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陷入了狂喜之中。若再无解药,我们所认知的世界将会终结。”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 现在有了Patreon账号,还请大家理性支持。

【长篇翻译】再择前路

第十六章 车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4,074 字

publish于 2019-04-13 发表

pageview共 240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6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车    Train

 

 

“你的鬃毛犯了什么错?”斯派克挑眉指向云宝,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怎么变成粉色和紫色的了?”

 

 

云宝戳了戳垂在眼前乱糟糟的一缕鬃毛。“我们不是要尽量减小影响吗?你想想,要是云宝黛西‘公主’突然出现在马哈顿,会闹出多大的乱子啊?”她解释道,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同样变成了粉紫色的鬃毛。现在她的鬃毛和尾巴几乎是一片粉色,中间还有一道紫色的色带,“但是说实话...我希望能赶紧解决问题,回来把这些粉乎乎的东西都洗掉。”

 

 

暮光轻轻微笑,走上前来,拍了拍云宝的头顶。“嘿,别太不开心,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看的。”她说。云宝哼了一声,从暮光的蹄子下面逃了出来。

 

 

“我还是宁愿要暗蓝色什么的,唉,算了,聊胜于无吧。”

 

 

“别这样啊,亲爱的!”瑞瑞鼓励道,指了指云宝的鬃毛,“看上去多漂亮啊!和你鬃毛的颜色相比,现在的颜色和你的眼睛更搭呢。”

 

 

云宝酸酸地白了瑞瑞一眼:“我真不觉得,我们能不能出发了?”

 

 

“火车来了,咱才能走,”苹果杰克慢悠悠地走到云宝面前,“不过嘛...粉色,没毛病?”

 

 

云宝恼火地哼哼起来:“别提这事了?行不?”

 

 

“哦!我们现在要拿小黛西开涮吗?!”萍琪脸上带着巨大的微笑插上嘴来。她看了看云宝的鬃毛,眨了眨眼睛,有点儿蔫了:“可恶,我不能拿你开涮诶。我全身都是粉的,嘲笑你的粉色鬃毛就和拿我自己开玩笑一样。”

 

 

“萍琪(Pinks)啊,”云宝翻了翻白眼,“我们不用拿你开玩笑,你本来就很有趣啦。”

 

 

萍琪一把抱住云宝,把她扑倒在地,嘴里发出玩具鸭子似的声音:“嘤~!!你太会说话啦!”

 

 

“真的吗?”暮光对此很有些好奇,“我觉得她刚才是在讽——”

 

 

“暮!”云宝赶紧打断了暮光的话,“别说话,我来就好啦。”

 

 

朋友们咯咯地笑了一阵。就在这时,火车的汽笛声从远处穿过空气而来,渐渐近了。

 

 

“差不多了,”斯派克嘀咕着伸爪去抓瑞瑞的行李山,“我希望能在火车上睡一会儿——我昨晚没睡好呢...”

 

 

“我也一样,小伙子,”云宝从萍琪的拥抱中脱身,说道,“我也一样。”

 

 

----

 

 

“你永远也没可能改变这一切...”

 

 

星光熠熠的声音在云宝的耳中回响,像是打开了一扇令她恐惧的窗。她又来到了那片白色的虚无中,五彩斑斓的魔法色带仍在虚无中飘渺。在云宝面前,是一条彩色水晶建成的桥,那桥伸向远方,看不到尽头,边缘飘散着细小的色光和沙尘,刚一出现便被虚无吞没。她向前一步步走去,腿里仿佛灌满了铅。

 

 

“你的朋友们有什么特别的...我怎么知道结果会有不同?”星光的声音在云宝耳边回响,虚无仿佛被震撼了,颤抖着。“几只完全不同的小马...怎么可能这么重要?”

