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支持者回馈系列】魔晶石之影

芭尔在拼命赚取金币

本章发表于 2019-04-08 • 0人收藏 • 114人看过 • 9,342字 • 2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芭尔熟练地将调酒壶中粉色的饮料倒进高脚杯里。然后用魔法从吧台下方的魔晶石冰柜里取出一颗鲜红的车厘子放进杯中。她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饮料,用前蹄小心翼翼地将车厘子的梗推到了高脚杯的右边,然后才将这份饮料递到了顾客面前。

“噢,多谢了亲爱的。我现在正需要这个。”

芭尔只是微笑了一下,她望向一位坐在吧台远端的公马,简单地点了一下头,然后便开始准备他的饮品:芭尔将碎冰添进玻璃杯中,从酒架上取来格式各样的瓶子倒进量酒器,又迅速地倒入刚刚洗净的调酒壶。与此同时,几块小马的蹄心一般大的冰块飞了进来,加入了这杯气香味美的饮料中。独角兽的优势在这里显得尤为突出,芭尔完全可以一边摇动调酒壶,一边将玻璃杯中的碎冰倒会盛放碎冰块的水槽里,同时还能从装着新鲜水果和奶酪条的冰柜里取出她需要的各种东西。只要芭尔愿意,她完全可以在摇制饮品主体的时候做完所有准备工作,这些甚至是长着翅膀的同行都无法想象的工作效率。

而芭尔今天就是想要尽可能多地制作鸡尾酒,或者吧台前的顾客所需要的任何饮料。她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能让顾客们尽快享受到他们喜欢的饮品,或者是能在忙碌的工作生活中享受到一些高质量的服务。芭尔只是想要小费,那些沉甸甸的小马国或者狮鹫崖通用的金币,越多越好。

因为这只紫色的独角兽……现在正面临着她马生之中一次最大的危机。

又一只身着正装的天马坐在了芭尔的面前。他对着芭尔举了一下蹄子。芭尔认识这只马,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过芭尔对他喜欢喝的东西就像是自己的前蹄一样熟悉:工作日的时候是一杯老传统的威士忌,如果和其他马一起来的话,他会非常希望来一杯清爽的饮料,即便不含酒精他也非常乐意接受。现在他是一只马坐在吧台前,所以答案自然也非常明了了。

“多谢,芭尔。”那只天马对着芭尔微笑了一下,端起面前的棕色饮料大大地喝了一口。“最近怎么样?”

芭尔将空的高脚杯用魔法拿了回来,同时忙着准备下一杯饮料。过了好几秒钟,她才意识到刚才那句话是对她说的。

“噢,非常好,多谢您的关心。”芭尔说着匆匆向他笑了一下。“您最近怎么样呢?我好像好几天没有在这里看到您了。”

“是啊……”天马一开口就是一声沉重的叹息,“公司又让我去天马维加斯出差了。哎,那边的客户要求真是麻烦,简直是噩梦啊……”

作为银狼酒吧中的调酒师,陪顾客聊天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这也是大家都喜欢坐在吧台前的主要原因。

“哎……?听上去很辛苦啊?”芭尔回答,她的蹄子和魔法并没有因此停下。“那……最近终于能回来稍微休息一下了吗?”

“是啊,这几天终于能稍微轻松一点了。”天马笑了笑。“所以,能给我做点清爽的东西吗?我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回忆起那段痛苦的时光。”

芭尔怔了一下。不好,她上错饮料了。

严格来讲,这并不算是为顾客提供了他们不需要的服务。这些坐在吧台前的马会非常开心地喝掉任何端到他们面前的饮品,实际上,就算是最保守的顾客来到这里也会非常高兴能体验到一些新的东西,更何况这些坐在吧台前的马从走进酒吧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所以,喝到什么样的饮料对于这些西装革履的马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银狼酒吧以高质量的酒水和别具一格的饮料调配闻名于世,菜单上每个条目都是精品。

