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引子
  3. 第一章:浓云压天 Overcast
  4. 第二章:凭空出现的星球 Planet from Nowhere
  5. 第三章:无序的澄清 Discordant Clarification
  6. 第四章:宝盒 Box
  7. 第五章:钻石 It’s DIAMOND!!
  8. 第六章:露娜之夜 Luna’s Night
  9. 第七章:星璇所遗 Legacy of Star Swirl
  10. 第八章:上升 Up
  11. 第九章:黑影 Shadow Over the Montes
  12. 第十章:低落的萍琪派 Pinkie Depressed
  13. 第十一章:公主讲话 Princesses’ Speech
  14. 第十二章:恐惧 Dread
  15. 第十三章:重复 Reprise
  16. 第十四章:眼中的一道光 A Glimpse of Light In Her Eyes
  17. 第十五章:萍卡美娜·戴安·派 Pinkamena Diane Pie
  18. 第十六章:关门,放斯派克? Spike, To the Rescue?
  19. 第十七章:秘密派对 Secret Party
  20. 第十八章:计划的第二步 Second Part of the Plan
  21. 第十九章:拜见公主殿下 Greetings, Your Highness
  22. 第二十章:天角对决 the Duel Between Alicorns
  23. 第二十一章:灵丹妙药 Sovereign Remedy
  24. 第二十二章:沩中伪:上 Camouflage Impossible: Part I
  25. 第二十三章:沩中伪 下 Camouflage Impossible: Part II
  26. --时间线2--
  27. 第二十四章:午夜行星的消失 Disappearance of Midnight Planet
  28. 第二十五章:斗篷小马 Pony In Cape
  29.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30. 第二十七章:一段厚重的历史 A Grave Piece of History
  31. 第二十八章:坎特洛特 Canterlot
这里是Wusy.
马国博士2:午夜王国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14 天前 • 0人收藏 • 128人看过

“崔克西?”博士看着面前这只刚刚摘掉自己头罩的独角兽,饶有所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伤口又有些发疼了,“我觉得我在上次来到这里时,在哪里听到过你的名字……

他深深地回忆着,但是看起来却是一副想不起来什么细节了的样子,于是最终摇了摇头。

“噢!所以你在以前真的来过这里。”

崔克西从他们下来的竖直通道望上去,接着使用魔法关闭了其顶端的石质洞口,同时关上了通道底端的、他们现在所在房间顶端的暗门。然后,她走到了墙角,那里摆放着一箱子衣物和饰品。

“而且,你的确穿越于时间和空间,难道不是么?”崔克西翻找着那箱子里的衣物,挑了挑自己一边的眉毛问道,“根据他们的描述,你是一只年轻的公马……而这里,十年过去了,再次来到这里的你……就我看来,依然十分年轻。”

崔克西用魔法举起披在自己双肩上的黄绿色斗篷,并将其有些随意地扔到自己面前的箱子里,并从里面拿出了另外一个带有补丁的旧斗篷。

那第二个斗篷是紫色的,并且在背上带有一片又一片蓝色和金色五角星的装饰,有一颗闪闪发光的蓝水晶挂在斗篷前段的正中央,虽然说这种款式看起来比她上一件外披要顺眼一些,但它同样已经有一些年代了。

在此之后,崔克西又从箱子中拿出了一顶与斗篷拥有同样颜色、同样风格、同样年代的魔法师尖顶帽,将其戴到脑袋上的时候,她甚至还用魔法对帽子的位置微调了一阵子。

“既然你自己指出来了,那么我想我也没有理由去掩饰了。”博士看到崔克西那一系列小动作基本上都结束以后,点了点头,“那么没错,我确实是一位时间穿越者。”

“噢~酷哦!”

