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知其白,守其黑。

归途I·黑晶王之祸

【第四卷丨新约】第72回 破局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9,421 字

publish于 2019-04-11 发表

pageview共 194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9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72回

破局

 

“你是说,这两块石头就是水晶之心碎片?”

两块碎片被放在桌子上,附在表面的淤泥早已凝结成块。苹果杰克和斯派克对视一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用匕首刮掉其中一块碎片一侧的淤泥,这一块缺口随即露出了水晶之心特有的淡蓝色光芒。看着一龙一马惊讶的神情,我解释道:“如你们所见,两块碎片靠在一起会产生感应而发光,这可对暗渠内的行动十分不利。”

那这上面的泥是...”斯派克用右手点了点碎片。

当然是暗渠内的泥了。”我回答。

斯派克迅速抽回了触碰碎片的手,干呕两下。“那这上面不就是...呕!我...我要洗手!”

我白了他一眼。“如果你去了暗渠,就知道在当时情况下,用污泥把碎片裹住已经是最不恶心的事了。”

斯派克夸张的甩手,没有回话。苹果杰克对于“暗渠的污泥”倒没有显出特别的厌恶,她举起被我刮开一处的碎片端详,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不止是找到碎片再送回来这么简单吧。我听韵律说,这位小姐可是昏迷状态回来的。”她的目光飘向蒂娜。

我沉默片刻,斟酌是否说出与泰丽莎的相遇,最终决定将事情简化:“泰丽莎一直追到了那条暗渠,不过她没见到我们拿到的碎片。我们只与她进行了简单的缠斗便逃出暗渠了。至于蒂娜,在打斗中不慎被泰丽莎袭击,短暂昏迷而已。”

所以你们就只是按照暮暮她们的来的信息拿到水晶之心碎片后,逃离暗渠,返回皇宫,仅此而已?”斯派克问。

没错。”

这样看来,我们的任务还算有趣,”斯派克微笑着拍了下苹果杰克的右肩,“起码那位副将的房间还挺有格调的。”

小龙这句话提醒了我,我为他们争取了充足的时间调查克罗的房间,而他们调查的结果对我而言也十分重要。“很有格调?所以究竟是怎样的房间,你们调查到了什么?”

房间很大,面积差不多...三分之二个正宫。房间分为两部分,由一帘红色帷幕分隔。而‘格调’这个词只能用来形容从正门进入便抵达的这一部分,”斯派克说,“这部分由各色水晶组成,座椅、门柱、吊灯,甚至连墙上挂着的画像相框,都是打磨光亮的水晶,上面雕着精致花纹。水晶制的床架上放着床垫,上面的海蓝色被单看上去就很松软,让马能放心上去睡个好觉!”

这是再普通不过的皇室军官房间,不会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我追问:“房间的另一部分呢?”

我还以为你会对这一部分产生兴趣呢,”斯派克嘟着嘴,从向往的神情中恢复,“另一部分很古怪,说不出来的古怪。这位克罗副将一定很喜欢乌鸦。”

没错,就是乌鸦!“为什么这么说?你看见了什么?”我向前倾着身子,脸几乎与斯派克的脸贴在一起。

斯派克被我有些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他不自觉地向后一躲,有些结巴地问:“怎...怎么了!你也喜欢乌鸦不成?另一部分的房间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一张再普通不过的木桌,和堆满空间的正方形铁笼。笼子一个挨着一个,里面要么是空的,要么就有一只乌鸦。”

木桌上有什么?”我激动地呼吸都有些发颤,房间的另一部完美印证了我的猜想,现在,我只需要一些更详细的信息。

桌上还能有什么,纸和笔而已。”斯派克从桌旁退开坐到床上,完全远离了我,“嘿,罗丝,不要吓我,纸就是普通的皮纸,笔也是普通的羽毛笔,你...你这么激动干嘛?”

足够了,我让小龙与苹果杰克调查的目的达到了。他们带回的信息让我更加坚信我的推论。“我们去找克罗副将。”

找...啊?现在吗?”斯派克完全被我的思路绕晕了,“可是我们昨晚才刚从他的房间溜回来,现在又去...”