只不过,银狼酒吧在鹿山矶非常闻名的另一个原因,就是酒保对老顾客们的关心。只要你在吧台前坐过一段时间,和酒保聊过你的各种喜好以及生活经历,酒保们就会记住你,并且在你下次光临的时候直接为你提供你最喜欢的饮品,甚至还会关心你的工作近况。与其说他们是为你提供服务的酒保,倒不如说是知心的朋友,耐心的倾听者,或者是为你提供建议的良师。正因如此,即便藏在鹿山矶的商业区中,街道上甚至都没有招牌,银狼酒吧从来不缺客马,从鹿山矶旧城区来的顾客都大有马在。

而现在,芭尔似乎违背了酒吧里这一基本的待客之道。更令芭尔为难的是,这些都被酒吧的领班白雾看在了眼里。

“当然,马上就好!”芭尔说着把一杯只做完一半的调酒推到一边,迅速从冰柜里抽出了一只柠檬。那个……清爽一点的东西,对吧?芭尔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莫吉托了。这种由柠檬汁、薄荷、还有苏打水为基底调配出的饮料总能让马精神振奋。

而且做起来很快,这才是关键。

“芭尔?我点的绯红玫瑰呢?”一只穿着燕尾服的独角兽从黑暗的酒吧中走了出来。如果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大多数的马都会觉得她是凭空冒出来的。实际上,就在那只独角兽刚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离她最近的一位顾客就发出了一声惊呼。

“呃……绯红玫瑰是嘛?”芭尔此时已经把翻滚着气泡的透明饮料倒进了玻璃杯中。“稍等,我马上就能做好!”

你以为吧台里的酒保就只是给吧台前的顾客提供服务吗?不可能的啦。不然那些坐在黑暗中,仿佛与世隔绝的客马们该怎么办?要知道,和吧台前寥寥无几的高脚凳相比,酒吧中的座位简直多如鹿山矶街头的路灯。到现在为止,芭尔也没有弄清吧台外面究竟能坐多少马。她只知道吧台之中还有一只专门为他们提供服务的调酒师,即便如此,芭尔还是经常需要帮那位可怜的同伴处理没完没了的订单。

“还要再等吗?我记得我好像是十分钟前就点了这个单吧?”那只独角兽凑到了吧台前,她两只前蹄搭在吧台上,用魔法把漂浮在身后的几只空杯子放进了吧台后的清洗池里。值得一提,在吧台内柔和的黄色光芒下,她那酒红色的鬃毛似乎泛着彩虹色的光芒。“你都在做什么呀?不会是自己偷喝掉了吧?”

芭尔没有回答,她已经完成了莫吉托上最后的装饰,并且把酒杯递到了天马顾客的面前。

“噢,多谢了,亲爱的。”

芭尔对他简单地微笑了一下,她已经在做另一份饮品了。

“总之,我现在要我的绯红玫瑰,马上!”见芭尔迟迟没有回答,吧台外的独角兽轻轻敲了敲台面,“你今天都在忙什么呢?怎么有点心不在焉的呀?”

“我?我很好呀,多谢你的关心。”芭尔回答的时候依旧没有抬头,“我只是在兢兢业业地工作,不像某些马,动不动就偷吃鸡尾酒上的装饰……”

“什么?才不会有这样的某些马呢!”那只独角兽夸张地惊讶着,噢,就是那种眼睛瞪得滚圆,嘴巴张得老大,而且还用一只前蹄半掩着口鼻的那种样子,只要你想想之前看过的动画就能想到这种样子。“对于我来说,每一杯鸡尾酒都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只可惜,我每次只能在从这里端到顾客蹄中的时间里好好欣赏它们,哎,我从不忍心看到它们被顾客们喝掉呢,说老实话。”

芭尔还是没有回答,她已经把绯红玫瑰做完了,然后迅速将调酒壶洗干净,抬头看着其他的订单……

……她的目光正好和白雾撞了个正着。

“噢,嗨白雾姐姐。”独角兽服务员急忙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嗯……角落里那桌的冰激凌做好了吗?”

