然,还有些……憔悴,并且心事重重。陪着她的是我的皇家御茶主管,安逸太太。她眼睛红红的,朝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偶尔还吸溜着鼻子。

  “公主,”暮暮信步向我走来。“我知道您说过你今天半句跟茶相关的事都不想听,但是……”

  “暮暮,”我说道,“你是我最忠实的学生,安逸太太也是皇家的重要成员,那些泛泛的话并不总适用于我心中最亲爱的小马。”

  暮暮向我点点头,看起来似乎很满意。然后她推了推安逸夫人,老独角兽走近王座,朝我行了一个屈膝礼。

  “安逸太太?”我问道。

  安逸太太一下子哭出声来了。“您一直都说您最喜欢我的茶!”年长的雌马痛哭失声,“这么多年来,您一直都在称赞我,一遍一遍又一遍,您说我的茶实在是绝赞!”

  “请你不要把这件事当做对你的侮辱,安逸太太。”我辩解道,有点绝望地企图抓住什么救命稻草。“数千年来,自从泡茶开始发展,成熟成为一项天赋开始,我已经对茶文化熟的不能再熟了。而你是这项领域真正的大师,安逸太太。哪怕我的口味问题也无法让你璀璨夺目的技艺变得有一丝一毫的黯然。我对你的工作和在其中投入的心血实在是感激到了极点。”

  可我的话让安逸太太伤心极了。“就在上周!”她哭着说道,“就在上周,我还跟我最亲的孙女小柴说呢,我说要是她一直这么努力练习泡茶的技巧,说不定她有一天可以像我一样成为皇家御茶主管!她听我这么说实在是乐坏了,抱歉,殿下,她开心得就像是亲蹄点亮了暖心节树上的星星,现在我该怎么跟她说?”

  “安逸太太……”

  “我到底该怎么跟她说?”安逸太太哭得上不来气,她用她的围裙用力地擤着鼻子,然后转身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大厅。当她在我视线中消失良久之后,那哭泣声依然在大厅中余音袅袅。

  一边叹着气,我一边从王座上起身,沿着台阶朝我最忠实的学生走去。

  “暮暮,”我说道,“我开始觉得,我可能犯了个大错误。”

  我的学生给我的回应只是静静的沉默。

  “您还记得,我们头一次一起喝茶的事吗,公主?”片刻后,她开了口,语气很微妙。

  “对。”我说,呃……跟暮光闪闪吗?我努力回忆着。

  “好几个月的时间,当我们在授课的时候,我都在一直观察您品茶的样子。您在我认真学习而且学得很好的时候,总是心情愉快地品一两杯茶。那气味儿闻起来实在是太好了,就像是花朵和温暖的春雨。所以我求了您一次又一次,也让我喝点儿尝尝。于是有一天,您和我坐下来,给我也倒了一点儿。我实在都快要乐疯了,公主,我觉得心脏都乐得快要爆炸了。”

  然后她的脸色黯然下来。“然后我一尝,那味道简直就像我的漱口水,但是我一直都保持着微笑,在把那一整杯都喝下去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笑。因为我知道,要是公主您喜欢它,享受它,那它肯定是一种非常非常特别,非常非常美好的东西。然后当我回到宿舍的时候,我从厨房的罐子里偷偷地拿了一包这名叫黑尼尔吉利的恐怖玩意儿,给自己泡了足足二十八杯。然后在六分钟之内把这些东西全都灌了下去。然后我就坐在那里摇啊摇啊摇啊摇,直到凌晨四点钟的时候我终于翻白眼晕过去了,还一直做着被装进会自己跳舞的大水罐子里然后再被小茶勺搅来搅去的噩梦饱受折磨。”

  “我,嗯……”

  “但是我一直都努力喝下去了!”她的眼神变得有些疯狂。“而且我喝呀喝,喝呀喝,喝呀喝呀喝呀喝!渐渐的,我开始喜欢上它了,哪怕它让我陷入了绝对的茶瘾状况之中!您都不知道,我爸爸妈妈给我邮来的零花钱有多少都直接进了我的茶杯里,公主!都到了我不得不用咖啡来缓解我自己的地步了,因为我眼睛都开始发黄了,我每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甚至都能用耳朵听见颜色了!”

  片刻间,她只是站在那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我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您,公主,”她最后说道,“我这么做是想和您一样,想成为您。现在我的心中依然有一小部分死心塌地地相信,您不可能讨厌茶。”

  “我……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我能说的话就只剩这么多了。

  “不,”暮暮的声音很认真,“您不用向我道歉,因为您知道为什么吗?我昨天想了足足一整夜,我终于醒悟了,现在我的心已经彻底从这里面解脱出来了。”

  “至少还有个亮点,唉……”我苦笑起来,“在我子民们的心目之中,错误印象和误解多得要命,暮暮,而且大部分都是我的错。我的御医认为我脑筋不正常了,或者是癌肿综合症,不然就是因为癌肿综合症结果脑筋不正常,等等等等。”

  “好吧,我想也该是开诚布公地解决这件事的时候了。您今天下午得和高级内阁开会,对吗?”

