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顽皮的骑士
顽皮的骑士Lv.2
独角兽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萍卡 · 派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5,078 event 2019 年 4 月 7 日 thumb_up 3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791 forum 3 collections_bookmark 2 star 0 file_download 4

        她感到越来越奇怪了,身后的影子,蛋糕里的头发,这些都快使他到达崩溃的状态。

        这一切,还要从那一天开始说起,就在那天好朋友给她办了生日派对后,她觉得自己那种症状已经好了。在派对之前的情况,她的朋友们都一无所知,她也没打算告诉她们,因为她知道自己当时心里在想什么,她也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当时想对她的朋友们做出什么举动,她想将那种曾经有过的这种黑暗的想法给埋藏起来。

        但就在办完派对,互相告别后,萍琪哼着歌回糖块屋时,她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萍琪预感是什么意思,但身后除了空荡荡的大街,什么也没有。“奇怪”她嘟囔了一句,继续往前走去。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有一个黑影正在角落里盯着她。

        第二天,太阳还没升起来,萍琪早早地就起了床。昨晚她睡的并不怎么好,但她走到日历前,撕下昨天的一张,‘糖块屋开店十周年’这几个字被用红笔标在了上面,这么重要的一天,她怎么会忘记呢!她先把准备工作做好,牛奶,糖霜,奶油都一一拿出来,摆放整齐。但当她把面粉驼出来放到地上时,她看了一眼,那个样子····好像是····面粉夫人!她想到这里,那一天的情景又在脑海里涌现出来,她的那个令人颤栗的笑容······眼睛突然模糊了一下,她伸出一只前蹄扶着制作台站稳,她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记忆还会在她脑子里出现。她晃了晃脑袋,想把这种感觉赶走,等她觉得好些了,就又继续起了她的准备工作。这时蛋糕先生和蛋糕夫人也打开的店门,挂上十周年的横幅,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萍琪,今天你的蛋糕做的真不错!”萍琪和她的好朋友们围坐在野餐布旁,上面摆放着制作精致的蛋糕。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享受着这悠闲地下午茶时光。“谢谢,女孩儿们,我也觉得今天状态挺好。”她拿起一个彩虹蛋糕,咬了一口,淡淡的海盐味和各种水果的味道在嘴里弥散开。她正准备吃第二口时,她的余光瞥到了蛋糕上,上面竟然有一撮蓝色毛发。她吓得手一抖,那半块蛋糕掉到了地上。这些蛋糕是自己亲手制作的,不可能出差错。突然,鼻子又是一抽,她迅速的一回头,看到在永恒自由森林的阴影里有一个黑影在盯着她,当她想看清楚时,它早已消失地无影无踪。朋友们注意到了萍琪派的异常,都朝森林那边望去,但什么都没看到。再看萍琪,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那个方向,过了一会儿,她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半块蛋糕,疯狂地找着什么,她甚至将野餐布上剩下的蛋糕都一个一个地撕开,但什么都没找到,她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坐在地上。

       她找过暮光,跟她说了这种情况并请求帮助。对于一个学霸来说,新鲜的事物总是能激发起她的兴趣,但是经过了几天的心电图,脑电波以及各种身体状况分析没有一点发现后,暮光也有些倦了,但因为之前检测萍琪预感时也有过这种情况,从那时起暮光就发现萍琪和正常小马不太一样,用正常方法是看不出什么的,但又暂时没有别的方法,所以叮嘱萍琪说:“只要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来找我,不要自己扛着,我会尽我所能来提供帮助的。”就让她先回去了。