“就在那里。”白雾说着伸蹄指了一下身后。“芭尔?能帮我一个忙吗?”

“稍等,我还需要忙完这一单……”

“现在。”

白雾的语气容不得半点推脱,独角兽服务员耸了一下肩膀,然后便匆匆离开了。对了,我是不是还没有提到她的名字来着?算了,这些都不重要。毕竟,这一章的主角可是我们的芭尔呢~

“呃……”眼下,我们的芭尔可并没有我的语气这样轻松。她看了看随着紫红色魔法飘走的绯红玫瑰,又看了看身边的天马顾客,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白雾刚刚向她表白一样。“好的,白雾小姐。”芭尔只好顺从地回答。

不瞒你说,芭尔其实曾经想象过白雾向自己表白的场景。噢,这些就是后话了,芭尔可不敢对自己的上司妄想。

芭尔跟着白雾走到了吧台后方,从一扇隐藏的小门走到了位于酒吧下方的储藏室中。这间储藏室原本也只是写字楼中的一间办公室而已,在独角兽魔法的改造下,这里变成了一个恒温恒湿,终年不见天日的密闭空间,一扇门通向一座专用的货运升降机,另一扇门通向楼上的吧台,除此之外,整个房间没有其他出口了,甚至连窗户都被封得严严实实。这样描述的话是不是显得有些阴森可怕啊?其实这个屋子远比描述中还要令马脊背发凉。储藏室内有四个魔晶石光源,这些散发着橙红色光芒的水晶虽然由店内的店员每天提供能量,但是由于大家都有些敷衍,导致原本十分明亮的光芒变成了一种忽明忽暗的幽光。

更不用说储藏室里还充满格式各样的木架子,将屋内原本就非常昏暗的光分割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小块。有些看起来甚至像正在燃烧的眼睛。

……或者只是新进的苹果燕麦气泡酒桶和木架规矩的边框形成的三角弧形空隙呢~

“你今天是怎么了,芭尔?”白雾开门见山地问道。酒吧里的声音已经彻底听不到了,芭尔身边只有沉甸甸的充满苹果香气的寂静。

“我做错什么了吗,白雾小姐?”芭尔紧张地询问道。

“让我想想啊……你没有读懂顾客的心意,没有尊重同伴,还把做到一半的饮料放在一边去做别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见到你这样三心二意啊芭尔,你最近还在被那个事情弄得心烦意乱吗?”白雾问道。

是的,芭尔已经把她的情况告诉了白雾领班。

“嗯……确实有点。”芭尔老实地回答。“我……我只是想挣更多的小费,所以我就想如果做东西速度快一点的话……”

“挣小费的方法有很多,而且都远比你多做两杯糖水来得快,芭尔。”白雾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如果你再报以这样消极的态度,那么对不起,我觉得我也没有什么义务帮助你了。”

芭尔低下了头,她的耳朵也软软地摊在了头顶。“非常抱歉……”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

白雾叹了一口气,她用前蹄温柔滴托起了芭尔的下巴。“好了,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最近怎么样?收集够还债的钱了吗?”

芭尔紧张地吸了一口气。哇……这好像就是她所设想的场景哎。

“还……还没有。”芭尔颤抖地回答,“现在还差一百二十枚金币,我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

“这样啊。”白雾点了点头,昏暗的灯光在她的脸上修出一个颇为凝重的剪影。“今天的小费情况怎么样?”

“还不错。”芭尔的语气显得轻松了一些,“戴帽子的风衣先生给了我八枚金币,绯红色领带先生给了我两枚,还有很久没有来过的粉色衬衣先生今晚也来了,也给了我两枚金币呢。”

“那些分别是灰白相框,银色车轮,还有扎克涡轮。不过是啊,如果特征比名字好记的话,名字什么的都不重要。”白雾摇了摇头,“还不错,那你还找到其他马来帮你吗?”

