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 Happy Tale of Zencori,Gloomy the Zencori zebra

《逝罪》的小小后传——《窥探》

分歧章节:血石-统一-黄金-蓝宝石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0,876 字

publish于 2019-04-07 发表

pageview共 447 人看过

chat共 3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4.8 star

5
80% 4
2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

 

 

Glimpses

                                                                    

   

By Pen Stroke

Variance 4

Bloodstone-Uniform-Gold-Sapphire

====================

血石-统一-黄金-蓝宝石

 

分歧四       血石-统一-黄金-蓝宝石

 

     “我以为你们会处理好警报系统的?”

    聂克丝强行破门,角上魔法光芒如电弧般舞动,直面门外站着的两名幻形灵守卫。他们发出嘶嘶的声响,翅膀嗡嗡地扇动起来,纷纷够向自己的武器。但他们根本就没来得及瞄准,一道迅疾的冲击光束从聂克丝的角上迸射出来,挨个将他们敲晕,他们的身体如熟透了的意大利面条般瘫软在地。

    “我已经处理过了。”莉塔(Rita)的声音透过无线电传进聂克丝的耳朵,“我们已经处理过了。”

    聂克丝往走廊的左右两边各扫了一眼,确认了没有更多的守卫后才把那两个失去意识的守卫拖进了她身后的房间。几秒后,她大步踏入了那条走廊,他们的任务目标被包裹在一个悬浮力场里,紧跟着聂克丝,像个被拴在绳子上的气球一样在聂克丝身后的地面上下蹦跳。“从我现在听到的动静来看,你这话可没有多少说服力。”聂克丝说话的这会儿船舰的警报声仍然在冲击着她的耳膜,一个从她耳朵伸出来,挨着她脸颊的微型麦克风将她刚说的话送了出去。

    “那不是入侵者的警报,那是‘有骇客入侵’的警报,”简(Jane)回答道,“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去打探消息的了。”

    莉塔的声音回来了,她先来了一声低沉的吼叫。“我们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要得到信息,我只是觉得从他们的系统中获取信息会比从他们口中直接拷问出来简单,而且他们的数据库就那么好端端地摆在那里。”

    “而你想都没想过这样未免也有些太容易了些?”琳(Lin),伴着嘶嘶的舌音,说道,“它就像一块被安置在老虎夹上的肉,而且你还着了它的套。”

    “够了,准备好移动。我正在向你们的位置前进。”聂克丝在昏暗的通道中保持着持续的高速移动。她路途中经过的每一块墙面都微微震颤了一小会儿。科技产物,丁甲质和绿色肉块的古怪杂交体,比起一艘星舰的过道,它看起来更像是某种巨型野兽的消化肠道。她一路疾驰,只有在接近拐角时才会放慢速度,检查拐角,打晕所有阻碍她前进的护卫,然后再接着往下走。

    “浪风(Crestwind)?艾德里安(Adrian)?我们的撤离出口情况如何?”聂克丝对着她的无线电问道,这时她转过了一个拐角,开始奔跑过一条长长的走廊。

    “越来越热闹了。”浪风回答道,背景噪音中爆炸声不绝于耳。“我们把翎毛(Feather)先派去校准镜子了,但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坚守多长时间。”

    “再坚持一会儿,我接上莉塔、简和琳后,我们会直接前往你们所在的方位。”

    “包裹怎么样了?”浪风问。

    聂克丝回头望向她的悬浮力场,对着裹在里面的生物皱起了眉头。虫茧女王,哪怕在她种族真正的本质被揭露出来之后,看起来也并没有多大变化,还是那副老样子。她的甲壳洁净,擦得程亮,她的绿色斑点散发出微光,营造出一种超凡脱俗的视觉效果。不知怎么的,她昏迷都能昏迷出一副高贵庄严的尊容。她的腿和头部收叠起来,向着躯干,只有她的舌头伸了出来,垂挂着。在上面甚至都找不到聂克丝照着虫茧的脸射出的那发镇静光弹的痕迹。

    “有了,我已经逮到那只皇家蟑螂,还顺带打晕了她,随时都可以进行传送。只需要确保我们有一条出去的路就好。”

    爆炸声和交火声再一次在聂克丝的耳畔响起,只是这一次这些声音并不是从她的耳机里传出来的。她压低脑袋向前冲刺,全速跑完了那条走廊。她转过最后一个拐角,看见近半打的幻形灵对着房间角落里的一个控制台猛烈开火。

    聂克丝咒骂了一句——数量太多了,用单发冲击光弹没法一次性全收拾掉。她后撤几步,藏身于与走廊接壤的一个角落,与此同时,一股魔力开始在她的角上凝聚,逐渐形成了一个魔法球。它像一个大水滴一样垂挂在她的角尖上,变得越来越重,一副随时要在它自身重量的拉扯下挣脱她的角,滴到地面上的样子。在它来得及这么做之前,聂克丝甩动头部,把它抛进了房间里,同时大喊:“云朵里有雷电!”