就是现在,”我打断小龙的话,起身走到门口,“有些话,我要当面问他。”

作为正宫所在地,皇宫三层完美展现了这个国度的最高气派:楼梯的扶手、支撑宫顶的立柱,每一件物品上都配有极精妙的纹路,雕刻这些花纹的马完全没有把它们当作是扶手、是柱子,而是一件件艺术品;光亮的水晶地面反射出穹顶的布局,水晶帝国的标志雪花连成线框,框中是一幅巨大的教堂风格壁画,画中银甲闪闪与韵律相向而立,独角指向的水晶之心光芒万丈,像是正午的太阳。

克罗的房间作为曾经帝国大史官的房间,位列重要官员居住区的首位。白木制门上刻着镂空的花纹,空出的部分以纯色水晶填充,使外马无法望见房间内部的同时又不失美观。一旁其余房间的门虽有花纹,但华贵程度全然不及此,可见这间房间的主马在宫中地位之高。

我轻轻叩了两下门,通透的水晶发出沉闷的砰砰声,回荡在皇宫三层。

没马应答,宫中甚至没马路过。等待开门时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我欲再次叩门,抬起蹄,却呆住了。木门在颤动,先是轻微地如微风拂过,随后加急,最终连镂空处的水晶似乎都要被震下。有一股力量在暴力推挤着木门,呼之欲出。

我转头想提醒身后马小心,但来不及了。木门轰然震开,重重砸在墙上几乎要将水晶墙砸出裂痕。无数黑影从门中飞出,经过身侧时带起几乎将我吹起的飓风,我眯起眼仔细辨认,飞过的竟是一只只乌鸦!从门中成群冲出的乌鸦形成黑色的旋风盘旋在克罗房间的门前,我、蒂娜、斯派克与苹果杰克处在风眼。

斯派克惊叫一声跳到了阿杰背上,我与蒂娜同时抽出各自的匕首。虽然提到乌鸦这种生物很少有人会联想到恐怖的东西,但近距离观察,目光锐利的漆黑双眸、不输老鹰的长喙,这些特征都时刻昭示着它是猛禽这一事实。生物老师对乌鸦的总结忽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他说狼群的可怕之处在于狼会因为成群而变得更具攻击性,即便将猛虎置于狼群之中也无法突围,成群的乌鸦就是群狼,群鸦合力就算是雄鹰也无法匹敌。

而眼下这岂止是群鸦,简直是到了水晶帝国的鸦巢。

我与蒂娜分站在左右两侧,将没有武器的斯派克与苹果杰克护在身后。我将匕首举到齐肩的高度,目光虽漩涡转动,如果有哪只乌鸦胆敢发起进攻,我会先落刀砍下它的长喙。另一侧的蒂娜与我姿势基本相同,以不变应万变。

旋风越转越快,乌鸦凄厉的叫声震耳欲聋,像是在为某匹马哀悼。汗水浸湿了鬃毛,我的心跳越来越快,不仅是因可能遭受攻击而紧张,哀叫声响起时,我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匹君主,梦魇制造的幻象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头痛欲裂,这该死的感觉每次产生时,必定会伴随着梦魇之魂的附体!

我的视线血红,朦胧中,那匹雌驹与君主般威严的杰克·罗丝似乎在对我微笑。

在我几乎昏迷的时刻,旋风却骤然消散。群鸦归巢,只留一地黑羽。

我用力晃头将幻象驱散,猛然抬头,虽然有相应的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所见惊得说不出话来。

房间内视野所及的每一个物品尖端都落有一只乌鸦,虽然间隙中能分辨出这是一间皇宫官员房间,可乌鸦之势完全像是要抢夺这一片区域将它变为自己的巢穴。克罗站在房间分隔的位置,红色帷幕被一刀斩断,两部分房间此刻不再区分。他身着足以罩住整身的纯黑风衣,乌鸦在他四蹄旁俯首,他俨然就是鸦王。