“没有。”芭尔说着叹了一口气。“我在这座城市里并没有太多朋友,哎……”

“是吗?”白雾挑了一下眉毛,“或者说,你是出于某些原因,不愿意向你的朋友倾诉苦衷?”

芭尔的耳朵警惕地竖了起来,当她察觉到时已经为时已晚。“呃……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白雾小姐?”芭尔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平静,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一样。

“昨天一只名叫乘风的马来过,她说是你的朋友,而且看起来一副非常担心你的样子。”白雾说,“你认识她吗?”

“噢……”芭尔故意将自己的声音拖得很长。“她说什么了吗?“

“她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很担心你,问你昨天晚上究竟去哪里了。”白雾回答,“你知道,在你遇上那些麻烦事之后,我必须要为你多留一个心眼才行。谁知道她是不是那些追债的家伙派来的探子呢?”

“所以你帮我把她挡住了吗?”芭尔惊讶地吸了一口气。“你对我真是太好了,白雾小姐。”

“这不都是为了员工的安全嘛,你知道。”白雾立刻皱起了眉头,不过她的语气已经比刚才随和了不少。“所以说,你并不认识这个叫乘风的家伙吗?”

“嗯……多少还是有些交集的。”芭尔回答得有些勉强。“我知道这听起来可以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我只是给她指过一次路而已,然后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所以她还是你的朋友?”白雾继续问道。

“没错,虽说‘朋友’这个词说出来有点勉强。”芭尔耸了一下肩膀,“不过……她马还是很好的,非常热心,而且非常善良。可能她也只是担心我吧,不过你放心,她完全没有恶意。”

“那就好。”白雾说着转过身去,从货架上取下一只灰尘扑扑的酒瓶。“不过你说只是街上问路认识的马,对吧?那为什么她会显得这么担心?”

“是啊,谁知道呢……”芭尔用魔法接住了那只酒瓶。

“总之,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好。”白雾说着又取下一只酒瓶,开始向着楼梯走去。“好了,闲聊也差不多了,我希望能看到你继续认真工作,芭尔。如果再这样随意的话,你会让我们的顾客非常失望的,明白了吗?”

“没问题,白雾小姐。”

她跟着白雾走上了楼梯,回到了酒吧的吧台内。没有马注意到这两只突然出现的独角兽,或者说就没有马注意到她们消失在吧台里。吧台内的另一位调酒师在芭尔离开的时候接替了她的工作,穿风衣的天马顾客离开了,他的位置上现在坐着一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天马。芭尔对这只天马非常熟悉,她是这座办公楼里最大的一家公司的员工,可能是比较重要的位置,因为她来的时候总是像现在这样穿着较身边的马而言更为华丽的裙服。和大部分顾客不同,她并没有固定的喜好。无论什么样的饮品她都会非常高兴地喝下去,尤其喜欢酒吧里的应季菜单,或者是身边顾客蹄间花里胡哨的饮料。

“这里交给我就好了,雪莉,你去准备外围顾客的饮品吧。“芭尔说着拉过了调酒壶,简单地浏览了一下别在冰柜上方的一排订单。

“真的吗?太好了。”接替芭尔工作的桃红色独角兽大大地舒了一口气。“你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之前已经有两桌的顾客在抱怨我没有把酒调好,而且我还一不小心上错了一次东西!我完全不清楚面前的这些马想要什么,我是说我当然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可是现在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当然,雪莉的后半句话声音非常小。

“没关系,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雪莉。”芭尔看了一下吧台上的各种饮品,对雪莉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你现在在做什么?”芭尔已经拽下了一张订单,开始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塞进调酒壶了。

“只是一杯威士忌。”雪莉将一只小巧的酒杯放在面前托盘上,然后在自己的独角上闪烁了两下红光。“接下来……”

“接下来的交给我就好,雪莉你把这些帮我做完,可以嘛?“芭尔说着将调酒壶塞到了雪莉的面前。

“没问题!”雪莉开心地用魔法接过了调酒壶,那副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得到生日礼物一样。“不忙的话帮我做几单,好嘛芭尔?”