       萍琪走出来暮光的城堡,虽然朋友对她的鼓励让她感觉好些了,但背后还是凉飕飕的,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她就这样一边想,一遍散步到了河边。波光粼粼的河面使倒映在水里的景物凌乱,也使她更加心烦意乱。萍琪正坐在河边,看着水中的自己发呆时,“嘿!干什么呢?萍琪”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嗨!星光。”她从水中的倒影看着星光走到自己身边。“一看你这表情就知道不对劲,你应该遇到什么麻烦吧,来跟我说说,指不定我能帮到些什么。”星光陪着萍琪一同在河边的草坪坐下。“谢谢,但不用了。”萍琪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她不想然后自己的情绪影响到朋友们。“你如果不配合,那就有些难办了。”她听到星光的声音从自己另一边传来,认为是星光想逗她开心用的个小魔法。但当她看向河面时他发现有两个星光坐在自己两边。萍琪被吓得跳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你···你···两个星光?”那两个星光对视一笑,同时说“我们就是星光啊”看着萍琪更加疑惑的表情,星光笑了,指了指她身后。萍琪一回头,发现身后的草坪上站着十多个星光,萍琪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然后她看着这些星光变成一团团烟雾状的魔法,进入第一只出现的星光的角里。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萍琪脸上的表情更加奇特了,“对不起,吓到你了吧,这个魔法现在已经被禁用了,如果你是独角兽我可以教你,叫马格分裂术,这是那天在永恒自由森林的一个洞穴找到的,那一天……”“抱歉,打断一下,星光,那个马格是什么,能跟我讲讲吗?”

       “马格呀,我们每匹马都有一个主马格,我们平时的思想,行为都是受它控制,一般来说,马格是很稳定的,但是当你产生一种过激的思想时,就有可能产生一种新的马格。它有着自己的思维,但原型还是以你的主马格为模板,相当于你独立的一个克隆品。这种马格开始会在你的身体里,与你的主马格共用一个身体。因为它带来的是负面情绪,所以主马格肯定是排斥它的,有的很强的副马格会占据你的身体,用它的思维来支配你的行为,有的弱一点的马格会被挤出体外,游离在外面,但当你再次产生那种情绪时,它就会出现在你附近,试图再次占领你的身体,还有一种挤出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剩下的情况,这种情况最麻烦,但概率很小”

      “那怎样才能让它消失呢?”萍琪着急的问“不不不,放松,马格是由你的思维产生,也一定是由你来解决它,但不是消灭,而是——融合!”

       “融合?”

       “是的,马格合一,上面不管说的哪一种情况,最后都要用你的主马格将它同化。但同化成功后,对陆马和飞马来说,你就再也看不见它了,但他会以一种积极的精神或思维方式的形式融入你的身体,使你更加完整和全面,但对独角兽的话,只要会我那个魔法,就可以像我刚刚那样变出自己同化的马格,玩玩游戏,聊聊天都行的。”萍琪听完后,沉思了好一会儿,把最近发生的事串到一起,一下子把思路理顺了。“谢谢,谢谢,谢谢,太感谢你了,星光。”她一把抱住星光,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跑回了糖块屋,星光还坐在原地,害羞地捂着脸发呆。

      萍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既然她已经知道了原因,只要把马格引出来,同化它就行了,但那种感觉真的太可怕了,她怕自己被控制了,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于是她把自己锁在阁楼里,四周用木板钉死,开始了她与它之间的“战斗”。

       她开始将阁楼还原成那一天的模样,她每摆一样东西,那一天的记忆就涌出来一点,自己的萍琪预感越来越强烈。明明自己是清醒的,但脑子里那种对朋友怨恨的情绪凭空的越来越多。她感到自己的主意识越来越弱,她在尽力的去抑制这种情绪,艰难的完成着摆放。就在萍琪预感达到顶峰时,脑子也疼的受不了了,她放好最后一个气球,顿时,那种负面情绪全部消失,萍琪预感也随之停止。她正准备松一口气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萍琪身后传过来“看来你已经找到我了。”这是她自己的声音“本来还想陪你多玩玩的。”萍琪回头,看见一匹小马坐在椅子上。她简直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只是颜色是灰粉色的,头发由卷发变成直发,手里拿着一把尖刀,煞有兴致的看着萍琪,“虽然在晚上看了你很久,但还是这样面对面的交流比较有趣。”一想到自己睡觉时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心里就有些发毛,萍琪壮起胆子问她:“是我那天衍生的马格吗?”“我叫萍卡美娜·戴安·派,你也可以叫我萍卡,今天第一次正式见面,请多关照。”说完,嘴角露出一个坏笑,这个笑让她不寒而栗。萍琪刚想继续提问,萍卡一下子冲了过来,用嘴衔住尖刀,绕到她身后,两只前蹄锁住她的脖子,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萍琪被这突如其来的威胁吓得气都不敢喘,她的脖子能感受到那柄刀的锋利。此时的她已经动弹不得,只有闭上眼睛,任凭宰割。极度紧张的她耳边听到一声嘲讽似的轻笑,然后是尖刀插进地板的声音。她感觉脖子上的力道松了下来,她迅速的挣脱出来,并且警觉地看着她。