还是被你查到了这一步,罗丝先生。”克罗与我双目对视,声音冰冷。

我提着匕首,用刀尖对着他,不敢回话。副将军状态下的克罗眉宇间满是正义,所作所行皆为帝国。可现在的他话语中透出杀机,他更接近战场上的将军,满屋的乌鸦是他的千军万马,随他下令撕碎一切挡在前路的敌军。

将那套愚蠢的衣服褪掉后就不认得我了么?”克罗似乎并不想攻击我们,开门时的黑色旋风更像是一种实力的炫耀。他用蹄轻抚着落在左肩上的乌鸦的头,语气随意。“我几乎瞒过所有官员,甚至骗过了银甲闪闪,没想到却栽在了外国将军蹄中。水晶帝国终究只是阿奎斯陲娅的一个附属小国,方方面面都无法企及。”

为什么,为什么要帮助‘黑晶’?”不需要过多的语言解释,我和他都清楚双方心中的想法。我强压着内心的恐惧,问道。

既然是光临我的房间,我就算得上是招待宾客的主马,”克罗向下坐,便有几只乌鸦飞到他身下托起他。他端坐在乌鸦组成的椅子上,样子真像是一场宴席的主马,“客随主便,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再从我这里挖掘信息也不迟。”

什么问题?”

别这么疏远,你我身为各自帝国军队的最高统治,像这样交谈的机会可不多,就当作是两国的友好交往,进来做坐吧。”克罗向我们挥着蹄,更多的乌鸦聚在一起,形成了四张与他身下所坐相同的“椅子”。

走入房间后我就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了。精致木门在身后无声地关闭,随即几只乌鸦立在门旁,如一尊尊石像鬼盯着我们,我们被完全包围了。

来,坐。”克罗微笑。

我战战兢兢地坐到“椅子”上。柔顺的羽毛与身体接触丝毫没有刮擦感,如果不低头看,我只会感觉自己坐在铺有绒毯的皮质沙发上。斯派克与苹果杰克分坐在我的对面,蒂娜反握蝴蝶刀,呈防守姿态,并不入座。

克罗看了看蒂娜,摇摇头,终于问出了他的问题:“为什么怀疑到我?我与你只见过两面,自认为足够小心,到底哪点引起了你的怀疑?”

直觉,以及你的过往。”离开房间时我一定会向银甲告发克罗的所作所为,对于即将成为阶下囚的马没有隐瞒的必要。

我的过往?”克罗眉毛一动,“你了解我的过往?”

还记得建国日那天吗?浑身是血的我被士兵送到沐浴处清洗身体,”我说,“你可能没注意到,负责护送我的马是你的亲弟弟,克鲁·克。他是匹健谈的马,非常崇敬身为副将的你,对于邻国总将军的我自然也有好感。他将你的过往全部告诉了我。”

他还是那样口无遮拦啊,”克罗叹了口气,“正因如此我才对他同样保守秘密,可过往是藏不住的,想不到这一点纰漏竟被你捉住了。说说看,我的过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的恩师,前帝国史官,吉尔伯特。”我说,“想听听我的所有推断吗?”

愿闻其详。”

吉尔伯特,这匹行走于黑白之间的马在宫中留下一番未竟事业,克罗作为他的唯一传承,就像完成连接所有线索的最后枢纽。现在,凌乱的线索互相拼接,一个长达十余年的阴谋在我眼前浮现。

我紧张地吞咽口水,只觉双眼发黑。“黑晶”,暗渠...所有的一切原来都只是棋子,棋盘硕大,其中一位棋手正捏着最后一枚决胜子,只待时机一到,一招制胜。

事情要从银甲闪闪即位不久开始说起...”我抬起头,开始缓缓述说。

那时帝国建立不久,银甲闪闪又是新王上任,满国问题亟待处理,他也必须做些什么建立他国王的威信。为了同时解决以上两个问题,坚决清除黑晶王时期所有遗留成为了当时执行最严的政策。曾被奴役的公民依法享有医疗、工作等多项特权,这些特权中类似教育的部分甚至可以泽及后代。同时,他亲临现场将曾为黑晶王开采水晶的矿场爆破摧毁,并许以建设经济区的愿景。这些政策十分奏效,不出一年,帝国上下对银甲闪闪的统治无不夸赞。”