崔克西整理着自己的服装,头也没有转过来地说道:“我也曾经想学习这种魔法来着。可惜的是,我无法掌握它。首次研究出时间魔法的老魔法师星璇的咒语卷轴也早被销毁了。”

她穿上了自己那打上各种补丁的魔法服,在博士看来有一些滑稽。

不过他可没有笑出来。嗯,连最微小的一丝都没有。他接着开口说道:“不过,我记得我在上一次欢送派对的时候,听一只小马……我记得她叫暮光闪闪,对,暮光闪闪。我听她讲过你的故事。”

博士想做出叉腰的动作,但是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太支持这种动作,于是就尴尬地在原地站着:“我听说你曾经……”

“曾经做出过不光彩的事情?”

“嗯……没错。”

崔克西挑了一只眉毛,接着就像一颗炸弹一样大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听起来有那么一点勉强:“没错,在扎贡马入侵之前,我才刚刚试图对小马们展开报复……不过被打败之后,对暮暮说了几句对不起的话,接着就跟个傻……傻x……对不起……一样跑掉了。”

博士注意到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哽咽了一下,同时还有些可疑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于是皱了皱自己的眉头,歪着头默默地注视着崔克西的脸。

“不过……不过不过!当时跑掉的我已经决定改邪归正!”蓝色的独角兽看到博士的表情,显然是误解了,于是举起自己的双蹄,在空中疯狂挥舞着,并且着急地解释着,“并在与入侵小马国的扎贡互相对抗的时候,出了一份力……在战争之后帮助小马们解决被破坏的房屋等问题……”

她看起来有些躁动,博士抬起了一只蹄子,但是她继续解释道:“并且在……并且,并且在现在……这几年来……持续地和地面上的这些怪物……坚持不懈地……”

急促地说着,崔克西的双眼发出了液体反射时产生的亮闪闪的光芒。

她缓缓地蹲了下来,接着坐在了地面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刚才的气派瞬间崩塌。

这只蓝色的独角兽带着哭腔说道:“我……博士……朋友们……对不起。我们没能从怪物手里救来她们,救来所有马,救来这个世界……九年来,我们已经尽力了。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这么一通话以后,两注清澈的液体从崔克西捂住双眼的蹄子之下缓缓流了出来,这只小马也立刻抽泣了起来。

这只小马没有透露所有内容,不是吗?她的情绪很激动,那她在过去必然有着什么特殊的经历。””博士默默地想着,“很显然,她还在瞒着我什么。不过对她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马罢了,这也十分合乎情理……

博士见到她仍然还是这个模样,于是走了过去,有些不适应自己身体地蹲下了身子,伸出胳膊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也是博士现在只能做的事情了。

“所以,现在的那几只小马……都……?”他问道,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中摇曳着一丝丝空虚。

“没有,(擤)至少没有她们已经死掉的证据,所以我们就都乐观地去假设……假设她们还活着。”崔克西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张粉色的手帕捂住自己的鼻子,把自己的头从自己的胳膊里抬了起来,她的眼睛基本已经因为流泪充血而被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色。

“(擤)但是即使她们活着,被囚禁在自己的身体里9年,任由别的丝毫没有人性的怪物控制自己的身体和行为,他们现在一定比死了还要痛苦。”

“既然如此,”博士站了起来,眼睛里有一种崔克西说不出来的神态,“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犹豫呢?”

崔克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有些迟疑地歪了歪脑袋。

他伸出了自己的一只前蹄:“我的意思是,很巧,我认为我认识这个控制了所有小马的那只怪物。”

崔克西最后擤了一下鼻子,接着将手帕扔进不知从哪里出现的废物筐,然后抓住博士的蹄子站了起来,对着他笑了笑:“那么,好的吧。”

“不过,你为什么要丢掉你的伪装斗篷,换上这件奇怪的……一点也没法隐蔽自己的……魔术师披风?”

“呵~”蓝色独角兽尖声笑了一声,她刚才的悲伤情感似乎已经如同龙卷风一样袭了过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或者说是,她隐藏自己情感的能力很强大?

“伟大,而又全能的崔克西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她有些浮夸地大声喊道。

“那么……你为什么在地面上的时候还穿着刚才的保护色斗篷?”