    一阵短暂的静寂后是一道魔法闪光,那枚晕眩炸弹爆炸了。又过了几秒,聂克丝听到了躯体纷纷倒地的声音。她一边等待一边倾听,直到她确认了她的法术效果已经消退了之后才转过拐角,踏入那个房间。守卫们现在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而之前借用控制台作掩护的生物直起身来,牠三张嘴中的一张嘴露出了掠食者特有的利齿,有点恼火地低吼了几声。

    “要是先来点小警告就好了。”莉塔,这只奇美拉的老虎脑袋说。

    简,奇美拉的羊头,咩咩地叫了几声,然后往莉塔的脑袋领空靠了靠。“她已经警告过我们了,她喊了‘云朵里有闪电’。另外,要是你没有触发那个警报,她就根本没有警告我们的必要。”

    “我触发了‘一个’警报,不是‘那个’警报,这两者是有区别的。”莉塔反驳道。

    “只是在语法上有吧。”琳,奇美拉的蟒蛇脑袋,含着嘶嘶声说。

    聂克丝转了转眼珠,走到莉-简-琳的跟前,用她那飘渺的魔力尾鬃在她们三个的鼻梁上轻轻抽了一下。“争吵什么的先放一放,我们得转移了。”聂克丝的一缕魔力云鬃动了起来,在她耳机上的呼出按钮上按了按,她开始朝着这个房间,同时也是这艘星舰出口的门走去。“浪风,我们要准备出去了,撤离通道的情况如何?”

    “没有问题,但我们失去了与翎毛的联系,她可能在镜子那里遭遇了阻碍。”

    聂克丝骂了一句脏话,迅速转变了她的策略并向着莉-简-琳迈进了几步。“那我们得去找她了,我们不能让镜子落入他们的蹄中,激活你们的标识。”

    莉-简-琳的三个脑袋一齐皱起了眉。“不,不要,别这么做,求你了聂克丝。”莉塔哀求道。

    “把这当做是你触发警报的惩罚,”聂克丝说着伸出了她的蹄子,“给我一个备用的无线电收发机。”

    莉塔嘟哝了几句,但还是将眼睛扫向简。简咩咩叫了几声,以此来表达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的反感,她用由她支配的那条腿伸进了她们的鞍包里,不久后便掏出一个备用的耳机递给了聂克丝。聂克丝拿起耳机并将虫茧女王飘了过来。她在耳机侧面的一个小按钮上施力,这样维持了几秒钟后,耳机亮起了微弱的蓝色光芒。她把耳机安进了虫茧女王的耳朵里。

    当聂克丝让虫茧女王飘回到她原来的位置上时,她感应到了从刚刚安装的耳机上传送出来的魔法信标。很快,其余的五个信标也加入了进来,有三个来自莉-简-琳,后者几乎是立即绷紧了身上的每一块肌肉,一副屏住呼吸,准备穿越毒气弥漫的战场的决然。另外的两个信标是从星舰的外面传进来的。

    等到她能完全感应到那六个信标的存在后,聂克丝闭上了眼睛。她转动了一下她的肩膀,试图让她的身体冷静下来,并清空了她的思绪,同时,她的魔力延伸了出去,穿过星舰的甲壳板,一次性与六个信标相连。“跳转准备三......二.......一。”

    聂克丝释放了她的传送法术,只一闪,她就从物质世界中消失掉了,还一边拉上了所有与她相连的信标。紧接着是一秒钟的停顿,这一秒钟的时间里,她和她小队其余成员全都漂浮在充满了旋曲折叠色彩和光怪流离的远距传送异度空间中,然后砰地一下,法术将他们吐在了他们目的的上空。

