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2:午夜王国

第二十七章:一段厚重的历史 A Grave Piece of History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10,969 字

publish于 2019-04-15 发表

pageview共 189 人看过

chat共 1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反控联盟,嗯……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名字。”博士说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环顾四周,看着围绕着自己的五只小马。

看到她们身上的灰尘,望见她们还算年轻却已经饱经风寒的脸,博士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沉重。

“看来,那个从星球上下来的怪物已经实现了它的计划。”

站在自己面前的余辉烁烁好像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自己的上方的地表,好像那家伙如今仍然在透过地面观察着他们似的,“那怪物……博士你知道它?”

“我曾经在一次原本十分和谐的旅游之中遇到过它。而那次经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博士解释道,他示意走到原本显示有小马镇地图的桌子那里,这么说道。

他注意到周围的小马们有些慌张地面面相觑了一阵子。

“你……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它?”站在最后面的飞板璐喊道,好像她担心博士的贵耳听不到她的声音一样,“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个……”

“嗯?”

博士听了后转过身去,看着桌子旁的小马们,接着问道:“什么意思?”

他可以感觉到周围的几只小马似乎十分紧张,她们搓着自己的前腿,看着地面。

博士犹豫了一小阵子,接着打破了沉寂:“不过,在我想出任何计划之前,我认为我想了解一下这九年来你们的故事,以及这个怪物的所作所为。”

小马们再次互相看了看,她们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情结。

不过接着她们同时点了点头,好像先前就安排好了一样一起走到桌子周围站好。

其中,站在博士正对面的余晖烁烁使用了自己的魔法,一束红色的激光从她的独角尖射出,射中了桌子的表面。接着,如同铁水被注入先前装配好的模具一样,那光线由桌面中心的一点向着四周散开,显示出棱角、斜面、立体图形,并在最后形成了一张红色的地图。

博士注意到这是小马镇的全息投影——正如他来时的一样,不过他看到广场中心的大厅仍然立在地面上。

“这是九年前小马镇的模样,”余晖烁烁使用着魔法,解释道,接着她停顿了一下。

默默地注视着这张地图时,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回忆、悲伤、悔恨……这些复杂的情感令博士感到自己的心如同被绳索绞了一下。

紧接着她回过神来,看了看旁边的崔克西,接着说道:“我认为这里的故事要由她来讲述。在这件事刚刚发生的九年前,她曾经被那些马抓住,进了坎特洛特的地牢。在那里,她遇到了暮光闪闪等五只马——她们在地牢里是互相隔壁的。而那五只马告诉了她这件事情的全部起因。”

“那么,她又是怎么逃离地牢的呢?”博士问。

“起初崔克西自己一只马准备逃离地牢,后来旁边的五只马也加入了。”余晖烁烁解释道,她的语气里有一些微妙的变化,“后来实施逃跑计划时,一切看似都很顺利,幸运女神似乎一直在光顾她们。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当她们在实施计划的最后一步——离开坎特洛特的时候,被发现了。”

余晖烁烁低下了头,仿佛她现在正在为某只……或者某几只小马默哀一样。

“她们如果全力逃跑,那么至少可以出来一半。但是那五只小马誓死也不愿分开,共同抵抗着敌人,并将崔克西护送了出去。”她咬着嘴唇说出了这个结局,“最后,崔克西成功逃离了坎特洛特,而那五只小马……我不能说她们死了,但是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们。”

现场忽然变得十分沉默。

“不过……”

打破寂静的仍然是崔克西,她抬起头来看着博士,眼睛里又闪烁着泪水的光芒。这种澄清的液体映在地下室十分昏暗的灯光下,也显得如同水晶一般闪亮:“暮暮在被他们那些小马们抓走之前,对我这只已经绝望了的小马说过……她们要我离开这里,找到尽可能多的伙伴,坚强地活着,并等待博士的来临。现在,九年过去了,暮光的话仍然在我们心里,而你,就站在我们面前。”

博士点了点头,他咬着自己的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忍住了。

“很好……你们已经成功讲述了一个很令人痛心的故事了。”博士说,他把眼睛转向了崔克西,“但是我所需要了解的不仅仅是这些,把一切的一切都讲给我吧。”