“嗯……”

崔克西这时却不发声了,好像她自己也意识到刚才自己的那句话只是无稽之谈罢了,她有些脸红地扶了扶自己的帽子,虽然那帽子并没有歪:“对不起,博士。这只是我早年的习惯罢了——没有理由地突然变得自大。相信我,这个坏毛病想去改正有点小难。如果让我来客观回答你的问题的话,我想我会说,我现在所穿的这件斗篷对我意味着很多。”

“嗯……的确,我理解你的感受。”博士听完后看了看那件被崔克西披上的破破烂烂的斗篷,点了点头,“我也有这种对我意义非凡的事物。”

没有等博士说完自己的话,崔克西便又自信地直起自己的身子来,用自己看起来发光一样的双眼看着面前的小马,眼神里满怀期待:“不过,不管怎么着,不管我们之前的经历有多么痛苦……既然你来了。就说明我们有救了……”

正如上一次听到这句话一样,博士突然感到心头一紧,同时突然地轻轻吸了一口气,他张开了嘴:“……其实……”

“好了,废话不用多说,让我赶紧带你去见一见我们联盟里的其他成员吧!”崔克打断博士的话,说着,自己的独角上闪烁出了粉色的光芒,接着看向了四扇门中的其中一扇。

“崔克西?!!”

但没有等崔克西的魔法力量完全使用到那扇门身上,它就被猛地一下打开了,吓了两只可怜的小马一大跳。

“啊啊啊!”崔克西吓得一把将那门松开,瞬间解除自己的魔法,接着往后蹦了一下,嘴里不经意地蹦出了有些刺耳的尖叫声。她那个瞬间的双眼里所透露出的情感,就好像是她看到了鬼一样。

但是跑出来的并不是鬼,而只不过是另外一只小马罢了,她大喊着崔克西的名字。

不过不同于蓝色的独角兽,博士第一眼看到这只小马的时候,觉得她出乎意料地眼熟。

她是一只黄色的陆马,与之前第一次见到崔克西一样披着褐色的斗篷,不过没有遮住自己的脑袋,露出了自己火红色、樱桃一样的鬃毛,她的后脑勺系着一朵粉色的丝带,和一根红色细线,那丝带在空中垂着——因为这里没有风,博士相信有风刮来时,她的丝带会在空中飘扬。她没有崔克西那样大,她的年龄大概和9年之前那六只与博士并肩作战的小马当时的年龄要差不多,或者大一两岁。她的颈部上挂着一条项链——或者说是一个贝壳,用一条细线连接着绕过了自己的脖子——而她脸上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她左侧的眼睛里,那原本应是黑色的瞳孔变成了灰色,看起来如同失明了一样,空灵且迷茫地转动着。一跑出门来撞见了博士时,她一只灰色、一只亮藤黄色的双眼不停地眨着,好像她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一样。

但是最让博士感到迷惑的是,他觉得自己曾在哪里见过这只陆马。

崔克西解释道:“噢!博士,这是绽放(Blossom),联盟的其中一位成员。”

听到博士这个名字之后,那小马的双眼眨得更频繁了,这个神态让他觉得这只小马的眼睛里进了某种黏黏的灰尘:“博士?”

“是……是我,”博士疑惑地瞥了一眼崔克西,接着又转过头去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雌驹,“说实话,我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你。”

但是这只叫做绽放的小马显然没有注意到博士说的话,而是继续用相同的眼神盯着他。她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某种奇怪的光芒,这种光芒让她那无神的灰色瞳孔也拥有了灵性:“你……真的是博士吗?”

