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原创】马国求生:禁区

【番外】SOS01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3,250 字

publish于 2019-04-11 发表

pageview共 72 人看过

chat共 0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SOS01:彩虹挂坠

布沃村,二十三年前,夏。

在蔻克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她并不爱自己的故乡什么的,因为自己从来没机会离开这里。这让蔻克有些过度敏感了,仿佛周围的什么事都会影响到自己。就算是这样,蔻克还是很喜欢去当大嘴巴,任何事都不可能在她这里当做一个秘密。孤零零的村子里永远有一群孤零零的孩子,蔻克一直就是这样。

在蔻克自己的心里,她早就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她深知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是作为一个小孩子,她也会对未来惴惴不安。马上自己也将要毕业了,身边的每一匹小马都在日日夜夜奋笔疾书,但蔻克不知道毕业考试到底能带来什么,这个班里有很多的独角兽,如果他们考得好的话,可能会被魔法高校录取。但这和那些天马和陆马们有什么关系?蔻克不懂,也不会去想那些。在这个小村子里,只有离开,才是最伟大的前途。

难道蔻克就高雅到不慕名利嘛?当然不是,就像我们说的,她并不爱自己的故乡。只不过她总是觉得为了这么一件事付出这么多很浪费时间。所以在别的小马努力学习的时候,蔻克会自己去干点特别的事。

就比如逃学,这一次蔻克又一匹马偷偷跑出来了。老师们早就不会在乎最后一排的小马是不是都在了,她假装自己是有任务在身被派出来搬东西的好学生,朝操场的方向跑了过去——说是操场,这里早就被杂草填满了,自从体育测试之后,早就没有马会来这里上体育课。蔻克很喜欢这个地方,一是因为只要飞起来,就能看到校门外的东西,二是因为这儿真的很安静,无聊是激发思维的第一生产力,蔻克经常在这个地方静静地想着以后的事情,有时候会因为一个所谓“世界末日”的预言吓得半死,有时候却十分期待自己长大。

在小马国,天永远是蓝色的,永远会飘着几朵供天马歇脚的云——可惜蔻克从来没上去过。她安静地看着天空,感觉自己就要睡着了。可是忽然,她听到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在这种地方应该不会有这种声音呀。蔻克看了看四周,并没有马,她决定飞高点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砰地一声,蔻克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睛被闪光弹闪中了一样,巨大的爆鸣声差点没把自己震晕——幸好她还没来得及飞起来,在抓紧操场上的一个单杠之后,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甚至连教学楼的玻璃都震碎了,幸好自己抓紧了东西。蔻克站稳之后,立刻张开翅膀飞到半空中,这时候她忽然发现天上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就要砸到自己脸上了——好像是一个玻璃制品,她立刻伸出蹄子,抓住了那个项链般的东西。

“嘿,嘿,同学,你没事吧!”忽然,背后传来了一匹雄驹的声音,蔻克赶紧把项链放到背包里,原来是一位老师赶了过来。蔻克摇了摇头,像一个好学生一样跟老师乖乖地说自己没事。

“啊啊,没事就好,今天真是见了鬼了,莫名其妙地就有雷劈到了教学楼楼顶。避雷针什么的一点用都没有,直接把学校变电箱给打坏了。”老师擤了下鼻子,愤愤地说,“哦对,哦对,你瞧我都忘了——你的老师是让你来搬东西吗?”

“是...”蔻克赶紧说,“是新来的校刊。”虽然蔻克连校刊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应该找一个小雄驹的,不过可惜啦,书房的电子锁都停电了,所以你没办法去拿书了,赶紧回教室吧。”

在那件事之后,学校立刻放假了——电工们无论怎么修,都修不好电线,所以他们只能尝试把学校的所有电线都检查一遍,学生们难得有了个放假的机会。

 

回到家里后,蔻克终于有机会了解一下那个掉下来的项链了,虽然同学们都传说打雷的一万个理由,但是蔻克实在没心思去在乎那些——这个项链很明显神奇多了。它的整个外部都被一种像是玻璃的透明材料包裹着,厚重,也很硬——蔻克尝试把它摔到地上无数次,可是终究没办法把它摔坏一点点。当然这不是最神奇的,对蔻克来说,这个挂坠就像是一个复杂的机关玩具,她记得自己刚刚得到这个项链时,这个项链只不过是一个亮晶晶的倒三角玻璃而已,可是这才过了一天不到,里面竟然莫名其妙地冒出了颜色,那颜色就像是画家的调色盒,但是每一块颜色都纯净的像是镜湖的水,红色就是红色,蓝色就是蓝色,绿色就是绿色,黄色闪着金色的光——构成了一个三角状的彩虹。