崔克西抬起头,回看了博士一眼。

博士默默地注视着她。

接着,崔克西点了点头,张开了嘴巴说道:“这一切,都要从那颗钻石星球忽然出现在天空上那天说起。”

 

---------------------------------------------

 

暮光闪闪、小蝶、云宝黛西、苹果杰克、瑞瑞和……和萍琪派,跟随着两位公主前往了那颗星球上进行观察——毕竟那颗星球的忽然出现一定有什么原因,而不是自然而为。

它好像在一夜之间就凭空出现在了天上,没有任何预兆。

而正是露娜公主告诉她们,这颗星球是在后半夜于一道空中的裂缝传来的。

她们在星球上巡视,却发现了远处山坡上的黑影……诶?博士,你这是什么表情?让我继续?好的……

那黑影迅速冲来,对公主们的防护罩产生巨大伤害。当那冲击停止后,她们也就趁机回来,“逃脱”了那黑影的猛烈攻击。

但是事实却没有那么简单,那奇怪的黑影,已经进入了她们之中,寄生在了萍琪派的体内。

但是我们、包括我们的朋友、包括公主们,全部蒙在鼓里。

从此,萍琪派忽然变得十分失落。当暮暮前去询问时,却发现她已经不再是萍琪派。

她被那侵入自己身体的黑影所控制。那黑影进入了别人的体内后,无所不能,能够读取记忆,并在意想不到的时间控制……什么?博士你知道这个了?哦你确实见过那黑影,那么我就不多赘述了。

那黑影在萍琪派的体内,自称为萍卡美娜……萍卡美娜其实才是萍琪派的真正名字,只不过我们和她自己都不喜欢用罢了……暮暮被出其不意地攻击,昏了过去进了医院,仍不知情的朋友们去看望她时,萍卡美娜便在小马镇寻找机会,举办一场派对。

所谓的举办派对,只不过是一处用来供她吸收别人记忆、知识、力量并控制他们的场所罢了。许多小马上了当,被吸走了力量,当暮光她们一行马赶到时,为时已晚。萍卡美娜控制着小马们用尽全力进攻她们,赶来支援的小马镇其他小马与暮光她们对抗时,萍卡美娜趁机逃跑了。

她利用被控制的斯派克……什么?你不清楚他了?她是暮光的那只小龙,什么?你上次来的时候几乎没见过他?好的,他有时候存在感确实很低……我讲到哪了?被萍卡美娜控制的斯派克用自己的……我该怎么说呢,就当是千里传信力量吧,假冒暮光写了一封信,把塞拉斯提娅公主叫到了萍卡美娜所在的地方。

暮光一行马一路赶到萍卡美娜的地方时,只剩下暮暮和瑞瑞两只马了,这时她们发现萍卡美娜已经轻松吸取了塞拉斯提娅公主的力量,控制了她,利用公主的力量将自己化身为天角兽,并称自己为午夜公主。暮光她们两只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暮光在战斗的结尾负伤落入了小马镇旁边的森林无尽之森——午夜公主以为她死了,于是也就没管她。

不过在无尽之森居住的药剂师斑马——我们的朋友泽科拉,成功地制作出了能够将萍琪派体内的怪物驱赶出去的药水。

她们想出了一个计划,假装暮光被泽科拉俘虏了,从而潜进坎特洛特靠近午夜公主……

但是午夜公主识破了她们的计划,并将药水掉包,且在一怒之下将暮光和泽科拉打成了重伤,和她的朋友们一样关在了地牢里。

在同一天晚些时候,苹果鲁萨的野牛因为自己的土地受到了极大威胁而成群结队地从小马镇的方向前来坎特洛特发动自杀式袭击,虽然野牛大军的力量十分强大——显然他们已经破釜沉舟了——但最后还是在午夜公主的反击下全军覆没。当时的情况十分惨烈,让我们一直将那一天的经历铭记。

大约三天之后,我也被抓进入了地牢。她们亲口将这故事传述给了我。

之后的逃脱行动……就是余晖刚才讲的了。

 

---------------------------------------------

 

       “嗯,我了解了。”