但帝国的资源是有限的,我在资料查询处中得知银甲即位的第二年,国库竟出现四次亏空。帝国百分之九十的居民都是原住民,换句话说,几乎所有居民都是法规中提到的‘曾被奴役的马’。居民的幸福生活是真,可消耗的却是邻国阿奎斯陲娅的财力。银甲闪闪的王座完全是用金子砸出来的,这样的统治既不稳固更不长久。如果他不能尽快想出办法,塞拉斯提亚很可能考虑更换统治者!”

情急下他的确想出一个办法,将当初的所有特权收回,所有公民需到行政处重新核定身份。这次,他将标准提高,审核极严,特权的名额被压到最低。而一早许诺过的经济区也是不再提及,只造了寥寥几幢房屋便就此作罢。同时,特权也仅限一代马,不再对后代有任何影响。”

帝国居民当然不满,但新政策改革到完全实施,时间已到了银甲即位的第三年。政治体制、经济体制,各体制相对完备且互相补余,帝国已逐渐趋于稳固。无论如何,银甲算是坐稳了他的王座。”

可这一方法无异于饮鸠止渴。社会的过度饱和导致大量流浪马出现,银甲选择的应对方法却是不闻不问。生活无以为继的马只能或偷或抢,白天卫兵巡逻时不便动手,天色黑下来、卫兵下班回家后,这些马便从帝国各个黑暗角落钻出。夜晚的犯罪率极高,而往往被偷了几枚铜币、银币后官家又表现得很不重视。渐渐,夜晚不要出门成了众所周知的规定,太阳刚一落山,店家关门,居民归家,水晶帝国像是有宵禁规定般,大街小巷不见一马。”

这时,每一匹流浪汉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冒着被捉的危险在白天偷抢,可银甲为显示自己的治国之志,将犯罪刑罚定得出奇的高,偷一枚苹果可能招致数年的牢狱之灾!要么就自甘成为廉价劳动力,资本家压榨劳工的事每一天在每一个工厂里上演。以打磨水晶的工厂举例,一匹马每日磨出的水晶价值三到四金币,而得到的工资是五铜币,”我努力回想书中读到的数据,“彼时的物价,一个苹果两铜币。”

这哪里是工资?简直就是打发乞丐!”斯派克说。

我冲他点点头。“在管理者眼中,这些流浪马就是乞丐,给他们铜币他们就会卖力工作,五个铜币,他们吃不饱饭,但饿不死。”

这样的工作不做也罢,为什么他们不罢工抗议呢?”苹果杰克问。

底层马的基数是你无法想象的,实际情况是工厂永远不缺职工。一匹马罢工,十匹马罢工...有多少马罢工就辞退多少马,总会有能接受高投入低回报的马来干活。当时的底层社会一片混乱,内部矛盾不断,无法形成反叛力量,引不起统治者的重视。”

银甲坐在他的王座上享受一国之主的快感,流浪马在他眼中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兴不起什么大风大浪。底层病态的工作状况他觉得理所当然,美其名曰’下层生态‘。阶级矛盾由此产生,管理者称流浪马‘低贱的下等马’,流浪马以‘丑恶的上等马’反击。矛盾与日俱增,底层马的力量在仇恨中酝酿扩大,只待有马将这股力量统一,那时它爆发出的威力不可想象。”

这匹马就真的出现了。黑晶王统治时期做的唯一一件好事是为帝国修建了完善的地下系统——暗渠。水晶帝国不耗任何财力马力,直接接管了暗渠,用至今日也未出问题!就算不提‘修暗渠是为了推翻黑晶王统治’这种无从查证的理由,只因帝国仍使用暗渠这一点,它的修建团队就值得上荣誉金钱的双重奖赏。团队中一匹被魔法污染而存活下来的马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觐见银甲的。”