博士看着她的双眼,一种微微的不安感忽然出现,迅速划过了他的心头。

一阵寒颤掠过他的脊背,但是他还是静静地回视着绽放,接着点了点头。

“天哪,天哪……博士,你真的来了……”摇着头,那小马后退了一步,接着说道,她的声音轻得就像一只蝴蝶落到地上发出的声响一样,“……你确定你不是他的……弟弟……或者是儿子什么的,你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变……

“我就说,”崔克西转头看了看因为惊异而微微颤抖的绽放,又歪过头去看了看一脸疑惑的博士,“我就说你们以前肯定见过。”

“你说过吗?”博士疑惑地转过头去,看着那蓝色的度胶州,挑了挑自己的眉毛,问崔克西。

崔克西挠了挠鬃毛,然后尴尬地摇了摇头。

博士忽然又问了崔克西一个问题:“不过,女士。但我不是很明白,我也觉得在哪里见到过这只小陆马,但是却对她一点印象也没了——记性出毛病这种事在我身上并不常见。”

然后他又回过头去看了看绽放,皱了皱眉,说道:“不过,你的外貌让我想起了那六只小马的其中一个,她好像叫苹果……杰克。”

出乎自己意料的是,身旁的崔克西在听到自己所说出的那名字后却张扬地鼓了鼓蹄子,大声喊道:“没错,博士!因为她正是苹果杰克的妹妹,苹果丽丽。”

“你们……还是叫我‘绽放’吧,它是我在联盟里的别名……”绽放看了看面前博士那有些鬼畜的表情,坦白道,“自从那场事件之后,我便再也不想听到别人叫我“苹果丽丽”这个名字了。”

博士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一阵疼痛又出现在额头之上:“为什么?”

崔克西和那只黄色的陆马对视了一下,她们两只马互相注视时的眼神很复杂。

“原因是……”绽放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了在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项链,接着打开了里面的贝壳,露出了贝壳里面的一张褶皱且发黄的照片。

“原因就是这个。”

那是一张类似全家福的照片,显然是在9年之前拍的了。照片里有数十只小马——那可是个大家族——他们一个一个地靠在一起,嘴巴纷纷向上扬着,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他们之中,有些小马戴着黄色、褐色、棕色的牛仔帽,有些没有。他们的可爱标志大多都与苹果有关。而博士一眼看到了照片中央自己最为熟悉的苹果杰克:她背着绿色的苹果背包,戴着自己的帽子。苹果杰克正转身看着旁边的一只高大的红色公马,那只马有点像她的哥哥。而年幼的苹果丽丽正趴在那强壮公马的头顶上,戴着自己那朵巨大的粉色蝴蝶结,表情已经模糊到看不清楚了,但一定也在微笑吧。

 

绽放让博士看了那照片没一秒,就把那贝壳合上了,似乎不想让那照片在空气中暴露太久,进而在这一秒内又会被黑暗的现实所腐蚀三分;或者绽放是在害怕着它,因为她不想再让其勾起自己悲怆的回忆。

抬起了头,看着博士,她这么说道:“我不想听到这个名字,是因为,它会让我想起我的苹果一家马……早在9年前,我就已经失去了他们。”

博士看着绽放,叹了一口气后摇了摇头:“我……很抱歉听到这个……”

不过没有等其他小马接上他的这句话,他便忽然睁大了眼睛,有些装腔似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说得通了。”

“什么?”

博士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他走近了那只黄色陆马几步,却忽然发觉离得太近有些不礼貌,于是他立刻停住了。

“但是,对比刚才的照片来看,这几年来,你真的变了不少……”他说道。

不过绽放看起来有些疑惑:“哈?你是怎么在照片里看到我的,我只把那贝壳打开了不到一秒。”

博士挑了挑自己的眉毛,伸出一只前蹄,张大了自己的嘴巴犹豫地解释道:“啊……我的反应速度可能稍微快了那么一点。总而言之,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吧。”

绽放点了点头:“时间让我们发生彻底的改变,尤其是在煎熬的日子里,这种改变会更加明显。”

接着她转过身去,这示意让博士和崔克西跟着她。

“我想博士你一定很在意我这一只眼睛……”绽放指了指自己发白的左眼,说道,“这是4年前的伤疤。那个时候,我的左眼被强大的魔法光线击中了……总而言之,这不重要。”

说完,绽放转头看向崔克西,又回到的原先急促的神态:“实际上,现在我们说的都是废话。你们快来吧,时间不允许我们再在这里杵着了。甜穗(Fringe)她们已经发现了那高塔的秘密了——这就是我来找崔克西的目的。如果能尽快知道博士已经到来了,她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博士旁边的崔克西显得十分震惊,她大张开的嘴中带有一丝惊喜:“高塔的秘密被破译了?真的吗!”