博士看了看旁边的余晖烁烁,又转过头来看着情绪低落的崔克西,说:“我虽然了解这种生物,但是却不知道它的名字。我们管它所在的钻石星球叫做午夜行星,我想在上一次它控制其他生物时了解到了这个称呼,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它在占据萍琪派的身体后管自己叫午夜公主吧……”

博士看着捂着自己脸庞的崔克西,接着说:“这也难怪为什么,当你谈到暮光她们的时候,就会非常自责。我理解你们的感受……”

“你,理解?”崔克西抬起了头来,用自己粉色的眼睛看了看博士,有点愤愤地说道,“九年的时间。即使是九年前我被抓入地牢时的小马国,与现在还有很大的区别。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向你坦白。你为什么会理解呢?”

博士同样注视着崔克西的双眼,他在她的双眼里看到了与自己的眼睛里很相像的什么复杂的情感。

“我是来自另外一个宇宙的生物,在那里,我不是小马,但我也不是什么神灵。我只是一个恰巧拥有一架许多我的种族人民曾经拥有的时间机器的普通个体罢了。”

雄马离开了桌子旁,环顾着这个房间,继续说:“但借助我幸运的种族的、非我本人创造的能力,我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了900年。利用这个原本不是我所拥有的机器,我穿越到过时间的起始点,也光临过一切的终止处。我目睹过一整个文明的诞生,也遇见过数亿生命在同一时刻,在绝望中消逝。我感到过爱、希望、梦想和友谊,也经历过痛、死亡、折磨和仇恨。”

小马们注意到了博士的声音中有一丝颤抖。

他继续讲道:“我自己明白,到如今我还没有清楚我那个宇宙中的很多文明。但是我相信我了解大部分的世界。我不清楚我经历的一切在时空的面前值不值得一提,但是我敢保证在这里,你们可以指望着我。我相信我们只要协作,可以让导致这一切的家伙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受到应有的惩罚,并且为我们夺得一个更好的结局。”

博士看了看小马们,她们似乎对他的话有些麻木,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他,嘴巴微微长着。

“你,真的……”甜穗忽然发出了声音,打破了寂静——这还是博士第一次听到她说话,“认为……仅仅怙恃我们六只马——而且其中五只相对于你来说,基本改变不了什么——就可以扭转这一切吗?”

听到她中间对于自己的联盟五只马的评价之后,博士忽然转头盯着她,并大步走上前去,几乎要和她面对面了。

“作为一个团队的成员的第一条、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条原则,那就是永远、永远、永远不要说自己和自己的队友无能。”

“是……是吗?”

“是的,相信我,孩子。”博士点了点头,接着抬起脑袋,默默地看了房间的某处墙壁一阵子,好像就是在无神地思考什么终生大事一样。

接着,他的视线又回到了小马们这里,但是他的眼神相对刚才来说有些迷离,好像他刚刚打破了什么自己的原则似的。

不过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定。

“没错……”他说,“没错……就是这样。我会帮助你们的,我会帮助所有小马的。相信我……

……我是博士。”

就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以后,他立刻转身看向房间里的所有小马,并用目光把她们的脸扫了个遍,喊道:“那么咱们就不能浪费时间了是吧?!伙计们,告诉我自从崔克西逃离地牢后的故事,这样我们才能了解现在地面上发生的一切,是吧?”

小马们点了点头。

“博士说的没错。”余晖烁烁转头望向不远处的三只拥有相同可爱标记(虽然博士没有看到过绽放的可爱标记,因为被斗篷挡住了,但是他依据自己的记忆和直觉推断她也拥有和疾驰、甜穗相同的可爱标记:盾牌)的小马。

“再说了,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需要抓紧。之后的故事,由你们三只小马来讲述吧。”

“什么?什么时间不多了?”没有等博士收到他的答案,那三只小马便开口了。

 

---------------------------------------------

 

(绽放)午夜公主经过崔克西她们尝试越狱的教训之后,加强了对于小马们的搜捕与控制,一旦有任何小马——或者是生物——落入她的手里,就会立刻被控制,同时被夺走力量,午夜公主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强。

