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独角兽 站务
活着活着,却忘了自己应该活成什么样子。

没有我们的地球(Earth Without Us)

第四章 第四节 夜火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9,241 字

publish于 2019-04-09 发表

pageview共 242 人看过

chat共 5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埃斯特尔的力量集结在了她面前。

冬天被永远地“扫除(wrapped up)”了。气象队不再需要维持城市上空复杂的模式来阻止雪和寒风穿透并破坏他们的农作物。埃斯特尔气象队之外的所有小马也都不必去处理这些东西。他们成功地打破了季节的自然规律,并一直在谈论它。

她的小马只有一小部分是装甲的。如果她不想在近距离作战的话,给这些小马戴上装甲是浪费宝贵金属的行为。

她前面每一匹小马的肩膀上都靠着一支步枪,旧的木头和闪闪发光的新金属混杂着。它们是原始的、单发的长口径武器,在内战期间很适合使用,不过改进了扳机和瞄准机制。它们必须足够简单,以便使用蹄子的马可以使用它们。

档案在集结起来的军队中穿行着——那是100多匹小马组成的方阵,其中还细分为50匹一组,进而分为10匹一组。她经过了六个迫击炮组,每一个都有六匹小马和直直朝天的大炮。接下来是她的装甲天马和独角兽军团,外面用坚固的铝板保护着,但没有步枪。他们不需要它们。

埃斯特尔集结了有力量和勇气背水一战的每一匹小马。当她走上一个高高的平台时,她转过身来,看看他们尽全力武装和训练的500匹雌驹和雄驹。那是他们四分之一的马口。其它每一匹小马都被分配了一个辅助的角色。包括运送伤员,治疗伤员,携带食物、弹药或物资。

即使现在,锻造厂仍然热火朝天,劳动的声音混合着这最终的集结一同响起。机械工具的声音和持续不断的电灯光现在从车间里传来——那些是从鞍包里拿出来的她的工具。这些工具使这成为可能。

这还不够。

汤姆·罗兹此时已经在站台上立正站好。他直起腰来向大家敬礼,五百匹小马都开始模仿他。大多数小马缺乏军事纪律——他们并不整齐,腿也在不规则地移动。这些都是民兵,不是精通的战士。

“稍息!”她喊道,罗兹上校放下了腿。集结着的那些小马也照做了。离他们的队列只有几英尺远的地方,一大堆民众聚集在一起,紧张地看着。两千匹小马并没有占据多大空间,真的。实际上,整个埃斯特尔都可以很轻松地挤进其中一座建筑。

就在亚历克斯身后,他们最古老、最坚固的建筑被加固了。新的水泥路障呈环状包围着它,火炮阵和补给已经在等待。窗户用木板钉上并加固了。已经激活的盾牌法术直直插入了地基,每一个保护魔法档案都知道了,她还发明了一些。

除了工坊里反复钻孔和锤击的声音外,傍晚充满着寂静。档案走到了台子边缘,展直了她的翅膀来尽可能地放大她的声音。

魔法在她的周围升腾着——那是她的魔法。档案之前在哪都没有被文明的力量如此包围过。这些小马把对她的信任寄托在他们对宪法的承诺上,以及他们民兵的力量上。这是她回归后仍没有见过的一种魔力。

“埃斯特尔的人民们!”她喊道,她的声音在马群中响亮地回荡着。“我可以看到你们所有小马对未来的恐惧。你们中的许多小马都已经到过岸边,看见过哈德逊河对岸我们的敌人。也许你们中有些小马考虑过逃跑。我知道其中已经有一些了。”