      萍卡美娜笑着说:“这就把你吓到了?好了,也不跟你闹着玩了,你也应该知道了我为什么会存在,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现在还在和她们一起玩,她们那天明明伤害了你那么深,你当时的心情可以用伤心欲绝来形容,我就是于这痛苦中诞生,当时的感受我比谁都清楚,而你现在又···为什么?”萍琪不假思索地说:“我相信我的朋友们,而且她们不是为了给我准备派对才骗我的吗?”萍卡美娜发出一声嗤笑,“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呢?”从地上拔出那把刀,冷冷的说“如果那天她们是想举行什么活动而不想带上你,或许她们私下弄了很多次这种活动了,但这次她们发现甩不掉你,又刚好是你的生日,于是分头随便买了些什么装饰了一下,难道当时你就没发现在谷仓举行派对就很可疑吗。”

      “这····这个····”萍琪一下子结巴了,这些问题她也没仔细想过,而现在这些问题刚好刺入了她内心深处。“如果你所谓的朋友早已厌倦了你的派对和礼物,只是把你当成日常的消遣,你叫他们朋友,而在她们眼里,你只是一个——工具。”萍卡一步一步地逼近她,她那最后两个字成为了压垮萍琪的最后一根稻草,萍琪无法承受这个假设,变得目光呆滞,一步步地往后退,“不····不····她们不会是这样的,不会的是吗····不会的···”她这样退到墙角瘫坐了下来,萍卡美娜则在把玩着尖刀,等着她的反应。就在这时,她听到了朋友们急促的敲门声,“萍琪派,你还好吗?” “萍琪开门呐” “萍琪……”

      她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用力的支撑自己站起来,对着萍卡说“不,你错了,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关心你,才会在你有危险的时候帮助你。就算她们那天的派对是在骗我,但她们还记得我的生日,我那天玩的很开心,我能从她们都表情里看出来她们也很尽兴,这不就足够了吗?也许你的假设是正确的,我的朋友们只是想享受我的派对,我只是一个工具。但因为我不可能知道她们每一个人心里想的是什么或对我的评价,所以我只需要把我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她们就够了。你忘记了我的可爱标志是怎么来的了吗,在我为我的家人们办了派对后,我希望她们脸上的笑容不要消失。我的责任就是为其他小马带来欢笑,我怎么能被自己打倒呢。”