“随叫随到。”芭尔对她调皮地挤了一下眼睛。

虽说有一点点小小的波折,芭尔今晚的工作并没有受到损失。

噢,这里的损失主要指小费啦。除了天马顾客之外,吧台前的顾客和芭尔离开之前完全没有变化。最重要的是,什么都喜欢喝的天马小姐又来到了芭尔面前,而她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小费来源。

值得一提,雪莉把天马顾客的小费收在吧台下面了,哈,她可真贴心。不过抱歉了,我们的芭尔可没有与其他马分享小费的习惯,更何况是在现在这样困难的时期。

是的,芭尔还需要更多金币,一百二十枚只是一个非常基础的数目,她还需要更多。

“晚上好亲爱的小姐,今天还是这么晚下班吗?”

“对没错。哎……魔法师的质量报告还是没有交上去,上面的马怪罪下来全都到了我的头上。”

因为芭尔现在正在面临着她马生最大的危机。噢,之前是不是已经提到过了?没关系,这样更能强调危机的重要性,这虽然不会事关生死,但是也足以改变芭尔的马生轨迹了。

而且,她这次不能出现任何闪失。

“哎?是吗?”芭尔说着将很多蓝莓塞进了调酒壶里。“那样的话还真是辛苦啊……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拖稿吗?就是这个叫魔法师的家伙?”

“他总是说发现了什么问题,然后要去开采现场去查验……哎,能有什么问题啊?那片矿区不就是他发现的吗?真是愁死我了……”

芭尔把雪莉推到别处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不愿和她分享小费。当然,为坐在酒吧其他地方的马提供饮品也是能收到小费的,可是那些马远没有这些坐在吧台前的顾客给得多不说,还要和把饮品端过去的服务生分摊。芭尔才不喜欢这样呢,在她看来,那些穿着粗制燕尾服的家伙就像是从她的口袋里抢钱一样。

“哈,那些家伙,说不定是想要打什么鬼主意呢。”说话间芭尔已经摇制完毕,把蓝紫色的酒糊糊倒进了一只喇叭形的玻璃杯里,然后将一只打着蝴蝶结的吸管插了进去。“要我说啊,你明天就去给他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今天下班前必须把报告什么的给我放在桌子上,否则就等着收拾东西滚蛋吧!”

“哎……?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该强硬的时候就应该强硬一点嘛,亲爱的。”

芭尔其实并不贪财。她的公寓里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单薄的衣柜,厨房都是和住在同一楼层的其他三家住户共用的。芭尔并不在意那种简单到有些不便的生活环境,毕竟她还有好多朋友呢,她完全可以找各种理由去蹭住。

尤其是……最近认识的那只名叫乘风的陆马。

“是啊……我想我的确应该强硬一点呢……”坐在芭尔对面的天马用两只前蹄小心翼翼地抱住了那只足有她半个身子高的玻璃杯,小口小口地吸着杯中的蓝酒糊。“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啊……“

“要我说啊,你就开门见山地去询问就好了,玫瑰小姐。”芭尔虽然蹄子和独角上都没闲着,不过她的注意力却完全集中在这个离她最近的顾客上。“毕竟,按时交稿是每一只上班马都应该做到的事情,不是吗?如果魔法师拖稿的话,你就去把问题全部甩到他的头上不就好了嘛,何必把所有的责任都自己扛呢?”