“但在我们背水一战之前,我想介绍一匹小马。”她指着台子的一边,劳埃德·迈耶走上台阶,四周的小马默默地看着,安静得只剩下他的马蹄声。自从来到埃斯特尔后,他的健康状况明显好转——他的脸看起来没有那么下垂了,而且他秃头上的斑点也消失了一些。甚至有几缕鬃毛又重新长了出来。不过他仍是一匹很老的小马,四肢干瘪,骨头突出,但他似乎不再持续疼痛了。亚历克斯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们中的许多小马都认识劳埃德。他为敌人做事——但我们抓住了他。劳埃德,请告诉埃斯特尔的小马,如果军队成功了,他们会怎么做。”

他回头看了一眼,看上去满脸疑问。好像他觉得亚历克斯明知故问一样。不过他还是照做了。不管这匹小马曾经多么可怕,他总是信守诺言。“他们会屠杀我们每一匹小马。”他说道,“当他们解决了这个定居点之后,他们将横扫整个城市,占领这个岛屿,直到他们确定他们已经找出并杀光生活在这里的每一匹小马为止。”

马群中满是恐惧与惊讶的颤抖。大多数士兵一动不敢动,但她仍然能感觉到他们的恐惧。这正如她所料。

“我们没有退路了,埃斯特尔!”档案喊道,又向前走了一步。“但我们也不需要有!我们的敌人早已不知魔法的秘密,他们也绝对没有我们的技术!“

她把蹄子伸到脖颈后,解开细绳把挂着的水晶石英块取了下来。这是一个盾牌咒语,他们所有的士兵现在都戴着同样的石头。它是根据杰西和埃兹带来的石头仿制的——只是魔法的稳定性要差得多,也因此施放成本更低。朝外发射的炮弹能够轻易穿过,但是朝内发射的炮弹会被反弹。

“我们今晚肯定会胜利的,小马们。并不是因为我们的小马训练有素,也不是因为我们的枪更好,更不是因为我们的气象小队变成了战斗魔法专家。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将军更聪明,或者我们的战略更好的话,我们还远远不会赢。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这并不足以让你们今晚都能安稳睡着。”

“我们会赢,因为我们在为更崇高的事业而奋斗着。我们在为我们的家人,为了我们的安全,我们的朋友而战。他们只是在为财宝而战,为他们从未见过的原始国王的突发奇想而战。”

“你们是从一段骄傲的历史中走来的,埃斯特尔的人民们!看看我们周围的建筑,记住我们所属的文明!我们每匹小马都是一位更好的时代派来的使节。我们见证着那些专制和不人道的卑劣行径,而且我们拒绝服从他们!我们将成为一块顽石!我们要用我们的力量去粉碎全世界的暴君!“

不管小马们有没有全副武装,他们都在欢呼着,跺着蹄子,响声震耳欲聋,附近的建筑物都在摇晃。档案让声音在空地上肆意回荡着。当声音全都消失了之后,她才重新开始说话。

“我们已经知道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马。我们用一辆旅游巴士里留下的东西就重建了文明。我们停止了季节的流转,养活了一个充满饥饿小马的城市。万众一心的话,我们也可以阻止军队。”她转过身,向罗兹上校(Colonel Rhodes)点头。

汤姆敬了个礼,然后清了清嗓子。“大家快各就各位。快快快!“

他们照做了。未经训练的马群拖沓着挤回了大楼。大多数士兵也推着大炮离开了。档案很高兴能看到他们成行成队纪律严明的样子。

危险逼近绝对是小马们奋力工作的最佳催化剂。

大约有50匹小马留在了广场上,每匹小马都被盔甲和魔法层层保护着,用最好的武器武装着。

不像其他士兵使用步枪。这些小马用的是弩,不过这些弩也没有真正弩的结构或绳子之类的。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装有弹簧的机械弹匣,里面装着金属钉,还有一组镶嵌在侧面的魔法水晶。

亚历克斯解构了科勃罗——尽管看起来有点保护作用,但他们的产品完全就是山寨货。他们缺少能够熟练锻造像她的手枪一样精准的工具的工匠。

50匹小马分成了新的队形——5马一队。一匹独角兽配四匹陆马。

“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亚历克斯问到,她的声音只有汤姆能够听到。

那匹雄驹点了点头。“我想你点燃了他们心中的火种。他们需要这个。”

亚历克斯转身离开他。“你准备好接受我们的信号了吗?”