也许这是什么魔法器具?蔻克忽然有了点好奇心,她伏在自己的书桌上,不停地摆弄着这个玩意儿,在别的马眼里就像是在写作业。忽然,她想起来这是一个项链,而且有着漂亮的链带,那么为什么不带上去呢。敢想就敢做,蔻克立刻把彩虹挂坠戴到了脖子上——然后她立刻感觉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那个项链忽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越来越亮,越来越亮,越来越亮!蔻克感觉自己的血液输送的东西都不是氧气了,而是热热地能量一样的东西,但她实在是没心思去想些什么,因为自己已经他妈的飘起来了!她立刻抓住项链,想要摘下来,但是那该死的挂坠就像是长在自己身上一样,怎么拽也拽不动!终于,蔻克感觉自己已经没力气了,任凭身体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软,任凭那个该死的项链震动着——不知过了多久,蔻克发现自己还是趴在书桌上。

“妈的,”她骂了一句,拍了拍自己的头,检查了一下那个还在自己脖子上的挂坠,“还是摘不下来。”蔻克感觉头昏昏的,应该快要吃晚饭了吧,她站起身,下楼准备去和亲马吃晚饭。

“哟,下来啦。”蔻瑞丝——蔻克的妈妈一边把菜盛到每一匹小马的盘子里,一边调侃蔻克,“今天你下来的时间比以前晚了五分钟哦。”

“哦,我知道了,天呐,我感觉我现在浑身都没力气——让我先睡一会儿。”蔻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趴在桌子边睡了起来。

“你是不是发烧了?”蔻瑞丝赶紧回过头,扶起蔻克的额头,刚想摸,忽然紧张的震了一下,“啊!!!!”

蔻克差点就睡着了,这一下又把她给吵回了现实,她恼恼地看着老妈:“干嘛呀。”

蔻瑞丝是一匹黛绿色的独角兽,一直以来,她在村子里都以成熟地温和著称,连蔻克都很少听到自己的妈妈惊讶什么的——虽然有时候她也会很生气吧,可这一次,蔻克感觉老妈像是在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呀。

“我到底怎么了?”

“你...你的头上...”蔻瑞丝指着蔻克的头,蹄子颤颤的。

“我的脑袋能有什么事嘛?难不成长角了?”蔻克嘀咕着摸了摸自己的头,她以为自己的头上有一只蜘蛛,毕竟老妈很怕虫子。但是当她摸到自己的额头的一瞬间,她的心脏就像被什么爪子抓住了一样——自己的头上很明显有了个比较硬的东西,还是好像还是个圆锥体,从自己的鬃毛里长了出来!

她忽然愣愣地看向了母亲,眼睛整的大大的,黑色的瞳孔里透露出了一丝丝紫色:“我,是不是,真他妈长角了。”

“注意语言,”蔻瑞丝也睁大了眼睛,“好像,你,的确,长角了!”

两匹马面面相觑,愣了好久,忽然——两匹马同时尖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蔻克成功在村子里出名了,虽然这年头天角兽比以前稍微多了一点点吧,但绝大多数都被证明只不过是因为基因问题而同时生出角和翅膀的畸形而已,可蔻克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后天变异了——一般来说,只有公主才能有此殊荣,可蔻克绝对不是什么公主,她甚至连一个好学生都做不了。本来还有很多好热闹的马会来她家凑热闹,但是蔻克的老爹老赛弗怎么着在村子里也是一个大马物了,所以只要他不同意,那么不可能有马敢来家里凑热闹。

重点当然是蔻克自己会怎么想。其实蔻克也并没感觉自己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除了趴着睡觉脖子会很痛之外,自己一个魔法也不会,更不具备这方面的天赋,自己的妹妹蔻拉考菲就是学魔法的,一个公式要算上好久才能念出来,蔻克看到那玩意儿就头痛。她知道这都是项链搞的鬼,但是没办法,这个该死的项链根本就摘不下来,虽然不像第一次戴上的时候那么难受了,但是蔻克还是感觉这个项链就是故意来气自己的。

几天后的晚上,她得知自己已经不能去学校了,因为她也要像妹妹蔻拉一样去中心城上课——因为这件事,她和父母差点没打起来,蔻克虽然也有一番宏图大志,但是她绝对不想靠魔法这条路来实现,不过事态已定,这场争吵的结果也只能是蔻克窝着一肚子火接受了事实。

又过了几天,离去中心城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蔻克自己一匹马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星星...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