是啊……乘风确实是一位非常值得信赖的朋友。正如前文所说,她热情善良,不仅最近这段时间给芭尔提供了免费的早餐,甚至还提供了一张舒适的沙发供她舒舒服服地睡到第二天晚上的上班时间。芭尔并没有任何可以回报这只陌生陆马的东西,她曾经想给乘风提供免费的酒水来着,无奈乘风每一次都婉言拒绝了她的邀请。于是,芭尔便以乘风的名义在她经常光顾的地方买了一张彩票,非常完美的回礼,不是吗?并不怎么值钱就不说了,中与不中都是上天的安排,和她这个朋友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问题就是……乘风真的中了。

“哎……?推卸责任真的合适吗……?”那只叫做玫瑰的天马顾客抬起头来,她面前的酒糊已经被喝掉大半了。“毕竟,接到报告之后我也是需要看一遍的,如果……”

“可是你连报告都没有接到,你又能做什么呢?坐在办公室里数星星吗?”芭尔立刻打断了玫瑰,同时又给她推了一杯油漆一般亮黄色的饮料。

“不是啦,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你知道,最近公司新开了好多魔晶石开采矿,各种质量报告什么的其实多到处理不完……”

“你还是太软弱啦,玫瑰小姐。”芭尔笑着摇了摇头,“在你蹄下做事一定非常轻松吧。”

芭尔完全没有想过乘风会中奖,毕竟中奖什么的可是小于万分之一可能性的事情啊。这样也好,乘风一定会非常感激芭尔,同时芭尔也凭借着仅仅两枚金币的投资就换到了一座最少一千枚金币的宝藏。乘风才不会一次性把那么多金币花完呢,是呀,鹿山矶的整体生活水平比一般城市高上一点,马哈顿甚至都略显逊色。即便如此,一千枚金币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数目。在芭尔的印象当中,在最高级的餐馆享用一次晚餐也只有五十金币不到,一件商场中最为华丽的裙服也超不过七十金币,甚至就连她最想要的一只小猫造型的水晶吊坠也只需要四十五金币而已。一千枚金币……哇,有了这一千枚金币,芭尔应该不仅能摆脱危机,而且还能体会一下上流马的生活了吧。

可谁能想到,那个叫乘风的家伙居然一下子就把所有的金币都花掉了!

“没有,我……”玫瑰还在继续说着,“其实有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芭尔。我感觉……我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是的!就是芭尔看来是天文数字的那一千枚金币!乘风直接用那笔钱在城郊一个什么不知名的鬼地方买了一个店面!塞拉斯蒂娅公主在上啊,那只陆马究竟在想些什么?!

哎……芭尔真是想想都来气。

“嘿,不要这么悲观嘛。”芭尔对着一只刚刚坐在吧台前的顾客点了一下头,开始制作他最喜欢的烈酒饮品,同时继续和已经把黄油漆喝干的玫瑰聊着天。即便芭尔一直都在想着乘风的事情,她的声音听起来依旧非常平静,甚至能让马感觉特别安心。“话说你今天这件裙子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哎,你是从什么地方买的呀?”

“哎……?多谢!这个是一位来自马哈顿的设计师做的,或者是小马镇……我也没有记得特别清楚啦。”玫瑰回答,她张开自己的双翼,扭过头去仔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服。“其实我也是在那位设计师的怂恿下才买下来的……不过,我感觉还算是比较满意吧。”

哎……乘风的事情芭尔已经不愿多想了。过去的事情无法挽回,眼下,她还有一大笔小费要挣呢。

芭尔瞟了一眼白雾的方向,她没有看到充满责备的目光,嗯,这是个好兆头。

“是嘛?只要你喜欢就好。”芭尔说着迅速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天马顾客。两杯酒下肚,她的脸颊上居然泛起了红晕,即便这两杯酒的实际酒精度数并不是很高。

噢……真是可爱呢~芭尔在心中暗想。

“总之……最近天天都是不顺心的事情。”玫瑰继续说着,她在领子上擦了擦自己的蹄子,把一小块黄色的污渍均匀地涂成了印章大小。“能再给我一杯喝的吗?什么都行……”

“那要看你身上带着多少金币了。”芭尔用一种打趣的口吻说道。

“金币不是问题!”玫瑰说着敲了一下桌子,“我听说几天前不是新加了一种用芒果还是百香果调出来的酒嘛……赶快给我也整一杯!”