(甜穗)马哈顿、FillyDelphia、天马维加斯、甚至南到沙特鞍拉伯……一处又一处城市、镇子、村落相继沦陷,越多小马的能力被夺走,午夜公主也就越猖狂。

(疾驰)而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反控联盟成立了……事实上,在暮暮她们落入敌手之前,我们三只小马就曾当面见到过萍卡美娜——那个时候她还不是天角兽。

毫不知情的我们参加了她的派对,与她聊天时,她却主动叫我们去错误的地方找我们的家人去参加派对。我的意思是,瑞瑞的家人回老家了,苹果家当时在集市,而我们不知情的云宝家人也正好出游了。

而也正是我们去找家人的行动,让我们得以逃过一劫。

我们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嗜求别马之力量的萍卡美娜,在那个时候会让我们离开。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反控联盟在刚刚找到并躲进这个废弃的地下室时,想的计划是去劝说午夜公主,而不是反抗她。

但是时间证明,我们对她的仁慈是错误的。

不管她之前有没有放过我们。但是她在这几年来害了那么多生灵,造成了那么多的流血,这种生物不值得被原谅。

之后,有一次我潜到地面上去寻找食物的时候,找到了流离的崔克西,并把她带了下来。

她从暮光的树屋里找到了不少魔法学习的书籍,我的意思是,她当时简直满身都是书,我甚至没有认出来她,崔克西好像要拿它们当自己的防弹衣一样。

之后,我们四只马便相依为命。两只独角兽苦苦地学习魔法,力量突飞猛进,并成功治好了飞板璐的翅膀……哦,博士你可能不知道,飞板璐起初是不能飞的……而我则练习我的力量。

我们在几年的时间里,遭遇了数次被控制的小马,我们付出了不少代价,其中包括四年前伤害绽放眼睛的独角兽,和三个月前击断我翅膀的几只陆马——这只钢铁翅膀可花了余晖和甜穗很久才制作完成的,还有几次我们险些被抓走。如果最后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那我们就铁定会宣告完蛋。

午夜公主在这一段时间制造了不少混乱,其中有不少用来制作建造外面高塔原料的钢铁的工坊,和不少用来实验某些奇怪仪器的实验室,正是这些东西,让外面如今变得浓雾缭绕的。没有天马的清理,它们就像毒气一样环绕在空中,侵蚀着我们的身体。

不过幸好地下的环境还算可以——我们拥有可以净化小范围空气的魔法,你知道的,将空气里那些有毒的物质分离出来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当我们发现午夜公主所控制的军队正在寻找我们的基地时,崔克西和甜穗便使用魔法在入口处设立了一个只有拥有特定可爱标记的小马才能打开的暗门……博士你应该也看到过了。

并且,我们尽所能地加固了基地的墙壁,让那些能够使用空间扫描魔法和传送魔法的小马也无法发现这里——地下的空洞。所以直到现在,我们的基地都没有被发现。

 

---------------------------------------------

 

“你们的魔法看起来很是强大,显然你们一直以来的苦练没有白费。”博士听完后,坐在沙发上,观察着甜穗和崔克西的独角,说,“我在刚刚来到这里,被崔克西找到后就发现了这一点。因为正如你们所说,不管是哪一只小马,只要被午夜公主控制,都可以任意地释放自己最具攻击性的力量。并且,你们在地下室门口设置的暗门,上面有三种可爱标记。现在,我也不难看出,那魔法棒是崔克西的可爱标记、盾牌是你们三只马的、而那个奇形怪状却带有美感的放射性图案,看来是一个太阳,属于余晖烁烁的——从她的名字中可以看出来。”

接着,他转头看向了余晖,并问道:“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这只金黄色的独角兽:可爱标记应该是那个太阳的余晖烁烁——貌似是这里的领导者,你没有在她们所讲述的故事中出现,那么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我就知道你会问起这个,博士。”余晖点了点头,接着再次用自己的魔法在桌面上创造了一幅红色的全息投影。但这一次,投影所展现的,不是小马镇的地图,而是另外一个博士不太熟悉的场景。这个地方,建筑全部棱角分明,闪着迷人的光泽——虽然在这里看只能感觉到它们发着红色的光。

“这里是水晶帝国,博士,你可能没有去过。它位于小马谷的北边的雪域之中……博士,既然你来自另一个世界,你应该也相信平行世界这种东西吧?”