“也许还不够,”他咕哝道。“我们制造了足够20发炮弹的火药,总统女士。如果这还不足以让他们逃跑的话……”

“我知道。”她转过身来,再次直视着他的眼睛。“一万五千年的历史正凝视着我们,上校。我们绝不会失败的。”

她没有等待他的回应,跳下台子,几个侍从拿着她的盔甲等着她。

它们是从达摩克利斯自己的小马身上抢救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中遴选出来的,然后被施了魔法,用亚历克斯鞍包里的机器镀上了铬。

其中一匹独角兽工匠做了一些微调以让这柔软的金属紧贴她身。她把翅膀插进了保护套里,然后一匹独角兽把柔软的,狮子脸一样的头盔戴在了她头上。“谢谢你的帮助,安德鲁(Andrew)。”

“祝你们成功,”他回答道,然后匆匆返回了中央大楼。

“一定。”她向前走去,当她走的时候,她手下的小马们再次挺直身板,好像在为游行做准备似的。“爆破队!”她大喊道。

“到!”五队中的四队向前迈了半步。

“所指示的内容有无准备好?”她在队列中穿行着,每一组中的陆马都微微转过身来,把他们背上的小木桶展示了出来。每桶里面都有将近一加仑极为粘稠的胶状黏液,还配备着小马们曾经用来在新建筑上涂油漆用的乳化法咒。

档案在想它位于艾奎斯陲亚的发明者是否会对她打算用它做的事感到特别高兴。

“先锋队,跟我来!”听到她的口令,杰西、埃兹和其他七个最有才华、最有经验的士兵走上前去。

“我知道在上千遍演戏之后早就对我们的计划了如指掌,不过现在我们是最后一次执行这个计划了!”亚历克斯喊得更响亮了。“先锋队和我一起过去,清理海滩。外围队负责控制海滩,而传达小组则负责将他们的东西放到指定的筏子上。一旦桶打开之后,不管怎样都千万不要与船接触。如果你接触到任何一个部位,你就死定了。今晚我不想失去你们中的任何一匹小马,明白了吗?“

“遵命,女士!”

“好!“她走过集结好的队伍们,先锋队跟在她后面走了过去。“当你们穿过返回的传送门时,千万不要心急!随时准备调转!不要惊慌,快点跑回来,要不然你会死的!“

他们从曾是公园的院子外面经过。在黑暗的土壤里,一株幼小的植物破土而出——但没有小马会去收获它。

建筑物的正面是类似于二战时期的钢筋混凝土路障。前面是一条沟,大概十英尺深,十英尺长。里面一排排深深插着直直向上的金属钉。在这条沟的正前方是独角兽和他们早已布置好的圆形法阵。

这次准备着的咒语复杂到用了三连环,复杂到档案花了近两天时间来创建它。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传送咒,而是可以用来持续传送的——这是一个可以运送尽可能多小马到相对较短距离外的法术。只要独角兽有力量,它就会保持开放。

档案比划了一下,她的老朋友们向前走去。他们没有金属盔甲,也没有模仿法术。与快要压垮亚历克斯的厚金属板相比,埃兹的动力装甲和杰西的柔韧防弹面料都显得异常脆弱。

“你可以不用来的,”亚历克斯小声说道,声音小到其他士兵听不见。“看起来没有那么多警卫在监视这些木筏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反应不会比我们预期的快。你可能会死的。”

“不大可能。”杰西看了看她穿的盔甲。“你知道你需要多用力才能打穿这个东西吗?这可是碳纤维魔法织物。”

埃兹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的盔甲连反坦克高爆弹都能拿下。上次还有个飞起来的鱿鱼怪把我一口吞了下去,我几乎都没有感觉到。”