 

 

云宝想要说话,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好像她的声音混在身边渐渐消散的沙尘中,被偷走了。色带颤抖,随之而来的是贯穿虚无、震耳欲聋的一声低沉的巨响,直刺云宝的双耳。云宝看见,那色带从一个点断开了,不由得觉得她的心沉了下去。

 

 

“我怎么知道结果会有不同...我怎么知道会不会还是这样...都不重要了...你永远也没可能改变这一切。”

 

 

色带破碎,自那一处断点开始消融。云宝身边的白色虚无开始化为黑暗,她张开嘴,想要哭喊出声,却只能发出一声长长的、无力的吐气声。云宝跌坐在地,以蹄掩面;就连她的蹄子,此时都开始化为风中的尘土。她的心率加快,脑海渐渐被恐惧与绝望左右。

 

 

她抬起头,绝望地尖叫,乞求救赎。

 

 

“救救我!!!!”她忽然又能说话了,她的声音在已经变得昏暗的四周回响。她蹄下的水晶分崩离析,向下落去。云宝惊恐地叫了一声,用力拍打翅膀。幸好这无尽的黑暗中还有足够的空气,托着她停留在半空中。云宝抬起头,不安地看着无尽的虚空,此时已是一片漆黑。

 

 

“又遇梦魇乎?”一个雌驹温和的声音从她上方传来。云宝仰头望去,上面像是开灯似的,隐约浮现出一轮明月,她眯起眼睛,后蹄踩到了软和而坚实的东西——云。身下浮现出一片云海,她落了下去,稳稳当当地站住了。她上方的天穹中,千万点光亮出现了——那是点点繁星。

 

 

“露娜小姨...是你吗?”云宝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转身环顾四周。

 

 

“诚然如此。”那声音回答。月光变得愈发明亮,云宝仰头望去,看见那位午夜蓝色的天角兽缓缓飘来,站在她身边,心中顿时安定了。露娜收起翅膀,矫首昂视。云宝看到,露娜的鬃毛里,那魔法光辉更多了:不像上次只有末梢,这一次,她一半的鬃毛和尾巴都无风自动,慵懒但却美丽地飘舞着。“我原意日出则息,暂且止歇,然,你遇梦魇...”她看了看四周,皱了皱眉,“不可不助。终究,你是我之侄女。”

 

 

 

 

云宝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向前踏了一步。“哇哦...谢谢你,露娜。”她的微笑退去,留下了沮丧的神色,“你又要睡很久了吗?”

 

 

“少则一周。”露娜庄重地点点头,“不似此刻,此间,我无可进入梦境领域,而无异于他梦中之马也...亦有困境需对,然,此时尚可先助你安眠,不必急于入睡。”她轻轻地向前走了两步,伸出前蹄,托起云宝的下巴,与她四目相对。

 

 

“好吧...呃...怎么回事呢?”许久,云宝问。

 

 

露娜转身指向四周。“我插蹄前,你深陷恐惧梦魇之中,是否凶恶我不得而知,然其暗影我所见之最恶也。”她又转回身来,看向云宝的双眼,“另有更恶者:你已遇此梦魇者二。”

 

 

云宝的耳朵垂了下去,她看向一旁:“是、是的...我最近经常做噩梦...”

 

 

“你所惧者,何也?一浅紫独角兽?”露娜小心地问,走到云宝身旁。

 

 

“...我在这里提起这件事,真的没问题吗?”云宝不安地问,“如、如果我在梦里害怕,附近的梦不是,那个,也会出问题吗?”

 

 

“有我于此,可控制黑暗与恐惧,不必担心,皇侄女,但讲无妨。”露娜轻声安慰着,伸出一只翅膀盖在云宝背上,缓缓俯下身子。云宝也俯下身,抬起头看着月亮,若有所思。

 

 

“好吧...那只独角兽叫做星光熠熠...”云宝终于开口了,看上去依然不安。她低下头,两只蹄子互相摩挲,“妈妈告诉过你历史被篡改的事了,对吗?”

 

 

“皇姐简述之,未有对本宫详解。”露娜点点头,微微皱眉,“对我,呜呼...”

 

 

云宝轻声笑了笑,接着说道:“这个星光熠熠就是从原本世界线上来的两只雌驹之一,另一只是暮暮——你记得她吗?”