博士原本显得有一些疲倦,但当他听到余晖的话之后,便立刻精神了起来。

这只棕色小马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接着跑到了余晖旁边,说:“你的意思是……”

余晖烁烁瞥了一眼博士,接着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我就来自一个平行世界……当然我最开始是出生在小马国的,只不过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平行世界。你可能很难理解,但是在那里,我们都是一种两脚站立,蹄子分成五个叉,并且毛很少,脸很平,并且每时每刻都需要穿衣服的生物……诶?博士你这是什么表情?”

“这……没关系,”博士的样子就好像他遇见了古希腊那些著名的神仙一样,但是他忍住了告诉她们真相,“没事,我们……我们只是可能有那么一点缘分而已,你……你继续。”

“好的,博士,既然这样……”余晖转过身去,眼睛注视着投影下来的地图,她将坎特洛特的地图放大,找到了公主们的城堡,并且在其中寻找着一个特定的房间,开始自己的故事。

 

---------------------------------------------

 

不要误解,博士。正如我刚才所说,我原本也来自小马国。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在十余年前离开了这里,去到了那个平行世界。

你只需要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与另外那个世界是有连接的,而那个链接,是一面镜子。

它连接着两个世界,每30个月仅仅会连通三天,这个规律不是我们能够完全控制的。

我在镜子对面的那个世界上着高中,并在九年前的一次偶然的经历中和暮光公主成为了朋友……

 

---------------------------------------------

 

       “暮光公主?”博士疑惑地问,语气里有一些惊讶,“为什么……是公主?我上一次来的时候可不清楚这个。”

“噢!你上一次来到这里时,她还不是公主——只是一只优异的独角兽。”崔克西连忙走了上来,解释道,“但是塞拉斯提娅公主在一段时间后,将暮光晋升为了一只天角兽,一位真正的公主,她代表着友谊。啊,那可是一段美好的历史……”

“不要说那么多没有用的话了,崔克西。”甜穗也走了上来,打断了崔克西,“正如余晖所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博士听到这句话又出现了一次,耳朵竖了起来),需要抓紧。”

“难道……”十分奇怪地,崔克西回过头去看了看甜穗,后者点了点头。“那好的,余晖,迅速讲完后面的事情。”

黄色的独角兽点了点头,继续集中了注意力,回忆道……

 

---------------------------------------------

 

我与暮光公主就是在她成为公主后不久认识的,她来到平行世界,教我改邪归正——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并且让我在那个世界生活得很愉快。

不过就在暮暮离开我们那里,回到小马国后一段时间后,我们又遇到了一路可怕的敌人,你可能不清楚——她们叫做塞壬,曾经是这个世界里的三只海妖。

她们能够利用负能量和他人之间的冲突增加自己的魔力……为了时间起见,我就不多解释了。

总而言之,仅凭借我们来自平行世界的力量无法击败她们。我想到了我还留存着一个带有魔法力量的笔记本,用来与小马国的公主们沟通的。我们孤注一掷地使用了它,想要利用它与暮光……或者任何一个在小马国的小马进行沟通。

但是事与愿违,小马国这里正好遇到了这颗钻石星球的上的怪物的袭击,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自保,那怎么还可以有闲工夫来援助我们呢?

不过我却偶然收到了来自小马国的一条消息。在信息中,对方用的是塞拉斯缇娅公主的口吻和语言。

信中让我回到自己的故乡——小马国,并在这里等待博士的到来。

我后来才意识到,它是由塞拉斯缇娅公主在午夜公主的控制之下残存的意识进行书写的,肯定是被控制的她看到了这本书传来了消息,并使用一种极为特殊且困难的魔法用意识写下了自己绝望的回复。

很快,在海妖的袭击之下,这个世界逐渐被负面能量所侵蚀,时间刻不容缓。于是在硬撑了数个月之后,我们终于等到了那镜子的敞开之时。我让我的同伴留在那里,而自己来到这个世界。