  “没错,”我说道,“主要议题还是如何控制我因为茶的事发脾气所造成的损失。”

  “如果您能让我也参加的话,我会非常荣幸,请让我站在您身边吧。”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回答,“那么我会为你实现它。”

  “太好了!”暮暮的脸一下子亮堂起来,我们肩并肩地走出了朝会厅,“别担心,公主,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您会看到的。”

  * * *

  “高级内阁的女士们,先生们,”我扫视着他们。“我知道,用这类诉讼程序作为道歉的开始并不符合礼节,但是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是有必要的。谦虚并不是我最高的优点,我觉得很满足,我应该在心中培养这类美德。”我清澈的目光依次扫过他们每一只小马。“我忠实的阁僚们,我对昨天贸然公开做出的那些和公主身份不符的行径表示歉意,对饮品的偏好这种琐事而无意中影响了小马国社会的根基表示深深的歉意。”

  “而我想我也应该道歉,”小暮暮在我身边开口道,“如果不是因为我恐慌坎特拉皇城可能遭到了第二次幻形灵入侵而失去了理智,我就不会承担起对我的恩师使用谐律精华的责任,这就像是导火索一样引发了这一系列的……这个……爆炸性的意外。”

  “您二位的歉意非常好,殿下,暮光闪闪小姐,”书卷议长低声抱怨着,向前倾过身体,“但是这对于恢复公众的信心毫无作用。仅仅一夜之间,我们的茶叶出口量暴跌,有传言说小马国内的农作物产量必定非常糟糕,糟糕到连公主都积累了如此的负面情绪。”

  “甚至还有传言宣扬农作物可能受到了诅咒或者被降了妖术,”金麟花女士补充道,“这简直就是金融界的灾难,殿下,很多小马的生活都毁了。”

  “从社会学角度来讲,”赞歌,我那位令小马坐立不安的文化部长,调整了一下他的小墨镜。“这也让我们在茶馆出席时陷入了绝对糟糕的状态,宛如行走在悬崖边缘一样危机重重。这也在我们尽力试图根据‘第三区’交流的新标准之间调和并重建我们的文化身份时,导致了普遍的社会焦虑现象。”他向后靠了回去,“我们就像是无舵的航船,哦哈里路亚。”

  “没错。”我高高抬起头,“我对此愿意负起全责,除了赞歌所说的……我一点儿都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

  “而她根本对此毫无关系,”暮暮插进话来,“因为这根本不是她的错!”

  我低头看着暮暮大步走上了讲台,“好吧,内阁的诸位,”她说道,“我并不想让你们太惊恐,但是我可以用一个简单的词来总结我们正面临的严重问题。”

  她靠在讲台上,重重地把她的蹄子按在台案的边缘上。“无序!”

  整个内阁一下子炸开了锅,惊叫声此起彼伏。哦,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流利地走上前去,把自己挡在暮暮和讲台之间。“我想我最忠实学生的意思是……”

  “无序又回来了?!”总是神经兮兮的红主教尖叫着,“他可以让小马们不喜欢茶?!”

  “不,他依然还是石头呢,但是毫无疑问,他可以!”暮暮伸出蹄子向前指着,她站在讲台前毫不动摇,稳如山脉。“至少,他残留下的腐化法术可以!我昨晚把一切都想通了,不管我怎么思考公主昨天和我说的话,我心中仍然有一部分毫不动摇地完全相信,她绝不可能讨厌茶!而你们明白我理解了什么吗?我心中那一部分是完全正确的!”暮暮的笑容无比坚定,无比安详。“您看,议长,当无序试图通过控制我和我朋友的意志来摧毁谐律精华,让我们的行动背离了我们的本质之际,我们都做了一些非常疯狂的事情!我的朋友苹果杰克变成了骗子,萍琪开始抱怨连天,瑞瑞变得贪婪,小蝶变得恶毒,云宝黛茜直接扬长而去,背弃了我们所有朋友!而这一切让我失去了对友情的信心。女士们,先生们,无序让我们干出的好事,我们谁也不会,永远也不会在现实生活中真的这么做,除了苹果杰克偶尔会之外。这结果令我恍然大悟。”

  暮暮扭头面向我,她明亮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坚定和信任。真不愧是我多年以前作为我私家弟子收下的那个可爱的小姑娘。“赛蕾丝蒂娅公主绝不会在她真正的生活中讨厌茶!这对她,对我们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这就意味着……无序的魔爪也伸向了她!很明显,一位不能喝茶的赛蕾丝蒂娅公主和我们所熟知,所深爱的那位公主是完全相反的类型!”暮暮朝我笑着,偎依在我的身边。

  “等等,”书卷议长的眉头弓了起来,“你是说,我们的赛蕾丝蒂娅公主被无序的力量所侵蚀了,就在我们说话的这段时间里?”