“然后你好几个星期都有一股子鱼味,”杰西反驳道。“不管怎样,亚历克斯,我们是来照顾你的。这些小马还指望着你呢,所以你回不来我都不信。”

“太感谢了。”即使她很想要抱住他们俩,她还是克制住了。

“别说这个了。”杰西转过身来,埃兹跟着她,她们重新回到队里。

“如果我能给他们配备五百套这样的装备就好了。”如果旧的HPI还存在的话。不管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冷酷无情,她也十分肯定他们会投入资源来保护这样一个人类聚居地。

他们再也没有保卫者了。除了她。

档案走到等待着她的——聚居地里最强壮、最训练有素的——独角兽前。汤姆和其他许多士兵也在其中。他们大多数是平民——就像高效率缝纫一样,魔法可以用剑练习而得到加强。“你们各位准备好了吗?”

独角兽互相紧张地望了一眼。汤姆第一个回应道:“女士,随时听候指示。”

“开始吧。”

十只独角兽一同在两边环绕着符文。亚历克斯和她的小马在另一边等着,第四面就是——那排光亮的金属钉,随时准备着刺穿紧随其后的小马。

独角兽开始唱歌。当符文与类似的单词结构相似时,法咒的施放就会变得异常容易。这歌也是亚历克斯作的,但很显然她自己的声音不会对施法有任何作用。她的小马还不知道他们所练习的法咒中来自艾奎斯陲亚的一切。不过这没关系。只要他们掌握了模式并念出那些词语,咒语就会奏效。

这是一首关于很早很早以前的世界的歌谣,比天上的星星都早,比时间和空间都早,甚至比天角兽的存在都早。这首歌谣唱着宇宙还是初开混沌的时候,在那时还没有位置一说。宇宙还记得那时的样子。适当地劝说,可以说服它这样做。在符文中隐藏着的是一组非常精确的坐标,就像当年血门派难民进城的坐标一样。这些坐标指向哈德逊河的另一岸,在那里20个大木筏排在一起。

最早明天,反正最近总有一天,这些木筏将可以被用来连接他们的城市,运送一支他们无法抵抗的入侵军队。档案今晚的计划只是破釜沉舟的一小步——摧毁敌人到达这里的方式。只要有更多的时间,他们就可以制造更多的炮弹,更多的子弹,更多的大炮。只要有了那些就够了,40比1的敌我数量就不会显得那么惨了。

咒语开始生效了,一声雷鸣般的爆裂声划破了夜空。圆圈的中心出现了一道闪光,紧接着在黑暗中出现了一条人一样高头发丝一样细的裂纹。通过它,档案可以微微看到若隐若现的沙子、木头和一匹穿着人造皮盔甲的吓得不轻的小马。

“为了埃斯特尔!”她喊道。接着响声云集,然后大家跟着她冲过洞口。

和传统的传送不同,这中间没有真空或极寒。门法术完全跳过了中间的空间,把档案直接送到另一边。档案并没有放慢速度或停止奔跑,但她举起了手枪,一枪崩倒一匹小马,半组小马轰然倒地。

当她的小马穿过传送门,沿着海滩倾泻而下,从成排成排的木筏前向下飞奔时,远处的警铃已经开始响了。“我们还有多长时间?”档案疑惑着,“我们还需要多久才能培养出一支主力军?”她只能希望到那时他们早就走了。

海滩上剩下的卫兵纷纷被她手下士兵们的来福枪或魔法攻击击中倒地,而她的小马毫发无伤。毕竟,他们的刀刃武器需要身体接触。她的士兵绝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烧了它们!”她边喊边朝营地冲去。“那些木筏一个都不要留!“