当时的我不知道需要先做什么:是先去拯救小马国,还是先在三天之内拯救另一个世界。

但是事实不允许我犹豫。我一进入这里,就发现在存放镜子的房间里站着不少被那怪物所控制的水晶帝国的卫兵。

不过我的出现过于突然,使得我有反应和喘息的时间。但很快,我便受到了连番的攻击,那镜子也被毁掉了。

我负着伤,靠着自己的蹄子逃离了水晶帝国,没有想过什么其他的,便自己沿着连接水晶帝国和小马谷的铁路,连跑带传送地向南边赶去。

当时的我,还对这个世界抱有一丝的希望。

但是即使筋疲力尽地来到了小马谷,我看见的仍然是一片狼藉,整个小马谷如同一座鬼城一样——很难想象这个时候被控制的小马们在哪里。

已经完全支撑不住的我随便挑了一栋房子,并一头栽在了里面随意的一个房间,随意的一张布满尘土的沙发之上。

在昏过去之前,我认为我要死了。

这个想法一直在我脑海里徘徊着,直到我再次醒来。

我躺在这里,这个房间,就在飞板璐刚才所躺的沙发之上——那个时候那沙发还很新,刚从家具店里搬出来的。

这里的四只小马看着我,对我解释了一切——解释了这里的故事,以及我是怎么中了彩票一般正好睡在了基地正上方的房屋中的。

自此之后,我也就加入了她们的反控联盟,跟随崔克西和甜穗一起练习魔法,准备反击,等待着你的到来,直到现在。

我们在这段时间中经历了很多。首先是坎特洛特的覆灭——两位公主被控制后产生了日夜的混乱。然后是无序,一只代表着混乱的邪龙马,尝试反抗。我们就在地下室所在的房屋门口外看到他义愤填庸地冲进去,不久后城堡内传来了爆炸声,接着一道彩虹从地面升起,接着又螺旋着从天而降……没几分钟后,化为石像的无序就被午夜公主用魔法抬了出来,放在坎特洛特的皇宫门口贡着了。

什么?你问那道彩虹是什么东西?这是和谐之元——小马国的一件圣物——被使用时所发出的光芒,可以击溃一切尝试进攻的恶棍,它原本是被代表谐律元素的六只小马,也就是你所熟悉的那六只小马所掌握的。但是如今,午夜公主拥有了她们的力量,所以这位恶棍掌握了谐律元素的力量,并封印了拿这种力量也没有办法的无序。

 

---------------------------------------------

 

了解全部情况后的博士,眼睛中看起来好像闪过一道亮光,接着他闭上了眼睛。

“我明白了,感谢你们为我解答我的这一个疑问。”他说道,嘴里闪过一丝笑意。

“这一个?这一个疑问?”崔克西察觉到了博士的想法,问道,“难道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如果有,请尽管说。”余晖烁烁收起了自己的全息投影,失去了红色闪光的房间感觉暗了不少,“如果我们能为你解答……”

“我想你们可以。”博士举起了一只蹄子打断了余晖烁烁,接着说,“我的问题是,你们刚才所说的‘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博士听到了面前五只小马中的一只忽然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同时敏锐地观察到余晖与甜穗还有疾驰互相瞥了一眼,眼中闪过了一束恐惧的光芒。

“我和崔克西还没有来到这个房间时,你们三只马就在这里,看起来像是研究出了什么东西。”博士回忆着说,“因为绽放刚刚跑出来时,对崔克西说了一句叫她赶紧跟她过来——来到这里……自从我来到这里之后,你们没有谈过什么我所没有头绪的话题,显然有点规避的意思。”

博士看着原先放置着全息投影的桌子——那是一张石桌。

“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们。”他看着石桌上的花纹和裂痕,说,“我了解的越多,我们越有机会离开这里。所以,你们还有什么东西瞒着我?”