      萍卡美娜听完后,先是怔了一会儿。然后她笑了,那是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微笑,这个笑让萍琪感到温暖“我早就应该猜到你会这么说,你已经长大了。”萍卡走了过来,准备摸萍琪的头,萍琪警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萍卡的手停在空中,眼神漏出一种无奈,刚准备把蹄子收回去时,萍琪冲上来抱住了她,她们相互依偎在一起。萍琪问“我们能成为朋友吗?”萍卡摇了摇头“恐怕没有机会了,我是你的一部分,我不能永远以这样的形式存在,现在,是时候了。”萍琪感觉到怀中的她在一点点地消逝,她努力的想将她抱紧,到最后萍卡变成一团粉色的魔法进入了萍琪派的身体,萍琪派也随之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看见暮光趴在自己床边,鬃毛已经变得有些凌乱,看起来已经守了很久。暮光感觉到床上的震动也立马醒了过来“萍琪!你终于醒了要喝点水吗,感觉怎么样?”“我,这是怎么了?”暮光递过来一杯水说“医生说你营养不良,然后情绪波动较大,就晕倒了,那天还是云宝飞过你家时听见有钉东西的声音,觉得不对劲,就把我们都叫了过来,敲门你又不应,等云宝和小蝶把窗户的木板打开进去时,发现你已经晕倒在里面了。”萍琪看到了暮光的黑眼圈说:“我住院的这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吧。”“说什么胡话呢,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我只是经常看书到很晚才睡,所以来守你的夜班,过一会儿瑞瑞要来了,我先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可不能再不好好吃饭了哦!”暮光刚转身推开门,准备出去时,萍琪在床上虚弱的说了声“谢谢!”暮光回头对她一笑“都这么久都朋友了,还客气什么,好好休息”说完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她用力将自己支撑起来,靠在床头上,从窗外吹进来的微风让她清醒了一点。突然,鼻子又是一抽,这种感觉!她急忙朝四周张望,期望看什么,但周围除了空荡荡的病房,什么也没有,她看到病房的床头柜上有一面小镜子,当她看向镜子时,镜子中的她也在看着萍琪,萍琪发现自己的眼睛比以往多了点不一样的东西。

      她伸出双手抱住了自己,喃喃地说了一句

      “现在,我们是朋友了。”

      (本文纯属虚构)

 

 

 

 

 

 

 

 

 

 

 

thumb_up 3
1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殷佳俊 Lv.11 斑马
评论 萍卡 · 派

但当她把面粉驼出来放到地上时,她看了一眼,那个样子····好像是····面粉夫人!她想到这里,那一天的情景又在脑海里涌现出来,她的那个令人颤栗的笑容······眼睛突然模糊了一下,她伸出一只前蹄扶着制作台站稳,她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记忆还会在她脑子里出现。她晃了晃脑袋,想把这种感觉赶走,等她觉得好些了,就又继续起了她的准备工作。这时蛋糕先生和蛋糕夫人也打开的店门,挂上十周年的横幅,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心理活动描写建议另起一行

    “萍琪,今天你的蛋糕做的真不错!”萍琪和她的好朋友们围坐在野餐布旁,上面摆放着制作精致的蛋糕。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享受着这悠闲地下午茶时光。“谢谢,女孩儿们,我也觉得今天状态挺好。”她拿起一个彩虹蛋糕,咬了一口,淡淡的海盐味和各种水果的味道在嘴里弥散开。

1、说话换行

2、我不太懂烘焙,但是印象中彩虹蛋糕是一个大蛋糕而不是一只蹄子可以拿起来直接放嘴里的纸杯蛋糕的大小,所以她应该用刀切一片蛋糕下来

突然,鼻子又是一抽,她迅速的一回头,看到在永恒自由森林的阴影里有一个黑影在盯着她,

前面不是开业10周年吗?不在店里做东西当前台为什么突然跑出去野餐?

       她找过暮光,跟她说了这种情况并请求帮助。对于一个学霸来说,新鲜的事物总是能激发起她的兴趣,但是经过了几天的心电图,脑电波以及各种身体状况分析没有一点发现后,暮光也有些倦了,

我相当确认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发明比脑电波扫描要早,没有心理医生起码也有疯马院和教堂

      “这······这是怎么做到的?”萍琪脸上的表情更加奇特了,“对不起,吓到你了吧,这个魔法现在已经被禁用了,如果你是独角兽我可以教你,叫马格分裂术,这是那天在永恒自由森林的一个洞穴找到的,那一天……”

所以星光熠熠到底为什么要吓萍淇?

行为都是收它控制,

错别字

但是当你产生一种过激的思想时,就有可能产生一种新的马格。

建议在文末加上一段注释,至少是“本文纯属虚构”,以免误导读者、让他们对号入座

      “那怎样才能让它消失呢?”萍琪着急的问

星光熠熠没能从中推断出来萍淇怀疑自己马格分裂?哪怕星光熠熠不懂心理学至少安慰的话得说一句吧?