    聂克丝展开翅膀,缓住下降的趋势以确保她和她的俘虏保持悬空,同时开始扫视她的四周。虫巢飞船的狭窄走廊已被蔚蓝色天空和野草横生的地面取而代之。虫巢飞船现在已经与他们拉开了很大的一段距离,它被高大贫瘠的山峰投下的阴影笼罩着,这一地形也使得从飞船上传出来的警报声带上了明显的回音。

    他们的下方有一个鹅卵石型的,酷似拉链拉环的金属框架。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枪战。

    幻形灵们逼近了,把近乎连续不断的火力倾泻在那个设在低矮平台上的环形控制台——调谐控制台上。翎毛就站在控制台的后面。这只狮鹫的鹰爪紧紧握在榴弹手枪的枪柄上,向他们回之以颜色,同时努力地将自己庞大的身形缩在控制台所能提供的有限保护后面。

    聂克丝的传送法术一完成,小队中的两名士兵,浪风和艾德里安就立即切入行动模式,前去支援翎毛。浪风张开她那水蓝色的天马翅膀飞出了聂克丝的视野,居高临下地朝地面上的幻形灵开火,而与此同时,她听到了艾德里安,这只淡棕色的小马,顺利着地并且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在聂克丝落地之前,他就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奔向幻形灵军队的侧翼,用安在他头盔上的武器从侧面发起攻击。

    这时,聂克丝和莉-简-琳落到了领毛附近的地面上。聂克丝优雅触地,翅膀为她减轻了下落的趋势,她升起了一道球形护盾,让她们三个暂时从战场的喧嚣中脱身出来。莉-简-琳落地姿势的优雅程度跟一袋重重坠地的土豆有得一拼,牠摔倒在离聂克丝右侧几英尺远的一簇长得高高的草地上。身为俘虏且依然没有意识的虫茧还飘在过去几分钟里她一直悬浮着的地方。

    “感谢你们的及时赶到。”翎毛壮着胆子把头从控制台后面探了出来,不过鹰爪依然紧握着枪柄,她把目光转到了虫茧身上。“她还有呼吸吗?”

    “上一次我检查时还有,”聂克丝将虫茧降至地面,“不过我不会介意你来查看一下她的生命体征,再确认一遍。莉-简-琳可以搞定调谐的工作。”

    “我连调谐的起步工作都还没完成。我听到了从飞船那边传出来的警报声,然后就碰上倒霉事儿了。我甚至都还没迈够十步,一个正赶回飞船的巡卫就发现了我,然后就开始对我开火了。”她走到虫茧身旁,伸出鹰爪穿过聂克丝的悬浮力场的同时从鞍包里摸出了几件医疗工具。“所以,是谁触发的警报?”

    “现在相互指责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莉塔和她的姐妹这时才终于好不狼狈地从地面上站起来。她们移向控制台,绕着它转了一圈,走到另一边。这个设备像极了一个时钟,但不像正常的时钟那样拥有两根指针和十二个数字,它拥有十二根指针和三十六个数字。莉-简-琳开始把不同的指针挪进不同的位置,里面的棘轮和棘齿缓缓咬合,面板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

    “相互指责没有任何意义,”翎毛说话的这会儿用一只爪子撑开了虫茧的其中一只眼睛,观察她的瞳孔有没有在阳光的刺激下收缩,“所以是你干的。”

    简和琳窃笑不已,而莉塔,则是发出了一声恼火的吼叫。这三位姐妹把最后的一根金属指针挪进了正确的位置,然后用她们的右前爪按下了那颗安在设备正中间闪耀着光泽的光滑宝石。它响亮地咔嚓了一声。设备上的指针开始转动,转回到了居中的位置,这时聂克丝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魔力的出现。

    立在旁边的金属框架被激活了。它与那面跟人类世界相连的镜子很是相似。镶嵌在它框架上的小块透明晶石开始亮起不同颜色的光芒,小股能量在晶石与晶石之间穿梭,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晶石发出的光芒也随之变得越来越亮。

    能量流飞窜的同时,框架的中央逐渐形成了一个闪着微光的魔法场,开始时只是空气中的一丝扰动,就像是炎热的夏日里升腾的热浪造成的光折射。不过在这之后,魔法场变得越来越实质化且更加具有反射性。不到几秒钟,魔法场变幻成了镜面样的平面,平面上轻轻荡着涟漪,将它周遭的世界以一种令马不禁久久驻足观看的方式反射出来。