黑暗的身影在她头顶的空中移动。他们对亚历克斯的其他小马来说不过是模糊的影像。不过她的眼睛能清楚地分辨出来是谁。那是一个侧翼的夜骐,只有两匹小马阻挡着他们的降落。

一具破碎的尸体落在她面前的地上,一道红线穿过她的脖子。

“盾墙!”档案命令道,小马立刻做出反应。十几匹陆马降下沉重的木盾,在同伴们准备着步枪上的刺刀时支撑着他们。

档案眨了眨眼,一瞬间她似乎正召集着数千小马。她使用的罗马队形满是装甲卫队和军团、长矛和盾牌在月光下闪烁。

视线渐渐退隐了,只剩下了一个站在她身边的魂灵。“你已经在海滩上待了将近五分钟了,”魂灵说道,他戴着嵌有金冠的头盔,两手相扣地站在她身边。“他们正在集结他们的精英。即使组织混乱,他们的马数也会压倒你们。”

又有几匹小马从她头顶的空中掉了下来,身体因受电激而抽搐痉挛。大多数小马还没死,不过在这么坠落之后……他们很快就会死的。

“发出信号!”档案向最近的独角兽喊道。“是发出信号的时候了!“

那匹独角兽,一匹瘦小的表情惊恐的母马,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集中了自己的注意力。一秒钟后,一道鲜红的闪光从她的角上升起,直直上升,刺入夜空。

“准备轰炸!”档案喊道,回头看向海滩。她的小马已经把大桶都倒了——只有几条木筏还没有缓慢浸润在闪着微光的粘液之中。他们还没有起作用。尽管她警告说任何小马让粘液溅到身上都会立刻死去,但他们还是计划立即全部引爆。

远处的爆炸声与近处军队的喊叫和争抢声肆意交织在一起。当第一颗炮弹落下时,她听到了空气巨大的咝咝声。

档案使用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设计,那时一个10磅重的炸弹,有着特殊的侧翼和框架上的切口,可以使空气发出恐怖的咝咝声。

第一枚和第二枚炸弹击中了山头上的营地。帐篷爆炸了,小马们和装备们在空中横飞着。

她这边的小马已经准备好了,它们不为所动。原本朝着他们盾牌墙冲过来的敌军军队突然停了下来,回望着他们的帐篷,这时又有三枚炸弹落了下来。

又是划破夜空的两声爆炸声(很显然其中一枚炮弹是哑弹),原本集结着反抗的高级军官和训练有素的小马们在惊恐的尖叫声中变成一团乱麻。

魂灵看了看,他严厉的脸上显现出了赞同的神情。“这在我的军队里是绝对起不了作用的。这些部队没有遵守营地的纪律。他们非常自信自己不会受到攻击,因此他们没有适当的机制。”

“他们是来谋杀无辜的。”档案想道,“我们不会反击回去的。”

越来越多的枪声响了起来,越来越多的夜骐应声坠落。一秒后埃兹在她旁边着陆了,穿过鬼魂,仿佛他不存在一样。

“这正是我们所害怕的!”她喊道。“围着奴隶的围栏在营地的另一边。我们不可能走那么远的。”

“疾步会失望的。”不过档案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下次我们再去救鹿吧!“她又短暂地瞥了一眼海岸,看了一眼沙滩。最后一个桶现在也打开了,她的许多小马已经从大门返回了。只有她的外围队留在原地。

“准备撤退!”档案大喊道。一直跟在她后面的鬼魂闪了一下,然后无声地隐去了。“我们的工作完成了,小马们!秩序井然地返回门内!”