把最近发生的事传到一起,

错别字

“谢谢,谢谢,谢谢,太感谢你了,星光。”她一把抱住星光,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跑回了糖块屋,星光还坐在原地,害羞地捂着脸发呆。

如果不是配对的话这种情节不知所云

于是她把自己锁在阁楼里,四周用木板钉死,

钉木板不会被蛋糕夫妇发现吗?

“我叫萍卡美娜·戴安·派,

常识,萍淇的原名就叫萍卡美娜

说完,嘴角露出一个坏笑,这个下午让她不寒而栗。

这个错别字把恐怖的气氛全冲散了

萍琪刚想继续提问,萍卡一下子冲了过来,用嘴衔住尖刀,绕到她身后,两只前蹄锁住她的脖子,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萍琪被这突如其来的威胁吓得气都不敢喘,她的脖子能感受到那柄刀的锋利。此时的她已经动弹不得,只有闭上眼睛,任凭宰割。极度紧张的她耳边听到一声嘲讽似的轻笑,然后是尖刀插进地板的声音。她感觉脖子上的力道松了下来,她迅速的挣脱出来,并且警觉地看着她。

      萍卡美娜笑着说:“这就把你吓到了?好了,也不跟你闹着玩了,你也应该知道了我为什么会存在,通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现在还在和她们一起玩,她们那天明明伤害了你那么深,你当时的心情可以用伤心欲绝来形容,我就是于这痛苦中诞生,当时的感受握笔谁都清楚,而你现在又···为什么?”

1、错别字

2、萍卡马格是萍淇想象出来的,怎么会能够把刀驾在她的脖子上?另外,萍淇在之前已经准备好了,连木板都钉上了,为什么会在房间里留一把刀?

3、萍卡也许会想要杀掉所有的朋友并吃掉她们,但她没有任何理由去伤害萍淇

 

 

 

2019 年 4 月 7 日
殷佳俊 Lv.11 斑马
评论 萍卡 · 派

“如果那天她们是想举行什么活动而不想带上你,或许她们私下弄了很多次这种活动了,但这次她们发现甩不掉你,又刚好是你的生日,于是分头随便买了些什么装饰了一下,难道当时你就没发现在谷仓举行派对就很可疑吗。”

这是全文写的最好的一段话。这是焦虑症患者的真实写照。

但因为我不可能知道她们每一个人心里想的是什么或对我的评价,所以我只需要把我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她们就够了。

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与暮光闪闪所说的完全背道而驰。

“我早就应该猜到你会这么说,你已经长大了。”

我也是从这句话才发现了本文中最大的漏洞。星光熠熠洗白是S5E26,在此之前萍淇已经与无序、笨笨克兰其、露娜公主、甜甜圈乔、古斯塔夫大厨、骡子穆丽雅(我音译的)、阿杰一家、起司三明治、月舞、吉尔达(S5E8)和卢瑟福王子交了朋友,帮小蝶打败了铁威,帮暮光闪闪打败了项链崔克茜,目睹暮光变甜椒,差点被暮光闪闪一道光束毙了,被暮光闪闪以全小马国的魔法为代价换了回来,而她在不开心的时候居然还想着4年前发生的事情?

萍琪看到了暮光的黑眼圈说:“我住院的这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精神崩溃对身体的损害包括免疫系统抑制、消化系统抑制、高血压及其引起的冠心病,我相当肯定胃溃疡不会昏迷一晚上

      她伸出双手抱住了自己,

真的隔着屏幕笑出声

 

总评:文章非常地情绪化,作者可以考虑更换文体(如诗歌和歌词),现在的情况是作者心里有东西但是没能通过文字表达出来。这个剧情和内容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埋在土里没人看得见的金子是不会发光的

2019 年 4 月 7 日
CelestAI Lv.11 独角兽FakeAI
评论 萍卡 · 派

发出猪脚声

2019 年 4 月 7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