    魔法护盾依然维持着,但就在镜子调谐完成的那一刻,已经沉寂下去的交火声立即呈几何数倍增长。幻形灵们转变了目标,开始集中火力攻击她的护盾。聂克丝对这些为他们的撤离增添了几分难度的巡卫们露出苦相,她敲了敲耳朵上的无线电。“赛蕾丝蒂娅-萍琪-山峰-赛蕾丝蒂娅,是否收到?这里是苹果小队。龙穴已经扫荡完毕,但是我们的屁股后面着了火,而且情况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MAC是苹果萍琪彩虹七八风魔。”

    “苹果小队,这里是赛蕾丝蒂娅-萍琪-山峰-赛蕾丝蒂娅。暗码已确认。通道畅通,现在要准备跳秋季舞会的最后一支舞了,最好快点动起来。”无线电另一头的声音回复道。

    “你们听见她说的了,行动!”聂克丝一边拉高音调大喊,一边将她的护盾往镜子的周围缩。翎毛带着虫茧第一个穿了过去,莉-简-琳紧随其后。聂克丝留在原地支撑她的护盾,浪风和艾德里安开始向着她所在的位置撤退。艾德里安一瘸一拐地挪向聂克丝的护盾,他那条失去了行动能力的腿拖在他身后。一进安全区,浪风就立即伸出蹄子扶住他,拉着他跳进了镜子里。

    就在聂克丝的护盾开始出现裂痕之际,聂克丝她自己也跳进了镜子里。她滑进这镜面似的魔法场,然后她的身体就产生了一种她掉进了一罐冰凉糖浆的错觉。她无法移动,无法呼吸,几乎连思考都难以做到。镜子携带的始古魔法正将她传送到另一个地方。

       

~~~

    当聂克丝出现在镜子的另一边时,温暖和行动的自如回归她的体内。她四蹄着地,跳入那面镜子产生的惯性迫使她向前小跑了好几步,然后才能转过身来。她眼前的是他们基地的镜子,比起她刚跃入的那一面,这一面显然要精致得多。钢筋铁杆被厚实的,不透明的水晶柱取而代之,镜子也不是坐落在一片草地之间,他们基地的镜子位于水晶宫殿的一个房间里,而且被重兵把守着。

    “他们要穿过来了,升起屏障!”韵律的声音盖过了房间里的其他声音,然后就如她所要求的那般,一面近乎完全透明的魔法屏障覆盖住了镜子的表面。

    “聂克丝,你还好吗?”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声音的主人正从与上层指挥室相连的楼梯往下走,她走进了这个镜子室里。韵律快步走向前,她的肢体语言传达出她真的很想要给聂克丝一个拥抱的意图。但她克制住了她自己,只是用关切的眼神注视聂克丝的眼睛。

    “任务进展得有点不顺,不过我们没事。”聂克丝说着把目光转向她的小队。翎毛正在照顾艾德里安,检查着他那条被麻痹了的腿。莉-简-琳一言不发地站在她们身旁,聂克丝也只能推测她这是在等着向她抱怨因为那次传送弄出来的几处淤青和擦伤。浪风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但她似乎在努力减轻她自己一条腿的受力。

    “但重要的是我们完成了任务。”聂克丝的眼睛转向虫茧,后者正被抬上一架担架车。这位幻形灵女王被一只安保小队和一支医护小队围起来,医师们往她身上注入了镇静魔法,士兵们的武器随时都可以开火。

    “等她醒过来之后,她可能不会有多少好心情。”当她们目送担架车远去时,韵律说道,“我还是认为我们应该等她自己来回答。”

    “她已经无视了我们一周了,我们不能再等了。”在虫茧从她们的视野中消失,被推进了隔离室后,聂克丝望向韵律,“这一次,不会再有更多的磋商,不会再有更多的谎言,不会再有更多的冗杂议程。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科学部和魔法部的职员认为我们已经万事具备了,但是我们之前从来没有在幻形灵的身上使用过这个。到最后我们可能会一无所获,甚至比那更糟,我们可能还会害死她,”韵律叹了一口气,抬起一只蹄子揉捏她的鼻梁,“我真不敢相信我真的就这么说了,而且还是认真的。”

    “我知道如今我们的朋友不多,而且与我们之间都隔了很远,但是现在这个似敌似友的家伙更倾向于是我们的‘敌人’而非‘朋友’,”聂克丝向外踏出一步准备离开,“我会去监督事情的进展,等我们准备好了以后,我会通知你和斯派克的。”

 