空气在她周围震动,又有四发迫击炮接连击中营地。爆炸又一次冲破夜空,金属弹片在他们没有抵抗力的情况下,穿透了他们周围的一切。

就在另一轮迫击炮呼啸着从河上飞过的时候,他们有序地向水中撤退,队形丝毫未乱。

档案感觉到了什么东西在空中,她望了过去:海岸附近扭曲变形,扭曲着她和传送门之间的空间。他们打算断了他们的后路。

“西尔维亚,盾牌!”她吼着,指着她感知到的奇怪魔法所在之处。“就在那儿!“她拔出手枪,瞄准了那个地方。

一秒钟后,一道红光笼罩了整个地方,这对西尔维亚的魔法来说过于迅速。当独角兽的角开始发光时,他们的传送已经完成了。

一头身穿白色盔甲的独角兽站在那里,两边各站着四匹来自不同种族的装甲小马。他们保持警惕,采取防御姿态,但没有攻击。如果他们攻击的话,他们会被打成筛子的。

不幸的是,对亚历克斯来说,奇袭和迫击炮的轰炸并不能永远保护他们。她能看到远处的那些小马,尽管有着炮击和次次阵雨般落下的尸堆,但他们仍在向海滩冲锋.

也许他们知道我们实际上所造成的伤害有多小了。”她想道,“即使每一枚炮弹能杀死10匹小马,我们做的也只是九牛一毛。”“包围他们!”她喊叫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把这些小马全部带走!”

穿着白色盔甲的小马——一匹年轻的雄驹,脸庞英俊,铠甲下有着白色的皮毛——走上前来。他对她说了些什么,两眼茫然地睁着。她听不懂。

一秒钟后,一对装甲小马落在了她的两边。杰西擦去了匕首上的血迹,就在埃兹说话的时候,把它插回盔甲的布上。

埃兹说:“他想知道你为什么像被遗弃者一样说话。”

“告诉他我就是被遗弃者的上帝,”档案回答道,那一刻她感觉微风吹拂着她。“告诉他这是对侵犯我圣城的报复。”

档案挺得更直了一点,正对着那匹雄驹的眼睛。尽管她这么做,她的注意力还是被分散到好几处地方。又一次轰炸在头顶爆裂,将从营地来的部队打散并拖延着他们。在她的枪朝着船开火之前,还会有一次类似的。当那发生时,站在海滩上并不是一个明智之选。

将军笑了,指了指亚历克斯。他的一个士兵举起了一把弩——但几秒钟后就去世了。科勃罗就像无视它所见过的所有盾牌一样无视了他的魔法盾牌,亚历克斯的准心一如既往的完美。

“告诉他如果他再这样做,我就杀了他。”档案保持着她的声音平稳。上帝不会害怕的。她也不会。但她所害怕的并不是她自己的性命。

埃兹翻译给他,这一次雄驹并没有笑。相反,他似乎在对贴身侍卫喊叫以勒令他们住手。他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档案上,似乎准备着冲锋。

她自己的小马也会准备好的,这不需要太久。第一批增援部队正到达附近的山峰。许多只穿着一部分装甲或携带着临时武器。他们武装得严严实实的,所以那倒没什么。

穿着白色盔甲的小马说话了,声音冷冰冰的。埃兹及时将他的话翻译了过来。“被遗弃者没有神。他们因自己的罪孽而被遗弃,现在他们要面对他们的惩罚。你只是个伪装者。”

“那这个伪装者就要求他滚开!“档案咆哮着,向空中打了一枪。“队伍,成楔形阵列!“

他们开始移动。陆马放下了盾牌,用长矛作为掩护。这会与他们的盔甲相适应,并允许他们把所有冲锋积攒的力量用在攻击之中。

穿白衣服的小马和他的侍卫移开了。没有像她希望的那样朝着船,而是背朝着山。

“靠紧!“档案命令道。“全体撤退!”

