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顽皮的骑士
顽皮的骑士Lv.2
独角兽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暮光剪剪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1,377 event 2019 年 4 月 6 日 thumb_up 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242 forum 3 collections_bookmark 3 star 0 file_download 28

        阳光如往日般撒向大地,照耀着如昔日温馨和谐的场景。慷慨,诚实,善良,忠诚,乐观还在不停地闪烁着光辉,感染着无论是否身处这里的每一个人。

        如果,还是这样就好了。

        阴霾缭绕的天空丝毫没有阳光的踪迹,暮光闪闪强忍着头痛回忆着这些,试图从残缺不全的记忆中找出这片荒芜大地的来历,毕竟,这废墟怎么看都是她曾经的家园。

        阳光暖暖地洒在草地上,暮光和她的五位朋友在草地上玩耍,打闹。在她们准备午餐时,她拿出日记,在上面写到“只要有你们,每天都是晴天。”画面突然中断,心跳声随着心电图的起伏越来越弱,知道变成一条直线,仪器发出刺耳的“滴–——”这也是她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次留下声音。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暮光跪在五座矮矮的墓前,目光涣散,鬃毛杂乱无章。嘴里喃喃地念着:“我的亲人,老师都离我而去,现在就连你们也……我好想你们!”眼泪混合着雨滴,流进她嘴里,苦苦的,涩涩的。她将带来的那块墓碑狠狠地插进土里,上面写着“暮光闪闪”,她的心已经死了。

         她躺在床上,耳边的录音机一遍一遍地放着《Gypsy Bard》,碧琪派那轻快的嗓音使那悲伤的歌词平添了一种忧伤的氛围。随着一声响雷,窗户被猛的吹开,窗帘随着狂风乱舞。正当暮光顶着被吹进来的雨滴要关上窗户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她的影子竟以一种奇怪的形状倒映在地板上,顿时,所有声音戛然而止,只剩她与影子。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那影子却立了起来。这的确是她的样子,但它的后腿是两把刀。暮光看着她说:“你,是我?”,那影子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向她靠近,在碰到她的一瞬间,那种悲痛,孤独的感觉重新涌上心头,并在最后转化为一种从未有过的想法:杀戮

        又是一道闪电,那影子已与暮光重合,并露出一个恐怖的微笑。

       暮光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自从朋友亲人相继离去,她每晚都会梦到那个影子。她最近睡觉都会睡得很沉,而且每次醒来都会觉得很累。她一边揉着头一边下床,“不知道这次又过了多少天”。她走到门前,用魔法打开城堡的大门,眼前的景象使她震惊。

       往日温馨,欢乐的小马谷现在尸骨遍地,血流成河。她的表情凝固了,她平日的玩伴,朋友,亲戚,现在都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每具尸体都是被拦腰斩断,脸上挂着惊悚的表情,似乎在死前见到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毛发烧焦和腐肉的味道呛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看到周围的墙上竟贴着自己的通缉令,上面写着“暮光闪闪,天角兽,危险程度极高,曾在各地作案,手法极其残忍,现召集全马国军队前去剿杀,不惜一切代价……”下面的内容已经被烧毁。她看着自己在通缉令里被溅的满身鲜血,嘴里还在笑的照片,对着它说:“这一切,是我干的,还是你?”

        一个声音从她背后传来“是我,也是你”她猛的回头,发现那个在梦里出现的影子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此时,失去朋友,家人的悲痛在一瞬间迸发。她朝着影子冲去,她要弄清它到底是什么,但在她刚接触它时,她听见影子说“这一刻终于来了!”然后影子通过她的角进入她的身体,她的脑海里传来一个声音“现在,我就是你了。”嘴角大幅度上扬,露出一个疯狂的笑容,进而转为放声大笑。

 “我不是暮光闪闪,我叫——暮光剪剪”

原图作者:Iopichio

thumb_up 8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CelestAI Lv.11 独角兽FakeAI
评论 暮光剪剪

感觉,那种气氛,什么的我都没体会出来。

2019 年 4 月 6 日
居正 Lv.7 天角兽开发者站务
评论 暮光剪剪

很魔幻的展开,应该再加个奇幻标签。

2019 年 4 月 6 日
顽皮的骑士 Lv.2 独角兽
评论 暮光剪剪

回复9776 @居正 :

谢谢,会继续加油的!

2019 年 4 月 7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