~~~

    “我们无法继续她身上施放镇静魔法了,再这样下去她会出现生命危险的。她将会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醒来。”

    “那就在她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用药物或一把榔头什么的把她弄晕过去。我需要更多的时间。”聂克丝说道,她的语气如一条凛冽挥出的鞭子般严厉。各种各样的的生物在她的周围穿梭忙碌,技术员工中混杂着魔法使用者。控制面板哔哔作响,显示出哪怕是最细微的法术波动。集中在这个房间里的独角兽、斑马以及其他具有魔法能力的生物都在输出着最纯净的魔法能量。就连斯派克都站在他们中间,他的四只爪子用力地立根于地面,他浑圆的胸脯就如同一个不知疲倦的锅炉,源源不断地生产出一条持续稳定的火流,充当着这个法术最大的那股魔力来源。

    在整个房间中央的是虫茧。她悬浮在这些魔力的正中心,身体一起一伏,仿佛飘浮在随风缓缓摆动的洋流中。第一眼看过去,谁都会以为她被一群水母围绕其中。没有定型的颜色从虫茧的眼睛和耳朵里冒出来,形成一个个像万花筒般缓慢变换着颜色的泡泡。

    这群泡泡在聂克丝和韵律处被分拣开来。这两位正站在云朵上,与虫茧处于同一个高度。她们用她们的魔法拖拽那些变幻的色彩,将它们拉向自己,并使得它们变得清晰起来。她们正在搜寻虫茧的思维,从她的思想活动和记忆中翻找出她们正寻觅着的信息。

    作为一只活到虫茧这个岁数的生物,这项任务的难度简直跟在浩如烟海的水晶帝国图书馆馆藏中找到几个关键词句的难度相当,而且还是一个被一场龙卷风——风中刮着裁纸刀和碎纸机的龙卷风袭击过后的水晶帝国图书馆。

    聂克丝揉了揉她的脸蛋,将一个泡泡推回到那堆泡泡漩涡中。她此时的疲惫清晰地写在她那视线模糊,布满血丝的眼睛上。她们已经这么做了将近数十个小时,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任何回报。她现在对于虫茧的了解,已经远超出她想要了解的范围。她知道了虫茧知道九九乘法表怎么念。她知道了这位女王曾经唆使或是扮演过的各族生物中最不可或缺角色的名字和脸。

    她看见了她舅舅银甲闪闪的脸,不得不赶紧赶在韵律留意到它之前把它推回到漩涡中去。她看见了那些星舰到来的那一天,虫茧揭露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个庞大的,进行星际航行的帝国中一位“正统”女王。她看见了她们过去的一些交锋,还有她们被虫茧背叛的那些时候,以及,她们互相救助对方的时候。

    “聂克丝,我知道你不想听到这个,但是也许她也不知道呢?”

    她没法越过虫茧的想法漩涡看到另一边的韵律舅妈,但无论如何她还是朝着正确的方向瞪了一眼。“不,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她一定会把获悉这件事当成她自己的头等大事来对待。”

    “也许我们应该试一下传统的拷问手段,”韵律说,她的声音因疲倦而变得有气无力,“你和斯派克可以——”

    “那样会花费我们数天,还可能是数周的时间来动摇她,到那时一切都已经晚了。”聂克丝展开她的右翼,扇动了几下好让她的云朵坐垫沿着虫茧的思维泡泡漩涡的边缘绕到另一边,它几乎撞上了韵律所乘坐的那朵云。“这是我们能找到绯红女王(Vermillion Queen)的唯一机会。”

    这时突然亮起了一道闪光,聂克丝和韵律望向那些记忆,看见一些新的泡泡正在从虫茧的眼睛和耳朵处冒出来。韵律给了聂克丝一个眼神,聂克丝看着她的舅妈低头看向下方正在使用控制面板,维护这个法术的职员们。“刚刚发生了什么?她的状况如何?”