即便听完了来意、了解了背景,银甲心中只想着这件事的盈亏。这匹马的团队修建了暗渠,他现在来邀功请赏。他们的贡献甚至值得上一座丰碑,可这样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这样做值吗?他只是一匹马,放任不管又能如何?最终,他又耍起了最擅长的花招:不愿面对的事一概不承认。他用诡辩否定了团队的贡献,又以‘为黑晶王工作’为把柄,企图将这位功臣吓退。”

但那天实际被吓到的马是他自己。功臣只显露自己被污染后所拥有魔法的冰山一角,却令银甲与皇宫守卫惊得眼看他走出皇宫都一动未动。那匹马就是瑞利。在暗渠修筑过程中,他触碰了一块黑晶,得了少许黑晶王的能力。更可怕的是拥有这种能力的躯体内,装着一颗智者的心。仅凭初见的一次对话,瑞利便洞察了帝国最大的弱点,且想好了对策。他潜入暗渠,集结所有底层马,为他们提供免费住处——只要同意加入他创立的组织‘黑晶’。同时,他深知银甲不敢轻易涉足暗渠,便许诺给所有‘黑晶’马安全的避风港,不管犯了何种罪行,就算失蹄杀了匹马,逃进暗渠也能免受追究,暗渠可以吞下所有罪恶,这是独一无二的犯罪平台,是所有底层马的狂欢!”

不清楚他用了多久,总之,很短时间内,‘黑晶’几乎囊括了所有底层马,暗渠形成了自己的地下国度,瑞利俨然是一匹国王。不得不说,他当国王要比银甲精明得多,暗渠以犯罪为生,日益壮大,却是以水晶帝国为养分。”

但瑞利的目标远不止于此。曾企图推翻黑晶王的马,必定有同样的信心推翻银甲。想推翻统治者,光靠底层马的‘马多力量大’是不够的。他需要势力,越强大越好。最终,他得到了足够强大的协助,帝国皇家军队。游走于黑暗之中的组织怎会与捍卫光明的势力扯上关系?从中作梗之马就是吉尔伯特!”

目前为止我陈述的所有信息都是记在帝国编年史中的史实,吉尔伯特作为撰稿者了解的只会比我更多。他深知帝国问题所在,也深知银甲不会有任何作为。怜悯之心让他不忍底层马的生活状态,对帝国的爱让他无法对发生的一切熟视无睹。自当上史官那天开始,这两种情绪挥之不去,令吉尔伯特倍感煎熬。但他克制着,努力保持历史旁观者的身份,以最客观的态度对待历史,不曾插蹄。”

不安的情绪像是一桶炸药埋在吉尔伯特心间,期间,黑晶王曾回归一次、幻型灵帝国进犯过一次,他大书特书银甲闪闪在这两件事中的功绩,但最终,他绝望地发现,两起事件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力量都来自阿奎斯陲娅,银甲看上去是那么...多余。那桶炸药埋在那里,不管吉尔伯特往上面倒过多少水,引爆它需要的仍只是一点星星之火。”

最终点燃导火索的是一件怪事。为了评价一年来的法治工作,吉尔伯特查阅了一年的庭审记录,也就在这时他发现,帝国监狱中实际关押的死刑犯比记录在案的数量要少很多。他无法就此事直接询问银甲,因为很显然银甲就是这件事背后的主谋。暗中调查毫无进展,反而在议会中被银甲警告。吉尔伯特意识到如果再放任不管下去,银甲的密谋会将水晶帝国推向不可挽救的深渊。终于,他从旁观者的位置走下,水晶帝国这块棋盘上,他选择主动成为银甲的对手。”