“嗯,不然刚才我为什么要急着冲出来?”绽放打开了刚才她奔驰出来时所猛地撞开的大门,转过头来说道。

“不过我那么着急还有另一个原因:那高塔的建造进度和用途不容我们乐观。”

“不容乐观?”

“嗯。”

说着,绽放走了进去,崔克西紧跟其后。

“话说……甜穗?”博士看着旁边的崔克西快步走进门口,问道,“那又是……”

“噢!博士,如果你认识我的姐姐苹果杰克,”绽放回头瞥了博士一眼,代替崔克西解释道,“那你一定认识白色的、拥有靓丽紫色鬃毛的独角兽瑞瑞。甜穗的原名叫做甜贝儿,是瑞瑞的妹妹,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好战友。”

一边走一边回忆着,博士想起了上一次来到这里,刚刚击退扎贡时,所有小马在镇中心大厅重聚的场面:

大厅内,塞拉斯缇娅公主和韵律公主准备为在扎贡飞船上受过磨难的小马做记忆清除。二者的角上发射出了两道光线,会聚在了大厅的正上方,形成了一颗白色的光球。接着,它自动地裂开成了数十颗小光球,并迅速向大厅里的一角飞去。

每颗小球分别冲向一只在飞船上待过的小马,融入他/她的头部,而在扎贡飞船内的记忆被清除,精神也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在他们看来,自己就像是做了一个可怕且长久的梦。

博士满意地看着这个场面点了点头。这时,在他视线的某一处,苹果杰克和瑞瑞的妹妹:苹果丽丽和甜贝儿经过记忆清除,迷茫地摇晃着自己沉重的脑袋。而从不远处,跑来了一只藤黄色……或者说是橙色的飞马,疯狂地摆动着翅膀冲向坐在那里的两只小马,接着死死地抱住了她们。当苹果丽丽和甜贝儿反应过来时,却不知为何那只飞马抱住了她们,于是便咯咯地笑了起来。那只天马显然很清楚自己面前那两只小马的经历,但也跟着她们笑了起来,她的笑容中带有一丝苦涩,眼角也开始微微湿润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博士被自己拽回了现实中。

门后,是一条狭长的隧道。

隧道内很安静,只有马蹄落到石头地板时发出的嗒嗒声。隧道内几乎没有光源,只有身后的房间内黄色的光芒和远在隧道尽头的另一个房间所发出的白色灯光。

在这里,博士思考了很多关于当年拥抱甜贝儿和苹果丽丽的那另一只天马。他犹豫了很久,咬了咬自己嘴唇,但在最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苹果丽丽……我是说,绽放?”

“嗯?”

“当初……”

“当初?当初什么……噢!我们快到了。”

“当初与你们……与你们在一起的那只橙色的天马……是谁?”

绽放停住了。

“她……现在怎么样了?”

前面的陆马默不作声地站了一会儿,接着甩了甩自己的尾巴,把身子转了过来:“你是说……醒目露露吗?”

博士歪了歪头:“我不太清楚她的名字,但是……你们三只马看起来很要好的样子。我的意思是,在我的潜意识里,三帮总比两只马结组要显得高端得多,也稳固得多。”

“她……”绽放的眼睛转了转,刻意地躲开了博士——或者是他前面的崔克西——的目光。

“……”她没有继续说话。

“噢……”博士意识到了什么,接着摆了摆前蹄,说道,“很抱歉提到这个,如果她已经……”

“不,她很好。”绽放尴尬地笑了笑,“她现在的名字叫疾驰(Galloper),现在就在前面的房间里。只不过……”

“只不过?”