 

 

“毋庸置疑,彼魔法之元素、解救我于妒火中者也。”露娜点点头,脸上浮现出肃穆的神色。

 

 

“没错...嗯,总之,我了解暮暮,大概也能猜到她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想乱改历史;她很可能是想保护原本的时间线,但是...我不了解星光,我只知道,她回到了过去,然后...她怒火攻心,想要毁掉一切。虽然那个暮光说服了她,但我...当时的我看见了她们。她们僵持的时候,我就在附近。”

 

 

“你本不应见彼二者,然耶?”露娜轻声总结,轻轻蹭了蹭云宝的头顶,以示安慰。

 

 

“大概吧。仅仅是被我看了一眼,她们就把一切都改了...我很担心,她说不定还会再回到过去,再改变一切;我想到她这次可能闹出的事就好怕...”云宝微微缩了起来,“我只是看了她们一眼...我的爸爸妈妈就...”

 

 

“嘘...”露娜轻声耳语,云宝已经在颤抖了,“不必多言矣,我应已明悉。”

 

 

云宝颤抖着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露娜沉默片刻,若有所思道:“此梦魇自你内心深处而来...不仅为恐惧、悲哀,亦有愤怒。”

 

 

云宝僵住了,回想起无序被封回石雕中之前,对她说过的话。

 

 

让她付出代价...

 

 

“没、没事。”云宝连忙说,不敢看露娜,“我是说,我的‘愤怒’没事,是无序的魔法留下的小毛病。”

 

 

露娜皱了皱眉,不为所动:“确系如此?”

 

 

“没问题,露娜小姨。”云宝只敢说几个字。两只雌驹沉默了。

 

 

许久,露娜轻轻叹了口气,收起翅膀:“我恐需离去,然,可否听我一言?”

 

 

云宝点点头,还是不敢看小姨的双眼。

 

 

“...切勿令恐惧夺取心智,云宝黛西,悲哀及愤怒亦然,向身边小马求助莫要迟疑。如我所见,你幸而有朋友如此;如需帮助,切莫迟疑。”

 

 

云宝露出了温和的微笑,终于看向露娜公主的双眼:“我会记住的...谢谢你,露娜小姨。”

 

 

露娜点点头,蹄下的几片云彩消失了。她展开翅膀,向月亮飞去。飞出不远,她停了下来,想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转过身:“啊,另有一事!”

 

 

“什么事?”

 

 

“...缘何粉色?其他颜色有何不妥乎?”露娜半开玩笑地说,见云宝吐了吐舌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怎么你也这样!”

 

 

“定有其因,然此刻不可拖延。告辞,皇侄女...保重。”

 

 

梦醒了。

 

 

----

 

 

云宝慢慢醒来,火车微微晃动,车轮与引擎温和地响着,让她一时不愿醒来。但当阳光照到她脸庞,原本重新睡下的欲望全都烟消云散。云宝轻轻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她坐在窗边,斜倚着座椅,眼前映入眼帘的是缓缓飘来的平原,以及隐约可见的、远处的海洋。

 

 

“起来啦,小懒虫。”暮光轻声说。云宝转头看去,将周公在她眼里留下的最后一抹睡意揉去。

 

 

“唔。”她喃喃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错过什么了没?”

 

 

“没什么事,你只睡了几个小时。现在好些了吗?”暮光将声音抬回平常的大小。

 

 

“嗯哼。我们还有多久到马哈顿?”云宝说着起身伸了个懒腰。

 

 

“大概还得一个小时。”苹果杰克回答道,转头看向暮光和云宝,“呐,甜心,你睡得蛮死的。”

 

 

“我知道。”云宝看向窗外。

 

 

“又做噩梦了吗?”暮光放轻了语气,将一只前蹄放在云宝背上,“之前你一直在说梦话。”

 

 

“差不多吧...但有马帮我。”云宝点点头,轻轻地露出微笑。列车仍在向马哈顿驶去。

 

 

- - -注 释- -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陷入了狂喜之中。若再无解药,我们所认知的世界将会终结。”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 现在有了Patreon账号,还请大家理性支持。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