  “正是!”暮光闪闪回答。

  “那我们究竟该如何才能让我们挚爱的公主回到我们身边,小妹妹?”赞歌问道。

  “非常简单!”暮暮大声疾呼,“我们只需重复我对我被腐化的朋友们做过的事情就行了!我将对公主施以回忆魔法,这将让她充分重温她这一生所畅饮过的每一杯茶的芬芳与甜蜜,这样一来,所有对茶的美好回忆都会重回她的心中,她将会再次变回我们尊敬的,熟知的,最爱茶的太阳公主!”

  我的左眼皮非常厉害地抽搐了一下。

  “这一生……每一杯……茶?!”我问道,声音几乎像是蚊子叫。

  “嗯哼!”暮暮点着头笑得满脸灿烂。“您千万年来品过的每一杯愉快的茶,实在是太棒啦!”

  微微发着抖,我低头望着我最忠实学生那充满了希望的面孔,又抬头望着我的整个高级内阁。所有的小马,每一只小马,都在他或者她的坐垫上直起了身体,直直地望着我,等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他们都希望这只是我正在苦恼的一个诅咒。整个世界都是这么希望的。实在是不可思议,足足有四分之一的全国经济,以及我国外交之中不可小看的一部分都取决于我那个被大家广泛误解的公主形象,而且这种解读还事无巨细。

  我并非我子民的主宰,就像被载入史册的任何优秀和正直的政治家一样,我乃是他们的公仆。没有什么比我接下来所说的话更明白的了。

  “暮光闪闪,”我说道,“是完全正确的。”

  * * *

  然后是第二天了,我站在坎特拉皇宫高高的皇家观礼阳台上,下面是我万万千千欢呼的子民。我最忠实的学生站在我的身边,宝石王冠荣耀地在我的额头上闪着光芒,在我左边,是容光焕发的安逸太太。在她面孔上,那之前化为灰烬的快乐与荣耀此时已经浴火重生了。

  我向前迈了一步,低头俯视着芸芸众生。毫无疑问,昨天所有跟茶有关的上访者都在下面等着呢。他们的担忧与恐慌现在已经被惊喜的启示所冲得无影无踪,太阳公主是因为某些邪恶的黑暗魔法所以一直在遭受折磨,她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宣布她已经背弃了她钟爱的饮料——对他们而言很重要的饮料。群众们现在满怀着只有小马们的生活重回正轨才会有的那种激情与满足。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小马们所希望的,比任何东西都渴望的——不管是苹果也好,珠宝也好,马芬也好,派对也好——就是他们的生活安宁而正常,没有任何意外,普普通通。

  他们想要的,我这就要给他们了。

  以最标准最出色的礼仪和姿势,安逸太太为我飘起一个小小的茶杯,飘到了我站立的位置旁。面对着下面的群众,我漂亮的古典茶杯悬浮了足够长的时间,足够长到让所有的小马都看得一清二楚。然后安逸太太将它倒满,满满的一杯茶。我有点困惑地注意到她选的是暮光闪闪给我当礼物买来的新鲜大吉岭红茶,这一定是巧合。

  我低头盯着那杯琥珀色光泽的液体,暮光闪闪为我准备的礼品。多亏了她,我昨天一整晚时间都在重温那成千上万年可恨的茶的回忆,差点没精神崩溃,不过我还是挺过来了。这不过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简单的,真实世界任务的准备工作而已。我绝对能行。

  我将茶杯端到唇边,把那恐怖的液体吞进了嘴里。

  下面万籁俱寂,鸦雀无声。

  在我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我自己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搬走了一整座小山,靠的就只有我的蹄子而已。现在我花费的努力一点儿都不比那少,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地让自己的腹部肌肉保持完全静止状态,一个小小的干呕就可能让整个世界都毁灭。

  感谢老天,那恶心的感觉总算是过去了,我向周围睁大了眼睛的小马们展露出完美无缺的微笑,高高举起我的茶杯。

  “美味!”我宣布,于是他们忽然大声欢呼雀跃起来。

  “真高兴您恢复过来了,公主。”在欢呼声宛如浪涛一样在我们周围沸腾的时候,暮暮抬头望着我。

  “真高兴恢复过来了。”我承认道。

  

The  End...


AntiesDashie  天马 #1
回复 第 Two 章

太可怕了

zxzh0438  天马 #2
回复 第 Two 章

第二章可以和第一章分离,因为第一章结尾就已经足够了,也不脱离喜剧范畴;第二章……太真实了,真实到窒息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