“只不过她最近受了点伤,情绪有些低落。”

说完,绽放又把身体转了回去,然后背对着继续朝着隧道的尽头走过去,“不过既然我们的救世主来了——嗯,就是你,博士——相信我们也一定能够再次点燃她的斗志吧。即使那斗志也无法持续多久了。”

博士跟着绽放的话语点着头,虽然他有点不懂她究竟在说一些什么。

很快,他们来到了隧道的尽头,那里是一扇已经被绽放在跑出来时推开的大门。

绽放带着他们走进了门后,那间亮着白色灯光的房间内。

这间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并不合适,它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厅。在这大厅的中央,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用红色的魔法全息投影显现出了一副沙盘似的地图——小马镇地图。在那地图旁边,站着两只独角兽,其中一只独角兽的独角闪着亮红色的光芒。那光芒映射在了小马镇地图上——看起来她是用她自己的魔法维持这个地图的能量运转的。

而另外一只独角兽浑身白色,拥有粉色和紫色相间的卷发,看起来软绵绵的。她戴着一副红色的眼镜,和穿斗篷的独角兽一同观察着地图上的信息,若有所思地在全息投影上移动着自己视线。

博士能看见那只白色的独角兽的可爱标记,那是一个盾牌,拥有紫色的边框,盾牌内部被整齐地划分为同等的左中右三个部分,分别有不同的颜色:左侧是红色的、中间是粉色的、而右侧是樱桃色的。除了这三个颜色划分以外,盾牌内部没有其他图案。

不过没有仔细观察那两只独角兽的其他特征,博士便听到了左侧传来了一种略微有些虚弱的声音:“崔克西?”

没有预料到这个情况的博士微微被吓到了,他跳了起来,接着与身前崔克西一起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位。

在房间的其中一处墙壁下,摆着一张破旧不堪的红色沙发。在那棉花处处迸发出来的座位上——正如博士记忆里一样——一只橙色的小马侧躺在上面,她的脸朝着博士他们的方向——那么她大概就是疾驰了:樱桃色的头发、布满尘土的身体,与博士想象中她可能的模样基本相符。但是出马意料的是,她本应是额头的地方裹上了白色的纱布,而纱布的中央被染成了一种令小马们心中发寒的暗红色。她的可爱标记——十分奇怪地——和站在桌子旁的独角兽拥有着一模一样的可爱标记:没有图案的三色盾牌。

从这个角度看不到这只小马的翅膀。

“你回来了。”疾驰无精打采地坐了起来,面朝着他们,揉了揉自己无神的眼睛。

看到崔克西点点头,她开口问道:“搜集的结果怎么样……”

她看到了崔克西身后的博士,自己的话直接凭空停顿了下来,这让房间里一下便陷入了一片尴尬的寂静。

“怎么了,各位?”原本正在观察小马镇全息地图的,穿着斗篷的独角兽关闭了自己的全息投影,与旁边的的白色独角兽一同抬起头来,却与博士的目光打了个正着,刚想抬起来的前蹄同样僵住了。

“你……你难道就是……”疾驰的嘴仿佛要脱臼了,她缓慢地从沙发上下来,站到地上,接着一步一步走向博士,“你……你……难道真的是……”

看见现场的气氛之后,崔克西抿了抿嘴,接着笑了笑,对身前的疾驰和桌子旁的两只独角兽解释道,“对,没错。他确实是博士。”

疾驰的样子好像都快要哭了,她擦了擦自己的双眼,颤抖地嘟哝着:“博、博士……”

接着她低下了头,再次用布满尘土的前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抱歉……”她好像受不了了,接着转过身去走向沙发,不知由于激动还是什么缘故,她的翅膀张开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博士注意到了她那双令自己感到心寒的翅膀。