她自己、杰西和埃兹在小马走过传送门的时候背对着小马。它们没有腾跃,以免一头扎在门后的尖刺上。

“你什么都做不了,”埃兹翻译道。“无论你给他们什么魔法,都不足以阻止我们降临。”

就在那一刻,迫击炮的最后一声轰鸣伴随着爆炸声降临到营地上。更多的小马死去。这还不够。

档案现在和她的“贴身侍卫”单独站在一起,三匹小马都站在门前。这么近的情况下,档案感觉到了魔法在她的皮毛间流动着,使她的鬃毛竖了起来。这是一个强大的法术,正在耗尽吸干她的独角兽的力量。他们马上再也撑不住了。

“无名之城,活了。”档案说,风吹起了她的鬃毛。有着这么多盔甲她无法飞行,但这感觉有点像是空气在把她抬起来。“你的侦察兵都没有回来。如果他们有的话,他们就不会告诉你们我们的小马是枯槁挨饿的——因为我的小马们是强壮的。”她举起了她的手枪。“我们的武器是你无法理解的。承蒙我的恩典,我允许他保住他的王位,只要你们的军队和平地远离我的城市。”

她的小马要多长时间才能重新瞄准目标?不用多久了。她给了他们明确的指示。

军队正从山上从小山上倾泻而下,他们前排地蹄子已经踏上了柔软的沙地。再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到达档案这,压倒他们。即使有着科勃罗,她所能杀掉的也不多。

“假大空的威胁!“埃兹翻译着。“我们可不会怕你!”

通过她敏锐的听觉,档案听到了呼啸声,这意味着迫击炮弹的到来。最后一次凌空抽射,就是不可能有火药的那次。相反,他们将有更多的果冻已经铺成一层薄薄的一层,涂在静息的船只上。

“那你肯定会害怕这个。”档案退后一步,埃兹和杰西也照做了。他们小心地绕过传送门,然后从另一边跨了进去。

这样做让他们转向了船只,或者至少瞥了一眼。“结束吧!”档案的声音从独角兽紧张的歌声中清晰地响起。

他们几乎一起停下了。许多小马原地倒了下来,在持续的发力之后奄奄一息。传送门短暂地闪烁了一下就关闭了,留下了短暂的橙色光芒。

档案感觉有点热,那也就是全部的了。在法咒消失之前,这些能量都没有过去。

在遥远的某处,档案可以看到一道细微的橙色闪光。明亮到即使在黑暗中她也能看到它细微的形状。

尽管因施法而明显精疲力竭,汤姆还是站了起来。“进展如何?”他问道。“你认为它起作用了吗?”

档案皱着眉头看着地面。“我们必须做好没起作用的准备,”她回答道,将科勃罗收了起来,“把你的队伍带回要塞吧。”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自己精疲力尽的小马。一些小马在保护海滩时受了轻伤,但不太多。没有小马受重伤——她猜想多亏是因为奇袭和他们的枪械。

“干得好,小马们!“她抬起一只蹄子向他们致敬。那些还有力气的小马也举蹄回应了。 “让火焰净化一切!“

她不必飞得很高——和最高的建筑物一样高。在远处,档案就可以辨认出驳船燃烧的独特形状。那是明亮的橙色,愤怒的火焰在夜空中升腾,照亮了海滩上小马的影子。

就在她看着的时候,一个提着水桶的大队把装满水的水桶递向一艘稍近的驳船前面。其中一匹小马把水倒了进去,但火焰似乎飞得更高了,全然不理那些水。他们又试了几分钟,但是并没有什么成效。

埃斯特尔安全了,至少今晚是这样的。军队暂时不可能到达他们那里了。

回复 第四章 第四节 夜火

dalao考完了吗?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2
回复 第四章 第四节 夜火

回复#1 @乐观向上的ZRF :

考完了!(不过接下来还有高数)

回复 第四章 第四节 夜火

加油就vans了

LRlicious  麒麟 #4
回复 第四章 第四节 夜火

埃兹何时变成彩色版的啊……

话说,孤日,这里有56冲了解一下,40火了解一下,单兵云爆弹了解一下(滑稽)

LRlicious  麒麟 #5
回复 第四章 第四节 夜火

其他的好像没事了,不过这里好像还有一张啥的,看以前的评论应该少了一张图

(〜 ̄▽ ̄)〜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活着活着,却忘了自己应该活成什么样子。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