“没问题。”芭尔说着在空中快速旋转着调酒壶。她明白,她的危机可以得到解决了。

……至少,能解决一部分吧。

 

*******

 

呼……这一晚上的工作算是全部结束了。

芭尔换下了她的燕尾服,理了理自己的鬃毛,对着衣柜门后面的镜子化起妆来。她把今天赚得的金币都装进了一只紫色的小包,然后用力塞进了一只精致的斜挎包里。这样一来,金币就不会随着她的步伐叮当乱响了,她最不希望的就是被其他马得知自己身上带满了金币。

不,这样对她非常不利。

她关上了写有自己名字的衣柜门,伸了一个懒腰,离开了空无一马的更衣室。我们的芭尔并不是值班到最后一刻,恰恰相反,现在只是晚上十二点,因为明天还是工作日,大部分顾客这个时候都选择回家睡觉,好迎接新一天的工作了。换句话说,十二点之后的酒吧里并不会有太多顾客,小费的收入自然也不会很多。

芭尔现在不是正在经历危机嘛,白雾便同意她可以先下班,以便准备白天的另一份兼职。很贴心不是吗?芭尔也是这么觉着的,不过白雾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关心的样子。

“反正……反正这边工作日也没有什么顾客!你就放心地回去睡觉吧,我和雪莉应付得过来。”白雾如是说。

芭尔走上了自动升降机,跟着几只刚刚加完夜班的马回到鹿山矶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即便已经是午夜时分,街道上魔晶石汽车的喇叭声依旧不绝于耳;大街上依旧有很多的陆马,有的在夹着公文包匆匆赶路,有的则打扮得如同刚刚参加完中心城花园晚会一样,只不过,这些身着华丽服饰的马看上去总有一些不对劲,怎么说呢……似乎他们的后蹄总会不自觉地踩到自己的前蹄。

芭尔不慌不忙地闪到一边,好让一只摇摇晃晃的母马通过。那只可怜的天马鬃毛凌乱极了,连走直线都有点困难。可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身上的衣服却如同刚刚从时装店的小马模型身上脱下来的一样,崭新到完全没有任何处在这种情况下的马会沾上的污渍。

芭尔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担心一只连样貌都没有看清的家伙。她向着母马来的方向走去,耐心地等着过街指示灯变绿,然后走到街道的另一边,在一个几乎被魔法霓虹灯包围了的建筑前停下了脚步。

有了这些金币……这场危机应该就能过去了吧。芭尔在心中暗想。

她小跑着走上了洁白的大理石台阶,用魔法捏了捏塞满金币的小包,然后走进了自动为她敞开的大门。大门的另一边,一只彩虹色鬃毛的白色独角兽对芭尔露出了热情的微笑。她彩虹色的尾巴上系着一只小巧的金色铃铛,每一点细微的动作都会引起一串悦耳的声响。

“欢迎来到……富豪马生娱乐会所!今天还是想来试试你的运气嘛,芭尔小姐?”

 

 

 

回复 芭尔在拼命赚取金币

嗯...好一个堪比酸梅酒的酒鬼小马

Nigel  独角兽 #2
回复 芭尔在拼命赚取金币

回复#1 @孟德尔家的van豆 :

我设想的一种内向小马的排解方式,就是工作中多少都有很多的压力嘛,加上玫瑰的性格设定是那样,所以就开始有点依赖酒精排解内心的种种负面情绪了。你感觉怎么样~

不好意思最近没有及时回复啦~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el  独角兽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