疾驰的左翅膀完全是由钢铁和机械制成的,那银白色却带有些许断裂和锈点的细线、铁丝、钢筋、薄箔和金属片好像一丛植物一样从她的左侧身体中“生长”了出来。连接翅膀和肉体的“接口”处,毛发混乱不堪,凝结的黑色血块哪里都是,似乎已经成为了用来固定翅膀免于脱落的天然胶水。她左侧的钢铁翅膀与她右侧的肉体翅膀的形状大小几乎一模一样,在质地的剧烈反差中给博士带来了一种奇妙的混乱感,这种感觉让这只公马感到有些不安。

“棕色的救世者……”没有等博士将他的目光从疾驰的翅膀身上移开,他便听见了右侧传来另外一只马的声音。

转过头去,博士看到桌子旁那只白色的独角兽走近了过来,她摘下了自己红色的眼镜,接着用魔法拿出一副口袋里的眼镜布,擦了擦又将其放回去,然后把眼镜重新戴上——似乎在检查自己的视觉有没有问题,她碧绿色的闪亮眼睛死死地盯着博士:“……我不敢相信。”

“她就是甜穗,博士。”崔克西眼睛看着前面的独角兽,用细细的声音对博士说道。

随后,那只穿着黄绿色斗篷的独角兽也走了过来:“我们伟大却十分可怜的塞拉斯缇娅公主在给我的最后一封信中所提到的一只小马:一只可以穿越时间与空间的、已经拯救小马国两次的神秘陆马……”

站到了甜穗之前,穿着斗篷的独角兽双眼看起来十分闪亮,仿佛她看到了什么钻石般闪亮的东西。

“等……等等,两次?”

没有等博士继续问下去,那独角兽便打断了他的话,继续她自己的独白:“……她在信中嘱咐我们:永远、永远不要失去希望,保持坚定,只为了等待这个跨世界的救世主降临。”

博士看了看旁边的崔克西,崔克西听着那只独角兽的话,也如同看着神仙一般看着自己。

旁边的绽放和疾驰也是如此。

“而那只小马的名字就是……”

独角兽说着,使用了自己的魔法,红色的魔法光芒笼罩了她的斗篷帽。

接着她将帽子摘了下来。

如同瀑布一般,一大片鲜红与亮黄相间的鬃毛不知从斗篷之中的哪个地方洒了下来,洒过她的额头,形成了一簇弯曲的毛发;飘过她的肩膀,组成了一团充斥着优雅波浪的海洋。此时,她的皮肤也裸露了出来,它是黄色的。

“那只小马的名字……就是博士。”摘下帽子,这只拥有红黄鬃毛的金色独角兽说着。

她抬起了自己的一只前蹄,左右挥了挥,以示问好:“我是余辉烁烁。欢迎你,来到我们这个只有5只马的‘反控联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那个时候,我的左眼被强大的魔法光线击中了……

超合金视网膜:)

BrotherXiet  麒麟 #2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回复#1 @殷佳俊 :

wtf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本来pp体内就有pk这个马格存在吧,后期两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个pk会不会打起来。考虑用镜像水潭把pp分成两个吗?话说官漫里pp.好像用过无序的力量变过天角

BrotherXiet  麒麟 #5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回复#4 @爱动漫大本营 :

emmmm这个想法很有意思a,不过我想既然午夜公主已经拥有了pp的记忆那么她也很清楚这个镜像水潭对她的统治来说很危险的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pp的记忆量太庞大了,有缺失很正常。而且一般的说法最早是pp占据了pk的身体,所以pp身体里应该本来就有个pk,这可以成为故事的转折。而且石灰姐会出来吗,这匹马太bug了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话说貌似同人里其它boss加起来破坏都不如pk大,pk没参加第九部反派会议真是可惜了。

BrotherXiet  麒麟 #8
回复 第二十六章:反控联盟 Counterattackers

回复#7 @爱动漫大本营 :

黑六里面当然PK的破坏力是很大的,但是毕竟这部文不是黑暗六同人的世界而是基于原剧的文,并且虽然pp外表变成了pk的样子但是她其实是被来自钻石星球的怪物控制了所以。。。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