他的第一枚棋子是克斯韦尔。克斯韦尔的参军档案表明他和银甲在阿奎斯陲娅军校同年毕业,几乎持平的优异成绩又使他们同时成为坎特洛特皇家禁卫队队长,两马因种族不同分管不同分队。水晶帝国国王的位置就从他们两马中抉择。克斯韦尔满心期待与银甲闪闪来一次痛快的决斗,而最终塞拉斯提亚却以克斯韦尔‘生性暴躁,处事不够谨慎,不宜做统治者’为由直接让银甲上任,他则成为了帝国总将军——银甲的下属。这令一直视银甲为宿敌的他怒火中烧,这种怒气在得知塞拉斯提亚的唯一学生是暮光闪闪——银甲的亲妹妹后达到最大。就这样,他也站在了’推翻统治‘这一边。吉尔伯特将克斯韦尔引荐给瑞利,三马最终密谋决定,在下一次银甲前往阿奎斯陲娅朝见大公主时,里应外合,拿下帝国统治权!”

计划是这样的,瑞利组织底层马在各主要地区进行大规模打砸抢,造出反叛的声势。克斯韦尔假意出兵镇压,实则与底层马会合,以马数优势胁迫皇家卫兵叛变,凡不判变者格杀勿论。吉尔伯特负责打通宫中文职官员,一举拿下皇宫控制权与军队控制权。待银甲回国,只要派兵将他所乘马车拦下,杀他个措手不及,银甲不可能应对过来。”

帝国政权本该在那时易主,可上天就是特别眷顾银甲。他为塞拉斯提亚准备的水晶饰品忘在了宫中,原路折回时撞见满国乱象。凭借他与韵律的魔法与威信加持,‘黑晶’这次蓄谋已久的策反被硬生生镇压下去。克斯韦尔叛逃入暗渠,吉尔伯特作为负责收尾工作的马还未干什么,得以继续留在宫中。”

事件最后以克斯韦尔带领的最高军队全体士兵被贬为最低级士兵收尾,吉尔伯特引咎辞职。这其实是他在计划失败后的无奈之举,如果追查起来,查到他的头上,银甲不会放过他。替士兵减刑,既留下好名声,又可以让辞职变得合情合理。吉尔伯特找到了事件的最优解。”

同时,他没有放弃自己的最初目标,既然已经身处其中,就要做到有始有终。可身不在宫中,再想掀起什么风浪简直是天方夜谭。最终,他将自己的地位降低,自甘成为事件的辅佐。”

我抬起右蹄直指克罗。“你,就是他推动计划最重要的棋子。他将在皇宫中拥有的一切都给了你,作为他亲自栽培的学生,在主将克斯韦尔叛逃后,你的仕途能达到何种高度自不必说!他只对你提了一个要求,无论宫中大小改革,推行新政,或是有什么行动,凡是你能得到的信息,都通过乌鸦传递给‘黑晶’。他打心底相信瑞利统领的‘黑晶’终有一日能拥有夺得政权的力量,而不管任何时候的任何比拼,有你这位卧底提供情报,‘黑晶’都不可能落下风。”

这就是我由吉尔伯特开始,对事情的所有推断,”我的声音格外清晰,一字一顿,“我说的对么,克罗将军?”

斯派克、苹果杰克低着头,一言不发;蒂娜凝望着蹄中的蝴蝶刀,雕像般立着。我道出的事情包含了太过庞大也太令马震惊的信息,在我作出这个推断时,我亦被震得说不出话。可摸着线索一路走下去,只有这一种可能。

啪,啪,啪...

克罗用力鼓掌,掌声在诺大的房间中回荡。“精彩,想不到您对帝国历史的了解甚至在我之上,而一些仅是细枝末节的小事,您也能联系到一起。被你查到,我心服口服。”

每次皇宫方面有针对暗渠的行动,都会有一只乌鸦当空飞过。以乌鸦为介质让我更加确信我的怀疑,”我与他双目对视,“毕竟,你的名字就是乌鸦(crow)。”

哈哈哈哈,该怎么说呢,大概这就是我的宿命吧。”克罗忽然笑出声来。他再次站到地上,身下乌鸦盘踞而成的椅子随即消散,乌鸦飞行产生的风带起他风衣的衣摆,我清晰看见了那下面的可爱标记:三只乌鸦由远及近,最近的一只几乎要冲出身体,飞到现实中来。

衣摆落下后,我的目光仍在可爱标记的位置没有移开。我忽然想到了小蝶的可爱标记:三只蝴蝶。难道她的能力是可以召来蝴蝶群吗?