    “女王已经开始从镇静法术中清醒过来了。她将在接下来的一分钟之内恢复意识。”

    “无所谓了,”聂克丝说,从她的云朵站起身,“她听见我了,这些记忆.......它们都是关于绯红女王的。”记忆法术又一次出现了强烈的波动,更多的泡泡冒了出来,开始填满整个房间,而与此同时,其他的记忆顺着虫茧的角回到了她的大脑中。

    韵律抬起蹄子搭在聂克丝的肩头。“聂克丝,我们不能这么做,这个法术对于一个清醒的意识来说具有过于强烈的入侵性,而且她是我们唯一拥有的,知晓幻形灵内部信息的生物。我们承担不起让她受伤的代价,”韵律回头望向下方的员工,“执行关闭程序,准备好把她移出这个房间。她不能在这里醒来。”

    “不!我们已经很接近了!”聂克丝打断韵律,推开她,然后从她的云上跳了下去。她挥动翅膀,将自己带到法术的边缘。她能感觉到冲刷着她的能量波,像是有一层蜘蛛网般的触须穿透过她的身体表面,粘附在她的思维上。只是她待在了法术的外围,同时逼着自己再往中间靠拢一些。“快说,你这只吸爱的皇家蟑螂。绯红女王在哪里?暮光闪闪在哪里?”

    “我看见她的眼皮在动,她就要醒了!”一名天马护士大喊道。

    “再给我几秒钟,”聂克丝冲着他们喊了回去,她的目光快速地掠过一个个冒出来的思维泡泡。它们正源源不断地从虫茧的头部往外涌,就好像虫茧的脑海是一锅被愤怒烧开了的水。“对,对,没错,你恨我的妈妈,你恨我的家人不是吗?你可能想要杀了暮暮,你可能已经想好了如何杀死她的几十种方式,甚至是在她被俘之后。你绝不会让她就这样消失掉,就这样拱手将她让给其他的女王。如果这世上有谁能够拥有她的力量,那也只能是你。所以,她在哪儿?”

    “我们开始收到反馈信息了,女王的思维正在与法术建立起链接。一旦链接完成,她就会被烤焦的。”

    “聂克丝,我们现在必须要关停法术了。”韵律大喊道。

    “再给我........一秒........在那里!”聂克丝的魔力猛地挥出,抓住了一个单独的记忆泡泡,一个布满的紫红色斑,而且看起来似乎是一个星际坐标的泡泡。“关掉它!”

    在那短短的瞬间,无数的拉杆被拉下,无数的按钮被按下,所有负责提供魔力的生物都停止了动作。那些思维泡泡开始涌回虫茧的大脑,它们集体逃窜的架势活像是一个被猎食者惊吓到的鱼群。只有那个被聂克丝抓在悬浮力场里的泡泡留了下来,无法挣脱。聂克丝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努力将它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刻入她的脑海里。她感受到了那股来自法术的拖拽力,它也在试图将这个思维泡泡拉回去,但是她紧紧地抓住不放。她不能够忘记,她不能让这个机会就这么溜走。

    虫茧被一团云接住,长着翅膀的生物快速地将她降至地面,然后把她转移到了一辆担架车上。她在挣扎,但是法术的效果使得她头痛欲裂,无法进行清晰的思考。医护职员和士兵开始把她推出房间,希望能赶在她察觉到自己的周遭环境之前送她出去。最后的那个记忆泡泡滑脱出了聂克丝的抓握,箭一般地飞回了那个偏执的脑袋,也是它本属于的地方里。聂克丝瘫倒在她的那团云朵上,但是她脸上带着微笑。她笑着,背部贴紧了云朵,蹄子伸向空中,指着空气,这时韵律靠了过来。

    “我们得到它了,”聂克丝说,笑得像个同心节暖炉夜上的孩子,“我知道她在哪儿了。”