说完,博士抬头盯着余晖烁烁,接着是崔克西,然后是绽放、甜穗、疾驰。

“我们没必要再隐藏着不告诉他了,余晖。”甜穗咬了咬嘴唇,用魔法扶了扶自己红色的眼镜,接着抬起头来看着那只金黄色的独角兽。

“看来是这样了。”余晖烁烁说着,再次打开了桌子上的全息投影,这次显示的是如今的小马镇:杂乱无章,那座位于中心广场的尖塔十分显眼,因为它比其他建筑要高出将近十倍,它的最高端还是平的,没有建完,但是看起来建造完成的那个时刻也不远了。

而恰好,余晖烁烁便将周围的红色光芒都放暗,凸显出来了那座高塔,说:“看到这座高塔了吗?你应该知道,它所在的位置是镇中心。”

“在大约一年前,我们发现午夜公主的手下们开始建造这座高塔。”绽放也走了过来,看着地图上的那座尖塔,仿佛看着一个自己的仇人。

崔克西同样也走了过来,她看着博士:“它拥有严格的把控,卫兵里三层外三层,会将任何靠近那里的可疑生物彻底消灭——包括没有攻击性的小动物。所以,一年来,我们对这座塔一无所知。”

“直到几个小时之前,崔克西寻找储备物回来的时候,对那高塔进行了超远程扫描——这是她昨天才真正掌握的魔法,得出了很多数据。”疾驰走了过来,她原本张着自己的翅膀,但是看到这里小马有些多,于是费力地将铁翅膀收了起来,“余晖和甜穗开始研究数据,但是崔克西担心她没有收集到足够的信息,于是在没多久后又前往地面上的高塔那里——而就在这个时候,她遇到了你。”

“同时,我们很快就在地下分析出了这座高塔的秘密,它的用途令我们震惊、让我们彻底绝望。”甜穗看着崔克西,接着把目光转到了博士身上,“但是,你的到来,让我们更为吃惊。”

“或许,我们在这最后的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内,可以做出什么事情来逆转结局。”余晖烁烁说完后,所有小马都沉默了一阵子。

接着她看到了博士疑惑的表情,于是继续道:“是这样的,博士。这座高塔蕴含着强大的能量,大概是午夜公主将自己的许多力量给予了它。而这些力量,将被用于在建造完毕之后,向整个星球发射强大的控制波。控制波所到之处,一切生物的意识将会被剥夺,并给予给午夜公主一只马,所有生物,包括小马、融合怪、以及我们所不熟悉的龙族、幻形灵、狮鹫……以及更多我们所没有发现的生物的力量将会全部变为她一只马的。”

“这……”博士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接着质疑道,“我曾经与那怪物面对面对峙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它在我面前控制了一个生物,并险些夺走我的意识。据我对于这只怪物的认知,它是无法获得未被母体以及控制体获得的知识的。相信小马国的小马们不知道怎么设计会发射控制波的装备,午夜公主自然也就无法建造那座塔。”

“不,博士。我们与它对峙了九年。”绽放反对道,“你所遇到的它,只不过是仅仅吸收了一个生物的力量的家伙罢了。午夜公主在我们这里,已经连续不断地吸收不计其数的知识和力量。它完全有可能学习外界的知识,并在建造高塔之前的八年时间里研究出一个会发射控制波的仪器的。”

“……”

博士沉默了一阵子,他的两只前蹄按着桌子,眼睛死死地看着那座闪着红色光芒的高塔,好像有些不服气的意思,但是他紧紧蹦着的肌肉在一段时间后缓缓张开了。

“好的,那既然如此……”博士抬起了头来,看着余晖烁烁,说,“我们,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时间是吧?一小时二十分钟之后,他们会建造完毕,并向全球发出控制波?”

“经过我的计算,是的。”

“那么好的宝贝们,咱们可不能浪费这点时间对吧?”博士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接着又舔了舔它们。

其他小马疑惑地看着博士看着小马镇的地图。

“我现在有一个计划,伙计们。”博士的眼神愈发坚定,他说道,“如果我们能够成功,我们便可以扭转乾坤;但是如果我们失败了,我们的一切就将终止于此。”

他抬起了头来,看着身边的这五只小马:“你们怎么看?”

绽放转头看了看疾驰,疾驰转头瞄了一眼甜穗,甜穗转头望了望崔克西,崔克西转头盯着余晖烁烁,余晖烁烁注视着博士,好像要把他望穿一样。

这只金色的独角兽露出了笑容,坚定而又自信,就像在冬天绽放的一朵梅花。

PEGASUS DEVICE  天马 #1
回复 第二十七章:一段厚重的历史 A Grave Piece of History

第一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BrotherXiet  麒麟

这里是Wusy.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