那么,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我问。

什么问题?”

为什么要帮‘黑晶’?”

只有‘黑晶’拥有足够的实力,它是推翻帝国的最后希望,”克罗说,“欲点亮黑暗,必先成为黑暗。”

但据我了解,帝国对你可没什么‘黑暗’。从坎特洛特皇家军校毕业后,直接被分配成为水晶帝国陆军军官候补生,学习九个月后,被吉尔伯特提拔,兵变事件后被提任为帝国副将军。你的士兵生涯可谓一帆风顺,为什么还想推翻水晶帝国?”

因为乌鸦是会反哺的动物啊,”克罗微笑,“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吉尔伯特赐予的,没有他的提拔赏识,我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高度。他对我有知遇之恩,向‘黑晶’提供情报是他离开前许下的唯一愿望,我又怎能不全力以赴?无论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好!有这份觉悟就好,也省去论罪时的麻烦了。”熟悉的声音响起,某匹马不请自来。

房间门被暴力踢开,银甲闪闪缓步走进,身后跟着四名高级士兵。士兵用骑士枪吓退乌鸦,为银甲开路;银甲径直走到克罗面前:“向地下组织出卖宫中情报,这个罪名不比你的前辈——那匹妄自尊大的马低哦。”提到安灼胥,银甲总是用上所有贬低之词。

对于他的到来,我十分吃惊。“银甲陛下,您怎么来了...”

鸦群组成的风暴一定很壮观吧?呼啸的风声倒是一直传到正宫。我闻声赶来,却只见一地黑羽。正准备敲门询问,就听到你们两马在背后议论我。我觉得好奇,就在门外听了完整对话。”

不需要多说什么了,士兵,带走他,”银甲又转头看我,“你与我之间的帐,日后再算。”

我与银甲对视,目光毫不动摇。当然了,银甲闪闪,终有一日,我会把我们之间的帐算得一清二楚。

克罗忽然举起右蹄,奋力向前一指,仿佛绝境中的将军下达最后的冲锋令。所有乌鸦果真聚在一起,向银甲飞去!四名士兵见状,挡在了银甲身前。

群鸦却绕过了银甲,由白门飞出。很快,房间外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我追出房间观察,穹顶的壁画被撞碎,鸦群简单粗暴地离开了皇宫。

忽然成为鸦群的目标使银甲惊魂未定,隔了好半天,他才下令让士兵带走克罗。

我仰望壁画上被鸦群撞出的缺口,思考着鸦群的去向。

经过我身旁时,克罗忽然对我一笑,笑容满是乌鸦般狡诈:“你真的以为计划就此失败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被四名士兵押走。可因为这句话,我忽然明白了他这最后一搏的用意。

皇宫出军捉捕瑞利时,克罗用一只乌鸦预警。

安灼胥大闹建国日,引发皇宫方面严查可疑马,此等大事,克罗不过用了三只乌鸦预警。

而刚刚,克罗放出了他所有的乌鸦,将近百只的乌鸦对‘黑晶’而言,该是何种级别的预警?

一个猜测在我脑中浮现,我惊出一身冷汗。

银甲陛下!请速度调兵给我!”我冲银甲大喊,不顾他对我现在有何印象。

银甲尚未从刚刚的鸦群袭击中恢复,对我的要求反应不及。“什...什么...”

请即刻调兵给我,”我跑到他身旁,一蹄搭在他肩上对他大喊,“暮光闪闪——你的妹妹——有生命危险!”

东方墨白  陆马 #1
回复 【第四卷丨新约】第72回 破局

黑晶王章节已接近尾声,收束的故事线也是意料之中的难写。评论评分使我写文动力增长ಠ_ರೃ

Apple_Tyranny  陆马 #2
回复 【第四卷丨新约】第72回 破局

加油!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知其白,守其黑。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