   

~~~

    “我只是想再一次公开发表一下我的意见——我不喜欢这个计划。”莉塔说,坐在她们座位里的简和琳也连连点头。聂克丝和她的小队正身处于一艘水晶样式的小型穿梭机中,飘荡在茫茫宇宙的虚空里。聂克丝坐在副驾驶位上,双眼凝视着窗外,浪风、艾德里安和翎毛正在二次检查他们的装备。

    “然后再一次,你的抗议被记录在案了。”聂克丝说完,她的魔力云鬃轻敲了一下她的耳机,“塞蕾丝蒂娅-祖母绿,这里是小雪花一号,我们已经就位了。”

    伴着嗡嗡的杂音,韵律的声音响彻了整艘小型穿梭机。“收到,小雪花一号,我们这边也都已经准备好了。祝你们好运,还有.......带她回家,聂克丝。”

    “那你也要确保我们还有个家可回,”聂克丝对她的舅妈说,然后她微微扬起了嘴角,“另外,记得通知自助餐堂今天晚上做些干草堡。没有什么是能比一顿干草堡大餐更能表达‘欢迎回家,暮暮’的意思的了。”

    “我一定会让厨师知道的。”韵律语气中的那最后几丝俏皮消散在风中,那个有力权威的,聂克丝小队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了起来。“解除伪装倒计时三.......二.......一”

    透过穿梭机的前窗,聂克丝看见了漆黑一团的虚空和一层仿佛有繁星点缀的轻纱,就好像他们突然被置身于一片非常厚的透镜的一端——一片随即便开始融化的透镜,它融化残余物的尾迹中显现出了一艘星舰的形体。这完完全全是由水晶雕琢而成的船身在外部光源的照射下闪烁着微光。一股不可置否的敬仰之情涌上聂克丝的心头。

    水晶希望号,水晶帝国的镇国之宝,一个魔法与科技的奇迹结合物,现在正漂浮在茫茫太空中。它与那套星际镜面穿梭系统——一份来自另一个曾经与幻形灵抗争过,并很有可能已经被其摧毁了的文明的遗赠——相连。当虫巢飞船首次进入他们的行星轨道时,水晶希望号是唯一一样

使得小马国免遭其相似命运的事物。

    他们花费了数十年时间来保卫这艘星舰。在此期间,无数的生命和飞船陨落——只为确保水晶希望号不会陨落。而现在,他们就这样将它孤零零地弃置在无名之地的虚空中,毫无防备之力,并且从它发出的信息来看,它现在是失去了动力,急需救援的状态。

    这简直就像是把一片蛋糕和塞蕾丝蒂娅在无马监管的情况下放进同一个房间里。

    所以到了最后,即便它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阳谋,也会有谁来咬钩的。

    穿梭机的传感器发出了哔哔的声响。按下几个按钮后,莉-简-琳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看向聂克丝。“好吧,成了。长距侦测雷达上显示附近有五艘虫巢飞船在向我们的方位逼近。根据他们目前的速度来判断,他们将在十分钟内抵达这里。”

    “那就把我们调整到作战位置。我希望能在一分钟内登上绯红女王的船舰。水晶希望号的护盾只能维持这么长的时间,要分秒必争。”聂克丝在座位上转了个身,面向艾德里安、浪风和翎毛。“保护好我们的着陆平台,确保莉-简-琳能有一块可供她们操作的控制面板。批准使用致命武力。一接到我们的目标,我就会和她一起传送回船舰上,明白?”

    所有生物一齐点头,聂克丝也向他们点了一下头,然后重新将目光转回到舷窗上。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是他们投身进激烈的战斗之前的片刻安宁。然而此时的聂克丝感受到的,既不是紧张也不是恐惧。她的心被决然武装起来,坚硬如铁。几句低声轻语从她的嘴唇间滑了出来。

    “我来接你了,妈妈。”

==================================

 

分歧章节结束

 

 

==================================

在遥远的未来,聂克丝的身上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呢?

 

 

 

 

 

 

PS:1、有部分细节没看懂没有关系因为..........Gloomy也没有看懂——但是这并没有多大关系,并不影响阅读!这是一篇与美剧《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crossover的分歧章节。

       水晶希望号——亚特兰蒂斯号

       幻形灵——Wraith

       星际镜面穿梭系统——星门装置

       那个被幻形灵消灭掉的文明——Ancient

        2、标题本身并没有什么实际含义,但如果把那四个词语的首字母连起来的话就是“B.U.G.S”,也就是“虫子”。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1
回复 分歧章节:血石-统一-黄金-蓝宝石

凯莉甘·聂克丝……(大误)

LRlicious  麒麟 #2
回复 分歧章节:血石-统一-黄金-蓝宝石

这是啥。。。。。。一脸蒙蔽。。。

GloomRadiancy  斑马 #3
回复 分歧章节:血石-统一-黄金-蓝宝石

回复#1 @Nightscream :

所以《亚特兰蒂斯》中真的有一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只身闯入敌方首舰俘虏敌方高级将领如探囊取物,赤蹄空拳摧毁敌方舰群解救自家老妈如日常任务的超级斯巴达战士?这也太.......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 Happy Tale of Zencori,Gloomy the Zencori zebra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