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关于“量子传送”的相关信息(已修改X1)
  3. 量子传送的成效(我无法理解所以没办法修改)
  4. 因为技术故障导致的穿越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马国游记

————因为技术故障导致的穿越

- 分
sta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0 人评价
5
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10 天前 • 0人收藏 • 22人看过

       公元2119年4月20号,今天本来是关于人体的“量子传送”的公开实验的,但是不知怎么的用于给“物质重组机”提供能量的核电站就熔毁了两台,没办法只能先查清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核电站熔毁,在此之前公开实验只能推迟几周了,哎,真倒霉;而另一方面父母又在催着我找一个对象,但我才23岁没必要这么早就找对象吧,再说了我还得完成“量子传送”的公开实验,但是看着父母白头发一天比一天比多,我只能硬着头皮先答应父母去相亲,但是我的心早以飞到了几周后的公开实验上,所以相亲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但是这也挺好的以后不需要去哄女朋友,给她买什么礼物或者忘记她的什么纪念日、生日导致她不开心然后又需要我花大把时间哄她开心什么的。而现在就等调查人员查清原因,并且工程师和自动化建造机修好核电站,来继续公开实验;但是不知怎么的我有点焦躁,估计是前几天的那只狗让我精神紧张吧。管他的,我得去玩几天4D全息VR游戏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第二天

      今天本来打算继续玩游戏放松放松的,但是一大清早一通来自“精神疾病研究院”的电话打断我的计划,刚接通电话机就被瞬间吓醒了。

 “佚天明,你知道你犯什么事了吗。”

 “啊,什么事?”

 “嗯,就是你前天送过来的蠢狗惹出来的事。”

 “那只狗怎么了,难道它把你的实验室拆了?”

 “那倒不是,只不过为了研究一只昏睡中的蠢狗,我排了两个精英小组过去研究,花费了大量宝贵的时间而已。”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拐个弯子说:

“既然这么辛苦,那我得找个时间好好的招待你们啊。”

对面的人也顺着阶梯下来

“行吧,到时候我们来好好的在实验室交流一番怎样。”

“好好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嗯,就这样,再见。”

“再见。”

         挂断电话,我瞬间就为自己的愚钝所佩服了,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发现那只该死的狗正处于昏睡状态,现在过几天搞不好菊花不保啊。好吧,我要勇敢的面对危险,我豁出去了。

         又几天后

        当我扶着墙从“精神疾病研究院”走出来时,狠狠的问候了他们的母亲,这群人太狠了就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我扔到更衣室跟我疯狂的摔跤,弄的我浑身不爽特别是屁股和腰,感觉就像被飞机撞到了一样疼,啊,实在疼的受不了,我必须吃点止痛药了,并且穿上轻型动力辅助机甲来缓解疼痛了(我想样子大概像辐射4的动力盔甲,只不过没有装甲、头盔和手臂支架)。并给总监说明情况并请了几周的病假,但是要求是只要核电站提早修好就必须立马回来继续试验;管他的反正至少还要等上两周左右,放松一会又如何呢?

     然而时间总是健步如飞,熔毁的两台核电站已经被修复完毕了,至于熔毁的原因嘛是有几个要钱不要命的小偷用“物质重组机”重组黄金,他X的,现在都9112年了还想着走歪门邪道的方式赚钱,全部都给我滚到西伯利亚挖土豆去(一个梗)。但是总的来说只要机器没坏就没有问题,因为接下来的公开实验可是全球实时播放,绝对不能出现一点失误,否则将会出现全球性的混乱和一大堆可预测的严重人为灾难,所以我们要测试测试再测试,直到确认不会出现问题为止。

    公元2119年5月08日上午9时40分整

    今天终于要开始公开实验了,之前超过五百次的传送都显示毫无问题,只是每次重组的需要的时间比核电站熔毁之前需要的要稍微长一点点,虽然不影响总体的使用,但是我作为研发员之一有义务消除人们对“量子传送”的猜疑之心和排斥,所以我自告奋勇的第一个加入了测试员的阵容,但说实话这个阵容就我一个人,其他人要么有任务在身要么就推脱责任,行吧那我就单人上阵;穿上白色的测试服刚走出研究大楼,就看见一大堆的记者踌躇在警戒线旁,一看见我就开始向我靠拢,要不是有警卫拦着,我怕是早就被记者的问题给淹死了;坐上悬浮喷气式汽车后跟一旁的保镖吐槽现在的记者太过于疯狂,但后者理都不理我就让我在那里自言自语,而我意识到尴尬之处渐渐的闭上了话匣子。

     几分钟的车程一眨眼就到了,走下汽车看了一眼温和而明亮的太阳,又感慨现代科技的发达,但是当我看到一大堆医疗设备时我有点诧异,我一脸疑惑的看向一旁的医生,而医生给我解释是防止传送时出现某些连镇定剂都压制不住的精神问题,好吧你们做的可真够保险的啊。算了,等这一切完事以后再找他们算总账。最后注射镇定剂并进入“物质分解机”容器内部,万众瞩目的一刻到来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被大功率激光汽化了,我觉得我........体会到了........死亡的滋味,而我下一秒晕乎乎出现在了另一个未知的地方;在另一个“物质重组机”的容器被打开后,然而里面并没有佚天明的身影,只有一团彩色的气体从中飘出,一时间惊呼声,质疑声,吼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而监管则着下令重启“物质重组机”,于是一位新的“佚天明”出现了,群众的躁动被压制下来了,但记者蜂拥而至疯狂的向“佚天明”提问,问为什么“物质重组机”会出现此类状况以及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都被保安拦截在离“佚天明”距离两米远的地方,监管则拉着“佚天明"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并询问他自己是自己吗?而"佚天明"也规规矩矩的回答了问题,让监管松了一口气又带着"佚天明"出现了群众的面前,对着记者说你们可以提问但是不要触及他是否是本人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会把"佚天明"至于是否是克隆人的道德问题 ; 而真正的佚天明真在一个未知的地方,一个被那里的生物称为马国地方,并忍受着传送出错所带来的副作用,通常来说他已经死定了,但是这里是个友好,美丽而又恐怖的地方,因此佚天明在这里开启一段传奇之路。

一段吐槽魔法和科技水平的吐槽之路。

上一章 目录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